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四平山》

主要角色
李元霸:武净
伍云召:老生
伍天锡:净
雄阔海:副净
李渊:末
柴绍:小生
徐茂公:末
窦氏:旦
丞相:付

《四平山》傅德威饰李元霸
《四平山》傅德威饰李元霸
情节
隋炀帝往广陵观花,回抵四平山,被各路盟军围阻。隋炀帝令宇文化及之子字文成都出战,被裴元庆打伤。隋炀帝乃火速用金牌,调李渊之四子李元霸前来解围。李渊接隋炀帝旨后,料盟军之中秦琼必在其内。因念临潼山救命之恩,特嘱李元霸,临行必须拜别其母。其母预知此意,当即告以此去四平山,若遇恩公,不可伤害。为万全计,并令其姊丈柴绍,陪同前往,顺便解释。李元霸问恩公姓名,其母乃令李元霸看所供奉之琼武将军神位,李元霸一一遵命。盟军军师徐茂公夜观天相,见大鹏鸟星移动,主系李元霸前来解围。因星相家谓李元霸系大鹏鸟星下界也。李元霸到后,无人可以敌当。乃令王伯党扮做差官,等侯柴绍到后,请柴绍设法。柴绍告王伯党,若保全性命,每人头上须插黄旗一面。李元霸问王伯党为何人,柴绍乃明告为贾家楼结拜弟兄,并谓秦琼系我们恩公,固不可伤,恩公的朋友,亦不可伤害。王伯党归告徐茂公,各将均插黄旗,独裴元庆不肯。至会战时,秦琼固被放走,王伯党、程咬金亦未伤害。独裴元庆未插黄旗,要求会战。李元霸言,看恩公面上,请你先打三锤,李元霸毫不动容。及李元霸打裴元庆一锤,即行不支逃走云。

根据《国剧大成》第五集整理

录入:马春然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66.93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上手、四龙套同上。大唢呐。伍云召、伍天锡、雄阔海同上。)
伍云召、
伍天锡、

雄阔海  (同红芍药牌) 兵城阵哪怕崆峒,

             闹该人怎应他哄。

             无敌成都休放纵,

             好似鼠狼胡哄。

伍云召  (白)     俺,伍云召。

伍天锡  (白)     伍天锡。

雄阔海  (白)     雄阔海。

伍云召  (白)     请了!我等奉盟主之命,共破隋炀帝,二位贤弟,今日出兵,非比寻常,若是别人出马,不足介意;倘宇文成都前来,他乃天下无敌大将,必须我攻你战,他来接应,方能取胜。

伍天锡、

雄阔海  (同白)    有理。

伍云召  (白)     众将官杀上前去!

伍云召、
伍天锡、

雄阔海  (同红芍药牌) 慢慢说什么楚汉风,

             早围在垓心没风。

             道你家八面威风,

             却原来请军越红。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宇文化及上。)

宇文化及 (白)     不好了!

     (耍孩儿牌)  铁戟重重人马四围,

             早定夺,没迟延。

     (白)     万岁有请!

(隋炀帝上。)

隋炀帝  (耍孩儿牌)  欢娱浑身软弱难以起,

             这响声叫人猜疑。

宇文化及 (白)     陛下不好了吓!

隋炀帝  (白)     为何这等惊慌?

宇文化及 (白)     今有各路反王,在四平山阻驾。圣上命何人退贼?

隋炀帝  (白)     吓,有这等事?就命宇文成都出马,不可迟误!

宇文化及 (白)     领旨!

(宇文化及下。)

隋炀帝  (耍孩儿牌)  那祸尚且把汉王比,

             这祸顷刻里魂已飞。

(隋炀帝下。四大铠、四龙套、宇文成都同上。)

宇文成都 (会河阳牌)  统领雄兵咆哮,

             这三军队伍真齐取。

             贼寇用比犺朗风雨似驷,

             管教他一命血染衣。

     (白)     俺宇文成都。今有各路反王,在四平山阻驾,圣上命俺退贼。

             众将官,起兵前往!

