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灵官殿》

主要角色
刘唐:净
酒保:丑
朱仝:外
雷横:末

情节
刘唐闻蔡京生日,各地均送生辰纲,藉表庆祝,其中珠宝均系民脂民膏。刘唐思供蔡京挥霍,不如供自己吃喝。欲截生辰纲,又念滋事体大,非他一人所能。因想及晁盖仗义疏财,想与他合作。走到中途,口渴腹饥,至酒馆中,喝的酩酊大醉,后至灵官殿神案上睡卧,被朱仝、雷横捆绑,随一同至晁盖处。

根据《国剧大成》第九集整理

录入:盖世奇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102.35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刘唐   (内白)    走吓。

(刘唐上。)

刘唐   (念)     燕南壮士吴门豪,筑中置铅鱼隐刀。感君义气许君死,泰山一挪轻鸿毛。

     (白)     咱,刘唐。赤发翎冠,我的丹心可也向日。千秋游使,无愧英雄。一味粗豪下认,城府落魄,无赖托驰,可也不羁。近闻蔡京生辰,年年有那生辰纲,贡献上京,咱想这些东西,多是民间的脂膏,不免前去劫,劫了将来,够咱的吃、喝、赌、博也是好的。

     (笑)     哈哈。

     (白)     瞎,只是咱一个人干不得这样的大事。我欲意勾引那宋……宋公明,他身在公门,岂肯干这样的勾当,这便怎么呢。吓,有了。闻的那东溪村,有个晁保正,他为人正直,义气最高。咱不免前去,纠合了他,同劫那生辰纲走遭也。

     (醉花阴牌)  俺落魄生平甚潦草。

             偏这不知书的,

             我的胸中可也分晓。

             全凭着胆气豪,

             休只个等鸿毛。

             论千秋有谁共调。

     (白)     咳,咱刘唐——

     (喜迁莺牌)  看世情引然长笑觑世情引然长笑。

             咳,算将来眼睛前少个英豪。

             吓,都是那些个鸱鸮。

             宋公明,他扶危济困隐公曹。

             晁保正他疏财仗义英豪,

             他两个,他两个俯首低眉哩,要为咱把肝胆效。

     (白)     咱走了半日,肚中又饥又饿,这里有个酒坊儿在此,吃他娘的一饱再走。

             酒保,酒保。

(酒保上。)

酒保   (白)     来哉,来哉。

     (念)     黄土泥墙壁,青标插树梢。

     (白)     啊呀。

刘唐   (白)     不要害怕,咱是天生的。

酒保   (白)     吓,天生的这个贼像。

刘唐   (白)     呔!

酒保   (白)     做啥个?

刘唐   (白)     吃酒的。

酒保   (白)     吃酒个,请到里面坐。

刘唐   (白)     拿酒来,拿酒来。

酒保   (白)     吃酒坐定了,不要这么大惊小怪的。

刘唐   (白)     快拿酒来。

酒保   (白)     是哉。

             伙计,拿酒来吓。

             客人酒那里。

刘唐   (白)     这酒淡。

酒保   (白)     放把盐在里头。

刘唐   (白)     你说什么?

酒保   (白)     你说酒淡,我说放把盐在里头。

刘唐   (白)     我且问你。你这里可有上等的烧刀?

酒保   (白)     上阵的腰刀。我这里没有,到铁匠铺里才有呢!

刘唐   (白)     瞎,你不卖那个烧酒吗?

酒保   (白)     啊,是这个烧酒吓?

刘唐   (白)     着吓!

酒保   (白)     有,有,有!

刘唐   (白)     来,来,来与我小小地取这么一馔来。

酒保   (白)     啊,小小的取这么一馔来。

刘唐   (白)     着吓!

酒保   (白)     有,

             吓。伙计,拿一瓮烧酒来吓。

             客人酒那里。

刘唐   (白)     打开,打开!

