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千秋岭》

主要角色
罗成:小生
尉迟恭:净
徐勣:老生
李世民:小生

情节
李世民率领徐勣、秦琼、尉迟恭攻打王世充。时罗成仍在王世充处为将,出面应战。徐勣原知罗成威武,尉迟恭等均非是其对手,但尉迟恭过于骄傲,思挫其傲气。乃奏明李世民,令尉迟恭出马。尉迟恭苦战不胜,而又无面目回营。徐勣看明情形,乃鸣金收兵。独自前往说劝罗成投降唐营。罗成投降后,李世民称为御弟赐座,尉迟不服,惹起秦琼、程咬金公愤。尉迟见志不得逞,又思离唐造反。李世民乃阻拦说和,大家欢宴而罢。

根据《国剧大成》第六集整理

录入:8d


相关剧本
《千秋岭》(根据《京剧汇编》第九集:苏连汉藏本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15.6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罗成上,起霸。四白龙套自两边分上。)

罗成   (念)     头戴银盔明灿亮,身穿铠甲似秋霜。跨下战马无人挡,掌中银枪世无双。

     (白)     俺姓罗名成字士信,在王世充帐下为将。可恨唐将兴兵而来,岂肯容他猖狂。

             众将官,抬枪带马。

(四白龙套引罗成同下。)

【第二场】

(秦琼上。)

秦琼   (念)     披抡锏盖世无双,

(尉迟恭上。)

尉迟恭  (念)     水磨鞭保定唐王。

秦琼   (白)     俺,护国公秦琼。

尉迟恭  (白)     俺,鄂国公敬德。

秦琼   (白)     将军请了。

尉迟恭  (白)     请了。

秦琼   (白)     今日大战王世充,主公升帐。你我两厢伺候。

尉迟恭  (白)     请。

(秦琼、尉迟恭分归两边外椅子坐。四红文堂、四大铠、徐勣同上,李世民上。)

李世民  (点绛唇牌)  将众英豪,杀气冲霄,军威浩,地动山摇,要把世充扫。

     (念)     奉了父王旨,征战洛阳城。虽然俺为主,全仗众公卿。

     (白)     小王,李世民。奉了父王旨意,争战洛阳城。可恨王世充战又不战,降又不降。

             先生妙计安在?

徐勣   (白)     且听探马一报。

(探子上。)

探子   (白)     报。

             启主公:罗成讨战。

李世民  (白)     再探。

探子   (白)     得令。

(探子下。)

李世民  (白)     吓,先生,罗成讨战,命何将出马?

徐勣   (白)     启主公:命马三保攻打头阵。

(尉迟恭怒。)

李世民  (白)     先生就此传令,命马三保大战罗成。

徐勣   (白)     得令。

             令出。呔,下面听者:主公有令,命马三保大战罗成,不得违误。

(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三场】

(四蓝龙套同上,同站门,马三保上。)

马三保  (白)     俺,马三保。奉了二主将令,顺说罗成降唐。

             众将官,起兵前往。

四蓝龙套 (同白)    吓。

(四白龙套、罗成同上,会阵,)

罗成   (白)     马三保,前番饶尔不死,你又来则甚?

马三保  (白)     奉了二主将令,顺说罗成降唐。

罗成   (白)     要俺归顺,除非日从西起。

马三保  (白)     一派胡言,看枪!

(罗成打败马三保,马三保下,罗成追下。)

【第四场】

(四红文堂、四红大铠、秦琼、尉迟恭、徐勣、李世民自两边分上。探子上。)

探子   (白)     报。

             启主公:马三保败阵。

徐勣   (白)     再探。

探子   (白)     得令。

(探子下。)

李世民  (白)     吓,先生,马三保败阵,命何将出马?

徐勣   (白)     待臣思忖回话。

(尉迟恭怒。)

尉迟恭  (白)     吓!

徐勣   (白)     看这黑贼进得唐营,这样耀武扬威。待我在二主跟前搬动是非,叫这黑贼打一败阵,也好灭灭他的火性。

             启主公:将营盘倒退四十里,打本进京,奏与老王,另派别将出马。

李世民  (白)     如此先生传令。

徐勣   (白)     得令。

             令出。

尉迟恭  (白)     且慢!

徐勣   (白)     尉迟因何阻令?

尉迟恭  (白)     哦呵呵先生!你道那罗成天上少有,地下难寻?眼前若有二主将令,我定要擒那罗成进帐。

徐勣   (白)     你若擒了罗成进帐,我的这军师大印,付与你执掌。你呢?