     (会河阳牌)  顷刻沙场上生气,

             剑戟遮日月,云雾迷。

(伍云召上,会阵。)

宇文成都 (白)     马前来将敢是伍云召?

伍云召  (白)     然也!

宇文成都 (白)     伍云召,你在南阳脱逃,就该隐姓埋名,还敢前来送死!

伍云召  (白)     呔,宇文成都!俺在南阳失机,乃是兵微将少,不得已而避之。今日十八家盟主,共兵三百余万,俺为前战先行,定要扫尽逆贼,为民除害,请将军三思。

宇文成都 (白)     你死在目前,还敢猖狂。看你小小螳螂,怎挡得俺的车轮。

             众将官,押定阵角!

(宇文成都、伍云召同杀,单对子打下。裴元庆上。)

裴元庆  (缕缕金牌)  闻金鼓到沙场,

             忙催跨下马紧丝缰。

     (白)     俺裴元庆。打听宇文成都出马,恐伍将军不能抵敌。

             众将官,杀上前去!

     (缕缕金牌)  战鼓咚咚急,

             鸣锣响叮当。

             一任宇文无敌将,

             遇俺必定亡。

(裴元庆下,上,打连环。伍天锡、雄阔海同败下,宇文成都笑,裴元庆打三,退下。)

宇文成都 (白)     人马回营。

(宇文成都下。)

【第三场】

(太监、隋炀帝、丞相同上。)

隋炀帝  (念)     炮石喧天正若雷,

丞相   (念)     沙场百万进雄围。

(宇文化及上。)

宇文化及 (白)     哎呀万岁!臣子被伤,贼众难退,如之奈何?

隋炀帝  (白)     丞相,危机之际,如何是好?这便怎么处?

丞相   (白)     陛上可速遣将去往太原,招取无敌李元霸前来,方可退贼。

隋炀帝  (白)     如此快取金牌过来!

     (唱)     降纶者,休迟误,

             速速前往保皇都。

             扫除余党勿负孤。

     (白)     吓死我也!

(众人同下。)

【第四场】

(李渊上。)

李渊   (引子)    自幼生就龙颜,满腹经纶恒潇洒。

     (念)     翰苑人才今日重,管辂自比昔年风。白暖柳荫春试马,明月虎帐夜囊弓。

     (白)     老夫李渊。蒙圣恩命俺镇守太原,三子世民保驾往广陵观看琼花。这几日坐卧不宁,不知有何吉凶?

丞相   (内白)    圣旨下!

(丞相上。)

丞相   (白)     圣旨到,跪听宣读。诏曰:只因龙舟行至四平山,被各路反王围困,宇文成都身被伤。速命赵王李元霸前往退贼,不得有误。钦哉。谢恩!

李渊   (白)     万万岁!后堂留宴。

丞相   (白)     不敢。有事在身,不敢久停。

(丞相下。)

李渊   (白)     哎呀且住,不想圣驾遭此大祸。

(院子暗上。)

李渊   (白)     快请四爷!

院子   (白)     吓,四爷有请!

(李元霸上。)

李元霸  (白)     来也!

     (念)     威名夸宇外,神力少人同。

     (白)     爹爹!

李渊   (白)     罢了。

李元霸  (白)     唤孩儿到来,有何吩咐?

李渊   (白)     只因圣上被各路反王围困四平山,有圣旨前来,命你前去退贼。你可披挂整齐,辞别你母亲,速速前往。

李元霸  (白)     孩儿领命。

     (念)     紧束玲珑镫,灭寇救当今!

(李元霸下。)

李渊   (白)     且住,我想瓦岗秦恩公,必在其内,倘我儿此去,有伤恩公,那还了得!吓有了。

             来,请姑老爷。

院子   (白)     姑老爷有请。

(柴绍上。)

柴绍   (白)     来了。

     (念)     文武夸俊秀,太原振家生。

     (白)     小婿拜揖!

