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斩妲己》(一名:《鹿台赐宴》)

主要角色
姜尚:净
妲己:花旦
纣王:净
玉妹:占旦
喜妹:副旦
周武王:小生

情节
剧本从纣王在鹿台与妲己、玉妹、喜妹三妃,彻夜欢宴做起,至周师大会孟津,反入朝歌,被姜尚杀去三妖妃为止。开场演鹿台大宴,纣王听妲己之言,立命武士,将渡河涉水之一老一少,尽行斩断其腿骨,以验妲己有髓无髓。其残忍无道,不顾民命,亦可谓至于极点矣(此事并非戏剧与小说中之形容虚语,却的是实在,即《尚书》中所谓观“涉踖者,而断其胫是也)。于残杀之后,即紧接周师入攻,盈廷无人,愿出抵敌之一段。此用意颇严正,既而妲己亲自挂帅出战,自仗妖法,以为无敌,却不道三战三北,三妖妇均被姜尚擒住,尽行杀却。

注释
苏护进妲己,事出《封神榜演义》,亦为近年来本戏中之一种。此《斩妲己》一剧,与《进妲己》同源异流,一直紧接,盖即《进妲己》之后本也。
演至要杀妲己之时,其妖淫惑人之情状,颇足唤醒一般色荒之人。

根据《戏考》第三十九册整理

录入:小豆子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654.6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小太监、二大太监、四宫娥同上。玉妹、喜妹、妲己、纣王同上。)

纣王   (引子)    瑞霭盈庭,妆品粉台砌,玉人成对相迎。

妲己   (引子)    兆应三冬,万里如云,一片冰心。

玉妹、

喜妹   (同引子)   煨炉煖阁,陪伴圣君,还借着云环肉阵。

玉妹、
喜妹、

妲己   (同白)    参见万岁!

纣王   (白)     御妻等平身。

玉妹、
喜妹、

妲己   (同白)    万万岁!

纣王   (白)     赐坐。

玉妹、
喜妹、

妲己   (同白)    谢坐。

纣王   (白)     孤,商君纣王。

妲己   (白)     吾乃妲己。

玉妹   (白)     吾乃玉妹。

喜妹   (白)     吾乃喜妹。

纣王   (白)     吓,美人,你看这长空雪砌玉银栏,可胜那冰月的佳境也!

     (西皮散板)  一般的清气香冰霜玉骨,

             可惜它不是枝生不长久。

妲己   (白)     呵,万岁,我想这人生在世,百年的光阴,能有几时的快乐?不必说它。待妾妃等与万岁观看跳舞,与万岁宽饮,待赏雪观梅花,不知圣意如何?

纣王   (白)     好好好,正合孤王之心,生受美人了。

             内侍!

大太监甲 (白)     奴婢在。

纣王   (白)     看宴伺候。

大太监甲 (白)     领旨。

(吹打。安席。)

纣王   (白)     美人请!

妲己   (白)     万岁请!

纣王、

妲己   (同玉芙蓉牌) 鹅毛把剪裁,

             柳絮它就随着风来。

             排粉成万里,

             开展阁庭楼台。

             非是六如银界,

             撒遍了琼瑶玉砌阶。

             真堪爱,凭飘空来瑞彩,

             一时间鸟禽,认作了那白鹤来。

纣王   (白)     呵美人,你来看这御河边,有二人他们渡河而过,一个个赤足。观见那一个年老的,他就不惧,不怕这水寒冷;看那一个年少的,他倒反有惧怕之色容。那一个年老的,他倒反渡了那个年少过去此河。是何原故?

妲己   (白)     启万岁:想那一个年老的人,他乃是早年间父母成胎,是先天气足,精力康健;想那一个年少的人,他的父母,乃是晚年间才成一胎,精力衰败,先天不足,所以畏寒,他就怕冷。

纣王   (白)     想孤王生长在这皇宫内院,孤王倒也不知道,什么叫作先天后天之事。

妲己   (白)     吓万岁,若是不深信,可将那二人拿来,将他二人的筋骨离开,试看试看。万岁那时间可就便知明白了。

纣王   (白)     就依美人之言。

             内侍过来!

大太监甲 (白)     奴婢在。

纣王   (白)     宣众武士手,上鹿台听旨。

大太监甲 (白)     领旨。

             台下听旨!

四武士  (内同白)   有。

大太监甲 (白)     万岁有旨:宣众武士上鹿台。

四武士  (内同白)   领旨。

(四武士同上。)

四武士  (同白)    参见万岁!

纣王   (白)     平身。

四武士  (同白)    万万岁!宣吾等有何圣谕?

纣王   (白)     命你等去到河边,快快将那渡河的二人,将他二人的筋骨离开,看看明白,谁的满谁的虚,速速报与孤王知道。等候回旨,快去!

四武士  (同白)    领旨。

     (同念)    我主心中太昏迷,平常无过害生民。

(四武士同下。)

纣王   (白)     吓美人!

妲己   (白)     万岁!

纣王   (白)     孤想美人,你生长皇宫内院,闺阁不出,怎么知道这先天后天之事?

妲己   (白)     万岁要问,万岁听了!