尉迟恭  (白)     也罢,我若擒不了罗成,愿输与你项上人头。

徐勣   (白)     敢与山人击掌?

尉迟恭  (白)     请。

(牌子。尉迟恭、徐勣同三击掌。)

徐勣   (白)     尉迟恭听令。

尉迟恭  (白)     在。

徐勣   (白)     命你带领本部人马,大战罗成,不得违误。

尉迟恭  (白)     得令。

李世民  (白)     皇兄须要小心。

尉迟恭  (白)     主公吓。

     (西皮二六板) 二主不必挂心肠,

             出兵事儿某承当。

             哪怕罗成是好将,

             强中更有强中强。

             某若此去打胜仗,

             军师大印我执掌;

             俺若此番打败仗,

             愿将人头挂营房。

             辞别二主出宝帐,

秦琼   (白)     哪里去?

尉迟恭  (白)     大战罗成。

秦琼   (白)     你不能取胜。

尉迟恭  (白)     你是怎么知道?

秦琼   (白)     我们乃是姑表之亲,故尔知晓。

尉迟恭  (白)     原来你们俱是一党吓。

     (唱)     战鼓咚咚下教场。

(尉迟恭下。)

秦琼   (唱)     尉迟接令出营门,

             回头埋怨徐先生:

             明知罗成多骁勇,

             不该调唆他出兵。

             先生传令我出马,

徐勣   (白)     你也不能取胜。

秦琼   (白)     吓!

     (唱)     不得胜落个两太平。

徐勣   (唱)     尉迟进营威风凛,

             屡次欺压众弟兄。

             此番叫他败一阵,

             看他逞能不逞能。

秦琼   (唱)     好个仁义徐先生,

             把俺弟兄看得真。

             辞别主公出唐营,

             且听探马报军情。

(秦琼下。)

李世民  (唱)     一见尉迟出营门,

             不知胜败与谁赢。

             三军带过马能行,

(众人带马同领下。)

李世民  (唱)     去到阵前看分明。

(李世民下。)

【第五场】

尉迟恭  (内西皮导板) 跨下一匹乌骓马,

(四蓝龙套同上,同挖门,一字。尉迟恭上。)

尉迟恭  (西皮二六板) 打将钢鞭手中拿。

             催马来在战场下,

             大叫儿郎听根芽:

             别的将官休出马,

             专会罗成小娃娃。

(四白龙套自下场门同上。)

罗成   (内西皮导板) 正在后帐习兵文,

(罗成上。)

罗成   (唱)     忽听贼人来骂营。

             三军带过马能行,

             定与来将赌输赢。

尉迟恭  (白)     来将通名。

罗成   (白)     你少爷罗成!

尉迟恭  (三笑)    吓哈呀,哈呀,哇呀呀呀呀!

罗成   (白)     呔,黑贼,你为何发笑?

尉迟恭  (白)     娃娃!

罗成   (白)     匹夫!

尉迟恭  (白)     我道你这罗成,天上少有,地下难寻,眼前看你原来是个黄毛小子。

             三军的,回营报与二主知道,赏你老爷大大的头功。

罗成   (白)     黑贼,一战未交,为何赏尔大大头功?

尉迟恭  (白)     娃娃,慢说与你交战,提起某家威风,就吓破尔的胆。

罗成   (白)     如此尔要讲!

尉迟恭  (白)     你要听吓!

罗成   (白)     你要讲吓!

尉迟恭  (白)     你要听吓!

     (西皮二六板) 勒住丝缰慢交战,

             细听老爷表家园:

             家住在山西麻衣县,

             志田庄上有家园。

             一十八岁中武举,

             练就雌雄两只鞭。

             慢说与尔来交战,

     (白)     娃娃!

     (西皮二六板) 命儿就在倾刻间。

罗成   (白)     吓!

     (唱)     一见黑贼夸大话,

             不由豪杰咬银牙。

             我不交战回去吧,

尉迟恭  (白)     娃娃,你敢是怯战!

罗成   (唱)     再把大话吓唬他。

             十一二岁燕山打,

             十三四岁学枪法。

             十五岁扬州夺状元谁不怕,

             赫赫威名扬天涯。

             少爷今年十六岁,

尉迟恭  (白)     尔也该死了!

罗成   (白)     住了!

     (唱)     擒你犹如井底蛙!

