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大悲楼》

主要角色
济公:丑
华云龙:武生
云飞:武丑
韩秀:武丑
王通:净
雷鸣:武净
陈亮:武生

情节
济公派王通、雷明、陈亮捉拿华云龙,虽擒得四大名盗。但华云龙脱逃,王通、雷明、陈亮三人亦均被华云龙的毒镖所伤。济公将四名大盗押于灵隐寺内后,只好先给王通等三人医治镖伤。华云龙逃走,念其四位寨主被擒,心有不甘。乃邀请其师叔华清风前来帮助,想去救四位寨主,并刺杀济公。无如济公早已知晓。乃派人四方准备,华云龙所预定之火烧灵隐寺亦因菩萨暗中保佑,并未得逞。彼此大战后,华云龙又得脱逃云。

根据《国剧大成》第十集整理

录入:盖世奇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53.8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镖客、四上手背王通、雷明、陈亮同上。牌子。四门、杨明、杨志、苗庆、何清、济公同上。)

济公   (白)     将你们三位师兄扶到后面西客堂,少时待我与他们医治镖伤便了。

(四上手扶王通、雷明、陈亮同下。)

济公   (白)     将四将绑上来。

(郎天寿、李殿元、熊黑虎、孙太立同上。)

济公   (白)     你们四人既然被擒,听我相劝,何必助强为恶。那华云龙乃是酒色之徒,自行不正,你们何不皈依正道,免得后悔。

郎天寿、
李殿元、
熊黑虎、

孙太立  (同白)    住了。我等既已被擒,一死何惧,说什么“皈依”二字。

济公   (白)     好,无知孽障,我劝尔等皈依,不过是与你们解却此冤。不听我言,也怪不得我出家人了。

             来,将他四人锁在后面空房之内,自有定夺。带下去。

(众人押郎天寿、李殿元、熊黑虎、孙太立同下。)

济公   (白)     徒弟们,你们三位师兄的镖伤怎么样了吓?

杨明   (白)     他三人昏迷不醒。

济公   (白)     待我与他们将镖伤治好,然后再拿华云龙,与他三人报仇便了。正是:

     (念)     他今伤三友,

杨明   (念)     结冤怎罢休!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华云龙  (内西皮导板) 豪杰怒气冲牛斗,

(法元僧、韩秀、刘元彪、徐天义、安道士、云飞、刘应龙、张振邦、四下手同上,同站门。华云龙上。)

华云龙  (西皮二六板) 两下仇恨怎罢休。

             马行狭路难退后,

             杀却凶僧解冤仇。

     (白)     众位寨主。想俺镖伤王通、雷明、陈亮,谁想四位寨主被擒,济颠和尚使法,虽是我等逃脱,但不知四位寨主生死,倒叫俺心神不定也。

法元僧、
韩秀、
刘元彪、
徐天义、
安道士、
云飞、
刘应龙、

张振邦  (同白)    寨主。前面离凤凰岭不远,大家回山商议,救出四位寨主,然后灭却凶僧。

华云龙  (白)     众位寨主,言之有理。一同回山。

     (西皮二六板) 只为英雄难搭救,

             倒叫豪杰无计谋。

             虎落平阳难回首,

             今日定要报此仇。

     (白)     众位寨主请。

法元僧、
韩秀、
刘元彪、
徐天义、
安道士、
云飞、
刘应龙、

张振邦  (同白)    请。

华云龙  (白)     请坐。

法元僧、
韩秀、
刘元彪、
徐天义、
安道士、
云飞、
刘应龙、

张振邦  (同白)    有坐。

华云龙  (白)     王通、雷明、陈亮中我镖伤,料想性命难保。只是四位寨主被擒,恐怕性命有伤,你我必须早作安排方好。

法元僧  (白)     想那济颠和尚,身入空门,岂能伤害人命。你我只要奋勇齐心,救出四位寨主,然后灭却凶僧,以除绿林后患。

(侯三上。)

侯三   (白)     走哇。

     (念)     两脚飞奔到山冈,报与大王作商量。

     (白)     叩见大王。

华云龙  (白)     命你打探那济颠和尚,将那四位寨主绑到何处去了?

侯三   (白)     那济颠和尚将四位寨主绑到灵隐寺而去。

华云龙  (白)     既然如此,我等今晚去到灵隐寺,救出四位寨主,将那济颠和尚杀死,岂不是好?

