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玉门关》【前本】

主要角色
班超:武生
鄯善王:副净
呼韩豹:净
窦固:净
徐干:净
番将甲:丑
番将乙:丑
更夫甲:丑
更夫乙:丑

《玉门关》何时希饰班超
《玉门关》何时希饰班超
情节
班超怀抱奇才大志,屈身于人为世佣,心中大是不愿意。适遇窦固出征匈奴,招揽智勇之士,班超遂投笔从军,弃文就武,窦固即命其出征,收复西域诸羌。班超乃率领三十六弟兄,同出玉门关,抵羌后,屡出奇计,智戮番将呼韩豹,威伏鄯善国王,一举而全羌定,盖皆以奇兵制胜也。

注释
是剧事实,系出《后汉书·班超传》中,确是根据正史,与寻常戏剧但刺取稗官小说家言者价值不同。幼学读本里头,所谓“班定远以三十六人定西城”和班超“投笔从戎”的这两句话儿,就是这一本戏中的事实。本考第十三册中,此剧本已收入,惟出旧本,沿谬袭讹,在所不免。今此出乃伶隐汪笑侬改编之真脚本,非特词句雅驯,不同俗本,即结构亦精当,从前误点,皆已矫正。想顾曲者及剧界诸子,必乐于两两比较,以参酌研究也。爰不嫌重出,亟刊载之。

根据《戏考》第三十九册整理

录入: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61.9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班超上。)

班超   (引子)    书卷埋头,怎能够,万里封侯?

(班超坐。)

班超   (念)     钻研故纸及春秋,橐笔京华赋壮游。男儿一副好身手,不立功名誓不休。

     (白)     小生,姓班,名超,乃扶风郡平陵人氏。父名班彪,长兄班固。俺自幼承父兄教诲,每日攻苦读书,自量胸中才学,也不愧文中飞将。只是俺自从跟随长兄到了洛阳,就在兰台下供佣笔砚。俺想这种书蠹的事儿,哪有出头之日?因此结交了一位好朋友,名唤徐干,还有一干有名的义士,每日盘枪舞剑,熟读兵书,以备将来用武之地。只是俺堂堂丈夫,无人知晓,也是枉然。思想起来,好不烦闷呵。

     (唱)     抵掌谈兵意气豪,

             英名不数霍票姚。

             虎头燕颔称年少,

             不爱毛锥爱宝刀。

     (白)     咳,我想近日窦将军窦固,奉旨将兵,出征匈奴,投他军中效力,一来为国立功,二来施展施展平日的大志。俺不免前去与徐大哥商议商议。就是这个主意。

(班超起,执笔。)

班超   (白)     嗳,这一枝笔儿,你就苦我了。

(班超投笔。)

班超   (唱)     文章倚马终何用,

             万里沙场要横行。

             长枪大戟威风整,

             愿效终军去请缨。

(班超下。)

【第二场】

(徐干上。)

徐干   (念)     浑身真是胆,两臂力千钧。

(徐干坐。)

徐干   (白)     俺徐干,扶风郡平陵人氏。幼与班超同学,结为弟兄。自从到了洛阳,每日同他盘枪舞剑,练习武艺,倒也逍遥自在。天到这般时候,怎么还不见来到?

(班超上。)

班超   (念)     片言出肝胆,四海皆弟兄。

     (白)     来此已是徐大哥门首,待我进去。

(徐干起。)

徐干   (白)     贤弟到了,请坐。

班超   (白)     请。

(班超、徐干分坐。)

徐干   (白)     贤弟今天何故来迟?

班超   (白)     大哥有所不知,今有大将军窦固,奉旨出征匈奴,招纳天下知兵之士。我想趁此机会,带领众弟兄,前去投效,倘能为国立功,也不枉人生一世。大哥你意如何?

徐干   (白)     贤弟所见甚好。但是一件:贤弟才名盖世,就凭着一个笔尖,敌得过千军万马,何必临阵交锋才算得是英雄呢?