李渊   (白)     罢了。

柴绍   (白)     有何吩咐?

李渊   (白)     今有圣旨到来,命元霸前往四平山退贼救驾,必有恩公在内,况元霸年幼不知其故。你可前去,一一指明,不可伤损。

柴绍   (白)     是。

李渊   (念)     忘恩非君子,

柴绍   (念)     弃旧是小人。

(李渊、柴绍同下。)

【第五场】

(窦氏、梅香同上。)

窦氏   (桂枝香牌)  酬恩庇佑,炉烟香透,

             望仁慈合家辐辏。

             叩感康健并佑,

             祈琼灵辅相,

             若得福共攸。

             以便得个功成宇宙。

             锦上绣,

             但愿生平日,世降瀛洲。

             那时欢聚永不朽。

(李元霸上。)

李元霸  (桂枝香牌)  香飘亭构,佛声参秀,

             向墀边净手。

             虔诚一先礼,

             拜慈悲祈佑。

     (白)     母亲。

窦氏   (白)     儿吓,全身披挂,何处征讨?

李元霸  (白)     孩儿禀告母亲:只因圣驾行到四平山,被各路反王围困。圣旨到来,命孩儿前去退贼,为此前来辞别母亲。

窦氏   (白)     原来如此。只是此去四平山,有一恩公,你却不要伤害于他。

李元霸  (白)     孩儿但不知恩公姓氏名谁,怎生模样?

     (桂枝香牌)  双锤在手,双锤在手,

             怎把恩人识透?

             名姓未有,

             望说因由。

窦氏   (桂枝香牌)  试觑画图真肖像,

             牢牢记在心头。

李元霸  (白)     “供奉恩公琼武将军长生禄位”。

             吓母亲,那琼武将军,有何恩与俺们?

窦氏   (白)     儿吓!

     (桂枝香牌)  先王冥寿,

             元年与由正值八月十五,临潼山,杀贼相救。

     (白)     那年我们奉旨回归太原,路过临潼山,偶遇无数强人,将我一家围住厮杀。若不是秦恩公搭救,都被贼人杀了,哪还生得出你来!

     (桂枝香牌)  为此情由为此情由,

             只为立牌位,一叩晨昏香酬。

李元霸  (白)     呀!

     (桂枝香牌)  听情由,

             好似提醒三更梦,孩儿紧记在心头。

窦氏   (白)     嘱咐言语需要牢记。

李元霸  (白)     孩儿就此拜别。

     (桂枝香牌)  圣旨催迫忙驰骤,

             星夜前行马不休。

窦氏   (白)     儿吓!

     (桂枝香牌)  提起前情万种愁。

     (白)     须要小心!

李元霸  (白)     遵命。

(李元霸、窦氏同下。)

【第六场】

(四龙套、徐茂公同上。)

徐茂公  (驻云飞牌)  旗掩营门,星明月暗,

             看天之偏我除覩恨。

             怎消这愁闷嗏,

             吾当回天郡,虎豹养奔。

     (白)     我徐茂公。昨晚观看天相,见大鹏鸟举动,必是元霸领兵前来,我军必不能保矣。这便怎么着?

             吓,我自有道理。

             来,传王将军。

四龙套  (同白)    王将军有请。

(王伯党上。)

王伯党  (白)     来也!

     (驻云飞牌)  谯楼鼓角催,已是三更尽,

             何事紧催笑一声。

     (白)     军师有何将令?