法元僧、
韩秀、
刘元彪、
徐天义、
安道士、
云飞、
刘应龙、

张振邦  (同白)    那济颠和尚法力无边,倘然行刺不能成功,岂不是作了画虎不成反类犬也。

华云龙  (白)     不妨,我叔父华清风现在铁牛山紫霞洞,待我修书请他到来,何愁济颠和尚不灭。

韩秀、
刘元彪、
徐天义、
安道士、
云飞、
刘应龙、

张振邦  (同白)    但不知何人前往?

法元僧  (白)     寨主就将书信修起,待俺前去走遭。

华云龙  (白)     好,浓墨伺候。

     (西皮正板)  提笔修书心暗想,

             拜上叔父看端详:

             小侄霸占凤凰岭上,

             王通与我结义山岗。

             只恨济颠行狂妄,

             江要路上战一场。

             王通镖下把命丧,

             雷明、陈亮俱带伤。

             擒去宾朋心难放,

             定与凶僧拼刚强。

             书信如侄亲身往,

             还望叔父下山岗。

             一封书信忙修上,

             杀了仇人除祸殃。

法元僧  (唱)     寨主但把宽心放,

             为救宾朋在心旁。

             辞别众位把马上,

             性急加鞭下山岗。

(法元僧下。)

华云龙  (唱)     见他上马登程往,

             不由豪杰喜心旁。

     (白)     你我安排已定,且到后面改装各带器械,待等黄昏时候,前去行事便了。

韩秀、
刘元彪、
徐天义、
安道士、
云飞、
刘应龙、

张振邦  (同白)    遵命。

华云龙  (念)     安排巧计如铁纲,

韩秀、
刘元彪、
徐天义、
安道士、
云飞、
刘应龙、

张振邦  (同念)    哪怕他人暗提防。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上手背王通、雷明、陈亮同上,济公上。)

济公   (西皮摇板)  前生造定冤魔障,

             可叹门徒带镖伤。

(杨明上。)

杨明   (白)     师父来了,弟子们参拜。

济公   (白)     罢了。

杨明   (白)     师父,弟子们闻华云龙的毒镖,打在身上,三日必亡。还求师父搭救他三人的性命。

济公   (白)     我瞧他三人面带杀气,原不叫他们前去,他们一定要去。谁知中了那华云龙的毒镖。哎,罢了,该有血光之灾,我这里有三丸子药,每人一丸服下就好了。

杨明   (白)     师父,此是什么药?

济公   (白)     这叫大力丸,一半吃在腹内,一半上在镖伤之处,即刻就好。

杨明、
杨志、
苗庆、

何清   (同白)    遵命。

(杨明与王通、雷明、陈亮吃药。)

杨明   (白)     大哥、贤弟醒来!

王通   (西皮导板)  三魂渺渺神不定,

(王通、雷明、陈亮同醒。)
王通、
雷明、

陈亮   (同白)    哎呀,哎呀。

雷明、

陈亮   (同唱)    双膝没在地埃尘。

王通   (白)     哎!

     (唱)     多蒙师父救我命,

雷明、

陈亮   (同唱)    杀身难报今日恩。

     (同白)    多谢师父救命之恩!

济公   (白)     三位贤徒受惊了。

王通   (白)     师父。弟子擒来四寇,师父怎样发落?

济公   (白)     我把他们锁在后面空房里面命人看守。

王通   (白)     师父。弟子要将这四寇破腹剜心,然后拿住华云龙碎尸万段,方消弟子心头之很。

济公   (白)     使不得。想这冤仇,只可解不可结,况灵隐寺乃是善地,岂作杀生害命之事?且候拿住华云龙,为师自劝他皈依正道。他若不从,但凭你们把他怎样发落,不与我出家人相干。

王通、
雷明、

陈亮   (同白)    遵命。

济公   (白)     不好,不好。

杨明、
杨志、
苗庆、
何清、
王通、
雷明、

陈亮   (同白)    师父,却是为何?

