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撤兵增灶》

主要角色
诸葛亮:老生
司马懿:净
苟安:丑

情节
诸葛亮四出祁山,骂死王朗,气死曹真,正节节胜利之时,后主忽中司马懿用苟安散布流言之计,调诸葛亮回朝。蒋琬、杨仪谏阻无效。诸葛亮接旨后,即发令转回成都。又虑司马懿尾追,乃一面撤兵,一面又增添炉灶,使司马懿生疑。始得安然退兵,未受损失。

根据《国剧大成》第四集整理

录入:eclogite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28.41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龙套、四大铠、戴凌、司马昭、张虎、乐琳、司马懿同上。)

司马懿  (点绛唇牌)  勇冠三军,威武神勇,魏国整,西蜀擒吞,马到旗得胜。

(司马懿上高台,坐。)

司马懿  (念)     先帝托孤保魏邦,主听流言贬还乡。蜀兵屡犯中原地,奉命收服孔明降。

     (白)     本帅复姓司马名懿字仲达,魏王驾前为臣,官拜平西都督。与曹真共奉敕命征服孔明,曹真、王郎倶已丧命,本帅征剿不能取胜,今又聚齐人马,与他定个胜负。

             众将官前往祁山,捉拿诸葛去者。

(泣颜回牌。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四文堂、四大铠、四两段头、马岱、王平、魏延、关兴、姜维接合头同上,同挖门。)

马岱   (白)     马岱。

王平   (白)     王平。

魏延   (白)     魏延。

关兴   (白)     关兴。

姜维   (白)     姜维。

             请了,我丞相骂死王朗,气死曹真,司马懿屡战不胜,今又领兵踹营,你我奉命迎敌。

             众将官,催动人马。

(合头。四龙套、四大铠、戴凌、司马昭、张虎、乐琳、司马懿同上,会阵,站上场。)

姜维   (白)     呔,司马懿,屡败之将,又来作甚?

司马懿  (白)     呔,姜维,反国之贼,不必多言。看枪。

(众人同杀,自两边分下,司马懿、姜维同杀下。王平擒戴凌、四文堂绑戴凌同下,马岱擒张虎,四两段头绑张虎同下,魏延擒乐琳,四大铠绑乐琳同下,司马昭、关兴同杀,司马昭败下,司马懿接杀姜维,接杀马岱、王平、魏延、关兴同上过门推司马懿、司马昭同下,蜀将押戴凌、张虎、乐琳自两边分上。)

众将   (同白)    司马懿父子逃走。

姜维、
马岱、
王平、
魏延、

关兴   (同白)    不必追赶,将魏将绑回大营。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龙套、四大铠、司马昭、司马懿同上。)

司马懿  (白)     哎呀,蜀将甚是骁勇,将我军杀散,擒去三将,这便如何是好?也罢,不免退于渭滨南岸下寨坚守不出。且候聚齐人马再来复战。

             众将官,退于渭滨去者。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四车夫、四长枪上下手同上,苟安骑马上。)

苟安   (念)     一路长行贪杯酒,故将粮草慢消停。

     (白)     俺都尉苟安是也,在永安城奉了李严将军将令,解压粮草,军中应用。

             众将士,粮草打往前行。

     (唱)     永安城奉将令催趱粮饷,

             君国事何须我一人慌忙。

             无边景花世界尽情玩赏,

             想人生不欢乐误了时光。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四文堂、四大铠、诸葛亮同上。)

诸葛亮  (引子)    风虎云龙,报先王,托孤为重。

(诸葛亮坐。)

诸葛亮  (念)     运筹帷幄感君恩,节制遗表白帝城。二度兵败司马懿,一书气死贼曹真。

     (白)     吾诸葛亮。四出祁山,兵败仲达,气死曹真。今司马懿又来复战,曾命众将迎敌,未见交令。

(风入松牌。四文堂、四大铠、四两段头、马岱、王平、魏延、关兴、姜维同上,同挖门。)

姜维   (白)     将魏将押在后营。

(四文堂、四大铠、四两段头自两边分下。)
姜维、
马岱、
王平、
魏延、

关兴   (同白)    禀丞相:末将等擒得魏将三人,请令定夺。

诸葛亮  (白)     吓,擒来三将?

姜维   (白)     是。

诸葛亮  (白)     唔唔,绑上来。

姜维   (白)     吓,下面听者:丞相有令,魏营三将绑上来。

(四两段头押戴凌、张虎、乐琳同上。)
戴凌、
张虎、

乐琳   (同白)    呔,诸葛亮,既将我等擒住为何不杀?

