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万花船》(一名:《金钗记》;一名:《女状元》)

主要角色
张小莲:花旦
甘习文:小生
张二莲:二旦
张济:老生
张夫人:老旦
蔡炳:丑
海棠花:彩旦

情节
张济住居杭州,告老归来,与妻女等出往游湖。适有甘习文、蔡炳二少年,因上京赴考,中途相遇,结伴同行,行抵杭州,是日亦在湖中雇一小船游逛。岂知两船相傍,张小姐在上舱,一见甘习文,彼此呆视,两情脉脉。张小姐一时失检,竟赠以金钗,约甘习文晚间三更相会。甘习文回,事机不密,却为蔡炳觑破。蔡炳本流荡子,以读书为标榜者。遂于二鼓,先甘习文而往,举动莽撞,竟被张船差官察觉,当伊歹人,立时打入湖心。幸命不该绝,得救重生,即独往京都而去,盖亦无颜回见甘习文也。未几,湖中风作,张船即开回,迨甘习文如期去,已只剩一湖烟水,星月微茫而已。甘习文心未死,即赶至杭城,欲图再遇。戏情至此,遂有大谬不然,最无意识之情节出现矣。何谓无意识之情节,曰:剧称南海观世音,因甘习文、张小莲有姻缘之分,欲与撮合,特幻身变一老媒婆,姓李,开一宿店,容留甘习文膳宿。张府之中,其时正欲与张小莲大小姐买一使女侍奉。管家适往托李媒婆,此观音媒婆一口应允,即代甘习文设计,令其乔装扮为小家碧玉,种种举动,亦皆观音媒婆教导,甘习文自大喜过望。次日,即领去署券成交。此一段,盖仿《双珠凤》中,文必正托倪媒婆卖身投靠之老法子,而多男扮女装之一层,惟尽出于南海大士之手笔。则迷信姑弗论,岂非变了观音菩萨拉皮条,岂非大谬不然,最为无意识之情节乎。甘习文既入府,且给与小姐贴身侍奉,自然不劳而获,唾手可得。孰意方到手,尚未入口,即为侍女班头海棠花冲破。从此小姐与使女在闺房拜天地之一句话柄,遂哄传于合府上下。张济闻之,即将女儿赶出,侍女打死拖出郊外而毕。

注释
此剧流行于京津间,不知出于何书。剧名《万花船》者,因此事起原源,由于张济夫妇率同女儿张小莲,出往湖边游逛花船,因遇少年秀士甘习文,两情相属,订下私约,并赠金钗为表记,以致闹出无数情节来。故又名《金钗计》。剧本至此已完。至于剧情,想既烦观音大士拉马在前,后来必定死而复活,有重圆之望也。

根据《戏考》第四十册整理

录入:马珺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47.45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张夫人、院子同上。)

张夫人  (念)     夫受皇家禄,妻沾雨露恩。

     (白)     老身张门殷民,老爷张济,就在杭州城内安居。只因我家老爷,进京奉君,还未见音信。

             家院,

院子   (白)     有。

张夫人  (白)     请二位小姐出堂。

院子   (白)     是。

             有请二位小姐出堂。

(张小莲、张二莲、丫鬟同上。)

张小莲  (念)     忽听母亲唤。

张二莲  (念)     上前问金安。

张小莲、

张二莲  (同白)    母亲万福。

张夫人  (白)     少礼坐下。

张小莲、

张二莲  (同白)    谢座。呀母亲,将儿唤出,有何训教?

张夫人  (白)     只因你家爹爹进京奉君,还未到来,为娘放心不下。

张小莲、

张二莲  (同白)    想必来也。

张济   (内白)    回府!

(牌子。四青袍、中军、二旗牌引张济同上。)
张小莲、

张二莲  (同白)    呀爹爹。

(众人同进门,同坐。)
张小莲、

张二莲  (同白)    爹爹万福。

张济   (白)     少礼坐下。

张小莲、

张二莲  (同白)    儿谢座。

张夫人  (白)     呀老爷,一路之上,多受辛苦。

张济   (白)     此乃国家大事,何言辛苦也。

张夫人  (白)     呀老爷。想你这大年纪,还在朝奉君,何不告职还乡。

张济   (白)     夫人哪里知道,圣上命我告职还家,同享荣华富贵。

张夫人、

张小莲  (同白)    好一有道明君!

