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打吉平》

主要角色
曹操:净
吉平:老生

情节
曹操得病,令吉平医治。吉平恨曹操奸险,想夺篡汉室,想用毒药害死曹操。经曹操发觉,乃召至公堂,且令各大臣陪审,藉发现同谋之人。最后又令各大臣依次鞭打,吉平终不屈身死云。

根据《国剧大成》第三集整理

录入:毛刷子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1.1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龙套引曹操同上。)

曹操   (出队子牌)  心肠怀抱,心肠怀抱,

             一夜思量恨怎消,何人惹起祸根苗?

             今日公庭勘问招,

             招出何人,把他戮剿。

     (念)     心事不平空宴乐,除非杀却事方休。

     (白)     孤家曹孟德,偶得一病,命吉平前来医治,谁想他用毒药害孤。幸喜苍天鉴怜,露出真情。今日至公庭勘问吉平。

             左右,

兵卒   (白)     有。

曹操   (白)     众官员到来,着他们排班而进。

(兵卒允。王允上。)

王允   (引子)    策马加鞭,

(柴老爷上。)

柴老爷  (引子)    早来到,至公庭畔。

王允   (白)     明公相召,须索向前。

(董承上。)

董承   (白)     不好了。

(马腾上。)

董承   (不是路牌)  干戈乱如麻,

     (白)     大人!

     (不是路牌)  你我来便来了,使我心惊怕。

     (念)     若到那期间,

     (不是路牌)  语言须带三分诈。

马腾   (不是路牌)  不必嗟呀,

     (白)     自古为臣尽忠,为子尽孝。

     (不是路牌)  全凭你一点丹心,何足怕!

董承   (白)     列位大人请了。

众人   (同白)    请了。

董承   (白)     明公相召,不知为着何事?

柴老爷  (白)     想是为平儿的那件事情罢咧。

董承   (白)     吉平乃是好人,大家方便一二才是。

柴老爷  (白)     见景儿生情罢咧。

兵卒   (白)     众位老爷到齐了?

众人   (同白)    到齐了。

兵卒   (白)     明公有令:教你们排班而进。

众人   (同白)    哎哟,连个“请”字都没有了,排班而进。

柴老爷  (白)     将就年成儿罢咧,报门罢噻。

兵卒   (白)     众官员告进。

众人   (同白)    众官员告进。

(众人同进见曹操。)

众人   (同白)    明公在上,我等参拜。

曹操   (白)     列位少礼。

众人   (同白)    侍立。

曹操   (白)     话长,坐了好讲。

众人   (同白)    告坐。

(众人同坐。)

众人   (同白)    明公相召,有何见谕?

曹操   (白)     啊,列位呀,孤家自兖州而来,带领父子兵八十三万,救驾于洛阳,有功于社稷,无罪于朝庭。今日命吉平前来,用毒药害孤,是何道理,是何道理?

董承   (白)     明公东挡西除,

马腾   (白)     南征北讨;

王允   (白)     满朝文武,

柴老爷  (白)     谁不敬你?

众人   (同白)    无不感仰!

曹操   (白)     这是尔等面奉之言,背地里怨孤者尽多。

柴老爷  (白)     只怕也是有的罢咧。

曹操   (白)     这也不足计较。今日至公庭勘问吉平,不许尔等交头接耳。如有交头接耳者,一体同罪。

             左右,

兵卒   (白)     有。

曹操   (白)     带吉平。

(二兵卒同下。)

吉平   (内掉角儿牌) 奸臣误国民遭困,

(二兵卒扶吉平同上。)

吉平   (掉角儿牌)  篡国欺君移汉室。

             我今特来除奸佞,

             怎奈我一点丹心天不容。

兵卒   (白)     犯官告进。

吉平   (白)     住了!俺吉平一死罢了,什么犯官不犯官的?

兵卒   (白)     该死的告进!

(二兵卒扶吉平同进。)

曹操   (白)     下面敢是吉平?

吉平   (白)     上面敢是曹操?

曹操   (白)     你为何道孤之名?

