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卓文君》【全本】

主要角色
卓文君:旦
司马相如:小生
卓王孙:老生
汉武帝:老生
门客:丑

《卓文君》尚小云饰卓文君
《卓文君》尚小云饰卓文君
情节
临邛富人卓王孙,有女卓文君新寡。时司马相如客临邛令王吉处,赴卓王孙宴。王吉请抚琴,司马相如弹《凤求凰》以挑文君。卓文君慕相如才,夜奔之,相与驰归成都。司马相如家徒四壁,无以为生。乃相议仍回临邛,买一酒舍,令卓文君当垆,以辱卓王孙。卓王孙不得已,分金与之,欲令他去。适司马相如奉命出使,州乡官员均远道应送。卓王孙不但不以婿相如为羞,且倍觉光宠云。

根据《国剧大成》第二集整理

录入:马珺


相关剧本
《卓文君》(根据《荀慧生演出剧本选集》第二集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671.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司马相如上。书童暗上。)

司马相如 (引子)    才高北斗,词赋文章,迈同俦。

     (念)     高情自信能忘我,隐者何妨独洁身。无所不知方是富,有衣典酒未为贫。

     (白)     卑人司马相如,蜀郡成都人也。博学多能,工作词赋。忆昔入资为郎,事孝景帝为武骑常侍。因病免官,客游大梁。承梁王优礼相待,令与诸生同舍。曾著子虚之赋,极蒙嘉赏。奈梁孝王薨逝,竟少知音,乃归成都。家贫无以自业,素寡交好。惟临邛令王吉颇相友善,不如竟往临邛访友去者。

             家童车马伺候。

书童   (白)     遵命。

(书童下。)

司马相如 (唱)     吾少贱工词赋入资为郎,

             事景帝因病免客游大梁。

             曾著了子虚赋梁王嘉赏,

             奈王逝少知音回转故乡。

             家贫穷无执业素少交往,

             惟有那临邛令知交难忘。

             倒不如备车骑去把他访,

             叫家童将琴剑带在身旁。

(书童上。)

书童   (白)     车骑已备,请主人登途。

司马相如 (白)     伺候了。

     (唱)     长卿策马奔临邛,

             车骑闲雅甚雍容。

             琴剑相随自有用,

             奥妙尽在不言中。

(司马相如、书童同下。)

【第二场】

(四青袍、王院子、王吉同上。)

王吉   (念)     良朋要入境,策马出郊迎。

     (白)     下官临邛令王吉。听闻好友司马长卿辱临敝邑,待我亲自迎接。

             来。

王院子  (白)     有。

王吉   (白)     打道出城,迎接司马官人去者。

四青袍  (同白)    呵。

王吉   (唱)     打道郊外迎良友,

             聊表数年积素心。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司马相如、书童同上。)

司马相如 (唱)     长卿策马出家门,

             不觉来到临邛城。

             举目抬头来观定,

             临邛县令出郊迎。

(四青袍、王院子、王吉同上。)

王吉   (唱)     前途车马雍容甚,

             当是长卿到来临。

     (白)     哎吓,长卿,别来无恙,近日辱临敝邑,真令山川生色也。

司马相如 (白)     王兄不忘故旧,出郊相迎,愧不敢当。

王吉   (白)     地主之谊,应当如此,现以都亭为馆舍,请长卿同往。

司马相如 (白)     感谢高谊,不知何以为报,如此王兄请。

王吉   (白)     长卿请。

司马相如 (唱)     多承厚贶感不尽,

王吉   (唱)     怎敢忘了车笠盟。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卓王孙、卓院子同上。)

卓王孙  (引子)    席丰履厚,家富有,贵比王侯。

     (白)     老夫卓王孙,临邛人氏。家称富有多钱,不让邓通。生性好客,珠履三千。膝下两儿一女,长子经理家事,次子尚在攻书。女儿文君,望门而寡,果能柏舟自守,我岂惜养之终身,倘矢志不坚,倒不如择一门相当之人改醮,也是正理。

             来。

卓院子  (白)     有。

卓王孙  (白)     请小姐出堂。

(二侍女、卓文君同上。)

卓文君  (引子)    生长富豪家,望门寡,美玉无瑕。

     (白)     爹爹在上,女儿拜见。

卓王孙  (白)     罢了。一旁坐下。

卓文君  (白)     告坐。爹爹将女唤出,有何吩咐?

卓王孙  (白)     儿吓。你天生丽质,不幸新寡。你果能柏舟自首,我百万家产,我当养以终身,以成汝志。倘矢志不坚,倒不如择一门户相当之人改嫁,也是正办,尔意如何,当明以告我,不要羞涩不言呀。

卓文君  (白)     爹爹吓!

     (唱)     自古道女儿身从一为正,

             况天伦家富有衣食无穷。

             自应当守柏舟全贞为重,

             但是儿正青春独处难容。

卓王孙  (白)     儿吓。你既有此意,为父自当择一富豪之家改嫁,使尔终身衣食无缺。

卓文君  (白)     爹爹吓!

     (唱)     选佳婿不在那家资多少,

             要的是有才华北斗名标。

             嫁夫君若遇那轻狂恶少,

             反惹得乡邻们笑语相嘲。

卓王孙  (白)     如此说来,你是要嫁那才貌双绝之人。

卓文君  (白)     夫若不才,不如不嫁。

卓王孙  (白)     有了才貌,还须富有家资,才与我门户相称。

卓文君  (白)     才貌双全之人,纵无家资,岂能终身贫贱,爹爹还要三思。

卓王孙  (白)     才而不富之人,尔若从他,决不分尔一钱,你休后悔。

卓文君  (白)     儿决不悔。

(大公子、二公子同上。)
大公子、

二公子  (同唱)    街上听得人谈论,

             司马长卿到临城。

             迈步且把二堂上,

             见了爹爹说分明。

     (同白)    参见爹爹。

卓王孙  (白)     一旁坐下。

卓文君  (白)     兄长有礼。

大公子  (白)     罢了。

二公子  (白)     姐姐万福。

卓文君  (白)     兄弟请坐。

卓王孙  (白)     你在外面听得什么新闻?

大公子  (白)     禀告爹爹,成都司马相如,字长卿,昨日来到临邛,邑令王吉亲自出郊迎接,备馆舍于都亭。邑令谬为恭敬,日夕往候。

卓王孙  (白)     司马相如何人,邑令如此相重?