张济   (白)     呀夫人,我今日回得家来,明日同女儿游玩花船,夫人意下如何?

张夫人  (白)     老爷说好便好。

张济   (白)     中军过来。

中军   (白)     在。

张济   (白)     明日去到湖边,花船伺候。

中军   (白)     是。

张济   (白)     夫人请到后堂。

张夫人  (白)     老爷请。

(众人同下。)

【第二场】

(甘习文上。)

甘习文  (引子)    十载寒窗苦,但愿早成名。

     (白)     小生甘习文,我乃湖州人氏。我父下世去了,留下母子二人。我看今日天气清和,有意进京求名,请出母亲商议。

             孩儿有请母亲。

(甘氏上。)

甘氏   (念)     老爷下世早,母子苦难逃。

甘习文  (白)     母亲在上,孩儿有礼。

甘氏   (白)     少礼坐下。

甘习文  (白)     儿谢座。

甘氏   (白)     呀儿呀,将为娘请出,有何话讲?

甘习文  (白)     儿有意进京求名,不知母亲意下如何?

甘氏   (白)     我儿说好便好。不知几时起身?

甘习文  (白)     今日就要起身。

甘氏   (白)     一路之上,多加小心。

甘习文  (白)     儿告辞了。

     (西皮摇板)  辞别母亲出门庭,

             一到京城求功名。

(甘习文下。)

甘氏   (西皮摇板)  一见我儿奔京城,

             倒叫老身挂在心。

(甘氏下。)

【第三场】

(蔡炳上。)

蔡炳   (西皮摇板)  家中奉了母亲命,

             去到京城求功名。

     (白)     在下蔡炳,兴化人氏。在家奉了母亲之命,进京求名。不知道路,如何是好?那边来了一位君子,在此等候便了。

(甘习文上。)

甘习文  (西皮摇板)  走过了许多的高山峻岭,

             真乃是花景地水秀山清。

             正行走来用目观定,

             又只见一学生面前来迎。

     (白)     呀这一位兄台,请来见礼。

蔡炳   (白)     还礼还礼。施礼为何?

甘习文  (白)     请问兄台,哪里是通京大道?

蔡炳   (白)     小弟不知。请问兄台,高名上姓,要想何往?

甘习文  (白)     在下甘习文。是我奉了母亲之命,进京求名。请问兄台上姓?

蔡炳   (白)     在下蔡炳。我也是进京求名。我二人一同前往,兄台意下如何?

甘习文  (白)     倒也使的。

蔡炳   (白)     呀,请问兄台,多大年纪?

甘习文  (白)     小弟今年廿六岁了,请问兄台多大年纪了?

蔡炳   (白)     小弟今年一十九岁了。呀,兄台,我有意与你拜为弟兄,不知兄台意下如何?

甘习文  (白)     我也有此心。你我只是无有纸马银锭,不便。

蔡炳   (白)     如此,你我撮土为香,各表名姓存心。

甘习文  (白)     就依贤弟,请哪!

蔡炳   (白)     兄台请。

     (西皮摇板)  念小弟住京城孤身伶仃,

             幸喜的与仁兄萍水相逢。

甘习文  (西皮摇板)  钟子期、俞伯牙本是两姓,

             咱二人比古人一般相同。

蔡炳   (白)     呀大哥,你看天色已晚,你我找一店房,明日再走,你看好不好?

甘习文  (白)     就依贤弟。正是:

     (念)     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时难。

     (白)     来此已是店家,有人么?

(店家上。)

店家   (念)     开的招商店,结交四方人。

     (白)     二位可是住店的?

甘习文  (白)     正是。可有上房?

店家   (白)     现有上房。

甘习文  (白)     带路。贤弟请进。

蔡炳   (白)     仁兄请进。仁兄请坐。

甘习文  (白)     贤弟请坐。

店家   (白)     二位用什么东西?

甘习文  (白)     明灯一盏。

店家   (白)     是。灯到。还用什么?

甘习文  (白)     可有现成酒饭?

