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东昌府》【二本】

主要角色
黄天霸:武生
郝文僧:净
郝素玉:旦
郝世洪:老生
郝夫人:老旦
施世纶:老生
丑院子:丑

情节
郝文僧将施世纶绑至其母面前,遂决定活祭武天虬,再行摘心万剐。郝世洪谓杀死施世纶,黄天霸巨绝不甘。但其子女,均不听从。正在此时,黄天霸赶至。因郝世洪与黄三泰有八拜之交,请求郝世洪放出施世纶,郝世洪伪言不知,其子郝文僧满口承认,遂与黄天霸开打。其妹郝素玉见黄天霸人才出众,将黄天霸诱至僻处要求结婚,并允放出施世纶。黄天霸为救施世纶假意应允,施世纶得以不死。入夜由黄天霸等救出,黄天霸并将郝世洪父子生擒,郝素玉逃脱。

根据《国剧大成》第十二集整理

录入:小豆子


相关剧本
《东昌府》【头本】(根据《国剧大成》第十二集整理)
《东昌府》【三本】(根据《国剧大成》第十二集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12.7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郭起凤上。)

郭起凤  (白)     哦呵,且住。我同大人私访,不想被凶僧拿住,不免报与众英雄知道。

(郭起凤下。)

【第二场】

(黄天霸上。)

黄天霸  (唱)     英雄侠义世界无,

             谈笑绿林不丈夫。

             飞镖到处人皆怕,

             当年大闹关家堡。

     (白)     昨日大人出外私访,并无音信,叫我放心不下。

(郭起凤上。)

郭起凤  (白)     走吓!

             参见协宪。

黄天霸  (白)     吓,你回来了。

郭起凤  (白)     回来了。

黄天霸  (白)     你同大人私访,为何你一人而回?

郭起凤  (白)     哎呀,宪台吓!卑职同大人私访,行至里海坞,在玄坛庙借宿,不想凶僧看破,将大人拿去了!

黄天霸  (白)     怎么讲?

郭起凤  (白)     拿住了!

黄天霸  (白)     哎呀!

     (唱)     听他言不由我魂不附体,

             这凶僧灭满门全然不知。

             回言来对起凤又复问起,

             那凶僧名和姓你可得知?

郭起凤  (白)     哎呀,协宪。那凶僧看破大人,被他拿住。卑职与他争斗,不曾问他名姓。

黄天霸  (白)     你同大人私访,闯下此祸,不知那人姓名,即便调动官兵,是哪里去寻?若论小,不愿大,国法当诛。

郭起凤  (白)     哎呀,协宪吓!事到如今,埋怨卑职,也是枉然。快救大人要紧吓!

黄天霸  (白)     哎呀,苍天哪,苍天!想大人忠心为国,今遭颠险,上天若念忠良,也该护佑。

             来!

郭起凤  (白)     有。

黄天霸  (白)     唤各营各官来见。

郭起凤  (白)     是,遵命。

             咳!

(郭起凤下。)

黄天霸  (白)     咳,那凶僧拿获大人,也不知身落何地?

(郭起凤上。)

郭起凤  (白)     众家英雄走吓!

(关泰、王殿臣、何路通、朱光祖同上。)
关泰、
何路通、
王殿臣、

朱光祖  (同白)    参见黄爷。为何这等惊慌?

黄天霸  (白)     哎呀,列位英雄。大人昨日私访被凶僧拿住了!

关泰、
何路通、
王殿臣、

朱光祖  (同白)    吓!

关泰   (白)     可曾问过那僧人姓甚名谁?

黄天霸  (白)     我也曾问过守备,他言道不知名姓。

关泰   (白)     守备,你跟随大人前去私访,不知僧人名姓,叫我们哪里去寻大人?

郭起凤  (白)     这个……

朱光祖  (白)     哎呀,我的守备老爷!你不知僧人的名姓,难道他的庙,你也不知道?

黄天霸、
关泰、
何路通、

王殿臣  (同白)    着哇!

郭起凤  (白)     就是那里海坞玄坛庙内。

关泰、
何路通、
王殿臣、

朱光祖  (同白)    既然如此,大家快救大人要紧。

黄天霸  (白)     关爷,此事若调官兵,恐误大事。你同游府前去探问。

关泰   (白)     遵命。马来!

(关泰下。)

黄天霸  (白)     朱爷,你同都阃往玄坛寺探听。

朱光祖  (白)     遵命。马来!

(朱光祖下。)

黄天霸  (白)     郭守府,我看此事,因你自不小心。前面引路带马!

