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刺虎》

主要角色
费贞娥:旦
李固:净

《刺虎》张善芗饰费贞娥
《刺虎》张善芗饰费贞娥
情节
闯贼既已进宫,各处搜寻。有一个宫女叫费贞娥,穿了公主的衣服,假装公主。身藏利刃,让贼兵捉去,想乘机刺死李自成。哪知闯贼命不该绝,将费宫娥赐给大将李固,当夜成亲。即进洞房,费贞娥假意殷勤,用酒将李固灌醉,将他刺死,她自己也自杀了。

根据《国剧大成》第十一集整理

录入:泠娜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19.43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费贞娥上。)

费贞娥  (端正好牌)  蕰君仇,含国恨,切切地,

             蕰君仇,愤愤地,含国恨。

             誓捐躯,要把那仇人手刃,

             因此上苟且偷生一息存。

             这就里谁知悯,

     (滚绣球)   俺切着齿点绛唇,

             揾着泪施脂粉。

             故意儿花簇簇巧梳着云鬓,

             锦层层穿蓍衫裙。

             怀儿里冷飕飕匕首寒光喷,

             俺佯娇假媚妆凝蠢巧语花言诌佞人。

             纤纤玉手剜仇人目,

             细细银牙啖贼子心。

             要与那漆肤豫让争声誉,

             断臂要离争智能。

             拼得个身为齑粉,

             拼得个骨化飞尘。

             誓把那九重帝主沉冤泄,

             四海苍生怨气伸。

             方显得大明朝有个女佳人。

     (白)     奴家费氏,小字贞娥。自幼选入宫闱,以充嫔御。蒙国母娘娘命我服侍公主,不想流贼篡夺我国,逼死君父,一家骨肉死于非命。可笑那些臣子,竟没有一个为国报仇泄恨,难道如此奇冤,就干休了不成?我想忠义之事,男女皆可做得,为此我在宫中将那一匕首藏于身旁,又假装公主模样,指望得近闯贼,杀此巨寇,替君父报仇。不想又将奴赐与他兄弟一只虎为配。罢,且待他来时,奴自有道理。呀!听鼓乐之声,是此贼来也,我不免乔装欢笑去对他便了。

(费贞娥下。)

【第二场】

(四小军、李固同上。)

李固   (引子)    拓地开疆胆气豪,从龙附凤佐皇朝。龙潜且作赵匡义,有日天心属我曹。

     (白)     俺,李固。蒙皇兄赐我公主与俺成婚,众将备了筵宴,与俺称贺,被他们你一杯,我一盏,吃得大醉,方才放我回营。呸!好不知趣也!

四小军  (同白)    二大王回营。

李固   (白)     回避。

(四小军同下。二宫女暗同上。)

二宫女  (同白)    二大王回营,公主娘娘有请。

(费贞娥上。)

李固   (白)     公主,拜揖。

费贞娥  (白)     将军万福!

李固   (白)     啊哈哈哈哈!妙啊!这一福,就酥了俺半边。

费贞娥  (白)     将军乃盖世英雄,皇朝栋梁。

李固   (白)     不敢,愚夫不才,怎当公主称羡。

费贞娥  (白)     奴家乃亡国之女,不堪侍寝宫闱。

李固   (白)     好说。公主乃金枝玉叶,凤女龙孙,万望勿嫌愚夫粗莽,就是千万之幸。今后宫中之事,悉凭公主掌握。凡有吩咐,小将一一从命。

费贞娥  (白)     但夫妇乃人伦之始,当行花烛之礼,合卺之仪,方成大礼。

李固   (白)     公主说得是。

             侍女们,摆宴过来。待俺与公主交拜。

二宫女  (同白)    喜筵俱已完备。

李固   (白)     公主请。

费贞娥  (白)     将军请。

李固   (白)     银台上好辉煌也!

费贞娥  (白)     呀!

     (叨叨令)   银台上煌煌的凤烛墩,

             金猊儿袅袅香烟喷。

李固   (白)     公主,我和你一夜夫妻百夜恩呀。

费贞娥  (叨叨令)   恁道一夜夫妻百夜恩,

             试问恁三生石上可有良缘分?

李固   (白)     公主,早些睡了吧。

费贞娥  (叨叨令)   他只待流苏帐暖洞房春,

             高堂月满巫山近。

             恁便逗上了蓝桥几层,

             还只怕飘飘渺渺的波涛滚。

     (白)     将军请。

李固   (白)     公主请。干!哈哈哈!我好乐也!

费贞娥  (叨叨令)   恁道是乐煞人也么哥,

李固   (白)     我好喜也!

费贞娥  (叨叨令)   又道是乐煞人也么哥。

李固   (白)     待俺回敬公主一杯。

费贞娥  (白)     将军所赐,奴家自当遵命。也要将军奉陪一大杯。

李固   (白)     当得。

             侍女们,取巨觥来。

二宫女  (同白)    是。

李固   (白)     公主请。

费贞娥  (白)     将军请。

(李固吐。)

费贞娥  (白)     呀!

