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弓砚缘》【头本】(《十三妹》)(一名:《红柳村》)

主要角色
何玉凤:旦
何母:老旦
纪献唐:净

《弓砚缘》余玉琴饰何玉凤
《弓砚缘》余玉琴饰何玉凤
情节
前清雍正时,统辖兵马大将军纪献唐,因何杞之女何玉凤文武双全,拟求与其子纪多文联婚。何杞不允,纪献唐乃藉词将何杞压入监牢毙命。又派亲信包成功刺杀何玉凤母女,以绝后患。何玉凤母女逃至店中,包成功赶至,反被何玉凤打倒。但却不杀,令伊逃生。包成功基于意气,告何往投邓九公,否则纪献唐必继续派人行刺。何玉凤母女至红柳村时,适邓九公八十大寿,亲朋庆贺。当年被邓九公打倒之海马周三亦特来报仇。邓、周比武时,何玉凤加入将周德胜打倒,并告周德胜之部下,若有动手者,彼即杀周德胜。何玉凤旋与邓九公、周德胜说合,彼此和好。何玉凤并拜邓九公为师,从此母女遂移居邓九公之别庄青云山居住云。

根据《国剧大成》第十二集整理

录入:蓝旗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71.7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龙套、四文官、四大铠、中军、纪献唐同上。)

纪献唐  (引子)    为天朝一功臣,统雄兵,四海闻名。镇东南七省,文武官谁敢不尊。

     (念)     威震朝纲第一人,文武百官谁不尊。顺者高升得荣禄,逆俺罢职定亡身。

     (白)     某,统辖兵马大将军纪献唐。蒙圣恩身授九头狮子黄金印,钦赐上方宝剑。天下兵将,恁某调遣。若有违误,某就先斩后奏。都府提镇,升迁调补,皆凭某所为,谁不尊敬。只因同朝,有一何杞。他有一女,名唤何玉凤。生得美貌,又有一身武艺,可称文武奇能,老夫意欲与我儿多文为婚。可恨那何杞,老夫命人提亲,他不应允,倒也罢了,他反口出不逊。某怀恨在心,寻机将他参奏,囚禁监牢丧命。老夫打听何玉凤同她母亲,逃往外乡,恐有后患,必须早做准备,方保日后无虑。

             中军,浓墨伺候。

(纪献唐写书。牌子。)

纪献唐  (白)     传包成功进见。

中军   (白)     包成功进见。

包成功  (内白)    来也。

(包成功上。)

包成功  (念)     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

     (白)     包成功参见帅爷。

纪献唐  (白)     将军少礼。

包成功  (白)     谢帅爷。唤末将有何将令。

纪献唐  (白)     这有书信一封,命你在僻静处开看,照书行事,不得有误。

包成功  (白)     遵命。

纪献唐  (白)     转来。

包成功  (白)     是。

纪献唐  (白)     不可泄露机密。

(包成功允,下。)

纪献唐  (白)     中军,传少爷进见。

中军   (白)     少爷进见。

纪多文  (内白)    来也。

(纪多文上。)

纪多文  (念)     父子成名大,将门第一家。

     (白)     俺纪多文。父帅传唤,不免进帐参见。

             报,纪多文告进。

(纪多文进。)

纪多文  (白)     纪多文参见父帅。

纪献唐  (白)     我儿少礼,坐下。

纪多文  (白)     谢坐。唤儿进帐,有何教训?

纪献唐  (白)     为父闻得朝中有人内奏,昨日又有圣旨到来,查看为父本处仓库,兵马钱粮,恐有异变,为父命你带金珠十万进京,探访消息。若知何人入奏,可将金珠打点此人,为酧资之用,必须谨慎,后面改装,即刻起程。

纪多文  (白)     孩儿遵命。

(纪多文下。)

纪献唐  (白)     传排衙家将进帐。

中军   (白)     排衙家将进帐。

(四家将自两边分上。)

四家将  (同白)    参见老爷,有何将令?

