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郑恩做亲》(一名:《风云会》)

主要角色
陶三春:小旦
郑恩:净
赵匡胤:红生
柴荣:末
高怀德:小生
陶龙:外
陶虎:付
贺氏:正旦
皇太:老旦
知县:末
家院:丑
陶总管:丑
官员甲:末

情节
按《飞龙传》等宋初稗官说部中,载郑恩未遇时,曾入陶氏桃园中偷瓜,与陶三春比武,为陶三春所缚(即《打瓜园》一戏是)。继而赵匡胤至,说明来由,反冤为亲,由赵匡胤为媒,与郑恩、陶三春订婚。至是,柴荣登基,郑恩已封至北平王,乃由赵匡胤奏知柴皇,下诏迎娶。惟郑恩因从前受过陶三春之辣手,故反不甚愿意。赵匡胤乃为之设法,请高怀德前往,假扮强徒,半途拦劫,与陶三春试试武艺,然后说明系王府所差前来迎接之人。所以如此者,盖欲使陶三春知此间并非无人,则以后对于丈夫,或不至过于恃强也。赵匡胤并教以种种礼节,及寻常应酬,新夫妇交接之道,颇极滑稽。成婚之日,亦皆由赵氏一门男女眷口,为之作主。既成婚,柴王又命高怀亮,当殿与陶三春比武。

注释
此《郑恩做亲》一戏,源出全本《风云会》中。此剧包括奏圣、游园、报喜、议事、下旨、路劫、诉功、成亲、交旨、比武等十折。
此戏颇有可观,惜近时京班中演着甚少。

根据《戏考》第四十册整理

录入:过空雁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22.8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赵匡胤上。)

赵匡胤  (引子)    万载长春圣朝里,和气霭欢声四起。

     (念)     惟愿天子寿无极,平安雨膏泛玻璃。文明广论天下士,弓马不闻边疆息。

     (白)     本藩赵匡胤,现在显德王驾下为臣,官拜南宋王之职。昨平河东,得胜班师,众弟兄俱封王侯。只因向年,三弟曾聘陶三春为婚,今天下太平,不免奏过圣上,与他完全了婚姻,也免我一桩心事。

             来,

(家院上。)

家院   (白)     有。

赵匡胤  (白)     开道上朝。

家院   (白)     呀。外厢开道。

(四大铠同上。吹打。众人同下。)

【第二场】

(六幺合牌。四小太监引柴荣同上。)

柴荣   (引子)    御殿飘香,龙楼五色祥。

     (念)     堂堂君王象,巍巍帝主邦。扳枝拨雨露,行动显祯祥。

     (白)     朕,周天子柴荣,国号显德在位。昨平河东刘崇,得胜班师,托上苍之福庇,为万民之主,今当早朝。

             内侍!

四小太监 (同白)    有。

柴荣   (白)     展放龙门。

四小太监 (同白)    领旨。

             展放龙门。

(赵匡胤上。)

赵匡胤  (念)     玉金街垂露,香飘滚龙袍。

     (白)     臣南宋王见驾。吾王万岁。

柴荣   (白)     二弟平身。

赵匡胤  (白)     万万岁。

柴荣   (白)     赐坐。

赵匡胤  (白)     谢坐。

柴荣   (白)     二弟上殿,有何本奏?

赵匡胤  (白)     臣启奏万岁:三弟向年,曾聘陶三春为婚。今乃良辰吉日,万岁降旨,与他完全花烛。

柴荣   (白)     这是何年聘的,朕怎么不知道?

赵匡胤  (白)     向年杀砍不休,所以碍迟。

柴荣   (白)     奏来。

赵匡胤  (白)     容奏。

     (唱)     南宋王跪在金鸾宝殿,

             望吾皇速托旨来传。

             先王爷御极成大宝,

             鸾驾飞驶到函关。

柴荣   (白)     起来奏。

赵匡胤  (白)     领旨。臣记得那年六月十三,兵到函关,太后见天气炎热,扎营歇息。郑恩一人寻溪涧,见那园中西瓜甚美,进园摘瓜解渴,与园中之人,吵闹起来,将他园丁打走。不想那呀里走出几个女子,一女为首,她与郑恩相斗,反把郑恩拉住,捆绑一段呵!

     (唱)     英雄受辱他遭困,

             孤身独自谁救援。

             这也是月老天差遣,

             幸逢奇中结良缘。

     (白)     臣与贾颜威、张光远前去找寻,见他吊在庄外,众庄丁手执皮鞭乱打,臣等上前救下。那庄主乃是弟兄二人,兄名陶龙,弟名陶虎,倒是个义气之人,问了臣等的来由,款待酒饭。那女子不避嫌疑,言语清朗。臣见他二人各爱武艺,说起原由,随而为婚呵。

     (唱)     有缘哪怕路遥远,

             巧会奇遇在瓜园。

             如今正朝红鸾现,

             望乞万岁把旨传。

柴荣   (白)     二弟传旨,宣北平王上殿。

赵匡胤  (白)     领旨。

             万岁有旨,宣北平王上殿。

郑恩   (内白)    领旨。

(郑恩上。)

郑恩   (念)     忽听传宣上金殿,执笏打恭拜御前。

     (白)     臣郑恩见驾,愿吾王万岁。

柴荣   (白)     三弟平身。

郑恩   (白)     万万岁。

柴荣   (白)     赐坐。

郑恩   (白)     谢坐。

             二哥,

赵匡胤  (白)     三弟。

柴荣   (白)     二弟,你看三弟,不像从前关西路上的模样。

赵匡胤  (白)     他如今身居王位,每日在府,习学礼仪,不曾歇息。如今朝见王驾,略知一二,万岁恕他粗鲁之罪。

郑恩   (白)     是呀,二哥是臣的先生,每日承他教训,见人如何施礼,朝王怎样见驾。皇上赐宴,怎样吃,怎样喝,怎样谢恩。回到府中,怎样使唤家人,怎样个排场。晚上脱衣,早上来怎样穿戴。学了半月,把臣的身子,弄得酸软了。所以不像从前的光景了。

柴荣   (白)     这等才是。还要习学,不要失礼于文武。

郑恩   (白)     大哥。

赵匡胤  (白)     皇上。

郑恩   (白)     咳,我知道是皇上,一时忘了,信口溜出一个“大哥”来了。满朝文武,都知道咱与皇上是拜把子弟兄,个个都抬举,所以不曾歇息从二哥学礼,怕丢了皇上的脸皮子。

柴荣   (白)     正该如此。

郑恩   (白)     宣臣上殿,有何国事议论?

