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瓦桥关》

主要角色
杨延昭:老生
孟良:净
焦赞:净
萧太后:旦
公主:小旦
佘太君:老旦

情节
杨延昭奉命镇守瓦桥关。夜梦其父杨令公为国捐躯,备受灾苦。杨延昭乃微服出关遥祭,只令孟良、焦赞随行。因孟良烧纸时,燃放爆竹,致被番兵知晓,大兵包围。结果杨延昭、焦赞均被擒,只孟良逃脱。孟良乃奔往天波府,求佘太君想法援助。佘太君派丫鬟杨排风,偕同孟良佯装番兵,混入番营,将杨延昭、焦赞救出。及萧天佐知晓,派韩延寿追来,攻打瓦桥关,反被杨延昭等打败。杨延昭等且继续追赶,直至黑河边始回。

根据《国剧大成》第八集整理

录入:戊戌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50.6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三关议祭】

(二中军随杨延昭同上。)

杨延昭  (引子)    椿庭为国秉忠心,灵魂渺渺屈难伸。梦惊夜来分明甚,为人子孝当力尽。

     (念)     威镇三关塞外闻,皇恩世沐秉忠心。天波府第凌霄汉,孝义传家无佞臣。

     (白)     下官,杨延昭。蒙圣恩镇守瓦桥关,与番兵对敌,帐下有战将指挥岳胜、陈林、孟良、焦赞等二十馀员降虎擒龙之辈,统领十万雄兵,谁敢轻来动摇,这也不在话下。但我父老元帅为国捐身,夜来托我一梦,明明嘱咐与我道,遗灵渺渺冥冥,受暴露之痛,我想为子生养死葬,不能祭奠,岂非天下之大罪人也,如今出关遥祭,但萧后统领大兵,在外围困,独恐番兵知觉,在于两难,不免请众兄弟进帐商议便了。

             中军!

中军甲  (白)     有。

杨延昭  (白)     命众将进帐议事。

中军甲  (白)     众将进帐议事。

(岳胜、陈林、孟良、焦赞同上。)

岳胜   (念)     凛凛威风虎豹驱,

陈林   (念)     疆场对垒万人敌。

孟良   (念)     搴旗斩将阵前勇,

焦赞   (念)     威镇三关谁敢敌!

岳胜   (白)     岳胜。

陈林   (白)     陈林。

孟良   (白)     孟良。

焦赞   (白)     焦赞。

岳胜、
陈林、
孟良、

焦赞   (同白)    元帅呼唤,不免进见。

             元帅在上,我等参见。

杨延昭  (白)     众位少礼,请坐。

岳胜、
陈林、
孟良、

焦赞   (同白)    吓!元帅往常言谈喜笑,今日为何眉头不展,脸带泪痕,不知为着何事?便赴汤蹈火,我等何惧!

杨延昭  (白)     众位贤弟,只因我父老元帅为韩延寿困死两狼山,众家兄弟皆知,想我为子者,不能尽孝,每每自恨,夜来托我一梦,向我诉苦,屈丧李陵碑下,使我痛心如割,想我为子者呵!

     (江头金桂)  题往事,血泪盈盈,

             痛椿庭,为国倾,丧边廷,灵魂渺冥。

             在南柯诉说苦情,

             骸骨摧残暴贼营。

             堪笑我为子不孝,为子不孝,

             丧祭无能,抱终天怨恨。

             想人生孝道须尊亲。

             丧边庭,骨未寻,

             酬礼未施杯酒奠,纸钱一陌少殷勤,

             了我本是不孝罪人,不孝罪人,

             思之痛心,因此上两泪淋,

             要去关外遥祭奠,又恐番兵生祸因,生祸因。

孟良、

焦赞   (同白)    呵哟!

     (同江头金桂) 听尊语,令人痛情,

             为人子,孝当力尽。

             必须竭诚享祭,

             怕什么塞外番人!

             纵有那强兵猛将,何必惧惊,

             望元帅开怀休虑,放开愁闷,

             早去边关拜祭勤,拜祭勤。

岳胜、

陈林   (同白)    二位事要商议,不可造次。

孟良、

焦赞   (同白)    岳哥,陈哥!

     (同江头金桂) 可笑你无能智短,无能智短,惧怕番兵,

             我二人紧随跟,恁他虎豹雄心吾不惧,哪怕番营百万兵!

岳胜、

陈林   (同白)    二位不可性急。

     (同江头金桂) 休得要一时执性,

             事要三思竭虑行。

             那番兵不时窥探,

             须防他不测兵临。

             那时节众寡难敌,倘一时惹祸,一时惹祸,恐遭围困,

             要回无门,那时节后悔须迟怎脱身?

孟良、

焦赞   (同白)    若依你二人说,终是不祭老元帅不成?

岳胜、

陈林   (同白)    不是这等说,岂有不祭之理!

     (同江头金桂) 必须要奇练妙计,奇谋妙计,微服才可登程,

             楮帛焚化,急转回程,休使人知免祸,免祸生。

杨延昭  (白)     众位贤弟不必争论,待我换了便衣前去,料也无妨。焦、孟二位随我走遭,你二位在关,小心防守。

岳胜、

陈林   (同白)    元帅且慢!走漏消息,番兵知觉,那还了得?

杨延昭  (白)     不妨。

             中军看便衣伺候。

岳胜、

陈林   (同白)    焦、孟二位贤弟,须要小心。

孟良、

焦赞   (同白)    那是自然。

岳胜、

陈林   (同白)    元帅保重。

杨延昭  (白)     二位请看马来。

杨延昭、
岳胜、
陈林、
孟良、

焦赞   (同白)    请!