大公子  (白)     闻司马相如博学多能,词赋文章,冠绝一时。曾入资为郎,事孝景帝为武骑长侍。因病免游大梁,梁孝王优礼相待,曾作子虚之赋,传诵一时。

二公子  (白)     儿在学中,也曾读过《子虚赋》,可见是才冠古今的了。

卓文君  (白)     才如长卿,真古今少有,不得一见,恨何如也!

卓王孙  (白)     他既是邑令好友,必须要联络于他。明日当大摆筵宴,请邑令富绅作陪。

             人来!

卓院子  (白)     有。

卓王孙  (白)     持我名柬,邀请司马官人与邑令及邑中富绅,明日来府饮宴。

卓院子  (白)     遵命。

(卓院子下。)

卓文君  (白)     孩儿素好音律,当一聆雅奏也。

卓王孙  (白)     明日尔从屏后听之。或依声相和,未为不可。

卓文君  (白)     遵命。

     (唱)     明日里启华筵嘉宾宴请,

             闻得他擅才名复好鼓琴。

             遵父命在屏后静听雅韵,

             那时节依声和聊报知音。

卓王孙  (白)     正是:

     (念)     具柬为招邑令客,

卓文君  (念)     淡扫娥眉听好音。

(众人同下。)

【第五场】

(书童、司马相如同上。)

司马相如 (唱)     邑令招待舍都亭,

             不忘故旧似古人。

             朝夕过从多恭敬,

             大慰生平契合心。

     (白)     卑人司马相如,临邛访友。承王邑令出郊相迎,并以都亭为馆舍,招待优渥,朝夕过从,相得正欢,足慰订交之雅。

(王吉、王院子同上。)

王吉   (唱)     我故人无如那司马长卿,

             论才调他本是博学之人。

             日往候非是我谬为恭敬,

             羡动那龌龊汉卓氏王孙。

     (白)     到了。上前报门。

王院子  (白)     门内有人么?

书童   (白)     王相公来了,请进。

(司马相如见王吉。)

王吉   (白)     长卿夜来能安眠否?

司马相如 (白)     夜长如年,殊难过度。

王吉   (白)     作何消遣?

司马相如 (白)     鼓琴赋诗而已。

王吉   (白)     有此长技,足消永夜,乐何如之。

(卓院子上。)

卓院子  (念)     奉了主人命,来此邀上宾。

     (白)     到了,门上哪位在?

书童   (白)     哪一位?

卓院子  (白)     敢烦请通禀司马官人:说邻居富绅卓王孙,有帖请官人明日过府饮宴。

(书童进门。)

书童   (白)     禀相公:邻居富绅卓王孙,有帖邀请,明日过府饮宴。

司马相如 (白)     卓王孙为何如人?素昧平生,无因而至,可怪的很。

王吉   (白)     卓王孙为邑中富绅,广有财帛,生平好客。今闻大驾到此,慕名邀请,原不为怪。

司马相如 (白)     王孙雅俗如何?

王吉   (白)     王孙虽非雅人,其女文君新寡好音,能鼓七弦之琴,与长卿有同好焉。

司马相如 (白)     怪道余夜来一再鼓琴,邻舍即有依声而和者,莫非就是文君么?

王吉   (白)     谅无他人。

司马相如 (白)     卓女既有此技,即欲一聆雅奏。惟素昧生平,怎便叨扰?

王吉   (白)     彼既诚意相邀,不便过于拒绝。

司马相如 (白)     谨遵台命。

             叫来人入见。

书童   (白)     唤你进来。

(卓院子进门。)

卓院子  (白)     叩见司马官人。

司马相如 (白)     罢了。

卓院子  (白)     王县尊也在此。家爷有帖相请。敢烦陪伴司马官人同往。

王吉   (白)     你即回复你家主人,说明日即伴司马官人同来就是。

卓院子  (白)     遵命。

(卓院子下。)

王吉   (白)     长卿准备明日赴宴,我也少陪了。

司马相如 (白)     不远送了。

王吉   (白)     请了。

(王吉下。)

司马相如 (白)     哎吓。方才听王兄之言,方知夜来依声和琴之人,即是卓女。琴声清妙,必非俗子。倒要借此饱聆雅奏也。

     (唱)     夜来琴声音多妙,

             必非凡俗多女娇。

             借此饱聆清雅调,

             酒席筵前琴声挑。

(司马相如、书童同下。)

【第六场】

(二侍女、卓文君同上。)

卓文君  (唱)     昨夜里听琴声芳心荡漾,

             想必是那长卿也独处凄凉。

             奴也曾依声和音调相彷,

             但愿他不负我一片柔肠。

             趁今日宴佳客屏后偷望,

             方知晓才与貌能否成双。

     (白)     奴家卓文君。擅七弦之技,赋绝世之姿。不幸新寡,徒伤薄命。虽父命许奴改醮,诚恐遇人不淑,更是终身之玷。闻得司马长卿,场到邛邑,馆舍都亭,即属邻居。夜来遥听琴声,幽阳迭奏,心中悦而好之,只得援琴,依声而和,不知能达意中人心坎否。今日为爹爹招饮,不妨从屏后一窥其容貌如何。如再鼓琴,当以琴声和之。

             侍女。

二侍女  (同白)    姑娘。

卓文君  (白)     抱琴伺候。

二侍女  (同白)    遵命。

卓文君  (唱)     听罢琴声心钦仰,

             依声而和韵幽扬。

             侍女抱琴客堂往,

             不妨屏角暗窥郎。

(卓文君、二侍女同下。)

【第七场】

(二家院同上。)

家院甲  (白)     主人今日大宴客,首席乃是司马官人,我们须将客堂打扫整齐。

家院乙  (白)     那司马官人,是甚等之人,怎么主人如此隆重?

家院甲  (白)     司马官人,乃是当代才子,又为县令贵客出入,车骑甚都,故此哄动了主人。

家院乙  (白)     我听说他的车骑,还是县令借给他的。

家院甲  (白)     县令肯借给他,必有来历。

家院乙  (白)     主人吩咐,今日宴客,我家新守寡的小姐,还要屏后窥客。

家院甲  (白)     如此将围屏摆好。

家院乙  (白)     司马官人善于鼓琴,我家小姐亦善鼓琴,真是同其所好了。

家院甲  (白)     少时司马官人必在客堂鼓琴,小姐必在内室和琴,我们大家也好饱饱耳福。

家院乙  (白)     各样都预备了,闲话少说,请主人亦来看过,免得有过备不到的地方,又来碰钉子。

家院甲  (白)     有理。

             有请主人。

卓王孙  (内白)    喀咳。

(卓王孙上。)

卓王孙  (白)     何事?

