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醉写》

主要角色
李白:正生
杨国忠:副净
高力士:丑
贺知章:外
孟浩然:末
唐明皇:小生

《太白醉写》赵世璞饰李白
《太白醉写》赵世璞饰李白
情节
唐明皇欲考天下英才,由杨国忠与高力士主考。贺知章推荐李白参加考试,杨国忠、高力士二人不但不肯取中,反藉故赶出贡院。适白海国使臣送来番文表章,满朝文武无人能解。贺知章谓李白能读,唐明皇乃宣李白上殿。李白谓须杨国忠磨墨、高力士脱靴,唐明皇均一一应允。李白除读解番表外,并回复番邦进贡安分,免惹天兵征讨云。

根据《国剧大成》第六集整理

录入:泠娜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10.3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李白上。)

李白   (引子)    满腹经纶,何日一举成名。

     (念)     锦绣战策论兵机,百般诗句任我题。饮酒作对哪在意,游遍天涯世间稀。

     (白)     卑人李太白,乃西蜀人氏。生平不喜加官受爵,只爱饮酒游乐,吟诗作对。前日来至贺人大人府中,蒙他优礼相待。今早大人上朝未回,独坐书斋,好不寂寞人也。

     (唱)     平生志气比天高,

             不愿为官结富豪。

             只爱饮酒游山道,

             清闲自在乐逍遥。

     (白)     外面喧哗,想是大人下朝来也。

(四青袍引贺知章同上。)

贺知章  (念)     朝罢忙回府,只恐慢宾朋。

李白   (白)     大人回来了,学生拜揖。

贺知章  (白)     先生少礼,请坐。

李白   (白)     有坐,大人上朝,圣上有何旨意?

贺知章  (白)     圣上传下旨意,考选天下奇才。

李白   (白)     但是不知是何人的宗师?

贺知章  (白)     乃贵妃之胞兄杨国忠。此人乃贪财爱宝之徒。先生何不前去打干打干?

李白   (白)     大人说哪里话来?难道叫学生用金帛前去打干功名不成?

贺知章  (白)     不妨,待我修书一封,去到那厢,他必定重用与你。

李白   (白)     如此待学生磨墨。

贺知章  (白)     不敢。

             来!

家院   (白)     有。

贺知章  (白)     磨墨伺候。

家院   (白)     是。

李白   (白)     大人请!

贺知章  (白)     请!

     (唱)     贺知章修书多拜上,

             拜上高、杨二大人。

             西蜀李白才学广,

             胜似谪仙下凡尘。

             我今修书无别事,

             二位大人好看承。

     (白)     来!

家院   (白)     有。

贺知章  (白)     有书一封到高、杨二大人那里投递。

家院   (白)     是。

(家院下。)

贺知章  (白)     我的书信前去,他必重用与你。

李白   (白)     若是侥幸,先敬你一个状元杯。

贺知章  (白)     十二红。

(李白、贺知章同笑。)

李白   (白)     说来说去,又说到酒上来了。

贺知章  (白)     来,看酒伺候。

李白   (白)     哦。

贺知章  (白)     先生请。

李白   (白)     大人请。

     (唱)     和你畅饮作诗对,

             斗酒百篇紧相随。

贺知章  (唱)     十二蟾宫来折桂,

             帽押宫花衣锦归。

(李白、贺知章同下。)

【第二场】

(众军士引杨国忠、高力士同上。)

杨国忠  (引子)    势压群僚,论奸谋,志量高。

高力士  (念)     每日金殿走三遭,见皇爷扬尘舞蹈。

杨国忠  (白)     老夫杨国忠。

高力士  (白)     咱家高力士。

杨国忠  (白)     尊贵。

高力士  (白)     老太师。

杨国忠  (白)     你我奉旨考选天下奇才,科场里面,必须检点明白。

高力士  (白)     那个自然。

             来,伺候了。

军士甲  (白)     哦。

(家院上。)

家院   (念)     领了家爷命,前来下书文。

     (白)     门上有人么?