纪献唐  (白)     站立两旁,听我令下。

     (唱)     宝帐传令鬼神忧,

             保定少爷往京投。

             一路需要紧防守,

             若有差池定斩不留。

纪多文  (内西皮导板) 奉命解宝威风抖,

(四上手推车自两边分上。纪多文上。)

纪多文  (唱)     改换行装往京投。

             辞别父帅跨走兽,

(纪多文上马。四上手、四家将同领下。)

纪多文  (唱)     打探动静用计谋。

(纪多文下。)

纪献唐  (唱)     我儿跨马京中走,

             老夫心中自揣谋。

             三军暂退宝帐口,

(众人同下。)

纪献唐  (唱)     早作良谋免后忧。

(纪献唐下。)

【第二场】

(李茂、吕芳、韩勇、郝武同上。)
李茂、
吕芳、
韩勇、

郝武   (同念)    弟兄招聚在山林,截抢官商过往人。任你英雄难逃走,爱惜忠义与廉明。

李茂   (白)     李茂。

吕芳   (白)     吕芳。

韩勇   (白)     韩勇。

郝武   (白)     郝武。

李茂   (白)     众家兄弟请了。

吕芳、
韩勇、

郝武   (同白)    请了。

李茂   (白)     三哥齐聚我等,不知为了何事,大家同到分金厅伺候。

吕芳、
韩勇、

郝武   (同白)    请。

(李茂、吕芳、韩勇、郝武同下。)

【第三场】

(四喽啰、四下手、周德胜同上。)

周德胜  (点绛唇牌)  镇坐山岗,武艺高强,习鞭法,盖世无双,四海尊仰。

     (念)     生成水性天然,练就钢鞭名传。绿林闻俺丧胆,人称海马周三。

     (白)     俺,周德胜。天生水性能藏海底,自幼习就一身武艺,久在水旱两路,剪径客商。绿林称俺海马周三,昔年某劫一宦门镖车,那些保镖之人,被俺杀散,看看银子到手。不想道旁闪出一年老之人,拦阻与俺,是俺问他姓名,他道姓邓名振彪,人称九公。俺与他动起手来,被他将俺打倒尘埃,是俺气走天涯,重习武艺,来在这莽牛山,蒙众家弟兄,见俺武艺高,立我为尊。俺怀此仇数十年,尚未得报。今日不免对众家弟兄说明,俺独自下山,到红柳村,寻访邓振彪,好报当年仇恨。

             来,请众位英雄。

四下手  (同白)    有请众位英雄。

(李茂、吕芳、韩勇、郝武同上。)
李茂、
吕芳、
韩勇、

郝武   (同白)    来也!

             参见三哥。

周德胜  (白)     众位贤弟少礼。

李茂、
吕芳、
韩勇、

郝武   (同白)    三哥齐聚弟等,有何事议。

周德胜  (白)     愚兄备得有酒,与众贤弟同饮。

李茂、
吕芳、
韩勇、

郝武   (同白)    弟等奉陪。

周德胜  (白)     众位贤弟请坐,看酒来。

(众人同坐。)

周德胜  (白)     众位贤弟请。

李茂、
吕芳、
韩勇、

郝武   (同白)    三哥请。

(牌子。)

周德胜  (白)     咳!

李茂、
吕芳、
韩勇、

郝武   (同白)    三哥为何咳声不止?

周德胜  (白)     只因愚兄有一家大大的仇人,常挂在心。此仇未报,故而烦闷。

李茂、
吕芳、
韩勇、

郝武   (同白)    但不知三哥仇人,是哪一家?