济公   (白)     一时心血来潮,今晚华云龙必要前来行刺。

杨明、
杨志、
苗庆、
何清、
王通、
雷明、

陈亮   (同白)    待弟子们暗地埋伏,擒拿狂徒。

济公   (白)     要擒拿华云龙,非我帮你们不能成功。杨明、杨志、苗庆、何清。

杨明、
杨志、
苗庆、

何清   (同白)    在。

济公   (白)     命你四人埋伏在松林之内,头插黄旗为号,听锣声响亮,奋勇杀出便了。

杨明、
杨志、
苗庆、

何清   (同白)    遵命。

济公   (白)     王通、雷明、陈亮。

王通、
雷明、

陈亮   (同白)    在。

济公   (白)     命你三人埋伏飞来峰,等华云龙到来,休要轻放。为师自有法力擒他。

王通、
雷明、

陈亮   (同白)    遵命。

济公   (念)     任他胸藏奸谋计,

杨明、
杨志、
苗庆、
何清、
王通、
雷明、

陈亮   (同念)    怎比佛门法力高!

济公   (白)     待我使起法力者。

(众人同下。)

【第四场】

观音   (内西皮导板) 落伽山法莲台祥云飘绕,

(四云童、二金童、二玉女、观音同上。)

观音   (西皮正板)  观自在救苦难佛法今朝。

             叹世间无义人不行正道,

             半空中有神灵暗查分毫。

     (白)     吾乃观音大士是也。适才朝罢佛祖而归,莲台打坐,慧眼观见杭州灵隐寺,今晚有火光之灾,吾神理当前去保佑。

             四大金刚何在?

(四大天王同上。)

四大天王 (同白)    来也。有何法旨?

观音   (白)     今晚灵隐寺有火光之灾,命你等前去暗地保佑殿庭,听吾吩咐。

     (西皮正板)  施慈悲暗保佑灵光普照,

             必须要用法力降下重宵。

             有吾神在莲台佛旨宣诏,

             南海中紫竹林慈航法高。

四大金刚 (同白)    领法旨。

观音   (白)     众云童,架起祥云,往灵隐寺去者。

(牌子。众人同下。)

【第五场】

(华清风上。)

华清风  (点绛唇牌)  法力无边,神通广显,铁牛山,潇洒清闲,假意来修炼。

(八小老道自两边暗分上。)

华清风  (念)     道法无穷志广谋,虎目圆睁神鬼愁。江湖之中俺为首,英雄四海把名留。

     (白)     某,华清风,乃是浙江人氏。自幼身在绿林,是俺看破红尘,来在铁牛山紫霞洞出家,修真养性。我有侄儿名叫华云龙,身在绿林霸占凤凰岭以为首领。前者命头目送来美貌女子十余名,每日饮酒欢乐,这且不言。今日闲暇无事。

             徒弟们,

八小老道 (同白)    师傅。

华清风  (白)     你们将拳棒演习一番。

(丑老道上。)

丑老道  (白)     启禀老师父:今有神拳罗汉法元僧前来,有要事求见老师傅。

华清风  (白)     有请。

丑老道  (白)     有请法师傅。

(丑老道下。法元僧上。)

法元僧  (白)     啊,华师傅。

华清风  (白)     啊,贤弟。

法元僧、

华清风  (同笑)    哈哈哈哈!

法元僧  (白)     请。

华清风  (白)     请坐。

法元僧  (白)     有坐。

华清风  (白)     不知贤弟到来,未曾远迎,当面恕罪。

法元僧  (白)     岂敢。弟来的鲁莽,华师傅海涵。

华清风  (白)     岂敢。贤弟此来,必有所为。

法元僧  (白)     华寨主有书到来,大哥请看。

华清风  (白)     待我看来。

(牌子。华清风怒。)

华清风  (白)     可恼哇,可恼!

     (西皮二六板) 一见书信心头恼,

             不由阵阵似火烧。

             只为凶僧行强暴,

             欺压绿林恨怎消!

             皈依佛门行无道,

             又贪红尘祸自招。

             我今要把冤仇报,

             定叫凶僧丧阴曹。

     (白)     请问贤弟,那济颠和尚将四位寨主擒去,但不知绑到何方而去?

法元僧  (白)     那济颠和尚将四位寨主绑到灵隐寺去了。华寨主意欲前去行刺,恐怕不能成功。请大哥早早下山帮助,拿住济颠和尚,以除后患。

华清风  (白)     这个自然。

             徒弟们,备了坐骑,带了随身法器,就此下山,大家即往杭州去者。

八小老道 (同白)    啊!