(尉迟恭、罗成同起收双打下。)

【第六场】

(四红文堂同上,同挖门。李世民、徐勣同上。)

李世民  (唱)     为江山跑坏了白龙马,

徐勣   (唱)     为社稷累坏保驾臣。

李世民  (唱)     三军带路高岗进,

徐勣   (唱)     看看两家赌输赢。

(尉迟恭上,罗成上,同打起。尉迟恭败下,罗成追下。)

李世民  (唱)     罗成好比南山豹,

徐勣   (唱)     尉迟比做北海鲛。

尉迟恭  (内西皮导板) 越杀越勇罗士信,

(尉迟恭上。)

尉迟恭  (白)     哎呀!

(罗成上,瞒头杀。)

尉迟恭  (唱)     杀败了尉迟鄂国公。

             只杀得——

罗成   (白)     看枪!

尉迟恭  (唱)     这破头戴不稳,

     (白)     哎呀!

罗成   (白)     看枪!

尉迟恭  (唱)     这乌骓马倒退不前行。

罗成   (白)     看枪!

尉迟恭  (白)     哎呀!

     (唱)     心中只把二主恨,

             回头埋怨徐先生。

             明知罗成多骁勇,

             不该调唆某出兵。

             观音老母救八难,

             为何不救这难中人!

             我抖抖精神养养性,

             再把大话唬他人。

     (白)     娃娃!

     (唱)     你若阵前不归顺,

             老爷立刻把尔擒。

(尉迟恭、罗成双起打,尉迟恭败下。)

李世民  (唱)     越杀越勇罗士信,

             战败我国鄂国公。

     (白)     罗成真乃好将!

徐勣   (白)     主公连夸好将,莫非有爱将之意?

李世民  (白)     小王有爱将之意,他不归降也是枉然。

徐勣   (白)     为臣顺说罗成来降,不知主公待将如何?

李世民  (白)     哎,先生呀!

     (唱)     先生不必细叮咛,

             小王言来听分明:

             只要说他真心来降顺,

             我与他皇兄御弟称。

徐勣   (唱)     好个仁义有道二主君,

             他比尧舜强十分。

             三军与我带能行,

             前去顺说小罗成。

(徐勣下。)

李世民  (唱)     一见先生跨金镫,

             不由小王喜在心。

             人来与我带能行,

(四红文堂同带马。)

李世民  (唱)     顺说良将保唐营。

(李世民下。)

【第七场】

(尉迟恭上,罗成上,瞒头。内摇令旗。)

罗成   (白)     呔,黑贼,你敢是怯战?

尉迟恭  (白)     娃娃,非是某家怯战,我国元帅鸣金收兵,你我明日再战。

罗成   (白)     你少爷一定要战。

尉迟恭  (白)     娃娃,你要战就战!

(尉迟恭杀,过合。)

尉迟恭  (白)     呔,娃娃,你当真的不收兵?果然的不收兵?

罗成   (白)     当真的不收兵,果然的不收兵。

尉迟恭  (白)     你不收兵,我就要——

罗成   (白)     要怎么样?

尉迟恭  (白)     我就要收兵。

(尉迟恭下。)

罗成   (笑)     吓哈哈哈!

     (唱)     一见黑贼收了兵,

             不由豪杰喜在心。

             某家催马忙回营,

徐勣   (内白)    贤弟等候了!

罗成   (唱)     那边来了徐先生。

(徐勣上。)

徐勣   (唱)     来在阵前下能行,

罗成   (白)     吓,先生!

徐勣   (唱)     见了贤弟说分明。

     (白)     吓贤弟,别来无恙。

罗成   (白)     吓,先生,好吓?

徐勣   (白)     承问。

罗成   (白)     三哥不在唐营,至此则甚?

徐勣   (白)     吓贤弟,众家兄弟俱已降唐,贤弟你不降唐,是何意见?

罗成   (白)     小弟有心降唐,怎奈缺少引见之人。

徐勣   (白)     愚兄愿作引见之人。

罗成   (白)     但不知那二主待将如何?

徐勣   (白)     吓,贤弟呀!

     (唱)     你若真心降唐营,

             二主与你御弟称。

             辞别贤弟跨金镫,

(手下带马。)

徐勣   (白)     贤弟!

     (唱)     你莫学三心二意人。

     (白)     请。

(徐勣下。)

罗成   (唱)     先生上马回大营,

             不由豪杰喜在心。

             降唐事儿心拿稳,

             开言便叫众三军。

     (白)     众将官,少爷前去降唐,愿随者则随,若不愿随者,你们大家各自散去。

(内喊声。)

罗成   (笑)     哈哈哈!

(罗成下。)

【第八场】

(四红文堂、四红大铠自两边分上。程咬金、李世民、徐勣、秦琼同上。尉迟恭上。)

尉迟恭  (白)     走吓!

