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太君辞朝》(一名:《黄花国造反》)

主要角色
佘太君:老旦
宋仁宗:老生
杨排风:占旦
包拯:净
岳士奎:末
呼天保:付
恩孟:丑

《太君辞朝》李多奎饰佘太君
《太君辞朝》李多奎饰佘太君
情节
《太君辞朝》为宋朝杨家将事实。按剧情所载,系出仁宗时代,黄花国造反。时杨家三代,俱已丧亡,只余太君、穆桂英、杨排风诸老妇,及曾孙杨藩一人而已。朝廷仍命杨家出征。佘太君既平定黄花回朝,自念全家三代,均为国亡身,人口凋零已极,设日后再有战征,命吾家出征,万一杨藩有伤,恐一脉宗嗣,从此断绝,因修下辞表,上朝告老。宋仁宗初时不准,续念其合家除小孙杨藩外,余俱年老,确系真情,遂许之。次日,即率同文武,至长亭饯送。

注释
此剧为老旦唱工戏。昔年龚云甫最拿手。坤伶苗鑫如,颇能得其真传。余亦曾屡见之。余最爱其辞朝场中之快三眼一段,声容并茂,真有气旺神流之致。今虽男伶中,亦不多觐。

根据《戏考》第三十九册整理

录入:LILA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73.11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佘太君上。)

佘太君  (引子)    杨家为国秉忠心,受皇爵禄报君恩。

(佘太君坐正场。)

佘太君  (念)     天波府内将英雄,南征北战立奇功。可叹忠良今何在,到头只落一场空。

(杨排风暗上。)

佘太君  (白)     老身佘氏太君,山东池州人氏。配夫金刀令公。我杨家自从投宋以来,四代忠良。只因黄花国代兵作乱,今有圣上,有谕旨前来,命老身带兵前去,征战黄花国。且喜大兵一到,一战成功,因此平定。我想吾杨家,死的么死了,亡的么亡了,只有孙儿杨藩一脉。倘若是在阵有失,岂不是绝了我杨家后代的宗嗣。今有昨日我合家商议,修下了辞王的表章,今日要上殿启奏一本,告职归林,安然潇洒,不免上殿一走。

             排风,

杨排风  (白)     太君。

佘太君  (白)     捧定了表章,随定老身,金殿走走。

杨排风  (白)     遵命。

(杨排风拿表章盘子。)

佘太君  (二黄慢板)  吾主爷坐山河皇恩高厚,

             下河东我杨家才把宋投。

             那萧邦兴人马与主争斗,

             潘仁美与杨家结下冤仇。

             我儿夫命丧在两狼山口,

             可叹他为国家南征北战,东挡西杀,不能到头。

             黄花国带人马又来争斗,

             他要夺我主爷江山锦绣。

             且苦得我老身扫尽贼囚。

             叫排风忙带路金殿来走,

             上金殿辞王驾本奏龙楼。

(佘太君、杨排风同下。)

【第二场】

(包拯、岳士奎、呼天保、恩孟同上。)
包拯、
岳士奎、
呼天保、

恩孟   (同点绛唇)  彤云升降,太极承恩,连玉觞,纷纷传。干戈扰攘,却龙鱼汗马强。国泰民安,庆永祯祥。

包拯   (白)     老夫包文正。

岳士奎  (白)     下官岳士奎。

呼天保  (白)     下官呼天保。

恩孟   (白)     下官恩孟。

包拯   (白)     列位大人请了。

岳士奎、
呼天保、

恩孟   (同白)    请了。

包拯   (白)     今当万岁设立早朝,你我不免殿脚伺候。金钟三响,万岁临朝,你我分班伺候。

岳士奎、
呼天保、

恩孟   (同白)    请。

(包拯、岳士奎、呼天保、恩孟自两边分下。四小太监、二大太监引宋仁宗同上。)

宋仁宗  (引子)    龙门闪放,文武臣,齐贺君王。

(包拯、岳士奎、呼天保、恩孟自两边分上。)
包拯、
岳士奎、
呼天保、

恩孟   (同白)    臣等见驾。愿吾主万岁。

宋仁宗  (白)     众卿平身。

包拯、
岳士奎、
呼天保、

恩孟   (同白)    万万岁。

(包拯、岳士奎、呼天保、恩孟分站立两边。)

宋仁宗  (念)     黄花国内起风波,生灵涂炭受折磨。多亏众卿来相扶,扫平蛮贼整山河。

     (白)     寡人大宋天子仁宗在位。自孤王登基以来,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只因外邦黄花国作乱,幸喜太君,带领人马,前去征战,黄花国的贼囚,一战成功,各处平尽。今当设立早朝。

             内侍!

