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观容》

主要角色
金氏:正旦
邓伯道:外
李氏:老旦

情节
晋时邓伯道之弟邓伯俭早亡,其妻思慕哀悼。特追思其生前形容,画相一幅,悬于堂上,藉供祭祀。并邀其兄嫂邓伯道夫妇,共同瞻仰哀悼,恳请邓伯道教养其子寿山(即邓方),以留后代根苗云。

根据《国剧大成》第五集整理

录入:毛刷子


相关剧本
《桑园寄子》(根据《戏考》第一册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17.1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金氏上。)

金氏   (引子)    寂寞香闺,为夫君,终朝泪垂。

     (念)     自叹奴命蹇,夫君丧黄泉。遗容无处觅,托赖笔毫端。

     (白)     奴家金氏,伯伯邓伯道,姆姆李氏,丈夫邓伯俭。遗下一子,名唤寿山。且喜伯伯、姆姆,十分爱惜。奴家自幼略晓丹青,不免将丈夫遗容,描画出来,早晚供奉,以尽夫妇之情。

     (念)     度日如年漫沉吟,终日思君不见君,描画丹青借笔力,叫奴辗转暗伤情。

(金氏描。)

金氏   (四朝元牌)  伤情举笔,未描泪先垂。

             画得他,温柔体态,儒雅风姿。

             全凭着,全凭着纸共笔,

             慢寻思就里就里。

             画得他,锦绣襟怀,气质聪慧。

             再画他衣冠威仪,堂堂貌美堂堂貌美。

             我的夫,也只是少口气。

             喳,再画他俊庞儿庞儿,秋水凝眸,春山秀丽。

             吾画他,骨格清奇,

             语句儿语句儿多伶俐。

             只落得闲居静室,静室幽幽雅雅,好比作在生之日之日。

     (白)     遗容画完,不免供奉中堂,取些凉浆水饭,祭奠便了。

             啊,我那夫哇!只说不得与你重相见,谁知纸上又重逢。不免请伯伯、姆姆出来观看。

             伯伯、姆姆有请。

(邓伯道、李氏同上。)
邓伯道、

李氏   (同薄幸引)  奈何奈何为兄弟,

             终朝泪落终朝泪落。

金氏   (白)     伯伯、姆姆万福。

邓伯道、

金氏   (同白)    罢了。

邓伯道  (白)     弟媳妇,请我二人出来,有何话讲?

金氏   (白)     自从丈夫丧后,朝思暮想。方才描画出来,请伯伯、姆姆观看!

邓伯道、

李氏   (同白)    在哪里?

金氏   (白)     在中堂。

邓伯道、

李氏   (同白)    大家前去。

(金氏、邓伯道、李氏同走圆场。)
邓伯道、

李氏   (同白)    在哪里?

金氏   (白)     在上面。

邓伯道、

李氏   (同白)    啊,我那(兄弟)(叔叔)哇!

邓伯道  (念)     一见图画始惊讶,老眼端详恰是他。指望兄弟常厮守,

李氏   (念)     谁知一命染黄沙。

邓伯道  (念)     画得好,果无差。

金氏   (念)     姣妻幼子靠谁家?

邓伯道  (念)     早知落在丹青手,觑定遗容泪如麻。

     (新水令)   觑真容,恰便似共同胞。

             觑着他模样儿,一般容貌。

     (白)     画便画得好,只是太丑陋了些。

金氏   (白)     丈夫在日遗容,一时追想不来。

     (新水令)   曾记得,临危遗容呵,

             因此上,画得他病恹恹,这般黄瘦焦。

邓伯道  (新水令)   若是他,临危遗容呵,

             全不差半分毫,分毫。

             兄弟呵,你死后为神道,

     (驻马听牌)  闪得她母子,母子单抛。

金氏   (白)     哼。

     (驻马听牌)  夫,想奴家,幼年丧父,中年丧夫。

             此乃是大不幸了么?

             夫,你若是阴灵有感,有感阴灵,

             保佑我母子们灾祸自然消!

             不由人哭嚎啕,

             夫你今闪,闪得我也无归落。

李氏   (步步娇牌)  劝婶婶不必仍恁心焦,

             少带些烦恼。

             不幸叔叔归阴早,

             从今后叔伯姆,只当作姐妹相交。

             把侄儿爱惜他,如珍似宝,

             我丈夫的衣衫鞋帽,任侄儿随意穿着,他随意儿穿着。

邓伯道  (白)     哼。

     (步步娇牌)  老妻你讲便是这等讲。

             自古道,男儿无妻家无倚,

             妇人无夫身无主。

             我那兄弟,生前不愧于天,

             死后瞑目于地了么?

             老妻,你叫她,不必焦,少待烦恼,

             休哭损她两眼秋波,免耽搁她玉体,玉体千姣。

金氏   (白)     请伯伯、姆姆上香!

(邓伯道、李氏同上香。)
邓伯道、

李氏   (同沉醉东风牌)手捧着金凤瓯,

             设灵魂,在中堂供着,望灵魂容哀告。

邓伯道  (沉醉东风牌) 觑着他幽雅俊容貌,

             飘飘冉冉丰姿好;

             伴清风,也无消耗,

     (白)     我邓伯道好生命苦。

     (沉醉东风牌) 若留得我兄弟在日,

             他有满腹经纶,盖世奇才。

             指望与你,共乐余年,

             又谁知,留你不住了。

             兄弟,实指望,枝长梅花归故郊,

             又谁知七弦琴,被风吹别调。

             衰草秋,可怜姣花老。

             实指望,兄弟相守到白头,白头,

             又谁知你死,你死先抛。

金氏   (白)     哼。

     (沉醉东风牌) 夫,再不来领姣儿,

             携妻子,与你同偕到老。

邓伯道  (沉醉东风牌) 他那里说着,俺这里泪落,这里泪落。

             猛然间,想起我那兄弟情,不由人默腹中,如刀似搅。

(内叫“哇哇哇”。)

邓伯道  (白)     什么叫?

金氏、

李氏   (同白)    杜鹃。

邓伯道  (白)     哪里是杜鹃,分明是我兄弟灵魂,见我一家,在此设祭,故托此鸟来叫。

             杜鹃哪杜鹃,你若是我兄弟灵魂,大叫三声。

(内叫“哇哇哇”。)

邓伯道  (白)     呀!

     (雁儿落牌)  你虽一死丧幽冥,幽冥,

             幽冥难舍姣妻幼子情。

             见我一家人来设祭,

             你的阴灵化作杜鹃声。

             又听得,杜鹃枝头声声叫,

             他叫他子幼妻姣,我又年老。

             若还保佑我一家坚牢,

             多多照管你的根苗,我多多照管你的根苗。

金氏   (雁儿落牌)  伯伯、姆姆容哀告,

             不幸丈夫归阴早。

             看承寿山儿,长大成人,

             母子们,衔环结草。

邓伯道  (清江引)   言三语四絮叨叨,叨叨,

             家园家计我自承着。

             杖神保佑,有我身体牢,

             好扶养寿山你的儿曹,好扶养寿山你的儿曹。

     (尾声)    弃子留侄孤儿保,

             都只为所系宗祧。

金氏   (尾声)    教子成名,

             你的恩不小。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21987 ┊ 字数:2215 ┊ 最后更新:2004年01月12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