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泗水关》

主要角色
杨滚:净
赵匡胤:红生
高怀亮:小生
杨继业:小生

情节
火山王杨滚,与东鲁王高行周,为结义兄弟。高行周将其子高怀德,托于杨滚。杨滚爱如己出,排行第四。将杨家秘法杨家枪传将于他。但因与杨滚之子杨继康、杨继铠、杨继业不睦,故杨滚又令高怀德,仍回高平,认姓归宗。行至中途,遇崔应龙回朝。交战之时,高怀德用杨家枪法,将崔应龙打败。崔应龙回朝之后,向刘主禀告,杨滚将杨家枪法,传与高怀德,有意谋反。刘主大怒,下令将杨滚斩首。经众大臣保奏,刘主乃令杨滚往拿高怀德。高怀德闻讯,亲自向杨滚认罪。杨滚乃令其子等追赶高怀德,每人让他一阵,以便回朝交旨。长子杨继康、次子杨继铠,虽均遵命。三子杨继业,却真与高怀德交战,反被高怀德刺伤。杨滚大怒,亲自出马。高怀德哭诉真情,杨滚逐谅解。乃令高怀德与他交战,高怀德不肯。谓父子无交战之理,杨滚乃令高怀德用枪强刺杨滚之胸膛。杨滚乃告高怀德,此乃杨家落地梅花点钢枪祕法,要牢牢记住,逃走去罢。最后赵匡胤亲来应战,亦被杨滚打败。正拟杀伤,忽然乌云遮日。杨滚知赵匡胤将来必为天子,遂下马归顺云。

根据《国剧大成》第八集整理

录入:戊戌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66.9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白文堂、四白大铠、杨继康、杨继铠、杨继业、杨滚同上。)

杨滚   (点绛唇)   盖世豪强,威风飘荡,英名望,韬略无双,气吞山河壮。

     (念)     老夫出世在火塘,谁人不知火山王。心中恼恨杨怀亮,临阵失漏杨家枪。

     (白)     老夫,火山王杨滚,在刘主驾前为臣。只因十数年前,曾与东鲁王高兴州义结金兰,他将次子怀亮,托继老夫。此子生来伶俐,老夫爱如珍宝,将杨家花枪传授与他,谁知他弟兄们不睦,是老夫命他去往高平认姓归宗,行在中途,偶遇崔应龙回朝,他二人反目争斗,那怀亮施展杨家花枪。谁想崔应龙启奏一本,他道老夫失漏杨家花枪,有谋反之意,立时将老夫推去取斩。多亏众令公保奏,才得活命。因此命老夫带罪出朝,捉拿怀亮回朝问罪。今乃黄道吉日。

             众家儿郎。

杨继康、
杨继铠、

杨继业  (同白)    在。

杨滚   (白)     人马可齐?

杨继康、
杨继铠、

杨继业  (同白)    俱已齐备。

杨滚   (白)     兵伐高平。

杨继康、
杨继铠、

杨继业  (同白)    得令。

             嘟,众将官,兵伐高平。

(〖牌子〗。众人同下。)

【第二场】

(高怀亮上。〖牌子〗。)

高怀亮  (白)     俺杨怀亮。奉了爹爹之命,去往高平,认姓归宗。行至中途,偶遇崔子建应龙,将那贼杀得大败。那贼回朝奏与圣上,道俺杨家临阵,暗使花枪,有谋反之意。圣上大怒,就要将我爹爹斩首,多亏王子令公保奏下来,才得活命。闻听我父带兵,捉拿与我,不免去至爹爹台前,请罪便了。

(〖合头〗。高怀亮下。)

【第三场】

(四白文堂、四白大铠、杨滚同上。)

杨滚   (念)     老夫兴大兵,四路扫烟尘。

(高怀亮上。)

高怀亮  (白)     参见爹爹!

杨滚   (白)     儿是怀亮?

高怀亮  (白)     儿是怀亮。

杨滚   (白)     唗!

     (二黄摇板)  一见怀亮怒气生,

             不由老夫咬牙恨。

             叫人来将他忙上捆,

高怀亮  (白)     冤枉!

杨滚   (白)     招回来!

     (二黄摇板)  奴才有话快说明。

     (白)     奴才还有何话讲?

高怀亮  (白)     哦,呵呵爹爹!孩儿奉命去至高平,认姓归宗,行至中途,偶遇崔子建应龙,将孩儿杀得大败。

杨滚   (白)     呸,那崔应龙有多大本领,儿就战他不过?

高怀亮  (白)     爹爹,那贼人马犹如潮水一般,儿杀前不能顾后,杀左不能顾右。

杨滚   (白)     呸,儿既杀前不能顾后,战左不能顾右,两军阵前,性命有亏,儿就该使起杨家花——

高怀亮  (白)     枪!

     (哭)     喂呀!

     (二黄摇板)  不是花枪来敌挡,

             险些阵前一命亡。

杨滚   (二黄摇板)  听罢言来才知情,

             这是我错怪小姣生。

     (白)     崔应龙,崔子建!老夫与你有多大的仇恨?害我父子,是何道理?

高怀亮  (白)     爹爹!