杨延昭  (尾声)    雕鞍忙跨须前进,

             拜祭先灵尽子情,

             纵有风波拚此身。

(众人同下。)

【第二场:萧后射猎】

(萧天佐、萧天佑同上。)
萧天佐、

萧天佑  (同点绛唇)  塞外英雄,中原扰动,威名重,耀武冲锋,谁敢敌咱兵!

萧天佐  (白)     我乃萧天佐。

萧天佑  (白)     我乃萧天佑。

(萧龙、萧虎同上。)
萧龙、

萧虎   (同点绛唇)  缚虎擒龙,身躯勇,猛貔貅众,掌武兵戎,搅乱南朝动。

萧龙   (白)     俺,萧龙。

萧虎   (白)     俺,萧虎。

萧天佐  (念)     雄兵百万入中原,

萧天佑  (念)     铁甲儿郎奋勇先。

萧龙   (念)     夺取花花宋世界,

萧虎   (念)     大辽一统锦江山。

萧天佐、
萧天佑、
萧龙、

萧虎   (同白)    今日娘娘升帐,只得在此伺候。画角悠悠,想是娘娘升帐也。

(萧太后上。)

萧太后  (混江龙)   太任遗光,居值兆天蓬耀勇,

             说什么命世夔龙。

             大辽君威名素重,

             那赵官家闻俺名,魂飞魄散,唬得他无地潜踪。

             雄兵百万黄沙渡,

             番将千员智量宏。

             笑那杨继业前者斗争,

             被困在两狼山,一命断送。

             今日里旌旗飘摇中华地,谁人敢与俺争锋,

             不日里宋朝归并,乾坤一统,乾坤一统。

     (念)     沙漠风光景不同,中原春色霭溶溶。一朝放马南朝地,路草青青花柳丛。

     (白)     孤乃大辽君萧后是也。自兴兵以来,攻取三关,驻兵数月,不知今日敌兵声势如何,不免宣国舅进见。

             小番,宣国舅上帐。

(小番应。)

小番   (白)     国舅上帐。

萧天佐、
萧天佑、
萧龙、

萧虎   (同白)    娘娘在上,我等参见。

萧太后  (白)     众国舅免礼,看坐。

(萧天佐、萧天佑、萧龙、萧虎同坐。)

萧太后  (白)     众国舅,孤家兴兵,要夺取宋朝天下,前者杨继业自恃英豪,前来对敌,被韩延寿围困在两狼山内。俺今统领来取三关,怎奈宋家又命其子杨延昭带领兵将,镇守此地。因此日久不能进关,尔等各营将卒,须要小心巡逻,若有南蛮出关,暗劫我营,一营有警,急发信炮,四营各发,游兵出探,如有南蛮奸细,并力擒来见孤。

萧天佐、
萧天佑、
萧龙、

萧虎   (同白)    我等谨遵太后娘娘令旨。

萧太后  (油葫芦)   俺这里久困三关无计通,

             杨延昭守营夜不易攻,

             须防他暗地前来劫营中。

             遣游骑日夜巡逻军兵困,

             若逢奸细休轻纵,

             擒将来尔等有功。

             俺可也运筹帷幄,

             妙算志无穷,志无穷。

萧天佐、
萧天佑、
萧龙、

萧虎   (同白)    我等各带游兵四路巡逻便了。

萧天佐  (白)     启上娘娘:昨有西直国进得名马数百匹,请太后娘娘定夺。

萧太后  (白)     可是良骑?

萧天佐  (白)     俱是良马。

萧太后  (白)     将马收下,用礼物答贺来使。

萧天佐  (白)     领旨。

萧太后  (白)     宣公主进见。

小番   (白)     公主进见。

(妈妈随公主同上。)

公主   (点绛唇)   月貌花容,雕鸾雏凤,质姿聪,武艺精通,娘娘雕鞍控。

(公主见,拜跪。)

萧太后  (白)     我儿少礼,起来。

(萧天佐、萧天佑、萧龙、萧虎同吃茶。)

萧太后  (白)     我儿一到此地,比北番大不相同,山明水秀,花柳争妍,好一派景色也。

公主   (白)     启上母后:孩儿今日闲暇,风和日暖,这山景甚是可人,平川一带,正好行围猎射。

萧太后  (白)     有西直国进来名马,你同国舅前去看来,我在围场等你便了。

公主   (白)     众舅舅,随我前去同到围场。

(公主、萧天佐、萧天佑、萧龙、萧虎同下。)

萧太后  (天下乐)   恰好得骅骝进骋,西风兴,

             围场去猎射,骤花骢。

             一队队向山岗,硬弩强弓,

             猿臂施妙用,须把那奇禽异兽聚围中。

             齐欢笑,闹垓垓,

             比武逞英雄,逞英雄。

小番   (白)     已到围场。

萧太后  (白)     就此上山一望。

(萧天佐、萧天佑、萧龙、萧虎同跑上,马形、虎形、兔形、狼形、羊形同上,萧天佐、萧天佑、萧龙、萧虎同打,同下。)

萧太后  (天下乐)   狡鹿獐兔,奔走潜踪,

             众儿郎帐下献奇功。

             毡帐前齐把金樽捧,

             也显俺大辽兵威重,

             中原欢笑乐无穷,乐无穷。

(萧天佐、萧天佑、萧龙、萧虎同上。)
萧天佐、
萧天佑、
萧龙、

萧虎   (同白)    打围已完。

萧太后  (白)     就此收兵。

     (尾声)    看夕阳西下,霞光送映,

             这树木照红,不日里直入三关施英雄。

(众人同下。)

【第三场:拜祭遭擒】

(张盖上。)

张盖   (念)     闪闪金盔日月明,铮铮宝剑鞘中横。杀气摇天山岳动,一声喊叫鬼神惊。

     (白)     俺,张盖是也。奉元帅将令,在此把守关口。

             军士们,小心把守者。

(张盖下。孟良、焦赞随杨延昭同上。)

杨延昭  (新水令)   严亲忠烈报君王,

             在南柯明明说向,

             恨番兵多狡诈,

             遭困在沙场,

             夜梦其详,

             因此上去去遥祭拜奠享,拜奠享。

焦赞   (白)     守关将何在?

