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汉阳院》(一名:《哭刘表》)

主要角色
刘备:老生
诸葛亮:老生
徐庶:老生
曹操:净
关羽:红生
张飞:副净
赵云:武生
文聘:武净
孙乾:老生
简雍:老生
糜竺:小生
糜芳:丑
糜夫人:旦
甘夫人:旦
刘琮:小生
魏延:净
蔡瑁:净
张允:净

情节
曹操因为刘备得到诸葛亮用为军师,非常畏忌,知道对于自己必定不利,所以特命徐庶来招降。哪知徐庶深恨曹操赚他脱离刘备,一方又很感刘备待遇之恩;所以身虽在曹誓不为曹操设一谋,定一策。此次前来招降,反代刘备谋划逃走之法;既然会见诸葛亮,告知曹操声势浩大,不可抵敌,只有避让方妥。于是先叫关公到江夏刘琦处借兵,再叫张飞、赵云保护百姓和刘备的家眷逃避。及至到了荆州,刘琮听信了蔡瑁的谗言,不让刘备进城。这时魏延在荆州,有心归降刘备,所以私自开放城门,反被文聘打败,逃到长沙韩玄处。徐庶回见曹操,告知刘备不肯投诚,现已逃去。曹操一听大怒,当时率领大兵追赶。

根据《国剧大成》第三集整理

录入:小豆子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3.8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龙套引曹操同上。)

曹操   (引子)    执掌乾坤,破孙刘,豹略龙韬。

     (念)     我本盖世一英雄,曾破黄巾立奇功。赏罚不能由献帝,汉室已在掌握中。

     (白)     老夫曹操。汉室为臣。自扫灭吕布,献帝甚喜,封我丞相之职。可恨桃园弟兄,居住汉阳,实乃心腹大患。今又得诸葛辅助,如困龙得水,恐一日得志,不可制也。我意欲填塞白河,今大军分作八路,一齐来取樊城。不免唤刘晔进帐商议。

             来。

龙套   (同白)    有。

曹操   (白)     传刘晔进帐。

龙套   (同白)    是。

             传刘晔进帐。

刘晔   (内白)    来也。

(刘晔上。)

刘晔   (念)     满腹藏经纶,逢识已为明。

     (白)     参见丞相。

曹操   (白)     免礼。

刘晔   (白)     唤某进帐,有何军情议论?

曹操   (白)     我想刘备是我心腹大患,意欲分兵去取樊城,你看如何?

刘晔   (白)     我想丞相初至襄阳,必须先买民心。今刘备尽迁新野百姓入樊城。若我兵径进,变为齑粉矣。不如先使人招降刘备,备既不降,亦可见吾爱民之心;若其来降,则荆州之地可不战而定也。

曹操   (白)     此计甚善。谁人可以为使?

刘晔   (白)     徐庶与刘备甚厚,现在军中,何不命他一往?

曹操   (白)     他去恐不复来。

刘晔   (白)     他若不来,贻笑于人。丞相勿疑。

曹操   (白)     既如此,命他前往。速传徐庶进帐。

刘晔   (白)     是。

             丞相有命:传徐庶进帐。

徐庶   (内白)    来也。

(徐庶上。)

徐庶   (念)     老母虽然丧泉下,心中难忘刘主恩。

     (白)     参见丞相。

曹操   (白)     先生免礼。

徐庶   (白)     谢丞相。唤庶进帐,有何差遣?

曹操   (白)     可恨刘备,火烧新野,将百姓移入樊城。我本欲分兵八路,踏破樊城,奈众百姓之命,公可往说刘备。若肯来降,吾免罪赐爵;若更执迷,军民共戮,玉石俱焚。我知公忠义,故使公一往。愿勿相负。

徐庶   (白)     丞相吩咐,敢不遵命。

曹操   (白)     有劳先生。

徐庶   (白)     就此去也。

     (西皮摇板)  正好借此将刘报,

             暗透消息放他逃。

(徐庶下。)

曹操   (西皮摇板)  今遣说客汉阳到,

             静候回音再作计较。

(曹操、刘晔同下。)

【第二场】

(徐庶上。)

