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破华州》

主要角色
王焕:生
刘月娥:旦

情节
李广救出国母,抚养太子,恢复周室。攻占庆阳与潼关,进兵华州。华州总镇雷冲,不肯投降,誓死抵抗。李广不能取胜,乃向其义子敖欢处求援。敖欢到后,会师攻城。双方正在大战之时,适雷冲部下百总王焕运粮归来。闻雷冲将其妻抢去,正怀恨报仇。乃与李广等一起作战,始得攻破华州,将雷冲杀死云。

根据《国剧大成》第八集整理

录入:陈光祥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34.1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王焕上。)

王焕   (引子)    志气贯长虹,怎能够,腾龙起凤!

     (念)     右中豪杰未消磨,困处蓬来奈若何。一日平步青霄上,管叫一剑定山河。

     (白)     俺,王焕,长安人也。爹爹王朝栋,曾认华州总兵,在任身故。我蒙新任总爷提拔,留为帐下百总。奈我才疏学浅,只得羁身此地。昨日闻报,大将军李广恢复周室,兵抵华州。总爷雷冲,不知天命,要与周兵对敌,传下令来,命俺解押粮草,军前使用。唔,俺王焕堂堂男子,岂肯甘随逆党,且往军前,见机行事。正是:

     (念)     丹心存一片,莫作亡国人。

     (白)     咳,军令森严,不免叫娘子出来,交代一番,以便起行。

             啊,娘子哪里?

(刘月娥上。)

刘月娥  (念)     堂前呼声急,趋步到中庭。

     (白)     啊,相公万福!

王焕   (白)     少礼,坐下。

刘月娥  (白)     有座。相公今日回来,为何这等愁烦?

王焕   (白)     咳,你哪里知道。今有大将军李广,恢复周室。总爷雷冲,不知天命,要与周兵对敌,俺解压粮草,军前使用,特地回来作别。

刘月娥  (白)     有这等事,你是几时起程?

王焕   (白)     即刻就要起程。娘子,不日兵临城下,家务之事,须要小心。

     (唱)     俺本堂堂将门种,

             运不通时入军营。

             胸中抱愧无限恨,

             虎到平阳犬伴群。

             辞别娘子往军阵,

刘月娥  (白)     须要小心,谨防在意。

王焕   (白)     咳!

     (唱)     将军令出不由人。

(王焕下。)

刘月娥  (唱)     儿夫奉令随军营,

             却叫奴家暗伤情。

             怎得一声雷声动,

             名标凌烟耀门庭。

(刘月娥下。)

【第二场】

(四红文堂、四马甲同上,同站门,傅宣上。)

傅宣   (念)     头戴盔缨气如虹,身披铠甲透玲珑。

     (白)     某,华州总镇雷元帅麾下先锋,傅宣是也!今有大将军李广,攻取华州。总爷传令,操演川兵,与李广对敌,命某整顿将台。

             来呀,将台去者。

(牌子。四红文堂、四马甲同扯四门。)

傅宣   (白)     看,旌旗招展,元帅来也。

(牌子。四绿文堂、四大铠、四藤牌手、四鸟枪手、四撩刀手、中军同上,同站门,雷冲上,上高台,坐。傅宣、四红文堂、四马甲同参见毕。)

雷冲   (念)     宝刀闪光射斗牛,练就雄兵统貔貅。大展韬略擒龙手,扫平周室显智谋。

     (白)     本帅,雷冲,红毛国人氏,圣上命俺镇守华州。探子报道:李广恢复周室,统领人马,打破潼关,不日攻取华州。想某受恩深重,岂容周兵猖獗,故此操演川兵,以便抵防。

             傅宣!

傅宣   (白)     在。

雷冲   (白)     人马整齐,吩咐众军,操演上来。

傅宣   (白)     啊。

             呔,开操!

(四大铠同操演毕。)

傅宣   (白)     撩刀手开操。

(四撩刀手同操演毕。)

傅宣   (白)     藤牌手开操。

(四藤牌手同操演毕。)

傅宣   (白)     鸟枪手开操。

(四鸟枪手同操演毕。)

傅宣   (白)     众军,合操上来。

(四大铠、四藤牌手、四鸟枪手、四撩刀手同合操,同下。将军令,牌子。雷冲三笑。)

雷冲   (白)     众军努力,好威武也!