柴荣   (白)     朕闻你定了亲事,为何不奏与朕知?

郑恩   (白)     这都是二哥做的事,与臣什么相干。

柴荣   (白)     男女成婚,人伦大礼,怎么推辞?

郑恩   (白)     臣原不要,是二哥勉强说成的。

柴荣   (白)     朕传旨接进京来,与你完婚。

郑恩   (白)     万岁,臣说不要,万岁如要,接她进京。

柴荣   (白)     唔!

郑恩   (白)     二哥领了去罢。

柴荣   (白)     你自己聘的亲事,怎么推在别人身上。朕已知道你的心事了,你嫌那女力勇,恐受她的教训,故而推辞不要。寡人正要那女子配你,恐再冒犯,朕命陶三春责罚你。

郑恩   (白)     皇帝老子,那个就使不得。

赵匡胤  (白)     你敢违抗圣命。

郑恩   (白)     是呀。

柴荣   (白)     二弟传旨,着礼部差官四员,起半副鸾驾,珍珠冠一顶,蟒袍一件,鹳麝香四盒,到浦城县迎接陶妃进京,与三弟完配。

赵匡胤  (白)     领旨。朝事毕,请驾回宫。

柴荣   (白)     退班。

(四小太监、柴荣同下。)

郑恩   (白)     二哥,我说过不要那个女娃娃,苦苦的接她来做甚?

赵匡胤  (白)     此乃圣命,你若不遵,就是逆君之大罪了。

郑恩   (白)     我不娶亲,难道还问个杀罪不成。

赵匡胤  (白)     天子喜怒非常,你若抗旨不遵,轻者革职为民,重者性命难保。如今不比从前了。

郑恩   (白)     二哥回来商议。

赵匡胤  (白)     你自作量。

郑恩   (唱)     二哥你缘何忘了誓言。

             弟兄三人共同天地患难,

             故为好友如今翻眼脸失前言。

(赵匡胤下。)

郑恩   (白)     想当初卖油的时节,没有诸管好不快活。如今做了官,一步一步也不敢乱动。不由我做主,尽听旁人吩咐,好不耐烦。

     (念)     曾记当年出函关,与她相会在瓜园。我把女娃为儿戏,一着差错悔后难。

             怎奈二哥做了主,奏与天子把旨传。陶三春怎不叫人心胆寒。

     (白)     也罢,我回去再作道理。

(郑恩下。)

【第三场】

(陶三春上。)

陶三春  (引子)    双眉不长粉台扫,不与红妆比艳姣。

     (念)     结戏芳春去,另衣软自身。学得黄公术,抛弃孔圣文。

(四丫鬟同上。)

陶三春  (白)     奴家陶三春,不明脂粉为由,懒和越女同群,喜演孙吴之阵法,不爱孔孟之文章。描针刺绣,一概不闻,终日与丫鬟们舞剑弄斧,习学武艺。想那些莽汉,尽是酒囊饭袋,全无用处。正是:

     (念)     莫羡须眉称技偶,闺中颇有将相才。

     (白)     今日鸦鸣雀噪,不知为何。

             丫鬟,

四丫鬟  (同白)    有。

陶三春  (白)     取我双锤,往花园玩耍一回。

四丫鬟  (同白)    是。

     (同唱)    世人休笑女娘行,

             冲阵对垒实无双。

             胸笼韬略安排策,

             桃花绣朵刺鸳鸯。

             轻移莲步苍苔上,

             只见芳菲蝴蝶忙。

             草香馥馥真果妙,

             满园花柳映草芳。

     (同白)    姑娘,就在这石凳上坐了。

陶三春  (白)     你们坐下。

四丫鬟  (同白)    我们不敢坐。

陶三春  (白)     不妨,又无外人,只管坐下。

四丫鬟  (同白)    谢姑娘。

陶三春  (白)     哪样果木好?

四丫鬟  (同白)    梅子好,梨子好,杏子好,桃子好。

陶三春  (白)     摘来解渴。

四丫鬟  (同白)    呀。

陶三春  (白)     丫鬟,日前教你们拳棒,可曾会呢?

四丫鬟  (同白)    也曾会了。

陶三春  (白)     一齐演来呀。

(四丫鬟同打拳。)

四丫鬟  (同唱)    举神拳按八方谁人敢进,

             俺两腿能可以当面伤人。

             有飞腾会纵跳移山唤水,

             习就了黄莺肚寸步伤人。

             光闪闪一霎时双睛不闭,

             平面掌扑将来火焰纵身。

             刮地尾能扫作一条金线,

             赛明月滚绣球落在江心。

     (同白)    已毕。

陶三春  (白)     可知破法?

四丫鬟  (同白)    不知。

陶三春  (白)     教导于你。

     (唱)     艳芳亭先打脱衣势,

             再打嫦娥折桂枝。

             展翘丹山上,

             仙翁酒醉在瑶池。

             生下花园同戏耍,

             金刀舞动百花飞。

             将身遁出花园儿外,

             同向前庭会宴斋。

     (白)     个个有赏。

四丫鬟  (同白)    呀。

(陶龙上。)

陶龙   (笑)     哈哈!

     (念)     果然子平准,白屋出公卿。

四丫鬟  (同白)    大员外来了。

陶龙   (白)     恭喜贤妹。

陶三春  (白)     哥哥请坐。

陶龙   (白)     贤妹,我家有一桩大喜事。

陶三春  (白)     有何喜事?

陶龙   (白)     我在城中来,听见人家说,柴王平了河东,班师回朝。我家郑妹夫,官封汝南侯。不日有人夫轿马前来,迎接于你。

陶三春  (白)     此事未必。小妹有言,要他封了王位,方可迎娶。

陶龙   (白)     又来了。王侯皆同一礼,现有侯位,再有功劳,王位就是稳的。

(陶虎上。)

陶虎   (念)     天上碧桃开,人间喜气来。

     (白)     贤妹,我家一发了不得。

陶三春  (白)     什么了不得,只封侯不曾封王,不为甚奇。

陶虎   (白)     哪个说不曾封王?

陶三春  (白)     大员外说的,封了汝南侯。

陶虎   (白)     我闻得也是汝南侯。方才城中有差来,说老王驾崩,柴王登基,郑妹夫封了北平王。本县太爷,即刻就来报喜的。

陶龙   (白)     如此,快叫家童打扫庄堂,备酒伺候。

四丫鬟  (同白)    恭喜姑娘,是位王夫人了。

陶三春  (白)     此乃祖上有德,郑门之福。我不过讨光而已。

四丫鬟  (同白)    自古夫唱妇随,夫荣妻贵,原是正理,怎说“讨光”二字。

陶三春  (白)     可惜我陶三春,是个女子。若是男子,那拜将封侯,有何难哉!

