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造白袍》【二本】

主要角色
张飞:净
刘备:老生
张苞:副净
张夫人:正旦
关兴:小生
刘封:小生
诸葛亮:老生

《彝陵之战》李和曾饰刘备
《彝陵之战》李和曾饰刘备
情节
刘备闻关羽命丧玉泉山,悲痛难忍。当即宣召诸葛亮进帐,商议出兵,为关公复仇。诸葛亮谓现在出兵不利,应待至明春。刘备乃令廖化往告张飞,张飞闻信后,随即赶往西川。一面催刘备出兵报仇,一面令范疆、张达,赶做白袍白甲,并谓诸葛亮若不出兵,渠即单独出马。适范疆、张达二人尚未将白袍做妥,乃大发雷霆,拟将范疆、张达二人斩首。经范疆、张达二人哀求,始各重打百鞭,限七日造成,否则定斩不饶。范疆、张达二人认为七日,决不能完成。与其届时被斩,不如将张飞杀死,向东吴报功。乃乘张飞熟睡之际,将张飞杀死,携带首级奔往东吴。张苞得知其父死后,遂向刘备报告。适关兴亦赶至。刘备在万分悲痛之下,决定令吴班挂帅,御驾亲征云。

根据《国剧大成》第四集整理

录入:小豆子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69.05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刘备   (内西皮导板) 废寝忘食难安枕,

(四太监引刘备同上。)

刘备   (哭头)    二弟,云长,哎呀桃园吓!

     (唱)     两泪汪汪湿衣襟。

             再不能弟兄们南征北战,

             再不能弟兄们东逃西奔。

             再不能弟兄们把汉室重整,

             再不能弟兄们把孙、曹剿平。

             再不能弟兄们共同肝胆,

             再不能弟兄们议论军情。

             再不能弟兄们朝欢暮乐,

             再不能弟兄们训教子孙。

             哭得我前走三,后退四,神魂不定,

             弟兄们一路死孤才甘心。

(四龙套、四札头引张飞同上。)

张飞   (唱)     来至午门下能行,

             见了大哥说分明。

     (叫头)    大哥!

刘备   (叫头)    三弟!

张飞   (叫头)    兄长!

刘备   (叫头)    贤弟!

张飞   (叫头)    哎呀,大哥吓!

     (唱)     二哥命丧东吴地,

             为什么稳坐西川不发兵?

刘备   (唱)     止不住心酸两泪淋,

张飞   (白)     哈!

刘备   (唱)     愚兄要发倾国兵。

             诸葛先生曾阻本,

张飞   (白)     他讲些什么?

刘备   (唱)     他说道要报冤仇待明春。

张飞   (白)     哈,好一个牛鼻子骚道!

刘备   (唱)     今日贤弟来到此,

             弟兄们商议发大兵。

张飞   (白)     哈!

     (唱)     当初结义人三个,

             到如今剩下兄弟两个人。

             忍住心头咬一口,

     (白)     哎呀大哥吓!

     (唱)     咬你的胳臂疼不疼?

             哪有闲话对你讲,

             你不发兵我发兵。

             叫人来带过乌骓马,

             不报冤仇死不回程。

     (叫头)    大哥!

刘备   (叫头)    三弟!

张飞   (叫头)    哎呀桃园吓!

(张飞下。)

刘备   (唱)     三弟上了马能行,

             弩弓射去箭一根。

(刘封上。)

刘封   (唱)     含悲忍泪进午门,

             父王驾前奏分明。

     (白)     儿臣见驾,父王万岁!

刘备   (白)     下面跪的敢是刘封?

刘封   (白)     儿臣刘封。

刘备   (白)     进前来。

刘封   (白)     是。

(刘备打刘封。)

刘备   (白)     唗!奴才吓!

     (唱)     你二叔阵前遭围困,

             坐视不理为何因?

刘封   (白)     父王吓!

     (唱)     此乃孟达安排定,

             不与儿臣半毫分。

刘备   (白)     奴才吓!

     (唱)     你今无有叔侄义,

             谁与你又有父子情。

             按律条就该将你斩,

(诸葛亮上。)

诸葛亮  (唱)     来了南阳诸葛孔明。

     (白)     参见主公!

刘备   (白)     先生,刘封回京,快快将他议个罪名。

诸葛亮  (白)     唔,胆大的刘封,按兵不动,刚强灭伦。

             武士手!

四龙套  (同白)    有。

诸葛亮  (白)     将他推出斩首!