周德胜  (白)     众位要问,将酒撤去,请坐。

(众人同起,至外场。)
李茂、
吕芳、
韩勇、

郝武   (同白)    三哥请讲。

周德胜  (白)     愚兄当年劫一宦家镖银,那些保镖之人,被俺杀散。不想来了一个年老之人,名唤邓振彪,人称九公。与俺争斗起来,愚兄被那老儿打倒,是我气走天涯,访问此人。久居荏萍县红柳村,此仇怀恨数十余年,不曾得报。俺今日与众位说明,俺要独自下山,前去报仇。山寨之事,交付众位掌管。

李茂、
吕芳、
韩勇、

郝武   (同白)    三哥既有此仇,弟等也要一同下山帮助。

周德胜  (白)     此事要俺独自会他,才算得英雄好汉。

李茂   (白)     三哥既要独自会会此人,弟等同去观看,见机行事如何。

周德胜  (白)     这也使得。来,看衣更换。

(周德胜脱衣。)

周德胜  (白)     喽啰们,你等小心把守山寨,俺此去多则一月,少则十日就回。

(喽啰同允。)

周德胜  (白)     众喽兵。

(四下手同允。)

周德胜  (白)     随俺下山。带马。

     (唱)     你等山寨紧防守,

             俺要前去报冤仇。

             喽兵引路下山口,

(四下手、李茂、吕芳、韩勇、郝武同下。)

四喽啰  (同白)    送寨主。

周德胜  (白)     免。

(众人同下。)

周德胜  (唱)     仇人相逢岂容留。

(周德胜下。)

【第四场】

(何玉凤上,趟马。)

何玉凤  (唱)     纪贼害父遭毒手,

             不报冤仇怎罢休。

     (白)     我,何玉凤。爹爹何杞,在朝供职,自幼习就一身武艺。可恨纪献唐老贼,为与他子求亲,我父不允。纪贼怀恨,谋害我父,囚禁监牢丧命。奴本当杀贼与父报仇,奈因我母年迈,既无所靠,又恐连累老母不便,只得暂时忍耐。为此我将玉字拆为十三,改名十三妹。保定母亲,远逃他乡。但愿老母有安身之所,再来寻机杀贼报仇。今日行了一程,看此时天色已晚。在此等候母亲车辆到来,一同趱路便了。

(车夫、何母同上。)

何母   (唱)     恼恨奸贼成仇寇,

             无故害人一命休。

何玉凤  (白)     孩儿参见母亲。

何母   (白)     罢了。儿呀,你看天色不早,即速赶路吧。

何玉凤  (白)     车夫急速前行。

何母   (唱)     看看红日落山后,

(车夫、何母同下。)

何玉凤  (唱)     时刻挂念杀贼囚。

(何玉凤下。)

【第五场】

(包成功上,走边。)

包成功  (念)     自幼生来胆气雄,全凭飞墙走壁能。奉命刺杀何玉凤,一路行来访迹踪。

     (白)     俺,包成功,只因那日帅爷将我唤进帐去交我一封书信。叫我到达僻静之处拆看,我道为了何事,原来信上写着,命我寻访何玉凤,将她刺杀。是我改装寻访,才知他母女已走前途。我不免赶上前去,若得机会下手,刺杀何玉凤便了。

(包成功下。)

【第六场】

(何玉凤、车夫、何母同上。)

何母   (唱)     不觉来到镇店口,

何玉凤  (唱)     天晚黄昏把店投。

何母   (白)     我儿前去打店。

何玉凤  (白)     孩儿遵命。

             吓,店家哪里?

店家   (内白)    来了。

(店家上。)

店家   (念)     孟尝君子店,千里客来投。

     (白)     原来是位女大王。

何玉凤  (白)     呸,谁是女大王!

店家   (白)     说错了。是位女英雄。

何玉凤  (白)     这还可以。可有上房?

店家   (白)     有上房。

何玉凤  (白)     车辆搭进去。

(何玉凤、车夫、何母同进。)

何玉凤  (白)     请母亲下车。

(车夫下。何母坐。)

店家   (白)     可用些什么?