吉平   (白)     你为何称咱之讳?

曹操   (白)     见孤为何不跪?

吉平   (白)     呀呀呸,俺吉平这双膝盖,上跪天子,下跪父母,岂肯跪你这篡国的奸贼?

曹操   (白)     左右。

众兵卒  (同白)    有。

曹操   (白)     与我打膝盖,重责四十!

(众兵卒同喊,打。)

曹操   (白)     吉平,谁人与你同谋,哪个与你主谋?从实招上来,免得我三推六问。

众兵卒  (同白)    招。

吉平   (念)     俺平生正直,

     (梁州序牌)  常怀忠义,

             要与国家除贼。

曹操   (白)     你要与国家除贼?

(曹操笑。)

曹操   (白)     好大的个显职吓!

吉平   (梁州序牌)  怎奈我官卑职小,

             又没个相扶助,又没个相扶助,

             奈力弱也难成事。

             幸尔有病危,幸尔有病危,

             着我来医;

             正中我的机谋,正中我的机谋,

             贼是我欲害你。

曹操   (白)     你要害我这干国的忠良,就是那天也不容你。

吉平   (梁州序牌)  是了么,贼,此乃是天不顺,事难齐,事难齐。

             反把忠良,就遭屈死。

曹操   (白)     左右。看铜锤伺候。

(吉平笑。)

吉平   (梁州序牌)  贼徒势,你看贼徒势,

             又未知天理如何。

曹操   (忒忒令)   俺从来正直无私,

             秉赤心匡扶王室;

             替天行道,扫尽了海外蛮夷。

             与士卒同甘共苦,赏罚分明,

             每日里勤王事。

             贼无故的用毒药害孤体,

             可见天公不顺伊。

             今日里须从直当堂一一供招取,

             是何人与你共同谋计?

众人   (同忒忒令)  望明公暂息虎威,

             且宽容议他何罪。

曹操   (白)     依列位说,议他何罪,是议他何罪?

柴老爷  (白)     依小官说,议他个酒后无德儿罢咧。

曹操   (忒忒令)   这其间就里我尽知,

             莫不是一党同为?

柴老爷  (白)     启上明公:吉平浑身打得稀烂,无处加刑。望明公赐皮鞭一把,每官各打三鞭,如有不打者,即与他一党同谋之故耳。

曹操   (白)     言之有理。

             看鞭伺候。

兵卒   (白)     啊。请丞相老爷验鞭。

曹操   (白)     挨次而打。

兵卒   (白)     啊。

             请王老爷打鞭。

王允   (白)     吉平,谁人与你同谋,哪个与你主谋?从实招上去。你若不招,明公赐得皮鞭,我就要打了。

吉平   (白)     打罢,问什么!

王允   (白)     报数。

兵卒   (白)     一鞭、二鞭、三鞭,打完。

王允   (白)     不招。

兵卒   (白)     请马老爷打鞭。

马腾   (白)     吉平,谁人与你同谋,哪个与你主谋?从实招上去。你若不招,明公赐得皮鞭,我就要打了。

吉平   (白)     打罢,问什么!

马腾   (白)     报数。

兵卒   (白)     一鞭、二鞭、三鞭,打完。

马腾   (白)     不招。

兵卒   (白)     请柴老爷打鞭。

柴老爷  (白)     我比你还柴吓,抄个近儿。

             平儿吓,平儿,我的琉璃瓶儿!谁人与你同谋,哪个与你主谋?从实招上去。你若不招,明公赐得幺二三,我就要打你这眼儿猴了。

吉平   (白)     打罢,问什么!

柴老爷  (白)     报数。

兵卒   (白)     一鞭、二鞭、三鞭、四鞭,多打了一鞭。

柴老爷  (白)     多打了一鞭,有个缘故。这天我害眼,他拿痔疮药与我上上了。

兵卒   (白)     请国舅老爷打鞭。

董承   (白)     下官年迈,不打倒也罢了。

曹操   (白)     一定要打。

(董承出座。)

董承   (忒忒令)   他那里叫我行打,

             我这里怎敢推辞?

