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梅花妆》

主要角色
寿阳公主:旦
宗悫:小生
傅亮:丑

情节
刘裕篡晋,建都建康,国号大宋。有一大臣傅亮,忌新进宗悫之能,乃设计陷害。向宗悫言:皇帝每日在含章殿耽饮酒色,不理朝政。宗悫激于忠义,奋勇前往诤谏。惟含章殿乃寿阳公主所住。宗悫入时,适公主在玉阶昼睡,梅花片片,落满眉额。宗悫疑系宫人,恐其中寒,将渠叫醒。公主大怒,谓私闯宫殿,理应问斩。宗悫大惧,乃告以实情。公主见宗少年英俊,不胜爱慕。乃言少时皇帝问讯时,亦要据实说明。届时宗悫据实直言,公主亦从中解释,遂得无罪。适林蛮王阳迈入侵,公主自荐,领兵抗御,并令宗悫为先锋,傅亮则隶属先锋部下,一同出发。卒将阳迈击退,凯旋而归。

根据《国剧大成》第八集整理

录入:戊戌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58.61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八蛮兵、四蛮将同上,同站门。阳迈上。)

阳迈   (点绛唇)   虎踞南方,将勇兵强。魏禅晋,刘裕猖狂,看社稷尽归吾掌。

(阳迈坐高台。)

阳迈   (念)     长在天南地,裹甲一身轻。自从孟获后,谁人似孔明?

     (白)     孤,林邑蛮王阳迈是也。自晋朝以来,称强西南。今闻宋王刘裕篡了晋室,称帝建康,孤家正好乘隙起兵,夺取江南,因恐宋朝兵强将广,孤命力士常风、石勇择大象一匹,练就象鼻阵,万人莫敌。

             众蛮兵,唤常风、石勇带象上来。

八蛮兵  (同白)    常风、石勇带象上来。

(常风、石勇带象同上。)
常风、

石勇   (同白)    大王验看。

阳迈   (白)     象吓象,孤家兵夺江南,用你以为前队,须要奋勇当先。

(〖风入松〗。)

阳迈   (白)     众蛮兵,齐往江南。

(阳迈骑象。〖牌子〗。众人同下。)

【第二场】

(傅亮上。)

傅亮   (念)     江左尚风流,世乱与民愁。贤王受禅晋,德政播千秋。

     (白)     下官,傅亮,官拜侍中。自东晋以来,江左微弱,贼臣迭起,因此乘机扶了宋王刘裕,勒逼晋帝让位,裕作南宋天子。我不才,也算开国功臣。可恨南阳宗悫,少年孩童,提剑来投,指天划地。天子见喜,也封侍中,竟与区区同立朝班,实觉可厌。吓。我想含章殿,乃是寿阳公主时常坐卧之所,不免将他诓了进去,使公主斩之,以除芒刺。话言之间,小儿谅必来也。

(傅亮边坐。宗悫官衣上。)

宗悫   (白)     姆,姆。

     (西皮原板)  饱奇才习孔孟自夸学问,

             黄石略吕望韬文武通神。

             这都是寒窗苦埋头发愤,

             今方见诗书中不误愚人。

傅亮   (白)     吓,宗兄来了,请坐。

宗悫   (白)     请。

傅亮   (白)     我有一事正要请教,兄来得甚好。

宗悫   (白)     请问何事?

傅亮   (白)     方今,北有燕、秦、赵、魏,南有林邑广粤,我南宋区区江左,四海未一,当将何策,以为久固之计?

宗悫   (白)     为臣者鞠躬尽瘁,忠义为心,何愁四海不一?

傅亮   (白)     此乃书生之常论也。我傅亮之志,要挟泰山而超北海,作人之所不能,方能定国。

宗悫   (白)     哈哈,此乃跋扈将军之言也。我宗悫则不然。

傅亮   (白)     足下之志如何呢?

宗悫   (白)     我之志,欲乘长风破万里巨浪。

傅亮   (白)     哈哈,好爽快之事,可见足下高明也,果然胜我十倍。只是圣上近日流连花酒,足下身为侍中,何不谏阻一言?

宗悫   (白)     吓,圣上勤政崇德,何尝贪恋花酒?

