图标《荷珠配》

主要角色
赵旺:丑
荷珠:花旦
刘志偕:老生
刘金凤:旦
赵旭:小生

《荷珠配》刘复学饰赵旺、吴海伦饰荷珠、汪胜光饰赵旭
《荷珠配》刘复学饰赵旺、吴海伦饰荷珠、汪胜光饰赵旭
情节
刘志偕之女刘金凤许配赵旭为妻。赵家中落,刘志偕因此悔弃婚约。刘金凤不满乃父所为,暗遣丫环荷珠花园赠金;荷珠冒称刘金凤与赵旭相见。事被刘志偕闻知,逼女投水,并将荷珠逐出。后赵旭得中回来,荷珠仍冒名投见,遂作状元夫人。这时刘志偕家遭回禄,与家人赵旺流落街头。赵旺途遇赵旭,被赵旭收留;拜见夫人时,荷珠央嘱赵旺勿泄真情。而刘金凤投水未死,这时亦随公婆来见;赵旭遂娶刘金凤,与荷珠一同居住。

注释
这个剧本由郝效莲先生口述于莲仙先生生前演出本加以校正。

根据《京剧汇编》第二集:臧岚光藏本整理

录入:痴菊叟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77.7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刘志偕上。)

刘志偕  (念)     屋漏偏遭连阴雨,船迟又遇当头风。

     (白)     老汉刘志偕。安人去世,膝下无儿,只有一女,名唤金凤,许配赵旭为妻。可怜我那赵姑老爷,上京求名,我那女儿去至花园赠金,被老汉羞辱一场,我女儿羞愧难当,投鱼池而死。我家豪富,时运不佳,着了一把天火,烧得片瓦无存。我与家人赵旺逃在城隍庙内安身。老汉倒有两三日不曾吃饭,不免将赵旺唤将出来,叫他去至长街讨饭,我也好充饥。

             赵旺,赵旺!

(赵旺上。)

赵旺   (白)     这里伺候着您哪!

刘志偕  (白)     将出来你就睡着了!你可曾听见?

赵旺   (白)     您说什么来着?

刘志偕  (白)     老汉有两三日不曾吃饭,命你到长街讨饭,我好充饥。

赵旺   (白)     我跟您讲个理儿,使得使不得?当初我家穷,把我典给您名下认为家生子。是您出门的日子,给您夹着马褥子,拿着烟荷包,我是跟斑的,我的字上没写着管要饭。

刘志偕  (白)     自古道:家贫出孝子,国乱显忠臣。

赵旺   (白)     家贫出孝子可以使得;国乱显忠臣,您瞧哪个忠臣是我这个长相?

刘志偕  (白)     就是这一次,下不为例。

赵旺   (白)     我给您要去,我使手捧了来吗?

刘志偕  (白)     你看神橱下有一破香炉,拿至长街讨饭。

赵旺   (白)     是了。您这等着,我去要去。

刘志偕  (白)     赵旺,那江米鸭子、红炖肉、拌粉皮多加烂蒜,我也将就了。

赵旺   (白)     我要来什么,您吃什么!

刘志偕  (白)     啊,赵旺!可曾要来?

赵旺   (白)     我还没去呢!

刘志偕  (白)     嗐,老汉是饿不起了!

(刘志偕下。)

赵旺   (白)     嗐!想当初太老爷阔的时候,我是二爷,跟出去也要戴个表。如今带不成表,把挂钟给挂出来了。要饭我还没要过,我试演试演:修好的老爷太太,有剩的赏我一碗半碗的!啊,有边!我要的是:

     (数板)    有那吃不了的稀稀溜溜的饭儿,滑溜溜的面儿,虎皮酱瓜咸鸭蛋儿,鹿尾巴根下杂面儿,老太太吃不了的烧饼盖儿,小孩抖落出的包子馅儿。修好的,修好的,修你后辈儿儿孙坐高官儿,作恶的,作恶的,你后辈儿孙见不着面儿。我这不是要饭儿,是热病没出汗儿,没出汗儿。

     (白)     修好的老爷太太,有剩的赏点吃吧!

     (西皮原板)  赵旺生来运不通,

             拿着草把去撞钟。

             人家撞钟叮当响,

             惟我撞钟不出声。

     (白)     行好的老爷们!

(赵旺下。)

赵旭   (内白)    打道!

(四青袍引赵旭同上。)

赵旭   (唱)     人得喜事精神爽,

             月到中秋分外光。

     (白)     下官赵旭。蒙圣恩得中状元跨马游街。

             左右,打道!

     (唱)     鸣锣开道往前进,

(赵旺上。)

赵旺   (白)     修好的老爷们!

赵旭   (唱)     只见赵旺到来临。

     (白)     那旁好像赵旺,待我冒叫一声。

             那旁可是赵旺?