店家   (白)     有。

甘习文  (白)     好酒饭伺候。

店家   (白)     晓得。

甘习文  (白)     贤弟,请到后面用酒。

蔡炳   (白)     仁兄请。

(甘习文、蔡炳、店家同下。)

【第四场】

(中军上。水手上。)

中军   (白)     水手,张大人游玩花船,小心伺候。

水手   (白)     晓得了。

中军   (白)     有请大人。

(牌子,吹打。张济、张夫人、张小莲、张二莲、丫鬟、院子、二旗牌、二车夫同上,众人同上船。)

张济   (白)     吩咐水手开船。

(风旗上,过场,下。)

水手   (白)     禀大人:大风一起,不能行舟。

张济   (白)     就在此地,多住一日。候风定水静,再行开船,小心伺候。

(众人同下。)

【第五场】

(甘习文上。)

甘习文  (念)     出了自家门,长挂一片心。

     (白)     小生甘习文,是我来的心头闷闷不乐,不免将蔡贤弟请出,去到大街游玩便了。

             有请贤弟。

(蔡炳上。)

蔡炳   (白)     呀,仁兄何事?

甘习文  (白)     为兄心中闷闷不乐,如何是好?

蔡炳   (白)     仁兄问过店家,可有游玩的地方无有?

甘习文  (白)     好。

             店家哪里?

(店家上。)

店家   (白)     客官做什么?

甘习文  (白)     我来问你,你们此地,可有游玩地方无有?

店家   (白)     我们这里,有湖边,那里有的是大花船,小花船,还有张大人,有一大花船,一名万花船,又有许多美人,在那里游玩,实在好看。你二人何不到那里游玩一回,开开心。

甘习文  (白)     有心游玩,不晓得道路。

店家   (白)     出了门,一直往东走。见有大河边,顺直朝北走,看有许多花船,那就是了。

甘习文  (白)     呀,蔡贤弟,就此前去。

蔡炳   (白)     仁兄说好便好。

甘习文  (白)     店家,我们去了。

店家   (白)     早回来。

(甘习文、蔡炳、店家同下。)

【第六场】

(张小莲上。)

张小莲  (念)     爹爹转回家,母女享荣华。

     (白)     奴家张小莲,是我来到船上,心中闷闷不乐,思想起来,好不愁闷人也。

     (西皮二六板) 张小莲在船头用目观看,

             在那边来了个清秀少年。

(甘习文、蔡炳同上。)

甘习文  (西皮摇板)  来到大街上用目观看,

             大花船小花船真真可观。

             行一步来在了官船边上,

             见一位小大姐月里天仙。

张小莲  (西皮原板)  开言我把相公问,

             问相公你叫什么名?

甘习文  (西皮原板)  湖州城里有家门,

             我的名叫甘习文。

张小莲  (西皮原板)  听说他叫甘习文,

             不由小莲喜在心。

             我这里将金钗拿定,

(张小莲、甘习文、蔡炳同做三次身段。)

张小莲  (西皮原板)  三更时叫相公再说分明。

(张小莲下。)

蔡炳   (白)     呀仁兄,那一女子,与你什么东西,我看看?

甘习文  (白)     无有什么东西呀。

蔡炳   (白)     小弟看见了。

甘习文  (白)     无有什么,你我回去了罢。

蔡炳   (白)     仁兄,你的好福气。回店用饭去罢。

(甘习文、蔡炳同走圆场。)

甘习文  (白)     呀,店家哪里?

(店家上。)

店家   (白)     二位客官回来了?

甘习文、

蔡炳   (同白)    回来了。呀店家,与我二人取来酒饭一用。

店家   (白)     晓得。

蔡炳   (白)     呀仁兄,今日你我吃一喜乐之酒。

店家   (白)     酒到。

甘习文  (白)     下面伺候。

店家   (白)     是。

(店家下。)

蔡炳   (白)     仁兄,让我与你满上一杯,仁兄请酒。

甘习文  (白)     贤弟请。来来,让我也与你满上一杯,贤弟海量,请干一杯。

蔡炳   (白)     仁兄,小弟不能吃了。我醉了,我醉了。

甘习文  (白)     贤弟请到床上去罢。

(蔡炳入帐子。)

甘习文  (白)     哎呀且住,是我游玩花船,那一女子,与我金钗一支,言道今晚三更时,后船相会,真乃美事也。我想此事,蔡炳知道,如何是好,让我一人前去便了。

     (笑)     哈哈哈,哈哈哈。

(甘习文下。)

蔡炳   (白)     哈哈,好你甘习文,他什么朋友!有了,那女子叫他三更时相会,我二更时就去,他若问我,就说我是甘习文。可说仁兄仁兄,小弟对不起你了!

