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五台山》

主要角色
杨延德:小生
杨继业:外
宋太宗:生
赵德芳:占旦

情节
金沙滩之双龙会,杨大郎代替宋王赴会,被长枪刺死。杨二郎、杨三郎,均战死沙场。杨四郎下落不明。杨继业闻讯后,悲痛之情,自在意中。宋王除对死者一一追封,对生者如杨五郎、杨六郎、杨七郎,亦均加官晋禄。惟杨五郎看破红尘,不受官禄,决意在五台山出家。宋王及其父一再挽留,迄不动摇。宋王及杨继业不得已,勉强允准云。

根据《国剧大成》第八集整理

录入:戊戌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27.5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宋太宗、赵德芳、杨继业同上。)

宋太宗  (念)     眼观旌旂起,

杨继业  (念)     耳听好消息。

宋太宗  (白)     老将军沙滩赴会,受惊了。

杨继业  (白)     主公但放宽心,众孩儿回来,便知明白。

(杨延德、杨延昭、杨延嗣同上。)
杨延德、
杨延昭、

杨延嗣  (同白)    主公在上,臣等班师回来。

宋太宗  (白)     有劳众位将军。

杨延德、
杨延昭、

杨延嗣  (同白)    爹爹在上,孩儿拜揖。

杨继业  (白)     罢了。你等回来了?

杨延德、
杨延昭、

杨延嗣  (同白)    回来了。

杨继业  (白)     大哥呢?

杨延德、
杨延昭、

杨延嗣  (同白)    大哥长枪刺死。

杨继业  (白)     二哥呢?

杨延德、
杨延昭、

杨延嗣  (同白)    二哥短剑身亡。

杨继业  (白)     三哥呢?

杨延德、
杨延昭、

杨延嗣  (同白)    三哥马踏如泥。

杨继业  (白)     四郎呢?

杨延德、
杨延昭、

杨延嗣  (同白)    四哥失落在番邦。

杨继业  (白)     你待怎讲?

杨延德、
杨延昭、

杨延嗣  (同白)    失落番邦。

杨继业  (白)     哎呀!

     (唱)     听罢言来我的魂飘荡,

     (白)     哎呀,苍天吓。

     (唱)     好一似利刃穿胸心痛伤。

             杨大郎长枪阵前丧,

             二郎短剑把身亡。

             我三郎马踏为肉酱,

             四郎失落在番邦。

宋太宗  (唱)     这一阵吓破了王的胆,

             可叹杨家众儿男。

             老将军休得把孤怨,

             朕封你官上加职,职上加官。

杨继业  (唱)     老臣亦非嫌官小,

             保国忠良无下梢。

宋太宗  (唱)     杨大郎身替孤王死,

             朕封他龙华会上神。

             杨二郎短剑伤了命,

             朕封他花花太岁神。

             杨三郎马踏为肉酱,

             朕封他逍遥快活神。

             四郎失落无音信,

             在生封官,死后封神。

杨继业  (唱)     叩头三呼把龙恩谢,

             回头来看见众儿郎。

             六郎儿在旁双流泪,

             杨七郎一旁泪汪汪。

             五郎哭的如酒醉,

             忽然想起你们的娘。

             送出我父子府门外,

             手扯袍铠暗神伤:

             天波府交与你八员将,

             回朝来还我人四双。

             弟兄们为国把命丧,

             拿甚么交还你的娘?

宋太宗  (唱)     开言就把七郎叫,

             五郎、六郎听朕封:

             杨六郎朕封你三关为总镇,

             杨七郎朕封你火龙大将军。

             五郎别的官儿不封你,

             封你在朝并肩王。

杨延德  (唱)     杨五郎跪尘埃泪双流,

             想起保国的忠良没有下场头。

             大哥身替宋王死,

             二哥短剑把身亡;

             三哥马踏为肉酱,

             四哥失落在番邦。

             今日杀来明日杀,

             杀来杀去杀自家。

             刀刀割去心上肉,

             箭箭射的白莲花。

             杨五郎解破其中意,

             要把这金刀削头发。

             在上面辞别万岁爷的驾,

     (白)     哎呀,万岁爷呀!