诸葛亮  (白)     哈哈,擒尔等何足为奇,就是擒你主将,有如囊中取物,你们且通名姓,我有恩典于你。

戴凌、
张虎、

乐琳   (同白)    若问我等,某乃司马元帅麾下大将军——

戴凌   (白)     戴凌。

张虎   (白)     张虎。

乐琳   (白)     乐琳。

戴凌、
张虎、

乐琳   (同白)    你问我等则甚?

诸葛亮  (白)     我看你们,皆是无用之辈,谅也不能成其大事,吾发恻隐之心,放尔等回去,可叫司马懿再读兵书,重观战策。我兵屯扎在此,叫他前来,决个雌雄。

戴凌、
张虎、

乐琳   (同白)    既肯释放,怎不将我等松绑?

诸葛亮  (白)     且慢,吾今饶你性命,当留军器战马。

             众将官,将他三人,就在帐前松绑,黑墨涂脸,脱了男装,即将女裙衫与他们更换。

(姜维、马岱、王平、魏延、关兴同推戴凌、张虎、乐琳换女衣衫。)

诸葛亮  (白)     哈哈哈,你们也有今日了。

     (唱)     汉丞相用兵法神鬼难解,

             司马懿何敢称将中大才。

             你叫他来我营屈膝跪拜,

             如不然终难免刀剑之灾。

     (白)     叉出帐去。

戴凌   (白)     哎呀可恼可恼。

(戴凌、张虎、乐琳同下。)

诸葛亮  (唱)     羞辱他已妆成妇人体态,

             从今后此三将再不敢来。

(报子上。)

报子   (白)     禀丞相:都尉苟安解粮到。

诸葛亮  (白)     吓,苟安解粮到了?

报子   (白)     是。

诸葛亮  (白)     大开辕门。

报子   (白)     大开辕门。

(报子下。大吹打。诸葛亮上高台,坐。)

诸葛亮  (白)     传苟安进帐。

姜维、
马岱、
王平、
魏延、

关兴   (同白)    苟安进帐。

(苟安上。)

苟安   (白)     禀丞相:末将解粮十万,已在外营,听候查点。

诸葛亮  (白)     住了!万军之中,粮草乃是大事,违误三天,罪该处斩。你今误了十日,其罪难饶。

             左右,将他推去斩了。

(四大铠押苟安同下。杨仪上。)

杨仪   (白)     刀下留人!启丞相:苟安乃李严用人,又兼钱粮多出于西川。若杀此人,后来无人敢送粮草。求丞相宽免死罪。

诸葛亮  (白)     也罢,传令放回。

杨仪   (白)     谢丞相。

             将苟安放回。

(四大铠押苟安同上。)

苟安   (白)     谢丞相不斩之恩。

诸葛亮  (白)     住了,虽不斩于你,念在长史杨仪讲情,死罪已免,活罪难饶。

             传牢子手进帐。

四大铠  (同白)    牢子手进帐。

(四牢子自两边分上。)

四牢子  (同白)    牢子手叩头。

诸葛亮  (白)     将苟安捆打八十。

四牢子  (同白)    吓。

诸葛亮  (白)     你可知吾军法。

     (唱)     自古言兵未动粮草先行,

四牢子  (同白)    一十。

诸葛亮  (唱)     一路上贪花酒故意癫狂。

             军无粮怎能去交锋打仗。

             起毒心要绝我将士身亡。

             蛇蝎心竟被我早已所谅,

             你纵有千张口难辩短长。

             睁狗眼可识我诸葛丞相,

             今打你八十棍叉出营房。

     (白)     叉出帐去,掩门。

(众人自两边分下。)

苟安   (唱)     倚仗他势力大兵权执掌,

             捆打我八十棍痛苦难当。

             今要杀诸葛亮无计可想,

(四长枪手自两边分上。)

四长枪手 (同白)    吓,将军为何这等模样?

苟安   (唱)     你老爷平白的受此灾殃。

四长枪手 (同白)    请问什么灾殃?

苟安   (白)     孔明道我解粮来迟,将我推去处斩,多亏杨仪讲情,免了死罪,捆打八十军棍,叉出营来。哎哟痛杀我也。

四长枪手 (同白)    既然受了打,请将军转回长安。

苟安   (白)     咳,我如今不回长安了。

四长枪手 (同白)    不回长安,哪里去呢?