傅亮   (白)     哎哎,现在含章殿赏花,吩咐守门内侍,一概不许大小文武进见,足下若有忠君之心,硬闯入内,若能谏止,下官服你之才能也。

宗悫   (白)     吓,此事可真?

傅亮   (白)     哎,别事可谎,此岂虚言?

宗悫   (白)     既然如此,我即修本谏奏,少陪了。

傅亮   (白)     请。

宗悫   (西皮原板)  我宗悫虽年少朝堂后进,

             怀一膛忠义气贾谊同心。

             圣驾在含章殿流连宴饮,

             又何防叩龙墀直言谏君?

(宗悫下。)

傅亮   (白)     哈哈,妙吓。宗悫小儿,被我激动,诓入含章,自有公主杀他。若是不成,我还有妙计害他一死。正是:

     (念)     除却心头恨,方显我才能。

     (白)     姆姆,妙哉,妙哉。

(傅亮下。)

【第三场】

(八旗夫、八将同上,同跑马,同下。大吹打,锣鼓。四红文堂、四大铠、八旗夫、四女兵、女马夫、女纛、八将同上,寿阳公主骑马上。)

寿阳公主 (念)     银河小天孙,文武俱超群。常入含章殿,俊眼看彩云。

     (白)     奴,寿阳公主是也,蒙父王教习文武,以备遣用。今日操演已毕。

             众将官,各归各营。

(〖牌子〗。众人倒脱靴同下。)

【第四场】

(〖小吹打〗。花屏帐,中场桌上花山,山前摆屏,屏前摆梅。平安上。)

平安   (念)     本是庶民种,忽然身随龙。似贵原非贵,好在称公公。

     (白)     咱家,大宋朝穿宫内监平安是也。只因寿阳公主性爱梅花,这含章殿前花开茂盛,特此检点以备玩赏。呀,乐声一派,公主来也。

(平安下。)

【第五场】

(四宫女、四女兵同上。)

寿阳公主 (内白)    摆驾。

(寿阳公主上。)

寿阳公主 (西皮平板)  羡鲜明当须潇洒,

             但凭春梦到天涯。

             红楼日暮流莺去,

             愁杀深宫惜落花。

(过门。平安上。)

平安   (白)     奴婢接驾。

寿阳公主 (白)     香风扑鼻,梅花盛开,你们各自玩赏,不必在此伺候。

平安   (白)     是。

             众位姐姐,俱随我来。

四宫女、

四女兵  (同白)    公公请。

(平安、四宫女、四女兵同下。)

寿阳公主 (白)     梅花吓,梅花。想我寿阳女子,叨蒙父皇恩养一十五岁,自夸容貌,可与花比,因甚跨凤无期,不知乘龙有谁吓?

     (西皮平板)  春风和春色娇艳阳春景,

             有心人对梅花无限钟情。

             似琼瑶堆玉山翠黛掩映,

             比兰麝气幽香却胜几分。

             说甚么羡琼楼鸳鸯交颈,

             我今日含章殿人在蓬瀛。

             倦沉沉似觉得身体欲困,

             卧玉阶一任他花片飘零。

(寿阳公主靠桌头睡。宗悫上。)

宗悫   (白)     走吓!

     (唱)     急匆匆闯过了数重紫禁,

     (白)     吓!

     (唱)     含章殿听不见金口龙音。

             傅亮言主在此欢乐宴饮,

     (白)     吓!

     (唱)     闻我来已撤席驾回宫庭。

             臣谏君必须要忠心上禀,

     (白)     吓!

     (唱)     玉阶台睡一女美貌青春。

     (白)     吓,圣驾未见,这玉阶台上睡有一个绝色美女,梅花落了她一额角,竟不知醒,岂不受了寒气。待我将她唤醒,问问圣驾今在何处。

             吓,宫人醒来,醒来!

寿阳公主 (西皮导板)  睡朦胧只觉得风香体冷,

宗悫   (白)     花落满额,不要睡凉了。圣驾今在何处?

寿阳公主 (唱)     惊醒我瑶台梦又下红尘。

             莫不是宫娥们前来相请?

宗悫   (白)     醒来,我有话问你。

寿阳公主 (白)     吓!

     (唱)     拂花片睁凤目言语何人?

宗悫   (白)     圣驾呢?

寿阳公主 (白)     吓。

宗悫   (白)     圣驾在何处?