(张盖上。)

张盖   (白)     什么人?

孟良   (白)     元帅到了。

张盖   (白)     张盖迎接元帅。

杨延昭  (白)     只因我父老元帅为国尽忠,一向不曾拜祭,因此出关,我等去去就回,关了门。

张盖   (白)     守关将送。

杨延昭  (白)     紧闭关门。

张盖   (白)     是。

(张盖下。)

杨延昭  (白)     二位贤弟,出得关来,但见一天愁雾,漠漠黄沙,好一派凄凉景象也。

孟良、

焦赞   (同白)    正是。

杨延昭  (驻马听)   睹目凄凉,睹目凄凉,

             旷野迷离心惨伤。

             椿庭身丧,

             风木恨断肠。

             为皇家捐躯在沙场,

             撇得我魂梦空劳攘。

             慕仪容心渺茫,空设椒浆,

             恨不能效高俞把命亡,把命亡。

(杨延昭、孟良、焦赞同下。萧天佐、萧天佑同上。)
萧天佐、

萧天佑  (同四边静)  铁甲儿郎威风壮,

             巡兵四下往,

             要擒拿南蛮,

             密密张罗网。

萧天佐  (白)     俺,萧天佐。

萧天佑  (白)     俺,萧天佑。奉太后娘娘令旨,寻拿南蛮奸细,小番就此巡逻前去。

     (四边静)   奸细谨防,休叫轻放,

             遍处去追,寻获住有犒赏,有犒赏。

(萧天佐、萧天佑同下。孟良、焦赞、杨延昭同上。)

杨延昭  (川拨掉)   路迢迢,穿山过岗,穿山过岗,

             出重关,走慌忙扰攘。

             都只为番兵莽撞,

             惹起两国刀枪。

             俺父子分张,

             只落得魂梦相依,诉说衷肠。

             惨悽悽暗自悲伤,暗自悲伤。

(杨延昭、孟良、焦赞同下。萧龙、萧虎同上。)
萧龙、

萧虎   (同四边静)  英雄施武似虎狼,

             巡行四下往。

             旗帜遍山川,

             南朝今直上。

萧龙   (白)     俺,萧龙。

萧虎   (白)     俺,萧虎。奉太后令旨,巡查南蛮奸细,小番就此巡逻者。

     (四边静)   直上山岗,转去拿降,

             四下眼须明,有人急赶上,急赶上。

(萧龙、萧虎同下。孟良、焦赞、杨延昭同上。)

杨延昭  (雁儿落)   急急忙忙向前行,

             奔山岗紧加鞭,紧加鞭,意慌忙。

             俺只为祭先灵,来此境,

             想严亲丧边庭困死亡。

孟良   (白)     哥哥,你我出关甚远,此处幽僻,在此祭奠了罢。

杨延昭  (白)     贤弟言之有理。摆下祭礼。

             我那爹爹吓!

     (得胜令)   只为你忠勇报国志坚刚,

             施英勇战沙场。

             被番兵施奸狡,

             困住在两狼山把命亡。

             叫孩儿怎不悲伤,

             只落得泣西风泪两行。

             儿拜奠椒浆,

             举金杯泪抛盈酒觞。

     (挂玉钓)   在天灵当鉴儿诚拜奠享,

             望空瞻,哭啼啼血泪汪。

             阴灵中,暗助兵威,劫贼强,

             御边庭烽烟,征灭番邦。

             镇三关,君命授,秉节刚,

             望助儿早退锋芒,保边关,民庶康。

焦赞   (白)     日已过午,少要悲伤。就此焚化了纸钱罢。

杨延昭  (白)     正是。

孟良   (白)     待我放他娘个爆竹。

(萧天佐、萧天佑、萧龙、萧虎自两边分上,过场,自两边分下。)

杨延昭  (白)     兄弟,为何放起爆竹来了?可不惊动番兵了么!

孟良   (白)     烧纸也有不放爆竹的?

焦赞   (白)     孟哥都是你,这还了得。

杨延昭  (白)     二位不可争吵,事已至此,就此上马回关。

孟良   (白)     纵有番兵,还有我呢!

杨延昭  (七兄弟)   猛听得,喊声张,

             急驰骤,奋勇出锋芒。

             剑掣秋毫,怒气昂昂。

             觑番兵羊群狗党,

             展英雄,耀武杀战场,耀武杀战场。

(萧天佐、萧天佑、萧龙、萧虎同上,同杀,同下。孟良下。)

杨延昭  (白)     焦贤弟,你看番兵势重,孟贤弟已然杀出去了。

焦赞   (白)     哥哥,有我在此,且请放心。

(萧天佐、萧天佑、萧龙、萧虎同上。)
萧天佐、
萧天佑、
萧龙、

萧虎   (同白)    蛮子哪里走!

(萧天佐、萧天佑、萧龙、萧虎同战,同败下,同上。)

萧天佐  (白)     你看两个蛮子甚是利害,用拌马锁搞他便了。

(萧天佐、萧天佑、萧龙、萧虎同擒杨延昭、焦赞。)

萧天佐  (白)     这两个蛮子,解往大营,见太后娘娘再作道理。

小番   (白)     得令。

萧天佐  (水底鱼)   兵势威扬,兵势威扬,

             番兵个个强。

             今朝擒住,

             休救轻松放,轻松放。

(萧天佐、萧天佑、萧龙、萧虎、小番、杨延昭、焦赞同下。孟良上。)

孟良   (白)     休赶赶!

     (梅花酒)   幸脱罗网,

             番兵势怎当!