大太监甲 (白)     奴婢在。

宋仁宗  (白)     替孤传旨下去:满朝文武,有本早奏,无本退班。

大太监甲 (白)     领旨。

             万岁有旨:满朝文武,有本早奏,无本退班。

佘太君  (内白)    佘氏有本启奏。

大太监甲 (白)     候旨。

             启奏万岁:佘太君有本启奏。

宋仁宗  (白)     替孤传旨:太君上殿。

大太监甲 (白)     领旨。

             万岁有旨:太君上殿。

佘太君  (内白)    领旨。

(杨排风引佘太君同上。)

佘太君  (念)     修下辞王表,上殿奏当朝。

     (白)     臣妾佘氏见驾,愿吾主万岁。

宋仁宗  (白)     太君平身。

佘太君  (白)     万万岁。

宋仁宗  (白)     赐座。

佘太君  (白)     谢座。

宋仁宗  (白)     太君上殿,有何本奏。

佘太君  (白)     启奏万岁:今有黄花国的反冠平尽,乃是吾主洪福齐天也。

宋仁宗  (白)     平伏黄花国,乃是太君一门之功。

佘太君  (白)     我主洪福。

宋仁宗  (白)     手捧何物?

佘太君  (白)     臣妾修下本奏。

宋仁宗  (白)     呈上来,待孤一观。

(牌子。)

宋仁宗  (白)     吓太君,想外邦已平,太君要告职,叫孤王是怎能舍得?

佘太君  (白)     咳,万岁吓!

     (二黄慢板)  佘氏女在金殿把本启奏,

             尊一声万岁爷细听从头:

             我夫君居住了池州山后,

             太祖爷今下河东把宋来投。

             宋天子待杨家恩比天厚,

             赐臣做一个个官封王侯。

             可恨那潘洪贼心怀绝后,

             他与我杨家将来结冤仇。

             萧天佐领番兵与主争斗,

             潘仁美讨帅印暗用机谋。

             大郎儿替宋主忠心尽了,

             二郎儿短剑下命丧荒丘。

             三郎儿马踏死如泥酱透,

             四郎儿失番邦不见回头。

             五郎儿看破了红尘之路,

             他无奈五台山去把道修。

             六郎儿英雄将下场无有,

             七郎儿被潘洪乱箭命休。

             万岁爷开龙恩告职回头,万岁爷吓!

宋仁宗  (白)     太君吓!

     (二黄慢板)  老太君在金殿把本奏启,

             不由我两眼中珠泪湿衣。

             老太君今日里告职归里,

             叫寡人怎舍得架海金女。

             望太后还需要三思主意,

             你去后何人来保孤华夷。

佘太君  (二黄快三眼) 万岁爷不准我把本奏告,

             细听我佘氏女再奏当朝:

             我杨家英雄将俱皆伤了,

             并无有一个的能将英豪。

             穆桂英生的来年纪老了,

             她怎比当年时女将英豪。

             杨排风她今年七十多了,

             她也是难保国立下功劳。

             只有那小杨藩年纪幼小,

             两军前他不能枪对钢刀。

             臣妾的迈年人无有用了,

             我好比那枯树恐怕风摇。

             万岁爷今准了臣妾本表,

             我合家老幼小来把香烧。

             佘氏女在金殿忙忙跪了,

             万岁吓!

             为国的忠良将无有下稍。

宋仁宗  (白)     哎呀!太君,快快请起。

     (二黄摇板)  老太君在金殿珠泪滚滚,

             不由得孤王我两泪淋淋。

             这两边文武臣俱把泪含,

             思一思想一想是要伤心。

             左千思右万想无计意论,

             我再与文武臣细说分明。

     (白)     吓,众卿。

包拯、
岳士奎、
呼天保、

恩孟   (同白)    臣。

宋仁宗  (白)     今日太君,要辞朝归故。还是准吓,还是怎样呢?