酒保   (白)     是哉,眼睛里着不得灰的。

刘唐   (白)     这才是好东西。

酒保   (白)     客人碗大坛子小,放不下的。除非按扁了,才放得下去。

刘唐   (白)     倒。

酒保   (白)     是哉。

刘唐   (白)     哪,你那里可有下酒菜吗?

酒保   (白)     有鱼,虾,海蜇。

刘唐   (白)     多不用,多不用,你拿个猪首来。

酒保   (白)     客人又来取笑了。一个猪,只有四只脚,一个头,一根尾巴,哪里有手。若有了手,岂不是妖怪了。

刘唐   (白)     哎,不懂咱的话吗?那猪头就是猪首,猪首就是那个猪头。

酒保   (白)     啊,猪头就是猪首,猪首就是那个猪头。

刘唐   (白)     着啊!

酒保   (白)     有,有,有。

             伙计,拿个猪头得来吓。

             客人,猪头那里。

刘唐   (白)     放下。

酒保   (白)     客人,可要拿刀来切切?

刘唐   (白)     不用, 有拿吃法。

酒保   (白)     哪哼吃法?

刘唐   (白)     闪开!

酒保   (白)     客人慢慢地吃,啊呦,可要点茶来。

刘唐   (白)     闪开!

酒保   (白)     走莫走,啥个茶来。

(酒保下。)

刘唐   (白)     想朝中蔡京、童贯、杨戬、高俅,这班奸贼,若提起。令人可恨!

     (刮地风牌)  哎呀,想起那权臣,忒杀个势,

             暧甚,交惯纵着心腹贪饕,

             惯纵着心腹贪饕。

             那生辰纲,载满珍和宝。

             逐渐渐,是那些,民间的脂膏。

             只见他收括介,把民财浩。

             又见那输运介,把民力抛。

             若说起怨声儿,即便呜,俺呵,猛拼碎首涂肝脑,

             入虎穴,把虎子掏。

             料不为蝇头激动咱这英豪!

(酒保上。)

酒保   (白)     客人,恐怕停住食。打一路消消食哪再吃。

刘唐   (白)     倒。

酒保   (白)     是哉,客人吃罢。

刘唐   (白)     吃什么?

酒保   (白)     这么长,这么粗,一条牛鞭子。

刘唐   (白)     呔,囚囊的,你要 ,你要 

酒保   (白)     这球日的还弗晓得呢。

(酒保下。)

刘唐   (白)     待咱吃完了酒,再商量。我想生辰纲,不知有多少的官兵护送着哩。

     (四门子牌)  算将来此事非关小,

             此事非关小。

             料区区怎能把党羽招。

             及早向东溪庄保正觅头僚。

             纵不贪财宝,

             料闻言怒气难消。

             仗义取英豪,

             生辰纲将将来,轻轻担儿上挑。

             哪怕他官兵势枭,干戈为劳,

             吓霎时间好取如拾草。

(酒保上。)

酒保   (白)     客人,一个甏几乎打碎了,献子底哉,客人可吃了。

刘唐   (白)     不吃了。

酒保   (白)     不吃了。算账。

刘唐   (白)     多少?

酒保   (白)     一壶一坛,一个猪头,共银一两二钱三分四厘半。

刘唐   (白)     有,拿去。

酒保   (白)     客人,这锭银子可要加加。

刘唐   (白)     这么一大锭,还要加,加你娘的鸟!

酒保   (白)     这球日的当真醉了。待我来朦一朦。

             客人还少些。

刘唐   (白)     少多少?

酒保   (白)     少这么二三厘。

刘唐   (白)     有。

酒保   (白)     客人,小心牙齿。

刘唐   (白)     造化你了。

酒保   (白)     多谢客人。

刘唐   (白)     酒保。

酒保   (白)     那哼?

刘唐   (白)     这里要往东溪村,从哪里走?

酒保   (白)     东溪村,出了我家店门,一直碰鼻子就是了。

刘唐   (白)     酒保。

酒保   (白)     那哼?