     (玉芙蓉牌)  我也曾归了教来,

             必来受阴付载。

             那老年吓,是先天气足,不差分解,

             那少年吓,他本是父母血精皆衰败。

     (白)     那年老的人而将颓退,得受胎不久矣。

(四武士同上。)

四武士  (同白)    启奏万岁:吾等奉旨去到那河边,今将那渡河的二人,筋骨离开,观其骨髓,令人真可衰败。那年老的精足,那年少的精虚,特地回旨,万岁请看。

纣王   (白)     打开,待孤观看。

四武士  (同白)    领旨。

(四武士同打开箱。)

纣王   (白)     吓美人,你是真真看得不差。

     (玉芙蓉牌)  真奇怪,真奇怪,

             验筋骨,不差分毫,应先天不差分毫。

(丑太监上。)

丑太监  (白)     不好了,不好了!

     (念)     有事不得不报,无事不可乱言。

     (白)     启奏万岁爷:大事不好了!

纣王   (白)     呵,你所报何事?

丑太监  (白)     万岁爷吓!

     (剔银灯牌)  事不关天非不解,

             满城中的杀气又连天。

纣王   (白)     但不知是何人兴兵前来?

丑太监  (念)     领兵调将姜元帅,顷刻就要到边关。看看杀到我边界,万岁快快把旨传。

纣王   (白)     我看各路边关,俱都有兵将把手。他的大兵,怎能够就到我界?各路兵士如何?

丑太监  (白)     今有那东伯侯姜右大将军,从东路进伐,人马已将那陈塘关打破;还有那南伯侯阿英大将军,从南路进兵,已破界牌关;那北伯侯破游界关,那西伯侯拜了那姜尚为帅,领了大兵。他今会合了各路的诸侯,潼关连破,斩了大将,破了阵,破了关,又破了诛仙阵,斩了一员大将,张奎夫妇二人阵亡了。哎呀我的万岁爷吓!看看不久,他可就杀进皇宫来了!

     (剔银灯牌)  军威严整大,斩我将如草芥,

             急早急早,整歌备凯。

纣王   (白)     哦哦哦,既有这等的事。

             内侍!

大太监甲 (白)     有。

纣王   (白)     旨意一道,快命文武诸将,各自全身披挂,铠甲齐整,速速御敌。不得有误。

大太监甲 (白)     领旨。

(大太监甲下。)

纣王   (白)     罢了吓,罢了吓!

妲己   (白)     吓万岁,不必烦恼着急。我想各国的兵马,重围铁桶。他等大兵,怎能就到了吾界?这分明是狂奴妄奏龙颜,他是恐惧圣心。万岁传旨,快快将他斩首。

纣王   (白)     哎哎,美人说哪里话来。我想此乃祸到燃眉,还说的什么妄奏。想孤当日,不听忠言,杀害良臣。今日大兵临了城下,谁为计较?若是杀进了皇城,岂不悔之晚矣!

     (剔银灯牌)  恃权威,乘杀戮,

             想良臣黎民,个个受了灾殃。

             城门火一起,鱼无瀨,

             折断了,九回肠在。

妲己   (白)     这个……

纣王   (白)     哪个?

(大太监甲上。)

大太监甲 (白)     启奏万岁爷知道:朝房之内,那些文武大小官宦僚臣等,他们听说大兵临了城下,他们大家,一个个默然无言,内中也有那高兴的,跻跻跄跄出城,拜倒在地。那些众百姓,一个个声噪。今日特见龙颜,跳出黑狱牢笼。可怜那忠义烈胆,侍力生斧生抛。哎呀,万岁爷吓!

     (剔银灯牌)  他们寸首脑身,赶到了泉台,

             留万载,万古留名无改。

纣王   (白)     站过一旁。

             哎呀,美人吓!孤想如今的祸殃,就在了眼前。倒不如你我弃了宫院,逃往那乡,另图复辟,你看好是不好?

玉妹、

喜妹   (同白)    且慢。想万岁乃九五之尊,怎么能够弃了宫院而走,岂不被他人耻笑?万岁如其不然,我姐妹三个人,练习兵符六甲。今夜晚间三更的时分,暗进周营,将那周武王连姜尚一齐杀了,岂不是以除后患,何足忧思也!

     (同二黄原板) 紧披着狻猊铠双刀如电,

             须出不用劲敌良。

             悄声胜雾拥云降,

纣王   (二黄原板)  两军阵前要提防。

妲己   (二黄原板)  万岁但把宽心放,

             休惊怪么小裙妆。

             管突重围无路礙,

纣王   (二黄原板)  快去后宫改换妆。

             姬昌小子太不良,

妲己   (二黄原板)  姜尚邪道逞凶强。

             万岁眼观旌旗展,

玉妹、

喜妹   (同二黄原板) 凯歌升平转回还。

妲己、
玉妹、

喜妹   (同二黄原板) 辞王别驾后宫往,

(妲己、玉妹、喜妹同下。)

纣王   (二黄原板)  听得指日凯歌还。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四下手、四兵丁引辛甲、辛免、太颠、武吉、雷震子、哪吒、韦陀、护法、杨神、龙须虎、杨戬同跳上。)
辛甲、
辛免、
太颠、
武吉、
雷震子、
哪吒、
韦陀、
护法、
杨神、
龙须虎、

杨戬   (同念)    齐整武艺并法术,要把纣基换周朝。

     (同白)    某——

辛甲   (白)     辛甲是也。

辛免   (白)     辛免是也。

韦陀   (白)     韦陀是也。

护法   (白)     护法是也。

杨神   (白)     杨神是也。

龙须虎  (白)     龙须虎是也。

哪吒   (白)     哪吒是也。

武吉   (白)     武吉是也。

雷震子  (白)     雷震子是也。

太颠   (白)     太颠是也。

杨戬   (白)     杨戬是也。

             请了!