(众人同下。)

【第三场】

(郝夫人、郝素玉、郝世洪同上。)

郝夫人  (唱)     恼恨天霸贼强盗,

             镖伤天虬赴阴曹。

             劝你休把此仇报,

             顿起毒心祸自招。

郝素玉  (唱)     母亲休要心烦恼,

             孩儿自有计巧高。

郝文僧  (内白)    走吓!

(郝文僧上。)

郝文僧  (唱)     神差鬼使赃官到,

             见了母亲说根苗。

     (白)     母亲,昨日庙中,有二人借宿,乃是赃官施不全,被孩儿拿住了。

郝夫人  (白)     既有此事,赃官今在何处?快快地将他绑上来!

郝文僧  (白)     众好汉,将赃官绑上来!

(众僧人绑施世纶同上。)

郝夫人  (白)     吓,儿吓,这就是赃官施不全么?

郝文僧  (白)     正是。

郝夫人  (白)     赃官,可叹吾内侄男武天虬为你这狗官,命丧天霸之手。指望你远遁潜逃,难道你也有今日吓!

     (唱)     指望不能把仇报,

             好比羊羔入虎巢。

郝素玉  (白)     好赃官!

     (唱)     冤家会面心头恼,

郝文僧  (白)     且慢!

     (唱)     活祭灵堂剐万刀。

     (白)     母亲,若是这样杀了狗官,岂不便宜了他?

郝夫人  (白)     依儿之见?

郝文僧  (白)     若依孩儿,与表兄设下灵堂,将他活祭一番,然后摘了心肝,方消仇恨。

郝夫人  (白)     如此甚好。你兄妹照此而行。

郝文僧  (白)     将赃官绑下去!

郝世洪  (白)     儿吓,若将他杀了,天霸知晓,岂肯干休?

郝素玉  (白)     你老人家是老糊涂了。当初在绿林之中,也有个名头,谁人不知,哪个不晓,这等胆小。纵然杀了赃官,我想天霸也不是孩儿的对手。待我将他拿住,与表兄报仇,杀他一个斩草除根,又算什么!

郝文僧  (白)     着哇!

郝世洪  (白)     咳!你们杀害朝廷大臣,恐全家不保。为父再三相劝,你们执意不听,只怕后悔不及。

郝夫人  (白)     咳呀,老强盗。你与天虬有何仇恨,如此拦阻,我就与你拼了!

郝素玉  (白)     母亲不必生气。

             爹呀,我们的事,不要你老人家多管。有什么祸全有我一个人儿哪!

郝世洪  (白)     咳!

     (念)     祸到临头难回转,

郝夫人  (念)     一心只想报仇冤。

郝素玉  (念)     哪怕官兵来争战,

郝文僧  (念)     一人拚命万夫难!

(众人同下。)

【第四场】

(黄天霸、关泰、王殿臣、何路通、朱光祖、郭起凤同上。)

郭起凤  (白)     来此玄坛寺。

黄天霸  (白)     打进去。两厢搜来!

关泰、
王殿臣、
何路通、
朱光祖、

郭起凤  (同白)    并无僧人。

黄天霸  (白)     起过了。郭守府,那僧人昨晚拿住大人,可曾讲些什么?

郭起凤  (白)     那僧人言道,有一表兄武天虬,命丧协台之手。他父名叫郝世洪。

黄天霸  (白)     咳,列位。想当年在恶虎村镖伤天虬,也是为了大人。如今那郝世洪定要与他内侄报仇。咳,也罢,待俺去至他家杀死他的满门。

何路通  (白)     且慢!想那郝世洪乃是江湖首领,当年与三泰爷甚是交好,大人若在他家,还则罢了;倘若大人不在他家,岂不误伤人命?恐被旁人谈论。

黄天霸  (白)     这个……

朱光祖  (白)     咳,黄爷。想那郝世洪乃是前辈的老英雄,当初与黄三叔也有八拜之交。你可前去,假意拜望。大人若在他家,你用好言相求,他会念江湖义气,必将大人放出。若执意不肯,你可告辞回来,明求不成,少不得暗中偷也把大人偷回来了。

黄天霸  (白)     此计甚好。你们在此等候,待我前去!

     (唱)     庞统曾把连环献,

关泰、
王殿臣、
何路通、
朱光祖、

郭起凤  (同唱)    要学孔明破曹瞒。

(众人同下。)

【第五场】

(丑院子上。)

丑院子  (白)     我奉和尚大爷之命,准备灵堂,俱已齐备。

             有请大爷!

(吹打。众僧人绑施世纶同上。郝文僧、郝夫人、郝素玉、郝世洪同上。)

郝夫人  (唱)     只为内侄遭毒手,

             今日与他报冤仇。

郝素玉  (唱)     小妹满斟三杯酒,

郝文僧  (唱)     准备灵堂供人头。

     (叫头)    呔,赃官吓,赃官!