(高怀亮哭。)

杨滚   (白)     哎呀,儿吓!不必啼哭,你且出营,为父的命你三个兄长,每人让你一阵,以遮众军耳目,老夫回朝之日,定不与那贼干休,出帐去罢。

高怀亮  (白)     儿遵命。

(高怀亮下。)

杨滚   (白)     来,传你三位少爷进帐。

四白文堂、

四白大铠 (同白)    三位少爷进帐。

(杨继康、杨继铠、杨继业同上。)
杨继康、
杨继铠、

杨继业  (同念)    辕角升平,想是干戈宁静。

     (白)     参见爹爹!

杨滚   (白)     罢了。

杨继康、
杨继铠、

杨继业  (同白)    适才四弟进帐,讲些什么?

杨滚   (白)     你四弟言道:并无反意,俱是那崔应龙之过,不与你四弟相干。为父的命你三人,假意去至阵前,每人让他一阵,父子们也好回朝,交旨复命。

杨继康、
杨继铠、

杨继业  (同白)    孩儿们遵命。

(杨继康、杨继铠同下。)

杨滚   (白)     继业儿转来。

杨继业  (白)     儿在。

杨滚   (白)     儿须要紧遵父命。

杨继业  (白)     孩儿遵命。

(杨继业下。)

杨滚   (白)     掩门!

(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四场】

(高怀亮上。杨继康上。)

高怀亮  (白)     大哥,敢是让小弟一阵?

杨继康  (白)     奉了爹爹之命,让你一阵。

(杨继康败下。杨继铠上。)

高怀亮  (白)     二哥,敢是让小弟一阵?

杨继铠  (白)     奉了爹爹之命,让你一阵。

(杨继铠败下。杨继业上。)

高怀亮  (白)     三哥,敢是让小弟一阵?

杨继业  (白)     奉了爹爹之命,前来与你交战。

(杨继业、高怀亮同起打,杨继业败下,高怀亮追下。)

【第五场】

(四白文堂、四白大铠同上,同站门。杨滚上。)

杨滚   (念)     眼观旌旗起,耳听好消息。

(杨继业上。)

杨继业  (白)     哎呀,爹爹!

杨滚   (白)     继业儿,为何这等模样呢?

杨继业  (白)     哦呵,爹爹!孩儿奉了爹爹之命,护四弟一阵,谁想他竟无手足之情,照定孩儿肚腹就刺。

杨滚   (白)     为父不信。

杨继业  (白)     爹爹请看。

杨滚   (白)     啊,果然如此。你且下去,为父自有道理。

杨继业  (白)     是,孩儿遵命。

杨滚   (白)     怀亮,怀亮!为父的好意命你三位兄长,每人让你一阵,你不念手足之情,提枪就刺,你既无手足之情,为父的还有什么父子之义!

             来,抬枪带马。

(高怀亮上。)

高怀亮  (白)     爹爹!

杨滚   (白)     好奴才!为父的好意命你三个兄长,每人让你一阵,你不念手足之情。为父的知道你的为人,也是好的。来来来,与为父的较量较量!

高怀亮  (白)     哦!呵呵爹爹,大哥、二哥,俱让孩儿一阵,唯有三哥不让孩儿,还则罢了,反用铜锤,将护心宝镜击破,在爹爹面前搬动是非,要害孩儿性命。也罢,今日老爹爹用枪,将孩儿刺死了罢!

     (哭)     哎呀!

杨滚   (白)     哎呀!

     (唱)     听罢言来珠泪滚,

             倒叫老夫痛伤心。

     (白)     继业儿吓,好奴才!为父的早已知道你要害你四弟性命,有老夫在世,那是万万不能!

高怀亮  (白)     爹爹。

     (唱)     三哥定下牢笼计,

             要害孩儿命归西。

高怀亮  (哭)     喂呀!

杨滚   (白)     儿吓,不必啼哭,上马去与为父战上几合,也好回复圣命。

高怀亮  (白)     哎呀,爹爹!自盘古以来,哪有父子交战之理?

杨滚   (白)     你待怎讲?

高怀亮  (白)     哪有父子交战之理?

杨滚   (笑)     哈哈哈!

     (白)     是吓,自盘古以来,哪有父子交战之理。儿吓,我杨家花枪,儿可能全记?

高怀亮  (白)     孩儿不能全记。

杨滚   (白)     着哇!儿上马去,将杨家花枪,传授与你。

     (西皮导板)  叫三军与爷战鼓起,

     (西皮正板)  勒住了丝缰看端的:

             杨怀亮生得来多伶俐,

             亚赛过当年的伍子胥。

             赛韦陀,赛韦陀缺少了降魔宝杵,

             赛吕布,赛吕布又缺少画杆戟。

             老夫命里有四子,

             唯有这冤家他最出奇。

             杨家花枪传授了你,

             只要儿手急眼快躲得急。

(杨滚、高怀亮对枪,同起打。)

杨滚   (白)     哎呀,儿吓,这一枪儿刺得好!来来来,照为父的胸膛来刺呀!