辛甲、
辛免、
太颠、
武吉、
雷震子、
哪吒、
韦陀、
护法、
杨神、

龙须虎  (同白)    请了!

杨戬   (白)     今有主公兴兵,兴周灭纣。少时姜元帅升帐,你我两厢伺候。

辛甲、
辛免、
太颠、
武吉、
雷震子、
哪吒、
韦陀、
护法、
杨神、

龙须虎  (同白)    请吓!

(辛甲、辛免、太颠、武吉、雷震子、哪吒、韦陀、护法、杨神、龙须虎、杨戬自两边分下。四下手、四童儿引姜尚同上,同挖门。辛甲、辛免、太颠、武吉、雷震子、哪吒、韦陀、护法、杨神、龙须虎、杨戬自两边分上。)
辛甲、
辛免、
太颠、
武吉、
雷震子、
哪吒、
韦陀、
护法、
杨神、
龙须虎、

杨戬   (同白)    参见元帅!

姜尚   (白)     罢了。诸位将军!

辛甲、
辛免、
太颠、
武吉、
雷震子、
哪吒、
韦陀、
护法、
杨神、
龙须虎、

杨戬   (同白)    元帅!

姜尚   (白)     今日兴周,众将一勇当先,不可惧后。听我一令!

(风入松牌。)

姜尚   (白)     众将官!

辛甲、
辛免、
太颠、
武吉、
雷震子、
哪吒、
韦陀、
护法、
杨神、
龙须虎、

杨戬   (同白)    有!

姜尚   (白)     兵发孟津去者!

辛甲、
辛免、
太颠、
武吉、
雷震子、
哪吒、
韦陀、
护法、
杨神、
龙须虎、

杨戬   (同白)    呵呵!

(牌子。众人同下。)

【第三场】

(玉妹、喜妹同上,同起霸。)
玉妹、

喜妹   (同念)    更阑人烟静,星夜出危城。乘云月光持,裙钗似仙真。

             冰轮换甲胄,干戈谁营能!

     (同白)    俺——

玉妹   (白)     玉妹是也。

喜妹   (白)     喜妹是也。

玉妹   (白)     皇妹请了!

喜妹   (白)     请了。

玉妹   (白)     今有皇姐兴兵,你我两厢伺候。

(急急风牌。四手下、四下手、四甲兵、四女兵、四女将引妲己同上。)

妲己   (念)     点了兵将人和马,要灭姜尚与周王。

玉妹、

喜妹   (同白)    参见皇姐。

妲己   (白)     站下。

             可恨姜尚大兵临至城下,圣上忙忙无计可想。朝中的文武大臣一个个束手。因此我姐妹三人,全身披挂,今夜晚间三更时分,杀进周营,先杀姜尚,再擒周王。管叫他们无处投出。

             玉妹听令!

玉妹   (白)     有。

妲己   (白)     命你攻打后营。

玉妹   (白)     得令。

(四手下引玉妹同下。)

妲己   (白)     众将官!

四下手、
四女兵、

四女将  (同白)    有!

妲己   (白)     随后起兵。

(急急风牌。众人同下。)

【第四场】

(四下手、四童儿、四兵丁、辛甲、太颠、杨神、武吉、哪吒、雷震子、韦陀、护法、龙须虎、杨戬、姜尚、杏黄旗同上。牌子。下场门一字。)

姜尚   (白)     前面因何不行?

辛甲、
辛免、
太颠、
武吉、
雷震子、
哪吒、
韦陀、
护法、
杨神、
龙须虎、

杨戬   (同白)    离孟津不远。

姜尚   (白)     大队列开。

(四下手、四童儿、四兵丁、辛甲、太颠、杨神、武吉、哪吒、雷震子、韦陀、护法、龙须虎、杨戬同挖门。)

姜尚   (白)     众将官!

辛甲、
辛免、
太颠、
武吉、
雷震子、
哪吒、
韦陀、
护法、
杨神、
龙须虎、

杨戬   (同白)    有!

姜尚   (白)     你等与我——

     (出队子牌)  你等连营结着队,

             万队狰狞列好重围。

             满荒郊荒野,

             各自分齐。

             千军万马,似腾聚,

             如云中龙,指日成汤似粉,成汤似粉。

(吹打。姜尚换衣。)

姜尚   (白)     各归队伍。

辛甲、
辛免、
太颠、
武吉、
雷震子、
哪吒、
韦陀、
护法、
杨神、
龙须虎、

杨戬   (同白)    呵!