徐茂公  (白)     命你扮作差官模样,去到中途,等候柴绍前来。讨个机会,保全吾军要紧。

王伯党  (白)     得令,带马。

(王伯党下。)

徐茂公  (白)     正是:

     (念)     安排香饵收金鲤,英雄只得使纶韬。

(徐茂公下。)

【第七场】

(柴绍、李元霸、四下手同上。)

李元霸  (玉芙蓉牌)  风飘旗执掌,

             火炮连声响,

             看儿郎队队纷纷云浩荡,

             人旗马骤,趋前往,

             攻介,分头各一方。

     (白)     俺李元霸是也。奉了圣命,往四平山退贼。

             众将官催动人马。

     (合头)    英雄将飘歌奏扬,

             指日里瓦岗贼子尽归降。

(众人同下。)

【第八场】

(王伯党上。)

王伯党  (白)     马来!

     (合头)    滔滔阵拥旌旗挟风飘,

             你看剑戟画鼓频敲。

     (白)     俺王伯党,奉军师之命,在此等候,柴绍到来,与他商议,讨个机会。怎么还不见到来。

李元霸  (内白)    走吓!

王伯党  (白)     呀,那边人马来了,我且躲过一边。

(四龙套、李元霸、四上手、柴绍同上。

柴绍   (合头)    虎召天下英雄稍,

             四平山前共全豪。

王伯党  (白)     柴绍兄请了!

柴绍   (白)     到此何事?

王伯党  (白)     奉军师将令,前来讨个机会。

柴绍   (白)     你可速速回去,禀告众位,若要保全性命,各人头上插黄旗一面,方保无事。

王伯党  (白)     小弟遵命。请了!

(王伯党下。)

李元霸  (白)     吓,姐夫,方才去者,他是何人?

柴绍   (白)     他乃瓦岗寨王伯党,昔日在贾家楼,与我有八拜之交。

李元霸  (白)     哦哦。

柴绍   (白)     四舅,我有句话要对你说。

李元霸  (白)     请教。

柴绍   (白)     那瓦岗寨的元帅秦叔宝,乃是你我的恩人,不要伤了他。

李元霸  (白)     母亲也曾言道,怎敢便忘。

柴绍   (白)     但是恩公的朋友,你连一个也伤他不得。

李元霸  (白)     小弟理会了。

             众将官,催动人马!

     (合头)    旌旗摇,

             闻他言狂语两交锋,在今朝。

(众人同下。)

【第九场】

(吹打。四下手、杨林同上。)

杨林   (引子)    山左荡旌旗,忠心保华夷。

     (念)     羽书飞诏天下堦,若冬群雄起祸灾。试看广陵成血海,何人夺取栋梁才!

     (白)     老夫靠山王杨林,乃文帝之堂弟,当今之皇叔。奉旨镇守登州一带地方,昨日有飞报到来,圣上驾幸广陵,被众反王围困。为此老夫统领人马,前去救驾。

             众将官,起兵前往!

(众人同下。)

【第十场】

(秦琼、张公瑾、李如圭、单雄信、史大奈、王伯党、裴元庆、齐国远同上,同起霸。)

秦琼   (新水令)   可恨隋炀乱纲纪,

张公瑾、

李如圭  (同新水令)  起篡逆不是寻常。

单雄信、

史大奈  (同新水令)  杀兄伤天理,

王伯党、

裴元庆  (同新水令)  弑父吾怨穹苍。

             近日个群雄起聚,

             四平山失尸横血壤。

秦琼   (白)     秦叔宝。

张公瑾  (白)     张公瑾。

齐国远  (白)     齐国远。

王伯党  (白)     王伯党。

单雄信  (白)     单雄信。

李如圭  (白)     李如圭。

史大奈  (白)     史太奈。

裴元庆  (白)     裴元庆。

秦琼   (白)     众位请了!

张公瑾、
李如圭、
单雄信、
史大奈、
王伯党、
裴元庆、

齐国远  (同白)    请了!

秦琼   (白)     今日军师传令我等,不知何事。

张公瑾、
李如圭、
单雄信、
史大奈、
王伯党、
裴元庆、

齐国远  (同白)    且待军师到来,便知分晓。请!