苟安   (白)     你们随我投奔魏营,寻个机会,就好报今日之仇了。

四长枪手 (同白)    如此小人们情愿跟随。

苟安   (白)     好好,有义气。

             孔明啊孔明,我进了魏营,若不杀你枉为人也!

     (唱)     大丈夫不报仇枉生世上,

             我要杀诸葛亮须投魏王。

     (白)     走吓,收拾去。哎哟,可恼可恼。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四龙套、四大铠、司马懿同上。)

司马懿  (唱)     诸葛亮出祁山兵多将广,

             取天水收服了姜维投降。

             在阵前辱舌斗骂死王朗,

             一书简送曹真命见无常。

             某屡次去交锋难打胜仗,

             擒去我三员将某险丧疆场。

             到如今扎渭滨聚齐勇将,

             既为国又何惜阵前身亡。

             羡孔明果称得兴周吕尚,

             三国中又出了再世张良。

             愧无能扶曹魏与他对抗,

             俺一片忠义胆可对上苍。

戴凌、
张虎、

乐琳   (内同白)   走吓。

(水底鱼牌。戴凌、张虎、乐琳同上。)
戴凌、
张虎、

乐琳   (同白)    参见元帅。

司马懿  (白)     吓,你三人为何这等模样?

戴凌、
张虎、

乐琳   (内同白)   哎呀元帅,末将等被他擒去,将我三人盔甲军器留下,换了女装黑墨涂脸释放回营,他叫元帅再读兵书,重观战策,他在祁山等候,分个雌雄。

司马懿  (白)     吓,这是孔明说的么?

戴凌、
张虎、

乐琳   (内同白)   是他说的。

司马懿  (白)     哎呀,可恼可恼。

     (唱)     诸葛亮耻笑我无能为将,

             羞得我脸惭愧虎目无光。

             军胜败古常有人心难谅,

     (白)     唔,孔明孔明!

     (唱)     俺若不生擒你枉为栋梁。

     (白)     你三人后帐歇息,本帅自有妙计,收服孔明。

戴凌、
张虎、

乐琳   (内同白)   多谢元帅。

(戴凌、张虎、乐琳同下。报子上。)

报子   (白)     启元帅:门外来了主仆五人,口称蜀将苟安来投麾下,候令传见。

司马懿  (白)     吓,可有兵器?

报子   (白)     没有。

司马懿  (白)     唔,纵是孔明派来奸细,只有五人,谅他也不能成其大事。

             传苟安一人进帐。

报子   (白)     苟安一人进帐。

(报子下。苟安上。)

苟安   (白)     来了。

     (念)     蜀营得活命,立志辅魏王。

     (白)     吓,元帅在上,永安城李严麾下都尉苟安叩见元帅。

司马懿  (白)     吓起来。

苟安   (白)     谢元帅。

司马懿  (白)     你既是李严之将,为何反来投我?

苟安   (白)     因为解粮来迟,孔明定要将我处斩,多亏杨仪讲情,留了首级,打我八十军棍,叉出营来,怨恨难消,为此投拜帐下,寻计报仇,望乞元帅收留。

司马懿  (白)     你莫非来献苦肉之计么。

苟安   (白)     哎呀元帅,苟安死里逃生,焉敢欺瞒,可怜我体无完肤,疼痛难忍,只求元帅收留杀得孔明,情愿执鞭坠镫。

司马懿  (白)     唔,虽然如此,但是孔明多有谋略,你言难信,若是与我干得一件大功,本帅表奏天子,保你为上将。

苟安   (白)     但不知元帅有甚大事,末将即当效力。

司马懿  (白)     可不惜辛苦,奔回成都,散布流言,就说孔明有怨上之意,早晚必将称帝,使你主召回孔明,即汝之功也。

苟安   (白)     既是元帅重用于我,散布流言,有何难处,末将马到成功。

司马懿  (白)     也罢,你即速回成都,本帅听你好音。

苟安   (白)     得令。

司马懿  (念)     凡事须要多斟酌。

苟安   (念)     管叫孔明回成都。

司马懿  (白)     去吧。

(苟安下。)

司马懿  (白)     哈哈,苟安回到成都,散布流言,孔明退兵,某也罢息干戈了。

     (唱)     他未必学黄盖苦肉一样,

             未必是反奸计诓虎离岗。

             在渭滨多操练强兵勇将,

             孔明退某收兵保守魏邦。

(司马懿下。)

【第七场】

(四长枪手、车夫、司马昭骑马同上。)