     (唱)     臣要到五台去出家。

宋太宗  (唱)     五将军说的哪里话,

             说甚么五台去出家。

             你不念父母年高大,

             忍心去了头上发。

杨延德  (唱)     昔日里庄王求莲华,

             相遇一女貌如花。

             她不愿皇宫招驸马,

             百雀寺里去出家。

             父王劝她心不转,

             到后来功德圆满作菩萨。

             为臣辞别了贤王驾,

             臣要到五台去出家。

赵德芳  (唱)     五将军说话理太差,

             说什么五台去出家。

             叔王江山全仗你,

             保驾回朝把官加。

杨延德  (唱)     打罢春来又复秋,

             夕阳桥下水东流。

             自古多少忠良将,

             哪一个为国能到头?

             在一旁辞别了年迈的父,

     (白)     哎!

     (唱)     儿要到五台去把禅修。

杨继业  (白)     𠳶

     (唱)     骂一声五郎没来由,

             说什么五台把禅修。

             六郎他还年纪幼,

             七郎他还是小娃娃。

             父子们辞别了宋王爷的驾,

             回到火塘寨上作田家。

             别下了为父倒还罢,

             天波府哭坏了你的妈。

宋太宗  (白)     老将军舍了罢。

杨继业  (白)     哎呀,万岁。老臣八个孩儿,到幽州赴会,只剩得六郎、七郎,五郎又要出家,叫老臣难以割舍。

     (唱)     为父的带领你兄弟八个,

             犹如那八只虎闯到边关。

             赴番邦双龙会替王假扮,

             死的死走的走三儿命还。

             延昭儿延嗣儿年幼识浅,

             延德儿为甚么又去修禅?

             你来看为父的天可怜鉴,

             好比那风前烛瓦上霜能过几年?

             既出家随为父保驾回转,

             见过你老娘亲再了尘缘。

     (白)     哎呀,我的儿吓!

杨延德  (唱)     汉朝有个张子房,

             求仙修道细参详。

             孩儿心内俱参破,

             忠臣良将无下场。

             老爹爹不必泪双降,

             儿在五台渡慈航。

(长老上。)

长老   (白)     五台山,众僧伺候了。

众僧人  (内同白)   哦。

宋太宗  (白)     五台山寺主。

长老   (白)     贫僧在。

宋太宗  (白)     听孤王旨意:五将军,乃是寡人的爱卿,五台山出家,孤王回朝,发库银五十万,以为功课,金刀落发。

长老   (白)     贫僧领旨。

宋太宗  (白)     五将军出家,受寡人一拜。

杨继业、
杨延昭、

杨延嗣  (同白)    又道君不拜臣。

赵德芳  (白)     小王也有一拜。

杨继业、
杨延昭、

杨延嗣  (同白)    大不拜小。

杨继业  (白)     延德儿,为父也有一拜。

杨延昭、

杨延嗣  (同白)    父不拜子。

杨继业  (白)     六郎,七郎,你们手足之情,多拜几拜。

杨延昭、

杨延嗣  (同白)    孩儿知道。

(杨延昭、杨延嗣同拜。)

杨继业  (白)     请驾回宫。

宋太宗  (白)     摆驾。

赵德芳  (白)     咦。

(宋太宗、赵德芳同下。)

杨延嗣  (白)     爹爹请转回,到天波府,拜上年迈娘亲,恕孩儿不孝之罪。

杨继业  (白)     五郎,延德,还记得你的娘亲?若是舍不得母亲,可随为父回去,到天波府,见过你年迈母亲,再来出家也罢。

杨延嗣  (白)     自古道出家容易还家难,孩儿有万死之罪。

杨继业  (哭)     哎儿吓!

     (唱)     大海孤舟折了桅,

             断线风筝不得回,

             燕子衔泥空费力,

             长大毛羽各自飞。

     (三叫头)   五郎!延德!哎,难得见的儿吓!

     (白)     六郎,七郎。

杨延昭、

杨延嗣  (同白)    爹爹。

杨继业  (白)     随为父这里来。

杨延昭、

杨延嗣  (同白)    是。

杨继业  (白)     哎哎!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289 ┊ 字数:2597 ┊ 最后更新:2018-10-25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