徐庶   (西皮摇板)  心儿里恨曹操做事有错,

             欺天子压诸侯行事太恶。

     (白)     山人姓徐名庶字元直。昔日在刘皇叔驾前为臣。辞别皇叔,归降曹操。曹操乃奸诈之徒,设下调虎离山之计,要害桃园弟兄。想刘皇叔待我情同骨肉,尚未报答。今奉曹操之命,一来下书,二来走漏风声,放他君臣逃走,脱离此难便了。

     (西皮摇板)  设下了牢笼套瞒哄诸葛,

             汉阳院走风声叫他逃脱。

(徐庶下。)

【第三场】

(四龙套、糜竺、糜芳、简雍、诸葛亮、刘备同上。)

刘备   (西皮摇板)  心中悲痛汉刘表,

             劣子无谋降于曹。

             我兵微薄将又少,

             不能擒逆扶汉朝。

(孙乾上。)

孙乾   (西皮摇板)  适才军士来禀报,

             元直到此甚蹊跷。

     (白)     启禀主公:徐先生到。

刘备   (白)     哪个徐先生?

诸葛亮  (白)     必是徐元直到了。

刘备   (白)     先生,孤可相见于他?

诸葛亮  (白)     他前在主公帐下,焉有不见之理?

刘备   (白)     如此快快有请。

诸葛亮  (白)     且慢。他今到此不是下书,定是说降,待山人且退屏风后面,听他说些什么,也好作燃眉之计。

刘备   (白)     先生且退。

诸葛亮  (白)     山人告退。正是:

     (念)     千丈黄河探到底,惟有人心最难评。

(诸葛亮下。)

刘备   (白)     有请徐先生。

孙乾   (白)     皇叔有请徐先生。

(徐庶上。)

徐庶   (念)     明来下书信,暗是漏真情。

     (白)     臣徐庶见驾,主公千岁!

刘备   (白)     先生请起。请坐。

徐庶   (白)     谢坐。

刘备   (白)     伯母康安?

徐庶   (白)     臣母不幸,故世曹营。

刘备   (白)     山遥路远未曾吊祭伯母,实为抱歉。

徐庶   (白)     臣未来报丧,恕臣之罪。

刘备   (白)     岂敢。先生驾临,有何见谕?

徐庶   (白)     奉曹丞相之命,特来下书。

刘备   (白)     下的何书?

徐庶   (白)     书信在此,主公请看。

刘备   (白)     孤王看书,无人奉陪先生。

徐庶   (白)     臣独坐一时,又待何妨。

刘备   (白)     孤王有罪了。

     (西皮导板)  与卿家分别有数载,

     (西皮原板)  今日相逢天降来。

             孤王看书你休怪,

             一封书信亲手开。

             上写曹操顿首拜,

             皇叔台前问安泰:

             东吴孙权,

     (西皮流水板) 争地界,

             约定赤壁把兵排。

             曹、刘二家合一快,

             得了东吴四六开。

             看罢书信忙揣怀,

             有劳先生远路来。

徐庶   (白)     主公,信内什么情由?

刘备   (白)     曹、刘二家兵士合在一处,得了东吴,地界平分。

徐庶   (白)     主公意下如何?

刘备   (白)     这个……

(诸葛亮内嗽。)

徐庶   (白)     何人痰嗽?

刘备   (白)     乃是诸葛先生。

徐庶   (白)     请来相见。

刘备   (白)     请先生进帐。

(诸葛亮上。)

诸葛亮  (白)     主公。

刘备   (白)     徐先生在此,上前相见。

诸葛亮  (白)     啊,师兄!

徐庶   (白)     师弟!

刘备   (白)     赐座。

徐庶   (白)     恭喜主公,今得卧龙先生扶保,如鱼得水,指日汉室可兴,真乃天下之幸也。

刘备   (白)     吾得卧龙扶助,皆赖先生举荐之力也。

徐庶   (白)     此乃主公洪福。

诸葛亮  (白)     师兄不在曹营,到此有何见教?