赵旺   (白)     您可是赵姑老爷?您看我要了饭了!

赵旭   (白)     不妨,随我回去吃碗安乐茶饭。

赵旺   (白)     多谢赵姑老爷。

赵旭   (白)     就此打道!

     (唱)     人来与爷往前进,

             见了夫人说分明。

(赵旭、四青袍同下。)

赵旺   (白)     早晨没得吃,晚上有马骑。不用说,把我带回府去,浑身上下,换个全套。活该,又要当二爷!

(赵旺下。)

【第二场】

(荷珠上。)

荷珠   (念)     一家失散甚可怜,假冒金凤乐安然。

     (白)     我荷……

(荷珠看。)

荷珠   (白)     我荷珠。想当初花园赠金,被我家员外瞧破,将小姐羞辱一场。可怜我家小姐,羞愧难当,投入金鱼池,不知下落。又将我赶将出来,是我投在尼姑庵存身。闻听人言,我家赵姑老爷得中状元。是我一闻此言,拦住他的马头,假冒金凤小姐名字。是他一时错认,把我带进府来,得了他的凤冠,穿了他的霞帔。是我这身荣耀,从何而起?哎哟!从何而起!

     (南梆子)   想当初一家全失散,

             假冒金凤认高官。

             凤冠霞帔我穿戴,

             享荣华受富贵好不安然。

赵旭   (内白)    赵旺带路!

(赵旭、赵旺同上。)

赵旭   (唱)     迈步且把二堂进,

             见了夫人说分明。

     (白)     赵旺在此伺候。

赵旺   (白)     是。

赵旭   (白)     啊,夫人在哪里?夫人在哪里?啊,夫人!

荷珠   (白)     老爷!

赵旭   (白)     夫人请坐。

荷珠   (白)     老爷请坐。

赵旭   (白)     恭喜夫人,贺喜夫人!

荷珠   (白)     哟!我喜从何来呀?

赵旭   (白)     家人赵旺来了。

荷珠   (白)     怎么着,赵旺来了么?可容我主仆相见?

赵旭   (白)     容你主仆相见。

荷珠   (白)     老爷请至后面。

赵旭   (白)     赵旺见过夫人。

(赵旭下。)

赵旺   (白)     是。

赵旺、

荷珠   (同白)    哎呀慢着。(我们小姐投鱼池死了,哪来的夫人哪?待我瞧瞧她是谁?)(赵旺这小子他从哪里来哪?有了,待我瞧瞧是他不是他。)

荷珠   (白)     哟!可不是他吗!这可怎么好哇?有啦,我端个大架子,麻麻这小子。

             呀,你是哪里来的?

赵旺   (白)     我打来处来的。

荷珠   (白)     这么个野小子,见了夫人这么大模大样!

赵旺   (白)     要怎么样哪?

荷珠   (白)     来呀!来个人儿,拿张草纸把这小子给我捏出去!啊噗!

(荷珠佯怒。)

赵旺   (白)     别吹啦,孙膑把你告下来啦,牛都叫你吹跑咧。有啦,我提她个醒儿。

             上面敢是荷……

荷珠   (白)     呸!什么河?大河、小河、护城河、运粮河,又嘚儿河啦!

赵旺   (白)     我一个河字,她把我带到河套里去咧。我再提她个醒。

             上面敢是珠……

荷珠   (白)     呸!珍珠、宝珠、玉珠、夜里明珠,又嘚儿珠啦!

赵旺   (白)     又搬到珠宝市去啦。有了,我两字儿一块说。

             上面敢是荷珠?

(荷珠使眼色呶嘴。)

荷珠   (白)     唔嗤……

赵旺   (白)     这是轰谁哪?

荷珠   (白)     哟!我当是谁哪,原来是赵旺哥哥。赵旺哥哥,你好哇,你怎么上这儿来啦?

赵旺   (白)     还提哪。自打把你轰出去了之后,家里遭了一把天火,烧得片瓦无存。我跟员外爷只落得在城隍庙里住着。今天员外爷叫我上街要饭,遇见赵姑老爷啦,才把我带进府来。穿上这个,戴上这个,把我打扮的成了“嗞嗞黑”似的。

荷珠   (白)     嗯,是不像个样儿。

赵旺   (白)     你瞧你鸡骨头猫肉的,你头戴着这个,身穿着这个,你做的是哪个庙的眼光娘娘啊?

荷珠   (白)     你问这个呀,我告诉你:想当初花园赠金,你是知道的。被我家员外瞧破,将小姐羞辱一场。可怜我家小姐,羞愧难当,投鱼池而死,不知下落。又将我赶出庄外,是我投入尼姑庵存身。闻听人言,我家赵姑老爷得中状元。我一闻此言,拦住他的马头,假冒金凤小姐的名字。是他一时错认,把我带进府来,得了他的凤冠,穿了他的霞帔。哥哥,你瞧着乐是不乐?