家院甲、

家院乙  (同白)    客堂都陈设齐了,请主人看过。

(卓王孙看。)

卓王孙  (白)     倒也不错,请客亦应来了。

家院甲  (白)     邑中第二名富人程郑同门客,当先来作陪。

卓王孙  (白)     那就好了。

(程郑、门客同上。)

程郑   (念)     富有千钟粟,

门客   (念)     来陪座上宾。

家院甲  (白)     两位官人来了,请进。

卓王孙  (白)     二位果然来得很早。

程郑、

门客   (同白)    阁下宴请县令贵客,应早来奉陪。

卓王孙  (白)     请坐。长卿何以还不见到?

门客   (白)     闻得长卿,今日偶有小恙,恐不能来。

卓王孙  (白)     此局专为长卿而设,首席不到,真真扫兴。

程郑   (白)     长卿本不能来,王县令亲往迎接,当可力疾而来。

卓王孙  (白)     这也罢了。

(四青袍、王院子、书童、王吉、司马相如同上。)

司马相如 (唱)     客临邛舍都亭偶然小恙,

             卓王孙邀请我所为哪桩?

王吉   (唱)     无非是慕君的才高志广,

             今日里这一局不比寻常。

家院甲  (白)     王县尊同司马官人来了。

卓王孙  (白)     待我出迎。

王吉   (白)     这是主人,候客门左。

司马相如 (白)     太客气了。

卓王孙  (白)     辱承光临,蓬壁生辉。

             请!

司马相如、

王吉   (同白)    请!

卓王孙  (白)     这是邑中第二名富绅程君。

程郑   (白)     久慕高才,今日一见,真三生有幸也。

司马相如 (白)     惭愧惭愧。

卓王孙  (白)     这是我家门客。

门客   (白)     司马官人有礼。

司马相如 (白)     有礼相还。

程郑、

门客   (同白)    见过县宰。

王吉   (白)     少礼了。

卓王孙  (白)     酒宴已备,同请入座。

王吉   (白)     大家入座。

卓王孙  (白)     长卿高贤,合当首座。

司马相如 (白)     过奖了。

卓王孙、
王吉、
程郑、

门客   (同白)    我们大家以礼而坐。

卓王孙  (白)     长卿、县尊请!

司马相如、

王吉   (同白)    大家请!

司马相如 (唱)     主人召饮感难言,

卓王孙  (唱)     聊借杯酒来言欢。

王吉   (唱)     仰慕高贤殷勤献,

司马相如 (唱)     自惭德薄愧难安。

             敬请主人美意满,

             愿奏一曲几筵前。

卓王孙  (白)     哦,久闻长卿善于鼓琴,愿一聆雅奏。

程郑、

门客   (同白)    愿聆佳音。

(卓文君、侍女甲同暗上。)

卓文君  (白)     好个司马长卿,相貌非凡,举止动静,无不佳妙。现在他就要鼓琴,待奴隔屏窃听便了。

司马相如 (白)     献丑了。

(司马相如抚琴。)

司马相如 (白)     不堪入耳,大家见谅。

卓王孙、
王吉、
程郑、

门客   (同白)    妙极。

卓文君  (白)     丫鬟。

侍女甲  (白)     小姐。

卓文君  (白)     方才听得司马官人琴音,技痒难忍,窃想依声而和,不知有当贵客清听否。快快向主人请示。

侍女甲  (白)     遵命。

(侍女甲转出。)

侍女甲  (白)     禀家爷:小姐在屏后听了司马官人琴音,愿依调奉和,不知官人肯垂听否?

司马相如 (白)     女公子亦善于鼓琴,愿一听雅奏。

卓王孙  (白)     小女略解音律,恐不值大方一笑。

司马相如、

王吉   (同白)    定要领教。

卓王孙  (白)     叫小姐就在屏后和调就是。

侍女甲  (白)     遵命。

(侍女甲转身向屏内。)

侍女甲  (白)     主人说了司马官人愿听,请小姐依声和调就是。

卓文君  (白)     献丑了。

(卓文君抚琴。)

司马相如 (白)     琴音佳妙,胜于区区多矣。

卓王孙  (白)     过奖了。

卓文君  (白)     丫鬟传言,愿再聆贵客别调。

卓王孙  (白)     长卿何妨再奏一曲,使小女一饱耳福。

司马相如 (唱)     久闻文君容貌好,

             奉求一曲琴心挑。

(司马相如抚琴。)

卓文君  (白)     妙极妙极。方才这一曲,明明是那“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有美淑女处兰房,室迩人遐毒我肠”,乃凤求凰的意思。他既以琴心挑我,奴当以琴音答他便了。

     (唱)     瑶琴一曲凤求凰,

             洋洋盈耳喜非常。

             琴心挑得奴心荡,

             柔情缱绻意难忘。

(卓文君抚琴。)

司马相如 (白)     妙极也!

     (唱)     方鼓一曲《凤求凰》,

             依声和我情意长。

             文丝彩缎频赠赏,

             美人恩意不能忘。

(司马相如取缎付卓王孙。)

司马相如 (白)     女公子和调,卑人感谢万分。现有文丝彩缎,愿以赠之女公子,烦侍者通殷勤,道卑人感谢之意。

卓王孙  (白)     小女敬慕先生博雅,乃承赞美逾分。谨代小女拜领厚赐。

             家院。

家院甲  (白)     有。

卓王孙  (白)     将司马官人所赐彩缎,送给小姐,并达司马官人殷勤感谢之意。

家院甲  (白)     遵命。

(家院甲捧缎向屏。)

家院甲  (白)     司马官人赠送小姐物品,情意殷殷,感谢小姐和调之意。

(卓文君接物。)

卓文君  (白)     多谢了。好不令人喜煞也。

     (唱)     多蒙厚赠何敢忘,

             心心相印喜非常。

司马相如 (白)     好一个多才多艺独具慧心的女公子,真古今少有。

卓王孙  (白)     太夸奖了。

王吉   (白)     女子秀外慧中,名震蜀都,并非过誉。

卓王孙  (白)     县尊也赞美起来了。

司马相如 (白)     今日之会,极尽宾主之欢,天也不早,告辞了。

     (唱)     近日极尽宾主欢,

             醉酒饱德且加餐。

             揖别主人回舍馆,

             添出余情又一般。

     (白)     请了。

(司马相如下。)

王吉   (唱)     饱听琴音复酣饮,

             今日之会别有情。

     (白)     请了。

(王吉、王院子、四青袍同下。)

卓王孙  (白)     哈哈,今日承县尊邀得司马长卿过饮,宾主尽欢,与女儿鼓琴唱和,真难得的很。

程郑、

门客   (同白)    我们也要告辞。

卓王孙  (白)     恕不远送。

(程郑、门客同下。)

卓王孙  (白)     请小姐。

(卓文君上。)

卓文君  (白)     爹爹。

卓王孙  (白)     女儿你看长卿如何?