军士甲  (白)     哪里来的?

家院   (白)     贺府差人下书。

军士甲  (白)     候着。

             启爷:贺府差人前来下书。

杨国忠、

高力士  (同白)    命他进来。

军士甲  (白)     哦。

             下书人呢?

家院   (白)     有。

军士甲  (白)     命你进去,小心了。

家院   (白)     是。

             下书人叩头。

杨国忠、

高力士  (同白)    你奉何人所差?

家院   (白)     奉贺爷所差。有书呈上。

(杨国忠看书信。)

杨国忠  (白)     回去拜上你家爷,老夫这里照书行事。

家院   (白)     是。

(家院下。)

杨国忠  (白)     尊贵。

高力士  (白)     老太师。

杨国忠  (白)     贺知章有书前来,不知所为何事?

高力士  (白)     想是他有孙男弟侄赴考。故此差人来孝敬老太师。

杨国忠  (白)     同拆一看,便知明白。

高力士  (白)     老太师请。

(牌子。杨国忠、高力士同看书信。)

杨国忠  (白)     原来西蜀李白,才高北斗,叫老夫重用与他。

高力士  (白)     且到科场,看过文字,便知明白。

杨国忠  (白)     来。

众军士  (同白)    有。

杨国忠  (白)     打道科场。

众军士  (同白)    哦。

(牌子。众人同走圆场。)

高力士  (白)     开门。

(四举子同上。)

杨国忠  (白)     众举子可曾到齐?

四举子  (同白)    俱已到齐

杨国忠  (白)     领卷各归号房。

四举子  (同白)    遵命。

(四举子同下。)

杨国忠  (白)     众举子照题。

众军士  (同白)    哦。

杨国忠  (白)     起鼓催卷。

高力士  (白)     鸣金收卷。

(四举子同上,交卷,同下。)

高力士  (白)     老太师,请看这就是李白的文字。

杨国忠  (白)     待老夫观看。

             呀!你看李白的文字,远看是花,近看是字,万岁一看必定重用与他。这便如何是好?

高力士  (白)     不妨,老太师重宣李白,再入科场,在文章上面盘得两三桩,将他的文字扯破,赶出贡院。

杨国忠  (白)     说得有理。

             来,传李白重赴科场。

众军士  (同白)    哦。李白重赴科场。

(李白上。)

李白   (白)     列位请了。

     (笑)     哈哈哈哈!

     (念)     醉眼胧朦天未晓,笑煞人间锦绣高。

     (白)     上面敢是宗师大人?学生拜揖,请了呀请了!

(众人同笑。)

杨国忠  (白)     你就是西蜀李白?

李白   (白)     区区便是。

杨国忠  (白)     老夫见你的文字,也不足为奇。

李白   (白)     老大人想是心中不服,再请出题,待学生做上几篇,方知我胸中奇才。

杨国忠  (白)     老夫磨砚的小厮比你还高些。

高力士  (白)     你与咱家脱靴,还嫌你的手儿粗呢。

杨国忠  (白)     来,将文章扯碎,把他赶出贡院。

众军士  (同白)    哦。出去。

李白   (白)     呀,你看这两个奸贼,好生无礼。将我的文章扯碎,反将我赶出贡院。正是:

     (念)     不怕文章高天下,只要文章中试官。

     (笑)     哈哈哈!

(李白下。)
杨国忠、

高力士  (同白)    吩咐外厢开道。

众军士  (同白)    哦。

(牌子。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小番引马天申同上。)

马天申  (念)     领了狼主命,押表到天朝。

     (白)     咱家马天申是也。奉了狼主旨意,押有乌兽字表,去到天朝。有人识认,年年进贡,岁岁来朝;若无人识认,反上天朝。

             众番儿!