(四龙套、徐茂公同上。)

徐茂公  (新水令)   旌旗飘扬旌旗飘扬,

             猛将堦前立两行。

             谁试阴阳,

             十八反王四面网,

             怎知俺仙法袖内藏。

秦琼、
张公瑾、
李如圭、
单雄信、
史大奈、
王伯党、
裴元庆、

齐国远  (同新水令)  齐向台前拜吾阳,

             闻端详,

             何事机密添惆怅?

     (同白)    参见军师!

徐茂公  (白)     众位少礼。

秦琼、
张公瑾、
李如圭、
单雄信、
史大奈、
王伯党、
裴元庆、

齐国远  (同白)    谢军师。

徐茂公  (白)     众位贤弟,可知近日之事?

秦琼、
张公瑾、
李如圭、
单雄信、
史大奈、
王伯党、
裴元庆、

齐国远  (同白)    我等不知,愿闻其详。

徐茂公  (白)     吾昨晚夜观天象,见大鹏鸟动,必是元霸领兵前来。此人有万夫不当之勇,两柄铜锤,重有八百余斤。

秦琼、
张公瑾、
李如圭、
单雄信、
史大奈、
王伯党、
裴元庆、

齐国远  (同白)    我等闻名久矣,未知真假。

徐茂公  (白)     昨日柴绍有书到来,各人头上须插黄旗一面,方保无虑。

秦琼、
张公瑾、
李如圭、
单雄信、
史大奈、
王伯党、
裴元庆、

齐国远  (同白)    我等遵命。

徐茂公  (白)     秦叔宝听令:命你前站先行,只许胜不许败。

秦琼   (白)     得令!

徐茂公  (白)     单雄信、王伯党听令:二队接应。

单雄信、

王伯党  (同白)    得令!

徐茂公  (白)     张公瑾、史太奈听令:三队接应。

张公瑾、

史大奈  (同白)    得令!

徐茂公  (白)     齐国远、李如圭听令:四队接应。

齐国远、

李如圭  (同白)    得令。

徐茂公  (白)     裴元庆五队接应。吓,贤弟为何不插黄旗?

裴元庆  (白)     哦哈哈,先生!俺乃堂堂大将,既差我等出马,自然要争功取胜。怎么头插黄旗为好,为全性命,俺裴元庆耻而不为也!

     (雁儿落牌)  论什么驾天动地铁金刚,

             论什么翻江倒海蛟龙样。

             哪怕他八臂哪吒擎天手,

             怎挡俺降龙伏虎从空降。

徐茂公  (白)     贤弟,那元霸的武艺,你却不知。你的武艺,我已尽知。你若战得他三五个回合,愚兄也不要你插旗了。

(裴元庆笑。)

裴元庆  (白)     军师差矣!俺裴元庆七岁打虎,九岁出征。俺这两柄锤,也不知打死多少上将,慢说李元霸是人,他就是虎,俺也要打为齑粉。军师休长他人志气,灭俺自己威风也!

     (雁儿落牌)  哎呀,恁说话令人气惚惶,

             把瓦岗寨上英明丧。

             急得俺眼角裂自生芒,

             急得俺七窍内烈烟障。

             休忙且定个输赢账,

秦琼、
张公瑾、
李如圭、
单雄信、
史大奈、
王伯党、

齐国远  (同雁儿落牌) 休慌,先生预暗阴阳,阴阳。

秦琼   (白)     吓贤弟,那李元霸在太原与宇文成都比试,不是他的对手。只怕贤弟也没有宇文成都之勇。

(裴元庆笑。)

裴元庆  (白)     好气死人也!

     (雁儿落牌)  怒哄哄吐霓长,

             恨滔滔牙关放,

             蹬断了战靴线几行。

             哎俺岂肯无有那英雄量,

             反把俺比作螳螂!

秦琼、
张公瑾、
李如圭、
单雄信、
史大奈、
王伯党、

齐国远  (同雁儿落牌) 必须要任依为,

             你何必藐视战场。

             敕封他无敌赵王,

             休认做等闲儿郎。

裴元庆  (雁儿落牌)  俺呵一任他人强马壮,

             拼得个命亡!