班超   (白)     舞文弄墨,此乃书生所为。大丈夫当效力疆场,扬威异域。大哥不必拦阻。

徐干   (白)     贤弟若肯前去,愚兄也助你一臂之力。

班超   (白)     好,等兄弟会见窦将军,就可前去。相烦大哥,说明与众位弟兄。告辞。

徐干   (白)     奉送。

班超   (白)     请。

(班超下。)

徐干   (白)     好朋友呵,好朋友。

(徐干下。)

【第三场】

(众武士同上。)

众武士  (同念)    论交生死地,结客少年场。

王忠   (白)     王忠。

朱武   (白)     朱武。

刘鹏   (白)     刘鹏。

马严   (白)     马严。

郭昭   (白)     郭昭。

邓远   (白)     邓远。

王忠   (白)     众位请了。

众武士  (同白)    请了。

王忠   (白)     今日天气清和,不免到徐大哥家中,一同练习武艺,就此走走。

众武士  (同白)    请。

     (同唱)    精神抖擞习拳勇,

             准备他年立战功。

王忠   (白)     来此已是徐大哥门首。

             徐大哥转来。

(徐干上。)

徐干   (念)     座上客常满,樽中酒不空。

     (白)     原来众位弟兄到了。请进。

王忠   (白)     请。

(众人分坐。)

王忠   (白)     大哥,今日班公子为何不到?

徐干   (白)     众位弟兄不知,今有窦将军奉旨,出征匈奴,班公子要带领众位弟兄,投军效力。他已前去打听,不知众位弟兄,意下如何?

王忠   (白)     班公子乃当今名士,我们情愿都去帮助与他。

徐干   (白)     好。众位弟兄,请在后面麦酒,等候公子便了。

王忠   (白)     请。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四兵卒、中军同上。窦固上。)

窦固   (引子)    仗节出边,统雄兵,扫荡烽烟。

(窦固坐。)

窦固   (念)     封侯拜爵在朝端,大纛高牙夜出关。十万男儿齐拍手,铭功刻石到祁连。

     (白)     老夫窦固,表字孟孙,汉室为臣,官拜奉车都尉之职。老夫奉了朝旨,出征匈奴,通道西域,招纳天下壮士,统率出关。却这无人应命。

             中军,伺候了。

(下人上。)

下人   (念)     无事不敢乱禀,有事不敢不报。

(下人跪。)

下人   (白)     元帅,班超前来投效。

窦固   (白)     传他进帐。

(班超上。)

班超   (念)     懒拭长桥赋,来投细柳营。

     (白)     将军在上,小生有礼。

窦固   (白)     少礼落座。

班超   (白)     谢坐。

窦固   (白)     仲升来此何干?

班超   (白)     闻说将军奉旨出征,小生不才,愿随将军马足,听候驱策。

窦固   (白)     仲升果有此意,就可随同郭恂,收复西域诸国。但不知仲升前去,可带多少人马?

班超   (白)     小生有壮士三十六人,英勇无敌。兵在出奇制胜,毋须多用。

窦固   (白)     好!班超听令。

班超   (白)     在。

窦固   (白)     命你前赴西域,收复诸羌。此去多加小心。

班超   (白)     遵令。

             带马!

     (唱)     读书不遂男儿愿,

             跃马横戈出玉关。

(班超下。)

窦固   (唱)     国士无双班仲升,

             今番一去定立功。

(窦固、中军、四兵卒同下。)

【第五场】

(徐干、众武士同上。)

众人   (同念)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众人分坐。)

王忠   (白)     班公子怎么还不见到来?

徐干   (白)     等候便了。

(班超上。)

班超   (念)     将相本无种,英雄不在名。

徐干   (白)     贤弟回来了。

王忠   (白)     公子有礼了。

班超   (白)     少礼。请坐。

王忠   (白)     请。

(班超、王忠分坐。)

徐干   (白)     贤弟,此去怎样?

班超   (白)     奉将军之令,命俺带领众位弟兄,一到西域,收复诸羌。

             众位弟兄,可曾愿去?

王忠   (白)     愿去不辞。

班超   (白)     如此甚好,就可一同前往。

王忠   (白)     遵命。

(四兵卒同上。)

班超   (白)     马来。

     (唱)     燕雀安知鸿鹄志,

             横沙绝漠度春秋。

             腰中宝剑双鸣吼,

             不斩匈奴誓不休。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呼韩豹、四番卒同上。)

呼韩豹  (念)     连兵驰沙漠,走马度阴山。

     (白)     俺,匈奴大将军呼韩豹是也。闻说汉兵出塞,奉我主命令,一到西域,暗结诸羌,教他们违背汉家,归顺我主。今日正起程。

             巴图鲁,听俺令下。

四番卒  (同白)    嗄!