刘唐   (白)     你是个好人。

酒保   (白)     我是个烂好人。

刘唐   (白)     你是个好人吓!

酒保   (白)     啊呀!

(酒保下。)

刘唐   (念)     断送一生性有,破除万事无过。

(刘唐下。)

【第二场】

(朱仝、雷横同上。)
朱仝、

雷横   (同白)    走吓!

朱仝   (念)     漏水沉沉静,

雷横   (念)     孤灯滴滴清。

朱仝   (白)     咱家朱仝。

雷横   (白)     咱家雷横。

朱仝   (白)     哥吓,方才见一个赤发虬髯的汉子,怎么赶到这里,就不见了?

雷横   (白)     我们再赶上前去。

朱仝   (白)     有理。

     (念)     饶他走上焰摩天,

雷横   (念)     脚下腾云须赶上。

(朱仝、雷横同下。)

【第三场】

(刘唐上。)

刘唐   (白)     好酒!

     (水仙子牌)  俺,俺,俺,俺可也皮摄交。

             怎,怎,怎,怎说得不饮饱。

             他这酒价儿高,

             早,早,早,早已是醉陶陶。

             强,强,强,强把那村遥绕。

             苦,苦,苦,苦那迢迢跋涉儿遥。

             看,看,看,看那牛羊下,日暮林臬。

             这,这,这,这渔洲漫漫水畔寂寥。

             见,见,见,见那夕阳影里个倾颓庙。

     (白)     酒涌上来了,这里有所灵官殿在此,不免进去睡他娘一觉再走。

             喂,刁神。咱刘唐要借你这供桌上,睡这么一觉,你休怪俺!

     (水仙子牌)  我暂,暂,暂,暂借宿度今宵。

(朱仝、雷横同上。)

朱仝   (念)     行人赶行人,

雷横   (念)     一程又一程。

朱仝   (白)     哥吓,怎么赶到这里,又不见了?

雷横   (白)     这里有所古庙在此,我们进去看来。

朱仝   (白)     两廊下——

雷横   (白)     可有?

朱仝   (白)     没有。

雷横   (白)     再到大殿上去看。

朱仝   (白)     哎呀,好一条汉子。

雷横   (白)     看他可有器械?

朱仝   (白)     有器械。

雷横   (白)     取了他的器械,将他紧紧地绑起来。

朱仝   (白)     汉子醒来。

刘唐   (白)     不要!

     (煞尾)    俺酣后醉卧,

朱仝、

雷横   (同白)    醒来吓!

刘唐   (白)     不要搅吓!

朱仝、

雷横   (同白)    你是什么样人吓?

刘唐   (煞尾)    俺是个海内英雄,

朱仝、

雷横   (同白)    海内英雄,是个强盗了。

刘唐   (白)     呔!

     (煞尾)    休猜作蹬墙穿穴。

     (白)     你们绑俺到哪里去?

朱仝、

雷横   (同白)    拿你去见晁保正。

刘唐   (白)     啊,见晁保正?

朱仝、

雷横   (同白)    吓!

刘唐   (白)     后退!

朱仝、

雷横   (同白)    哎呀,好一条汉子!

刘唐   (白)     哎呀,且住。我正要见晁保正,被这两个狗头绑了。

朱仝、

雷横   (同白)    走吓!

刘唐   (白)     罢。

     (煞尾)    好一似失林的昆鸟,

朱仝、

雷横   (同白)    走吓!

刘唐   (白)     咱走不动便怎么样?

朱仝   (白)     你若不走,我就打!

刘唐   (白)     你就打!

雷横   (白)     我就砍!

刘唐   (白)     你就砍!呔,我把你两个囚囊的,闪开,待咱走,走,走!

朱仝、

雷横   (同白)    走,走,走!

(刘唐、朱仝、雷横同下。)
(完)


浏览次数:2984 ┊ 字数:3651 ┊ 最后更新:2007年10月29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