(大嫂、二嫂同上。)

大嫂   (念)     人逢喜事精神爽,

二嫂   (念)     月到中秋分外明。

(大嫂、二嫂同入。四青袍引知县同上。)

知县   (念)     皇朝瑞色新,万民皆欢庆。

四青袍  (同白)    门上有人么?

(家院上。)

家院   (白)     什么人?

四青袍  (同白)    本县太爷到。

家院   (白)     候着。

             有请员外。

(陶龙、陶虎同上。)
陶龙、

陶虎   (同白)    什么事情?

家院   (白)     太爷到。

陶龙、

陶虎   (同白)    说我弟兄出迎。

(陶龙、陶虎、知县同相见。)
陶龙、

陶虎   (同白)    太爷。

知县   (白)     二公。

陶龙、

陶虎   (同白)    请进请坐。不知太爷驾到,未曾远迎,多多有罪。

知县   (白)     下官报喜来迟,二公恕罪。

陶龙、

陶虎   (同白)    治民一介寒愚,怎当老父母亲临。未远迎接,理当叩见。

知县   (白)     岂敢。令妹丈官拜北平王,御赐完姻,命礼部差官四员,排半副鸾驾前来。不日就到。昨有部文到署,因此下官先来报告。

陶龙、

陶虎   (同白)    多谢老父母出驾。备得有酒,与老父母谢步。

知县   (白)     叨扰了。

陶龙、

陶虎   (同白)    好说,待治民弟兄把盏。

知县   (白)     摆下就是。

陶龙、

陶虎   (同白)    从命了。

(牌子。)
陶龙、

陶虎   (同白)    禀告老父母:治民草莽,不知官家礼教。倘若天使到来,如须款待,望乞指教。

知县   (白)     这是要紧的,天使到来,须设正席四桌,外备作席礼四封。

陶龙、

陶虎   (同白)    当要多少?

知县   (白)     银三百两不多,二百两不少。外人役等,各赏酒饭,每人赏银二两。依次备办,就可无失了。

陶龙、

陶虎   (同白)    愚民若不是老父母指教,险些失仪与天使,若天使到来,还要老父母相陪。

知县   (白)     下官怎敢陪天使大人。

陶龙、

陶虎   (同白)    万民之主陪不得,还有那个大似老父母的。

知县   (白)     如此下官从命。

陶龙、

陶虎   (同白)    再看酒来。

知县   (白)     酒已满了,告辞。

陶龙、

陶虎   (同白)    送老父母。

(众人同下。)

【第四场】

(高怀德上。旗牌上。)

高怀德  (引子)    壮志满山河,不愧先人门墙。

     (念)     天下纷纷起烟尘,群旌并拒遍处闻。五帝相传唐世业,如今方见太平春。

     (白)     本府高怀德,在周室为臣,官封万里侯。蒙皇恩赐第宅,奉迎老母来京,诰封一品贤慈夫人。兄弟怀亮,官居御前左将军。本爵又与宋王联婚,可为人臣之极。今南宋王有帖,招我过府议事。

             来,

旗牌   (白)     有。

高怀德  (白)     开道南宋府。

旗牌   (白)     呀。开道南宋府。

(四文堂同上。急三枪牌。众人同下。)

【第五场】

(郑恩上。旗牌上。)

郑恩   (念)     人见佳期喜,我为老婆愁。

     (白)     今早万岁传旨,着礼部差官四员,去往蒲城县,接那女娃娃去了。倘若那个女娃到来,要拜堂行花烛之礼,我一切不知道。不免到南宋府,二哥面前领教。

             来,

旗牌   (白)     有。

郑恩   (白)     开道南宋府。

旗牌   (白)     开道南宋府。

(四大铠同上。急三枪牌。众人同下。)

【第六场】

(赵匡胤上。)

赵匡胤  (引子)    承恩爵位尊浩大,秉丹心扶保皇家。

     (念)     权柄中外爵位高,晓伴侍君压群僚。血战疆场谁肯弱,弓马赠下紫罗袍。

     (白)     本藩匡胤,今早传旨接陶三春去了。我想此女,当初力伏郑恩,自称勇力过人,此番奉旨进京,必然藐视我等。我已曾差人去请高怀德,一同商议。怎么还不见到?

             伺候了。

(旗牌上。)

旗牌   (白)     有人么?

(家院上。)

家院   (白)     什么人?

旗牌   (白)     高姑爷到。

家院   (白)     候着。

             启老爷:高姑爷到。

赵匡胤  (白)     有请。

家院   (白)     有请。

旗牌   (白)     请侯爷。

(高怀德上。)

高怀德  (念)     东都天子气,果然古汴京。

     (白)     呀二哥!

赵匡胤  (白)     贤弟请坐。

高怀德  (白)     有坐。二哥相招,有何见谕?

赵匡胤  (白)     非为别事,陶三春当日力伏郑恩,她今奉旨进京,自然把你我,就看与郑恩一类之人。

高怀德  (白)     依二哥之见如何?

(郑恩暗上。)

赵匡胤  (白)     愚兄意欲先在路上,治服于她,她自然不敢藐视我等。

高怀德  (白)     她奉旨进京,有礼部差官,又有地方官兵丁护送,谁敢冒犯?

赵匡胤  (白)     在京的将官,非她人对手,只有贤弟可以胜得过她。你可带领勇力家丁,以射猎为名,沿路截住。先命一人,与礼部差官说明,叫他不可慌乱。你可扮作响马,问她要买路钱,她必定发怒,出来与你交锋,便知她武艺高下。

高怀德  (白)     弟正要看看三嫂嫂的武艺如何。

赵匡胤  (白)     只是你要见机行事,不可小觑了她。不要上了她人的算。她知道我辈勇猛有人,然后说破。迎接之事,但你三哥脸上,也看好些。

高怀德  (白)     如此,待小弟前去擒她便了。

郑恩   (白)     有劳高妹夫。你若擒她下马,我就不要送与你。若擒她不住,还是我的。

高怀德  (白)     你来了,门上人怎么不来通报。悄悄地进来。

郑恩   (白)     我问门上人,说高妹夫与二哥,在书房议论军情大事。故而不敢惊动。好呀,原来你们在此谈论我的婚姻。

赵匡胤、

高怀德  (同白)    请坐。

赵匡胤  (白)     三弟。你来有何话说?