赵旺   (白)     哎!你做夫人,我乐什么?

荷珠   (白)     咱俩个是伙计。

赵旺   (白)     咱俩伙计不着。

荷珠   (白)     怎么伙计不着?

赵旺   (白)     你是跟班的,我是赶车的。

荷珠   (白)     一间屋吃饭,总是伙计。

赵旺   (白)     我告诉你说,你这夫人做也在我,不做也在我。你这夫人在我手心儿里头攥着呢。

荷珠   (白)     怎么在你手心儿攥着哪?

赵旺   (白)     我叫你做夫人,你就是夫人;我不叫你做夫人,你连鸡蛋也孵不了。

荷珠   (白)     我呀,木头眼镜瞧不透。

赵旺   (白)     你不信?那赵姑老爷知道你是金凤小姐,不知你是荷珠丫头。等他出来把细底告诉他,你呀两山字垛一块儿,请出。

荷珠   (白)     我不信。

赵旺   (白)     你不信,我给你个样儿瞧瞧。

             赵姑老爷,这是……

荷珠   (白)     哎,哥哥,你给我兜着点儿啊。

赵旺   (白)     兜着点不难,你得叫我乐乐。

荷珠   (白)     我这么大的一个夫人,怎么叫你乐乐?

赵旺   (白)     不是这么个乐,你叫我一声儿就是啦!

荷珠   (白)     叫你一声儿,那容易呀!旺儿!

赵旺   (白)     旺儿,你赶上了吗?早晨起来漱完了口,我自今儿还叫我三声太爷哪!

荷珠   (白)     那我叫你个什么哪?

赵旺   (白)     你得叫我亲亲热热儿的赵旺哥哥。

荷珠   (白)     就是这么着?我叫不着。

赵旺   (白)     我有拿手。

             赵姑老爷!赵姑老爷!

荷珠   (白)     我叫就是了。你听着:哟,亲亲热热的赵旺哥哥呀!你怎么乐,你怎么乐?

赵旺   (白)     这我也乐不出来呀。不这么叫,还得走悄步带飞眼。

荷珠   (白)     飞眼我不会。

赵旺   (白)     我教给你:出得门来这么一摆,这么一摆,这么一插腰儿。哟,我当是谁呀?原来是亲亲热热的象牙筷子挑凉粉儿,一挑一哆嗦,一夹一颤巍儿,哆哩哆嗦,颤颤巍巍儿的赵旺哥哥呀!

荷珠   (白)     干嘛,还得呀这么一下子呀?

赵旺   (白)     不轧,怎么吃饸饹呀?

荷珠   (白)     总得那么着吗?

赵旺   (白)     总得这么着。

荷珠   (白)     总得这么着?出得门来,这么一摆,这么一摆,这么一插腰儿。这可就来啦。哟,我当是谁哪?原来是亲亲热热的象牙筷子挑凉粉儿,一挑一哆嗦,一夹一颤巍儿,哆哩哆嗦,颤颤巍巍儿的赵旺哥哥呀!

赵旺   (白)     啊我的好……

赵旭   (内白)    嗯哼!

(荷珠急将赵旺推出去。赵旭上。)

赵旭   (白)     赵旺,可曾见过夫人?

赵旺   (白)     没有老爷的话,奴才不敢进内。

赵旭   (白)     随我进来,见过夫人。

赵旺   (白)     夫人在上,赵旺这里……

荷珠   (白)     不消。

赵旺   (白)     省得我毛腰。

赵旭   (白)     嗯,胆大赵旺,见了夫人这么大模大样!

荷珠   (白)     这个……老爷,赵旺这小子是我们老太爷买的家生子儿。今儿个也惯,明儿个也惯,故此把这小子惯坏了。

(赵旺背供。)

赵旺   (白)     把我灌成河漂子啦。

赵旭   (白)     员外今在何处?

赵旺   (白)     现在城……

荷珠   (白)     哎!程家官店。

赵旭   (白)     这有衣帽,接员外同享荣华。

赵旺   (白)     是了,交给我啦。

荷珠   (白)     老爷请至后面。

(赵旭下。)

荷珠   (白)     哥哥,你瞧我给改得好不好?

赵旺   (白)     你真机灵,我刚说了个城字儿,你就改了个程家官店。

荷珠   (白)     哥哥我问问你,是住店好听啊,是住庙好听啊?

赵旺   (白)     自然是住店好听哪。

荷珠   (白)     我改得不错吧?

赵旺   (白)     改得不错。

荷珠   (白)     哥哥你上哪儿去?

赵旺   (白)     我接员外爷去。

荷珠   (白)     快去吧。

(荷珠欲下。)

赵旺   (白)     你回来,你回来!

荷珠   (白)     干什么?

赵旺   (白)     你这夫人还是做不成。

荷珠   (白)     怎么又做不成啦?