(牌子。四大铠、四藤牌手、四鸟枪手、四撩刀手同上。)

雷冲   (白)     操演已毕,人马进城。

四大铠、
四藤牌手、
四鸟枪手、

四撩刀手 (同白)    啊!

(牌子。众人同领下。)

【第三场】

(刘月娥上。)

刘月娥  (唱)     丈夫随令解粮草,

             周兵攻夺怎开交?

     (白)     奴家,刘月娥。丈夫王焕,解粮去了,换下衣裳,我要浆洗,看此晴天,晾干便了。

     (唱)     手拿湿衣金光照,

雷冲   (内白)    人马回府!

四大铠、
四藤牌手、
四鸟枪手、

四撩刀手 (内同白)   啊。

刘月娥  (白)     呀!

     (唱)     为何人马闹嘈嘈?

     (白)     为何门前如此热闹,待奴看来。

(四绿文堂、四大铠、四藤牌手、四鸟枪手、四撩刀手、四红文堂、四马甲、傅宣、中军、雷冲同上,过场,四绿文堂、四大铠、四藤牌手、四鸟枪手、四撩刀手、四红文堂、四马甲、傅宣、中军同下。雷冲抬头看刘月娥。)

雷冲   (笑)     哈哈!

(雷冲下。)

刘月娥  (白)     呀!

     (唱)     忽然一阵心惊跳,

             忙下楼台避喧嚣。

(刘月娥下。)

【第四场】

(四绿文堂、四大铠、四藤牌手、四鸟枪手、四撩刀手、四红文堂、四马甲、傅宣、中军同上,同站门,雷冲上。四绿文堂、四大铠、四藤牌手、四鸟枪手、四撩刀手、四红文堂、四马甲、中军分班下。)

雷冲   (白)     傅宣,本帅操兵回来,颇觉无聊。城内可有美女,与某寻访一个,自有重赏。

傅宣   (白)     元帅要访美女呀?哎呀,华州城内哪有绝色佳人?啊,元帅,方才操兵回来,见一女子,生的天姿国色,乃是王焕的妻子,名叫刘月娥。元帅若纳她为室,乃天赐姻缘也。

雷冲   (白)     王焕之妻。哎呀,他乃帐下百总,那如何使得?

傅宣   (白)     小将倒有一计。

雷冲   (白)     有何妙计?

傅宣   (白)     王焕乃帐下之人,今又解粮去了。待小将多带小卒,今晚闯入王焕家内,将那刘月娥抢来,元帅就用言语惊吓于她,谅那刘月娥,乃女流之辈,敢不顺从!

雷冲   (白)     倘若那王焕回来呢?

傅宣   (白)     元帅乃千军之长,纵然王焕回来,与他另娶一房,哪怕他不允。

雷冲   (白)     哈哈哈。果然会办事,日后自有重用。

     (念)     定下调虎离山计,

傅宣   (念)     哪怕鱼儿不上钩?

(雷冲、傅宣同下。)

【第五场】

(起初更鼓。刘月娥上。)

刘月娥  (唱)     听得鼓声人静悄,

             独守孤灯意转焦。

             迎风吹火何足道,

(内喊声。)

刘月娥  (白)     呀!

     (唱)     华州城内动枪刀。

(干牌子。四长枪手、四火把、傅宣同上。)

傅宣   (白)     打进去。

刘月娥  (白)     啊。你们是些什么人,这夜静更深,到我家里则甚?

傅宣   (白)     你丈夫误了军令,我奉元帅差遣,拿你全家是问。

             来呀,将她带了走。

刘月娥  (白)     这是哪里说起!

(众人同下。)

【第六场】

(雷冲上。)

雷冲   (念)     每日整顿干戈,只为国事折磨。

(傅宣上。)

傅宣   (念)     巧计擒美女,回复好色人。

     (白)     恭喜元帅。

雷冲   (白)     回来了,美人呢?

傅宣   (白)     已在帐外。

雷冲   (白)     明日领赏。

傅宣   (白)     谢元帅。

             美人带上来!