             主公吓,臣正要擒这罗成进帐,被这牛鼻子老道鸣金收兵,你要罪他呀,你要怪他!

程咬金  (白)     咳,老黑,你耀武扬威的,敢是胜了吗?

尉迟恭  (白)     这个,这个,哎呀。

程咬金  (白)     闹了半天,你敢是败了。

尉迟恭  (白)     哎呀!

程咬金  (白)     你给我老实点吧!

李世民  (唱)     一见尉迟败了阵,

             回头埋怨徐先生。

             明知罗成多骁勇,

             不该调唆他出兵。

徐勣   (白)     哎呀,主公吓!

     (唱)     主公休要罪为臣,

             把话说与敬德听:

             你出兵好似一只虎,

尉迟恭  (白)     本来某家出兵,好似一只猛虎。

程咬金  (白)     你好比那墙上蝎虎子!

尉迟恭  (白)     猛虎!

程咬金  (白)     蝎虎子!

尉迟恭  (白)     猛虎!

程咬金  (白)     哎,就是猛虎!

徐勣   (唱)     恨不得将那罗成一口吞。

尉迟恭  (白)     恨不得将那娃娃吞在腹内!

程咬金  (白)     你是嘴嗓子眼小,吞不下去!

尉迟恭  (白)     吞得下去!

程咬金  (白)     吞不下去!

尉迟恭  (白)     就是吞得下去!

徐勣   (唱)     只杀得襆头戴不稳,

尉迟恭  (白)     这是风吹歪了的。

程咬金  (白)     哎,就是风吹了的。

徐勣   (唱)     这乌骓马倒退不前行。

尉迟恭  (白)     某家马在两军阵前,马失了前蹄。

徐勣   (唱)     你言道观音老母救八难,

             为何不救这难中人?

尉迟恭  (白)     这是哪个讲的?

徐勣、

程咬金  (同白)    你讲的!

尉迟恭  (白)     你讲的!

程咬金  (白)     你讲的!

尉迟恭  (白)     你讲的!

程咬金  (白)     哎,就算我讲的!

徐勣   (唱)     不用杀来不用战,

             点点手儿唤罗成。

尉迟恭  (白)     某家不信。

徐勣   (唱)     不信与我三击掌,

尉迟恭  (白)     来呀,击掌,击掌。

程咬金  (白)     慢来,老黑你方才打赌输了一个脑袋。

尉迟恭  (白)     哎呀!

程咬金  (白)     好不害臊吗!

徐勣   (唱)     量你不敢赌输赢。

             回头忙把本奏定,

             罗成候令降唐营。

     (白)     启主公:罗成营外候令。

李世民  (白)     先生传令,宣罗成进帐。

徐勣   (白)     领旨。

             二主有令:宣罗成进帐。

(罗成上。)

罗成   (唱)     来在唐营下能行,

秦琼   (白)     吓,表弟!

程咬金  (白)     吓,贤弟!

罗成   (唱)     抬头只见众宾朋。

             别的宾朋全不表,

             唯有二哥姑表亲。

             大家报门小弟进,

             有罪的罗成降唐营。

李世民  (唱)     罗成跪帐降唐营,

             不由小王喜在心。

             你若真心来归顺,

             小王封你越国公。

罗成   (白)     谢主公!

     (唱)     叩罢头来谢龙恩,

尉迟恭  (白)     吓吓!

罗成   (唱)     那旁坐定对头人。

尉迟恭  (白)     吓!

     (唱)     一见罗成讨了封,

             一旁气坏鄂国公。

             唐营中哪有尔的座,

     (白)     呔,站过去!

罗成   (白)     吓!

尉迟恭  (白)     吓!

罗成   (白)     吓!

尉迟恭  (白)     吓!

     (唱)     这坐位让与鄂国公,

程咬金  (白)     老子有了气了。

     (唱)     程咬金来怒不息。

             骂声敬德你是松襄的!

尉迟恭  (白)     哪个是松襄的?

程咬金  (白)     你是!

尉迟恭  (白)     你是!

程咬金  (白)     哎,我是!

     (唱)     曾记得在美良川鞭对斧。

             鞭鞭打在心腰里,

尉迟恭  (白)     难道咱不如你?

程咬金  (白)     难道我也不如你?

尉迟恭  (白)     俺也服了你了。

程咬金  (白)     你服我何来?

尉迟恭  (白)     俺服你挨得打呀!

程咬金  (白)     我也服了你了。

尉迟恭  (白)     你服我何来?

程咬金  (白)     我服你好狠的心哪!