四龙套  (同白)    哦!

(四龙套同推刘封,刘封慌。)

刘封   (白)     哎呀,先生吓!此乃孟达之过,不与小王相干!

(刘封哭下。)

刘备   (白)     先生,刘封平日无过,将他解下桩来,另议个罪名。

诸葛亮  (白)     山人领旨。

             武士手,将刘封解下桩来。

(四龙套同上,同献头。)

刘备   (白)     哎呀!

     (唱)     寡人一言错出唇,

             倒把姣儿丧残生。

             为孤冲锋打头阵,

             为孤大战万马营。

             少年英雄丧了命,

诸葛亮  (唱)     刚强之子问典刑。

刘备   (唱)     孤哪怕他是刚强子,

             焉能欺压我子孙。

             二弟丧命刘封斩,

             哭得我头昏眼花少精神。

     (白)     先生吓!

     (唱)     你与孤快发人和马,

             与那东吴孙权定雌雄。

诸葛亮  (唱)     袖内八卦早算定,

             吾主晏驾在白帝城。

(刘备、诸葛亮同下。)

【第二场】

(四札头、四青袍引张飞同上。)

张飞   (念)     只为冤仇事,常怀愤恨心。

     (白)     某,张飞。只因二哥命丧东吴,要与兄长报仇,也曾命范疆、张达制造白盔白甲,不知可曾早齐。

             来!

四青袍  (同白)    有。

张飞   (白)     传范疆、张达进帐。

四青袍  (同白)    哦。

             千岁有令:传范疆、张达进帐。

(范疆、张达同上。)

范疆   (念)     忽听千岁唤,

张达   (念)     慌步到帐前。

范疆、

张达   (同白)    千岁在上,末将等参见。

张飞   (白)     范疆、张达,

范疆、

张达   (同白)    有。

张飞   (白)     命尔等所造白盔白甲,可曾完备?

范疆、

张达   (同白)    启千岁:工程甚大,一时难以完备。

张飞   (白)     呔!好狗头吓!

     (唱)     听罢言来怒冲冠,

             把我的军令当等闲。

     (白)     来!

四青袍  (同白)    有。

张飞   (唱)     将他二人推出斩,

四青袍  (同白)    哦!

张飞   (唱)     可恨贼子慢迟延。

范疆、

张达   (同白)    千岁爷饶命吓!

张飞   (白)     哈哈,也罢!

     (唱)     看在亡故兄长面,

             暂且饶恕这一番。

     (白)     范疆、张达!

范疆、

张达   (同白)    有。

张飞   (白)     打得尔可是?

范疆、

张达   (同白)    打得是。

张飞   (白)     打得尔可服?

范疆、

张达   (同白)    打得服。

张飞   (白)     唔唔,尔也该服。命尔七日七夜,造齐白盔白甲,将功折罪;再若迟延,要尔的狗命!

             来!

四青袍  (同白)    有。

张飞   (白)     赶出帐去!

四青袍  (同白)    哦。

张飞   (白)     掩门。

(四青袍、张飞同下。)
范疆、

张达   (同白)    哎呀,好打吓!

范疆   (唱)     白盔白甲造不完,

张达   (唱)     每人各打一百鞭。

范疆   (白)     将军你看七日七夜之内,若无白盔白甲,那时如何是好?

张达   (白)     将军,我这里倒有一计在此。

范疆   (白)     有何妙计?

张达   (白)     今夜三更时分,身藏短刀一把,将他杀了,带着首级献与东吴,岂不是好?

范疆   (白)     此计甚妙。将军请。

张达   (白)     请。

范疆   (唱)     我不杀他他杀我,

张达   (唱)     造甲不齐无奈何。

(范疆、张达同下。)

【第三场】

张飞   (内西皮导板) 谯楼鼓打初更尽,

(四青袍引张飞同上。)

张飞   (三叫头)   二哥!兄长!哎呀桃园吓!

     (唱)     坐不安来睡不宁。

     (白)     哈,二哥,你来了,你来了!

四青袍  (同白)    启千岁:那是走兽壶,不是二王爷。

张飞   (白)     怎么讲?

四青袍  (同白)    那是走兽壶,不是二王爷。

张飞   (白)     哈,这是走兽壶,不是二王爷?起过了。

             哎,二哥吓!

     (唱)     走兽壶当作了二哥的模样,

     (白)     二哥,你来了!

四青袍  (同白)    启千岁:这是铁马响,不是二王爷。

张飞   (白)     怎么讲?