     (白)     今日你死在眼前,还不跪下吗?

施世纶  (白)     强盗吓,强盗!俺乃朝廷钦命大臣,忠心为国。今日被你们拿住,想本院一死,落一个忠字。尔等的性命,无非就在眼前,还多言什么!

郝文僧  (白)     呔,赃官哪,狗赃官!你死在眼前,还是这等言语。

             唗,刀来!

(庄丁急上。)

庄丁   (白)     黄天霸前来拜望!

郝文僧  (白)     吓!

郝世洪  (白)     儿吓,你看此事如何?

郝文僧  (白)     待儿前去拿他。

郝世洪  (白)     住了。儿还不与我下去!

             来,将施公绑下去。

(众僧人绑施世纶同下。郝夫人、郝素玉同下。丑院子上。)

丑院子  (白)     回老爷,天霸各自进来了。

郝世洪  (白)     说我出迎。

丑院子  (白)     黄爷有请。

(黄天霸上。)

黄天霸  (念)     亚赛单刀会,子胥赴临潼。

郝世洪  (白)     黄爷!

黄天霸  (白)     叔父请!

郝世洪  (白)     请!黄爷请坐。

黄天霸  (白)     叔父请坐。

郝世洪  (白)     闻听黄爷弃却绿林,归顺施公,弃暗投明,不枉你父所教。

黄天霸  (白)     叔父夸奖。小侄弃却绿林,归顺施公,乃是小侄遵父命之道而行。

郝世洪  (白)     今到荒庄,有何贵干?

黄天霸  (白)     小侄一来看望叔父,二来有一件事相求。

郝世洪  (白)     何言“相求”二字,黄爷请讲。

黄天霸  (白)     只为大人出外私访,在里海坞玄坛寺借宿,被一僧人将大人拿住,那僧人言道乃是叔父之子,为此事小侄前来叩求叔父,将大人放出。一来看在我父份上,二来不失江湖义气,三来成全小侄忠孝二字。料叔父万无推辞的了。

郝世洪  (白)     黄爷,想这些事老朽一概不知。黄爷请回,待我找寻,若有大人,即刻送回公馆。

黄天霸  (白)     想大丈夫作事光明,为何假意推辞,是何道理?

郝文僧  (白)     呔,天霸!想当初你父在世,本是绿林出身,你反归顺赃官,杀了多少绿林的英雄好汉。在恶虎村镖打武天虬,枪挑濮天雕,逼死二位仁嫂,你还有什么忠孝,有什么义气?你今到此,要想出庄,只怕万万不能!

(黄天霸三笑。郝文僧三笑。)

黄天霸  (白)     呔,某家弃却绿林,归顺忠良,心怀替天行道,杀的是赃官污吏,恶霸土豪。劝你们快快放出大人便罢,如若不然,我要杀尽你等狗男女!

郝文僧  (白)     呔,看刀!

(黄天霸、郝文僧同打下。)

【第六场】

(郝素玉上。)

郝素玉  (念)     只为冤仇恨,要杀施世纶。

(丑院子上。)

丑院子  (白)     启姑娘:黄天霸跟老太爷打起来了。

郝素玉  (白)     怎么着,黄天霸上咱们这兹毛来了?唤庄丁们走上。

(众庄丁同上。)

郝素玉  (白)     看大棍伺候。

(黄天霸上,郝素玉打。)

郝素玉  (白)     呔,来的敢是黄天霸么?

黄天霸  (白)     然!

郝素玉  (白)     哎哟,哎哟,你瞧瞧你这个气还小吗?我问你,你上我们这块来作甚么?

黄天霸  (白)     你问俺?俺为施大人来的。

郝素玉  (白)     吓,你为的是施不全来的,你怎么这么糊涂哇,既为施公,你就当先见我哥哥,用好言相求,才是正理,怎么着你跟我们打起来了?就是你那个能耐,还差远着呢,我的哥哥儿!

黄天霸  (白)     好个丑丫头,依俺相劝,你们将大人放出,万事全休。

郝素玉  (白)     你先等等。你要施公容易,我有一件事,你答应不答应?

黄天霸  (白)     只要放出大人,万事不辞!

郝素玉  (白)     哎哟,有边儿。呣,黄老爷!

黄天霸  (白)     这是什么缘故吓?

郝素玉  (白)     我瞧你英雄出众,相貌堂堂,天下扬名,如雷贯耳。你瞧我正在青春,你也年少,要不着咱俩配上一对夫妻,你愿意不愿意,我的黄老爷呀?