徐庶   (白)     启主公:那曹操使某前来招降使君,实乃假买人心,请君裁处。

刘备   (白)     先生既肯降临,有何良策,何妨教我,定当听从。

诸葛亮  (白)     啊,师兄,不要忘了旧日之情,须当替主公筹划良策,使我君臣转祸为福。

徐庶   (白)     那曹操本欲踏平樊城,奈怜百姓之命,因此命庶前来说降。使君如肯来降,免罪赐爵;若更执迷,军民被戮,玉石俱焚。今曹操分兵八路填白河而进,樊城恐不可守。宜速作计较,不可久停矣。

刘备   (白)     这个……

诸葛亮  (白)     啊,师兄言曹操分兵八路,填白河而进。我军虽寡,既有关、张、赵云勇冠三军,万夫难当。前弟略施小计,火烧新野,杀得曹操望风丧胆,何惧他八路分兵!

徐庶   (白)     你知曹操现有多少人马?

诸葛亮  (白)     八十三万。

徐庶   (白)     约荆襄九郡有多少人马?

诸葛亮  (白)     二十八万。

徐庶   (白)     共在一处,有多少人马?

诸葛亮  (白)     一百一十一万。

徐庶   (白)     好啊。你保刘主,兵不满千人,将不足十员;那曹操人马遮天盖日而来,关、张英雄,也难御敌也!

刘备   (白)     啊呀!

     (西皮摇板)  人生祸福实难料,

             可叹奔返枉徒劳。

             安居未稳曹兵到,

(刘备哭。)

刘备   (西皮摇板)  怎能弃民自奔逃。

诸葛亮  (白)     主公啊。

     (西皮摇板)  既爱百姓寻安巢,

徐庶   (西皮摇板)  仁德之心如唐尧。

(刘备下。)

诸葛亮  (白)     山人亦算定,我君臣有一大难,不料应在目前。有了,待我将计就计,在他面前领教便了。

             小弟有礼。

徐庶   (白)     师弟施礼为何?

诸葛亮  (白)     听兄之言,我君臣大难将临,望兄指弟一条明路。

徐庶   (白)     师弟,你上知天文,胸藏谋机,难道还没有计策吗?

诸葛亮  (白)     岂不知忙中无计?

徐庶   (白)     我这里有锦囊一封,你去看来。

诸葛亮  (白)     呵呀,未来之事,他早已算透。有了。

             师兄,这锦囊上面情由,皆打参不透,还要在师兄台前领教。

徐庶   (白)     师弟听了。

     (西皮摇板)  弟兄们同坐汉阳营,

             细看锦囊上面情:

             汉业至今四百零,

诸葛亮  (白)     我保刘主,尚未得地,怎么就知四百有零?

徐庶   (白)     非也。自汉高祖斩蛇以来,相传至献帝,可有四百余载?

诸葛亮  (白)     不错,有四百余载。

徐庶   (白)     却又来。

     (西皮摇板)  建安登基出三雄。

诸葛亮  (白)     哪三雄?

徐庶   (白)     奸雄曹操,英雄孙权,枭雄刘……

诸葛亮  (白)     噤声!

徐庶、

诸葛亮  (同笑)    哈哈哈……

徐庶   (西皮摇板)  三国不和刀兵动,

             荆襄王有子与无同。

诸葛亮  (白)     荆襄王现有二子,长子刘琦,次子刘琮,怎说无有?

徐庶   (白)     只因蔡君不贤,废长立幼,文武不服,百姓皆怨,他将荆襄九郡献与曹操,曹操不仁,将他母子贬于青州,又差于禁在途中将母子谋害。有子不能承父业,岂不是无子么?

诸葛亮  (白)     看起来,尽是丧家之犬也。

徐庶   (西皮摇板)  走虎飞去又逃龙,

诸葛亮  (白)     这“走虎逃龙”是什么人?

徐庶   (白)     就是关公。

诸葛亮  (白)     他乃有名之将,倘若败阵岂不失了将军一世威名?还要避过此阵才好。

徐庶   (白)     江夏刘琦那里有二十五万铁甲雄兵,遣他前去借兵,可以避过此难。

诸葛亮  (白)     这“逃龙”是谁?

徐庶   (白)     附耳上来,记下了:

     (西皮摇板)  长坂坡前救真龙。

诸葛亮  (白)     真龙敢是皇叔?