     (白)     呀!

     (雁儿落牌)  俺与他分个下上!

(裴元庆下。)
秦琼、
张公瑾、
李如圭、
单雄信、
史大奈、
王伯党、

齐国远  (同白)    军师,裴贤弟此去,吉凶如何?

徐茂公  (白)     他此去还战得三合。只是你们见阵不可恋战,可保主公回瓦岗寨要紧。

秦琼、
张公瑾、
李如圭、
单雄信、
史大奈、
王伯党、

齐国远  (同白)    遵命!

徐茂公  (念)     仙曲应有准,

秦琼、
张公瑾、
李如圭、
单雄信、
史大奈、
王伯党、

齐国远  (同念)    神算定无差。

(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四小军、李元霸同上。李元霸起霸。)

李元霸  (粉蝶儿牌)  盖世无双,

             只俺这盖世无双,

             凭着俺紫锤风双锤,

             大量四平山百万沙场,

             哪怕他八臂哪吒将托塔天王。

     (白)     某,无敌赵王李元霸是也。方才在龙舟见过圣驾,各路反王围困得紧。某一闻此言,恼得俺心如烈火,怒发冲冠。为此辞别圣驾,来到四平山,看众番王往哪里走!

     (粉蝶儿牌)  不放他尸骸还乡,

             管叫他马死人亡。

(四小军、李元霸同下。秦琼上。牌子。李元霸上。)

李元霸  (白)     哪里走!

秦琼   (白)     马前来的敢是四千岁?

李元霸  (白)     然也。吓,足下莫非是恩人秦叔宝?

秦琼   (白)     然也。

李元霸  (白)     呵呵,今日才得见恩公了,也罢,和你假战三合,请恩公回马。

秦琼   (白)     请。

(李元霸下。)

秦琼   (白)     看李元霸好威风也!

(秦琼下。李元霸上。)

李元霸  (石榴花牌)  俺只见恩公仪表气轩昂,

             恰便似天将下凡方。

             爱杀他银龙出水浑翻的金枪,

             临潼山骁勇,保全某的爹娘。

(王伯党、单雄信同上。)
王伯党、

单雄信  (同白)    哪里走!

李元霸  (白)     来将通名!

王伯党  (白)     王伯党。

单雄信  (白)     单雄信。

李元霸  (白)     原来是恩公的朋友,请了。

(王伯党、单雄信同下。)

李元霸  (石榴花牌)  见他们力怯争强,

             算不得有名上将,

             忙杀开万里奔忙。

             好叫人把心放,

             报恩公才把名显扬。

(李元霸下。秦琼上。)

秦琼   (白)     哪里走!

李元霸  (白)     请!

(秦琼下。风入松牌。张公瑾、史大奈同上。)

李元霸  (白)     来将通名!

张公瑾、

史大奈  (同白)    听者!俺乃瓦岗寨张公瑾、史大奈。

李元霸  (白)     吓,原来是恩公的朋友,请了。

(张公瑾、史大奈同下。秦琼上。)

秦琼   (白)     哪里走!

(秦琼下。齐国远、李如圭同上。)

李元霸  (白)     来将通名!

齐国远、

李如圭  (同白)    听者!俺乃瓦岗寨齐国远、李如圭。

李元霸  (白)     吓,为何恩公有许多的朋友?快请!

(齐国远、李如圭同下。秦琼上。)

秦琼   (白)     看枪!

(秦琼下。)

李元霸  (白)     吓!恩公好不知进退。某屡屡让他,他苦苦追赶。等他来时,待某吓他一吓。

(秦琼上。)

秦琼   (白)     哪里走!

李元霸  (白)     呔哎呀呀,恩公请起!某家乃戏之耳,快取枪去吧!