司马昭  (念)     将军功劳成画饼,黄金难买寸光阴。

     (白)     俺司马昭,只因大司马病丧军营,今将灵柩装载兵车,送回长安。

             众军士,催趱前往。

(牌子。众人同下。)

【第八场】

(蒋琬上。)

蒋琬   (白)     走吓。

     (唱)     耳闻得家丁报使我愁闷,

             诸葛亮未必忘先帝厚恩。

     (白)     下官蒋琬。静坐府中,家丁报说满街人言纷纷,诸葛丞相兵扎祁山,有怨上之意,早晚欲称为帝。吾主出旨命人召他回朝,削其兵权。我想此事,定是佞臣散布流言,待我上殿谏奏便了。

     (唱)     想必是奸谗臣心怀不正,

             散流言要断送汉室乾坤。

(蒋琬下。)

【第九场】

(四太监、刘禅同上。)

刘禅   (唱)     高祖兴汉业建刘感天运,

             至孝平王莽纂一十八春。

             光武兴为东汉社稷重整,

             四百年终于献国出谗臣。

             恨董卓欺君上朝纲不振,

             后又出奸曹操狼虎羊群。

             孟德死子曹丕为恶更胜,

             在禅台逼献帝汉室侵吞。

             魏蜀吴争汉鼎各占州郡,

             号三国俱心想独霸为君。

             我父王坐西川成都永镇,

             白帝城王宴驾孤承父恩。

             诸葛亮伐中原阵阵得胜,

             今又要为天子自立称尊。

             国之患不早诛无所逃遁,

             王出旨即召他转回都门。

(蒋琬上。)

蒋琬   (唱)     召丞相回都门是何人上本?

             流言计请问君哪个贼臣?

     (白)     臣蒋琬见驾,愿主千岁。

刘禅   (白)     平身。

蒋琬   (白)     千千岁。

刘禅   (白)     有何本奏?

蒋琬   (白)     诸葛丞相自出师以来,屡建大功,何故宣回成都。

刘禅   (白)     这……朕有机密大事,与丞相商议。

蒋琬   (白)     主公分明听了佞臣流言,故召丞相回还,倘若魏兵伐蜀,何人抵敌?望君停旨,免使丞相撤兵。

刘禅   (白)     孤王要召相父回朝,另有国事,况且旨已去了,不必阻谏,下殿去吧。

蒋琬   (白)     吓,圣旨去了,待臣快马将圣旨追回。

刘禅   (白)     哎呀,卿去也无益,下殿去吧。

蒋琬   (白)     陛下。

     (唱)     老丞相兴汉室匡扶国政,

             蒙先帝托孤重他岂忘恩!

             平南蛮征孟获坐立未稳,

             又请旨伐中原不畏顷身。

             主休听流言计召回原郡,

             那时节魏兵到玉石俱焚。

刘禅   (白)     咳卿家吓!

     (唱)     孤不是商纣王酒色迷混,

             孤不是周幽王误放烟墩。

             孤待那诸葛亮父子之论,

             他为何仗权势欺压寡人?

             今欲要为天子负恩太甚,

             他为君将孤王置于何存?

             召回都削兵权自必安分,

             常言道患不除终是祸根。

     (白)     孤王不准,卿且下殿。

蒋琬   (唱)     我一番金石言龙心不准,

             眼见得汉基业一统难成。

             恐折了擎天柱无人扶正,

费祎   (内白)    大人等着。

蒋琬   (白)     吓,好了!

     (唱)     费侍中一定是为国谏君。

(费祎上。)

费祎   (白)     走吓!

     (唱)     汉刘王无圣才年幼性昏,

             我不尽忠言谏枉为功勋。

     (白)     吓,大人。

蒋琬   (白)     大人入朝何事?

费祎   (白)     吾闻家丁报道,满街之上人言纷纷,道诸葛丞相兵扎祁山,欲称帝号,主公要召丞相回朝,我想此事定是奸人散布流言,为此上殿谏奏,阻挡圣旨。

蒋琬   (白)     下官也曾奏过,陛下道圣旨已往祁山去了。

费祎   (白)     吓,圣旨去了,大人怎不启奏陛下,将旨赶回?

蒋琬   (白)     陛下不准。

费祎   (白)     不准赶回?咳,主公听信奸言,汉室休矣!啊,大人再随我上殿启奏,你我赶至祁山追回圣旨,以免丞相撤兵。

蒋琬   (白)     好,一同上殿。

     (唱)     食王禄须当把国事理正。

费祎   (唱)     为大臣岂惧怕碎骨粉身!