(高怀亮刺,高怀亮追杨滚同下。)

【第六场】

(赵匡胤上。)

赵匡胤  (念)     龙争虎斗,

(高怀德上。)

高怀德  (念)     干戈何日罢休?

赵匡胤  (白)     哪里人马呐喊?登高一望。

(杨滚、高怀亮同上,同起打。)

杨滚   (白)     儿吓,这一枪儿可认得?

高怀亮  (白)     孩儿不认识。

杨滚   (白)     此乃我杨家落地梅花点刚枪。儿牢牢紧记,上马去罢!

高怀亮  (白)     儿遵命。

(高怀亮在下场门站。赵匡胤对高怀德。)

赵匡胤  (白)     老将军将你兄弟挑下马来,速命武王七侯出马。

(赵匡胤下。)

高怀德  (白)     领旨。

(高怀德下。报子上。)

报子   (白)     报!武王七侯讨战。

杨滚   (白)     再探!

报子   (白)     得令。

(报子下。)

杨滚   (白)     啊!

     (唱)     武王七侯把战讨,

             不由老夫喜眉稍。

高怀亮  (白)     爹爹老了哇。

杨滚   (白)     呸!

     (唱)     有人再说为父老,

             钢刀之下不恕饶。

             一叫怀亮与我闪战道,

(〖扫头〗。杨滚 、高怀亮同下。)

【第七场】

(石守能、杨滚自两边分上,同起打。)

杨滚   (白)     尔是何人?

石守能  (白)     俺乃石守能。

杨滚   (白)     上马去罢!

石守能  (白)     咳!

(石守能下。高怀德上,起打。)

杨滚   (白)     尔是怀德?

高怀德  (白)     正是怀德。

杨滚   (白)     上马去罢!

高怀德  (白)     咳!

(高怀德下。)

杨滚   (白)     怀德。哦,我的儿吓!

     (唱)     尔父与我曾交好,

             胜似一母共同胞。

             到如今各为其主实难料,

     (哭)     儿吓!

(〖扫头〗。)

杨滚   (唱)     因此放儿把命逃。

(杨滚下。)

【第八场】

(赵匡胤上。)

赵匡胤  (唱)     孤王闷坐黄罗帐,

             探马不住报端详。

             武王七侯打败仗,

             孤王只得出营房。

             催马来在战场上,

             那旁来了送死郎。

(杨滚上。)

杨滚   (唱)     武王七侯打败仗,

             不由老夫喜扬扬。

             催马来在战场上,

     (白)     啊!

     (唱)     见一将官站疆场。

             头带金盔明灿亮,

             身穿铠甲锁子黄。

             我二人在燕京打一仗,

             他就是河东赵玄郎。

             明明知道故意讲,

             你是何人敢逞强?

赵匡胤  (唱)     老将不必问其详,

             孤是河东赵玄郎。

             你是何人快快讲,

             因何来到这疆场?

杨滚   (唱)     杨滚名儿为上将,

             谁人不知火山王?

赵匡胤  (唱)     听说他是火山王,

             不犹孤王怒满膛。

             手使御棍打老将,

(〖扫头〗。)

杨滚   (唱)     分一个谁胜与谁强!

(杨滚、赵匡胤同起打,赵匡胤败下,杨滚追下。赵匡胤上,赵滚上。龙形上,烟火。)

杨滚   (三笑)    哈哈哈,啊哈哈哈!

     (唱)     老夫举目抬头望,

             一朵乌云遮日光。

             人言赵家福分广,

             一统乾坤可承当。

             老夫今年七旬上,

             扶保真主理应当。

             翻鞍离蹬下丝缰,

             走向前来尊吾皇。

     (白)     万岁醒来!

赵匡胤  (西皮导板)  孤王正在睡朦胧,

杨滚   (白)     万岁醒来!

赵匡胤  (唱)     耳旁又听有人声。

             猛然睁眼来观定,

             只见老将跪埃尘。

             马上擒孤未趁愿,

             诓孤下马万不能。

杨滚   (唱)     万岁不必心害怕,

             杨滚保你坐中华。

赵匡胤  (唱)     你若真心保孤家,

             快对苍天把誓发。

杨滚   (唱)     军中三心若有假,

             死在千军万马踏。

赵匡胤  (唱)     一见老将把誓发,

             不由孤王笑哈哈。

             别的官爵不封你,

             封你王位保皇家。

杨滚   (白)     难道此时不是王位?

赵匡胤  (白)     啊!

     (唱)     封他王位不谢恩,

             想必与孤要证凭。

             伸手托出乌玉带,

杨滚   (唱)     用锤挑过带一根。

     (白)     啊!

     (唱)     老杨滚今日锤换带,

             愿保万岁坐龙庭。

             倘若哪国犯边境,

             只管火塘去搬兵。

             辞别万岁跨金蹬,

(〖扫头〗。)

杨滚   (唱)     至此扶保圣明君。

(杨滚下。四文堂自两边分上,高怀德暗上。)

高怀德  (白)     老将军归降了。

赵匡胤  (白)     转至龙篷。

(众人同下。〖尾声〗。)
(完)


浏览次数:79 ┊ 字数:4764 ┊ 最后更新:2019-09-11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