徐庶   (白)     非也。玄德不过创业之主,后出阿斗,有四十二年天下,那才是你的真主。

诸葛亮  (白)     我定要保皇叔一统天下。

徐庶   (白)     贤弟不可逆天行事。

诸葛亮  (白)     师兄啊。

     (西皮摇板)  皇叔三顾把我请,

             知遇之恩常在心。

徐庶   (西皮摇板)  自古天数早造定,

(刘备上。)

刘备   (西皮摇板)  刀兵滚滚何日宁?

     (白)     先生,军务之事,可曾说明?

诸葛亮  (白)     一一听从。

徐庶   (白)     主公还是弃了百姓,速去为妙。

刘备   (白)     数万百姓,从新野相随至此,不忍弃之。

徐庶   (白)     庶去回复,曹操刀兵即至。若不速行,悔之晚矣。

诸葛亮  (白)     师兄放心,吾主必然听从。师兄回至曹营,须要暗护我主,以表旧日之情。

徐庶   (白)     我若得机会,必然暗助。庶今告辞去也。

刘备   (白)     依我之见,先生不要回去,就在此同诸葛扶助孤刘,必然稳如磐石矣。

徐庶   (白)     本当效犬马之劳,今当不回,惹人笑我。今老母已丧,抱恨终天。身虽在彼,誓不为设一谋。公有卧龙扶助,何愁大事不成?

刘备   (白)     先生执意要去,亦不敢强留。

诸葛亮  (白)     你我弟兄日后哪里相逢?

徐庶   (白)     在南屏山相逢便了。

     (西皮摇板)  主公速行方为妙,

             曹兵到来恐难逃。

(徐庶下。)

刘备   (西皮摇板)  徐庶不忘旧日好,

             先生从速作计较。

诸葛亮  (白)     启主公:江夏大公子刘琦那里,还有二十五万铁甲雄兵,不免命二千岁前去搬兵。

刘备   (白)     家眷何人保护?

诸葛亮  (白)     家眷付与四将军保护,料无遗失。

刘备   (白)     来,请二将军进帐。

龙套   (同白)    是。

             主公请二将军进帐。

关羽   (内白)    来也!

(关羽上。)

关羽   (西皮摇板)  山崩地裂乾坤乱,

             扰动山河社稷川。

             丹心一点重扶汉,

             未知何日太平年。

     (白)     参见大哥。

刘备   (白)     贤弟免礼。

关羽   (白)     唤弟进帐,有何军情议论?

刘备   (白)     先生有差。

关羽   (白)     先生有何差遣?

诸葛亮  (白)     今曹操统领大兵八十三万,分八路而进,前来攻取我军。我军单薄,孤城难守。命二将军去至江夏公子刘琦那里搬兵,不得有误。

关羽   (白)     某前去搬兵,何人保护大哥的家眷?

诸葛亮  (白)     有三将军、四将军把守,料然无事。

关羽   (白)     某在何处接驾?

诸葛亮  (白)     在汉津接驾。

关羽   (白)     好,某就此前往。

     (西皮摇板)  辞别大哥跨走战,

             我去到江夏把兵搬。

(关羽下。)

诸葛亮  (白)     来,请三将军、四将军进帐。

龙套   (同白)    是。

             先生有请三将军、四将军进帐。

张飞、

赵云   (内同白)   来也!

(张飞上。)

张飞   (念)     人如金刚马如龙,

(赵云上。)

赵云   (念)     文要精来武要通。

张飞   (念)     同破黄巾威名重,

赵云   (念)     忠心保主炎汉兴。

张飞、

赵云   (同白)    参见主公。

刘备   (白)     免礼。

张飞、

赵云   (同白)    唤进帐来,有何议论?

刘备   (白)     先生有差。

张飞、

赵云   (同白)    先生有何差遣?

诸葛亮  (白)     今有曹操统领八十三万人马而来,此处孤城难守,欲命四将军保护主公家眷,须要小心。

赵云   (白)     末将受主公知遇之恩,保护家眷,万死不辞。

张飞   (白)     赵云,你保护敢说无虑么?

赵云   (白)     三将军,你好小量人也!

     (西皮摇板)  常言忠义能尽命,

             何惧曹操百万兵。

张飞   (西皮摇板)  你保家眷难凭信,

             怕你能说不能行。

诸葛亮  (西皮摇板)  翼德且莫要争论,

             赵云岂是说空言人?