寿阳公主 (白)     唗!

     (唱)     戴乌纱穿朝衣将奴盘问,

             怒冲霄拔宝剑立斩贼臣。

(宗悫、寿阳公主两过合。)

宗悫   (白)     住了!

     (唱)     我宗悫为宋臣忠心耿耿,

             一宫女竟焉敢举剑杀人。

     (白)     吓,我宗悫乃堂堂大臣,有事见驾,你一宫女,何敢杀我么?

(寿阳公主停剑。)

寿阳公主 (白)     吓,你既是大臣宗悫,就该知道朝庭礼仪,何敢私入含章,惊犯公主,岂不该斩么?

宗悫   (白)     吓,公主?却在何处?

寿阳公主 (白)     吾即寿阳公主。

宗悫   (白)     哎呀!

(宗悫跪。)

寿阳公主 (白)     内侍、宫人何在?

(平安、四宫女自两边分上。)
平安、

四宫女  (同白)    公主。

寿阳公主 (白)     将他绑了。

(平安、四宫女同绑宗悫。)

平安   (白)     宗官,你是大大的忠臣,怎么闯到这里来了?好大胆!

宗悫   (白)     哎呀,公主吓!

     (唱)     我误中牢笼计一时急性,

             吓得我心胆碎跪拜埃尘。

             惊驾罪该斩首下情告禀,

平安   (白)     你说实话,公主开恩放你。

(寿阳公主遮看宗悫。)

宗悫   (白)     哎呀,公主吓!

     (唱)     说明这奸贼计死也甘心。

平安   (白)     有话只管说。

宗悫   (白)     哎呀,公主吓。臣在朝房,傅亮言道:圣驾每在含章殿饮宴,不理朝政。为臣忠肝义胆,一时冒昧前来谏奏,岂知中他陷害之计。臣今万死不辞,只求公主将此委曲,转奏天子,即认罪亦得瞑目九泉也。

平安   (白)     那傅亮本来就是个坏种。

宗悫   (唱)     仗忠义又何妨委曲丧命,

             乞转奏归九泉不忘主恩。

寿阳公主 (白)     呀!

     (唱)     听此言观容貌可爱可悯,

             原来是少年的忠义之臣。

     (白)     哎!

     (唱)     闯宫禁罪应斩心中不忍,

平安   (白)     公主要开恩饶你,多多的磕头吧。

宗悫   (白)     公主,臣是被人所害,饶了我罢,饶了我罢。

(宗悫叩头。)

寿阳公主 (白)     啊!

     (唱)     见父王奴即将此事奏明。

     (白)     听你之言,是被傅亮所害?

宗悫   (白)     是他陷害微臣。

寿阳公主 (白)     见我父王你要直奏。

宗悫   (白)     不敢隐瞒。

寿阳公主 (白)     平安,将他押至午门听候旨意。

平安   (白)     遵旨。

寿阳公主 (唱)     朝大臣犯宫禁事难瞒隐,

             奴怀藏心腹事岂可抛倾。

     (白)     宗悫,见我父王你要直奏。

宗悫   (白)     句句实言。

寿阳公主 (白)     我叫你说甚么,你要说甚么。

宗悫   (白)     是。公主叫我怎么着,我就怎么着。

寿阳公主 (白)     唔。

(宗悫跪。)

宗悫   (白)     是。我不敢怎么着。

寿阳公主 (白)     小心了。

(寿阳公主回头看平安。)

寿阳公主 (白)     押到午门候旨。

(寿阳公主下。)

平安   (唱)     宗官儿上殿直言启奏,

             谅无大事你且放心。

宗悫   (白)     咳,老公公吓!

     (唱)     非是我年纪幼孟浪情性,

             此乃是傅亮贼忌才忌能。

             既入宫已拚着热血溅颈,

     (白)     老公公吓!

     (唱)     忠与奸有公论玉石分清。

平安   (白)     不防,有我。

宗悫   (白)     哎。

(宗悫、平安、四宫女同下。)

【第六场】

(四值殿、四太监、宋武帝同上。)

宋武帝  (唱)     自汉末三国后西晋、东晋,

             藩王乱社稷危惹起刀兵。

             朕自幼称豪杰意在百姓,

             受禅让号大宋江南为君。

(宋武帝内坐。傅亮上。)

傅亮   (笑)     哈哈!