卓文君  (白)     长卿文貌双绝,儿心醉矣。终身大事,还望爹爹做主。

卓王孙  (白)     长卿才貌虽佳,惟家非富有,车骑亦借自县令,焉能托以终身。

卓文君  (白)     若非长卿,愿终身不嫁。

     (唱)     长卿才貌多佳妙,

             儿愿与他结莺交。

             非有长卿才调好,

             愿在深闺守寂寥。

卓王孙  (白)     哎,好不长进的奴才,决不许你嫁那穷汉,真气死我也!还不进去绣阁。真气死我也!

(卓文君掩面哭,下。)

卓王孙  (白)     这个丫头,情愿嫁那穷汉,万难允从也!

     (唱)     长卿才貌虽佳妙,

             家非富有怎能熬。

             择婿不尽在才貌,

             富有万钟始称豪。

(卓王孙下。)

【第八场】

(卓文君上。)

卓文君  (唱)     方才与父来争论,

             不嫁长卿怎甘心。

     (白)     适才晚间与父亲争吵一回,竟难如我愿。且喜馆舍都亭,离此不远,不如趁这夜深人静,开了后门,迳奔都亭。

(卓文君出门。)

卓文君  (白)     且喜并无一人看见,不如私奔长卿便了。

     (唱)     难怪我卓氏女所为非分,

             奈天伦贪势利重富轻贫。

             适才间听琴声我心难忍,

             乘夜静出后门作个私奔。

(卓文君下。)

【第九场】

(司马相如上。)

司马相如 (唱)     卓府夜宴听琴音,

             果然绝代有佳人。

             归来夜深人更静,

             至今犹觉有余情。

     (白)     宴罢归来,不能成寐,不如观书一回,以消永夜。

(卓文君上。)

卓文君  (白)     哎呀,不觉已到了都亭,待我上前叩门。且住,他若问我,我拿何言答对?这便如何是好?

司马相如 (白)     观书也难熬此良宵,不如鼓琴一回。

卓文君  (白)     当是长卿尚在鼓琴。

司马相如 (念)     曲高和本寡,怎遂倾慕心?

卓文君  (念)     谁是知音者,应念可怜人。

(司马相如开门。)

司马相如 (白)     夜静更深何人应声?

卓文君  (白)     日来和调之人耳。

司马相如 (白)     莫非文君?

卓文君  (白)     正是奴家。

司马相如 (白)     为何夤夜私奔?

卓文君  (白)     此非讲话之所。

司马相如 (白)     如此且同入室。

             文君美意相投,为何羞涩不言呀?

卓文君  (白)     这个……日来君以琴心挑我,奴以琴音和君,早把红丝双系。奈家严重富嫌贫,争论一回,万不肯允,百般无奈,故而夤夜来奔。

     (唱)     日来琴心相诱引,

             红丝双系订终身。

             夤夜私奔君莫怪,

             家严重富更欺贫。

司马相如 (白)     原来如此。

     (唱)     卑人倾慕才色久,

             日来挑卿以琴心。

             夤夜来投恰素愿,

             卿须怜我我怜卿。

卓文君  (白)     既承不弃,当拜谢天地成全之美。

司马相如 (白)     如此请!

     (唱)     二人同把天地拜,

卓文君  (唱)     如鱼得水赋和谐。

司马相如 (白)     文君你我既成就美满姻缘,不可负此良宵。

卓文君  (白)     此非可久居者,长卿作何打算?

司马相如 (白)     我们二人只得乘夜逃回成都,再作道理。

卓文君  (白)     如此快快起行。

(司马相如开门,望。)

司马相如 (白)     且喜夜深人静,并无一人,文君快来同行。

卓文君  (白)     奴一孱弱女子,如何禁得长途跋涉之苦?

司马相如 (白)     出城即是锦江边上,乘舟而往,不劳跋涉。

卓文君  (白)     如此走吓。

     (唱)     披星戴月出临邛,

司马相如 (唱)     青衫红袖喜相逢。

(司马相如、卓文君同下。)

【第十场】

(卓王孙上。)

卓王孙  (唱)     昨日里宴佳客宾主尽欢,

             更赠我新寡女彩缎数端。

             他既与临邛令素相友善,

             结纳他也不惜多费金钱。

(侍女上。)

侍女   (白)     哎吓家爷,大事不好了!

卓王孙  (白)     何事惊慌?

侍女   (白)     小姐不在绣阁,不知哪里去了。

卓王孙  (白)     吓。有这等事,各房中可曾看过没有?

侍女   (白)     看过了,不见踪迹。

卓王孙  (白)     她往哪里去了?怪事吓,怪事吓!

(卓院子上。)

卓院子  (白)     回家爷:司马官人不知何时逃走。

卓王孙  (白)     司马相如逃走,必是这奴才夤夜私奔,怨女旷夫,一同逃走。

(大公子上。)

大公子  (念)     忙将新闻事,报与父亲知。

     (白)     爹爹有礼。

卓王孙  (白)     气死我也!

大公子  (白)     何事生气?

卓王孙  (白)     你妹子与司马相如一同逃走,焉得不气!

大公子  (白)     方才闻听人说,司马相如挈同妹子,乘舟扬帆而去。

卓王孙  (白)     吾女不才,与人私奔,我不忍杀,决不分她一钱。

大公子  (白)     妹子既已失身于司马长卿,长卿倦游虽贫,其人乃博雅君子,可依之终身,且又县令客,不妨分以钱帛,仍为姻娅。

卓王孙  (白)     胡说!有这等私相投奔的姻亲,决不丝毫与之,休得多言,还不下去!

大公子  (白)     这也无可如何了。

(大公子下。)

卓王孙  (白)     哎吓,真气死我也!

     (唱)     这一阵气得我非同小可,

             都是我自惹的家门之祸。

             亲生女至不才不忍杀却,

             决不能分一钱任她挨饿。

     (白)     气死我也!

(卓王孙下。)

【第十一场】

(卓文君上。)

卓文君  (引子)    一曲琴心,夜如水,欲醉芳心。

     (念)     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嫁得有情郎,反作无家客。

     (白)     奴家卓文君。本图聚族而居,不料望门而寡,生性好琴,竟少知音。前因父亲邀请县令到家饮酒,得窥司马长卿。谁知绿绮一弹,早已红丝双系。可叹我家欺贫重富,奴家只得远礼私奔长卿。所有家财,早则为郎用尽,成都四壁,生事萧条,也曾修书吾家昆弟,求我嫁时衣服财物,奈父亲靳而不予。来日方长,作何打算。

     (唱)     自到了成都后资财耗尽,

             这生计太萧条何以为情?