(牌子。众人同下。)

【第六场】

(济公上。)

济公   (醉花阴牌)  法力无边灵光耀,

             度人间解冤祥兆。

             算不尽背义兄曹,

             设莲台佛法云高,

             今料他难逃果报。

     (白)     想华云龙今晚前来行刺,必要火烧灵隐寺,为此设坛始发,保护佛殿,叫他痴心妄想也。

     (醉花阴牌)  今日里怎能逃脱,

             管叫他佛门强暴。

     (白)     丧门吊客何在?

(丧门吊客上。)

丧门吊客 (白)     有何法旨?

济公   (白)     命你去到松林之内,等华云龙到来,用飞沙走石,将他打退。若遇插黄旗者,不可惊唬他们。听我吩咐。

     (喜迁莺牌)  须得要阴魂普照,

             把他行迷乱今朝,管取命抛。

             恰似天神来到,

             罗网性命难逃。

     (白)     众鬼卒何在?

(急急风牌。八鬼卒同上。)

八鬼卒  (同白)    呜。

济公   (白)     命你们去到飞来峰,等华云龙到来,用飞沙走石,将他打退。若遇插黄旗者,不可惊唬他们。听我吩咐。

     (喜迁莺牌)  阴月绕,必须要,拦挡路道,

             方顾俺法如九霄。

八鬼卒  (同白)    呜。

(济公、丧门吊客、八鬼卒同下。)

【第七场】

(刘元彪、韩秀、徐天义、云飞、华云龙同上。)
刘元彪、
韩秀、
徐天义、
云飞、

华云龙  (同刮地风牌) 啊呀,怒发冲冠恨怎消,

             因此上设计笼牢。

             把凶僧好比笼中鸟,

             叫他一命赴阴曹。

     (同白)    俺——

华云龙  (白)     乾坤盗鼠华云龙。

韩秀   (白)     桃花浪子韩秀。

云飞   (白)     白面秀士云飞。

刘元彪  (白)     乌鸦虎刘元彪。

徐天义  (白)     赛专诸徐天义。

华云龙  (白)     众位寨主,想俺镖伤王通、雷明、陈亮、不料四位寨主被擒,为此大家星夜去到灵隐寺,刺杀济颠和尚,搭救四位寨主回山。看前面已是灵隐寺不远,就此前往。

刘元彪、
韩秀、
徐天义、

云飞   (同白)    有理。请。

刘元彪、
韩秀、
徐天义、
云飞、

华云龙  (同刮地风牌) 怎知俺机关妙,

             今日个血染刀。

             管叫他丧黄泉难所料,

             为救宾朋义气高。

(众人同下。)

【第八场】

(济公上。)

济公   (西皮摇板)  佛堂闷坐心不定,

             今晚必有祸灾星。

     (白)     我,济颠和尚。只为华云龙起了狠毒之心,今晚必来行刺。我已安排停当。天也不早了,不免到大悲楼打睡一时。正是:

     (念)     任他用尽千般计,怎比佛门广法施。

(济公下。)

【第九场】

(刘元彪、韩秀、徐天义、云飞、华云龙同上。)
刘元彪、
韩秀、
徐天义、
云飞、

华云龙  (同四门子牌) 抖威风,虎穴龙潭到,

             恨恨恨,恨凶僧祸自招。

             飞身来到,为救故交,

             想他行,不由心焦躁。

             胸中思料,英雄志高,

             呀,方知俺豪强奇妙。

华云龙  (白)     来此已是灵隐寺,我同韩秀、云飞,进内探听动静,二位在外面等候。倘然大事不成,一涌杀进搭救四位寨主要紧。

刘元彪、

徐天义  (同白)    请。

(刘元彪、徐天义同下。)

华云龙  (白)     二位贤弟,

韩秀、

云飞   (同白)    大哥。

华云龙  (白)     你我来到灵隐寺,但不知济颠和尚在于何处?

韩秀、

云飞   (同白)    你我四下找寻,救出四位寨主,然后再将凶僧杀死,与绿林除害,岂不是好?