             料主帅定遭殃,

             急忙回关计就早商量。

             喘吁吁身无羽翼怎飞扬,

             且喜高关在道旁,在道旁。

     (白)     呔,快些开关!

(张盖上。)

张盖   (白)     孟将军回来了?孟将军,焦将军与元帅怎么不见。

孟良   (白)     哎,不要说起,正然祭奠,被我放了个爆竹,不料惊动了番兵,重重围住,幸我杀出重围,元帅和焦哥料想不能出重围。

张盖   (白)     这便怎么样?将军且归大营,与岳、陈二位将军商议,救元帅要紧。

孟良   (白)     你言之有理。请了。

(张盖下。)

孟良   (么篇)    小鹿儿,心头撞这祸,从天降,

             元戎入罗网,谁人能主张?

             俺心中似火急攘攘,

             意如麻,且回营说端详,

             早来到辕门上,辕门上。

(宋卒上。)

宋卒   (白)     孟将军回来了?

孟良   (白)     快请众位将军。

(岳胜、陈林同上。)
岳胜、

陈林   (同白)    孟将军为何这等慌张?焦将军与元帅怎么不见?

孟良   (白)     嗐,不要说起!我三人出关数里,祭奠之时,烧纸的时节,被我放了个爆竹,不料惊动了番兵,蜂拥而来,将我三人围住。幸我杀出重围,料元帅与焦哥,必遭虎口了。

岳胜、

陈林   (同白)    吓!这还了得!番兵势众,这便怎么处?哦,孟将军,你如今急去汴梁,到天波府太君处求救便了,不可迟误。

孟良   (白)     言之有理,我就此去了。

(岳胜、陈林同下。)

孟良   (么篇)    急忙去汴梁,

             天波府说端详。

             道元帅设祭享,

             出三关去路忙。

             因拜祭惹祸殃,

             恨番兵紧围上。

             料不能出罗网,

             今军中无主张。

             星夜的奔慌忙,

             求太君急遣将,

             恨不能生双翅到京邦。

(孟良下。)

【第四场:汴梁求救】

(梅香、院子随佘太君同上。)

佘太君  (二犯傍妆台) 叹时光,

             萧萧白发如霜。

             令公为国身倾丧,

             孩儿奉旨镇边疆。

             因甚的鱼书不至音信杳?

             阻隔关山雁衡阳。

             多因倥偬军务无暇及,

             早忘却慈帏萱草堂。

             叫我心下自徬徨,

             好一似王孙贾母倚门窗,倚门窗。

(孟良上。)

孟良   (不是路)   急至京邦取救,

             前来奔走忙。

     (白)     好了,且喜来到府门。

             有人么?

院子   (念)     堂堂元帅府,巍巍敕赐门。

     (白)     原来是孟将军到了。

孟良   (白)     院公,通报一声:说孟良求见太君。

院子   (白)     待我通报。

孟良   (白)     快些快些。

院子   (白)     启上太君:孟将军求见。

佘太君  (白)     孟良回来了。命他进来。

院子   (白)     孟将军有请。

(孟良进。)

孟良   (白)     太君在上,孟良叩头。

佘太君  (白)     起来。为何这等慌张?

孟良   (白)     太君不好了。只因元帅夜来呵!

     (唱)     梦见老帅两泪汪,

     (白)     次日元帅要去祭奠。

     (唱)     易服前行关外往。

     (白)     元帅和焦赞与俺孟良关外祭奠,谁想番兵知觉——

     (唱)     齐围上,

             我一人逃出天罗网,

             料想元帅遭祸殃。

佘太君  (白)     有这等事!

孟良   (白)     与陈林、岳胜,欲领兵出关,又无猛将。俺星夜前来,告知太君。

     (唱)     今达上,早遣英雄急忙往,

             若迟延,恐有伤,救兵早降。

佘太君  (皂角儿)   听他说心中悒怏,

             我杨门只有六郎。

             倘其间遭不测,教老娘将谁倚仗?

     (白)     孩儿吓!自你爹爹为国亡身,你兄弟五人皆死于阵中,留得一人镇三关,既知番兵在外,为何轻身前去,反遭不测。今陷入贼营,生死未知,存亡未晓,存亡未晓。儿啊!

     (皂角儿)   教老娘心下自徬徨,

             倘然身受困,叫老娘桑榆景,眼睁睁将谁靠傍?

             这的是急急相救,才离罗网。

     (白)     孟良,你且回避了!

(众人同下。)

【第五场:排风比武】

(佘太君上。)

佘太君  (白)     嗐!老天不道,又生出一祸事,如何是好?

             院子!

(院子上。)

院子   (白)     有。

佘太君  (白)     你传与合府人等,不论男妇老幼,你说元帅在三关失陷番营,有人出去救得元帅回营,重重有赏。

院子   (白)     合府人等,不论男妇老幼:元帅在三关失陷番营,有人出去救得元帅回营,重重有赏。

(杨排风上。)

杨排风  (白)     元帅失陷番营,我情愿去。

院子   (白)     原来是排风。你小小年纪,如何去得?

杨排风  (白)     岂不知:

     (念)     二郎幼小劈华山,昔日杨香七岁顽。天生魔女临凡世,哪怕番兵万万千千!

     (滚绣球)   休觑俺闺中小窈窕,

             哪知手段武艺高。

             膂力天生妙,

             能向山中擒虎豹。

             力能举鼎堦前绕,

             非是俺自逞英豪,自逞英豪。

院子   (白)     你有这等本领,我与你禀知太君。

             启上太君:小排风求见。

佘太君  (白)     唤她进来。

院子   (白)     排风唤你。

杨排风  (白)     太君在上,小排风叩头。

佘太君  (白)     排风你来作甚?

杨排风  (白)     小排风闻主帅失陷番营,无人去救。小婢受主之恩,无以为报,情愿前去相救。

佘太君  (白)     虽然是报主之恩,那番兵势重,况你小小年纪,如何去得?