             曾修书索嫁时资奁本分,

             奈天伦靳不予是成何心?

             细思量与长卿来把计定,

             入临邛设酒肆奴自当门。

(司马相如上。)

司马相如 (唱)     我二人回成都资财耗尽,

             家贫穷辜负了绝世佳人。

             徒自惭也不知是贫是病,

             与文君来计算如何生存。

     (白)     嗟乎文君,时耶命耶!

卓文君  (白)     嗟乎长卿,贫耶病耶。

司马相如 (白)     穷困若此,作何打算?

卓文君  (白)     奴倒有一计,不知可当郎君尊意否?

司马相如 (白)     娘子何计,不妨明言。

卓文君  (白)     吾翁富甲一郡,竟不分奴一钱,连那嫁时衣服,亦不允给,忒以薄情。你我夫妻,不妨去到临邛设一酒肆,君亲涤器,我自当垆。要我家兄弟闻之,不甘羞辱,不愁吾翁不分予财帛也。

司马相如 (白)     文君计策虽好,只是委曲了你。

卓文君  (白)     长卿说哪里话来,只要吾翁分予财帛,暂时羞辱何妨。计策已定,大家临邛走走。

司马相如 (白)     且收拾所有一切,并卖车骑,临邛设酒肆去者。

卓文君  (唱)     羞辱吾翁情难怪,

             哪怕不予钱与财。

司马相如 (唱)     仗着娘子罗裙带,

             这等羞辱真哀哉。

(卓文君、司马相如同下。)

【第十二场】

(四随从、杨德意同上。)

杨德意  (唱)     好一片青春景太平世界,

             看人民多富庶攘往熙来。

     (白)     咱家杨德意,蜀都人也。豢养上林,最叨恩宠,蒙赐休沐,暂假还乡。同邑司马相如,素来相识,昨在成都访问,知其已赴临邛,今日路出县门,正好打听他的消息。

             人来。

四随从  (同白)    有。

杨德意  (白)     万岁爷雅好词赋,司马相如此体最工,我要取他几篇旧作,揣转长安,进呈御览。那时万岁召用相如,自然不忘荐主,他拜我为老师,我收他作弟子,怎见得蠢室狗监,不似麟阁龙门也。

     (唱)     还乡便暂取临邛径,

             出县门访友踪推荐故人。

     (笑)     哈哈!

(杨德意、四随从同下。)

【第十三场】

(卓文君上。)

卓文君  (唱)     抛绣阁掩香闺临邛设肆,

             都只为老天伦不予家资。

(卓文君插幌。)

卓文君  (唱)     把青帘挂柳林当中扯起,

             挽翠袖扇红垆搔首弄姿。

(司马相如上。)

司马相如 (白)     哎,羞杀人也!

     (唱)     文章无价真难卖,

             来把临邛酒肆开。

(司马相如指卓文君。)

司马相如 (唱)     她生长富豪怎能奈,

             我游戏为之也坍台。

     (白)     卑人司马相如。卖赋不成,去而卖酒,为莺凤交,作牛马走。我方沦落不偶,尚可游戏为之,卿生长富豪,怎禁得这般凌贱呵!

卓文君  (白)     咄。闲话少说,我在此扇垆,你去涤器,怕有客来索饮吓。

司马相如 (白)     晓得,我是装龙像龙,装虎像虎。

卓文君  (白)     奴是嫁鸡随鸡,嫁犬随犬。

     (唱)     我愿甘心权忍耐,

             你自涤巾等客来。

(程郑、门客、程院子同上。)

程郑   (唱)     我程郑有的是万贯家财,

             有金银和财帛快乐胸怀。

门客   (唱)     他金银就流出难入我袋,

             只好向银皮边慕桫挤挨。

程郑   (白)     我乃临邛第二名富户是也。产富者地方,致富者天命。琴棋书画,我与他结下深仇。饮食男女,出于至性,但说道蜀郡的富豪,可算得汉家的极盛。

(程郑笑。)

程郑   (白)     不过是前有邓通,后有程郑。

门客   (白)     咳,那邓通出身微贱,并且饿死,不名一钱。公当尊重,不要比他。

程郑   (白)     我非无一事牵连,你不必十分考订。且作半日闲游,不负四时佳兴也!

     (唱)     水边杨柳垂金线,

             山际芙蓉映绿苔。

门客   (白)     如此良辰美景,不可无酒。

程郑   (白)     家院此是何处。

程院子  (白)     前面就是阳昌里中。那柳阴之下,挂着青布幌子,乃是酒家,里面垆边,还坐着一个标致女子哩。

(程郑望。)

程郑   (白)     妙吓!

     (唱)     有此佳人当垆扇,

             下马饮酒观婵娟。

(程郑下马。)

程郑   (白)     酒家!

司马相如 (白)     二位请坐,待我取好酒来奉敬。

(司马相如取酒。)

司马相如 (白)     请吃好酒。

程郑   (白)     唤你再来。

(司马相如下。程郑向门客。)

程郑   (白)     这当垆女子十分美貌。

门客   (白)     如此何不唤来陪酒?

程郑   (白)     不可造次,我是有身价的人,怕人讹诈,你试问她一问。

门客   (白)     敢问小娘子,几时在此开设酒肆,怎么从前不曾见过?

卓文君  (白)     客官听了。

     (唱)     奴非是屠沽辈轻薄无赖,

             这其中有隐情把酒店来开。

门客   (白)     男子何人?

卓文君  (唱)     郎君儒雅非市侩,

             夫唱妇随总和谐。

门客   (白)     原来就是尊夫。一向作何生理,为什么忽然卖起酒来?

卓文君  (白)     客官吓!

     (唱)     夫君才名天下显,

             穷途落魄倦游还。

             杂身庸保费本愿,

             剑气书香和酒泉。

门客   (白)     方今天子好贤,郎君多才多艺,何不东向长安,也图得一官半职。

卓文君  (白)     听了!