何玉凤  (白)     前途用过了。取灯一盏。

店家   (白)     是。

             灯到。

何玉凤  (白)     放下。你且去罢。

店家   (白)     是。

(店家下。)

何母   (白)     我儿安歇了吧,明日也好早行。

何玉凤  (白)     母亲请先安歇,女儿少坐片时,也就歇息。

何母   (白)     就要来呀。

(何母下。)

何玉凤  (白)     是。

(刀响。)

何玉凤  (白)     呀,我的宝刀,为何无故自鸣?难道今晚有人行刺与我吗,待我搜店便了。

(何玉凤搜店。)

何玉凤  (白)     夜已更深,不免和衣而卧。少歇片时便了。

(何玉凤入帐。包成功上,摸门进。)

包成功  (白)     看刀!

(何玉凤窜出帐子,打包成功,包成功下,何玉凤追下。包成功上。)

包成功  (白)     且住。这女子来得厉害,越房逃走便了。

(何玉凤上。)

何玉凤  (白)     哪里走!

(漫头。包成功跑高。)

何玉凤  (白)     看弹!

(包成功跌地。)

包成功  (白)     女英雄留命。

何玉凤  (白)     我且问你,是何人命你前来行刺与我?你对我讲明,饶你不死。

包成功  (白)     你既要问我,我是奉大将军纪献唐之命,叫我来行刺与你,为除后患。不想我被你拿住,是该你露脸,该我现眼。

何玉凤  (白)     唔,是纪献唐那老贼命你前来行刺与我。很好,就命你报与纪贼,说我就在店中。若有能人,叫他前来会我。像你这样本领的,不必前来送死。我今饶你不死,快快报与纪贼去罢。

包成功  (白)     女英雄此言差矣。我今被你拿住,情由也对你说明。我还有何脸面,回复纪大将军。我要远走他乡,只恐大将军再差能人,前来寻你,恐有不便。你总是寻一妥实安身之处为妙。

何玉凤  (白)     我自有安身之处,你不必多言。逃命去罢。

包成功  (白)     女英雄,你休把我当作不良之人,我也深知忠义二字。我要指你一条明路,不知你可愿意不愿意。

何玉凤  (白)     指我什么明路,你说我听听。

包成功  (白)     山东荏萍县有廿八棵红柳村,住着一位年老英雄,武艺超群,昔日保镖为业。此人姓邓名振彪,人称九公。你若投奔此人,可以算得安身之处,保你平安无事。

何玉凤  (白)     你的话虽如此,你可知此人性情如何。

包成功  (白)     他是个慷慨大义英雄,远近驰名。你若投在他家,可为长久之计。

何玉凤  (白)     多蒙你指引,容异日再谢。后会有期,你就请走罢。

包成功  (白)     你千万谨记,俺就告辞了。

(包成功下。)

何玉凤  (白)     听他之言,待我禀明老母,明早起程,去投邓九公。但愿安顿老母,有久居之地,也好容我早日单身寻计,与父报仇便了。

何母   (内白)    我儿安歇来罢!

何玉凤  (白)     女儿来了。

(何玉凤下。)

【第七场】

(邓振彪上。)

邓振彪  (引子)    寿高名望,镇江湖,四海尊仰。

     (念)     昔年走镖任西东,绿林群中皆知名。东鲁一带人钦敬,八方相称邓九公。

     (白)     老夫,姓邓名振彪,江湖称俺九公名号。久居山东荏萍县廿八棵红柳村。习就全身武艺,保镖为业,到处扬名。不幸荆妻早亡,膝下无儿,只生一女,名唤引娘。俺走镖之时,家中事务仗她料理。舍不得出嫁,只赘一婿,名唤褚一官,夫妻倒也和美。只因俺年过花甲,家中有些庄田,为此洗手,归家务农,到觉清闲自在,今乃老夫八旬正寿。

(院子暗上。)

邓振彪  (白)     各处亲朋乡邻来送礼物,少时必来拜寿,须当准备酒宴款待。

             来,

院子   (白)     侍候你老人家。

邓振彪  (白)     请你姑爷、姑娘。

院子   (白)     有请姑爷、姑奶奶。

(院子下。)
褚一官、

邓引娘  (内同白)   来了。

(褚一官、邓引娘同上。)

褚一官  (念)     侠义为根本。

邓引娘  (念)     贤孝我为先。

褚一官  (白)     俺,褚一官。

邓引娘  (白)     奴,邓引娘。

褚一官  (白)     岳父呼唤,一同去见。

褚一官、

邓引娘  (同白)    (岳父)(爹爹),(小婿)(女儿)有礼!