(四兵带刘月娥同上,四兵同下。傅宣下。)

雷冲   (白)     美人,你丈夫远出军营,你一人孤身寂寞。某家独自清闲,故着军士们,接你到此,同欢同乐,谅无推辞的了?

     (笑)     啊,哈哈哈!

刘月娥  (白)     住了!想我丈夫,现为帐下百总,为国勤劳。你身为总戎,伤风败俗。哎,天理难容!

     (唱)     我丈夫奉令解军饷,

             谁知恶贼起不良。

             只怕妾死你身丧,

     (白)     罢!

     (唱)     不如一死见阎王。

     (白)     哎呀,雷总爷,我公公曾为华州总镇,建功立业;丈夫王焕,也是烈烈英雄;奴家朝廷职妇,快快送奴回去。你若一旦胡为,哎呀,罢,我就死于阶前,断断不从!

     (唱)     富贵贫贱由天降,

             时运不济未封疆。

             周兵攻取实难挡,

     (白)     贼子呀!

     (唱)     淫乱无耻丧纲常。

雷冲   (笑)     啊,哈哈哈!

     (唱)     姻缘月老已注上,

             何故痴迷假装腔。

             王焕解粮难回往,

     (白)     美人,哈哈哈!

     (唱)     同作连理掌封疆。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元帅:李广统率大兵,一路而来,势如破竹,周兵已抵城下,请令抵御。

雷冲   (白)     啊,现命季忠把手潼关隘口,怎么就让周兵攻破城池?

报子   (白)     那季忠,乃是李文之子,名叫李维忠,改名季忠。

雷冲   (白)     哦哦哦,报事有功,下面领赏。

报子   (白)     谢元帅。

(报子下。四蓝文堂自两边分上。)

雷冲   (白)     啊,李广如此猖狂!本帅点动大兵,生擒此贼。

             来,将这美人,押在后营。平静周兵,再完花烛,扶了下去。

(四蓝文堂扶刘月娥同下。四蓝文堂同上,中军上。)

雷冲   (白)     吩咐大小将官,披挂整齐,迎敌周兵去者。

四蓝文堂 (同白)    啊!

雷冲   (念)     正好交欢成鸾配,又有逆贼刀兵来。

(雷冲、四蓝文堂、中军同下。)

【第七场】

(李维忠、李维信、葛梁、葛柱同上,同起霸。)

李维忠  (念)     大将生来智谋高,

李维信  (念)     万马营中逞英豪。

葛梁   (念)     丹心一点能贯日,

葛柱   (念)     身受皇恩保圣朝。

李维忠、
李维信、
葛梁、

葛柱   (同白)    俺——

李维忠  (白)     李维忠。

李维信  (白)     李维信。

葛梁   (白)     葛梁。

葛柱   (白)     葛柱。

李维忠  (白)     列位将军请了!

李维信、
葛梁、

葛柱   (同白)    请了!

李维忠  (白)     元帅发兵,你我两厢伺候。

李维信、
葛梁、

葛柱   (同白)    请!

(大吹打。四红文堂、四红大铠、四上手、大纛旗同上。李广上。)

李广   (点绛唇牌)  重整朝纲,君恩浩荡,聚兵将,戴月披霜,要灭奸雄党!

李维忠、
李维信、
葛梁、

葛柱   (同白)    参见元帅。

李广   (白)     站立两厢。

李维忠、
李维信、
葛梁、

葛柱   (同白)    啊!

李广   (念)     忠心耿耿保皇图,统领雄兵把贼诛。江山一旦归幼主,万国宁静乐唐虞。

     (白)     本帅,李广。昔在周室为臣,当日同兄长李文,为国尽忠,兄长久已阵亡。本帅换刀杀妻救了国母,抚养太子,召集兵将,恢复庆阳。各郡闻风,束手归顺,兵抵华州,雷冲这厮不知天命,要与本帅对敌,俺今日派将攻城,生擒此贼。

             李维忠听令!

李维忠  (白)     在!

李广   (白)     命你带领五百名长枪手,攻打头阵,本帅随后,自有接应。

李维忠  (白)     得令。

(四上手领李维忠同下。)

李广   (白)     葛梁、葛柱听令!