     (唱)     有为而来他权自贱,

             旦夕皇恩下九天。

门客   (白)     听这女子口音,也是本县人,那酒保就是他的丈夫,看来不便唤他陪酒。

程郑   (白)     我早晓得,到是那男子十分面善,好像在哪里见过。

(程郑想。)

程郑   (白)     哦,是了,那年卓王孙请县令饮酒,邀我作陪,令有贵客司马相如,后到即席鼓琴,卓女闻声相慕,连夜奔去成都。王孙怒女不才,未分菜餐妆奁。想他夫妇穷苦无聊,来此游戏。那男子便是司马相如,这女子必是卓女文君。

门客   (白)     难为你的记性。只想入车骑甚都,何以一寒至此?

程郑   (白)     前者乃是借于县令因此哄动王孙,只是我与孙财主齐名,物伤其类,他女儿作此门径,耻笑必多,不免告诉与他,好作个处置。

(程郑起。)

程郑   (白)     正是:

     (念)     俺这里兔死狐悲,

门客   (白)     他那里夫唱妇随。

(程郑、门客同上马。)

程郑   (白)     酒家,酒分放在桌上,且请收好。

司马相如、

卓文君  (内同白)   晓得了。

(程郑、门客、程院子同下。卓文君暗上。随从甲上。)

随从甲  (白)     奉了杨公公之命,在临邛县内寻找司马相如,叫我哪里去问?这边有个酒店,待我前去问来。

             敢问小娘子:这里有个成都司马相如,寓馆何处?

卓文君  (白)     问他则甚?

随从甲  (白)     有人仰慕才名,特来奉访。

卓文君  (白)     听了!

     (唱)     人道长卿绝世才,

             哪知流落在天涯。

随从甲  (白)     天涯去几里?

卓文君  (唱)     他也曾侍君主紫袍玉带,

随从甲  (白)     不错,他做过武骑常侍。后来呢?

卓文君  (唱)     几年间倦宦游病渴伤怀。

随从甲  (白)     是旧事不消细说。只问娘子是他何人?他今又在何处?

卓文君  (白)     听了!

     (唱)     我与他夫妇间唱随半载,

             可怜他读万卷负有奇才。

             无奈何把车骑桐琴都卖,

             向临邛大道旁把酒肆来开。

随从甲  (白)     说了半天,到底茫然不解,这文绉绉的话,我实在有些不懂。

卓文君  (白)     郎君郎君,有人来访。

随从甲  (白)     原来就在此处。

(司马相如上。)

司马相如 (唱)     是何人访问到肆门,

             眷念旧交感激深。

随从甲  (白)     借问一声,司马官人在何处居住。

司马相如 (白)     我就是司马相如。

随从甲  (白)     这倒巧得很吓。小人不知,多多得罪。

司马相如 (白)     不知者不见罪,起来起来,是何人枉问。

随从甲  (白)     有上苑杨公公,与官人同里旧交。现今告假还乡,经过此地,要取相公词赋数篇,还奏天子。这是极好机缘,富贵要逼人来。

司马相如 (白)     原来杨监有此一番美意,但我混迹市尘,难以相见。兼之流离飘荡,著述都忘,只有《子虚赋》一篇,系游梁时所作,谨托台驾转呈谒者。然此乃诸侯王之事,未极天子之观也。

(随从甲接篇,念。)

随从甲  (白)     高文满牍,奇字连篇,莫说杨监不能句读,就是当朝将相,多半牧羊牧猪出身,何能识一个字?将来官人亲策殿廷,还可夹带条答。

司马相如 (白)     不妨,当今天子博极群书,求贤若渴,杨监果将此赋奏进,必动主知。那些蠢才,要他赏识则甚。敢烦为我致意杨君,就此进呈罢。

随从甲  (白)     谨遵官人吩咐,就此告辞了。

(随从甲下。)

卓文君  (白)     这杨监之意,倒也可感。

司马相如 (白)     怎见得?

卓文君  (白)     长卿吓!

     (唱)     君纵有不世才胸罗万卷,

             无人来进主知也是枉然。

司马相如 (白)     只恐所举非人,进身可耻。

卓文君  (白)     啐,噤声!

     (唱)     强似那入资郎致身通显,

             纸糊涂纱帽胎也要朝天。

司马相如 (白)     当年景庙不好词赋,卑人因此游梁。今日一卷子虚,怕作九重口实呵。

卓文君  (唱)     彼一时今千载抱负可展,

             抵多少贤良辈孝弟力田。

             满朝中高爵位谁有推荐,

             反不如一宦者为国求贤。

司马相如 (白)     这等说来,卑人有一知音,便是娘子。得一知己,就是杨监。正是:

卓文君  (念)     作赋十年逢狗监,

司马相如 (念)     春心一夜悦峨眉。

     (白)     远远听得县令来了,你我里面暂避。

卓文君  (白)     与君相识,但见何妨。

司马相如 (白)     车笠之间,相形见绌。

(卓文君、司马相如同下。)

【第十四场】

(四青袍、王吉、二门子同上。)

王吉   (引子)    鸣骢去来,堂堂县令,老父台。

     (念)     眼看千秋雪,身为七品官。汉家自有制,蜀道不会难。

     (白)     下官王吉,作令临邛。地称富庶,所愧无以教之耳。顷因上林杨监,路出县疆,他是天子近臣,自应亲身迎送。

             左右!

四青袍  (同白)    有。

王吉   (白)     取我名刺,到杨公公行馆,看他起程没有。说我要来相送,我在此等候。

(门子甲持柬下。王吉下马。卓文君上,望,下。)

王吉   (白)     这又奇了,小小酒家,有此天生丽质也!

     (唱)     谁将花枝一县栽,

             玉壶买春为谁来?

(门子甲上。)

门子甲  (白)     启爷:杨公公正要起行。小人投刺,他说原帖拜谢。

王吉   (白)     晓得了。我且问你,那边柳阴之下,酒肆中有个当垆女子,你可认识?

门子甲  (白)     是富人卓王孙的女儿,名唤文君。

(王吉惊。)

王吉   (白)     文君已嫁长卿,为何在此?

门子   (白)     这店就是司马官人新开。

王吉   (白)     长卿与我至交,为何妄自菲薄?

门子   (白)     那卓王孙是个蠢才,见司马官人贫穷,不肯分与财产。因此官人夫妇,来到此间,自食其力。

王吉   (白)     这长卿是博学君子,文君乃绝世佳人。卓王孙守财如命,忍心白眼相看。也罢,待我先自回衙,打点银钱,送于长卿夫妇,暂渡目前便了。

     (唱)     为官忝称民父母,

             为富不仁是蠢才。

(众人同下。)

【第十五场】

(四内侍引汉武帝同上。)

汉武帝  (引子)    万机待理,承皇业,一统山河。

     (念)     汉室炎炎火德王,中原兆姓久安康。自从通道西南后,声教恩威暨八方。

     (白)     孤乃大汉天子刘彻,在位上承富庶之业,下无水旱之灾。国泰时清,民康物皋。惟孤好大喜功,通过西南,声教所讫。西南蛮夷各国,望风内附。前日内侍杨德意,曾将武骑常侍司马相如之《子虚赋》递呈御览。孤想此人文学优美,才气纵横,出使邛筰冉駹等国,定能宣扬威德,安抚边夷。

             内侍,宣杨德意上殿。

杨德意  (内白)    领旨!