四青袍  (同白)    这是铁马响,不是二王爷。

张飞   (白)     哎呀,兄长吓!

     (唱)     铁马响当作了二哥的声音。

             叫三军掌灯把帐进,

             思想仁兄痛伤情。

             叫人来看过了皇封御酒,

四青袍  (同白)    哦。

(张飞饮酒。)

张飞   (唱)     酒到了咽喉难往下吞。

             叫三军与爷且回避,

(四青袍同下。)

张飞   (白)     哎,二哥吓!

     (唱)     要相逢除非在梦中。

(起三更鼓。张飞睡。范疆、张达同上。)

范疆   (唱)     谯楼打罢三更尽,

张达   (唱)     轻轻悄悄莫高声。

范疆   (唱)     迈步且把宝帐进,

张达   (唱)     他睡着还是两眼睁。

范疆   (唱)     手举宝刀往下砍,

张达   (唱)     献与东吴把功成。

(范疆、张达同下。内擂鼓。四青袍自两边分上。)

四青袍  (同白)    三千岁醒来!三千岁醒来!哎呀不好了!三千岁不知被何人刺死了。不免报与公子知道。

             有请公子。

(张苞上。)

张苞   (唱)     正在后帐操兵论,

             忽听家院报一声。

     (白)     三军的,为何这等惊慌?

四青袍  (同白)    启公子:三千岁不知被何人刺死了!

张苞   (白)     哎呀不好了!

     (唱)     听说爹爹丧了命,

             怎不叫人痛伤情。

             后堂便把母亲请,

(张夫人上。)

张夫人  (唱)     我儿为何两泪淋?

张苞   (白)     启禀母亲:我爹爹不知被何人刺死了!

张夫人  (白)     亚,有这等事!向前带路。

张苞   (白)     是。

张夫人  (白)     哎呀王爷吓!

     (唱)     你自幼刚强不可夸,

             不知何人把你杀。

             母子们将尸首忙搭下,

             我儿营中快搜查。

张苞   (白)     哦。

             三军的,查看营中,缺少何人?

四青袍  (同白)    哦。

(四青袍同看。)

四青袍  (同白)    启公子:营中缺少范疆、张达。

张苞   (白)     呀!

     (唱)     听说范疆与张达,

             恨得豪杰咬银牙。

     (白)     启禀母亲:营中缺少范疆、张达二人。

张夫人  (白)     如此,速到成都,启奏皇伯便了。

张苞   (白)     哦。

张夫人  (唱)     母子们成都去见驾,

             看你皇伯怎开发?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四龙套引关兴同上。)

关兴   (白)     俺,关兴。只因爹爹命丧玉泉山,不免回朝启奏皇伯,商议报仇便了。

             众将官!

四龙套  (同白)    有。

关兴   (白)     人马就此回朝。

四龙套  (同白)    哦。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四太监引刘备同上。)

刘备   (念)     青龙、白虎同巢,吉凶全然未晓。

(四青袍引张苞同上。)

张苞   (白)     臣张苞,参见皇伯!

刘备   (白)     呵,张苞,为何这等模样?

张苞   (白)     启奏皇伯:我爹爹被范疆、张达刺死了!

刘备   (白)     你待怎讲?

张苞   (白)     我爹爹被范疆、张达刺死了!

刘备   (白)     哎呀不好了!

     (西皮导板)  瓦上加雪雪加霜,

     (叫头)    三弟,翼德,哎呀桃园吓!

     (唱)     骂一声张达与范疆。

             寡人昨夜观天象,

             斗大红星落西方。

             谁知应在尔的父身上,

             桃园结义空一场!

(四龙套引关兴同上。)

关兴   (白)     臣关兴,参见皇伯!

刘备   (叫头)    关兴!

关兴   (叫头)    皇伯!

刘备   (叫头)    张苞!

张苞   (叫头)    皇伯!

刘备   (叫头)    哎呀儿吓!

     (唱)     见尔等犹如见你的父一样,

             怎不叫人心痛伤!

     (白)     关兴、张苞!

关兴、

张苞   (同白)    皇伯。

刘备   (白)     与孤传旨:大起川兵,命吴班挂帅,你二人左右护卫,寡人御驾亲征。克日兴师,不得有误!

关兴、

张苞   (同白)    领旨。

             呔!下面听者!万岁有旨:命吴班挂帅,带领人马,圣上御驾亲征。

四龙套  (同白)    哦!

(牌子。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5639 ┊ 字数:4283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2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