郑恩   (白)     这个,咳,话便有,说不出口。

赵匡胤、

高怀德  (同白)    有话不在我们跟前讲,哪里去说?

郑恩   (白)     二哥跟前,原是要讲。高妹夫在此,是个外人,故而说不出口。

高怀德  (白)     哦,原来你兄弟们有商有量,我高怀德是个外人。难道你妹子也是个外人。我好不该来。

             来,

旗牌   (白)     有。

高怀德  (白)     打轿。

旗牌   (白)     呀。

赵匡胤  (白)     贤弟请息怒。

             你这鲁夫,高妹夫是外人,连御妹也是外人了。不会说话。

郑恩   (白)     我好失言也。

     (唱)     我是糊涂言出口,

             那一旁恼了万里侯。

     (白)     贤弟。

     (唱)     我是粗莽愚鲁汉,

             从来作事礼不周。

             你我本是好郎舅,

             莫把小事挂心头。

             愚兄施礼双拱手,

             还来礼下海量周。

高怀德  (白)     你是当今御弟,又是王位,欺压我们群臣,何足为奇,况我又是个外人。

郑恩   (白)     丑呀,呀!

     (唱)     我这里只把眉头皱,

             羞得前后少计谋。

             低头不语往外走,

     (白)     有了。

     (唱)     还是二哥好哀求。

     (白)     二哥,兄弟得罪了高妹夫,你叫他看在御妹的分上,不要见怪。

赵匡胤  (白)     他的性儿不好,只恐讲不下来。

郑恩   (白)     我知道他的性儿。你若开了口,他无有不从。

赵匡胤  (白)     呀贤弟,你乃宽宏大量之人。恕过了他,若再犯了,重重罚他。

郑恩   (白)     着呀!

高怀德  (白)     若不看南宋王讲情,定要告诉皇太,打你三十大板。

郑恩   (白)     是。

高怀德  (白)     走来,饶便饶了,我可是外人?

郑恩   (白)     咳,从今以后,不叫你做外人。

高怀德  (白)     叫什么?

郑恩   (白)     叫做内人可好。

高怀德  (白)     一发了不得。定要告诉皇太。

郑恩   (白)     高妹夫我对你说。你我好郎舅。被你骚了这半会,也就够了。你可不要恼了我的性儿。

高怀德  (白)     怎么样。

郑恩   (白)     恼了我的性儿,我对御妹说,今晚将你罚跪踏板。要打你二十大板。

高怀德  (白)     为何?

郑恩   (白)     打你有些儿拘上。

高怀德  (白)     等三嫂来。再与你算账。

赵匡胤  (白)     坐下。三弟有何话说?

郑恩   (白)     今早差官去接那女子去了。要拜堂行花烛之礼。我一些不知道。因此到二哥这里领教。高妹夫在此,叫我怎说得出口来?

赵匡胤  (白)     这也难怪。

高怀德  (白)     这是该学的。三嫂到来,见礼不周,就要先打你个下马威了。

郑恩   (白)     二哥你教我。

赵匡胤  (白)     新人进房,有唱礼官,他唱什么礼,你就行什么礼。就是了。

郑恩   (白)     那唱礼官总是糊涂帐。先学会了,就不慌不忙,那才算得。

赵匡胤  (白)     贤弟你教导于他。

郑恩   (白)     着呀!

高怀德  (白)     教倒教你,那花烛乃是大礼,哪有白教之礼。

郑恩   (白)     要我谢你什么,我就谢你什么。

高怀德  (白)     礼下与人,必有所求。

郑恩   (白)     呀呀。这话我明白了。我就下一礼。

高怀德  (白)     这算不得。

郑恩   (白)     要怎样?

高怀德  (白)     要行一大礼。

郑恩   (白)     你是兄弟,我是哥哥,与你叩头,岂不折杀你这娃娃。年轻受不起拜。

高怀德  (白)     有志不在年高,昔日项槖七岁,为孔子之师,称为鲁国圣童,一字为师,何况周公之礼。

郑恩   (白)     是呀,自古说得好,幼不学,老何为。

     (唱)     人生七岁须当教,

             日月不确称不高。

             学得孔孟诗书好,

             方知周公礼义高。

             走上前来忙跪倒,

             还请贤弟教吾一遭。

高怀德  (白)     这便才是,起去。

郑恩   (白)     呀。

高怀德  (白)     免。

郑恩   (白)     是。

高怀德  (白)     好呀。道不要忘了,那洞房内就是这个样儿。

郑恩   (白)     哦,要这个样儿。原来你在府中,见了我御妹,也是这个样儿。

高怀德  (白)     唗!什么话,看了。

     (唱)     整衣鞠躬先知道,

郑恩   (白)     晓得。

高怀德  (唱)     男左女右看低高。

             先对天地拜四拜,

             转面高堂对相朝。

             夫妻对面双叩拜,

             同入洞房托香烧。

             对床一拜三杯酒,

             夫妻合卺共鸾交。

             这是周堂花烛礼,

             再分大小共三朝。

赵匡胤  (唱)     出门三揖接花轿,

             新人不可用目瞧。

             洞房不许高声叫,

             闭口藏舌紧记牢。

郑恩   (白)     我知道。

     (唱)     承蒙教训情非小,

             不忘至戚旧相交。

             一礼相谢蒙指教,

赵匡胤、
郑恩、

高怀德  (同唱)    弟兄们饮酒醉香醪。

(赵匡胤、郑恩、高怀德同下。)

【第七场】

(吹打。四文堂、鸾舆花轿、马夫、四官员同上。)

官员甲  (白)     列位大人请了。我等奉了圣命,迎接陶妃进京,不分昼夜而行。

四官员  (同白)    此乃圣命,不得不遵。

             来!

官员甲  (白)     起鸾舆。

四文堂  (同白)    呀。

(泣颜回牌。众人同下。)

【第八场】

(陶总管上。)

陶总管  (念)     富贵不由人强定,贫贱都从命中来。

     (白)     我乃陶家总管是也。只因朝廷,命钦差前来,迎接我家姑娘进京,连日事情忙忙,俱已齐备。昨日县内有信前来,钦差已到城内,员外命我在庄外伺候。

官员甲  (内白)    圣旨下。

陶总管  (白)     住着。

             有请员外。

(陶龙、陶虎同上。)
陶龙、

陶虎   (同白)    什么事情?