(杨德意上。)

杨德意  (念)     朝靴踏地响,上殿见君王。

     (白)     奴婢见驾,吾皇万岁!

汉武帝  (白)     平身。

杨德意  (白)     万万岁!宣奴婢上殿,有何宣谕?

汉武帝  (白)     孤有旨一道,命你前赴成都,宣谕前武骑常侍司马相如。听孤旨下!

     (唱)     奉颂恩旨赴成都,

             中郎将官拜相如。

             建节乘传使邛筰,

             立功异域保皇图。

杨德意  (白)     奴婢领旨。

(杨德意下。汉武帝下。)

【第十六场】

(卓王孙上。)

卓王孙  (念)     家门遭不幸,恨女竟私逃。

(卓王孙坐。)

卓王孙  (白)     老夫卓王孙。自那日宴请司马相如,当筵奏琴。我女在屏后窥听,并和一曲,颇动怜才之念,意欲许以终身。老夫想司马才学虽好,怎奈家无担石,岂可与他配偶,故而不允。可恨我女一时情急,竟不告我,私自逃走司马馆中。思想起来,真令人好恼好恨也!

     (唱)     非是我卓王孙势利成性,

             都只为文君女不别而行。

(程郑上。)

程郑   (唱)     迈步且把卓府进,

             见了王孙说分明。

     (白)     卓兄在家么?

卓王孙  (白)     哪位?

             原来是程兄,请坐。

程正   (白)     有坐。

卓郑孙  (白)     程兄到此,有何见教?

程郑   (白)     卓兄你可知道司马相如与令媛,近日的下落么?

卓王孙  (白)     不要提起。

程郑   (白)     待我慢慢告诉于你:只因他夫妻在此,开设酒肆,男亲涤器,女自当垆,一县哄传,岂非一场笑话。以弟之见,不如请兄分与钱财,令其离开邛邑,我想司马,终非池中之物,功名富贵,必在目前,望兄再三思之。

卓王孙  (白)     吾兄此言差矣。想我女儿私自奔逃,情愿嫁那穷酸。此乃自作自受,哪有钱银分与他们。吾兄休得多言,请自便罢。

程郑   (白)     我乃良言奉劝,吾兄执意不肯,我也不管你家的闲事了。正是:

     (念)     今日不听我言语,丢脸失财后悔迟!

(程郑下。)

卓王孙  (白)     真真气死我也!

     (唱)     家不幸亲生女儿当场出丑,

             锦江水难洗我满面之羞。

(卓王孙下。)

【第十七场】

(司马相如、卓文君同上。)

司马相如 (念)     一寒清澈骨,有情成眷属。夫妻作佣保,甘心自羞辱。

卓文君  (白)     当初你到我家,本从县令饮酒。如今沦落不偶,卖酒为生,酒始酒终,岂非一段佳话?

     (唱)     记当日挑琴音两相投报,

             我二人结同心月夜双逃。

             恨我父重钱财不重姻好,

             生计窘事无奈逼卖村醪。

(门子、王吉同上。)

王吉   (唱)     聊分鹤俸济清贫,

             周济才子与佳人。

     (白)     来此巳是,前去通报。

门子   (白)     司马官人,王县令亲送礼物来了。

司马相如 (白)     有请!

门子   (白)     有请。

(王吉下马。)

王吉   (白)     长卿别来无恙!

司马相如 (白)     小弟三昧游戏,幸勿见怪!

王吉   (白)     岂敢!

(司马相如指卓文君。)

司马相如 (白)     这是荆人。

卓文君  (白)     县尊有礼了。

王吉   (白)     久慕才名,今日一见,正是三生有幸。哈哈!

(王吉坐。)

王吉   (白)     小弟备有百银望兄台收纳,贤夫妇也好度日。

司马相如、

卓文君  (同白)    县尊厚赐,感谢万分。

门子   (白)     回家爷:有上苑杨公公,捧圣旨到来。

王吉   (白)     长卿大喜,快快出迎!

(司马相如指卓文君。)

司马相如 (白)     你且退下。

(卓文君下。四小太监、杨德意同上。)

杨德意  (白)     圣旨下!司马相如跪听宣读!

司马相如 (白)     万万岁!

杨德意  (白)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咨尔武骑常侍司马相如,工作词赋,才高北斗,著拜为中郎将,建节往使邛筰承传而往,宣扬天威,钦此。旨意读罢,望诏谢恩!

司马相如 (白)     公公跋涉长途,多受风霜之苦!

杨德意  (白)     为国勤劳,何言辛苦。

司马相如 (白)     愿行旌小住,聊尽东道之谊。

杨德意  (白)     王命在身,不敢久留,咱家还要回复圣命,告辞了!

(司马相如送。)

杨德意  (白)     请!

(杨德意、四小太监同下。)

司马相如 (白)     文君快出来!

(卓文君上。)

卓文君  (白)     内监到此何事?

司马相如 (白)     前者杨监取我《子虚赋》上呈御览,圣颜大悦。今拜我为中郎将建节往使邛筰,乘传而往。

卓文君  (白)     我料郎君必有今日。

王吉   (白)     恭喜恭喜。天使降临,我当负弩前驱。

司马相如 (白)     岂敢劳动大驾。

王吉   (白)     此乃应尽职务,告辞了。

(王吉下。)

司马相如 (白)     夫人快快将酒幌收起,你我后堂收拾一切,冠戴起来,取道成都去者。

(卓文君收酒幌。)

司马相如 (念)     一朝得遂凌云志,

卓文君  (念)     自喜当初眼力高。

(司马相如、卓文君同下。)

【第十八场】

(卓王孙上。)

卓王孙  (唱)     为女儿气得我一场大病,

             我岂肯将财帛分与他人!

(程郑、门客同上。)

程郑   (念)     忙将所闻事,

门客   (念)     报与王孙知。

(卓院子暗上。)

卓院子  (白)     二位来了,请进。

(卓院子下。)
程郑、

门客   (同白)    大喜大喜,恭贺恭贺!