     (白)     我想此事,乃是我三人做的,如何下得毒手去打他?

     (忒忒令)   且慢说打了,

             就是我行也是不安,坐也是不宁了。

             好叫我心下战兢兢,战兢兢,

             却也难回避。

曹操   (白)     国舅为何不打?

董承   (白)     是,下官就打。

             喂呀你看,奸贼坐在上面,如狼似虎。我若不打,被他看破,如何是好?也罢,不免假装年迈,或者遮掩过去,也未见得。

             扶侍了。

             吉平,谁人与你同谋,哪个与你主谋?从实招上去。你若不招,明公赐得皮鞭,我就要打了。

吉平   (白)     打罢,问什么!

董承   (白)     报数。

     (忒忒令)   恨不能一鞭下打,

             叫你血溅泥。

曹操   (白)     绑了!

众人   (同白)    年迈了。

曹操   (白)     松了绑。

董承   (忒忒令)   苦了么天,适才若不亏“年迈”二字,

             险些被他拿下。

             苦好叫我生吞下,生吞下,

             泪暗垂,泪暗垂。

             心中一似钢刀刺,

             伤心处,怕人知,怕人知。

(董承归座。)

吉平   (吉庆子牌)  我招承说与你知,同谋的……

曹操   (白)     是哪一个?

吉平   (白)     是这一个。

曹操   (白)     绑了。

吉平   (白)     还有这一个。

曹操   (白)     绑了。

吉平   (白)     都不是。

曹操   (白)     松了绑。

吉平   (吉庆子牌)  共同谋是你曹贼为主!

柴老爷  (白)     下来罢,曹胡子。你自个儿做的,望我们老哥儿们遭什么毛儿呢?

曹操   (白)     哪有自己害自己的道理?

柴老爷  (白)     是吓,哪有曹操害曹操的呢?

             吓,平儿吓,你别这么混指烂指的。只顾你这么一指,把你柴大老爷,吓了一裤子稀屎吓。

吉平   (吉庆子牌)  只消我一句言语,只消我一句言语,

             唬得他慌张失志。

             此乃是我一人做的,

             又何须将他连累,又何须将他连累。

曹操   (白)     国舅、西凉侯,你二人密密问来。

(董承、马腾同出座。)
董承、

马腾   (同吉庆子牌) 适才打得他慌张语,适才打得他慌张语,

             言东语西,东扯西扳,东扯西扳,又未知主何其意。

     (同白)    吉先生,受刑不过,将我二人招出来罢。

吉平   (玉交枝牌)  国舅、西凉侯,你二人既为国家臣宰,

             必须要烈烈轰轰,磊磊落落,才是忠臣之道理。

             你二人若大年纪,还怕一死,

             日后怎么成其国家大事,怎么成其国家大事了?

             国舅、西凉侯,你二人慌怎的,

             我死后,还有天来大事,尽付你干系。

董承、

马腾   (同玉交枝牌) 吉平为国反受刑,

             奸佞盈朝天不容。

             可怜汉室遭衰朽,

             反把忠良就受酷刑。

             伤心事怕人知,

             伤心事怕人知。

(董承、马腾同归座。)

吉平   (尾声)    吉平今日遭屈死,

             不是冤家不到底。

     (白)     同谋主谋各有了,叫曹贼附耳过来。

兵卒   (白)     请爷附耳。

柴老爷  (白)     待小官代劳。

(吉平打柴老爷。)

吉平   (尾声)    恨不能举枷肘打死谗臣,吾心足矣!

(吉平撞死,吉平、柴老爷自两边分下。)

兵卒   (白)     禀爷:吉平打死柴爷,触阶而死。

曹操   (白)     吉平已死,一概不究。

     (念)     枉自欺心害大臣,

众人   (同念)    谁想今朝害自身。

曹操   (念)     劝君各自行天理,

众人   (同念)    天眼分明报应真。

(众人自两边分下。)
(完)


浏览次数:14240 ┊ 字数:3852 ┊ 最后更新:2004年02月09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