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太平桥》【头本】

主要角色
李存孝:小生
王彦章:净
李克用:净
史敬思:老生
周德威:末
朱温:净

情节
唐末,晋王李克用与梁王朱温素有嫌怨。晋王巡视河南,驻军在泥脱冈。梁王命弟朱义持书往见,甘言蜜语,请至汴梁城中宴会。晋王欣然允许。谋士周德威谏阻不听,只有史敬思一人跟随。梁王欢迎款待,貌为恭敬,席间早已埋伏甲士,而晋王茫然不知也。梁王入内更衣,其妻王銮英乘隙至晋王前泄漏其事。王銮英本皇室女,当初梁王为黄巢之将,残破京都,入宫搜获,据为己妻。王銮英身虽勉从,而心实不愿,故有此举。史敬思闻言,急速搀扶晋王带醉而逃。不意出入之路亦有甲士守住。史敬思奋勇冲开,望见城门已经紧闭,乃托起水闸,从水关出城。梁王得报,即斩王銮英,率领众将追赶。史敬思保护晋王至太平桥,牵马而过,左肋下忽被枪刺,洞见脏腑。盖梁将卞金遂暗伏桥侧,猝不及防,受此大创。史敬思扯下战袍,裹束伤口,仍上马力战,杀死卞金遂,并挑落大将数员。实因伤痛难忍,头晕目眩,不能再战,自刎以表其志。晋王独自一人,于万分危急之时,适值十三太保李存孝押解粮饷经过此间,军前统插飞虎旗。梁王一见,顷刻收兵。可知存孝之名,足使梁王闻而丧胆也。晋王方始免祸,回归大营。

注释
按剧中事实即《五代残唐演义》所载“朱温火烧上源驿”一回。翻阅是书可以知其详细,无容再赘。剧本尽多窜改,人名、地名均不相同。查考正史,亦无此节典故,未识编排者何所据而云然。枥老述考,只得从剧本依样葫芦而已。

根据《国剧大成》第六集整理

录入:痴菊叟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71.7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李存孝、周德威、史敬思同上。)

李存孝  (念)     降龙伏虎任逍遥,一十五载灭黄巢。

周德威  (念)     袖内八卦真个妙,

史敬思  (念)     协力丹心保圣朝。

周德威  (白)     某,十二太保周德威。

李存孝  (白)     十三太保李存孝。

史敬思  (白)     四太保史敬思。

李存孝  (白)     请了。

周德威、

史敬思  (同白)    请了。

李存孝  (白)     父王发兵,两厢伺候。

(吹打,牌子。四龙套引李克用同上。)
李存孝、
周德威、

史敬思  (同白)    参见父王。

李克用  (白)     罢了,站立两厢。

     (念)     恼恨黄巢起反心,搅乱我朝不太平。自从收服李存孝,各国不敢起战争。

     (白)     孤,李克用。自灭黄巢以来,收了一十三家太保,圣上见喜,封我为晋王,恩赐龙楼凤阁,众家太保朝贺,只许称孤,不许道寡,这且不言。今奉圣上之命,巡查河南、河北。

             众太保!

李存孝、
周德威、

史敬思  (同白)    啊!

李克用  (白)     人马可曾齐备?

李存孝、
周德威、

史敬思  (同白)    俱已齐备。

李克用  (白)     兵发潼关。

(牌子。众人同走圆场。)
李存孝、
周德威、

史敬思  (同白)    前道为何不行?

四龙套  (同白)    来此潼关。

李存孝、
周德威、

史敬思  (同白)    人马列开。

李克用  (白)     存孝听令。

李存孝  (白)     儿在。

李克用  (白)     命你带领一哨人马,巡查河北,不得有误。

李存孝  (白)     父子哪里相会?

李克用  (白)     独立岗前相会。

李存孝  (白)     得令。

     (念)     父子潼关分人马,

(李存孝下。)

李克用  (念)     独立岗前扎大营。

周德威、

史敬思  (同白)    众将官,安营下寨。

(众人同下。)

【第二场】

(王彦章上。)

王彦章  (念)     面带杀气鬼神愁,黄河两旁度春秋。两膀能有千斤力,嚇退黄河水倒流。

     (白)     俺,王彦章。自幼生成两膀能有千斤膂力。霸占黄河摆渡营生。今闻李家父子,巡查河南、河北一带地方,存孝小儿从此经过。不免夺他一哨人马,反上大唐。就是这个主意,就此走遭也。

     (唱)     自幼生来不可挡,

             全凭铁篙把人伤。

             迈步来在河岸上,

             专等存孝小儿郎。

(王彦章下。)

【第三场】

(四龙套、李存孝同上。)

李存孝  (唱)     自幼生来性刚强,

             前道不行为哪桩?