四小番  (同白)    有。

马天申  (白)     押表前行者。

四小番  (同白)    哦。

(牌子。众人同下。)

【第四场】

(杨国忠、高力士、贺知章、孟浩然同上。)

杨国忠  (念)     待漏五更寒,

高力士  (念)     撩衣上金銮。

贺知章  (念)     物华天未晓,

孟浩然  (念)     明月满栏杆。

杨国忠  (白)     老夫杨国忠。

高力士  (白)     咱家高力士。

贺知章  (白)     下官贺知章。

孟浩然  (白)     下官孟浩然。

杨国忠  (白)     列位请了。

高力士、
贺知章、

孟浩然  (同白)    请了。

杨国忠  (白)     今有白海国使臣前来进表,候万岁升殿,一同启奏。

杨国忠、
高力士、
贺知章、

孟浩然  (同白)    香烟霭霭,圣驾临朝。

(四太监引唐明皇同上。)

唐明皇  (引子)    凤阁龙楼,万古千秋。

     (念)     平顶冠上九龙头,太阳一出照九洲。南天门下朝北斗,文武百官拜冕旒。

     (白)     寡人唐明皇在位。自登基以来,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乃朕之福泽也。今当早朝,内臣展放龙门。

太监甲  (白)     领旨。

             万岁有旨,展放龙门。

杨国忠、
高力士、
贺知章、

孟浩然  (同白)    臣等见驾,愿吾皇万岁!

唐明皇  (白)     平身。

杨国忠、
高力士、
贺知章、

孟浩然  (同白)    万万岁!

唐明皇  (白)     卿家上殿,有何本奏?

杨国忠  (白)     臣启万岁:今有白海国使臣前来进表,无旨不敢上殿。

唐明皇  (白)     宣他上殿。

杨国忠  (白)     领旨。

             万岁有旨:宣白海国使臣见驾。

(马天申上。)

马天申  (白)     领旨。

     (念)     头顶太平表,天朝见圣君。

     (白)     臣偏邦使臣见驾,愿仁君万岁。

唐明皇  (白)     头顶何物?

马天申  (白)     太平表章。

唐明皇  (白)     呈上来。下殿午门候旨。

马天申  (白)     领旨。

     (念)     拆开狼主表,文武胆战惊。

(马天申下。)

唐明皇  (白)     众卿一同观看。

杨国忠、
高力士、
贺知章、

孟浩然  (同白)    领旨。

(杨国忠、高力士、贺知章、孟浩然同看。)

唐明皇  (白)     卿等可认识此表?

杨国忠、
高力士、
贺知章、

孟浩然  (同白)    臣等一字不识。

唐明皇  (白)     宣使臣上殿。

太监甲  (白)     宣使臣上殿!

(马天申上。)

马天申  (白)     万岁。

唐明皇  (白)     唔,大胆番奴,进来乌兽字表,敢是藐视寡人么?

马天申  (白)     启大国皇帝:我国狼主进来乌兽字表,若有人认识者,年年进贡,岁岁来朝,若无人认识呵!

(牌子。)
杨国忠、
高力士、
贺知章、

孟浩然  (同白)    唗!

唐明皇  (白)     下殿候旨。

马天申  (白)     领旨。

(马天申下。)

唐明皇  (白)     众卿家,难道寡人朝中,就无一人认识此字?

杨国忠、
高力士、
贺知章、

孟浩然  (同白)    启奏万岁:臣等皆读孔圣之书。此乃乌兽字迹表章,臣等一字不识。

唐明皇  (白)     如此,好叫寡人忧虑也!

     (唱)     番邦进来乌兽表,

             文武不识半分毫。

             夜梦贤臣李白到,

             若能开读早来朝。

贺知章  (白)     万岁夜梦贤臣,莫非应在西蜀李太白?

唐明皇  (白)     正是此人。

贺知章  (白)     此人去岁赴过科场,被高、杨二位大人赶出贡院。

唐明皇  (白)     高、杨二卿,为何隐贤误国?