蒋琬、

费祎   (同白)    启陛下:还要将圣旨赶回,以免丞相撤兵。

刘禅   (白)     诸葛亮欲称帝号,当召回削去兵权,二卿为何阻挡朕意。况且圣旨早已去了,何必赶回,孤王不准。

蒋琬、

费祎   (同白)    启陛下:若召丞相回朝,司马懿必来伐蜀,那时何人抵敌?

刘禅   (白)     孔明削去兵权,若是司马懿领兵前来,孤调倾国人马,何虑不胜?二卿下殿去吧。

蒋琬、

费祎   (同白)    哎呀陛下,诸葛丞相,受先帝遗诏,辅助汉室,竭心秉力,岂有称帝之理?主公休听流言。

刘禅   (白)     二卿苦苦谏奏,不要孤王召回孔明,削其兵权,莫非你二人是孔明内应么?

蒋琬、

费祎   (同白)    哎呀,屈杀臣也!

蒋琬   (唱)     有异心臣应该身为齑粉,

费祎   (唱)     无一日不思报陛下龙恩。

蒋琬   (唱)     为国家岂可把朝事高枕?

费祎   (白)     陛下!

     (唱)     断不可召丞相班师回军。

刘禅   (唱)     子承父基业理正言顺,

             诸葛亮要为帝何德何能?

             召回都削兵权龙岗守困,

             再谪贬蜀国内奸党一群。

(刘禅、四太监自两边分下。)
蒋琬、

费祎   (同白)    哎呀。

蒋琬   (唱)     空负了先帝爷数年劳困,

费祎   (唱)     得疆土全亏了诸葛先生。

蒋琬   (唱)     君定要削兵权令人心冷,

费祎   (白)     大人吓!

     (唱)     进忠言保家邦尽化烟云。

(蒋琬、费祎同下。)

【第十场】

苟安   (内白)    马来。

(水底鱼牌。苟安上。)

苟安   (念)     人行千里苦,马过万山河。

     (白)     哈哈,我苟安,且喜散了流言,后主也曾出旨召宣孔明回朝,我急急回到司马元帅台前报功讨赏。马上加鞭。

(合头。苟安下。)

【第十一场】

(四文堂、四大铠、诸葛亮同上。)

诸葛亮  (引子)    奉命代天行,指日里,长安可进。

(杨仪上。)

杨仪   (念)     适才得一信,忽闻御诏临。

     (白)     禀丞相,主公旨意到。

诸葛亮  (白)     吓,旨意到了?

杨仪   (白)     是。

诸葛亮  (白)     旨意此来,必有原故。香案接旨。

(大吹打。四校尉、蜀使同上。)

蜀使   (白)     圣旨下。

诸葛亮  (白)     千千岁!

蜀使   (白)     听宣诏曰:丞相自出祁山,屡建功劳多受辛苦,寡人有旨,宣卿即速班师回都,另有国事商议。旨意读罢,望旨谢恩。

诸葛亮  (白)     千千岁。

(大吹打。)

诸葛亮  (白)     请在后帐,暂为歇马,吾即班师同行。

蜀使   (白)     是。

     (念)     军令催急休迟慢,

(蜀使下。)

诸葛亮  (念)     顷刻班师离祁山。

     (白)     咳,此乃天命也!

杨仪   (白)     吓,丞相为何自叹?

诸葛亮  (白)     主上年幼,必有佞臣在侧,吾欲建立功劳,何故取回,若不罢兵,乃是欺主,若是奉命而退,日后再难得此机会也。

杨仪   (白)     吓,丞相,我营兵马即回成都,倘若司马懿乘势掩杀,当复如何?

诸葛亮  (白)     唔唔唔,吾今退军,可分五路而退,今日先退此营,内兵一千,却掘二千灶,今日三千灶,明日四千灶,每日退军添灶而行。

杨仪   (白)     昔日孙膑擒庞涓用添兵减灶之法,丞相今日退兵,何故增灶,是何意也?