包拯、
岳士奎、
呼天保、

恩孟   (同白)    太君辞朝怎好不准。想当年,他杨家八虎闯幽州九虎下南唐。到今日,太平江山,万岁问太君居住何地,倘若是日后外邦要动刀兵,也好使人前去,搬兵取救。

宋仁宗  (白)     众卿言之有理。

             吓,太君辞朝,不知居住何地?日后寡人,也好使人前去问安。

佘太君  (白)     启奏万岁:此番回去,安居在那苟西番。想那地虽然是反邦,还有正直清泉可饮。

宋仁宗  (白)     那苟西番,乃是我国平伏之处,孤将那边钱粮,免解京地,付与太君掌管钱粮作为养老之敬。

佘太君  (白)     多谢万岁。

宋仁宗  (白)     太君今日。叫孤怎生得舍?

佘太君  (白)     日后还有回朝。

宋仁宗  (白)     众卿。

包拯、
岳士奎、
呼天保、

恩孟   (同白)    臣。

宋仁宗  (白)     明日准备酒宴,与太君饯行。

包拯、
岳士奎、
呼天保、

恩孟   (同白)    领旨。朝事已毕,请驾回宫。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龙套、四小军、岳士奎同上。牌子。)

岳士奎  (白)     下官岳士奎,奉了万岁之命,准备酒宴,在长亭与太君饯行。

             来,

四小军  (同白)    有。

岳士奎  (白)     带马长亭去者。

     (西皮原板)  号炮三声出了城,

             大小儿郎齐分明。

             阵前功劳成何用,

             一世为官一世空。

             今日太君辞王去,

             不知何日才回程。

             叫人来带路长亭进,

             万岁驾到报分明。

宋仁宗  (内西皮导板) 龙车凤辇出皇城,

(四大铠、四龙套、四太监、二小太监、四宫女、包拯、恩孟、呼天保引宋仁宗同上。)

宋仁宗  (西皮慢板)  为王的我亲自至在长亭。

             太君隐住西番地,

             去了擎天柱一根。

             西番地钱粮俱免尽,

             功劳买动帝王心。

             内侍臣摆驾长亭来进,

             太君到此报分明。

(穆桂英上。)

穆桂英  (唱)     来在长亭下了轿,

             辞别万岁要动身。

(穆桂英下。)

宋仁宗  (唱)     她今一去不当紧,

             孤王江山靠何人?

(杨藩上。)

杨藩   (唱)     来在长亭下能行,

             拜别万岁要回程。

             辞别万岁跨金蹬,

             从今不到午朝门。

(杨藩下。)

宋仁宗  (唱)     长亭去了小爱卿,

             那边来了老太君。

(四丫鬟引佘太君同上。)

佘太君  (西皮摇板)  佘氏代出帅府门,

             怎不叫人两泪淋。

             难舍汴京花美景,

             难舍宋王有德君。

             来在长亭下车轮,

             臣妾难以报君恩。

宋仁宗  (西皮摇板)  内侍看过酒一樽,

             我与太君来饯行。

佘太君  (西皮摇板)  谢过万岁酒一樽,

             只得将酒祭长亭。

包拯   (白)     酒来。

     (西皮摇板)  一斗酒儿满满敬,

             以表学生一片心。

佘太君  (西皮摇板)  好个忠义包大人,

             赤胆忠心保乾坤。

             上前辞别仁义主,

             回头再辞众大人。

             悲悲切切上车轮,

             我杨家只有五个人。

(佘太君下。)
包拯、
岳士奎、
呼天保、

恩孟   (同白)    送太君。

宋仁宗  (唱)     一见太君出长亭,

             不由孤王泪悲淋。

             回顾再与众卿论,

             孤王言来听分明:

             西番钱粮俱与太君做奉敬。

             倘若那贼刀兵动,

             孤王江山靠何人?

             若去西番搬救应,

             不知太君可发兵?

             内臣摆驾长亭进,

             去了擎天柱一根。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6131 ┊ 字数:3977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1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