葛梁、

葛柱   (同白)    在!

李广   (白)     命你二人带领三千人马,随后接应。

葛梁、

葛柱   (同白)    得令!

(葛梁、葛柱同下。)

李广   (白)     维信,吩咐人马接战者。

李维信  (白)     得令。

             嘟,众将官,人马就此接战去者!

四红文堂、

四红大铠 (同白)    啊!

(牌子。众人同下。)

【第八场】

(牌子。四蓝文堂、四蓝大铠、四下手、傅宣、雷冲同上,四上手、李维忠同冲上,会阵。)

雷冲   (白)     呔,大胆季忠,你奉命把守潼关隘口,反敢助纣为虐,看刀!

(四蓝文堂、四蓝大铠、四下手、傅宣、四上手同钻烟筒下。李维忠、雷冲同起打。李维忠败下,葛梁、葛柱同上,同接战,同败下,雷冲追下。)

【第九场】

(四红文堂同上,同站门,李维信、李广同上。)

李广   (念)     眼观旌旗起,耳听好消息。

(四红大铠、四上手、李维忠、葛梁、葛柱同上。)
李维忠、
葛梁、

葛柱   (同白)    小将等大战雷冲,不想拿贼使起飞刀,削铁如泥,败下阵来,元帅恕罪。

李广   (白)     喂呀,这等厉害。待本帅亲自出马,生擒此贼。

             众将官,奋勇当先,杀上前去。

(四蓝文堂、四蓝大铠、四下手、傅宣、雷冲同上,会阵。)

李广   (白)     呔,雷冲,大兵到此,就该献城归顺,还敢大胆抗拒么?

雷冲   (白)     呔,你反出朝哥,圣上不降罪与你,也就罢了,今日仍敢领兵夺取城池,本帅岂肯饶你。

             众将官,与某一起擒来!

(四蓝文堂、四蓝大铠、四下手、傅宣、四红大铠、四上手、李维忠、李维信、葛梁、葛柱同钻烟筒下。李广、雷冲同起打。李广败下,雷冲追下。)

【第十场】

(李维信上。)

李维信  (白)     哎呀,且住。这厮真正杀法厉害,待他追来,暗枪伤他便了。

(雷冲上。)

雷冲   (白)     呔,哪里走!

(李维信、雷冲同起打,李维信刺雷冲,雷冲败下。李维信追下。)

【第十一场】

(四红大铠、四上手同上,同站门,李广上。李维忠、李维信、葛梁、葛柱同上。)

李广   (白)     哎呀,且住。雷冲果然杀法厉害,若不是维信接战,险遭不测。

             啊,众位将军,我兵至此,不能取胜,如何是好?

李维信  (白)     伯父即发飞令一支,领取干殿下敖欢前来灭贼。

李广   (白)     就命你星夜前往,领取敖欢,不可迟误。

李维信  (白)     得令。

(李维信下。)

李广   (白)     众将官,扎住营寨。

(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刘月娥上。)

刘月娥  (念)     误入天罗网,生死祸萧墙。

     (白)     奴家,刘月娥。被雷冲抢掠至此,强逼成亲,幸得周兵攻城,尚未失身。哎呀,天呀,天!我本当寻个自尽,奈我丈夫解粮未回,奴又不能脱离虎穴。咳,真正急煞人也!

(丑丫鬟上。)

丑丫鬟  (念)     有福之人人服侍,无福之人服侍人。

     (白)     啊,夫人请茶。

刘月娥  (白)     丫鬟,元帅出城交战,怎么样了?

丑丫鬟  (白)     元帅出城交战,使出飞刀,周兵大败,追杀李广,被李维信刺了一枪,故而败下阵来。

刘月娥  (白)     元帅受伤了。哦,我自有主意。

             丫鬟,备酒伺候啊。

(四文堂搀扶雷冲同上。)

雷冲   (念)     飞刀擒勇将,反被暗枪伤。

     (白)     啊啊啊,美人,美人。

刘月娥  (白)     妾身有礼!