诸葛亮  (白)     那司马懿惯会用兵,知吾兵退,必然追赶;心中疑我,恐有埋伏,又见每日增灶,又不知我兵退与不退,心中猜疑又不敢追,吾兵徐徐而退,自无损兵之患了。

杨仪   (白)     丞相机谋难测也。

诸葛亮  (白)     军士们传吾将令,吩咐众将,照计而行。

四大铠、

四文堂  (同白)    吓。

(四大铠、四文堂自两边分下。)

诸葛亮  (白)     吓,杨仪,吾兵归去,那司马懿,只落一场空叹也。

杨仪   (白)     哦哦哦。

诸葛亮  (唱)     增灶计退大兵叫人难量,

             猜不透我人马何处隐藏。

             欲追赶又疑我埋伏兵将,

     (白)     杨仪,

     (唱)     我教他脸含羞暗撤营房。

杨仪   (白)     妙计妙计。

(诸葛亮、杨仪同下。)

【第十二场】

(土神上。)

土神   (念)     中央戊己土为尊,

(水神上。)

水神   (念)     北方壬癸水金生。

(灶神上。)

灶神   (念)     武侯奇门会遁甲,退兵之计请灶君。

土神   (白)     请了,今诸葛武侯全军撤回成都,各营具要添灶,你我在此听候。头柱香必请的是我。

水神、

灶神   (同白)    吓,怎么先请你呢?

土神   (白)     我是中央戊己土,没有土怎么成灶?

水神   (白)     依我说头柱香该我受。

土神   (白)     吓,怎么该着你受?

水神   (白)     我是北方壬癸水,无水不成灶。岂不该我受头柱香么?

土神   (白)     咳,老四,你还早。

水神   (白)     吓,我又没有与你拈香拜把子,怎么叫我老四?

土神   (白)     你算东方甲乙木,南方丙丁火,西方更辛金,北方壬癸水,你不是老四是什么?

水神   (白)     呵,这等说,你是我兄弟老五。

土神   (白)     我是中央戊己土,万物皆从土内生,该我居长。我是你二人的长辈,可该我受头柱香。

水神   (白)     不错,头柱香该你,二柱香该是我的。

灶神   (白)     你二人不要争,武侯原是增灶,不是增土、增水,头柱香该我。

土神   (白)     无土不成灶。

水神   (白)     无水不成灶。

灶神   (白)     我原砖炷土砖灶,也是土烧成的。

水神   (白)     也是水和成的,有了水土,用不着你。

灶神   (白)     用不着我也罢,你我三人各用诗一首,谁的才学高,就让谁受头柱香。

水神、

土神   (同白)    好好好,吟诗谁吟起呢?

灶神   (白)     让你土神吟起。

土神   (白)     让我。吓,有了。

     (念)     土能生百福,地可纳千祥。四季皆兴旺,中央我为王。

灶神、

水神   (同白)    吓,怎么“我为王”?

土神   (白)     我是中央一位,称不得王么?

灶神、

水神   (同白)    称得,称得。

灶神   (白)     该你水神说。

水神   (白)     该我,哎,也有了。

灶神   (白)     有什么?

水神   (念)     有恙休来洗,年高莫入堂。银包交柜上,洗澡脱衣裳。

灶神   (白)     哎,不像话,不像话!

水神   (白)     怎么不像话?你洗澡不脱衣裳么?

灶神   (白)     算得么?

土神   (白)     算得,该你来。

灶神   (白)     我现成的。

土神、

水神   (同白)    考考你的才学。

灶神   (念)     上天言好事,回宫纳吉祥。喜煞丙丁旺,怕的李三娘。

土神、

水神   (同白)    怕的什么李三娘?

灶神   (白)     就是李氏三春,她要分家,天天打我,我怕的就是她。

土神、

水神   (同白)    还是算你不中用。

灶神   (白)     不中用倒也罢了,可惜我这三个才子埋没了。

土神、

水神   (同念)    水土灶神同一处。

灶神   (白)     真是桃李入公门。

     (同白)    请吓。

(土神、水神、灶神同下。)

【第十三场】

(搭高台,香烛。)

诸葛亮  (内二黄导板) 按奇门兴遁甲差神遣将,

(诸葛亮披发仗剑上。)

诸葛亮  (唱)     为的是托孤重汉室家邦。

             黄石翁三略法六韬吕望,

             三国中谁敢比再世子房。

             孙伯陵减灶计庞涓误闯,

             诸葛亮今增灶扭转阴阳。

             请中央戊己土众神下降,

(水神、土神、灶神同上。)
水神、
土神、

灶神   (同白)    有何法旨?

