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四红图》

主要角色
赵匡胤:红生
刘化王:丑

情节
刘主化王,闻赵匡胤特来燕京行刺,乃命大将等分别把守城门,画图捉拿。计杨滚把守东门,崔龙把守西门,高怀德、高怀亮兄弟把守南北门。适商贾曹仁,由外归来。因貌与赵匡胤相似,路过东门,被杨滚擒住。同时西城崔龙,亦擒得一人,谓系赵匡胤。刘主命将二人押解金殿,均云是曹仁,无法审清。后刘主谓朝中之曹义,系曹仁之胞弟。将曹义唤来,定知真假。但将曹义唤来。曹义亦认不清楚。请准将二人带回家中,由家人共同辨认。及曹义带至家中,赵匡胤乃自己承认。曹义兄弟,认赵匡胤将来必登帝位,乃允拯救。后刘主诏令,将二个刺客带至殿前比武,赵匡胤、曹仁二人乘机,将刘主杀死云。

根据《国剧大成》第八集整理

录入:戊戌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64.00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下手同上,杨滚上。)

杨滚   (〖点绛唇〗) 掌理朝纲,镇压封疆,心雄壮,何惧强梁?威名俱传讲。

     (念)     白发如霜心性刚,帐下三军似虎狼。文韬武略怀智量,恩赐爵位火山王。

     (白)     老夫,杨滚。扶保刘王。官居极品,位列朝班。今早主公传下旨意,道赵匡胤私下燕京,行刺我主。老夫奉旨把守禁城东门。张挂图形,捉拿刺客匡胤。

             嘟,众军校校尉,打道上关。

(〖牌子〗。众人同下。)

【第二场】

(曹仁上。)

曹仁   (唱)     经营贸易他乡奔,

             心怀慈亲转家门。

     (白)     俺,曹仁。先父去世,老母在堂。兄弟曹义,在朝居官。俺平生喜走江湖,今三江贸易,得利而归家庭探母。看天色尚早,前面已是燕京东门。不免打马归家便了。

     (唱)     别却家乡日已深,

             千里迢迢少信音。

             归家喜得团圆庆,

     (白)     吓!

(四下手同暗上。)

曹仁   (唱)     因何城边有军兵?

     (白)     吓,因何关前有许多官兵在此?待俺下马过去。

(杨滚上,看图、曹仁。)

杨滚   (白)     来,与我拿下了!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上手同上,同站门。高怀德、高怀亮同上。)

高怀德  (唱)     奉命昼夜守禁门,

高怀亮  (唱)     捉拿刺客要小心。

高怀德  (白)     俺,高怀德。

高怀亮  (白)     俺,高怀亮。

高怀德  (白)     贤弟请了。

高怀亮  (白)     请了。

高怀德  (白)     你我弟兄,奉旨把守南北二门。今闻伯父崔龙,在西门拿住刺客匡胤,不知真假。

高怀亮  (白)     一同入朝,看个明白,也好放心。

高怀德  (白)     贤弟之见不差,一同前去。

高怀德、

高怀亮  (同白)    请!

高怀德  (唱)     若是奸人来拿定,

高怀亮  (唱)     以免终日费辛勤。

(高怀德、高怀亮领四上手同下。)

【第四场】

(四太监同上,同站门。大太监、刘化王同上。)

刘化王  (引子)    四时吉庆,每日里,快乐无穷。

     (念)     为君要有道,自然乐逍遥。不论文共武,孤全管得着。

     (白)     孤,刘化王。承父之大业,坐守燕京,这也不在话下。那个又在话上。近臣奏道,仰观天象,说赤须火龙压住孤的星相,才算出是刺客赵匡胤,要私下燕京,要摘孤的龙头。不知老天绝我不绝。已命众卿画影图形,守住禁城。捉拿刺客赵匡胤,还未见交旨。

             内侍,闪放龙棚。

大太监  (白)     吓,闪放龙棚!

(崔龙上。)

崔龙   (念)     擒得奸细到,定然爵位高。

     (白)     臣崔龙见驾,愿大王千岁!

刘化王  (白)     平身。

崔龙   (白)     千千岁。

刘化王  (白)     赐坐。

崔龙   (白)     谢大王。恭喜主公,贺喜主公!

刘化王  (白)     孤喜从何来呢?

