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百箭会》

主要角色
杨延昭:老生
赵德芳:小生
佘太君:老旦
宋太宗:老生

情节
宋八千岁赵德芳上殿朝王,行至御街上,有一疯人告状。当即令随从带回宫中。及经询问,始知系杨延昭涂面装疯,由前线偷回告状,并备述潘仁美在前线谋害杨家将事实。八千岁乃与杨延昭秘密商定,由佘太君出名请宋王饮宴。届时将馒首内置一箭头。待宋王发觉,便藉故申诉杨家将被害经过,使宋王了解真相,好将潘仁美调回问罪。结果宋王均如八千岁等所拟议者,将潘仁美调回云。

根据《国剧大成》第八集整理

录入:戊戌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67.6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太监、四校尉、二大太监、赵德芳同上。)

赵德芳  (引子)    叔王大宋一统,九面剪保立江洪。

     (念)     少年岁月,龙行世界,虽然未登龙凤阙,俺本是金枝玉叶。

     (白)     本御赵德芳,三、六、九日上殿朝王。

             吩咐校尉,催车。

     (唱)     想当年我父王曾在世上,

             我叔王起反意谋去家邦。

             龙国母领本御金殿以上,

             直骂的我叔王羞愧难当。

             封我母三宫院由她执掌,

             又把本御封为王。

             赐我母斩杀宝剑月儿印,

             又赐我瓦面金锏保朝堂。

             他封我上殿不参王,下殿不辞王,

             专打奸臣八代王。

             催驹辇来在御街上,

(杨延昭上,二军牢同上,过场,杨延昭、二军牢同下。)

赵德芳  (唱)     又听人声闹嚷嚷。

     (白)     来,去看什么人罗唣?

四校尉  (同白)    疯魔汉子罗唣。

赵德芳  (白)     绑上来。

(杨延昭绑上,跪。)

赵德芳  (白)     这一疯魔汉子,有甚么冤枉,有司衙门去告,本御不管民词。

(杨延昭指。)

赵德芳  (白)     观见这一汉子,指天画地,想是有托天冤枉。

             将他带了,随辇回官。

(赵德芳带杨延昭同走圆场。)

赵德芳  (唱)     三、六、九上殿去参王,

             遇见了疯魔汉内有周章。

             来在宫门下车辇,

             再叫宫人听心间。

(赵德芳坐。)

赵德芳  (白)     将那疯魔汉子带上来。

(杨延昭上,跪。)

赵德芳  (白)     验他脸擦何物?

四校尉  (同白)    黑墨涂脸。

赵德芳  (白)     领下去净脸。

(四校尉领杨延昭同下。)

赵德芳  (白)     昨晚偶得一梦,梦见一只白额猛虎,口吐人言,上说叫本御搭救。莫非此梦,应在这疯魔汉子身上?

     (唱)     昨夜晚上得一梦,

             梦见了白额猛虎闯进宫。

             面对本御双膝跪,

             叫本御搭救它命残生。

(大太监上。)

大太监  (白)     郡马回朝。

赵德芳  (白)     怎么说,郡马来了?快快有请。

(杨延昭上。)

赵德芳  (白)     杨郡马!御妹夫!哎呀,不好了!

     (唱)     却怎么口中不应声?

             倒叫本御吃一惊。

             出言我把宫人叫,

             为王把话对你明。

     (白)     宫人验他口含何物?

大太监  (白)     口含交马担子。

赵德芳  (白)     上前净口。

(牌子。)

杨延昭  (白)     哎呀千岁!

(牌子。)

赵德芳  (白)     平身,落坐。

杨延昭  (白)     千岁驾安。

赵德芳  (白)     罢了。杨郡马,你父子奉王旨意征北,怎么你一人还朝?想必是你临阵脱逃。

杨延昭  (白)     叫臣一言难尽了!

     (唱)     未开言不由人双目泪掉,

             尊一声八贤爷细听根苗:

             北国里萧银宗打来战表,

             他要夺宋王爷锦绣龙朝。

(杨延昭唱斩子经过。)

杨延昭  (哭头)    八贤王啊!