(四下手、四童儿、四兵丁、辛甲、太颠、杨神、武吉、哪吒、雷震子、韦陀、护法、龙须虎、杨戬同下。起初更鼓。)

姜尚   (白)     可恨商君无道,诸侯八百归周。重兴基业,此乃天命也!

(起二更鼓。)

姜尚   (二黄原板)  今日天时归我掌,

             哪怕妖理来逞强。

             老夫受过托孤掌,

             一来安民二保君王。

             且喜出兵连胜战,

             连破诸侯拱手降。

             今日屯兵来此地,

             你看那众百姓一个个头顶香盘、吾营中运代生灵重观旭日,兵临城下,七日之往。

             本当息倦去交战,

             怎奈主公不忍烦。

             臣子不能试其皇,

             只恐苍天得待偏。

             这几日探马不住报,

             并无敌将与官僚。

             此乃大数降善恶,天命有昭彰。

             钦奏着天地行,

             展其谋周基永定君王。

             因此上怒冲愁天上,

             入地八方多多强。

             今日点动兵和将,

             四海乾坤能清长。

(姜尚下。)

【第五场】

(起三更鼓。丝边。四手下、四下手、四女兵、四女将、玉妹、喜妹、妲己同上。)

妲己   (白)     来此周营,悄悄者!

     (唱)     看冰轮仙银同结伴,

             稍把侵受了今宵定决雌雄。

             使他无翼怎展飞腾!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姜尚暗上。)

姜尚   (白)     哎呀且住!吾方才出定之时,妖魅前来劫我的大营,必须要准备埋伏甲兵,方为上策,免得临时危急。

             众将何在?

辛甲、
辛免、
太颠、
武吉、
雷震子、
哪吒、
韦陀、
护法、
杨神、
龙须虎、

杨戬   (内同白)   来也!

(四下手、四童儿、四兵丁、辛甲、辛免、太颠、杨神、武吉、哪吒、雷震子、龙须虎、韦陀、护法、杨戬同上。)
辛甲、
辛免、
太颠、
武吉、
雷震子、
哪吒、
韦陀、
护法、
杨神、
龙须虎、

杨戬   (同白)    参见元帅,有何将令?

姜尚   (白)     众将哪里知道。时才本帅出定之时,妖魅前来劫我的大营。必须准备埋伏甲胄。你等站立两厢,听我一令!

辛甲、
辛免、
太颠、
武吉、
雷震子、
哪吒、
韦陀、
护法、
杨神、
龙须虎、

杨戬   (同白)    呵!

姜尚   (滚江龙牌)  全按着周王之数,

             九宫并那八卦之锟铻。

             俺怎肯差出了旗号,

             又错配了这军卒。

             安排下那走虎飞龙扶社稷,

             着备了吊海丝网绳索,

             霎时间将她困在那江湖。

     (白)     辛甲、辛免听令!

辛甲、

辛免   (同白)    在。

姜尚   (白)     命你二人把守西门,不可放那妖魅过去。

辛甲、

辛免   (同白)    得令。

(辛甲、辛免同下。)

姜尚   (白)     杨神、武吉听令!

杨神、

武吉   (同白)    在。

姜尚   (白)     命你二人把守东门,有兵前来,不可放走。

杨神、

武吉   (同白)    得令。

(杨神、武吉同下。)

姜尚   (白)     太颠、哪吒听令!

太颠、

哪吒   (同白)    在。

姜尚   (白)     命你二人巡查四方,妖妇进了大营,安下地闸,绝其归路,不得违误。

太颠、

哪吒   (同白)    得令。

(太颠、哪吒同下。)

姜尚   (白)     雷震子听令!

雷震子  (白)     在。

姜尚   (白)     命你把守前营大门。

雷震子  (白)     得令。

(雷震子下。)

姜尚   (白)     龙须虎听令!

龙须虎  (白)     在。

姜尚   (白)     命你把守后营,不得违误。

龙须虎  (白)     得令。

(龙须虎下。)

姜尚   (白)     韦陀听令!

韦陀   (白)     在。

姜尚   (白)     命你埋伏营左把守。

韦陀   (白)     得令。

(韦陀下。)

姜尚   (白)     护法听令!

护法   (白)     在。

姜尚   (白)     命你埋伏营右把守,不得违误。

护法   (白)     得令。

(护法下。)

姜尚   (白)     杨戬听令!

杨戬   (白)     在。

姜尚   (白)     命你把守中营埋伏,那妖妇若是进得营来,运好神机,四面大杀一阵,那妖妇可擒也!

杨戬   (白)     得令。

(杨戬下。)

姜尚   (白)     众将官!

四下手、

四兵丁  (同白)    有。

姜尚   (白)     观阵者!

(姜尚上高台。)

姜尚   (白)     听我一令!

(牌子。四手下引玉妹同上。)

玉妹   (唱)     君王无策扫除眼中尘,

             坐危城不住惊心。

             今日一战要定雌雄,

             定斩姜尚根叶除尽。

             看营垒寂静,

             听军营睡声如雷吼声振。

             谁敢挡云阵,

             撞天山岂让行!

     (白)     来此已是周营。众将官,悄悄往后营去者!

四手下  (同白)    呵!

(四手下同下。雷震子上。)

雷震子  (白)     呔!杀!