邓振彪  (白)     罢了。坐下。

褚一官、

邓引娘  (同白)    谢坐。唤儿们出来,有何吩咐?

邓振彪  (白)     今当老夫八旬正寿之期,蒙亲友前来送礼,少时必来拜寿,命你们准备酒宴。

邓引娘  (白)     都有我办理,你老人家放心罢。

             我说,咱们给老爷子拜寿罢。

褚一官  (白)     岳父请上,待儿等拜寿。

(褚一官、邓引娘同拜。)

邓振彪  (白)     你们不要拜了。

(邓振彪笑。)

邓引娘  (白)     我去张罗摆坐罢。

(邓引娘下。院子上。)

院子   (白)     回老爷子的话:众位镖客,前来拜寿。

邓振彪  (白)     有请。

院子   (白)     有请众位。

(院子下。众镖客同上。)

众镖客  (同白)    九公请上,我等拜寿。

邓振彪  (白)     这就不敢当。

众镖客  (同白)    哪有不拜之理!

邓振彪  (白)     有劳众位。

             一官,同众位到前厅款待。

褚一官  (白)     众位请到前厅。

众镖客  (同白)    请。

(褚一官、众镖客同下。院子上。)

院子   (白)     众茶行绸缎行前来拜寿。

邓振彪  (白)     有请。

院子   (白)     有请众位。

(众行人同上。)

众行人  (同白)    九爷请上,我等拜寿。

邓振彪  (白)     这就不敢当。

(众行人同拜。)

院子   (白)     请众位到前厅去坐。

众行人  (同白)    请。

(院子、众行人同下。)

邓振彪  (白)     看众位乡亲前来拜寿,好欢乐人也。

(褚一官暗上。)

邓振彪  (白)     一官,他们在酒席筵前说些什么?

褚一官  (白)     众亲朋俱道岳父是英雄好汉。

邓振彪  (白)     你待怎讲?

褚一官  (白)     道岳父是英雄好汉。

邓振彪  (笑)     哈哈哈!

     (唱)     众亲朋酒筵前称赞恭敬,

             枉为我暮年景称为英雄。

             我且到前厅去一同欢庆,

             与大家放开怀去饮刘伶。

(邓振彪、褚一官同下。)

【第八场】

(四下手、周德胜、李茂、韩勇、吕芳、郝武同上。)

周德胜  (唱)     弟兄来到东鲁境,

             前面已是红柳村。

     (白)     众位贤弟,前面村中,就是邓振彪老儿的家下。你等庄外遥望,待我进庄,登门叫骂。如彼此争斗起来,你等庄外接应,就此前往。

     (唱)     要报前仇分强胜,

             战败老儿显俺名。

(众人同下。)

【第九场】

(何玉凤上。)

何玉凤  (唱)     适才到此来访问,

             九公正在待朋宾。

     (白)     我今来投邓九公,到他门前,只见车马盈门。我在邻近打听,今日是九公八旬正寿,宾客满堂,不便相见。我看庄外有座场院,倒也干净。我到那里,一来歇息,二来观看他家出入,是何等人物,便知他的素常性情,再去投拜便了。

     (唱)     看此情景是英雄,

             观他亲朋便知人。

(何玉凤下。)

【第十场】

(众镖客、众行人、院子、褚一官、邓振彪同上。)

邓振彪  (唱)     众位赏光某谢敬,

             举杯同饮醉方行。

(邓振彪坐。周德胜上。)

周德胜  (唱)     仇家见面难消恨,

             定见高下难让容。

     (白)     来此已是。

             呔,有人么,走出来一个!

院子   (白)     这是谁,这么说话。

             你找谁?