赵旺   (白)     那员外又倔又犟,进得府来一瞧,你不是金凤小姐,是你这荷珠丫头冒名顶替。那会儿你呀,你是街坊家的鸡……

荷珠   (白)     怎么讲啊?

赵旺   (白)     抻出。

荷珠   (白)     是呀!员外又倔又犟,这可怎么好哇?哥哥你给我拿个主意吧。

赵旺   (白)     我没主意。

荷珠   (白)     我倒有个主意,你见着员外爷,问他是愿意吃饱饭,是愿意挨饿。

赵旺   (白)     干脆,我替他说吧,愿意吃饱饭。

荷珠   (白)     愿意吃饱饭可就好说啦。叫他进得府来,别叫我荷珠丫头,叫我一声金凤女儿,暂且先吃饱饭。然后你在外头访,我在里头访。访着小姐,她来还当夫人,我还是荷珠丫头。好不好?

赵旺   (白)     好倒好,谁给你办?

荷珠   (白)     自然是你给我办。

赵旺   (白)     我给你办,不能白办。

荷珠   (白)     不能叫你白办,我得照应你。

赵旺   (白)     怎么照应我?

荷珠   (白)     我是前后照应你。

赵旺   (白)     好,你听信吧!

(荷珠下。)

赵旺   (白)     不用说,员外爷这会儿许饿塌秧儿了。

(赵旺下。)

【第三场】

(刘志偕上。)

刘志偕  (念)     赵旺讨饭未回归,饿得老汉两眼黑。

(赵旺上。)

赵旺   (白)     不用说把老头儿饿坏了,我听听还有气没气?

刘志偕  (白)     赵旺这奴才前去讨饭,这时候还不回来;他若回来,我定要饱打他一顿。饿死老汉了!

赵旺   (白)     我给他讨饭,他背地里还骂我。有了,我吃饱了,拿他开开心。

             呕……老爷查庙来了!

(刘志偕跪。)

刘志偕  (白)     哎呀,老爷!小老儿是避难的。

赵旺   (白)     哽!你是避难的,你们几个人?

刘志偕  (白)     主仆二人。

赵旺   (白)     那个是你什么人?

刘志偕  (白)     是我家人赵旺。

赵旺   (白)     他老人家哪里去了?

刘志偕  (白)     与我讨饭去了。

赵旺   (白)     唗!你不讨饭,叫他老人家讨饭,记打,记责!抬起头来,看看我是谁?

刘志偕  (白)     好奴才,你怎么耍起老汉来了?

赵旺   (白)     我耍您?您又不是托偶人。

刘志偕  (白)     啊,赵旺,你哪里来的这身荣耀?

赵旺   (白)     您问这个,您坐下,我告诉您。您不是叫我去讨饭去了吗,走到大街碰见赵姑老爷得中状元,跨马游街,把我带回府去,浑身换个全套,叫我拿衣服来接您来了。您乐不乐呀?

刘志偕  (白)     噢!那赵姑老爷得中状元,跨马游街。待老汉谢天谢地!

赵旺   (白)     当谢天地。

刘志偕  (白)     这就好了哇!

赵旺   (白)     您乐呀!

(刘志偕笑。)

赵旺   (白)     乐够了没有?

刘志偕  (白)     乐够了。

赵旺   (白)     乐够了,您该哭了!

刘志偕  (白)     我乐了就不哭了。

赵旺   (白)     我叫您哭,您就得哭。

刘志偕  (白)     你叫我哭,我也不哭。

赵旺   (白)     我一说您就得哭。那赵姑老爷跟您要金凤小姐,您往哪里找去?

刘志偕  (白)     是啊,我那女儿投鱼池而死,叫我哪里去找?哎呀儿呀……赵旺,我的儿啊!

赵旺   (白)     别玩笑呀!您哭够了没有?

刘志偕  (白)     哭够了。

赵旺   (白)     又该乐了!

刘志偕  (白)     乐不出来了。

赵旺   (白)     我一说您就得乐。金凤小姐有了!

刘志偕  (白)     她在哪里?

赵旺   (白)     现在状元府,头戴凤冠,身穿霞帔,做了一品夫人了。

刘志偕  (白)     唔,我的女儿有了,现在状元府,头戴凤冠,身穿霞帔。这就好了哇!哈哈哈……

赵旺   (白)     乐呀,乐呀!

(刘志偕笑。)

赵旺   (白)     又该生气了。

刘志偕  (白)     我女儿做了夫人,我还生的什么气呀?

赵旺   (白)     我一说您就得生气。您当小姐是谁呀?

刘志偕  (白)     是哪一个?

赵旺   (白)     是荷珠丫头在那冒名顶替。

刘志偕  (白)     赵旺带路!

(刘志偕怒。)

赵旺   (白)     您往哪里去?