陶总管  (白)     圣旨下。

陶龙、

陶虎   (同白)    快摆香案。

陶总管  (白)     吓。

(吹打。四文堂、鸾舆花轿、马夫、四官员同上。)

四官员  (同白)    旨下。

陶龙、

陶虎   (同白)    万岁!

官员甲  (白)     圣上有旨:着礼部差官四员,起半副鸾驾,珍珠冠一顶,蟒袍一件,玉带一围,鹳麝香四盒,迎接陶妃进京。旨意读罢,谢恩。

(陶龙、陶虎同下跪谢恩。)
陶龙、

陶虎   (同白)    万万岁!

官员甲  (白)     请过圣命。

陶龙、

陶虎   (同白)    万万岁!

四官员  (同白)    国舅爷。

陶龙、

陶虎   (同白)    天使大人,领旨前来,备得有宴,请天使大人洗尘。

四官员  (同白)    叨扰了。请。

(众人同下。)

【第九场】

(四长枪手、家将同上。)

高怀德  (内西皮导板) 挥戈矛跃白马带领家将,

(高怀德上。)

高怀德  (西皮摇板)  出西郊慢奔腾尘土飞扬。

             辞当今真告驾假兴围场,

             主仆们带雕弓离了汴梁。

             扮绿林作响马山野模样,

             试一试陶三春武艺高强。

     (白)     家将,我有书一封,去迎花轿,只说王府差官,他们看书自然知道。

(家将允,下。)

高怀德  (白)     我只在三十里铺等候便了。

     (西皮摇板)  即飞骑望山林潜行西上,

             又谁知今日里假扮强梁。

(高怀德、四长枪手同下。)

【第十场】

(四文堂、伞夫、陶龙、陶虎、四官员、轿夫同上。家将上。)

家将   (白)     王府差官要见。

四差官  (同白)    传。

家将   (白)     传王府有书,叫四位老爷,照书行事。

四差官  (同白)    呈上来,我们同拆同看。

             哈哈,知道了。

             回复你爷,我这里照书行事。

家将   (白)     吓。

(家将下。)

四差官  (同白)    二位舅老爷,王府有书,催赶鸾舆。

陶龙、

陶虎   (同白)    花轿快行。

四文堂  (同白)    吓。

(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四长枪手、高怀德同上。水底鱼牌。家将上。)

家将   (白)     启爷:众位老爷见书发笑。请我老爷照书行事。

高怀德  (白)     我要妆扮起来。

四长枪手 (同白)    吓。

(众人同下。)

四差官  (内同白)   起鸾舆!

(四文堂、伞夫、陶龙、陶虎、四官员、轿夫、陶三春同上。四长枪手、高怀德同上。)

高怀德  (白)     吓,留下买路钱来。

众人   (同白)    启爷:有响马挡住路口,要买路钱。

四官员  (同白)    有响马挡住路口,要买路钱。

陶龙、

陶虎   (同白)    我要向前。

             呔,汝等草贼,敢在辇毂之下,拦截胡行。吾等亦非是经商大客。你旗上看,乃是北平王郑千岁新娶王妃娘娘,谁敢冒犯,汝等速速回避,免伤性命。

高怀德  (白)     你托王府唬势你大王不成?若无银钱,就将王妃娘娘留下,与你大王做个押寨夫人。

陶龙   (白)     唗!你们都不知娘娘的厉害,我对她说了,你们俱是锤下之鬼。

高怀德  (白)     谅她小小女子,有何本事?快叫她出来,与你大王见过高低,若胜了俺,放你们过去。若不胜俺,定要留下做个押寨夫人。

陶龙   (白)     你站定了。

             启娘娘:有毛贼挡路,要买路钱。若没有,就要将娘娘留下。

陶三春  (白)     如此,丫鬟,招锤带马。

高怀德  (白)     你们不必向前。

(四长枪手同下。)

高怀德  (白)     我先用无头雕翎,一并射来。

高怀德  (白)     休得夸口,看枪。

     (唱)     白龙马坐定了王妃三嫂,

             掩心锤伞罩体貌也窈窕。

             且看她战和斗即速可晓,

             初上阵竟比那久战还高。

陶三春  (唱)     绿林中闪出来一员年少,

             威凛凛使花枪身穿白袍。

             坐山寇为毛贼韬略可晓,

             且试他可有谋方见英豪。

高怀德  (唱)     裙钗队中比手少,

             难怪郑恩入笼牢。

陶三春  (唱)     可羡毛贼枪法好,

             缘何不去建功劳?

高怀德  (唱)     劈面花枪空中起,

陶三春  (唱)     脑后飞锤出手抛。

高怀德  (唱)     银龙出海波浪滚,

陶三春  (唱)     双虎离山哪里逃!

高怀德  (白)     敢是惧战?

陶三春  (白)     非俺怯战,实观你枪法精妙,何在绿林放枪,岂不可惜?归顺与俺,保你加官受爵,你意下如何?

高怀德  (白)     看嗳了,大王枪法厉害,何不与俺作押寨夫人。

陶三春  (白)     唗!

高怀德  (白)     皇嫂不要动手。

陶三春  (白)     你是何人?

高怀德  (白)     我乃万里侯高怀德,南宋王妹丈。奉命迎接皇嫂的。

四官员  (同白)    侯爷辛苦了。

高怀德  (白)     岂敢,请皇嫂更衣。

陶三春  (白)     二兄长见过侯爷。

陶龙、

陶虎   (同白)    侯爷。

高怀德  (白)     二位一路辛苦了。

陶龙、

陶虎   (同白)    好说,有劳侯爷远迎。未亲估光了。

高怀德  (白)     北平王乃当今之虎将,被令妹所伏,弟等不信,故扮响马,试试三嫂武艺如何。果然名不虚传。

陶龙   (白)     这等做耍,倘若失手,如何了得。

高怀德  (白)     方才所射无头之箭,决不会伤,只是三嫂锤打得厉害,弟若接得不快,险些失手。

陶三春  (白)     天朝大将,岂惧一女流乎。

高怀德  (白)     皇嫂休得取笑,弟备得酒宴,已在三十铺,请皇嫂与二位舅爷午饭。弟向前领导,请。

             马来。

(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郑恩上。)

郑恩   (唱)     人生佳会登高第,

             羡花烛非常之喜。

             当初一着事儿差,

             说到娶亲身上麻。

             鬼使神差胡乱话,

             千里姻缘只为瓜。

     (白)     连日托迎亲之事,俱已备齐,只是王府行事的规矩,一概不知。已曾差人,去请二哥到来商议。怎么还不见到来?