(蔡炳下。)

【第七场】

(张小莲、张二莲、丫鬟、院子、二旗牌同上。张小莲、张二莲同进帐。起二更鼓。蔡炳上,上船。)

二旗牌  (同白)    呔,做什么的?

蔡炳   (白)     我、我、我、我、我、我找人的。

二旗牌  (同白)    找什么人?

蔡炳   (白)     我找李大人的船。

二旗牌  (同白)    胡说,看你定不是好人,打下河去!

(蔡炳下。)

二旗牌  (同白)    禀大人:四下无风。

张济   (内白)    吩咐开船!

(众人同下。)

【第八场】

(甘习文上。)

甘习文  (白)     哎呀且住。来到此处,为何不见官船,哪里去了?

             呀,诸位请了!

百姓   (内同白)   请了!

甘习文  (白)     你们可晓得张大人的花船,开往哪里去了?

百姓   (内同白)   张大人的花船,开往杭州去了。

甘习文  (白)     哎呀不好了,我想张大人花船,已去杭州。我与小姐,不能见面,如何是好?功名不要,让我赶到杭州便了。

(甘习文下。)

【第九场】

(夜叉引蔡炳同上。)

蔡炳   (白)     哎呀且住,是我被张大人家丁,将我打下船去,为何来到此地?想是神人搭救与我,让我望空一拜也!

             天气不早,让我进京求名便了。

(蔡炳下。)

【第十场】

(四云童、二童子引观音同上。点绛唇牌。观音上高台。)

观音   (白)     我乃南海大士。只因甘习文与张小莲有姻缘之分,待我变化店家,在此等候与他。

             众云童!

二童子  (同白)    有。

观音   (白)     看衣更换。众云童回避了。

(四云童、二童子同下。)

观音   (白)     一言未定,甘习文来也。

甘习文  (内白)    走呀!

(甘习文上。)

甘习文  (白)     哎呀且住。是我走了半日,不见花船,又不知道路,如何是好?那边有一妈妈,上前问过,再做道理。

             呀,这一妈妈,请来见礼。

观音   (白)     这一相公,施礼为何?

甘习文  (白)     请问妈妈,往杭州道路,哪里行走?

观音   (白)     你到杭州去,今天也晚了,你在此住一天,明日再走,好不好?

甘习文  (白)     呀妈妈,此处可是店房?

观音   (白)     正是店房,相公请到里面。

甘习文  (白)     妈妈请。

观音   (白)     请问相公上姓?

甘习文  (白)     在下甘习文。

观音   (白)     你是甘习文?你到此地,又做什么来的?

甘习文  (白)     在家奉了母亲之命,上京求名。

观音   (白)     你是上京求功名的,为何又到此地来做什么来了?

甘习文  (白)     我走错了路了。呀妈妈,我心中难过,如何是好?

观音   (白)     不要着急,到后面吃点东西,就好了。

甘习文  (白)     多谢妈妈。

观音   (白)     相公随我来。

(观音、甘习文同下。)

【第十一场】

(张济、张夫人、丫鬟、院子同上。)

张济   (念)     向阳门前春常在,

张夫人  (念)     积善之家庆有余。

     (白)     呀,老爷请坐。

张济   (白)     夫人请坐。

张夫人  (白)     呀老爷,你我府下无有好的丫鬟侍奉小姐,我有意与大女儿买上一个丫头,不知老爷意下如何?

张济   (白)     就依夫人。

             院子,这里可有丫头,去到外边,买上一个。

院子   (白)     禀大人,我认的一个人,开店的李大嫂,她常常办理这个事。

张济   (白)     好,命你办理,不得有误,夫人等候便了。

(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院子上。)

院子   (念)     奉了大人命,去买使女人。

     (白)     在下张得。奉了大人之命,买个侍女,还到李大嫂那里问来,就此走走。

             说说来到了。李大嫂在家么?

(观音上。)

观音   (白)     原来是张得,里边坐。

院子   (白)     坐下坐下,李大嫂,你这店里买卖好?

观音   (白)     无有什么买卖,你来到我这里,有什么事情?