     (唱)     把我这冤枉事一口诉了,

             八贤爷与为臣快把冤消。

赵德芳  (唱)     听他言来怒冲冠,

             可恨仁美狗奸谗。

             若得奸贼回朝转,

             洼面金锏染黄泉。

     (白)     郡马你有这大冤仇,为何不告他一状?

杨延昭  (白)     为臣心想告他一状。

赵德芳  (白)     可有状子?

杨延昭  (白)     臣有状子。

赵德芳  (白)     呈来,本御看过。

杨延昭  (白)     臣的状子,又被奸贼搜去了。

赵德芳  (白)     哎,郡马你好无才!

杨延昭  (白)     千岁,为臣北国带来一人,名叫王强,此人双手能写梅花篆字,臣的状子是他写得。

赵德芳  (白)     校尉。

(二校尉同暗上。)

赵德芳  (白)     拿本御白牌一面,提王强进宫回话。

(二校尉同下。)

赵德芳  (白)     郡马!

     (唱)     可恨仁美狗奸臣,

             苦害郡马为何情?

             倘若老贼回朝转,

             洼面金锏打他个血淋淋。

(二校尉带王强同上。)

二校尉  (同白)    王强提到,交牌。

赵德芳  (白)     带进来。

王强   (白)     与千岁叩头。

赵德芳  (白)     下跪可是王强?杨家状子,可是你写的?

王强   (白)     是臣写的。

赵德芳  (白)     好,照样再写一纸。

王强   (白)     遵旨。

赵德芳  (白)     宫人赏他笔砚。

(王强脸朝外椅子。牌子。王强双手写。)

王强   (白)     千岁请看。

赵德芳  (白)     王强!

     (念)     但等杨家冤仇报,本御保你在王朝。

王强   (白)     谢过千岁。

(王强下。)

赵德芳  (白)     郡马你看。

杨延昭  (白)     千岁请看。

赵德芳  (白)     “告上状人郡马,杨延昭年卅二岁,状告太师潘洪,勾结辽邦谋篡山河事。”

             郡马,状子有了,这个谋篡山河事,也就够老贼受了。

杨延昭  (白)     还仗贤爷。

赵德芳  (白)     你浑身是罪,不能见驾,也是枉然。

(杨延昭跪。)

杨延昭  (白)     快与为臣作主。

赵德芳  (白)     平身。

(赵德芳坐。)

赵德芳  (白)     本御如其不然,与你杨门定一计,名曰百箭会。

杨延昭  (白)     何为百箭会?

赵德芳  (白)     郡马回府,教你母上殿去请圣驾过府饮宴,馒首里边包下箭头,那时节再诉你杨家冤枉罢。

杨延昭  (白)     尽在千岁。

赵德芳  (白)     你一人回府,本御放心不下。

             宫人送郡马回府。

杨延昭  (唱)     叩罢头来谢恩情,

             千岁还有这点情。

             八王定下百箭会,

             我杨家冤枉才能明。

(杨延昭下。)

赵德芳  (唱)     可恨潘洪狗奸佞,

             害的杨家甚苦情。

             假若将贼擒拿住,

             剐尔一刀问一声。

(众人同下。)

【第二场】

(二夫人、二彩女、杨洪引佘太君同上。杨延昭上。)

杨延昭  (白)     里面哪个在?

杨洪   (白)     何事?

杨延昭  (白)     禀知太君:就说六爷回来。

佘太君  (白)     命他进来。

(杨延昭进。)

杨延昭  (白)     哎呀!

(牌子。)

佘太君  (白)     儿呀,你父子奉王旨意征北,为何一人还朝?

杨延昭  (白)     母亲,不好了!

佘太君  (白)     为何慌张?

杨延昭  (白)     只因仁美将我七弟绑在芭蕉树上,射了一百单三箭,七十二支透尸灵,将他射死了!

佘太君  (白)     怎么讲?

杨延昭  (白)     射死了!

佘太君  (唱)     听一言唬的我三魂不在,

             三魂渺渺转回来。

             忽然睁睛用目看,

             又见全家画痴呆。

             恨仁美把我的牙咬坏,

             害我举家该不该?

             出言我把六郎叫,

             为娘把话说明白。

     (白)     儿呀,你七弟一死,我儿怎样回来?