雷冲   (白)     罢了。坐下。

刘月娥  (白)     谢座。元帅为何这般光景?

雷冲   (白)     被李维信刺了一枪,若不是飞刀厉害,险伤性命。哎呀,痛煞我也!

刘月娥  (白)     元帅鞍马劳烦,奴家有酒,可饮几盏。

雷冲   (白)     这,咳,有劳夫人费心了。

刘月娥  (白)     丫鬟,将酒摆下。

丑丫鬟  (白)     是!

刘月娥  (白)     元帅,奴有一言奉告。

     (唱)     言语冒犯休计较,

             愿做侍女岂辞劳。

             还须念奴见识小,

             只能整备美酒肴。

             美酒奉敬开怀抱,

     (白)     元帅。

     (唱)     勤劳用政把兵交。

雷冲   (白)     咳!

     (唱)     美人说话多乖巧,

             算得女中一英豪。

             才貌双全世间少,

             襄王神女会琼瑶。

刘月娥  (白)     方才元帅说道,若不是宝刀厉害,险伤性命。这宝刀,有何厉害?

雷冲   (白)     这宝刀乃是红毛国主,将娃娃铁用妇人宝练就,削铁如泥,伤人无数。倘遇脏物污秽,就无用了。

刘月娥  (白)     宝刀收在哪里?

雷冲   (白)     放在内室书案。

刘月娥  (白)     呀,元帅,这样宝刀,何不挂在帐上?放在书馆,恐被奸细盗去,将刀报知李广,岂不误了大事么?

(兵甲暗上。)

雷冲   (白)     唔唔唔,说得极是。

             来,将宝刀取来,挂在帐上。

兵甲   (白)     啊。

(兵甲下。起初更鼓。)

刘月娥  (白)     丫鬟,你去睡吧。

丑丫鬟  (白)     是。

(丑丫鬟下。)

刘月娥  (白)     元帅,可还再饮一杯吧。

雷冲   (白)     某被李维信伤了一枪,越加疼痛,吃不得了。

(兵甲取刀上。)

兵甲   (白)     宝刀取来了。

雷冲   (白)     放下。吩咐众军,小心防御。

兵甲   (白)     是,遵命。

(兵甲下。)

刘月娥  (白)     元帅安歇了吧。

雷冲   (白)     喂哟,喂哟。

(雷冲睡。)

刘月娥  (白)     且住。想这贼子被枪伤了,亏这宝刀厉害。方才说这宝刀,若遇脏物秽污,便成废物。奴不如将刀秽污,使他命丧在万军之中。

             啊,元帅,元帅,睡熟了。

(雷冲鼾。)

刘月娥  (白)     这贼竟自睡熟了。

(刘月娥看刀。)

刘月娥  (白)     哎,拚着一死,何足为惜!

(刘月娥取刀。)

刘月娥  (白)     哎呀,刀啊,从今以后,竟是无用之物了。

     (唱)     奴本女躯胆量小,

             祝告神明与宝刀。

             军中取胜功非小,

             何故与贼共同巢。

             手拿宝刀心惊跳,

(刘月娥污刀。)

刘月娥  (白)     呀!

     (唱)     恶贼睡卧气冲霄。

             拚着一死把仇报,

(刘月娥将刀挂帐上。)

刘月娥  (白)     刀呀!

     (唱)     以后何能把兵交。

(中军急上。)

中军   (白)     报!

刘月娥  (白)     呔,你是何人,擅自闯入内室。

中军   (白)     帐下中军,有紧急公文,禀报元帅。

刘月娥  (白)     你且站住。

             啊,元帅快醒,元帅快醒。

雷冲   (白)     啊,何事惊慌?