刘志偕  (白)     待我前去打这个丫头!

赵旺   (白)     您这一打,打在老米桶上。

刘志偕  (白)     啊,赵旺,从何说起?

赵旺   (白)     我说您愿意吃饱饭,还是愿意挨饿?

刘志偕  (白)     自然愿意吃饱饭。

赵旺   (白)     您愿意吃饱饭,您冲着我,别叫她荷珠丫头,叫她声金凤女儿,就吃饱饭。

刘志偕  (白)     我乃一主,她乃一仆,我不叫她。

赵旺   (白)     天生挨饿的命,我吃饱饭去了,不管您啦。

刘志偕  (白)     啊,赵旺!回来商量商量。

赵旺   (白)     没什么商量的。

刘志偕  (白)     我看在你的份上,叫她一声。

赵旺   (白)     我不放心,咱们得演习演习。

刘志偕  (白)     不用演习。

赵旺   (白)     总得演习演习。您好几天没吃饭,饿糊涂了。来,来,来,比方我是荷珠丫头由府里出来,您由外面进来。

             啊,那旁来的敢是老爹爹么?

刘志偕  (白)     那旁来的敢是赵旺么?

赵旺   (白)     砸了!谁不知我叫赵旺,我假扮的荷珠丫头。

刘志偕  (白)     我记下了。

赵旺   (白)     啊,那旁来的敢是老爹爹么?

刘志偕  (白)     那旁来的敢是赵旺假扮荷珠丫头么?

赵旺   (白)     您又砸了!我这会是赵旺假扮荷珠,荷珠假扮金凤小姐。

刘志偕  (白)     老汉记下了。

赵旺   (白)     那旁来的敢是老爹爹么?

刘志偕  (白)     那旁敢是赵旺假扮荷珠,荷珠假扮金凤女儿么?

赵旺   (白)     好,卖砂锅的儿子,论套来了。

刘志偕  (白)     你告诉我的。

赵旺   (白)     您饿不饿?

刘志偕  (白)     我饿。

赵旺   (白)     您饿就好办了,你瞧见我就仿佛瞧见饭桶了。

刘志偕  (白)     老汉记下了。

赵旺   (白)     那旁来的敢是老爹爹么?

刘志偕  (白)     啊,那旁来的敢是饭桶?

赵旺   (白)     好说,你是菜锅。这么办,咱们全不要,就是金凤女儿。

刘志偕  (白)     老汉越发的记下了。

赵旺   (白)     啊,那旁敢是老爹爹么?

刘志偕  (白)     那旁来的敢是……

赵旺、

刘志偕  (同白)    金凤女儿么?

赵旺   (白)     得了,您记住了。换上衣衫。

(刘志偕换衣。)

赵旺   (白)     跟着我走。等等,到了那里,人家要问您吃了饭了没有,您怎么说?

刘志偕  (白)     老汉两三日不曾吃饭。

赵旺   (白)     又砸了。人面子上得撑着点,您就说偏过了。

刘志偕  (白)     老汉记下了。

赵旺   (白)     到了,您在这等着。可记住了,偏过了。

             有请状元老爷。

(赵旭上。)

赵旭   (白)     员外可曾请到?

赵旺   (白)     现在府外。

赵旭   (白)     说我出迎。啊岳父在哪里?岳父在……

刘志偕  (白)     啊贤婿,老汉是偏过了。

赵旺   (白)     谁问您来着?

赵旭   (白)     赵旺,请夫人见过员外。

(赵旭下。)

赵旺   (白)     有请夫人,请夫人来!

(荷珠急上。)

赵旺   (白)     喂!喂!你慢着点,我不拦你,你到了哪儿啦?你是夫人,得端着点儿。

荷珠   (白)     哥哥你回来了,你给我办的事情怎么样了?

赵旺   (白)     办停当了,现在外面坐着呢。

荷珠   (白)     待我瞧瞧去。哎!哥哥,我见面管他叫什么?

赵旺   (白)     你是他的女儿。

荷珠   (白)     我知道,我管他叫什么?

赵旺   (白)     你管他叫……哎,你要占我的便宜。

荷珠   (白)     你怕我答应,我不答应。

赵旺   (白)     你不答应。你管他叫爹。

荷珠   (白)     哎!哎呀爹爹呀!

刘志偕  (白)     哎呀!金凤女儿啊!

(哭相思牌。荷珠下。)

龙套   (内白)    太老爷太夫人到。

赵旺   (白)     太老爷老太太到,有请状元老爷。

(赵旭上。)

赵旭   (白)     说我出迎。

赵旺   (白)     状元老爷出迎。

(赵父、赵母同上。)

赵父   (念)     牛耕田,马吃谷,

赵母   (念)     人家养儿我享福。

赵父   (白)     哎呀,我的鹌鹑!

赵母   (白)     哎呀,我的烟袋!