(雷震子打。辛甲、辛免同杀上。韦陀、龙须虎同上。)

玉妹   (白)     不好了!

(玉妹倒脱靴。龙须虎打玉妹死,玉妹下。)

雷震子  (白)     你看山魈是花体么妖,现出原形。

             元帅,弟子交令。

姜尚   (白)     可曾将那妖妇擒住?

雷震子  (白)     弟子奉命,守定前营,见一妖妇,入进大营。那时间是弟子飞下来,与那一妖妇交战。正在交手,又被辛甲、辛免二人绝了那一妖妇的归路。那时间弟子才用我这神通大棍,一棍将她打了下来。拿妖妇霎时现出了原形。特地回来交令。

姜尚   (白)     但不知她是什么妖物?

雷震子  (白)     弟子正在交战之时,又被龙须虎用了花木将她打下,忽听一声一响,那妖妇现了一面玉石琵琶之物也!

姜尚   (白)     想这一面玉石琵琶,你等可知她的来历?

雷震子、
龙须虎、
辛甲、
辛免、

韦陀   (同白)    我等不知,元帅讲明。

姜尚   (白)     你等听了!

     (唱)     她本是那天皇洞口白玉石一块,

             到如今化人形混入了宫。

             前番者被我三次火烧死亡,

             料不想她今生又脱身。

     (白)     将她用了符印,打至在那阴山背后,叫她永不能复生。

雷震子、
龙须虎、
辛甲、
辛免、

韦陀   (同白)    吓!

姜尚   (白)     你等各守旧处。

雷震子、
龙须虎、
辛甲、
辛免、

韦陀   (同白)    得令!

(雷震子、龙须虎、辛甲、辛免、韦陀同下。四下手引喜妹同上。)

喜妹   (西皮散板)  月朗星迷海云沉,

             潜踪迹露湿宫裙。

             恨杀强梁独灭,

             扑灯蛾身寻自烧其身。

             任臣邪道怎比俺的千秋万盛,

             透营垣不怕澜深,探囊中取了头珠掌惊。

     (白)     妾乃喜妹是也。奉了皇姐之命,前往周营,劫他的大营。是我持着双刀生杀,趁此月光之下,正好成事。来此周营不远。

             众将官,你等在后,待我进去。

(喜妹下。武吉上,杀死。四下手同追下。哪吒、杨神、太颠、龙须虎同站门,同下。喜妹上。)

喜妹   (白)     呵呵,进得营来,为何不见一人?哎呀,我中了计也!

(哪吒、龙须虎、太颠、杨神同上。)
哪吒、
龙须虎、
太颠、

杨神   (同白)    哪里走!

(喜妹、哪吒、龙须虎、太颠、杨神同打。韦陀、护法、武吉、雷震子同上,同打,同擒住喜妹。)

龙须虎  (白)     正是昏暴虐,邪道蒙擒,野怪化人身。弟子交令,将妖妇擒拿。

姜尚   (白)     怎样的擒住?

龙须虎  (白)     弟子奉命,守定了后营。只见一个妇人,偷入大营。那时才被弟子将她拦住了。我与她二人大战,戏杀一场,杀得妖妇大施其能。又被韦陀用起了降魔杵,站在那云端里将那妖妇打下来。妖妇落荒而逃,正遇着了辛甲、辛免、太颠、武吉、杨神、护法、雷震子、哪吒,各路杀来,因此才将她擒住。特来交令。

姜尚   (白)     想这妖妇,乃是轩辕穴内一个九头札鸡精。她是千年脱成了幻为人身,入了宫院,伤害黎民百姓。暂且将她押在山后,且等擒了妲己,一齐定夺便了。

哪吒、
龙须虎、
太颠、
杨神、
韦陀、
护法、
武吉、

雷震子  (同白)    吓!

姜尚   (白)     各自埋伏去罢!

哪吒、
龙须虎、
太颠、
杨神、
韦陀、
护法、
武吉、

雷震子  (同白)    得令!

(哪吒、龙须虎、太颠、杨神、韦陀、护法、武吉、雷震子同下。)

姜尚   (白)     呀!

     (寄生草牌)  将妖魅困至在阴山后,

             俺这里一字儿摆阵图。

             更有那三军中威武,

             众将官一个个大显其能。

(四手下、四甲兵、四女兵、四女将引妲己同上。)

妲己   (泣颜回牌)  金城造下火化冰,

             君臣风扫泡影。

     (白)     吾乃九犀仙是也。今日奉了妲己法旨,托化了人身。今有纣王,无有道德,数年之间,他那些良臣百姓,冰散瓦消。可恨那周兵,临阵讨战,纣王慌忙无计。因此我姐妹三人,行夜前去对敌。那些周兵,将到纣王的江山社稷还依着旧日,稳稳的安然无事。我今日若不胜那周兵,我自回皈依圣母,修仙了道,就此去也!

     (泣颜回牌)  我自有个其中妙术,

             不自尘缘孽。

             因玉妹、喜妹她二人前去劫寨,

             未知道胜负,好不心担暗惊。

             自平小红妆,定把那周王与姜尚认,

             趁夜色,月落星昏,沉沉雾霭,云淡风腾。

     (白)     众将官!