崔龙   (白)     臣在西门,仗主洪福,拿住刺客赵匡胤,前来交旨。

刘化王  (白)     怎么着,赵匡胤被你拿住了?

崔龙   (白)     正是。

刘化王  (笑)     啊啊哈哈哈!

(杨滚上。)

杨滚   (白)     走吓!

     (念)     用尽千般计,国运与天齐。

     (白)     臣杨滚见驾,大王千岁!

刘化王  (白)     吓,老千岁平身,赐坐。

杨滚   (白)     谢大王!臣在东门,仗主洪福,拿得刺客赵匡胤,前来交旨。

刘化王  (白)     吓,你在东门,拿住一个刺客赵匡胤?

杨滚   (白)     正是。

刘化王  (白)     崔大人,你在西门拿住一个刺客赵匡胤?

崔龙   (白)     是。

刘化王  (白)     怪呀,一个赵匡胤,你们二位到是谁拿住的?

杨滚   (白)     臣在东门,照画图拿来,现在殿角以下。有军校看守。

崔龙   (白)     臣在西门,照画图拿来,现在午门候旨。

刘化王  (白)     你拿住一个?

杨滚   (白)     是臣拿住一个。

刘化王  (白)     你么,也拿住一个?

崔龙   (白)     是臣拿住一个。

刘化王  (白)     好,拿住刺客,功劳非小。都带上殿来,孤王观看。

杨滚、

崔龙   (同白)    领旨!

             下面听者,大王有旨:将刺客赵匡胤押上殿来。

(八军校押赵匡胤、曹仁自两边分上。)
杨滚、

崔龙   (同白)    刺客当面。

刘化王  (白)     赵匡胤,赵匡胤。

(赵匡胤、曹仁互指。刘化王看。)

刘化王  (白)     这可到好,两个全是哑巴。

杨滚   (白)     刺客,大王唤你因何不应?

曹仁   (白)     呔,俺是草民曹仁。哪个是什么刺客赵匡胤吓?

崔龙   (白)     刺客,大王唤你,为何不应?

赵匡胤  (白)     呔,俺是草民曹仁,哪个是什么刺客赵匡胤吓?

刘化王  (白)     咳,这不是糟吗,二位辛苦劳驾,听见没有。两个全不是。

杨滚   (白)     启奏大王:臣闻曹义有一兄长,名唤曹仁。难道有两个不成?

刘化王  (白)     是吓!

崔龙   (白)     大王,臣将他二人带回衙去,五刑拷打,定有匡胤在内。

刘化王  (白)     也好。

杨滚   (白)     且慢,何必如此,待王就在金殿亲审,定知真假。

刘化王  (白)     咳,你们二位真是老糊涂了。曹义的哥哥叫曹仁,把曹义宣来。叫他认认么,就明白了。费这们大事做什么?

杨滚   (白)     大王之见不差,臣领旨。

             大王有旨:宣曹义上殿。

曹义   (内白)    领旨!

(曹义上。)

曹义   (念)     丹书非龙诏,居官在群僚。

     (白)     臣,曹义见驾,愿大王千岁!

刘化王  (白)     平身。

曹义   (白)     千千岁。宣臣上殿,有何国事议论?

刘化王  (白)     他是这们件事情:杨老千岁在东门拿来一个刺客匡胤,崔大人在西门拿来一个刺客匡胤。方才孤家审问,两个都是曹仁。闹不清楚。宣卿上殿。曹仁是你胞兄,自然你总认得明白。

曹义   (白)     今在何处,待臣看来。

刘化王  (白)     来,将他们带上殿来。

曹仁   (白)     贤弟!

赵匡胤  (白)     贤弟!

曹义   (白)     吓,你是兄长曹仁?

曹仁   (白)     正是愚兄。

曹义   (白)     你是兄长曹仁?

赵匡胤  (白)     正是愚兄。

崔龙   (白)     哪个是令兄吓?曹仁,带回府去。

曹义   (白)     这二人一样,皂白难分。启奏大王:臣认不出真假。臣将二人带回家去,有老少人等,认明回奏。

刘化王  (白)     这是打哪说起,连你也闹不清楚。也罢,就命卿带回家去,审明回奏。

曹义   (白)     领旨。

     (唱)     主公驾前领圣命,

             丹墀吩咐御林军:

             两个刺客来压定,

(八军校押赵匡胤、曹仁同下。)

曹义   (唱)     倒叫下官解不明。

(曹义下。)

杨滚   (唱)     曹府去把二人问,

             时下皂白要分清。

(杨滚下。)

崔龙   (唱)     辨不出曹仁与匡胤,

             空费忠勤一片心。

(崔龙下。)

刘化王  (唱)     清天白日如梦景,

             两个匡胤都叫曹仁。

             亲弟亲兄认不准,

     (白)     退班!