     (唱)     不看罗成看在我。

尉迟恭  (白)     唐营好大一个你!

程咬金  (白)     好大个你!

尉迟恭  (白)     好大个你!

程咬金  (白)     哎,就好大个我!

     (唱)     我们俱是把兄弟。

尉迟恭  (白)     猪兄狗弟。

程咬金  (白)     龙兄虎弟。

尉迟恭  (白)     猪兄狗弟,猪兄狗弟!

程咬金  (白)     哎,就是猪兄狗弟!

     (唱)     唐营中哪有尔的座?

     (白)     起来,起来!

尉迟恭  (白)     不起来!

程咬金  (白)     哎!

     (唱)     你不起来我不依。

             扭回头去搬是非,

             尊声二哥听端的:

             他不气罗成气的是你,

             你不骂他就是个王八鸡!

秦琼   (唱)     闻言秦琼动无名,

             再与尉迟说分明:

             曾记美良威风凛,

             三鞭两锏赌输赢。

             三鞭打不动秦叔宝,

             两锏打你吐鲜红。

             唐营中哪有你的坐?

     (白)     站过去!

尉迟恭  (白)     吓,罗成站过去!

秦琼   (唱)     座位让与表弟罗成。

     (白)     吓,贤弟,进得营来为何这等懦弱?

罗成   (白)     小弟初进唐营,不敢造次。

秦琼   (白)     待愚兄教导与你。你此去言道:俺罗成一不降唐,二不归顺,多蒙仁义徐先生劝俺归降,二主赐我一个座位,被廊下匹夫占去。有不服者,要杀抬枪,要打何惧。

罗成   (白)     吓,是,遵命。

             下面听者:俺罗成一不降唐,二不归顺,多蒙仁义徐先生劝俺归降,二主赐我一个座位,被廊下匹夫占去。有不服者,要杀抬枪,要打何惧。

尉迟恭  (白)     罗成你要打谁?

罗成   (白)     要打你!

尉迟恭  (白)     着打!

(尉迟恭、罗成同过合。)

程咬金  (白)     哦,你要打架。

             来,秦二哥,徐三哥与他打!

尉迟恭  (白)     哎呀!

     (唱)     唐营中坐定了猪兄狗弟,

程咬金  (白)     哎,龙兄虎弟!

尉迟恭  (白)     猪兄狗弟!

程咬金  (白)     龙兄虎弟!

尉迟恭  (白)     猪兄狗弟!

程咬金  (白)     二哥,徐三哥,把弟,他说咱们是猪兄狗弟。

徐勣、
秦琼、

罗成   (同白)    咳,龙兄虎弟!

尉迟恭  (白)     就是龙兄虎弟呀!

程咬金  (白)     这不结了!

尉迟恭  (唱)     惟有俺尉迟恭是外的。

             怒气不息打进去,

程咬金  (白)     又来了。好的。

             二哥,徐三哥,把弟,他执意的不服,咱们大家打他!

徐勣、
秦琼、

罗成   (同白)    来,大家打!

尉迟恭  (白)     哎呀!

     (唱)     不由逼反了尉迟恭。

             豪杰撩衣进唐营,

             把话奏与主公听。

     (白)     主公,曾记得御果园救驾之事?

李世民  (白)     小王失记。

尉迟恭  (白)     为臣全记。

李世民  (白)     奏来!

尉迟恭  (白)     容奏!

     (唱)     御果园中有了难,

             口口声声叫皇兄。

             赤身单马救了你,

             你说皇兄御弟称。

             有了罗成无有我,

             有了新臣忘旧臣。

             豪杰急忙出大营,

             回头再叫众三军。

     (白)     众将官,随某家降唐的人马,尔等随我就反!反!反!哎呀,气死我了哇!

李世民  (白)     哎呀!

     (唱)     一见敬德反唐营,

             倒叫小王吃一惊。

             走向前来忙跪定,

             俱是皇兄御弟称。

程咬金、
尉迟恭、
秦琼、
罗成、

徐勣   (同白)    臣等和睦。

李世民  (白)     后帐摆宴大家同饮。

程咬金、
尉迟恭、
秦琼、
罗成、

徐勣   (同白)    谢主公!

李世民  (白)     众位皇兄请呐!

程咬金、
尉迟恭、
秦琼、
罗成、

徐勣   (同白)    主公请!

(车斜门。四红文堂、四红大铠、李世民、程咬金、秦琼、徐勣同下。罗成、尉迟恭同亮相。尾声。)
(完)


浏览次数:14072 ┊ 字数:7101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2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