杨国忠、

高力士  (同白)    启奏万岁:去岁科场之中,他乃酒醉狂生,扰乱科场,是臣等将他赶出贡院。

唐明皇  (白)     宣他前来开读,再议你等之罪。

杨国忠、

高力士  (同白)    谢万岁。

唐明皇  (白)     卿家,贤臣今在何处?

贺知章  (白)     现在臣家中。

唐明皇  (白)     贺、孟二卿,赐李白学士公之职,命他冠带上殿。

贺知章  (念)     金殿领圣旨,

孟浩然  (念)     宣召栋梁臣。

(贺知章、孟浩然同下。)

唐明皇  (白)     若得贤臣开读,使孤无忧也。

     (唱)     有寡人在金殿自嗟自想,

             恨番邦进异表藐视孤王。

             你二人权且下殿往,

杨国忠  (念)     夜梦贤臣进,

高力士  (念)     羞煞二大臣。

唐明皇  (唱)     候贤臣来开读方免愁肠。

贺知章、

孟浩然  (内同白)   先生请。

李白   (内唱)    杏花村好一似琼林赴宴,

(李白、贺知章、孟浩然同上。)

李白   (唱)     勒住了龙驹马醉眼细观。

             唐天子因何故将我召选?

贺知章、

孟浩然  (同白)    今有白海国进来乌兽本章,特请先生上殿开读。

李白   (白)     你等不解?

贺知章、

孟浩然  (同白)    我等不解。

李白   (笑)     哈哈哈!

     (唱)     杨国忠、高力士可在朝班?

贺知章、

孟浩然  (同白)    万岁大怒,将他二人赶下金殿。

李白   (唱)     非是我瞒名姓不把君见,

             圣天子夜得兆三生有缘。

贺知章、

孟浩然  (同白)    离此金殿不远,请先生下马。

李白   (唱)     眼望着金銮殿离此不远,

             李太白今日里跨马朝天。

     (白)     哈,我当是谁,原来是国舅大人。

杨国忠  (白)     还认得老夫。学士公,贡院之事休要怪我。

李白   (白)     学士老爷心如大海,谁来怪你,是谁来罪你。

             原来是高公公。

高力士  (白)     怎么,还认得咱家吗?

李白   (白)     你学士老爷怎不认识与你,前者在贡院也领过与你的教了,也会过你的高才。少时见了万岁,还要领教。哈哈哈!还要领教!

贺知章  (白)     李白宣到。

唐明皇  (白)     宣他上殿。

贺知章、

孟浩然  (同白)    万岁有旨,宣李白上殿!

李白   (唱)     霎时间管叫你羞愧难言,

             怎知道李太白袖内机关。

             忽听得宣李白忙上金殿,

             手拿定象牙笏拜倒君前。

     (白)     臣西蜀李白见驾,愿吾皇万岁!

唐明皇  (白)     卿家何不抬起头来?

李白   (白)     有罪不敢抬头。

唐明皇  (白)     恕你无罪。

李白   (白)     谢万岁。

唐明皇  (白)     呀!

     (唱)     仰面朝天貌英发,

             夜梦贤臣就是他。

             赐卿平身且坐下,

             君臣们慢慢叙根芽。

     (白)     卿家有本,当面奏来。

李白   (白)     谢万岁。

     (唱)     谢罢了万岁爷稳坐金殿,

             杨国忠、高力士二大奸臣。

             被他们扯文章赶出贡院,

             罪为臣枉在那天地之间。

     (白)     宣臣上殿,有何国事议论?

唐明皇  (白)     今有白海国进来乌兽本章,特请卿家上殿开读。

李白   (白)     那也不难,依臣一件。

唐明皇  (白)     哪一件?

李白   (白)     高、杨二卿,与臣站班,赐臣御酒三杯。

杨国忠、

高力士  (同白)    启奏万岁:臣乃皇亲国戚、穿宫太监,岂是与他站班之人。

唐明皇  (白)     唔,你敢违抗圣旨么?