(大太监、四太监自两边分下。)

刘化王  (唱)     孤王怎好放此心。

(刘化王下。)

【第五场】

(八军校、曹仁、赵匡胤、曹义同上。)

曹义   (唱)     众家护送到府门,

             此事须当要问明。

     (白)     来,将他二人吊在两廊,尔等回避。

(八军校同下。)

曹义   (白)     你二人谁是刺客匡胤,从实讲来。

曹仁   (白)     奴才听了!

     (西皮导板)  三人打坐曹府内,

赵匡胤  (白)     奴才听了!

     (西皮导板)  三人打坐曹府内,

曹仁   (唱)     叫一声奴才听分明。

赵匡胤  (唱)     叫一声奴才听分明。

曹义   (白)     你父是何名字?讲。

曹仁   (唱)     父名曹节是皇堂太守,

赵匡胤  (唱)     父名曹节是皇堂太守,

曹义   (白)     哦,你母亲呢?

曹仁   (唱)     母亲曾受皇家诰封。

赵匡胤  (唱)     母亲曾受皇家诰封。

曹义   (白)     你多大年纪了?

曹仁   (唱)     俺曹仁今年三十二,

赵匡胤  (唱)     俺曹仁今年三十二,

曹义   (白)     你做何生意呢?

曹仁   (唱)     离却家乡在外经营。

赵匡胤  (唱)     离却家乡在外经营。

曹义   (白)     怎得回来?

曹仁   (唱)     思念高堂家园奔,

赵匡胤  (唱)     思念高堂家园奔,

曹义   (白)     你是怎样被擒?

曹仁   (唱)     军卒拿获不容情。

赵匡胤  (唱)     军卒拿获不容情。

曹仁   (白)     住口!

     (唱)     人生天地立乾坤,

             豪杰到处可存身。

             祸福吉凶全由命,

             何须假冒姓与名?

赵匡胤  (白)     吓!

     (唱)     出言刚强英雄论,

             玄郎似非等闲人。

             私下燕京身遭困,

             机缘一段与曹仁。

             若是弟把兄来认,

             道俺怕死与贪生。

             关西一带知名姓,

             到处闻俺谁不尊。

             俺姓赵表玄郎字匡胤,

             单人独自我要刺刘君。

曹义   (白)     吓!

     (唱)     听他说出真名姓,

             倒把曹义心下惊。

             人道玄郎有天运,

             丈夫岂能逆天行?

             走向前来忙松捆,

     (白)     仁兄受惊了!

     (唱)     小弟不知兄受惊。

     (白)     赵仁兄。

曹仁、

曹义   (同白)    愚弟不知,多有冲撞,请上坐,弟等奉陪。

赵匡胤  (白)     落难之人,蒙恩相救,岂敢。

曹仁、

曹义   (同白)    此是弟等家中,仁兄不必推辞。

赵匡胤  (白)     如此深恩,只是玄郎,已入虎口,若能保全性命,有日得帝,必当重报。

曹仁、

曹义   (同白)    只要天意成功,愚弟兄施身相报。

赵匡胤  (白)     若得如此,是玄郎大恩人也。

曹义   (白)     请驾在此忍耐几日,看有机会,再定良谋。

赵匡胤  (白)     二公请上,受玄郎一拜!

     (唱)     此番深蒙弟兄情,

             保救玄郎一满门。

             若得大事成功定,

             犬马相报你弟兄恩。

曹义   (唱)     但得上天从人愿,

曹仁   (唱)     定保仁兄把功成。

(曹仁、曹义、赵匡胤同下。)

【第六场】

(四下手同上,同站门。张光远、罗延威同上。)

张光远  (唱)     山林之内商议定,

罗延威  (唱)     同心协定奔燕京。

张光远  (白)     俺,张光远。

罗延威  (白)     俺,罗延威。

张光远  (白)     请了。

罗延威  (白)     请了。

张光远  (白)     闻得赵大哥私下燕京,我等暗暗前去接应。看前面已是禁城,怎样的行事?