院子   (白)     我家大人,叫我买一个使女丫鬟伺候我家大小姐,我想起来了,我来托你,找一个小丫头,有无有?

观音   (白)     我这店里现有一个,不晓的他愿意不愿意。我回来与他商量商量。他要愿意,回来我将他送到府下就是。

院子   (白)     好好好,这件事,拜托你了。你要办成了,我好好谢谢你就是,我要回去了,明天再见。

观音   (白)     不送了。

(院子下。)

观音   (白)     呀哎且住,我想相公思想张小姐,病在店内,不免就将他扮作丫鬟,送进府去,也好相见,成全他二人婚姻大事。

             呀相公,天气晴和,出来游玩游玩。

(甘习文上。)

甘习文  (西皮摇板)  自那日与小姐见了一面,

             倒叫我甘习文挂在心前。

             叫妈妈你扶我病床来上,

             我有心将此事细对你言。

观音   (白)     呀相公,病情如何?

甘习文  (白)     愈加沉重了。

观音   (白)     我看你这人无有病,你有什么心事,你快快对我说明白了,我就有主意救你。

甘习文  (白)     妈妈有所不知:是我那日游玩花船,与张小姐见过一面,因此得了这个病症。妈妈,快快想一主意搭救与我,永不忘妈妈大恩大德。

观音   (白)     相公不必如此,我管保你与张小姐见面。

甘习文  (白)     妈妈,此话当真?

观音   (白)     当真的。

甘习文  (白)     呀妈妈,我这病好了。呀妈妈,你我前去。

观音   (白)     你来不及了。这个样子,不能前去。

甘习文  (白)     要怎样去得?

观音   (白)     还要打扮丫鬟,才能进府。

甘习文  (白)     呀妈妈,我无有穿的。

观音   (白)     穿我的。

甘习文  (白)     头上戴的?

观音   (白)     我有。天不早了,快快打扮起来。

(甘习文入帐子打扮,出帐子。)

甘习文  (白)     呀妈妈,你看我扮的可像?

观音   (白)     扮的倒像。你可会女子行走?

甘习文  (白)     呀妈妈,我乃男子,哪晓得女子行走?

观音   (白)     让我教导与你。看看,女子行走,必要这样走。

甘习文  (白)     我会了。女子行走,必要这样走。

观音   (白)     对了,你还无有名字。

甘习文  (白)     妈妈与我起一个名字罢。

观音   (白)     你叫兰英。

甘习文  (白)     呀,兰英、兰英,是个好名字。走走走。

观音   (白)     等等前去。大人要问你,身价要多少银子?

甘习文  (白)     呀妈妈,我不要钱。

观音   (白)     哪有不要钱的,我与你要廿两银子。

甘习文  (白)     好,就依妈妈。廿两银子,与妈妈作为店饭钱就是。

观音   (白)     多谢相公。我告你说:今日前去,好好做事,千万别叫大人看破了。多多留心,此去见了小姐,慢慢动手。

甘习文  (白)     妈妈取笑了,走罢。

(观音、甘习文同下。)

【第十三场】

(张夫人上。)

张夫人  (念)     为了一件事,常挂一片心。

(张二莲上。)

张二莲  (白)     哎呀母亲,我姐姐打我来,我不到她房里去了。

张夫人  (白)     你二人到在一处,不是吵,就是闹,还不下去。

(观音、甘习文同上。)

观音   (白)     呀,兰英,来到府门,你在此等等,让我进去。

甘习文  (白)     妈妈快快出来。

观音   (白)     里面有人么?

(院子上。)

院子   (白)     什么人?

             呀李大嫂来了。丫头买了无有?

观音   (白)     买好了,带来大人看看。

院子   (白)     好好,你在此等等,我回禀大人、夫人。

             有请大人。

(张济上。)

张济   (白)     何事?

院子   (白)     李大嫂带来丫头,请大人看看。

张济   (白)     叫她进来。

院子   (白)     是。

             李大嫂,我家大人,叫你进去。

观音   (白)     张得带路。

             大人在哪里?

             店婆与大人见礼。

张济   (白)     罢了,你可是李家店内妈妈么?