华云龙  (白)     言之有理。那边有人来了,你我躲在一旁。

(大和尚、二和尚同上。)

大和尚  (念)     出家修真养性。

二和尚  (念)     每日佛堂念经。

大和尚  (白)     师弟,

二和尚  (白)     师兄。

大和尚  (白)     你瞧咱们大师兄济颠,自由性情,老师父也不管他,由着性儿混。昨日个擒了四个大盗,锁在后头空房里,叫咱们看守。

二和尚  (白)     师兄,我告诉你,他在大悲楼内打睡,咱们不用管他,咱们也去睡觉儿。

大和尚  (白)     有理。走哇。

二和尚  (白)     走,走。

(大和尚、二和尚同下。)

华云龙  (白)     二位贤弟,

韩秀、

云飞   (同白)    大哥。

华云龙  (白)     方才听两个小和尚言道:四位寨主锁在后面。你我前去搭救他们便了。

(华云龙、韩秀、云飞同走小圆场,救郎天寿、李殿元、熊黑虎、孙太立同上。)

华云龙  (白)     众位寨主受惊了。

郎天寿、
李殿元、
熊黑虎、

孙太立  (同白)    有劳寨主搭救。

华云龙  (白)     你们四人先行,我随后就到。

郎天寿、
李殿元、
熊黑虎、

孙太立  (同白)    请。

(众人同下。观音上。众人自两边暗分上。)

华云龙  (白)     方才小和尚言道,那济颠和尚已在大悲楼。你我将他杀死,方消心头之很。

韩秀、

云飞   (同白)    那济颠和尚法力无边,倘然被他识破机关,你我性命难保。

华云龙  (白)     依二位之见?

韩秀、

云飞   (同白)    你我火烧大悲楼,哪怕济颠和尚飞上天去!

华云龙  (白)     言之有理。放起火来。

(众人同放火,同下。)

观音   (水仙子牌)  呀呀呀,火焰飘,

             呀呀呀,火焰飘。

             怎怎怎,怎知道俺空中降重霄,

             仗仗仗,仗慈悲佛力高。

             现现现,现莲台前照,

             在在在,在莲台祥云透九霄。

             保保保,保殿庭佛力真奇妙,

(济公上。)

济公   (白)     呀,你看莲花台上菩萨现身,待我上前参拜。

             菩萨在上,弟子叩参。

观音   (白)     道济,那华云龙火焚灵隐寺,是吾神暗中保护佛殿,并无烧毁,待吾使起佛法,将殿庭立起,保全千金香火,以为慈悲之念。

济公   (白)     多谢菩萨慈悲。

观音   (白)     众神将,收了佛光,现出佛殿者。

四金刚  (同白)    领法旨。

(烟火。众人同下。)

济公   (白)     霎时祥光一阵,云透九霄,佛殿并无损伤。待我拜谢菩萨慈悲,然后擒那华云龙便了。

     (水仙子牌)  俺俺俺,俺这里拜慈航法力高。

(济公下。)

【第十场】

(四下手、徐天义、刘元彪同上。牌子。)

徐天义  (白)     众位英雄,华寨主前去行刺,怎么还不见回来?

四下手  (同白)    想必来也。

(华云龙、郎天寿、李殿元、熊黑虎、孙太立、韩秀、云飞同上。)

华云龙  (白)     众位寨主!

徐天义、

刘元彪  (同白)    寨主可将凶僧杀死?

华云龙  (白)     那济颠和尚在大悲楼打睡,是俺放火烧楼,谅他飞走不脱。

徐天义、

刘元彪  (同白)    除了绿林之患也。

(济公暗上。)

济公   (白)     华云龙哪里走!

(众人同跑下。)

济公   (白)     待我打起号锣便了。

(吊客上。济公追下。)

【第十一场】

(杨明、杨志、苗庆、何清同上。)

杨明   (白)     俺,夜游神杨明。

杨志   (白)     俺,名福神杨志。

苗庆   (白)     俺,草上飞苗庆。

何清   (白)     俺,绿脸鬼何清。

杨明   (白)     众位英雄请了。

杨志、
苗庆、

何清   (同白)    请了。

杨明   (白)     奉了师父之命,松林之内埋伏,等候华云龙,就此前往。

杨志、
苗庆、

何清   (同白)    请哪。

(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四下手同上,同站门。安道士、刘应庆、孙振邦同上。)

安道士  (白)     俺,金头蜈蚣安道士。

刘应庆  (白)     俺,铁棍马猴刘应庆。

孙振邦  (白)     俺,大鹏金翅孙振邦。

安道士  (白)     请了。

刘应庆、

孙振邦  (同白)    请了。

安道士  (白)     你我奉了华寨主之命,叫我等暗中埋伏,准备接应,就此前往。

(众人同下。)