四龙套  (同白)    来此黄河。

李存孝  (白)     人马列开。传稍水。

四龙套  (同白)    传稍水。

王彦章  (内白)    来也。

     (内西皮导板) 黄河两岸闹嚷嚷,

(王彦章上。)

王彦章  (唱)     来了铁篙王彦章。

             举目抬头朝上望,

             飞虎旗不住空中扬。

             上写存孝打虎将,

             下写三字勇南王。

             船行半江用篙挡,

             快给银来下船舱。

李存孝  (白)     稍水,为何不摆爷的官兵过河?

王彦章  (白)     给了银两,渡尔等过河。

李存孝  (白)     且问你霸住黄河,可有圣上的旨意?

王彦章  (白)     没有。

李存孝  (白)     可有部文?

王彦章  (白)     也没有。

李存孝  (白)     尔霸住黄河全凭何物?

王彦章  (白)     全凭手中铁篙。

李存孝  (白)     你那铁篙可有多重?

王彦章  (白)     五百余斤。

李存孝  (笑)     哈哈哈……

王彦章  (白)     尔为何发笑?

李存孝  (白)     我笑尔坐井观天。王爷帐下军校常使用八百斤兵器。

王彦章  (白)     尔休夸大口。着打!

(王彦章败下,李存孝追下。王彦章上。)

王彦章  (白)     且住,某家不曾提防,反被小儿一篙打下水去。不免挡住三岔路口,定要与他决个胜败。

     (唱)     方才是我未提防,

             反被小儿把我伤。

             三岔路口将他挡,

             看看谁家是豪强?

(李存孝追上。)

李存孝  (唱)     贼人敢把黄河挡,

             爷爷面前逞豪强。

             拿住此贼性命丧,

             方显除害安善良。

王彦章  (白)     呔,存孝,我的儿!王爷挡住三岔路口,定要与尔决个胜负。

     (唱)     慢说尔是一员将,

             皇帝老子难过寿昌。

李存孝  (唱)     任尔雪山高万丈,

             见了太阳影无光。

王彦章  (唱)     手执铁篙朝下打,

李存孝  (唱)     王爷接篙不慌忙。

             本当将尔命来丧,

王彦章  (白)     王爷饶命。

李存孝  (唱)     可惜尔是少年郎。

王彦章  (唱)     王爷今日将我放,

             再也不敢逞豪强。

李存孝  (唱)     本该今日将你放,

             又恐日后反大唐。

王彦章  (唱)     日后我把大唐反,

             五龙二虎逼彦章。

李存孝  (白)     去吧!

(王彦章看铁篙。)

王彦章  (唱)     这铁篙好似弯弓样,

             一时如何整得长。

             将力用在两膀上,

(李存孝笑。)

王彦章  (唱)     倒被小儿笑一场。

李存孝  (唱)     用手将篙忙搭上,

             霎时还是原样长。

(王彦章看铁篙。)

王彦章  (唱)     铁篙好似随风长,

             霎时多了数寸长。

             老天爷既生存孝神力将,

             何须降下英雄王彦章!

(王彦章下。)

李存孝  (白)     带马。

     (唱)     放了黄河稍水将,

             独立岗前见父王。

(李存孝、四龙套同下。)

【第四场】

(王彦章上。)

王彦章  (白)     我想有了存孝,不显彦章。俺不免到山后隐姓埋名,日后存孝死去,那时俺再反大唐。呔,存孝小儿,有尔一日,俺彦章永不出头也!

(王彦章下。)

【第五场】

(水底鱼牌。四下手、四扎头、朱温同上。点绛唇牌。)

朱温   (念)     忆昔当年不可挡,雅观楼前摆战场。存孝与我夺袍带,某家一怒反朝纲。

     (白)     某,大梁王朱温。在唐室为臣,御赐全忠。唐王见喜,在雅观楼前大摆筵宴,庆贺功臣。可恨存孝小儿,与孤抓袍夺带,羞辱某家。是某一时怒忿不过,带领人马,反出朝歌。今闻李家父子巡查河北。也曾命人打听,不知军中可有存孝无有。怎么还不见到来?

(旗牌上。)

旗牌   (念)     人行千里路,马过万重山。

     (白)     小人交令。

朱温   (白)     尔回来了?打听军中,可有存孝无有?

旗牌   (白)     千岁,小人打听存孝巡查河北去了。

朱温   (白)     怎么讲?

旗牌   (白)     军中并无存孝。

(朱温笑。)

朱温   (唱)     听说军中无存孝,

             不由某家喜眉梢。

             众将与爷展旗号,

             齐心努力反皇朝。

旗牌   (白)     且慢。

朱温   (白)     为何阻令?

旗牌   (白)     启禀千岁:要拿克用,须得定计而行。

朱温   (白)     尔有何妙计?

旗牌   (白)     千岁修书一封,请他父子前来赴瑞宝大会。军中设下金钟一口,金钟一响,军食战饭;金钟二响,众将披挂整齐;金钟三响,众将一起下手,拿住他父子,岂不是好?

朱温   (白)     此计甚好。掩门,后帐修书。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5857 ┊ 字数:3247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2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