     (唱)     定下了巧机关安排陷阱,

             那宗悫小儿辈怎解其情。

(傅亮跪。)

傅亮   (白)     臣傅亮,有本启奏。

宋武帝  (白)     平身。奏来。

傅亮   (白)     臣与宗悫同日值班禁中,他忽然言道,圣驾含章殿饮宴。宗悫闯进含章去了。微臣不敢隐瞒,特奏主知。

宋武帝  (白)     吓。含章殿,乃是寿阳公主常临之地,宗悫何敢私入,即速拿来见朕。

傅亮   (白)     领旨。

(平安上。)

平安   (白)     慢着,慢着。启万岁:公主有本面奏。

宋武帝  (白)     吓,公主有本启奏?

平安   (白)     喳。

宋武帝  (白)     傅亮,殿角候旨。

傅亮   (白)     领旨。

             哈哈,公主上殿,宗悫吓,哈哈,你这小畜生,死得成了!才知我的厉害。

(傅亮下。)

宋武帝  (白)     宣公主上殿。

平安   (白)     领旨。

             万岁有旨,宣公主上殿。

寿阳公主 (内白)    领旨!

(四宫女同领上,同凹门。寿阳公主上。)

寿阳公主 (唱)     观宗悫可算得人中龙凤,

             奏父王须保全年少公卿。

     (白)     儿寿阳见驾,愿父王万岁。

宋武帝  (白)     皇儿平身。

寿阳公主 (白)     万万岁。

宋武帝  (白)     赐坐。

寿阳公主 (白)     谢坐。

宋武帝  (白)     皇儿上殿有何本奏?

寿阳公主 (白)     容奏!

     (唱)     女儿在含章殿赏花玩景,

             小宗悫忽然间闯进宫庭。

             自言道被傅亮陷害诓引,

             这其间是与非父王鉴明。

宋武帝  (白)     吓!

     (唱)     那傅亮方才奏宗悫犯禁,

             揣情理必然是忌害之心。

             劝皇儿休得要为此恼闷,

             父自有调停法格外施恩。

     (白)     这是傅亮计害贤臣。他方才之言,朕已知之。

             值殿官,将宗悫押上金殿。

四值殿  (同白)    领旨。

(四值殿押宗悫同上。)

宗悫   (白)     咳!

     (唱)     一声喊不由我心中凛凛,

             怀忠义中奸谋死非自寻。

             可见得未央宫萧何、韩信,

(宗悫看寿阳公主,宗悫朝外跪。)

宗悫   (唱)     臣宗悫见明君请正典刑。

宋武帝  (白)     宗悫。

宗悫   (白)     万岁!

宋武帝  (白)     你为何私入含章殿,明白奏来。

宗悫   (白)     容奏!

     (唱)     臣值班与傅亮在朝房闲论,

             他言君在含章宴饮忘形。

             激动臣忠义心闯入谏诤,

             犯禁忌罪当诛碎骨粉身。

宋武帝  (白)     这是傅亮忌贤,你也冒昧。

             将宗悫松绑,殿角候旨。

宗悫   (白)     谢万岁!

(宗悫下。)

宋武帝  (白)     宣傅亮上殿。

四太监  (同白)    傅亮上殿。

(傅亮上。)

傅亮   (白)     领旨!

     (念)     宗悫斩午门,该我把官升。

     (白)     吾皇万岁!

(傅亮朝外跪。)

宋武帝  (白)     唗!好个开国之臣吓。

     (唱)     君则敬臣则忠心为根本,

             害他人显自身你是功臣。

             朕为君治天下社稷安隐,

             你为何背地里毁谤寡人?

傅亮   (白)     臣该万死,臣该万死!

(傅亮叩头。皇门官上。)

皇门官  (白)     走吓!

     (唱)     得边报林邑王兵马勇盛,

             已攻破我国中府县州城。

(皇门官跪,即起。)

皇门官  (白)     启奏万岁:林邑王阳迈,统领倾国人马,风拥而来。所过州县,势如破竹,边关危急,乞主发兵抵御。

宋武帝  (白)     吓,那阳迈如此猖狂。卿家退班,寡人自有旨下。

皇门官  (白)     领旨。

(皇门官下。)

宋武帝  (白)     傅亮平身,候旨。

傅亮   (白)     谢万岁。

宋武帝  (白)     皇儿,阳迈统领倾国人马,已夺州郡,何臣前去抵御?