杨排风  (白)     太君听小婢道来。

     (倘秀才)   休道俺小花奴痴又姣,

             咱便去退番兵,惯战女豪。

             勇敢相持疆场斗,

             武艺件件皆知晓。

             斩将搴旗施勇骁,

             哪怕番兵百万似海潮,

             俺此去杀退番辽,杀退番辽。

佘太君  (白)     你既要去,待我与他孟二爷商议。

             院子。

院子   (白)     有。

佘太君  (白)     请你孟二爷。

院子   (白)     孟将军。

(孟良上。)

孟良   (白)     作什么?

院子   (白)     太君有请。

孟良   (白)     太君有了救兵?

佘太君  (白)     我府中并无大将,只有这小小排风,情愿前去。

孟良   (白)     在哪里?

杨排风  (白)     孟爷就是我。

孟良   (白)     哎,这样时候,作耍起来了!漫说搭救元帅,出了三关,唬也唬死你!

杨排风  (白)     你道我无本领么?你且听了!

     (滚绣球)   休得胡言把我嘲,

             你哪识璞中美玉空山坳。

             沧海明珠人怎捞,

             敢向军中逞英豪。

             闺中侠女人才道,

             笑你个不知分晓,不知分晓。

孟良   (白)     你道我不知分晓!

杨排风  (白)     你道我没有本领!你过来,你敢与俺赌打,你若打的过我,我就不去。

孟良   (白)     怎么,你敢赌打?

杨排风  (白)     赌打。

孟良   (白)     呆丫头。这合府中哪个不知你孟爷的手段?

杨排风  (白)     小排风也不是好惹的。

孟良   (白)     果敢赌打?

杨排风  (白)     果然。

孟良   (白)     当真?

杨排风  (白)     当真。

孟良   (白)     该死呆丫头,来!

(孟良、杨排风对拳,对棍。)

杨排风  (倘秀才)   打一个,出水蛟,龙泛波涛,

             打一个,猛虎跳,涧尾立摇。

             丹山彩凤来展翅,

             东方朔月里去偷桃。

             你道是,能征惯战男子汉,

             哪知小小裙钗武艺高,

             哀告相饶,哀告相饶。

孟良   (白)     果然手段比俺胜十倍。

佘太君  (白)     排风可去得?

孟良   (白)     去得去得。

佘太君  (白)     既然如此,排风过来,听我吩咐:你若救得元帅回来,我自看顾与你。

杨排风  (白)     晓得。

佘太君  (白)     你吩咐管马的备一匹劣马,与排风骑去。

院子   (白)     是。

(院子下。)

佘太君  (念)     眼望旌捷旗,耳听好消息。

     (白)     去罢。

孟良、

杨排风  (同白)    晓得。

(佘太君下。)
孟良、

杨排风  (同尾声)   威名此去成功早,

             方显闺中女侠豪。

             休道娉婷年纪小,

             得胜回来千古标。

(孟良、杨排风同下。)

【第六场:瓦关盼救】

(岳胜、陈林同上。)

岳胜   (引子)    元戎临危地,援兵何迟滞,势弱展眉头,叫人心下惊疑。

岳胜   (白)     陈将军,元帅失陷番营,已经三日。孟将军取救,怎的不见回来?

陈林   (白)     岳将军,想孟将军性如烈火,目下必然到来。

(孟良、杨排风同上。)

杨排风  (缕缕令)   军情急,惮驰驱,

             为元戎,焉敢迟滞?

             遥望高关上,四围坚闭,

             花骢驰骤加鞭急,

             同把军机议,军机议。

(孟良、杨排风同下马。)

孟良   (白)     已到大营,待我进去。

岳胜、

陈林   (同白)    孟将军,你回来了么?请的救兵,可曾到了?

孟良   (白)     到了,在营门外。

岳胜   (白)     请进来。

孟良   (白)     待我去请进来。

             请进来,就是他。

岳胜、

陈林   (同白)    笑孟将军你好误事。

孟良   (白)     嗐。我们不要小觑了她,我一见也是这等说,她就与我比起武来。

岳胜、

陈林   (同白)    怎么比武?

孟良   (白)     我被她拳打脚踢,一跤放翻,哪里容还手。我用棍去打,谁想她的本领,比我胜强十倍。为此与她前来,如今定计救元帅才好,不可迟误。

岳胜、

陈林   (同白)    大家想来。

杨排风  (白)     三位将军,我有一计:扮作番兵模样,前到他营,不怕他不中我计。

岳胜、

陈林   (同白)    好计好计。依计而行,就此扮来。

(孟良、杨排风同下。)
岳胜、

陈林   (同皂罗袍)  只为元戎遇难,

             设奇谋番营救急。

             随机应变知番语,

             更有英雄相助,何足惧。

             好一似函关偷渡,鸡鸣声起,

             披星戴月,事须变机,

             元帅一事仗天庇,仗天庇。

(孟良、杨排风同上。)
岳胜、

陈林   (同白)    扮得甚好,此去必然成功。

孟良   (白)     我二人就此去也。

(孟良、杨排风同下。)
岳胜、

陈林   (同白)    他们出关,你我速点人马,前去接应便了。

     (同念)    只为元戎被拘系,英雄到此来相济。

(岳胜、陈林同下。)

【第七场:萧后逼降】

(妈妈、小番随萧太后同上。)

萧太后  (引子)    大辽军日日加增,指日里中原扰动。

     (白)     孤家前日命四家国舅巡逻,擒得两个南蛮,武艺高强,俱是良将。孤家不忍杀害性命,国舅劝他降顺。我看那蛮子倔强,不知允降不允。

             小番,宣公主上帐。

小番   (白)     公主上帐。

公主   (引子)    貂垱锦绣网,鸾镜临,描黛眉翠映。

(公主进见,跪。)

萧太后  (白)     我儿起来。我儿昨日擒得两个南蛮,我命众国舅劝他降顺,以辅我国,你道何如?