     (叨叨令)   赤紧的蠢不喇沙叱利,

             也学些丰和韵。

     (白)     将军,将军。

李固   (白)     公主,俺醉得紧了,安寝了吧。

费贞娥  (白)     将军,侍女们皆辛苦了,将喜筵分散她们去吧。

李固   (白)     也要留几个房中服侍。

费贞娥  (白)     房中奴家自能侍奉巾栉,可叫她们去吧。

李固   (白)     想是公主害羞,不好解衣就寝。

             也罢,侍女们,公主賞你们酒宴,谢了公主,各自去吧。

二宫女  (同白)    多谢公主娘娘。

李固   (白)     掌灯送入洞房。

(二宫女同下。)

费贞娥  (白)     将军,为何今日还披此铠甲?

李固   (白)     向在皇兄帐中护卫,提防奸细,日夜不能卸甲。

费贞娥  (白)     如今天下已定,还虑甚奸细?况今宵乃是将军百年喜日,岂可穿此不祥之服。

李固   (白)     有理。待我唤侍女们来卸甲。

费贞娥  (白)     不消唤她们,待奴亲与将军卸甲,才是妇道。

李固   (白)     只是劳动不当。

费贞娥  (白)     好说。

     (脱布衫牌)  除下了铁兜鍪凤翅鳞峋,

             放下了宝龙泉偷看利刃。

             松下了狮鸾带玉扣双扪,

             卸下了煻猊铠锁子龙鳞。

李固   (白)     啊呀呀呀!

费贞娥  (白)     将军尊臂为何如此?

李固   (白)     前日在宁武关被周遇吉打了一鞭,至今尚未痊愈。

费贞娥  (白)     原来如此。待奴扶将军入帐安寝。

李固   (白)     公主,我欲火如焚,按纳不定,求你早些睡吧。

费贞娥  (白)     待奴除了簪珥,脱了袍服就来。

李固   (白)     就要来的呀。

费贞娥  (白)     就来的。

     (小梁州牌)  除下了翠翘宝髻耳珰瑱,

             脱却了凤滚龙氲氤。

             俺把那金莲儿扎凤鞋跟,

             防滑褪紧扎起绣罗裙。

     (么篇)    听听房栊寂寂悄无人,

(内打更。)

费贞娥  (么篇)    又听得戍漏频频。

     (白)     将军,将军。

     (么篇)    觑着他瞇醉眼醒还昏,

             休惊盹心窝内把宝刀抡。

(费贞娥刺李固。)

费贞娥  (快活三牌)  钢刀上冤气伸,

             银灯下冤家殒。

     (白)     叹苍天不佑。

     (快活三牌)  不能够把巨寇刃,

             便便死向泉台。

             犹兀自含余恨,

(二宫女同上。)

二宫女  (同白)    二大王与公主成亲,为何房中喧嚷,我们进去看看。

             哎呀!二大王为何满身鲜血倒在地下?呀,原来被人刺死了。

             啊,你为何将二大王刺死?拿你去见大王。

费贞娥  (白)     唗!谁敢来!我原非公主。

二宫女  (同白)    你是何人?

费贞娥  (白)     我乃费氏宫人。

二宫女  (同白)    呀啐!原来也是我辈。

费贞娥  (白)     今日杀此逆贼,替君父报仇,便将我凌迟碎剐,亦不畏惧。

二宫女  (同白)    你配了二大王,享荣华,受富贵,也不辱没了你。况何等将你庞爱,你也不该将他剌死。

费贞娥  (白)     嗳!

     (朝天子牌)  恁道谎阳台雨云,

             哎呀莽巫山秦晋,

             可知俺女专诸不解江皋韵。

             俺含羞怯酬语揾泪擎樽,遇冤家难含忍。

             拼得个柳憔花翠,可也珠残玉殒。

             哎呀早难道,贪恋荣华,忘却终天恨。

二宫女  (同白)    拿你去见大王,就是个哩。

费贞娥  (白)     嗳!

     (朝天子牌)  一任他碎骨粉身,

             一任他扬灰碾尘。

             今日里含笑归泉。

     (白)     哎呀费贞娥呀,费贞娥,可惜你大才小用了。

     (朝天子牌)  喔又又何必多磨吻。

     (白)     呀,你看此贼又活了。

(费贞娥自刎下。)

二宫女  (同白)    哎呀,她竟自刎了。好个烈性女子。我们将尸首抬过一边,报与大王知道。正是:

     (同念)    三寸气在千般用,一命无常万事休。

(二宫女同下。)
(完)


浏览次数:5568 ┊ 字数:2922 ┊ 最后更新:2006年12月26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