周德胜  (白)     邓振彪可在家中?

院子   (白)     俺家老爷子在家呢。

周德胜  (白)     你对那老儿去说,某家找他,教他快些会俺。

院子   (白)     你站下些。

周德胜  (白)     快去。

院子   (白)     不用狠,一会儿就给你厉害。

周德胜  (白)     快去。

院子   (白)     你这里等着罢。

             回禀老爷子的话:外面来了一个人,说是找你老人家来的,我看那个样儿,是来较把的样。

邓振彪  (白)     呀,有这等事。

             一官,请众位同到后面饮酒。

(褚一官、众镖客、众行人同下。)

邓振彪  (白)     待俺看是何人?

(院子、邓振彪同见周德胜,看。何玉凤自下场门上,上高台。)

邓振彪  (白)     请问来人尊姓大名?

周德胜  (白)     俺姓周名德胜,人称海马周三,太爷特来会你!

邓振彪  (白)     原来是周英雄,昔年老汉也曾会过,一时忘怀了。周英雄来此有何见教?

周德胜  (白)     当年俺曾被你打倒,俺远走他方,至今数十余年,特来要报前仇,与你分个上下高低。

邓振彪  (白)     周英雄。昔年老汉多有得罪,又道是冤仇可解不可结。周英雄今来正巧,是老汉八旬贱辰。你若不弃嫌,请到舍下,敬酒三杯,一谢前罪。

周德胜  (白)     俺带得一份厚礼,特来相送。

邓振彪  (白)     不知有何厚礼?

周德胜  (白)     俺备脂粉钗裙。

邓振彪  (白)     这要它何用?

周德胜  (白)     俺今与你较量,你若不能胜俺,你就擦脂抹粉,穿戴钗裙,扮作女子,与俺纳头谢罪。还要你备银三千两,算还俺当年劫银之数,方能饶恕与你。

邓振彪  (白)     老汉好言相劝,你执意不听,家院过来。

(院子允。)

邓振彪  (白)     即请众位亲友到庄外,看我二人比较,不许帮助。快去。

(院子允,下。何玉凤下。)

邓振彪  (白)     周德胜,庄外与你见个高下。

周德胜  (白)     一同出庄,请。

(邓振彪、周德胜同下。)

【第十一场】

(二院子同抬箱、众行人、褚一官同上。)

褚一官  (白)     众位同到庄外观看比武,不可助战。大家记下了。

(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周德胜、邓振彪同上。)

邓振彪  (白)     来此庄外,今日比较。若胜得老夫,俺备三千银子,就在此扮作女子赔罪。你若不胜呢?

周德胜  (白)     俺也照样与你赔罪。

邓振彪  (白)     丈夫一言,

周德胜  (白)     岂能反悔!

邓振彪  (白)     如此老夫得罪了。

(邓振彪、周德胜同打,对鞭,双收下。李茂、吕芳、郝武、韩勇同上。)

李茂   (白)     众位贤弟,你看三哥不能胜那老儿,如何是好?

吕芳、
郝武、

韩勇   (同白)    你我一同帮助三哥。

李茂   (白)     有理,请!

(众人同下。邓振彪、周德胜同上,打绕鞭押,下场克开白,褚一官、众行人自两边分上,看。何玉凤上。)

何玉凤  (白)     你且住手!

(邓振彪看。)

邓振彪  (白)     这一女子,是哪里来的?

何玉凤  (白)     你方才说扮作女子赔罪,难道女子就不如男子?

周德胜  (白)     女流之辈,焉能胜得男子!

何玉凤  (白)     老英雄请在旁边,看我这女子,试试他有多大本领。

             狂徒看刀!

(何玉凤打周德胜下。李茂、韩勇、吕芳、郝武、周德胜同上,何玉凤打周德胜鞭断,周德胜倒。何玉凤欲杀周德胜,众人、邓振彪同拦。)

邓振彪  (白)     女英雄饶了他的性命罢!