【第十三场】

(四上手、四镖客、雷明、陈亮、王通同上。)

王通   (白)     二位贤弟请了。

雷明、

陈亮   (同白)    请了。

王通   (白)     你我奉了师父之命,埋伏飞来峰,就此埋伏去者。

雷明、

陈亮   (同白)    请哪。

(牌子。众人同下。)

【第十四场】

(四下手、安道士、刘应庆、孙振邦同上。)

安道士  (白)     众位请了。

刘应庆、

孙振邦  (同白)    请了。

安道士  (白)     华寨主前去行刺,未见回程。迎上前去。

(华云龙、郎天寿、李殿元、熊黑虎、孙太立、韩秀、云飞、徐天义、刘元彪同上。)
安道士、
刘应庆、

孙振邦  (同白)    寨主行刺之事,怎么样了?

华云龙  (白)     济颠和尚法力高强,险些被他拿住。你我且回山寨,再做道理。

安道士、
刘应庆、

孙振邦  (同白)    言之有理。

(吊客上,追下。华云龙、郎天寿、李殿元、熊黑虎、孙太立、韩秀、云飞、徐天义、刘元彪、安道士、刘应庆、孙振邦同跑下。)

【第十五场】

(济公上。)

济公   (白)     待我打起号锣来。

(八鬼同上,过场,同下。)

【第十六场】

(华云龙、郎天寿、李殿元、熊黑虎、孙太立、韩秀、云飞、徐天义、刘元彪、安道士、刘应庆、孙振邦同上。)

华云龙  (白)     大家往飞来峰藏躲一时。

(王通、雷明、陈亮、四上手、四镖客同上,会阵,起打。华云龙败下,王通、雷明、陈亮、四上手、四镖客同追下。)

【第十七场】

(八道童同上,同站门。华清风上。江儿水牌。)

华清风  (白)     俺,华清风。只因济颠和尚,他倚仗佛门法力,欺压绿林。华云龙有书到来,请我前去共灭凶僧。

             徒弟们,催马前行。

八道童  (同白)    啊!

(华云龙、郎天寿、李殿元、熊黑虎、孙太立、韩秀、云飞、徐天义、刘元彪、安道士、刘应庆、孙振邦同败上。)

华云龙  (白)     参见叔父。

华清风  (白)     罢了。你刺杀凶僧,可曾成功?

华云龙  (叫头)    哎呀,叔父吓!

     (白)     那济颠和尚法力高强,非但不能成功,险些被他拿住。

华清风  (白)     有为叔父在。众徒弟们迎上前去。

(牌子。济公、王通、众人同上,会阵。)

华清风  (白)     呔,来的可是济颠和尚?

济公   (白)     正是我老人家。你莫非是华清风么?

华清风  (白)     然也。

济公   (白)     道友。我闻得你在铁牛山紫霞洞修真养性,来到杭州作甚?

华清风  (白)     只为你这凶僧,欺压绿林,俺今特来会你。

济公   (白)     你满口胡言。那华云龙行事不正,你何必助强为恶,听我相劝,早早回山修真养性,若是执迷不醒,难免今朝受辱。

华清风  (白)     呔,住了!凶僧休要猖狂,待我擒你。

(众人同起打。众人同下,同上。济公被擒。)

华清风  (白)     凶僧被擒。

华云龙  (白)     呔,你也有今日。看刀!

(华云龙杀济公头。喽兵上。)

喽兵   (白)     启寨主:王通带众家英雄追赶前来。

华清风  (风白)    迎上前去。

(众人同会阵。王通、众人同上。)

王通   (白)     呔,华清风,快将我师父送出便罢,如若不然,尔等休想活命。

华云龙  (白)     呔,王通。那济颠和尚已被俺杀死,尔还不逃命!

王通   (白)     俺却不信。

华云龙  (白)     你看这不是首级!

(济公上。)

济公   (白)     一齐动手。

(众人同起打,同下。)

【第十八场】

(华云龙上。)

华云龙  (叫头)    且住!

     (白)     王通杀法厉害,待俺银镖伤他。

(王通上,王通、华云龙同起打。华云龙败走,下。济公上,使法力。众人同上。)

王通   (白)     那贼逃走。

济公   (白)     不必追赶,大家回庙。

(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3828 ┊ 字数:8664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3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