赵父   (白)     什么叫做烟袋?

赵母   (白)     你叫我鹌鹑?

赵父   (白)     我管你叫安人。

赵母   (白)     我管你叫员外。

赵父   (白)     你我的儿子少年登科,可喜可贺。你我前去道道喜,贺贺喜。

赵母   (白)     咱们走。

赵父   (白)     别走,到了。

赵母   (白)     别倒!留着喂狗。

赵父   (白)     儿啊,在哪里?儿啊,在哪里?儿少年登科,可喜可贺!

赵旭   (白)     爹娘教训。

赵父   (白)     儿啊,上面坐的白胡子老头儿是你什么人?

赵旭   (白)     乃是岳父。

赵父   (白)     原来是亲家,待我来见个礼儿。

赵母   (白)     总得见个礼儿。

赵父   (白)     亲家有礼了!

(赵父用杠子打,被刘志偕架住。)

赵旺   (白)     慢着慢着,两三天没吃饭,别给打塌了秧!

刘志偕  (白)     亲家请坐。

龙套   (内白)    小姐到!

赵旺   (白)     小姐到!

(刘金凤上。)

刘金凤  (白)     哎呀,爹爹呀!

(哭相思牌。)

赵父   (白)     哎呀儿啊!抱着白胡子老头儿痛哭,他是你什么人?

刘金凤  (白)     乃是我亲生之父。

赵母   (白)     越发是亲家了。再见个礼。

赵父   (白)     亲家有礼了。

刘志偕  (白)     请坐。

赵旭   (白)     赵旺,请夫人见过小姐。

赵旺   (白)     是了,请夫人见过小姐。

(荷珠慢上。)

赵旺   (白)     你倒是快着点儿啊!

荷珠   (白)     你不是叫我端着吗?

赵旺   (白)     你也不怕洒了汤。

荷珠   (白)     你请我干什么?

赵旺   (白)     请夫人见过小姐。

荷珠   (白)     赵旺,你这小子吃肥风了。夫人也是我,小姐也是我,你叫我见哪个小姐?

赵旺   (白)     现在又来了一位。

荷珠   (白)     她别是假的吧?

赵旺   (白)     反正你们俩有一个是假的。

荷珠   (白)     我瞧瞧她是谁?

刘金凤  (白)     贱人!

荷珠   (白)     哟,她怎么也来啦!

(荷珠跪。)

刘金凤  (唱)     骂声贱人太无礼,

             假冒我名为何情?

     (白)     赵旺,叫那贱人摘了凤冠!

赵旺   (白)     是了。

             摘呀!摘呀!

荷珠   (白)     摘什么哪?

赵旺   (白)     我叫你摘凤冠。

荷珠   (白)     我还留着看青儿哪。

赵旺   (白)     你摘不摘?

荷珠   (白)     我不摘。

赵旺   (白)     你要摘呢?

荷珠   (白)     对不起你个杂种!

赵旺、

荷珠   (同白)    你!你!你!

赵旺   (白)     小姐,她不摘。

刘金凤  (白)     贱人还不摘下来!

荷珠   (白)     是。我们这不是摘呢吗?

赵旺   (白)     你不是留着看青儿吗?

(荷珠瞪赵旺一眼。)

刘金凤  (白)     叫那贱人脱了霞帔!

赵旺   (白)     是啦。

             脱呀!

荷珠   (白)     凤冠她摘去啦,霞帔我穿两天,我们俩人哪——分啦。

赵旺   (白)     摘了凤冠,不脱霞帔,充的哪门子套红的鼻烟壶?

赵父   (白)     赵旺啊,哪里有鼻烟?老爷我闻一鼻子!

赵旺   (白)     这鼻烟壶不装鼻烟,装醋!

赵母   (白)     赵旺啊,哪儿有醋?妈妈要喝一口!

赵旺   (白)     这鼻烟壶也不装醋,装饭!

刘志偕  (白)     啊赵旺!哪里有饭啊?

赵旺   (白)     您先坐在这儿,一会就摆。

刘志偕  (白)     老汉是饿不起了!

赵旺   (白)     你脱不脱?

荷珠   (白)     我不脱。

赵旺   (白)     你要脱,你是个狗!

荷珠   (白)     您!您!您!

赵旺   (白)     启小姐,她不脱。

刘金凤  (白)     贱人还不与我脱下来?

荷珠   (白)     我这儿不是解带儿呢吗!

赵旺   (白)     你们两个不是分了么?

荷珠   (白)     你少说话吧!

赵旺   (白)     霞帔一脱,梅香出现。

赵旭   (白)     赵旺,夫人为何跪了小姐?

赵旺   (白)     这么热闹,您还不知道哪!您当花园赠金是谁去的呀?不是我们小姐,是荷珠丫头。您是月黑天烧纸,错上了坟啦。

赵旭   (白)     这是怎么讲话?