寿阳公主 (白)     启父王:宗悫乃少年英雄,文武全才,可以为将,必能平定。

宋武帝  (白)     皇儿之言,正合父意,儿晓兵机,又能风鉴。收服阳迈,非儿与宗悫不可。

             内侍,宣宗悫上殿。

四太监  (同白)    宗悫上殿。

(宗悫上。)

宗悫   (白)     领旨!

     (念)     君心难测,臣腹胆寒。

     (白)     吾皇万岁!

宋武帝  (白)     卿误入含章,是中奸计。今日林邑王阳迈犯边,用人之际,寡人从宽免议,平身。

宗悫   (白)     谢吾皇万岁!

宋武帝  (白)     寿阳。

寿阳公主 (白)     父王。

宋武帝  (白)     儿为统兵元帅。

寿阳公主 (白)     谢父王。

宋武帝  (白)     宗悫。

宗悫   (白)     万岁。

宋武帝  (白)     以为前站先行,征服回朝,朕必加恩。

宗悫   (白)     谢主龙恩。

宋武帝  (白)     傅亮。

傅亮   (白)     臣。

宋武帝  (白)     忌贤误国,理应加罪,念在开国功臣,姑从宽典,罚在宗悫麾下効力赎罪。

傅亮   (白)     谢万岁。

宋武帝  (白)     皇儿,为父赐你宝剑一口,统辖文武。但有不听提调者,先斩后奏,带兵十万,能将百员,即日兴师。退班。

寿阳公主、

宗悫   (同白)    请驾回宫。

(〖小吹打〗。宋武帝、四太监、四值殿自两边分下。四宫女同下。)
傅亮、

宗悫   (同白)    送公主。

寿阳公主 (白)     宗先锋。

宗悫   (白)     公主。

寿阳公主 (白)     传知你部下之将,点齐人马校场伺候。

宗悫   (白)     得令。

寿阳公主 (白)     你不要又被人作弄了。

宗悫   (白)     臣今心已明白,万再不敢冒昧。

寿阳公主 (白)     唔。

(宗悫跪,寿阳公主指傅亮。)

寿阳公主 (白)     你叫他小心。

宗悫   (白)     是。

寿阳公主 (白)     你吓!

(宗悫跪。)

寿阳公主 (白)     也要小心了。

(寿阳公主下。)

宗悫   (白)     送公主。

             傅亮听令!

傅亮   (白)     是。将军在上,傅亮参见。

宗悫   (白)     免。

傅亮   (白)     吓。

宗悫   (白)     点齐人马,候公主起驾。

傅亮   (白)     得令。

宗悫   (白)     你——

(傅亮跪。)

宗悫   (白)     小心了!

(宗悫下。)

傅亮   (白)     哎吓,好计,好圈套,套在自己头上了。哎哎。

(傅亮下。)

【第七场】

(八蛮兵、四蛮将、常风、石勇同上。)

阳迈   (内白)    催军!

(阳迈上。〖牌子〗。八蛮兵、四蛮将、常风、石勇、阳迈同抵下场门。)

阳迈   (白)     为何不行?

四蛮将、
常风、

石勇   (同白)    离建康不远。

阳迈   (白)     奋勇前往。

(〖合头〗。众人同领下。)

【第八场】

(八宋将同乘马上。〖牌子〗。八宋将同凹门。)

宋将甲  (白)     众位将军请了,我等奉旨征服阳迈,公主发兵同往,校场伺候。

八宋将  (同白)    请!

(〖合头〗。八宋将同下。宗悫扎靠上,起霸。)

宗悫   (念)     长风巨浪开,今称大将才。腰下龙泉剑,贼酋授首来。

     (白)     俺,宗悫,叨蒙圣恩,封为征南先锋,挂印平蛮。

             傅亮何在?