观音   (白)     正是。

张济   (白)     买来丫鬟,还要你的保人。

观音   (白)     是,我的保人。

张济   (白)     带来我看。

观音   (白)     晓得。

             兰英随我来。

             兰英,与大人夫人叩头。

张济   (白)     罢了,起来。

             呀店婆,她叫什么名字?

观音   (白)     他叫兰英。

张济   (白)     兰英,好名字,要多少身价?

观音   (白)     自要廿两银子。

张济   (白)     家院过来。

院子   (白)     有。

张济   (白)     取廿两银子,与店婆拿去。

院子   (白)     李大嫂,这是廿两银子,作为身价。

观音   (白)     多谢大人,我要走了。

张济   (白)     家院,送出府去。

院子   (白)     李大嫂,无事来玩。

甘习文  (白)     呀妈妈,你要来呀。

观音   (白)     你要小心了。

(观音下。)

张济   (白)     家院,将海棠花唤来。

院子   (白)     是海棠花哪里?走来。

海棠花  (内白)    来了。

(海棠花上。)

海棠花  (念)     奴家生来赛天仙,我比貂蝉一样般。

     (白)     奴家海棠花,大人叫我,随我看看去。

             参见大人、夫人、二小姐。

张济   (白)     罢了。海棠花,这有一新来的丫鬟,将她带到大小姐绣房,侍奉小姐,好好看待与她,不要为难与她。

海棠花  (白)     晓得。

             新来的丫鬟,我看看。

             呀,你就是新来的丫鬟?

甘习文  (白)     正是。

海棠花  (白)     你叫什么名字?

甘习文  (白)     我叫兰英。

海棠花  (白)     哎嗳,你叫兰英,还无有我长的好看,走走。

甘习文  (白)     哪里去呀。

海棠花  (白)     去见大小姐去。

甘习文  (白)     去见大小姐?哈哈。这就好了!

海棠花  (白)     不要乐,走罢。

(甘习文、海棠花同下。)

张济   (白)     呀,夫人请到后面。

张夫人  (白)     老爷请。

(张济、张夫人同下。)

【第十四场】

(张小莲上。)

张小莲  (念)     姐妹双双游花船,思想相公挂心怀。

(张二莲上。)

张二莲  (白)     姐姐,我妈与你买了一个丫鬟来。

张小莲  (白)     妹妹,真的?

张二莲  (白)     可不是真的。

张小莲  (白)     长的好看不好看?

张二莲  (白)     这个丫鬟,比我长得还好看。

张小莲  (白)     走去到二堂看看去。

张二莲  (白)     姐姐不要看,等等海棠花送来。

(海棠花、甘习文同上。)

海棠花  (白)     走走,随我来。见我们小姐去。

甘习文  (白)     到了无有?

海棠花  (白)     你别急,说说就到了。

甘习文  (白)     让我进去。

海棠花  (白)     等等,这里是小姐的绣房,你别当了你们家里,哪想进去就进去,想出来就出来,那可不成。你先在外等等,等我回禀小姐之后,你再进去,晓得不晓得?

甘习文  (白)     你说了半天,我来问你,你叫什么东西?

海棠花  (白)     人么,什么东西呀。

甘习文  (白)     你叫什么名字?

海棠花  (白)     你问我呀,你听着,我是张府上,里里外外上上下下一品的——

甘习文  (白)     一品的什么?

海棠花  (白)     小丫鬟。外字叫做海棠花。你叫什么名字?

甘习文  (白)     我叫兰英。

海棠花  (白)     你叫兰英,你这样打扮,你是女子是男子?

甘习文  (白)     哎,我是个女子。

海棠花  (白)     不像不像。哪有你这样的女子。

甘习文  (白)     不要玩笑,快快进去,回禀小姐。

海棠花  (白)     晓得了。你等等罢。

             海棠花参见大小姐、二小姐。

张小莲  (白)     海棠花,你来了,新来的丫鬟在哪里?

海棠花  (白)     现在门外。

张小莲  (白)     我问你,她长的好不好。

海棠花  (白)     长的不好,还无有我好看哪。

张小莲  (白)     叫她进来。

海棠花  (白)     晓得了。

甘习文  (白)     怎么还不出来?

海棠花  (白)     来了,小姐叫你进去,别胡说,小心点,来来,见过大小姐。

甘习文  (白)     参见小姐。

(甘习文、张小莲对看。)

张二莲  (白)     这个丫鬟,见了大小姐,为何不见见我哪?