赵匡胤  (内白)    南宋王、汝宁侯到。

郑恩   (白)     请。

(赵匡胤、赵匡义同上。)
赵匡胤、

赵匡义  (同白)    三弟。

郑恩   (白)     请坐。

赵匡胤  (白)     三弟相邀,有何事情?

郑恩   (白)     一切规矩事情,无人清理,倘有差处,岂不被陶家取笑?为此请二哥商议。

赵匡胤  (白)     礼本一体,不过分个大小。我们王府,从大不从小。账房内要人总理,外用记室一名,分发一名。收发柬帖二名。支宾代客二名,此等人要知心托己之人方可。倘有疏失,汝之过也。

郑恩   (白)     还有这些事情,咳,难吓吓!

赵匡胤  (白)     二弟,与你三哥总提托笔。

赵匡义  (白)     是。

郑恩   (白)     二兄弟,我就拜托拜托。

赵匡胤  (白)     兄弟匡美与高妹夫,与你支宾代客。再着人请张光远、罗彦威、高怀亮三人,共为出入都事,就无碍了。

郑恩   (白)     不记得,以烦二弟开写明白。

赵匡义  (白)     是。

赵匡胤  (白)     有了,还有茶厨等项,送亲的众人,也要开写明白。

郑恩   (白)     这是要紧的。

赵匡胤  (白)     共交一万五千两银子与他,自然与你开写明白。

郑恩   (白)     咳,蒙皇上恩典,赏赐三千银子,弟的余资不上一万。难道叫我借债不成?

赵匡胤  (白)     这些小事,还有。

郑恩   (白)     什么?

赵匡胤  (白)     我的媒金。

郑恩   (白)     二哥还要媒金。

赵匡胤  (白)     这是古例,原是有的。

郑恩   (白)     该要多少?

赵匡胤  (白)     五千。

郑恩   (白)     咳,这等说,我只好卖老婆。

赵匡胤  (白)     没有五千,三千少不得了。

郑恩   (白)     银子少了不够用,二哥你的媒金在后,兄弟借用。后来加利奉还。

赵匡胤  (白)     你的媒金,尚未出手,怎么又问我借。

郑恩   (白)     你托陶家的谢媒花红,一并借来使用使用。

赵匡胤  (白)     如今不叫郑恩。

郑恩   (白)     叫什么。

赵匡胤  (白)     叫猫儿贴焦面大王。

(高怀德上。)

高怀德  (白)     马来。

(家院上。)

家院   (白)     高姑爷回来了。

郑恩、
赵匡胤、

赵匡义  (同白)    辛苦了。

赵匡胤  (白)     可曾交锋?

高怀德  (白)     领教过了,佩服。以三哥还是你磨头,不与我相干。

郑恩   (白)     如何,我老郑降不下来,别人就难降了。

高怀德  (白)     若是阵上建功为国,却不能让人。那皇嫂乃是三哥新娶的宠内,况又是管公的魁首。我若伤了她,托何人来管教你。

郑恩   (白)     若论管老公,还要到御妹跟前领教。

赵匡胤  (白)     贤弟,试你三嫂武艺如何?

高怀德  (白)     待小弟细说一遍。

     (西皮二六板) 青丝发乌云盖顶,

             双凤眼直射秋光。

             紫金锤流星赶月,

             红战袄丹凤朝阳。

             秀罗裙颜色鲜艳,

             软皮靴踏蹬有方。

             马如龙飞赛虎豹,

             论兵法盖世无双。

             俺这里当心直进,

             她那里并不慌忙。

             用宝锤轻轻拨吊,

             劈面锤及扫垂杨。

             二马相交各逞强,

     (西皮摇板)  堪羡她绣阁姣娘。

     (白)     小弟由十四岁跟随先父出兵,初战契丹,次定辽远,三收河东北,鞭打史彦超,从未有惧怯之意。今与三嫂斗四十余合,她越战越勇,小弟心生一计,指望枪刺马腿,滚她下马。谁知三嫂眼快手速,用金莲托枪挟住。

郑恩   (白)     哦,她就挟了你的枪。

高怀德  (白)     挟住我的枪。

郑恩   (白)     咳!

高怀德  (白)     小弟用力一扯,不想三嫂早弃左锤,用手带住枪头,两下一扯,二马交缰,她将右手一锤,打将下来。

郑恩、
赵匡胤、

赵匡义  (同白)    那还了得!

高怀德  (白)     小弟慌忙,只得尽力接住锤,她不放手,我不撒手,二人滚作一团。谁知三嫂有勇无谋,她弃雕鞍,跳下马来呵!

     (唱)     天生神威女中魁,

             两手能使打将锤。

             若非怀德能应手,

             锤击天庭命遭亏。

赵匡胤  (唱)     恭喜贤弟得佳配,

赵匡义  (唱)     一双韬略战高魁。

郑恩   (唱)     承蒙过奖自为愧,

             还是二哥好栽培。

             一个村夫居王位,

             天恩难忘尽心为。

高怀德  (白)     今夜歇马三十铺,明日什么时进府?

赵匡胤  (白)     择定明日寅时,三十里铺起马,卯时进城。走官街,辰初进府。辰时正三刻,交拜合卺。

高怀德、

赵匡义  (同白)    知道了。

赵匡胤  (白)     快请张光远、罗彦威、高怀亮议事。

郑恩   (白)     来,快去。

赵匡胤  (白)     要用喜柬名帖。

(家院下。)

郑恩   (白)     我等酒中再议。

             二哥,等那女娃娃到来,我多多吃些酒,到一房去睡,不睬着她,可好?

赵匡胤  (白)     这又是你自己讨打了。今乃吉日百年之好,生男育女之佳兆。原要你去亲敬她,讨她的欢喜。你如今日冷淡她,她乃性如烈火之人,一时不顾新人体面,拳头一举,你就要吃她的亏了。那时谁人敢进洞房,与你相劝?

郑恩   (白)     这等说,总要亲着她些。

赵匡胤  (白)     自然。

郑恩   (白)     倘若不曾调和,她要闹起来,是怎样的好。

赵匡胤  (白)     你乃男子,反怕一女,凡事礼下于人,必有所求。你当初不过偷瓜吃,她才打你。如今是明媒正娶,哪有打骂丈夫之理。当初定婚之时,也曾见过她,乃是个知礼的女子,只要你礼数不差就是。若于礼上不合,惹她旧性一发,就是愚兄也不能作主了。正是:

     (念)     不学文章安知礼,纵有天性也无谋。

(赵匡胤、赵匡义同下。)

郑恩   (白)     哪是娶老婆,倒是受罪。我见了柴大哥,是这么耀武扬威,倒也不怕。听说那女娃娃到来,弄得心下胆怯怯的。这娶老婆的规矩,实在的难。咳,实在的难!