(傅亮扎靠上。)

傅亮   (白)     来也。

             参见将军。

宗悫   (白)     公主驾到,小心伺候。

傅亮   (白)     吓。

(〖大吹打〗。四红文堂、四红大铠、四上手、四女兵、大纛写“大宗公主寿阳”同上。寿阳公主穿靠蟒上。八宋将同上,八宋将、宗悫、傅亮同接。四红文堂、四红大铠、四上手、四女兵、大纛、寿阳公主同凹门。寿阳公主上高台。)
八宋将、
宗悫、

傅亮   (同白)    参见公主。

寿阳公主 (白)     两旁候令。

     (念)     人日卧含章,体艳任风狂。梅花香满额,遗留锦绣妆。

     (白)     传先锋。

宗悫   (白)     来也。

             参见公主。

寿阳公主 (白)     倒有武将之威。

宗悫   (白)     公主之恩。

(宗悫跪。)

寿阳公主 (白)     起来。

宗悫   (白)     谢公主。

(报子上。)

报子   (白)     阳迈兵将蜂拥而来。

寿阳公主 (白)     再探。

报子   (白)     得令。

(报子下。)

寿阳公主 (白)     宗先锋捧我宝剑,调取大兵勇将,先见一阵。

(寿阳公主看傅亮。)

宗悫   (白)     得令。

             傅亮听令。

傅亮   (白)     有。

宗悫   (白)     带兵三千,攻打头阵。

傅亮   (白)     哎呀。

宗悫   (白)     唔。

(傅亮跪。)

傅亮   (白)     哎,得令。

寿阳公主 (白)     且在教场安营。

(寿阳公主、四上手、四女兵、大纛、八宋将、宗悫同下。)

傅亮   (念)     棋下一着错,满盘皆是输。

     (白)     众将官杀上前去。

(〖牌子〗。会阵。八蛮兵、常风同上,会阵,杀,架住傅亮。八蛮兵、常风同下。石勇赶象同上。)

傅亮   (白)     哎呀!速速退走。

(傅亮、四红文堂、四红大铠同下。)

石勇   (白)     任他兵多将广,你我只要一象成功。回复大王,再去讨战。

(锣鼓。众人同领下。)

【第九场】

(四上手、四女兵、大纛、八宋将、宗悫同上,同站门。寿阳公主上。)

寿阳公主 (唱)     十五执掌黄金印,

             奉旨带甲领雄兵。

             父登龙位禅大晋,

             天下军民享太平。

             南蛮无知犯边境,

             玉叶金枝代天行。

             今将烟尘俱扫尽,

             奴留梅花点额名。

(寿阳公主外坐。傅亮、四红文堂、四红大铠同上。〖风入松〗。四红文堂、四红大铠同凹门。)

傅亮   (白)     参见公主。

寿阳公主 (白)     胜负如何?

傅亮   (白)     启公主:南蛮兵将象为前队,臣难抵敌,败下阵来,乞恩恕罪。

寿阳公主 (白)     象为前队,兵难抵挡,你用何计破之?

傅亮   (白)     只有狮子可能破象。

寿阳公主 (白)     狮乃神物,怎能得到?

傅亮   (白)     昔日三国时,诸葛孔明南征孟获,曾用假狮,以破象阵。今破林邑,除非假装狮子,不能成功。

寿阳公主 (白)     此计甚好,就命你办此一差。

傅亮   (白)     哎呀,公主,臣只会说不会作。

寿阳公主 (白)     违令者斩。

傅亮   (白)     是,是,臣遵令。

寿阳公主 (白)     速去办来。

傅亮   (白)     是,是。

             咳,这一计,又是我,害了我了。

(傅亮下。报子上。)

报子   (白)     报,南蛮讨战。

寿阳公主 (白)     暂挂免战牌。

报子   (白)     喳。

(报子下。)

寿阳公主 (白)     众将官,听我一令!

     (唱)     南蛮本是豺狼性,

             必要设计把他擒。

             营盘周围掘陷阱,

             战马摘去响銮铃。

             恐劫营塞早防紧,

             准备贼兵把死寻。

(傅亮拿狮上。)

傅亮   (唱)     破象之计是我定,

             自夸才高胜孔明。

     (白)     启公主:假狮俱已办齐,请公主验看。

寿阳公主 (白)     真乃好计,但不知如何办法?你先演试。

傅亮   (白)     哎呀,公主,臣只会办不会装。

宗悫   (白)     请公主执法。

寿阳公主 (白)     违令者斩。

宗悫   (白)     吓!