杨延昭  (白)     儿临阵脱逃,又被仁美将儿拿住,黄烛罐黑墨涂脸,行在御史街前,遇见八王千岁,救了儿的性命,与咱家定下一计,名曰百箭会。

佘太君  (白)     何谓百箭会?

杨延昭  (白)     馒首里边包下箭头,请圣上过府饮筵,酒席宴前再诉杨家冤枉。

佘太君  (白)     好。我见下边歇息,待为娘上殿,去请圣驾。正是:

     (念)     安排打虎牢龙套,

杨延昭、
杨洪、
二夫人、

二彩女  (同念)    准备金钩钓海鳌。

(众人同下。牌子。四校尉、四太监、二大太监、胡必显、四朝臣、宋太宗、赵德芳、伞夫同上。)

宋太宗  (白)     寡人,大宋天子二帝太宗在位。只因太君请我过府饮宴,贤臣保驾。

赵德芳  (白)     催驹。

(四朝臣、四太监同上场斜门。宋太宗、赵德芳同下辇,同进府。四校尉、四太监同挖门。四校尉、二大太监、赵德芳、宋太宗同进府。佘太君、二夫人、杨八姐、杨九妹、杨洪自下场门同上。宋太宗正场坐,四太监同陪站,赵德芳下场斜坐,四朝官、二太监同上场门陪坐,佘太君、二夫人同相陪,杨八妹、杨九妹、杨洪同陪站。)

佘太君  (白)     万岁驾安。

宋太宗  (白)     罢了。

佘太君  (白)     八千岁驾安。

赵德芳  (白)     罢了。太君你好?

佘太君  (白)     臣妻谢问。

赵德芳  (白)     太君,自古道龙不离潭,凤不离巢,你要摆筵,快些摆宴,圣上饮宴已毕,就要回宫。

佘太君  (白)     遵旨。

             杨洪酒来。

(佘太君按杯。杨八姐、杨九妹同下。牌子。杨八姐、杨九妹端馒首同上,同叩头,同摆馒首。)

宋太宗  (白)     贤君,他杨家有了反心了。

赵德芳  (白)     怎见得?

宋太宗  (白)     馒首里边包的箭头,叫寡人怎下咽喉?

赵德芳  (白)     就有这等事情?待儿臣问过。

             太君,圣上待你杨家如何?

佘太君  (白)     皇恩浩荡。

赵德芳  (白)     却又来。既然待你甚好,因何馒首里边包得箭头,叫圣上怎下咽喉?

佘太君  (白)     万岁连一个箭头,用它不下?我那七郎孩儿,一百单三箭,七十二支透尸灵,他怎样受来?

赵德芳  (白)     太君,这话从何说起?

佘太君  (白)     千岁,你是明知故问。

赵德芳  (白)     只有不知,哪有故问。

佘太君  (白)     既然不知,千岁听臣道来:只因北国打来连环战表,要夺圣上江山。仁美当殿挂帅亲讨,我杨家父子,马前先锋。兵行两狼山虎口交牙峪,黄道之日不教他父子出征交马;黑道之日,教他父子征杀。臣那夫君与胡儿打了一仗,只杀的大败而回。仁美一见,冲口大怒,将我夫君,推出问斩,多亏满营众将苦苦讲情,将我夫君死罪赦过,活罪难免,重打四十军棍,赶出营来。臣那夫君,差了我那七郎孩儿,回朝搬兵,又被仁美诓在芭蕉树上,射了一百单三箭,七十二支透尸灵,他、他、他是怎样的受来?

赵德芳  (白)     太君,这是边廷事情,你如何得知?

佘太君  (白)     郡马还朝。

赵德芳  (白)     哦,怎么说,郡马来了?

             胡必显推出去问斩!

宋太宗  (白)     慢着,慢着。贤君你杀郡马为何?

赵德芳  (白)     叔王,他父子奉旨意征北,郡马一人还朝,想必是临阵脱逃,哪里容得!

             胡必显,押下去开刀!