(郑恩下。)

【第十三场】

(贺氏上。)

贺氏   (引子)    翡翠屏开,锦色鲜,新声奏管弦。

     (念)     桃园犬吠深,仙客许相寻。知有佳期会,月圆此夜盈。

     (白)     妾乃南宋王之妻贺氏,诰封一品正惠夫人。今日奉郑王毕姻添喜,须当前去与他料理。

             丫鬟,皇太可曾更衣?

(丫鬟上,允。)

贺氏   (白)     请上王爷。

(丫鬟允。赵匡胤上。)

赵匡胤  (念)     宝烛迎仙客,洞房擎杯长。

     (白)     夫人,

贺氏   (白)     王爷。

赵匡胤  (白)     皇太可曾更衣?

贺氏   (旦)     已经更衣。

赵匡胤  (白)     有请皇太。

(二宫女引皇太同上。)

皇太   (引子)    珮鸣玉光满坐春,巫山桃园一路新。

赵匡胤  (白)     皇太万岁!

皇太   (白)     郑恩新婚之喜,我等料理,车辇可齐?

赵匡胤  (白)     俱已齐备。

皇太   (白)     摆驾。

(四太监同上。牌子。众人同下。)

【第十四场】

(郑恩上。)

郑恩   (念)     铺毡结彩等新娘,等候新娘拜高堂。世人娶妻比嫦娥,惟我娶妻活阎王。

     (白)     来,

(家院上。)

家院   (白)     有。

郑恩   (白)     一应等项,可曾齐了没有?

家院   (白)     都齐了。

郑恩   (白)     梨园子弟可曾齐?

家院   (白)     齐了。

郑恩   (白)     我心下乱乱慌慌,不知怎样的好?

家院   (白)     王爷只管放心,高姑爷完婚,王爷是看见过的,也不过如此。

郑恩   (白)     那拜天地高堂,还不难,只有洞房中一概的规矩,我是糊涂的帐。

家院   (白)     王爷,那洞房之事,一发容易。

郑恩   (白)     咳,你不知道。王爷日在江湖结交的,都是酒肉朋友,不曾与妇人交言,今日新娶那位娃娃,乃是旧日仇人,如今会面,她欢喜我还好,若不欢喜,那就难了。

家院   (白)     王爷,又说糊涂话了。当日偷她的瓜吃,有贼名儿,所以打你。今日奉旨完婚,她是王爷管得下的。

郑恩   (白)     管得她下?

家院   (白)     怎么管不得?妇人家三从为首,四德为先,在家从父,出嫁从夫,连儿子行事,也要听从三分,何况是丈夫。倘若是照前一样,王爷托阵前的威风摆开,与她看看,她自然就怕了。

郑恩   (白)     你这句话,就提醒了我,重重有赏。

(中军甲上,投帖,下。中军乙上,投帖,下。)
张光远、

罗彦威  (内同白)   张、罗二位侯爷到。

家院   (白)     张、罗二位侯爷到。

郑恩   (白)     请。

(张光远、罗彦威同上,同拜,同下。)
赵匡胤、

赵匡义  (内同白)   南宋王、汝宁侯到。

家院   (白)     南宋王、汝宁侯到。

郑恩   (白)     请。

(赵匡胤、赵匡义同上,同拜,同下。)
高怀德、

高怀亮  (内同白)   高姑爷弟兄到。

家院   (白)     高姑爷弟兄到。

郑恩   (白)     请。

(高怀德、高怀亮同上,同拜,同下。二御妹同上。)

二御妹  (同白)    三哥请上,小妹们一拜。

郑恩   (白)     一见就是,不用拜。

二御妹  (同白)    一定要拜。

郑恩   (白)     一定要拜,你就拜。

(二御妹同拜。)

郑恩   (白)     丫鬟,好生服侍皇姑,王爷有赏。

丫鬟   (白)     是。

(二御妹同下。)

家院   (白)     杜公、杜婆到。

郑恩   (白)     有请。

(杜公、杜婆同上。)
杜公、

杜婆   (同白)    恭喜贤侄,新婚大喜。我二老作东陪客。

郑恩   (白)     孩儿受当不起,只得叩头谢谢。

(吹打。郑恩叩头。)

郑恩   (白)     请在后面。

贺氏   (内白)    皇太到。

家院   (白)     皇太到。

郑恩   (白)     一同接驾。

(贺氏、皇太同上。)

皇太   (白)     恭喜吾儿,新婚大喜!愿你夫妇百年偕老,百子千孙。

郑恩   (白)     托皇太福庇。

贺氏   (白)     皇太,你每先来了。

家院   (白)     二位舅老爷到。

郑恩   (白)     请。

(陶龙、陶虎同上。)
陶龙、

陶虎   (同白)    王爷请上,愚兄弟叩拜。

众人   (同白)    诸是内亲,大家同拜了吧。

(吹打。众人同拜。)

郑恩   (白)     唤鸿罗差官。

家院   (白)     唤鸿罗差官。

(二傧相同上。)

二傧相  (同白)    傧相叩头。

郑恩   (白)     有请新人。

二傧相  (同白)    有请新人。

(陶三春上,二傧相同三请陶三春。)

皇太   (白)     贤弟嫂,你我扶新人下轿。

贺氏   (白)     孩儿代劳。

皇太   (白)     你姑嫂还未得子,不敢当重任。

陶虎   (白)     是吓,有四只眼的人,看不得新人。

丫鬟   (白)     舅太太又说笑话了,一个人哪有四只眼?

陶虎   (白)     丫头到底年轻。肚内有孕,就是四只眼。你可有?待我来摸摸看。

丫鬟   (白)     不妨,只管看。

皇太   (白)     赞礼。

二傧相  (同念)    关西巧断两成双,蓝桥稳渡金凤凰。孔雀屏开花耀彩,千红万紫贺新郎。

     (白)     请贵人入花毡,拜天地。

(郑恩、陶三春同拜天地。公宴。交杯衍庆。)

皇太   (白)     新郎出陪客。

郑恩   (白)     孩儿领命。

             丫鬟看金盆打水,与王爷擦擦汗。

(郑恩下。)

皇太   (白)     请问贵人,青春几何?