杨国忠  (白)     哎呀!

     (念)     站在矮檐下,

高力士  (念)     怎敢不低头。

(杨国忠、高力士同站班。)

李白   (唱)     扬尘舞蹈叩拜君前,

             二大奸臣来站班。

             大喝一声高内监,

             与我宣上押表官。

高力士  (白)     哈,使臣上殿,殿角伺候。

(马天申上,在上场门台口举表章。李白饮酒,笑。)

李白   (笑)     哈哈哈!

     (白)     谢万岁!

     (唱)     谢罢了万岁爷三杯御宴,

             怎知道李太白海量宽。

             番邦臣子把表献,

     (西皮快板)  醉眼朦胧仔细观。

             “白海国来把表献,

             献与天朝御驾前。

             大唐若是有人念,

             岁岁进贡到朝班。

             天朝若是无人念,

             偏邦小国起狼烟。”

             忙将蛮诗念一遍,

             龙书案前奏君言。

     (白)     臣启奏万岁:被臣解开蛮语,请我主定夺。

唐明皇  (白)     宣使臣上殿。

太监甲  (白)     使臣上殿。

唐明皇  (白)     一字可差?

马天申  (白)     一字不差。

唐明皇  (白)     推出午门斩首。

李白   (白)     且慢。两国相争不斩来使。修下飞龙草诏,回复他邦才是。

唐明皇  (白)     就命卿家修下飞龙诏。

李白   (白)     那也不难。依臣一件。

唐明皇  (白)     哪一件?

李白   (白)     高力士与臣脱靴,杨国忠与臣磨墨。

杨国忠  (白)     启奏万岁:臣乃皇亲国戚,岂是与他磨墨之人?

高力士  (白)     臣乃穿宫太监,岂是与他脱靴之人?

李白   (白)     唔,你敢违抗圣旨?该当何罪?

杨国忠  (白)     哎!

     (念)     冤仇不可结,

高力士  (念)     结下无休歇。

李白   (念)     谅人还自谅,何必把冤结。

     (笑)     哈哈哈!

     (唱)     口代天言替君行,

     (白)     高力士,

高力士  (白)     怎么?

李白   (白)     与你老爷脱靴。

高力士  (白)     喳,李白,这等放肆!

李白   (白)     你敢违抗圣旨么?

高力士  (白)     也罢,就与你脱靴!

李白   (笑)     哈哈哈!

     (唱)     李白金殿展才能。

唐明皇  (白)     御宴伺候。

太监甲  (白)     领旨。

(李白饮酒。)

李白   (唱)     万岁爷赐琼浆金殿欢饮,

     (白)     哈哈哈!好酒呀好酒!

     (唱)     手提羊毫写分明:

             唐王爷本是有道主,

             番邦小国怎知情?

             各镇边关守故土,

             劝你休得起反心。

             倘若再要不安分,

             天兵一到命难存。

             胜禄上谕安排定,

             偏邦使臣遵旨行。

     (白)     番邦使臣,即日领旨回国,免动干戈。

马天申  (白)     领旨。

     (念)     识却狼主表,天朝才子高。

(马天申下。)

唐明皇  (白)     众卿!

杨国忠、
高力士、
贺知章、

孟浩然  (同白)    臣。

唐明皇  (白)     扶学士公到沉香亭,命贵妃娘娘摆宴,寡人与他同饮。

太监甲  (白)     领旨。请驾。

唐明皇  (白)     摆驾。

(四太监引唐明皇同下。)

李白   (白)     杨国舅,

杨国忠  (白)     学士公。

李白   (白)     高力士,

高力士  (白)     怎么样?

李白   (白)     你们可服我么?

杨国忠、

高力士  (同白)    这就够了。

李白   (白)     怎么讲?

杨国忠、

高力士  (同白)    这就够了。

李白   (笑)     哈哈哈!

(李白、杨国忠、高力士同下。)
(完)


浏览次数:3340 ┊ 字数:6371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2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