赵旺   (白)     您认错了人啦。

赵旭   (白)     原来如此。将她轰了出去。

赵旺   (白)     喂!出去!

荷珠   (白)     你轰谁呀?你敢轰我这个一品夫人吗?

赵旺   (白)     人家当夫人的都坐在上头,你怎么跪着?

荷珠   (白)     这是夫人的脾气!

赵旺   (白)     你有脾气,我也有脾气。你跪着我站着,看谁耗得过谁?

荷珠   (白)     喂,哥哥,你过来,你过来!

赵旺   (白)     我本当不过去,我两条腿直往前凑。

荷珠   (白)     喂,哥哥你蹲下。

赵旺   (白)     我将穿整齐,你可又叫我蹲。

荷珠   (白)     叫你蹲下有话说。

赵旺   (白)     有什么话你说吧!

荷珠   (白)     哥哥,你想,当初花园赠金亏了谁?如今一家团圆亏了谁?

赵旺   (白)     都亏了你。

荷珠   (白)     现在一家团圆啦,坐着的坐着,站着的站着,就是我一个人在这儿跪着,有点说不下去吧?你给我讲个人情,叫我起来吧。

赵旺   (白)     这个人情不能白讲。

荷珠   (白)     不能叫你白讲。

赵旺   (白)     你怎么谢候我?

荷珠   (白)     我照应你。

赵旺   (白)     你怎么照应我?

荷珠   (白)     我前后照顾你。

赵旺   (白)     你听我的信。

荷珠   (白)     劳你驾!

赵旺   (白)     这人情我搬谁呀?这二位我不认识。有了,把我们员外爷哨出来。

(赵旺哨。)

赵旺   (白)     哟,我们员外爷饿塌了秧了,得想主意啦。

             茶司务摆饭吧!

刘志偕  (白)     啊,赵旺哪里摆饭?

赵旺   (白)     一会儿就摆。我问问你,这二位是谁?

刘志偕  (白)     是亲家。

赵旺   (白)     您老坐会儿,一会儿就摆。

刘志偕  (白)     老汉是饿不起的了!

赵旺   (白)     哦,是亲家!待我哨出来。

             嘿,嗤,嗤,嗤!

赵母   (白)     吒,吒,吒,赵旺啊,哨妈妈我,什么事啊?

赵旺   (白)     谁哨你哪!

赵母   (白)     没哨我,我再回去。吒,吒,吒……

赵旺   (白)     呔,呔,呔……

赵父   (白)     赵旺,哨我做什么?

赵旺   (白)     亲家您好哇?

赵父   (白)     啊,亲家,这是你的令弟么?

刘志偕  (白)     这是我的家人赵旺。

赵父   (白)     为何他叫我亲家?

刘志偕  (白)     要叫亲家老爷。

赵旺   (白)     我当他小名儿叫亲家哪!

赵父   (白)     赵旺,什么事情?

赵旺   (白)     您看一家子坐着的,站着的,惟独荷珠丫头那里跪着。您给讲个人情,叫她起来。

赵父   (白)     讲人情呀?

赵旺   (白)     许行?

赵父   (白)     我不行。

赵旺   (白)     谁行?

赵父   (白)     她行。

赵旺   (白)     她是谁?

赵父   (白)     她叫鹌鹑。

赵旺   (白)     您请坐。鹌鹑,我得拿高粮哨她。

             嘿,啧,啧,啧!

赵母   (白)     叱,叱,叱,赵旺啊,你三番两次的敢是调戏妈妈我不成?

赵旺   (白)     我可不敢。您看一家子站着的站着,坐着的坐着,荷珠跪在地下,您讲个人情叫她起来!

赵母   (白)     你交给妈妈啦。

赵旺   (白)     我倒好养活!

赵母   (白)     儿啊,看在妈妈份上,叫她起来吧。

刘金凤  (白)     女儿尊命。

赵母   (白)     赵旺呃,卖这屉!

赵旺   (白)     哦,包儿咧,热包儿得咧!

刘志偕  (白)     赵旺,有包儿,老汉也将就了。

赵旺   (白)     我这吆喝着玩哪。

             喂!起来,要被卧来了!

荷珠   (白)     你叫谁起来?

赵旺   (白)     叫你起来。

荷珠   (白)     你叫我起来,好大口气。

赵旺   (白)     我为你这人情,可不容易。你不起来,给你个样儿瞧瞧。

             启小姐:她不起来!

刘金凤  (白)     贱人,还不与我起来?

荷珠   (白)     我这起来了。

赵旺   (白)     你不是跪着舒坦吗?

荷珠   (白)     你呆着吧。

             哈哈!好状元,好状元!想当初花园赠金,若不亏了我,你们一家大小就能团圆吗?我把你这个小没良心的……

(荷珠下。)

赵旺   (白)     荷珠唧唧呱呱的好像个小狐狸!