诸葛亮  (唱)     仗众神兴刘汉共灭魏王。

             吾近日回都城俱撤营帐,

             司马懿必领兵乘势逞强。

             各营内俱增灶让我兵往,

             诓哄那司马懿难测难防。

             撤一军增一灶休要违抗,

             按金木水火土切莫张皇。

土神、
水神、

灶神   (同白)    领法旨。

(土神、水神、灶神同下。)

诸葛亮  (唱)     知兵法方能把万兵执掌,

             司马懿是魏邦驾海金梁。

             在祁山今遇我诸葛丞相,

             看一看用兵计谁弱谁强。

(诸葛亮下。大吹打。四大铠、四文堂、四段头、四校尉、杨仪、蜀使、旗夫、车夫、诸葛亮同上。)

诸葛亮  (白)     众将官缓缓而行。

     (唱)     撤大营并不是凯歌齐唱,

             君命召是不敢违背君王。

             我去后司马懿定来探访,

             中我计管叫他无趣还乡。

(众人同下。)

【第十四场】

(四下手、四段头、四大铠、司马懿同上。)

司马懿  (唱)     蒙魏王赐节钺提兵调将,

             扎祁山要收伏孔明投降。

             又谁知那孔明兵多将广,

             某屡次败阵回脸上无光。

     (白)     哈哈哈哈,且喜苟安之计成功,候蜀兵退时,一齐追杀,大功可成也。

(报子上。)

报子   (白)     禀元帅:蜀寨人马皆无,俱已弃寨走了。

司马懿  (白)     吓,蜀兵俱已弃营走了?

报子   (白)     是。

司马懿  (白)     再探。

报子   (白)     得令。

(报子下。)

司马懿  (白)     哎呀,苟安果有舌辩之能,流言散布,刘禅竟将孔明将士人等召回成都去了。待某带兵追赶孔明,生擒蜀将,岂不一战成功?

             众将官,催动人马。

             哎呀且慢,那孔明足智多谋,神鬼难测,若是追杀前去,恐中他计,乃是自投罗网,若不追赶,恐生后患。也罢,待我带领百骑,悄悄查看。

             众将官,前往蜀营去者。

     (唱)     俺带领兵百人孔明难挡,

             逃脱我司马懿方算计强。

(众人同下。)

【第十五场】

(大吹打。四龙套、四马甲、四大铠、姜维同上。)

姜维   (唱)     古今来用兵法惟我丞相,

             退兵将又增灶司马难防。

             各带领本部兵分路前往,

             这内中必有个玄机隐藏。

(众人同下。)

【第十六场】

(水神、土神、灶神、司马懿、四下手、四段头、四大铠同上,同挖门。)

司马懿  (唱)     众将官暂勒马休把营闯,

             要防他又设计反把自伤。

四大铠  (同白)    来此蜀营。

司马懿  (白)     进营观看,可有蜀兵在内?

四大铠  (同白)    吓,并无一人。

司马懿  (白)     并无一人?待某进营观看。

             吓,果然并无一人在内。

             众将官点灶。

(四大铠自两边分下,自两边分上。)

四大铠  (同白)    此营二千余灶。

司马懿  (白)     吓,有二千余灶?

             哎呀,可见孔明兵将不少,此是空营,孔明人马已去,待某前去追赶。哎,恐他人马埋伏别营,也未可知。

             众将官,再去查看一营,也好追赶。众将官再往左右二营查看。

     (唱)     要想个凌烟阁姓名标上,

             须兴国建奇功才算栋梁。

(众人同下。)

【第十七场】

(大吹打。四马甲、四龙套、四大铠、魏延同上。)

魏延   (唱)     俺正要擒司马鞭敲镫响,

             我丞相要遵旨撤退营房。

             今不伐中原地后悔已晚,

             怕的是汉基业尽付魏王。

(众人同下。)

【第十八场】

(水神、土神、灶神、司马懿、四下手、四段头、四大铠同上。)

司马懿  (唱)     密层层尽都是蜀军营帐,

             但不知诸葛亮何处隐藏。

四大铠  (同白)    来此蜀营。

司马懿  (白)     进去查看。

四大铠  (同白)    吓。

(四大铠同冲进。)

四大铠  (同白)    并无蜀兵,乃是空营。

司马懿  (白)     点灶。

(四大铠同冲下,同上。)

四大铠  (同白)    并无兵将,共有三千余灶。

司马懿  (白)     有三千余灶?