傅亮   (白)     哎呀,公主息怒,我装我装。

             咳,这一计,又是我定的,

             与我脱衣。

(锣鼓。傅亮扮,走完。)

傅亮   (白)     哎呀,公主,闷死我也,救命救命。

寿阳公主 (白)     到也扮得像,脱下来。

傅亮   (白)     好,又活了。

寿阳公主 (白)     快与众军装扮。

傅亮   (白)     得令。咳!

     (念)     得功无我分,计计害自身。

(傅亮下。)

寿阳公主 (白)     众将官,整顿人马,你公主亲身迎敌。

     (唱)     奋勇杀贼休违令,

             须图麟阁永表名。

(众人同下。)

【第十场】

(八蛮兵、四蛮将、常风、石勇同上,同站门。阳迈上。)

阳迈   (唱)     刘邦创业争汉鼎,

             四百年后曹魏兴。

             司马被禅晋国尽,

             刘裕已效王莽行。

             倾国兵将遵孤令,

             建康城池一扫平。

(阳迈外坐。报子上。)

报子   (白)     宋兵讨战。

阳迈   (白)     再探。

报子   (白)     得令。

(报子下。)

阳迈   (白)     吓,宋军已挂免战牌,今来要战,其中必有缘故。

常风、

石勇   (同白)    任他百万兵将,难敌一象之勇。

阳迈   (白)     好,你二人带象,后队接应。

常风、

石勇   (同白)    得令。

(常风、石勇同下。)

阳迈   (白)     众蛮兵,杀上前去。

(〖牌子〗。会阵。阳迈、八蛮兵、四蛮将同站小边。四上手、四女兵、八宋将、宗悫、寿阳公主同上,同会阵,同站大边。)

寿阳公主 (白)     马前可是阳迈?

阳迈   (白)     然也,女将留名。

寿阳公主 (白)     听者,奴,乃宋王公主寿阳是也。

阳迈   (白)     唗!你父刘裕,乃一匹夫,受晋朝大恩,位封宋王,何敢篡夺司马社稷?孤王兴兵,为晋报仇,吊民除暴。

寿阳公主 (白)     一派胡言!

             先行擒此反贼!

(寿阳公主接架。八蛮兵、四蛮将、四上手、四女兵、八宋将、宗悫自两边分下。寿阳公主、阳迈同开打。常风、石勇赶象同上。)

寿阳公主 (白)     哎呀!

(寿阳公主下。常风、石勇、阳迈、象同下。)

【第十一场】

(傅亮赶二大狮子自下场门同上,二大狮子随口出黄烟。阳迈、常风、石勇、象同上。)

阳迈   (白)     哎呀!

(阳迈、常风、石勇自上场门同下。二大狮子追象同下。)

傅亮   (白)     这一功倒是我的,只怕被宗悫占去。咳,怪不得他,只怨我长坏了脑袋。

(傅亮下。)

【第十二场】

(阳迈、常风、石勇、八蛮兵、四蛮将同上,四上手、四女兵、八宋将、宗悫、寿阳公主同上,同会阵。常风、石勇、八蛮兵、四蛮将、四上手、四女兵、八宋将、宗悫自两边分下。寿阳公主、阳迈同杀,同下。打一套下。常风打四宋将,追四宋将同下。石勇打四宋将,追四宋将同下。宗悫、阳迈同起打,寿阳公主接上,寿阳公主、宗悫追阳迈同下。打二套下。常风、石勇打四宋将,四宋将同上,八宋将同杀死常风、石勇,同下。打三套下。宗悫、寿阳公主追阳迈同上,八宋将同总攒,杀死阳迈下。四红文堂、四红大铠、四女兵自两边分上。傅亮上。)

傅亮   (白)     贺喜公主,得胜成功,想来不与我相干。

寿阳公主 (白)     疑你头功。

傅亮   (白)     假狮子破了真象,请公主跨象交旨。

寿阳公主 (白)     带象上来。

傅亮   (白)     吓。

(傅亮带象上。)

傅亮   (白)     请公主乘骑。

寿阳公主 (白)     都城交旨。

(〖尾声〗。车作几排。傅亮牵象,寿阳公主骑下,众人同拥下。)
(完)


浏览次数:451 ┊ 字数:9215 ┊ 最后更新:2018-08-24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