罗延威  (白)     先在城外,命人城中打探,若有音信,再去接应。

张光远  (白)     贤弟言之有理。请!

     (唱)     须见城中真实信,

             齐心好去论英雄。

(众人同下。)

【第七场】

(四太监同上,同战门。大太监、刘化王同上。)

刘化王  (唱)     夜至三更睡昏沉,

             一片红光照孤身。

             心中怀记赵匡胤,

             杀却此人除祸根。

(崔龙上。)

崔龙   (唱)     暗中机谋已定准,

             主公驾前奏分明。

     (白)     臣崔龙见驾,大王千岁!

刘化王  (白)     平身。

崔龙   (白)     千千岁!

刘化王  (白)     老先生你倒来了,不知审问匡胤,怎么样了?

崔龙   (白)     臣在曹府打探,曹义未曾审明。臣在家中拷打胡驴儿,他言道赵匡胤左膀之上,有一硃砂肉球。大王亲自观看,便知真假。

刘化王  (白)     如此快把他二人押上殿来,孤王观看。

崔龙   (白)     领旨。

             大王有旨:众王侯披挂,将两个刺客,押上殿来。

(杨滚、高怀德、高怀亮、八军校、曹仁、赵匡胤自两边分上。)

八军校  (同白)    刺客当面。

刘化王  (白)     待孤瞧瞧。

崔龙、

杨滚   (同白)    大王请看。

刘化王  (白)     没有没有。

崔龙   (白)     押上一旁,这又奇了。

             启奏大王:闻得匡胤,武艺高强,大王命他二人殿前比武,胜者便是匡胤。

刘化王  (白)     将他二人带上来,孤家吩咐他们。

崔龙   (白)     刺客带上来。

刘化王  (白)     孤看你二人,必然武艺高强。在殿前演习演习,孤王观看,谁打的好,孤王重重的赏。

(曹仁、赵匡胤同相看。刘化王看。)

刘化王  (白)     是吓,带了刑具怎么打呢?

             来,去了刑具。

赵匡胤、

曹仁   (同白)    草民见驾,大王千岁!

刘化王  (白)     起来。

赵匡胤、

曹仁   (同白)    千千岁!

刘化王  (白)     这就演罢。

赵匡胤、

曹仁   (同白)    殿下军威特重,草民不敢演。

刘化王  (白)     众位王侯,大家都退下,孤倒得瞧。

崔龙、
杨滚、
高怀德、

高怀亮  (同白)    臣等领旨,大王要小心了。

(崔龙、杨滚、高怀德、高怀亮同下。)

刘化王  (白)     咳,怕什么。你二人演罢,这好不好?

赵匡胤、

曹仁   (同白)    领旨。

(赵匡胤、曹仁同打完。)

刘化王  (白)     好,真真的还会什么?

赵匡胤、

曹仁   (同白)    演刀。

刘化王  (白)     好,下面演来。

赵匡胤、

曹仁   (同白)    草民身边,并无寸铁,怎么演法?

刘化王  (白)     要刀,有吓。

             内侍,拿两把钢刀来。

赵匡胤、

曹仁   (同白)    大王命内侍人等退后,有恐失手。

刘化王  (白)     对了,你们也下去,这倒眼亮得瞧,快快的演罢。

曹仁、

赵匡胤  (同白)    领旨!

(赵匡胤、曹仁同演刀,赵匡胤刺死刘化王。崔龙、杨滚、高怀德、高怀亮同上,同架。曹仁、赵匡胤同下。)

【第八场】

(〖急急风〗。四下手同上,同凹门。张光远、罗延威同上。赵匡胤、曹仁同上。)
张光远、

罗延威  (同白)    赵大哥受惊了。

赵匡胤  (白)     哎呀,二位贤弟,后面追兵到来,大家一同杀上前去。

(会阵。众人同起打。赵匡胤跳下马,出龙形。众人同下。崔龙、杨滚、高怀德、高怀亮同上,同凹门。)

杨滚   (叫头)    列位王侯!

     (白)     原来是曹府与匡胤同谋刺死大王,你我大家各霸一方罢。

崔龙、
高怀德、

高怀亮  (同白)    请!

(众人同下。〖尾声〗。)
(完)


浏览次数:515 ┊ 字数:5440 ┊ 最后更新:2019-02-06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