陶三春  (白)     奴家虚度二十一岁。

皇太   (白)     新郎年长七岁。

陶三春  (白)     奴家大胆,请问诸位,与郑门是何亲眷?

皇太   (白)     我乃南宋王之母。

陶三春  (白)     原来是皇太。

杜婆   (白)     我乃南阳侯杜二公之妻,南宋王是我的外甥,我与皇太是嫡亲姑嫂。

陶三春  (白)     怎敢当舅太太驾临。此二位?

皇太   (白)     这是儿媳贺氏金钗,这是张氏秀英,乃汝南王之妻。

杜婆   (白)     这是小女杜金莲。

皇太   (白)     这是小女赵美容,乃万里侯之妻。

陶三春  (白)     怎敢当二位亲临,请上受媳叩拜谢罪。

皇太   (白)     新渡鹊桥,哪有拜人之理。

家院   (白)     未拜花烛,则是新人;既已合卺,则是儿媳,哪有不拜之礼。

皇太   (白)     如此说,我们受他一礼。

陶三春  (西皮摇板)  陶氏女开怀拜尊前,

             念媳妇村野一少年。

             乞恕儿初嫁面羞腆,

             婆媳们修来是前缘。

皇太   (西皮摇板)  千里会合须非浅,

杜婆   (西皮摇板)  夫妻巧合总由天。

陶三春  (白)     皇嫂请上!

     (西皮摇板)  媒公牵线难补报,

             我夫妻永远祝长年。

贺氏   (西皮摇板)  贤妹温柔真可羡,

             妯娌之情太谦言。

陶三春  (白)     皇姑!

     (西皮摇板)  姑嫂奉会承待款,

二御妹  (同西皮摇板) 乞恕奴家礼不全。

(郑恩上。)

郑恩   (西皮摇板)  宾客齐上银安殿,

             托盏并杯醉桃园。

皇太   (白)     新郎酒醉了么?

郑恩   (白)     孩儿倒不醉,被他们你一杯我一盏,倒有些意意了。

皇太   (白)     新郎酒醉,我们到花亭上闲话去。

郑恩   (白)     送皇太,送皇嫂,送御妹。

二御妹  (同白)    三哥小心之道。

(皇太、贺氏、二御妹同下。)

郑恩   (白)     哈哈,作怪的丫鬟,与老爷御公服。

     (西皮摇板)  宝鸭香炉腾银现,

             迎来仙客美婵娟。

             昔日花园曾见面,

             今日成婚结良缘。

             本当向前托礼见,

             心中不住乱慌然。

             我这里陡开英雄胆,

     (白)     夫人!

     (西皮摇板)  打恭一礼赔笑脸。

     (白)     夫人,可记得当初在瓜园的时节?

陶三春  (白)     与君小干,天各一方,若非这些奇奇怪怪,你我怎能成就姻缘?

郑恩   (白)     早知我是你的丈夫,也不该下那样重手。

陶三春  (白)     如今还论不定。

郑恩   (白)     哈哈,她倒又厉害起来了!

             丫鬟。你们辛苦了。各自睡去。

丫鬟甲  (白)     谢王爷。

             姐姐,你家王爷,还怕我家姑嫂。

丫鬟乙  (白)     怕不怕,你姑娘总在王爷下面睡。

(二丫鬟同下。)

郑恩   (白)     夫人请睡罢。

陶三春  (白)     各人自便。

郑恩   (白)     是。吓哟哟。

陶三春  (白)     敢是醉了?

郑恩   (白)     我倒不曾醉。你那一股头油气,咳,难闻!咳!

陶三春  (白)     这是圣上所赐鸡舌香,衔在口内就好了。

郑恩   (白)     我不信,待我来试试看。

             咳,果然没有气味。

郑恩   (白)     进去睡。

(郑恩、陶三春同下。)

【第十五场】

(赵匡胤、高怀德、罗彦威、张光远、高怀亮同上。点绛唇牌。)

赵匡胤  (白)     圣驾临朝。在此伺候。

高怀德、
罗彦威、
张光远、

高怀亮  (同白)    请。

(四太监引柴荣同上。)

柴荣   (念)     金龙蟠玉柱,凤凰丸圣天。

(郑恩、陶三春同上。)
郑恩、

陶三春  (同白)    臣郑恩夫妇见驾,愿吾皇万岁!

柴荣   (白)     三弟平身。

郑恩   (白)     万万岁!

柴荣   (白)     陶夫人有多大本领,奏与朕知。

陶三春  (白)     乡里愚妇,不过勇力而已。

柴荣   (白)     两班文武,可有与陶夫人比比武艺?

高怀亮  (白)     臣怀亮,愿与陶夫人比武。

柴荣   (白)     闻卿阵上威武,命卿与陶夫人比武,寡人入目。

陶三春  (白)     乡间愚妇,怎敢与天朝大将比武。

柴荣   (白)     不必推辞,下殿披挂。

高怀亮、

陶三春  (同白)    领旨。

柴荣   (白)     众卿演武厅观看。

赵匡胤、
高怀德、
罗彦威、
张光远、

高怀亮  (同白)    领旨。

(吹打。众人同下,同上。)

柴荣   (白)     宣高、陶二家比武。

高怀亮、

陶三春  (内同白)   领旨!

(高怀亮、陶三春同上,过场,同下。)

郑恩   (白)     慢着慢着,我对你说,这是我的好兄弟,你让他些。

赵匡胤  (白)     这倒不然。

郑恩   (白)     娃娃,你一脸晦气。

(高怀亮、陶三春同上,对刀。)

郑恩   (白)     算了算了。再有一回,你招架不住,你哥哥在上面着急。

(高怀亮、陶三春同下。)

柴荣   (白)     转过金殿。

(吹打。众人同下,同上。)

柴荣   (白)     宣高、陶二家上殿。

赵匡胤  (白)     宣高、陶二家上殿。

(高怀亮、陶三春同上。)
高怀亮、

陶三春  (同白)    万岁。

柴荣   (白)     陶夫人果然盖世英雄,女中魁首。朕封你一品顺国夫人,外加六宫检点,巡查六宫。下殿。

陶三春  (白)     领旨。

柴荣   (白)     怀亮。朕赐束发冠一顶,以表今日之劳。

高怀亮  (白)     万万岁!

柴荣   (白)     二弟传旨:寿阳大摆筵宴,朕御驾亲临,与三弟夫妇贺喜。

赵匡胤  (白)     领旨。

(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4898 ┊ 字数:16451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1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