     (白)     启主公:可速弃城而走。先取江陵为家,不可迟误。

刘备   (白)     先生,奈百姓相随已久,安忍弃之而走。

诸葛亮  (白)     主公既然难舍百姓,何不遍告他们:愿者跟随前去,不愿者留下。

刘备   (白)     好,正合我意。

             简雍速晓谕百姓:曹兵将至,孤城不能久守,众百姓愿者同走,不愿者听其自便。

简雍   (白)     遵命。

             众百姓听者:今曹兵将至,孤城难守,主公有命,原随者便前往,不愿者听其自便。

众百姓  (内同白)   我等虽死,愿随使君前往。

简雍   (白)     好,待我与你们回禀。

             启主公:众百姓情愿相随。

刘备   (白)     好,叫他们各自收拾齐备,听候起行。

众百姓  (内同白)   哦。

诸葛亮  (白)     臣启主公:二将军去江夏搬兵,仍恐大公子刘琦不能从速救应,必须山人亲身一往,复催兵将,方不误事。

刘备   (白)     刘琦感念先生昔日之教,就烦先生亲走一遭。

诸葛亮  (白)     山人就此告辞。

     (西皮摇板)  主公速行莫迟延,

             亮到江夏催救援。

(诸葛亮下。)

刘备   (白)     请二位主母。

龙套   (同白)    请二位主母。

(甘夫人、糜夫人同上。)

甘夫人  (西皮摇板)  日夜忧思心不定,

糜夫人  (西皮摇板)  曹操累害我夫君。

甘夫人  (西皮摇板)  一县之主身未稳,

糜夫人  (西皮摇板)  奔走何日得安宁。

甘夫人、

糜夫人  (同白)    夫君,唤妾等出来何事?

刘备   (白)     今有曹操兴兵前来,此城不能久守,故唤你们出来,一同逃走。

(甘夫人、糜夫人同哭。)

刘备   (白)     不必啼哭。看衣更换。

             三弟,你催百姓,一同赶行。

张飞   (白)     呔!众百姓听者:愿随俺大哥者,一同赶路。

刘备   (西皮摇板)  曹操人马要临境,

             孤城岂能久存身。

             急速江夏去逃奔,

(刘备下,众人同下。)

赵云   (西皮摇板)  保家责任在我身。

(赵云下。)

【第四场】

(四龙套引曹操同上。)

曹操   (西皮摇板)  刘备实乃心腹患,

             困龙不擒必升天。

             徐庶顺说未回转,

             恐他不肯归降咱。

(徐庶上。)

徐庶   (西皮摇板)  顺说无成徒往返,

             回报丞相托谎言。

     (白)     参见丞相。

曹操   (白)     刘备降意如何?

徐庶   (白)     刘备却还有意,怎奈孔明阻扰,不肯归降。

曹操   (白)     先生后面歇息。

徐庶   (白)     谢丞相。

(徐庶下。)

曹操   (白)     刘备既不肯归降,必弃城而走。待我传令点动大军,四路捉拿桃园弟兄便了。正是:

     (念)     点动大军阻去道,谅他插翅亦难逃。

(曹操下,四龙套同下。)

【第五场】

(四船夫引孙乾同上。)

孙乾   (白)     俺,孙乾。奉了主公之命,预备船只,渡民过江,在此伺候。

(四龙套、众百姓、糜芳、简雍、张飞、赵云、甘夫人、糜夫人、刘备同上船。)

张飞   (白)     船已载满百姓,后来者不能渡也。

(众百姓同哭。)

刘备   (白)     咳!我一人使百姓遭此大难,我何生哉!不如投江一死,以报百姓。

(刘备欲投江。)

赵云   (白)     主公若寻短见,岂不使百姓失望?保重身体,亦不失主公爱民之心。

甘夫人、

糜夫人  (同白)    是吓。

刘备   (白)     吩咐速速渡百姓过江。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四龙套、魏延、文聘、蔡瑁、张允、刘琮同上。)

刘琮   (西皮摇板)  天下惶惶刀兵动,

     (西皮流水板) 万般无奈降曹公。

             刘备渡江余心恐,

             怕他前来寻刘琮。

(报子上。)

报子   (白)     今有刘备带领数万百姓,行至东门,要请主公答话。

刘琮   (白)     再探。

(探子下。)

刘琮   (白)     哎呀!众位将军,刘备带领数万百姓,请我鼓楼答话。如何是好?