刘月娥  (白)     中军求见。

雷冲   (白)     叫他进来。

刘月娥  (白)     元帅唤你进来。

中军   (白)     是。

             启元帅:周兵星夜四门攻打,事在危急,请爷出马。

雷冲   (白)     快传合城兵将,饱餐战饭,奋勇捉贼者。

中军   (白)     是,遵命。

(中军下。)

雷冲   (白)     美人,你且安歇,某家星夜出兵擒贼。正是,

     (念)     展开擎天手,哪怕万军来。

(雷冲下。)

刘月娥  (白)     呀,看贼子此去,有死无生。恐我丈夫回来,有何脸面立于人世,也罢!不如自尽了吧。

     (唱)     跌跪上房珠泪掉,

             雷贼强逼入笼牢。

             夫妻不能同偕老,

             枉在人间走一遭。

             今生不能把仇报,

             留得名节赴阴曹。

(刘月娥死,下。)

【第十三场】

(四将官同上,同站门。干牌子。)

将官甲  (白)     列位请了。

三将官  (同白)    请了。

将官甲  (白)     干殿下敖欢相召,你我同到校场,也不知有何军情?

三将官  (同白)    同到校场,便知分晓。

将官甲  (白)     请!

三将官  (同白)    话言未了,干殿下来也!

(牌子。四五札头、四上手、李维信、敖欢同上。)

四将官  (同白)    参见殿下!

敖欢   (白)     站立两厢。

四将官  (同白)    啊。

敖欢   (白)     某,干殿下敖欢是也。大将军重兴周室,飞令前来搬兵,同灭雷冲。

             众位将军,你我会同李元帅,得了庆阳,攻取华州,必要人人奋勇,个个争先。若有后退者,军法施行。

四将官  (同白)    末将等深受皇恩,敢不竭力报效皇家。

敖欢   (白)     人马华州去者!

(牌子。众人同下。)

【第十四场】

(四文堂、四车夫同上,同站门,王焕上。)

王焕   (唱)     解押粮草差遣我,

             华州城内起干戈。

     (白)     俺,王焕。奉令解押粮草。闻得人言,雷冲将我妻子抢入帅府,逼勒成亲,也不知是真是假,为此急急回来探听明白。雷冲,雷冲呀,尔无此事便罢,倘有此事,唔,怎肯与你干休!

     (唱)     自随军营无差错,

             何故强逼刘月娥?

(众人同下。)

【第十五场】

(四红文堂、李维忠、葛梁、葛柱同上,同站门,李广上。)

李广   (念)     丹心扶周室,一意灭强敌。

     (白)     本帅,李广。兴兵恢复庆阳,一路斩关,势如破竹。兵抵华州,被雷冲祭起飞刀,杀得我军大败。亦曾命李维信,搬召干殿下敖欢,统领雄兵,前来灭贼。听人马轰轰,想必来也。

李维信  (内白)    干殿下到!

(吹打,牌子。四上手、四五札头、四将官、李维信、敖欢同上。)

李广   (白)     感劳千岁,星夜前来。

敖欢   (白)     元帅飞令,怎敢迟延。雷冲有何厉害?

李广   (白)     他有两口飞刀,祭起空中伤人性命,甚是难敌。

敖欢   (白)     人马合兵一处,星夜攻城。

             呔,众将官,分开攻城者!

(牌子。四蓝文堂、四蓝大铠、四下手、傅宣、雷冲同上,会阵。)

雷冲   (白)     呔,小将通名受死!

敖欢   (白)     听者。俺乃干殿下敖欢是也。呔,雷冲,某家到此,尔当拱手归降,还敢大胆抵敌么?

雷冲   (白)     原来与李广一党,看刀!

(四红文堂、四五札头、四将官、李维忠、李维信、葛梁、葛柱、李广、四蓝文堂、四蓝大铠、傅宣同钻烟筒下,四上手、四下手同打连环,同下。敖欢、雷冲同架,双下。)

【第十六场】

(王焕冲上,两望,上桌子。起打,连环。敖欢、雷冲同上,同起打,敖欢败下。王焕接打,雷冲死,下。四红文堂、四五札头、四将官、四上手、李维忠、李维信、葛梁、葛柱、李广自两边分上。)

李广   (白)     你是何人,暗刺雷冲?

王焕   (白)     末将王焕,乃华州百总。雷冲强抢小将家室,故此刺死奸贼,以除朝廷之害。

敖欢   (白)     幼主驾坐庆阳,自有用尔之处。

李广   (白)     众将官,人马一起进城。

(众人同下。尾声。)
(完)


浏览次数:242 ┊ 字数:7864 ┊ 最后更新:2018年05月30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