公主   (白)     但凭母后圣意。

萧太后  (白)     小番,宣国舅众等进见。

小番   (白)     太后娘娘有旨:宣众国舅进见。

(萧天佐、萧天佑、萧龙、萧虎同上。)
萧天佐、
萧天佑、
萧龙、

萧虎   (同引子)   征云霭霭,天外旌旗风卷。

(萧天佐、萧天佑、萧龙、萧虎同进见。)
萧天佐、
萧天佑、
萧龙、

萧虎   (同白)    娘娘在上,我等参见。

萧太后  (白)     众国舅坐了。众国舅那两个蛮子,可允降顺么?

萧天佐、
萧天佑、
萧龙、

萧虎   (同白)    我等再三劝解,奈他心如铁石,执意不肯降顺。

萧太后  (白)     原来如此。带上来,待孤亲自问他。

萧天佐、
萧天佑、
萧龙、

萧虎   (同白)    小番,将那两个蛮子带上来。

(小番应,带杨延昭、焦赞同上。)

杨延昭  (引子)    陷阱遭拘禁,秉忠心,拚殒一命。

小番   (白)     走吓!

杨延昭  (白)     焦贤弟,你我乃堂堂大宋之臣,不可屈膝与她。

焦赞   (白)     哎,猛拚一死罢了!

(杨延昭、焦赞同进。)

小番   (白)     蛮子跪了。

焦赞   (白)     呔!要杀就杀,要砍就砍,焉能跪你!

妈妈   (白)     哎哟,这白脸的汉子还好看些,这黑脸的,两个眼睛滴溜嘟噜的,倒像活猴一般。

萧太后  (白)     那蛮子已被俺擒住,理该斩首。孤念尔无知犯罪,不知俺国规矩:你若降顺孤家,当授尔王职,一生富贵不了。

     (风入松)   俺施仁不忍罪加,

             可怜你一命残生。

             你反来无状不知省,

             须知俺大辽国运。

             入中原,大辽势倾,

             指日里,过关津。

杨延昭  (风入松)   俺是天朝大国,世代忠臣,

             岂降你塞外番人。

             你好不知分晓,要咱归顺,

             我岂肯一旦从!

             恁猛拚着刀斧加身,

             便就死怕怎生,怕怎生!

萧天佐、
萧天佑、
萧龙、

萧虎   (同白)    唗!

     (同风入松)  南蛮兀自不知分,

             辜负太后天恩。

     (同白)    你二人降顺呵!

     (同风入松)  高官厚禄享荣身,

             休得要痴迷不醒。

             再不遵,白刃加临,

             看顷刻血溅身,血溅身。

焦赞   (白)     哎呀呀!

     (风入松)   笑恁觑咱等闲人,

             俺本是顶天立地豪英。

             一任你蹈汤赴火难从顺,

             休道俺怕死贪生。

             休逞你舌剑唇枪,

             威逼我难从顺,难从顺。

妈妈   (白)     这汉子好厉害!

萧太后  (风入松)   大宋国事乱离分,

             为男儿择主良臣。

             况那赵家社稷数当尽,

             不日里把三关来进。

             雄兵到谁敢战征,

             看军威破汴京,破汴京。

杨延昭  (风入松)   你胡言枉自要称尊,

             敢小觑我国圣君。

     (白)     那朝中天子,乃万邦之主,人民望治施恩与,华夏有何亏负于汝,你今逞强,带领番兵前来骚扰,况有擎天驾海英雄,怎任你等入关,贼全不想一朝战败难逃遁。听我劝:早早回程,祸到头悔迟须省,听良言须知警,须知警!

萧天佐、
萧天佑、
萧龙、

萧虎   (同白)    小番,拿去砍了!

公主   (白)     住了!

             孩儿启上母后:看这两个蛮子,甚是可怜,饶了他罢。

萧太后  (白)     我儿回避了。

妈妈   (白)     公主讨情呢!

萧太后  (白)     将这两个蛮子带到后营。

萧天佐、
萧天佑、
萧龙、

萧虎   (同白)    小番,带下去。

焦赞   (白)     罢了罢了!

     (念)     猛拚一死酬明主,

杨延昭  (念)     不玷家声忠勇名。

(杨延昭、焦赞同下。)

妈妈   (白)     阿哥们,这两个蛮子,拿好酒饭与他吃,把他的绑松了,看看绑坏了他。

萧太后  (念)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可羡英雄将相传。

萧天佐、
萧天佑、
萧龙、

萧虎   (同念)    今日不从明劝定,要降俺遂吾谋。

(众人同下。)

【第八场:扮番救帅】

(孟良、杨排风同上。)

孟良   (念)     万丈龙潭海波深,全凭胆量上前行。

杨排风  (念)     不去骊龙项下摘,怎得明珠入掌中。

孟良   (白)     俺,孟良。和排风为救元帅,扮作番兵,出得关来,好一派凄凉景色也。

     (中吕粉蝶儿) 都只为主帅禁押,

             因此上把高关下。

             来悄扮作那番兵,以真作假,

             施妙策,展英雄,快马鞭加。

             顾不得刀山割,

             树丫叉,也只索拚命相杀。

     (白)     排风!

杨排风  (白)     孟爷!

孟良   (白)     俺和你混入番营,但不知主帅在于何处,怎得个番人问他一声才好?

(番人上。)

番人   (白)     走吓!

     (念)     上命差遣,概不由己。

孟良   (白)     哪里去的?

番人   (白)     你是什么人?

孟良   (白)     我们是昨日北番来的。

番人   (白)     这等是一家人了。

孟良   (白)     我且问你:前日拿了两个蛮子,收在哪里?我们见见世面。

番人   (白)     我们是送酒饭与他吃的。

孟良   (白)     我们随去看看。

番人   (白)     这等随了我来。

孟良   (白)     哪里走,吃我一刀!