魏延   (白)     主公不必为难,刘皇叔与先王俱是同宗兄弟,必须开城迎接,焉有据而不纳之理?

文聘   (白)     魏延,你乃无名之辈,帐前议事,何敢多言!

蔡瑁、

张允   (同白)    着哇!帐前议事,哪有你开口的地方!

             主公不必为难,既降曹公,若放刘备入城,被曹丞相闻之,定然加罪于我。不如紧闭城门,遍插旌旗;他若攻城,乱箭射下,何愁刘备不走!

刘琮   (白)     此言甚善。就照此行事便了。

(刘琮下。)

蔡瑁   (白)     遵命。

             众将官,鼓楼去者。

(四龙套、文聘、蔡瑁、张允同下。)

魏延   (白)     且住!想刘皇叔乃仁德之主,他今到此,主公据而不肯收纳。不念同宗,尽信卖国贼子之言。俺不免暗暗杀了守门将士,放下吊桥,叫刘皇叔领兵入城,共杀卖国贼子便了!

(魏延下。)

【第七场】

(刘备、张飞、赵云、甘夫人、糜夫人、众人同上。)

张飞   (白)     来此城下。

刘备   (白)     待我上前答话。

             城上将官听了:烦代转达刘琮贤侄,我今到此,但欲救百姓之命,别无他念。可快开城,休得疑虑。

众百姓  (同白)    快快放我们进城!

(四龙套、蔡瑁、张允同上城。)

蔡瑁   (白)     我主既降曹公,岂能容你进城!快快另投别处去吧,免得后悔!

张飞   (白)     呔!吾把你这卖国贼!拦阻刘琮,不念叔侄之情。快快开城,如若不然,可知老张的厉害!

蔡瑁、

张允   (同白)    众将官,放箭!

(四龙套同放箭。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八场】

(魏延上。)

魏延   (白)     军士们快快开城!

众军士  (内同白)   魏延造反!

(城门开。文聘上。)

文聘   (白)     魏延无名小卒,安敢造反!俺文聘来也!

(魏延、文聘同开打,魏延下,文聘追下。)

【第九场】

(刘备、张飞、赵云、甘夫人、糜夫人、众人同上。)

张飞   (白)     刘大哥,你看城门已开,你我快快杀进城去!

刘备   (白)     不可。我若杀进城去,岂不惊坏百姓。我欲保民,反来害民,我不愿入此城。

张飞、
赵云、
简雍、
甘夫人、

糜夫人  (同白)    江陵乃荆州要地,不如催赶百姓,先取江陵,乃为上策。

刘备   (白)     如此正合我意。投奔江陵去者。

(众人同下。)

【第十场】

(魏延上。)

魏延   (白)     且住!我指望开了城门,领刘皇叔入城,共杀卖国贼,谁想文聘这贼赶来,将我战败。也不知刘玄德投奔哪里去了。也罢!俺不免投奔长沙太守韩玄那里便了。

(魏延下。)

【第十一场】

(刘备、张飞、赵云、甘夫人、糜夫人、众人同上。)

简雍   (白)     主公请看,前面就是荆襄王刘表之墓也。

刘备   (白)     这就是宗兄之故世坟墓么?

             众将快快下马,随我步行,坟前一祭。

             宗兄!景升!我那难得见的宗兄啊!

     (西皮散板)  见坟思兄泪难忍,

             千言万语向谁云!

             蠢弟无才无德行,

     (反西皮二六板)负兄寄托罪在备身。

             百姓无辜受窘困,

             望兄阴灵救难民。

             起祸蔡瑁和张允,

             把荆襄九郡付他人。

             可叹数万众百姓,

             叹他们一个个扶老携幼、怀男抱女,随定我登山涉水、戴月披星、流离失所,好叫我触目惊心,怎不叫我珠泪淋!

     (西皮散板)  大家上马往前进,

             只得奔走江陵城。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4912 ┊ 字数:8093 ┊ 最后更新:2004年02月27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