赵父   (白)     拿狐狸!

(赵父耍杠子。)

赵父   (白)     赵旺,哪里有狐狸?

赵旺   (白)     没有狐狸。我说荷珠像个小狐狸子。

赵父   (白)     我叫狐狸吓怕了。

赵旺   (白)     啊,你是狐狸下的?

赵父   (白)     呸!我叫狐狸吓怕了。

赵旺   (白)     赵姑老爷,别愣着,把凤冠霞帔叫小姐收下。

赵旭   (白)     她若不收呢?

赵旺   (白)     作上一揖。

赵旭   (白)     再若不收?

赵旺   (白)     下上一跪。

赵旭   (白)     哪有老爷跪夫人之理?

赵旺   (白)     你不知道,老爷跪夫人,天下太平。

赵旭   (白)     啊,小姐,从前乃是小生的不是。这有凤冠霞帔,望小姐收下。

(刘金凤不语。)

赵旺   (白)     作揖吧!

(赵旭作揖。)

赵旺   (白)     跪下吧!

(赵旭跪。)

赵旺   (白)     天下太平咧!

(牌子。刘金凤戴凤冠,坐下。)

赵旺   (白)     你们瞧吧,俗话说的不错,要是贵人食,须生贵人齿;要穿贵人衣,须生贵人体。瞧我们小姐穿戴起来,像个夫人样,那荷珠丫头就是鸡骨头猫肉的。

(荷珠暗上。)

赵旺   (白)     这话又说回来了,把夫人缺给革了,我在员外跟前说说,收她个二房吧!

荷珠   (白)     嘿,哥哥,就是那么办吧!

赵旺   (白)     哪么办哪?

荷珠   (白)     你刚才说什么二啊?

赵旺   (白)     不错,昨日我押宝输在二上了。

荷珠   (白)     哎,还有一个房哪?

赵旺   (白)     不错,房漏了,得收拾了。

荷珠   (白)     把两个字搁在一块儿哪?

赵旺   (白)     合着你全听见了,谁给你办哪?

荷珠   (白)     哥哥,还得你给我办。

赵旺   (白)     不能白办。

荷珠   (白)     我还是照应你。

赵旺   (白)     你怎么照应我?

荷珠   (白)     我还是前后照顾你。

赵旺   (白)     你听我的信。

(荷珠下。)

赵旺   (白)     这件事得搬谁呀?得我们老太爷。哟!太老爷饿塌秧了!这回饭不成。

             茶司务端碗鸡丝面来呀!

刘志偕  (白)     赵旺,哪里有面哪?

赵旺   (白)     面这就得。有一件事,您得给办办。当初花园赠金,多亏荷珠,如今您给说说,叫姑老爷收她做个二房,跟着可就吃饭了!

刘志偕  (白)     贤婿,看在老夫份上,收荷珠做二房罢。

赵旭   (白)     小婿遵命。

(赵旭、刘金凤同下。)

赵父   (白)     亲家请坐。

刘志偕  (白)     有座。

赵父   (白)     亲家你有几个儿子?

刘志偕  (白)     我啊,乏嗣无后。

赵父   (白)     你没有儿子,赵旺很机灵,你收他做个螟蛉义子,你看好不好?

刘志偕  (白)     我乃一主,他乃一仆,使不得。

赵父   (白)     有我哪。

刘志偕  (白)     有你就不要他了。

赵父   (白)     我给你们说合。

             赵旺,我看你聪明伶俐,拜你家员外做儿子,你必然愿意了。

赵旺   (白)     他乃一主,我乃一仆,使不得。

赵父   (白)     使得。

赵旺   (白)     使不得。

赵父   (白)     有我哪。

赵旺   (白)     有你不用我了。

赵父   (白)     哎,我是你们说合人哪。跪下!

(赵旺跪。)

赵父   (白)     你要叫啊!

赵旺   (白)     我叫什么?

赵父   (白)     叫大的。

赵旺   (白)     城门楼子。

赵父   (白)     高的。

赵旺   (白)     白塔。

赵父   (白)     宽的。

赵旺   (白)     海子。

刘志偕  (白)     亲家,你告诉他吧。

赵旺   (白)     员外爷告诉我吧,我就是这一个便宜。

赵父   (白)     你叫他爹。

赵旺   (白)     哦!

(牌子。赵旺换衣巾。赵旭自下场门上。荷珠、刘金凤、赵母同上。同拜堂。赵父、刘志偕、赵母、刘金凤、荷珠同下。)

赵旭   (白)     原来是舅爷。

(赵旭下。)

赵旺   (白)     乱了半天,闹了个舅爷!舅爷也是好的,闲人闪开,官亲来也!

(赵旺下。)
(完)


浏览次数:8955 ┊ 字数:11627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5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