(孟良杀番人,救杨延昭、焦赞同下。孟良放火,下。萧天佐、萧天佑、萧龙、萧虎同上。)
萧天佐、
萧天佑、
萧龙、

萧虎   (同水底鱼)  祸事天大,祸事天大,

             领兵去追寻。

             将南蛮赶上,

             擒住把他杀,把他杀。

(萧天佐、萧天佑、萧龙、萧虎同下。岳胜、陈林同上。)
岳胜、

陈林   (同水底鱼)  扑面黄沙,扑面黄沙,

             援兵关外发。

             为救元帅,

             杀的番兵,怕怕怕!

陈林   (白)     俺,陈林是也。

岳胜   (白)     俺,岳胜是也。只为元帅失陷番营,孟良和排风前去搭救,你看正北上杀气腾腾,想是番兵追来,你我杀上前去。

(岳胜、陈林同下。杨延昭、孟良、焦赞、杨排风同上。)

杨排风  (斗鹌鹑)   那番兵紧紧追,

             咱怎和他干休罢。

             俺回头刀枪密如麻,

             展威武,施英勇把番兵杀。

             则教他魂梦中也惧怕,

             顷刻里海沸山摇,天摧地塌。

     (白)     喜得番兵已退,料他不敢追来。

杨延昭  (白)     多蒙众位相救,离了虎口。

孟良、

杨排风  (同白)    救护来迟,望祈宽恕。

孟良   (白)     若非排风,也难成功。

杨延昭  (白)     闭了关门。

     (上小楼)   今日里众英雄志嘉,

             在番营独自成功笑耍。

             今日个离罗网出了陷阱,

             展翅腾空,勇耀欢洽。

             把番兵诈去,让他将番兵退,

             睁眼望着雄关把鞭加。

(众人同下。)

【第九场:萧后遣将】

(妈妈随萧太后同上。)

萧太后  (引子)    南蛮多诡祕,狡诈潜逃,令人怒气发,我却施恩人不报,谁知奸突暗自逃。

     (白)     前日拿的两个南蛮,孤家施恩叫他降顺,他竟不肯降顺。今有奸细到我营中,将南蛮诓去,一同逃走,众国舅领兵去追。若是拿回,碎尸万段,方消孤恨。待等众国舅到来,便知分晓。

(萧天佐、萧天佑、萧龙、萧虎同上。)
萧天佐、
萧天佑、
萧龙、

萧虎   (同引子)   叵耐南蛮多计,却是纵虎归山。

     (同白)    太后娘娘在上,我等参见。

萧太后  (白)     众国舅,尔等追赶南蛮,可曾拿住?

萧天佐、
萧天佑、
萧龙、

萧虎   (同白)    我等追上,交战之际,关内救兵甚众,我等故此败回。

妈妈   (白)     阿哥败回来了,哎!

萧太后  (白)     这等,传孤令箭到溢津关,将韩延寿调回,命他攻打瓦桥关,将杨延昭拿来斩首,方消孤恨。

     (皂罗袍)   堪恨南蛮诡计,

             入牢笼,又展翅高飞。

             番兵十万逞雄威,

             三关踏破长驱入。

             料他螳背蛙,居井底,

             中原直上,占居宋基,

             那时方遂吾心意,吾心意。

(众人同下。)

【第十场:调召韩昌】

(韩昌上。)

韩昌   (引子)    塞北英豪,胸藏韬略,乾坤搅,气贯云霄,直入中原扰。

     (念)     兵至南朝谁敢当,搴旗斩将勇无双。一声叱咤敌人惧,始信男儿当自强。

     (白)     俺,大辽元帅韩延寿是也。生居塞外,长在番邦,力能举鼎拔山,心蕴韬略,胸藏文武,颇晓孙武妙术,上阵时一声霹雳震天关,对垒时万军勇猛敌人惧。俺自领兵以来,势如破竹,番兵部落,望风归附。南朝宋帝,命令公领兵,前者被俺略施一计,困死两狼山内。且喜兵威日震,直至三关。俺奉太后娘娘令旨,分兵攻打溢津关,怎奈守关之将,把守严紧,一时不能克下,但不知瓦桥关兵势如何?待等报来,便知分晓。

             小番,把守营门。

(萧天佐上。)

萧天佐  (引子)    奉命调元戎,试看干戈动。

(萧天佐见。)

萧天佐  (白)     太后娘娘有旨:命将军急回大营议事。

韩昌   (白)     得令。

             小番看茶。

萧天佐  (白)     还要回娘娘令旨。

(萧天佐下。)

韩昌   (白)     小番就此回营。

     (玉芙蓉)   番兵似海潮,

             四下狼烟绕。

             料雄关弹指可破,

             逞骁勇俺兵马到成功早。

             直入中原志量高,谋又妙,

             展三略六韬,管取关平定,金镫敲。

(韩昌下。)

【第十一场:瓦桥大战】

(萧太后上。)

萧太后  (引子)    愁云杀气遍荒郊,指顾间,地动山摇。

     (念)     叵耐南蛮狡诈多,我今用武定奇谋。元戎会合三关下,管取功成奏凯歌。

     (白)     只为众家国舅追赶杨延昭未曾擒回,使孤心中恼恨也。曾去调韩延寿,怎的不见到来?