四手下、
四甲兵、
四女兵、

四女将  (同白)    有。

妲己   (白)     人马闯进!

四手下、
四甲兵、
四女兵、

四女将  (同白)    呵!

(四兵丁同上,同打四甲兵。四甲兵同败下。妲己跳上。四兵丁同下。韦陀、护法、杨神、太颠、武吉、龙须虎、雷震子同打上。妲己变,下。狐狸形上,下。)
韦陀、
护法、
杨神、
太颠、
武吉、
龙须虎、

雷震子  (同白)    启元帅:弟子等正要擒那妖妇,被她化形而逃。

姜尚   (白)     想她乃是妲己,她有九犀了玄功,你等速速追赶,一齐助那杨戬成其道功也!

韦陀、
护法、
杨神、
太颠、
武吉、
龙须虎、

雷震子  (同白)    呵!

(韦陀、护法、杨神、太颠、武吉、龙须虎、雷震子同下。)

姜尚   (白)     我不免进帐问安便了。

(姜尚下。)

【第七场】

(四龙套引周武王同上。)

周武王  (唱)     兴周灭纣动干戈,

             全凭姜尚保山河。

             将身且把后营坐,

             姜尚回来把话说。

(姜尚上。)

姜尚   (白)     参见主公。

周武王  (白)     先生请坐。

姜尚   (白)     谢坐。

周武王  (白)     吓先生,这几日纣王兵势如何?

姜尚   (白)     那纣王差来二妖,前来劫我大营。擒了二妇,俱现形已死。那一个也逃不出何处去。这江山一定是主公八百八江山也!

周武王  (白)     全仗先生威武。有宴在此,你我同饮。

姜尚   (白)     谢主公!

(牌子。急急风牌。妲己上,过场,下。四兵丁同追上,同追下。杨戬上,下。)

周武王  (白)     呵,外面何事响亮?

姜尚   (白)     主公不必惊慌,请至后帐。

(周武王、四龙套同下。)

姜尚   (白)     我不免前去观阵者。

(姜尚下。)

【第八场】

(妲己上。)

妲己   (白)     好惭愧我也!好惭愧我也!若不是我变幻身逃走得快,性命险些完了!我想纣王的江山,大势去了一大半了。我不免前去寻了圣母作道理便了。

     (风入松牌)  重重铁桶似银坑冰山,

             簇拥花园从未暗。

             商兵合欢了,

             臭名儿传留万载。

辛甲、
辛免、
太颠、
武吉、
雷震子、
哪吒、
韦陀、
护法、
杨神、
龙须虎、

杨戬   (内同白)   呔,哪里走!

妲己   (白)     哎呀不好了!

     (风入松牌)  急奔荒野,

             荒郊蓝峰虿怕追来渔池涧。

(妲己下。辛甲、辛免、太颠、武吉、雷震子、哪吒、韦陀、护法、杨神、龙须虎、杨戬同上,同挖门。)
辛甲、
辛免、
太颠、
武吉、
雷震子、
哪吒、
韦陀、
护法、
杨神、
龙须虎、

杨戬   (同白)    追下去!

(辛甲、辛免、太颠、武吉、雷震子、哪吒、韦陀、护法、杨神、龙须虎、杨戬同下。)

【第九场】

(四云童、四金刚、四童儿、千里眼、顺风耳、四神将引女娲同上。)

女娲   (浪淘沙牌)  色相来本来空,糊叶糊涂,

             保住般叶相皆途。

             乃是千年相,

             代叶在住江东。

     (念)     自从欲海浪波涛,万恶淫为首一条。人爱红颜甜如蜜,哪知蜜中有钢刀。

     (白)     吾乃女娲圣母是也。只因纣王无道,只是杀害生灵,黎民涂炭,万姓离心。目今乃西岐周王当兴,可惜成汤八百年之江山,一生的断送妖妇之手。锦绣乾坤,转眼之间,化作了瓦灰也!

(内喊声。)
辛甲、
辛免、
太颠、
武吉、
雷震子、
哪吒、
韦陀、
护法、
杨神、
龙须虎、

杨戬   (内同白)   妖妇哪里走!

(妲己上。)

妲己   (白)     哎呀圣母吓!救命吓!

女娲   (白)     哼哼哼!

(辛甲、辛免、太颠、武吉、雷震子、哪吒、韦陀、护法、杨神、龙须虎、杨戬同上。)
辛甲、
辛免、
太颠、
武吉、
雷震子、
哪吒、
韦陀、
护法、
杨神、
龙须虎、

杨戬   (同白)    参见圣母,圣寿无疆!

女娲   (白)     你等站立两厢。

辛甲、
辛免、
太颠、
武吉、
雷震子、
哪吒、
韦陀、
护法、
杨神、
龙须虎、

杨戬   (同白)    呵!

女娲   (白)     唔唔,吾命你脱幻人身,尽六宫出富贵,不过目商君江山归终顺时见动,谁叫你残害生灵,祸累百姓涂炭?想今日也恶贯满盈,有何分辩?还敢前来见吾么?

妲己   (白)     哎呀圣母吓!想弟子一来并不曾伤害生灵,不过其圣心之乐,有道是生之理天子所造,何罪之有?还望圣母饶恕!