秦琼   (白)     哎呦,这枪也使不得了。

李元霸  (白)     取来。

(李元霸将枪伸直。)

李元霸  (白)     拿去。

秦琼   (白)     好神力也!请问四千岁力量有多大?

李元霸  (白)     恩公要问某家力量?

秦琼   (白)     领教。

李元霸  (白)     也罢,待某家将这四平山试打一锤,与恩公看者。

     (黄龙滚牌)  滴溜溜铜锤掌,

             尽打这四平山岗。

             抖精神威武显扬,

             管叫他神鬼皆丧。

秦琼   (白)     哎哟,真乃天神也!

李元霸  (白)     恩公快快聚起残兵,保护你主回瓦岗寨去吧。

     (黄龙滚牌)  一任他万骑雄兵齐来到又何妨,

             遇着俺性命必定亡。

             收人马快回瓦岗,

             必须要小心为上。

(秦琼下。裴元庆上。)

裴元庆  (白)     呔!来的赶是李元霸?

李元霸  (白)     然也。呔!汝乃何人?

裴元庆  (白)     听者!俺乃瓦岗寨上龙虎大将裴元庆是也。

李元霸  (白)     哦,你既是瓦岗寨的,为何不插黄旗?

裴元庆  (白)     住了,俺乃堂堂大将,岂学那匹夫!俺特来会你。

李元霸  (笑)     哈哈!

     (白)     你既是瓦岗寨的上将,也罢,看在恩公的分上,让你先打三锤。

裴元庆  (白)     好狂言,招打!

(吹打。裴元庆、李元霸对锤。)

李元霸  (白)     某家来也!

(李元霸打裴元庆。)

裴元庆  (白)     哎呀!

(裴元庆下。)

李元霸  (白)     呔!裴元庆,你哪里走!某家不来赶你。

             且住,某家自出兵以来,并无人敌某家一锤,他竟连敌三锤,可算英雄上将!

     (笑)     哈哈。

(李元霸下。)

【第十二场】

(四龙套、杨林同上。急三枪牌。)

杨林   (白)     呀,那一员小将败下阵来。

             众将官与俺埋伏。

(裴元庆上。)

裴元庆  (白)     来将通名!

杨林   (白)     老夫靠山王是也。

裴元庆  (白)     你就是杨林么?

杨林   (白)     然也。

裴元庆  (白)     好老贼!招打!

(裴元庆打,杨林、四龙套同下,裴元庆下。)

【第十三场】

(秦琼上。)

秦琼   (白)     哪里有人马呐喊,登高一望。

(杨林、裴元庆同上,裴元庆打杨林下。)

秦琼   (白)     吓,贤弟,追不得了!

裴元庆  (白)     为何?

秦琼   (白)     我奉军师将令,见过阵者不可恋战。众家兄弟,保主公回瓦岗去了,请诸弟回山。

裴元庆  (白)     只是便宜了老贼。

秦琼、

裴元庆  (同白)    请!

(秦琼、裴元庆同下。)

【第十四场】

(风入松牌。众反王、四龙套同上。)

众反王  (同白)    请了!我等奉主公之命,赵王略阵,共破隋炀,一齐杀上前去。

             众将官,起兵前往。

(李元霸上,会阵,打众反王同下。)

【第十五场】

(李世民、四龙套同上。)

李世民  (白)     小王李世民。奉父王之命,与赵王略阵。

             众三军,就此前往。

(李世民、四龙套同下。)

【第十六场】

(众反王同上,李元霸上,撵众反王同下。众反王同上,李元霸下。)

众反王  (同白)    且住!你看李元霸好生厉害,百万人马,尽遭其害,你我各回本国养成锐气,再来复仇便了,请!

(李元霸追上,众反王同下。李世民上。)

李世民  (白)     贤弟,败将不可追赶,人马收回。请!

(尾声。李元霸、李世民同下。)
(完)


浏览次数:5093 ┊ 字数:8800 ┊ 最后更新:2012年10月12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