黄天霸  (白)     哎呀,姑娘。我不瞒你,我家中有了妻子的了。此事不敢从命。

郝素玉  (白)     怎么着,你娶过妻子了么?咳,这是怎么说。哎,要不这么着罢,我倒不在乎大小,是姻缘棒打不散,我情愿给你作个二房,你瞧好不好?

黄天霸  (白)     什么东西,我把你这不害臊的丫头!快快放出大人便罢,如若不然,性命难保!

郝素玉  (白)     咳,你这东西给脸不要脸,别吹别嗙拉,招打罢。

(郝素玉打。)

郝素玉  (白)     哎哟,可惜了儿的,搭你这个小模样儿。

黄天霸  (白)     吓,姑娘,且慢动手。待俺思忖思忖。

郝素玉  (白)     你想一想去,我的宝贝儿。

黄天霸  (白)     这丫头武艺高强,力大无比,我若不从,焉能救出大人?也罢,待我假意应允。

             吓,姑娘,俺要允了亲事,你怎样送出大人?

郝素玉  (白)     只要你答应了,我有个主意在此,今晚三更时分,我在后花园等你,你与我先成了亲,然后我将大人送还与你,我可就跟了你去了。

黄天霸  (白)     姑娘,倘若你父兄知道,岂肯与你干休?

郝素玉  (白)     我告诉你说,我父亲不敢管我,我哥哥主不了我的事,他们答应便罢,如若不然,我把他们一同拿住,交给你,算我的嫁妆,好不好?

黄天霸  (白)     此计甚好。你我今晚三更相会。少陪了!

郝素玉  (白)     站着!口说无凭,你得留下点儿定礼。

黄天霸  (白)     还要定礼。也罢,俺的金镖,被你接去两枝,可算得定礼。

郝素玉  (白)     那个使得么?

黄天霸  (白)     那是祖传之物。

郝素玉  (白)     就是那么着罢。三更相会,准啦!

黄天霸  (白)     姑娘,俺要少陪了!

郝素玉  (白)     请!

黄天霸  (白)     请!

(黄天霸下。郝世洪、郝文僧同上。)

郝文僧  (白)     吓,妹妹,追赶天霸,他往哪里去了?

郝素玉  (白)     那天霸被我杀得大败,追了半天不见了。

郝文僧  (白)     你我回庄去,先杀赃官。

郝素玉  (白)     慢着慢着。依我的主意今个也是晚了,明日再杀。

郝文僧  (白)     倘若天霸领兵到此,将他救去,反为不美。

郝素玉  (白)     我想天霸尚且被我杀得大败,那些溺旦也了不了什么大事。你们放心,今日晚上待我看守赃官,有什么大事,都有我一个人呢。

郝文僧  (白)     如此正好。

             庄丁们,就此回庄。

(郝文僧、郝世洪同下。)

郝素玉  (白)     咳,想这件事他们糊涂,我明白。

(郝素玉下。)

【第七场】

(关泰、王殿臣、何路通、朱光祖、郭起凤同上。黄天霸上。)
关泰、
王殿臣、
何路通、
朱光祖、

郭起凤  (同白)    黄爷回来了。

黄天霸  (白)     回来了。

关泰、
王殿臣、
何路通、
朱光祖、

郭起凤  (同白)    可知大人下落?

黄天霸  (白)     小弟探明大人被郝世洪之子凶僧拿去。小弟再三相求,那郝世洪倒肯放出大人,他儿子不从。

关泰、
王殿臣、
何路通、
朱光祖、

郭起凤  (同白)    不从便怎样?

黄天霸  (白)     被俺杀他们大败,不想他有一女儿武艺高强,力大无穷。俺寡不敌众,幸亏那丫头当面许亲,情愿今晚三更送出大人。

朱光祖  (白)     闻听郝世洪女儿名叫郝素玉,生得丑陋,力大无比,莫非就是她么?

黄天霸  (白)     正是此人。

朱光祖  (白)     哎呀,贤弟,今晚她将大人送与你,你不与她成亲,她岂肯与你干休?我的兄弟,你得拿个主意。

黄天霸  (白)     且待今晚见机而行,救大人要紧。

关泰、
王殿臣、
何路通、
朱光祖、

郭起凤  (同白)    转至后面再议。

黄天霸  (念)     安排打虎牢笼套,

关泰、
王殿臣、
何路通、
朱光祖、

郭起凤  (同念)    准备金钩钓海鳌。

(众人同下。)

【第八场】

(四庄丁同上,同站门。郝世洪上。)

郝世洪  (白)     众庄丁,大家小心保护庄院。

(郝世洪下。二更夫同上,过场,同下。黄天霸上,起霸。)

黄天霸  (新水令)   丹心一片将英豪,

             恨狂徒行为强暴。

             同心协努力,

             要把美名标。

     (白)     朱仁兄,前面就是那贼的庄院,你我施展飞檐,小心前进,请吓!