宋太宗  (白)     慢着。问明再斩。

赵德芳  (白)     叔王,他浑身是罪,不能见驾,也是枉然。

宋太宗  (白)     朕赦他无罪。

赵德芳  (白)     太君,快快谢过。

佘太君  (白)     谢过万岁!

赵德芳  (白)     胡必显,将郡马押上来。

(杨延昭绑上。)

杨延昭  (白)     与万岁叩头!

赵德芳  (白)     好一大胆延昭。你父子奉王旨意征北,为何你一人还朝?

杨延昭  (白)     臣有血海冤仇禀诉天颜。

赵德芳  (白)     有状无状?

胡必显  (白)     有状。

赵德芳  (白)     呈上来。

             叔王,郡马有状。

宋太宗  (白)     贤君念来,待寡人一听。

赵德芳  (白)     儿臣尊旨。

             “告状人郡马杨延昭,状告太师潘洪。”

             看锏来!

宋太宗  (白)     慢着。你打郡马为何?

赵德芳  (白)     叔王你当他告着哪个?

宋太宗  (白)     告着哪个?

赵德芳  (白)     他告的是太师。我想太师乃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文官之头官,武官之领袖,岂是郡马告的?

宋太宗  (白)     自古道君不正臣告君,父不正子告父,告得,怎见告不得?

赵德芳  (白)     他也就大胆,敢告皇亲!

             “告上状人郡马杨延昭,状告太师潘洪,勾结辽邦谋篡山河事。”

             看锏来!

宋太宗  (白)     慢着。你怎么又打起郡马来了?

赵德芳  (白)     叔王,他怎么常常告起太师?我想太师,乃是皇亲,岂是他常常告的?倒不如儿臣一锏将他打死。哎,与他个斩草除根!

佘太君  (白)     着!倒不如千岁一锏将他打死,与我杨家斩草除根。

宋太宗  (白)     慢着,慢着。此事不劳贤君,你问郡马,你有甚么冤枉,往上诉来,寡人与你作主。

杨延昭  (白)     万岁!

     (唱)     一不告苍天爷不下大雨,

             二不告土地上不生苗根。

             三不告我的主为君不正,

             四不告满朝里文武众卿。

             五不告外国的胡儿造反,

             六不告边廷上脱逃之军。

             七告八告九不告,

             十十告的贼潘洪。

             万岁爷龙位里听臣告禀,

赵德芳  (白)     看锏来!

宋太宗  (白)     慢着。你怎么常常打起郡马来了?

赵德芳  (白)     叔王,他怎么常常告起太师来了?

宋太宗  (白)     寡人有言在先,不劳贤君你管。

             郡马有甚么冤枉,自管诉来,寡人与你作主。

赵德芳  (白)     郡马你来看,有甚么冤枉,有圣上与你作主。

(赵德芳作眼色。)

赵德芳  (白)     往上诉。

杨延昭  (唱)     尊我主在上边侧耳细听:

             把我家冤枉事一一陈诉,

             我的主与为臣快把冤明!

宋太宗  (唱)     忽听郡马把冤申,

             倒叫寡人痛伤情。

             这才是君才哭,

四朝臣  (同唱)    臣也哭,

宋太宗  (唱)     寡人落泪,

赵德芳  (唱)     气得我赵八王咬碎牙根!

     (梆子尖板)  看起来俱是你昏王不正,

             黄门官你与我看过金锏。

     (白)     无道的昏王!

宋太宗  (白)     哎!贤君,你怎么打起寡人来了?

赵德芳  (白)     无道的昏王,北国银宗打来战表,要夺你昏王的江山,那时节你就该挂杨老将军为帅,你为何单单挂那仁美为帅?情知他两家有仇,两军阵前公报私仇。这是你昏王失政,到不如儿臣正法。哎。打死你这昏王!

宋太宗  (白)     慢着,慢着。仁美在此边廷,苦害杨家,寡人一字不知,寡人即刻去到边廷,捉拿老贼回来,任凭贤君你发落,你看如何?

赵德芳  (白)     如此,叔王即刻传旨。

宋太宗  (白)     启开文房。

(宋太宗写旨,交太监甲下。)

杨延昭  (白)     请驾回宫。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59 ┊ 字数:5202 ┊ 最后更新:2018-10-25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