             吓,兵将全无,灶又增多,孔明人马隐藏何处去了?吓,孔明能会奇门遁甲之法,若是追赶前去恐有兵将埋伏,哎,不要中了他计。

             众将官,你们轮流点灶,待本帅差人打听明白,再去追赶,悄悄收兵吓。

     (唱)     俺自幼读兵书非自夸奖,

             扶魏王也算得盖世无双。

             今日里遇孔明屡次上当,

             总是我学不精让他癫狂。

(众人同下。)

【第十九场】

(四龙套、四马甲、四大铠、马岱同上。)

马岱   (唱)     奉将令离祁山五路分往,

             汉字旗摆甬道遮日无光。

             司马懿如犬羊难挡狮象,

             哪知道我丞相八卦阴阳。

(众人同下。)

【第二十场】

(司马懿、四下手、四段头、四大铠同上,挖门。)

司马懿  (唱)     下雕鞍进虎帐暗暗思想,

             猜不透诸葛亮埋伏何方。

     (念)     欲追诸葛亮,恐中计笼牢。

(报子上。)

报子   (白)     孔明五座营盘,又添了数千余灶。

司马懿  (白)     吓,又添了数千余灶。再探。

报子   (白)     得令。

(报子下。)

司马懿  (白)     吓,某在蜀营查看,并无兵将,为何又添数千余灶,这又是何人所增?吓,是了,想是孔明大兵已去,留下数万人马,在此埋伏,以防我兵攻打他营,幸喜本帅未曾追赶,若是追杀前去,蜀兵四下围攻,吾命休矣。哈哈,诸葛亮啊,孔明,任你妙算如神,某家偏偏不中你计。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元帅:孔明全军俱回成都去了。

司马懿  (白)     吓,孔明全军俱回成都去了,你可曾打听明白?

报子   (白)     亲眼见他全军过去。

司马懿  (白)     众将官,起兵追赶。

报子   (白)     哎呀元帅,孔明人马将近蜀地赶不上了。

司马懿  (白)     下去。

报子   (白)     得令。

(报子下。)

司马懿  (白)     这探子报道,叫人好不明白,既是孔明全军已退,那数千灶,又是何人所增?吓是了,想是孔明能会差鬼遣神,此事无疑了。欲去追杀,又赶他不上,夺他营盘内面,俱是土灶,不但无用,惟恐神兵杀来,难以抵敌呢。你就差鬼遣神,想我中计,万万不能。

             吓,众将官,且喜孔明人马已退,吩咐即日班师转回长安。

四大铠  (同白)    吓。

(司马懿看。)

司马懿  (白)     咳,孔明今效虞诩之法,瞒过吾也。此等谋略,我不如他。咳,诸葛亮啊,孔明,我司马懿拜服你了。

     (唱)     诸葛亮真能会差神遣将,

             不见兵只增灶难测难防。

             欲追赶我怕他后有兵挡,

     (白)     罢了!

     (唱)     掩旌旗息战鼓悄悄还乡。

     (白)     唔,只怕中了他计吓。哎,某今日偏偏不中他这一计。

             众将官一齐追赶。

(风入松牌。众人同下。)

【第二十一场】

(牌子。四上手、四文堂、四大铠、王平、魏延、关兴、马岱、姜维同上。)

姜维   (白)     众位将军请了,司马懿只带兵百十余人,前来追赶,你我奉丞相将令,拦路截杀。

             众将官,就此埋伏。

(牌子。众人同下。司马懿、四下手、四段头、四大铠同上。牌子。众人同挖门。内喊声。)

司马懿  (白)     哎呀,哪里人马呐喊?吓,探子报道,孔明全军已回,这人马又是哪里来的?吓,想是孔明暗有埋伏,我只有兵丁百人,如何抵敌,只怕中他之计了。

     (唱)     诸葛亮好一似仙人下降,

             用兵计胜过了吕望、张良。

             我只有百十人怎能抵挡?

     (白)     罢!

     (唱)     拚性命奋余勇且战一场。

(四上手、四文堂、四大铠、王平、魏延、关兴、马岱、姜维自下场门同上,会阵,同杀。众人自两边分下。姜维、司马懿同杀,姜维下,司马懿接王平、魏延、关兴、马岱。姜维上,司马懿杀下,姜维追下。四下手同上,打下,司马懿上,打总攒,司马懿、姜维同追下,四下手同上,打下。姜维、众人追司马懿过合同下。姜维、众人自两边分上。)

众人   (同白)    司马懿逃走。

姜维   (白)     不必追赶,回营交令。

(众人同下。众人领司马懿同上。)

司马懿  (白)     哎呀,诸葛亮真乃神人也。埋伏人马,将我杀得大败,这便怎么处?哎呀,也罢,不免回朝请兵,再擒孔明。

             众将官收兵。

(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4499 ┊ 字数:11597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2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