何玉凤  (白)     与老英雄赔罪,我便饶恕。

周德胜  (白)     我也不曾败在他手下,为何与他赔罪?

何玉凤  (白)     你若不赔罪,我先杀你这海马!

李茂、
韩勇、
吕芳、

郝武   (同白)    女英雄不必如此,我等跪下了!

何玉凤  (白)     你等这样义气,我焉能下手。

邓振彪  (白)     周英雄你的武艺,老夫领教过了。

周德胜  (白)     惭愧呀。

邓振彪  (白)     请到庄中一叙。

李茂、
韩勇、
吕芳、
郝武、
邓振彪、

周德胜  (同白)    请问女英雄尊姓大名,因何至此?

何玉凤  (白)     列位呀。

     (唱)     怀父仇同老母逃外避隐,

             闻九公性慷慨特来投临。

邓振彪  (白)     老夫人今在何处?

何玉凤  (白)     现在前街店内居住。

邓振彪  (白)     一官,你夫妻同到店中迎请老夫人到此。

褚一官  (白)     素不相识,有何为凭?

何玉凤  (白)     拿我宝刀前去,必然相认。

褚一官  (白)     遵命。请问女英雄,尊姓大名,仇人是谁?我等大家相助一臂之力。

何玉凤  (白)     且慢。奴家乃隐姓瞒名之人。况且此贼势力浩大,难以报仇。若遇机会,必然相请众位。

李茂、
韩勇、
吕芳、
郝武、
邓振彪、

周德胜  (同白)    日后相逢,何以为凭?

何玉凤  (白)     这个……以后相请,就凭这弹弓。

李茂、
韩勇、
吕芳、
郝武、

邓振彪  (同白)    我等看来。

周德胜  (白)     可曾认下?

李茂、
韩勇、
吕芳、

郝武、  (同白)    俱已认下。

邓振彪  (白)     备得有酒,大家同饮。

周德胜  (白)     官府闻之,多有不便,告辞了。

(周德胜、李茂、韩勇、吕芳、郝武同下。)

院子   (内白)    太夫人到。

邓振彪  (白)     有请。

(何母上。)

邓振彪  (白)     不知太夫人驾到,当面赔罪!

何母   (白)     岂敢。

             儿吓,可曾将你我母女之事,对九公说明?

何玉凤  (白)     孩儿已经说明。

邓振彪  (白)     老夫人,离此五里之遥,有一青云山庄,倒也僻静。就请老夫人母女那里安身。

何母   (白)     多感盛情。

邓振彪  (白)     一官,命你前去打扫青云山庄,不得有误。

褚一官  (白)     遵命。

(褚一官下。)

何母   (白)     儿呀,看九公这等仁义,何不拜他名下,以为师生之道,你我日后,也好来往。

何玉凤  (白)     孩儿遵命。

邓振彪  (白)     不敢当。

何玉凤  (唱)     师父请上收奴拜,

             感谢恩人你安排。

(邓引娘暗上。)

邓引娘  (白)     这咱们可是姐妹们啦,如同一家一样,要个针线,只管找我,不要外道。我给老太太倒碗茶去。

(周德胜、李茂、韩勇、吕芳、郝武、四下手同上。)

邓引娘  (白)     唉哟,不得了,强盗崽子又来了!

邓振彪、

何玉凤  (同白)    我等出去看来。

             众位转来做甚?

周德胜  (白)     请问女英雄,日后江湖之上,怎样相称?

何玉凤  (白)     这个……江湖之上,十三妹相称,便是奴家。

周德胜、
李茂、
韩勇、
吕芳、
郝武、

邓振彪、 (同白)    我等记下了。

(邓引娘、何玉凤同下。)

周德胜  (白)     众位英雄,日后若遇“十三妹”三字,千万不可轻视与她。

李茂、
韩勇、
吕芳、
郝武、

邓振彪  (同白)    那是自然,大家回转莽牛山。

(众人同下。尾声。)
(完)


浏览次数:16919 ┊ 字数:9075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3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