(韩昌上。)

韩昌   (引子)    貔貅将勇骁,管取功成,把三关扫。

(韩昌进。)

韩昌   (白)     娘娘在上,韩延寿参见。愿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萧太后  (白)     元帅少礼。昨因杨延昭出关拜祭,被我兵所擒,孤不忍加害,要他降顺,他执意不从。孤将他囚禁后宫,不料有奸细将他盗去。众国舅追赶,谁知关内救兵齐出,我兵败回。今着你带领人马,攻打瓦桥关,不得有误。

韩昌   (白)     得令。

萧太后  (白)     宣国舅。

小番   (白)     宣国舅。

(萧天佐、萧天佑、萧龙、萧虎同上。)
萧天佐、
萧天佑、
萧龙、

萧虎   (同引子)   簇簇耀,弓刀旌旗把关绕。

     (同白)    娘娘在上,我等参见。

萧太后  (白)     罢了。

(萧天佐、萧天佑、萧龙、萧虎同见韩昌。)

萧太后  (白)     众家国舅,就此起兵前去。

     (念)     捷奏凯歌元戎胜,瓦桥关下展英雄。

(萧太后下。)

韩昌   (白)     就此起兵前去。

     (二犯江儿水) 雄兵威耀,统领着雄兵威耀,

             杀气震云霄。

             看黄沙滚滚,战马连彪,

             众番兵齐勇骁,鼙鼓震天高。

             哔咧角声啸,

             要进南朝,杀气天高。

             觑三关轻似草,兵势如潮,

             似波滚涛涛,兵势如潮。

             军威前绕,看番兵军威前绕,

             顷刻到雄关战鏖。

(韩昌、萧天佐、萧天佑、萧龙、萧虎同下。杨延昭、孟良、焦赞、岳胜、陈林同上。)

杨延昭  (引子)    塞北阵云高,三关克日兵交。

     (白)     众位贤弟。

孟良、
焦赞、
岳胜、

陈林   (同白)    元帅。

杨延昭  (白)     我想敌军昨日败回,必有重兵前来攻关,也曾差人探听,怎的不见回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报!番兵蜂拥而来。

杨延昭  (白)     再去打听。

(报子下。)

杨延昭  (白)     众位贤弟,就此出关。

杨延昭、
孟良、
焦赞、
岳胜、

陈林   (同朱奴儿)  统雄师,将番兵尽剿杀,

             叫他望影而逃。

             小丑无知昧天道,

             敢前恣逞豪暴。

             前征讨管成功,

             这遭杀,叫他魄散魂消。

(杨延昭、孟良、焦赞、岳胜、陈林同下。韩昌上。)

韩昌   (水底鱼)   今日兵交,今日兵交,

             胜似天海蛟。

             两军对敌,

             大战苦争鏖。

(杨延昭上。)

韩昌   (白)     来将何名?

杨延昭  (白)     吾乃镇守瓦桥关杨延昭。尔叫何名?

韩昌   (白)     俺,大辽元帅韩延寿,你父尚死在吾手,何况尔等,早早下马,免你一死。

杨延昭  (白)     休得胡说,看枪!

(杨延昭杀,韩昌败下。)

杨延昭  (白)     你看番兵大败,众位贤弟随后杀上前去!

(杨延昭下。)

【第十二场:萧后败虏】

(萧太后上。)

萧太后  (叨叨令)   恨南蛮,多端奸计生,

             宋江山怎当俺百万兵!

             那杨继业,在李陵碑下一命倾,

             那杨延昭,如落网又脱陷阱。

             俺领着众儿郎统大兵,

             料南蛮螳臂空有甚能!

             又陷阱兀的不恼杀人也么哥,

             兀的不恨杀人也么哥。

             今日里领兵时,

             杀叫他难逃遁。

(公主上。)

公主   (脱布衫)   俺今日兵败回来疾奔行,

             怎当他猛勇,杀兵杀的俺弃甲抛戈各逃生。

             到宫中见母后,

             再作评定。

萧太后  (白)     我儿为何这等慌张?

公主   (白)     孩儿被杨延昭杀的大败。

萧太后  (白)     这等拔寨搬营。

     (唱)     急忙忙跨雕鞍急登程,

             早不觉潜行逃遁藏兵。

             掩将将归国中,

             再整兵将报冤恨。

(萧太后、公主同下。韩昌、萧天佐、萧天佑、萧龙、萧虎同上。)
韩昌、
萧天佐、
萧天佑、
萧龙、

萧虎   (同小梁州)  俺今日兵败回来急忙奔行,

             早过高山峻岭。

             可恨杨延昭入网又逃遁,

             今番似指动刀兵。

     (同么篇)   哎呀,苦呵苦呵!

             又听得杀气连天使人惊,

             唬的俺丧胆消魂。

             他来时盼残生两相拚,

             要斗争,俺努力血战去逃生。

(韩昌、萧天佐、萧天佑、萧龙、萧虎同下。杨延昭、孟良、焦赞、岳胜、陈林同上。)

杨延昭  (水底鱼)   火速追行,火速追行,

             剿尽那番兵,

             免叫日后犯俺境,犯俺境。

岳胜   (白)     众位将军,你看番兵大败,就此赶上!

杨延昭、
孟良、
焦赞、

陈林   (同白)    言之有理。

(杨延昭、孟良、焦赞、岳胜、陈林同下。韩昌、萧天佐、萧天佑、萧龙、萧虎同上。)

韩昌   (白)     来此已是黑河,南兵不敢轻过,随我来。

     (么篇)    顾不得沙深水溜难前进,

             端只为逃命回程,

             料南蛮不敢渡河津,

             脱此难登彼岸,早谢苍天,怜念俺大辽兵。

     (白)     过了黑河,你我都保全性命了。

     (尾声)    早过了几重重深山峻岭,

             便是俺家门。

             回转安营,终有日把中原扫定,

             把杨家报恨。

(韩昌、萧天佐、萧天佑、萧龙、萧虎同下。杨延昭、孟良、焦赞、岳胜、陈林上。)

杨延昭  (白)     众位贤弟,番兵大败,已得全胜,就此回关便了。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50 ┊ 字数:1万4678 ┊ 最后更新:2020-05-13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