卓王孙  (白)     二位与何人恭喜?

程郑、

门客   (同白)    与你老道喜来了。

卓王孙  (白)     我气得要死,还来恭喜,不要取笑了!

程郑、

门客   (同白)    你气何事?

卓王孙  (白)     为我那不才的女儿。

门客   (白)     门下要同你老说了,你不但不生气,还要喜之不尽呢。你那司马姑爷,现奉旨起用,天子将他拜为中郎将出使邛筰,建节乘传而往,蜀郡太守以下,出郊迎接,县令负弩前驱,好不荣耀!

卓王孙  (白)     此话当真?

程郑、

门客   (同白)    哪有假的?

卓王孙  (白)     哈哈。我那女儿少不得也是一品夫人了。早知如此,先前把女儿用花红大轿嫁与长卿,也免得多此一奔。咳,早知今日,悔不当初。

门客   (白)     你家财呢?

卓王孙  (白)     果有如此女婿,就把我这家财,全给了他,也是情愿的。

程郑、

门客   (同白)    既有此意,何不赶紧打点金银财帛,趁此机会,送赠与他,做一个顺水人情。

卓王孙  (白)     此计甚好。

(卓院子暗上。)

卓王孙  (白)     家院。

卓院子  (白)     有。

卓王孙  (白)     赶紧打点金银财帛,立有要用。

卓院子  (白)     遵命。

(卓院子下。大公子、二公子同上。)
大公子、

二公子  (同白)    参见爹爹。

卓王孙  (白)     我儿你回来了。

大公子  (白)     回来了。

(卓王孙笑。)

大公子  (白)     爹爹何事这等欢喜?

卓王孙  (白)     我儿有所不知:只因你妹夫已奉旨出使邛筰,你妹妹做了夫人。已曾吩咐家院,赶急备齐金银财帛,一同前往贺喜。好不快活人也!

(卓王孙向内。)

卓王孙  (白)     家院,金银财帛齐备没有?

卓院子  (内白)    齐备了。不知送往哪里去?

卓王孙  (白)     送与姑老爷!

卓院子  (内白)    谁是姑老爷?

卓王孙  (白)     中郎将司马爷是我嫡嫡亲亲姑老爷,你还不晓得!今日他富贵,现成的亲,怎么不认?

卓院子  (内白)    这样说,老爷不是认亲,是认富贵。

卓王孙  (白)     休要胡说,快推上来!

程郑、

门子   (同白)    事不宜迟,你我走吓。

     (同唱)    可贺那司马兄新承宠命,

卓王孙  (唱)     准备着财与帛相见长卿。

(众人同下。)

【第十九场】

(四青袍、四龙套、成都太守、成都令、王吉同上。)

成都太守 (念)     天使将入境,

成都令、

王吉   (同念)    郊接献殷勤。

成都太守 (白)     天使乘传出使,本府出郊迎接。二位年兄!

成都令、

王吉   (同白)    大人!

成都太守 (白)     你我一同出郊迎接天使去者。

成都令、

王吉   (同白)    请!

(众人同下。)

【第二十场】

(四青袍、四大铠、四侍女、司马相如、卓文君同上。)

司马相如 (唱)     仕宦而至将与相,

             富贵荣华归故乡。

卓文君  (唱)     君承宠命建节往,

             奴受封诰耀乡邦。

司马相如 (白)     夫人。

卓文君  (白)     长卿。

司马相如 (白)     今日衣锦荣归,不知尊翁有何感想?

卓文君  (白)     家父重富厌贫,今长卿富且贵焉,当趋附不及也!

(小吏甲上。)

小吏甲  (白)     报!蜀郡太守出郊恭迎,县令负弩前驱。

司马相如 (白)     知道了。

(小吏甲下。)

司马相如 (白)     打道前行者。

     (唱)     听说是蜀太守郊迎恭顺,

             从今后方知道朝命之尊。

卓文君  (唱)     若非是富才华钦承王命,

             怎能够儆薄俗重富轻贫?

(众人同下。)

【第二十一场】

(卓王孙、大公子、二公子、程郑、门客、卓院子同上。)

卓王孙  (念)     女儿慧眼识英雄,何苦当年怒发冲。今日相逢应一笑,马头新拜丈人翁。

     (白)     老夫卓王孙。现闻女婿司马相如拜为中郎将,出使邛筰。幸喜当时没有十分冲犯,今日道出邛邑,老夫趁此时机,约同程兄带领两个孩儿,押定金银财帛,特来亲送于他。倘蒙收下,一则可以解去前嫌,二则稳稳做个中郎将的丈人,岂不快乐?哈哈。来此已是长亭。

             程兄,你我站在一旁等候。

程郑   (白)     言之有理。

卓王孙  (白)     远远望见姑老爷来也!

(四青袍、成都太守、成都令、王吉同上。)

成都太守 (白)     天使驾到,在此恭候。

(四龙套、四大铠、二小吏、司马相如、卓文君同上。)

司马相如 (唱)     奉命使邛乘传往,

             县令前驱重朝纲。

卓文君  (唱)     前途仪仗多雄壮,

             满城文武走慌忙。

成都太守、

成都令  (同白)    恭迎天使!

司马相如 (白)     有劳了!

卓王孙  (白)     家院,持我名帖及礼单,去禀司马姑老爷,说我求见。

卓院子  (白)     遵命。

(卓院子见小吏甲。)

卓院子  (白)     烦劳通禀:家老爷求见,备有礼单在此。

小吏   (白)     启禀大人:今有临邛卓王孙亲自馈赠礼物,有礼单在此。

司马相如 (白)     有请!

小吏   (白)     有请!

卓王孙  (白)     恭喜贤婿,恭喜贤婿!前日多多开罪,今日老汉约同程兄,带领小儿押定金银财帛特来奉送,一则补作小女嫁资,二则并壮贤婿行色。你我既为翁婿,谅无推辞了。

司马相如 (白)     如此小婿愧领了。

             家院!

卓院子  (白)     有。

司马相如 (白)     将所赠礼物收了。

卓文君  (白)     参见爹爹!

卓王孙  (白)     恭喜我儿,贺喜我儿!

(卓文君、卓王孙同哭。)

司马相如 (白)     左右为时不早,就此起行者。

(四龙套、四大铠、二小吏、司马相如、卓文君同下)

成都太守 (白)     回衙去者!

(成都太守、成都令、王吉同下。)
程郑、

门客   (同白)    哎呀,好体面的女婿!

卓王孙  (白)     惭愧,惭愧!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2577 ┊ 字数:17264 ┊ 最后更新:2013年11月29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