     (新水令)   尽力当先,

             要把狂徒献。

(黄天霸下。二更夫同上。黄天霸暗上,听。)

更夫甲  (白)     咳,伙计。可恨和尚大爷,拿住施公,杀又不杀,放又不放,锁在卧牛峰内,姑奶奶命你我看守,只怕杀不成人家,倒把咱们杀了。

(黄天霸杀二更夫。朱光祖上。)

黄天霸  (白)     朱仁兄在此搭救大人,我用鸡鸣五鼓断魂香,去至后面,杀他母亲便了!

黄天霸、

朱光祖  (同白)    请!

(黄天霸下。朱光祖救施世纶同下。)

【第九场】

(郝素玉上。)

郝素玉  (唱)     谯楼鼓打三更后,

             天霸必来把婚求。

     (白)     哎呀,慢着。天也不早了,天霸怎么还不来哪?有了,待我先把施公放出来,再等天霸,岂不是好?

             哎哟,什么东西吓?叫你们俩看守卧牛峰,你们俩睡了,若被人家把施公偷去呢,你们俩也不知道。待我瞧瞧去。

             哟,怎么门也开了?这是什么,绊了我一下子。

             哎哟,是个人头,这是哪来的?

(丫鬟急上。)

丫鬟   (白)     姑娘,大事不好了,老太太不知被谁杀了,脑袋不见了。

郝素玉  (白)     哎呀,也管保是我妈的脑袋罢!吓,施公不见了,我妈也死了。黄天霸,你可害苦了我了!

     (哭)     妈呀!

(郝世洪、郝文僧同上。)
郝世洪、

郝文僧  (同白)    吓吓,为何啼哭?

郝素玉  (白)     老太太不知被谁杀了。施公不见,一定是天霸救去。

郝世洪  (白)     啊,儿吓,为父的再三相劝,你们不听,我想这场祸事不小,料那天霸他必然不能善罢甘休,大家要作准备才好吓!

郝素玉  (白)     爹爹,咱们爷们,今个就和他们拼了,命不要了!

(黄天霸、关泰、王殿臣、何路通、朱光祖、郭起凤同上,众庄丁同上,会阵起打连环,三见四面拐当,杀死众庄丁,擒住郝世洪、郝文僧,众人同下。)

【第十场】

(郝素玉上。)

郝素玉  (白)     且住。我父兄被他们擒去,我不免去至东昌府亲家爹郎如豹那里前去送信,再报仇便了。

(黄天霸追上。)

黄天霸  (白)     呔!哪里走!

(黄天霸、郝素玉同起打,郝素玉逃下。关泰、王殿臣、何路通、朱光祖、郭起凤同上。)
关泰、
王殿臣、
何路通、
朱光祖、

郭起凤  (同白)    拿获贼寇,大家去见大人审问。请!

(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吹打。四文堂、四青袍、四刽子手、施世纶同上。朱光祖、何路通、王殿臣、关泰、黄天霸同上。)

黄天霸  (白)     启大人:郝世洪、郝文僧拿到。

施世纶  (白)     将郝世洪押往淮安,将郝文僧押赴法场,本院亲自典刑。

             左右,打道法场。

(众人同下。四官兵押郝文僧同下。四文堂、四青袍、四刽子手、施世纶同上,过场,同下。黄天霸、朱光祖、关泰、何路通、王殿臣同上,过场,同下。四文堂、四青袍、四刽子手、施世纶同上,挖门。黄天霸、朱光祖、关泰、何路通、王殿臣同上。)

施世纶  (白)     刽子手,将郝文僧绑上来!

(四刽子手、四官兵押郝文僧同上。)

施世纶  (白)     吩咐起鼓,将凶僧典刑了!

黄天霸  (白)     起鼓,将凶僧典刑!

四刽子手 (同白)    杀人了!杀人了!杀人了!

(郝文僧死。)

四刽子手 (同白)    将凶僧典刑已毕。

施世纶  (白)     好。

             天霸!

黄天霸  (白)     在。

施世纶  (白)     吩咐人役打道回府。

黄天霸  (白)     遵命。

             人役们打道回府!

朱光祖、
何路通、
王殿臣、
关泰、

黄天霸  (同白)    吓!

(牌子。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2020 ┊ 字数:7343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3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