女娲   (白)     哼!你真是胡说!

     (尾犯序牌)  你的心性毒如狼,

             罪恶丘山,十恶难以敌当。

             白台剩削穷民,开设虿盆,

             设炮烙,惨害了人之性命,又献了骨筋。

             剔胎枉绝之宗枝,此罪以信偿么!

             你残害了生灵,天怒神祥。

             堪想痛,姜后遭了刑剜目,

             痛储君尸横市场。

辛甲、
辛免、
太颠、
武吉、
雷震子、
哪吒、
韦陀、
护法、
杨神、
龙须虎、

杨戬   (同尾犯序牌) 你须知道狭路相逢,

             怎能够放你再还乡!

女娲   (白)     我此时不与你细辩,我将你交与姜尚,代天罚罪,凭他自去处分。

             杨戬、哪吒,你二人同众将可将她带去。

杨戬、

哪吒   (同白)    领法旨。

辛甲、
辛免、
太颠、
武吉、
雷震子、
哪吒、
韦陀、
护法、
杨神、
龙须虎、

杨戬   (同尾犯序牌) 有道是这冤债两还偿,

             不用哀求先前何必凄惶?

             万劫逃今日一笔挡,

             光有谁知万金躯。

妲己   (尾犯序牌)  顷刻间断却,

             哎呀,纣王吓!

             三十年的恩情结了账!

辛甲、
辛免、
太颠、
武吉、
雷震子、
哪吒、
韦陀、
护法、
杨神、
龙须虎、

杨戬   (同尾犯序牌) 须知道冤债的夫妻,

             只是如今无有下场。

女娲   (白)     众弟子。

辛甲、
辛免、
太颠、
武吉、
雷震子、
哪吒、
韦陀、
护法、
杨神、
龙须虎、

杨戬   (同白)    圣母!

女娲   (白)     将她押去,任凭姜尚治罪。

辛甲、
辛免、
太颠、
武吉、
雷震子、
哪吒、
韦陀、
护法、
杨神、
龙须虎、

杨戬   (同白)    领法旨!

妲己   (白)     不好了!

辛甲、
辛免、
太颠、
武吉、
雷震子、
哪吒、
韦陀、
护法、
杨神、
龙须虎、

杨戬   (同白)    走吓!

(辛甲、辛免、太颠、武吉、雷震子、哪吒、韦陀、护法、杨神、龙须虎、杨戬、妲己同下。)

女娲   (白)     正是:

     (念)     天道由来不可欺,世人何苦多自迷。自古万恶淫为首,难免阴馀报无私。

(众人同下。)

【第十场】

(四手下、四童儿、四兵丁、辛甲、辛免、太颠、武吉、雷震子、哪吒、韦陀、护法、杨神、龙须虎、杨戬拿旗引姜尚同上。)

姜尚   (点绛唇牌)  天澹云孤,怨云愁雾,施英武,威震征夫,取胜如神助。

(姜尚上高台。)

姜尚   (念)     事观当场事何欢,世事似同一局棋。空中伸去拿云手,推醒醉卧梦里痴。

     (白)     老夫,姓姜名尚字子牙。今日我奉女娲娘娘之旨,用法取斩妲己,以定民心。再将妖妇首级割下,献与纣王,叫他伐罪。

             呔,刀斧手!

四刀斧手 (内同白)   有!

姜尚   (白)     将妲己绑上来!

(四刀斧手押妲己同上。)

妲己   (白)     好苦杀人也!好苦杀人也!

     (端正好牌)  冷飕飕愁云敝,

             心儿内鸭舒舒。

             意乱了怀迷,

             苏获女自进皇宫内院,何罪是非?

             姜吕望叟,无辜将人寻祸起,

             这的也是那城门失火,城门失火!

     (白)     呔,姜尚吓!你冒天封爵,难道君臣之大礼你就无有了么?

姜尚   (白)     哼哼,想吾主母姜后被你这妖妇害死,今日将你擒住,也是报仇之期,何屈与你也?

妲己   (白)     想姜后弑叛,若不是多亏我清理宫院,焉能才得太平安享?你怎么不念君臣之心,动了干戈?致弑我君妃,倾颓擢发难数也!

     (滚绣球牌)  你藐君王欢,

             论理拉中戈,

             把诸侯群聚。

姜尚   (白)     哼哼哼!还是这样无礼!

             刀斧手!

四刀斧手 (同白)    有!

姜尚   (白)     将她推上法台!

(四刀斧手推妲己同上桌。)

妲己   (滚绣球牌)  俺只见那蟒豺狼列云对,

             胆战了心不定。

姜尚   (白)     武吉!

武吉   (白)     在。

姜尚   (白)     将她用刑!

武吉   (白)     得令!

妲己   (白)     呀!只见是受天去那夫无移,倒落得鲜血淋淋。

武吉   (白)     你看刀!

妲己   (白)     哎呀将军吓!

     (滚绣球牌)  将军只看俺怯怯惨绳索捆无门避,

             望求你宽宏大量停了息嘘唏。

姜尚   (白)     呔!胆大武吉,军令森严,岂容你邪心不归来!

             将武吉打入后营罪伐。

武吉   (白)     咳!