甘习文  (白)     参见二小姐。

张二莲  (白)     罢了。

张小莲  (白)     你叫什么名字。

甘习文  (白)     我叫兰英。

张小莲  (白)     好名字。吓妹妹,你我去到绣楼,做二件衣裳,好不好?

张二莲  (白)     就依姐姐。

张小莲  (白)     兰英带路伺候。

甘习文  (白)     晓得。

(张小莲、张二莲、甘习文同上绣楼,同做身段。)

张二莲  (白)     叫你笔剪刀尺。

甘习文  (白)     晓得了。

张二莲  (白)     快快去,你看什么?

(张二莲打甘习文。)

张小莲  (白)     妹妹,她不晓得,看在我。

甘习文  (白)     哎呀好厉害二小姐呀。

张小莲  (白)     吓妹妹,剪好了,你我做呀。

张二莲  (白)     姐姐做呀。

张小莲  (白)     做呀。

     (梆子二六板) 张小莲我这里用目端详,

             见丫鬟与习文面目相像。

             在船头我与他见过一场,

             但不知我二人何日相傍。

(张夫人上。)

张夫人  (梆子原板)  行走来在绣楼外,

             见了女儿说明白。

     (白)     来到绣楼,等我上去。

张小莲  (白)     母亲到此何事?

张夫人  (白)     今天不早了,二女儿随为娘去安眠了罢。

张二莲  (白)     我不去,我侍奉姐姐。

张夫人  (白)     你姐姐今天,有了丫鬟侍奉,不要你了,来来。

张二莲  (白)     我不去。

张小莲  (白)     你去不去?

张二莲  (白)     不去。

张小莲  (白)     你不去,我打你,我打你。

(张夫人、张二莲同下。)

张小莲  (白)     丫鬟,你也安歇去罢。

甘习文  (白)     多谢小姐。

(张小莲入帐子。)

甘习文  (白)     哎呀且住。你看张小姐,上床安眠去了,等我上得床去,与她成就美事,就是这个主意。

             小姐醒来!

张小莲  (白)     好一丫鬟,上得床来,是何道理?

甘习文  (白)     吓小姐,我不是丫鬟。

张小莲  (白)     你是什么人?

甘习文  (白)     请问小姐,在船头之上,见过什么人来?

张小莲  (白)     见一位白面相公。

甘习文  (白)     他叫什么名字。

张小莲  (白)     他叫甘习文。

甘习文  (白)     小姐,我就是甘习文。

张小莲  (白)     吓甘习文,我赠你金钗可带来?

甘习文  (白)     无有金钗,哪敢进府。

张小莲  (白)     拿来我看。

甘习文  (白)     慢慢,你若应允亲事,才能拿出金钗。

张小莲  (白)     奴家一定将终身许配与你了。

甘习文  (白)     小姐请看。

张小莲  (白)     不错,是我金钗,好好收起。

甘习文  (白)     吓小姐,想此事天配良缘,你我就此一拜,不知小姐心下如何?

张小莲  (白)     就依相公。请吓。

(海棠花上。)

海棠花  (白)     等我与小姐送茶去。

             且慢,小姐与丫鬟说什么话?我来看看。

甘习文、

张小莲  (同梆子原板) 我与你成夫妻相亲相爱,

             做一对好夫妻永不分开。

(甘习文、张小莲同入帐子。)

海棠花  (白)     哎呀不好了,开门开门!

(甘习文出帐子,开门,下。张小莲自帐内下。)

海棠花  (白)     哈哈,这是小姐金钗,怎么到这里来?不用说,这是小姐与他人情表记。让我禀大人知道。

(海棠花走圆场。)

海棠花  (白)     有请大人。

(张济上。)

张济   (白)     海棠花,半夜三更,有何大事?

海棠花  (白)     禀大人,了不得了。

张济   (白)     何事?

海棠花  (白)     大人不晓得,我与小姐送茶去,看见新来的丫鬟,与小姐拜天地。

张济   (白)     胡说!

海棠花  (白)     大人不信。现有小姐金钗为证。

张济   (白)     拿来我看。

海棠花  (白)     大人请看。

张济   (白)     哎呀,当真有此事,快快叫夫人出来!