(武吉下。)

姜尚   (白)     杨戬听令!

杨戬   (白)     在。

姜尚   (白)     将她用刑!

杨戬   (白)     领法旨!

     (快活三牌)  听军令将军使,

             听军令将军使,

             仗青锋无步撩袍双睛批,

             俺自有玄功八九真奇异,

             肯饶伊上云梯。

(杨戬斩。妲己无头,去头。辛甲、辛免、太颠、雷震子、哪吒、韦陀、护法、杨神、龙须虎同怕。)

妲己   (白)     俺好快活也!

     (朝天子牌)  我好笑杀,他用尽神机,

             也是愚痴。

辛甲、
辛免、
太颠、
雷震子、
哪吒、
韦陀、
护法、
杨神、

龙须虎  (同白)    好奇也!

妲己   (白)     哎呀!

     (朝天子牌)  猛听得耳喳喳声声的如那沸,

             休认作旁门左道,再可以升天入地。

             怎比作了魑魅魍魉之辈,

             又道是道德可以风云来际。

             俺是个贵椒房,玉真的那天仙体,

             俺真金桂灵玉崑岗,却也倍立。

             错寻了载天山,鳌头相厶。

杨戬   (白)     启禀元帅:她用的,此乃是左道旁门之法,难以降伏。

姜尚   (白)     自古道德好来,这邪法不能胜过了正法。怎能有难以降伏?不用你等,待老夫亲自动手。看过我的打神鞭、杏黄旗过来!待我打她为齑!

     (脱为裕牌)  吓吓吓,恁凭把那罩法如儿戏,如儿戏

             斩君王宗灭绝断了嗣。

             俺是一个代天罚逆,

             光明夜异,重花日丽。

             恁你高叫也呼骂妖妇,

             俺只待立周朝基。

             恁如粪土山顶上,

             常活捉了你,亲去取你,不提防你,总有千支脚。

(姜尚上桌打。妲己现身。)

妲己   (白)     妖道吓!

姜尚   (白)     哎呀!你看这妖妇,她有如此的厉害,这便如何是好?

(姜尚想。)

姜尚   (白)     哦哦哦,有了。我想当初,那六压道兄他赠了我一个葫芦。是他言道:“师弟吓吓吓,你日后自有用处。”我不免摆香案拜过来。

             香案伺候!

(姜尚拜。吹打。)

姜尚   (白)     妖妇吓,妖妇!你也有今日!

     (唱)     俺这里望上砍,似飞蝗骤雨,

             俺这里望下砍,金刀和那巨斧。

             密匝匝上队伍,

             密匝匝对上伍。

             要斩那妖妇,将这葫芦移在手,

             便向妖妇那边用法力。

妲己   (白)     哎呀!

     (小梁舟牌)  见帇一刀,怜人胆怕怕战兢兢迷,

             今日里有路难以脱逃。

             听声声愁云蔽,

             一声声天日。

             千秋万古人叫骂,

             到如今悔也迟了。

             哎呀,纣王吓!

             弄的这断绝了三十年的这段恩义。

姜尚   (白)     妖妇你看刀!

(姜尚砍刀杀妲己。)

妲己   (白)     哎呀!

(妲己死。)

姜尚   (白)     将扎鸡妖押上来!

(四兵丁押喜妹同上。)

喜妹   (白)     好个妖道吓!

     (鹊踏枝牌)  一个个挺着胸脯,

             一个个纵着彪躯。

             却似便斩,

             俺只得吐着狼烟。

             一似气毒,他们不提防,

             中了埋伏。

姜尚   (白)     杨戬听令!

杨戬   (白)     在!

姜尚   (白)     将她斩了!

杨戬   (白)     得令。

喜妹   (白)     不好了!

(杨戬斩喜妹。喜妹死。)

杨戬   (白)     斩首已毕。

姜尚   (白)     将她二个尸首,可以撒下了长江之内。使她二人永远不能超生。今日斩首已毕,歇定半月,准备破城。可叫纣王亲自前来授首也!

     (雁儿落牌)  恨妖妇猖狂威无智,

             恁欢了崑岗把皇朝费。

             也须是乾坤传,

             姜太公也难情推之。

             锦江山,再何处有六宫闱,

             问谁是亲知试把那后人迷。

             千秋话万年言,彪炳题,请君详细,

             叹世人恁那心昏得这迷。

             俺只把洪基,

             共享着丰和也那八百世。

     (白)     将她二人尸首,推下江去。

(妲己、喜妹同下。)

姜尚   (白)     正是:

     (念)     万将如云尽归周,纣王今日困楚囚。天尊付下封神榜,不让名利似汗流。

     (白)     一同前去奏与主公知道。

辛甲、
辛免、
太颠、
雷震子、
哪吒、
韦陀、
护法、
杨神、
龙须虎、

杨戬   (同白)    呵!

姜尚、
辛甲、
辛免、
太颠、
雷震子、
哪吒、
韦陀、
护法、
杨神、
龙须虎、

杨戬   (同尾声)   三略法开江士,

             四面将云遮木枯。

             数十年辛苦,

             八方共那九州,尽归帝皇都。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936 ┊ 字数:13438 ┊ 最后更新:2016年09月30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