海棠花  (白)     晓得。

             有请老夫人。

(张夫人上。)

张夫人  (白)     吓老爷,与何人生气?

张济   (白)     夫人,你养的好女儿!

张夫人  (白)     吓老爷,做了什么事情,对我言讲。

张济   (白)     你女儿与那丫鬟,拜了天地了。

张夫人  (白)     老爷,想那丫鬟,本是女子,拜天地又待何妨?

张济   (白)     那丫鬟是一男子!

张夫人  (白)     有何为证?

张济   (白)     现有金钗为证。

张夫人  (白)     我女儿金钗失掉,也是有的。

张济   (白)     胡说!

             来,将兰英叫来。

海棠花  (白)     晓得。

             兰英,大人叫!

(甘习文上。)

甘习文  (白)     做什么?

海棠花  (白)     有好事找你。

甘习文  (白)     我不去。

海棠花  (白)     你进去罢。

甘习文  (白)     大人叫我为何?

张济   (白)     兰英,我来问你,你可是男子,可是女子,还不直说!

甘习文  (白)     这个……

张济   (白)     什么?

甘习文  (白)     我是一女子。

张济   (白)     海棠花,带下去验看明白。

海棠花  (白)     是,走走走。

甘习文  (白)     做什么去?

海棠花  (白)     随我到后面,看看你,有杨梅无有。

(甘习文、海棠花同下。海棠花上。)

海棠花  (白)     哎呀大人,我也不晓得男女,他身上有一个那个好东西。

张济   (白)     吓夫人,你看如何?快快叫他前来!

海棠花  (白)     那小子,快快出来罢!

(甘习文上。)

甘习文  (白)     大人留命。

张济   (白)     大胆东西,进得府来,这样无理!

             来,家丁走上!

(院子、四青袍同上。)
院子、

四青袍  (同白)    参见大人!

张济   (白)     将这奴才,活活打死!

(四青袍同打甘习文。)

院子   (白)     禀大人:女子已死。

张济   (白)     搭在郊外。

(四青袍搭甘习文同下。)

张济   (白)     来,小莲来见!

院子   (白)     有请大小姐。

(张小莲上。)

张小莲  (念)     忽听爹爹唤,上前问根原。

     (白)     儿参见爹娘。

张济   (白)     坐下。

张小莲  (白)     爹爹,与何人生气?

张济   (白)     就与你生气!

张小莲  (白)     与儿生的何气?

张济   (白)     我来问你,金钗哪里去了?

张小莲  (白)     这个……

张济   (白)     怎么讲?

张小莲  (白)     儿失落了。

张济   (白)     好一个失落了!近前来,父有话讲。

张小莲  (白)     爹爹讲说什么?

张济   (白)     好奴才,着打!

     (西皮摇板)  小奴才做此事心中何忍,

             活活地气坏了我年迈人!

             你将我家中父母全不当人,

             不如打死你败家的根!

张夫人  (西皮摇板)  老爷不必怒气生,

             为妻言来听分明。

     (白)     吓老爷,此事乃是女之错,看在父女情长,饶了她罢!

张济   (白)     此事不要你管!

张夫人  (白)     我就不管。

张济   (白)     夫人,奴才今年多大年纪?

张夫人  (白)     一十九岁。

张济   (白)     呀呀呸!一十九岁的女子,做出这样不才之事!天哪天哪,想我在朝为官中正,未曾欺压良民,我张门中出了此事,哪不气死人也!

             张得过来,奴才醒了,将她与我赶了出去!

张夫人  (白)     老爷回来!

张济   (三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张济下。)

张夫人  (白)     女儿醒来!

张小莲  (西皮摇板)  猛然睁开昏花眼,

             又见母亲在面前。

     (白)     哎呀母亲呀!

张夫人  (白)     这是你自己不好,非怪你父拷打。

张小莲  (白)     吓母亲,儿将事做错,也不能为人了,让我碰死了罢!

张夫人  (白)     儿呀,不必如此,有何事全有为娘做主,为娘不怪你就是。

张小莲  (白)     母亲,就当与儿想一活路才好。

张夫人  (白)     今晚暂在花园里住上一宵,等到明日,为娘好来想一妙计,再做道理。

张小莲  (白)     全仗母亲。

张夫人  (白)     儿呀,随为娘来罢。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3381 ┊ 字数:11575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1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