呼韩豹  (唱)     中军虎帐传一令,

             大小儿郎听分明:

             催开战马往前进,

             行兵莫要露真情。

(众人同下。)

【第七场】

(张仁、李义同上。)

张仁   (白)     我张仁。

李义   (白)     我李义。

张仁   (白)     奉了元帅将领,把守关门。你我在此小心把守者。

(场上设布城。班超、众武士、四兵卒同上。)

班超   (白)     众将官!

四兵卒  (同白)    嗄。

班超   (白)     细看离关不远,催马趱行者。

     (唱)     黄河远上白云间,

             一片孤城万仞山。

             羌笛何须怨杨柳,

             春风不度玉门关。

     (白)     众将,吩咐门军开关。

(四兵卒同允。)

四兵卒  (同白)    开关!

张仁、

李义   (同白)    开关了!

(班超、众武士、四兵卒同出城。)

班超   (白)     众位弟兄,你看出得关来,黄沙漠漠,野草萋萋,好一派凄凉景况也。

(众人同走圆场。)

班超   (唱)     曾记得当年张博望,

             开通西域接甘凉。

             西来天马飞行壮,

             苜蓿葡萄遍汉疆。

             万里流沙皆内向,

             陈兵渭水会名王。

             国威远博须良将,

             要念前功继武皇。

(众人同下。)

【第八场】

(鄯善王上,四番卒同上。)

鄯善王  (引子)    国小兵强,统臣民,雄长诸羌。

(鄯善王坐。)

鄯善王  (念)     东极阴关接玉门,楼兰旧部俺为尊。匈奴士马精强甚,沙漠相依左右邻。

     (白)     老夫,鄯善国王是也。自从汉室闭关以后,久不相通,现在匈奴开地千里,兵马强盛,老夫想与他连和,前已差人奉书通好,怎么还不见动静?

             众将官!

四番卒  (同白)    嗄。

鄯善王  (白)     伺候了。

(探子上。)

探子   (念)     匈奴兵马至,报与大王知。

     (白)     老大王,匈奴大将带领兵马前来。

鄯善王  (白)     摆队相迎。

(众人同下。)

【第九场】

(呼韩豹、四番卒同上,同走圆场,同下。场上设布城。鄯善王、四番卒同上,同出城。呼韩豹、四番卒同上,同相见。)

呼韩豹  (白)     老大王!

鄯善王  (白)     将军!

(呼韩豹、鄯善王各作笑,同进城,众人同下。)

【第十场】

(鄯善王、四番卒同上。呼韩豹、四番卒同上。)

呼韩豹  (白)     老大王在上,末将有礼。

鄯善王  (白)     少礼,请坐。

(鄯善王、呼韩豹分坐。)

鄯善王  (白)     不知将军远来,未曾远迎,面前恕罪。

呼韩豹  (白)     岂敢岂敢。

鄯善王  (白)     将军来此何事?

呼韩豹  (白)     奉我主命令,带领三千人马,亲到贵邦,一来奉书问候,二来劝老大王归顺我主,反抗天朝。不知老大王意下如何?

鄯善王  (白)     孤家早有此意,将军来的甚好。但事要机密,不可泄漏。

(探子上,跪。)

探子   (白)     汉朝大将班超要见。

(呼韩豹惊疑。)

呼韩豹  (白)     汉兵到来,这、这、这便如何是好?

             他带来多少人马?

探子   (白)     三十六人。

鄯善王  (白)     这班超小儿,胆敢带领三十六人,深入虎口!老夫自有道理。

             将军请在后帐饮酒。

(呼韩豹、四番卒同下。)

鄯善王  (白)     吩咐二将进帐。

四番卒  (同白)    二将进帐。

(二番将同上。)

二番将  (同念)    大王传唤,进帐去见。

(二番将同进帐。)

二番将  (同白)    老大王在上,末将参见。

鄯善王  (白)     少礼,落坐。

二番将  (同白)    大王将我们传来,有何吩咐?

鄯善王  (白)     今有汉将班超带领三十六人前来,命尔等埋伏帐外,他若好意殷勤,还在罢了;倘有差池,将他立时擒下,不得有误。

二番将  (同白)    得令!

番将甲  (念)     四面安排定,

番将乙  (念)     单等军令行。

(二番将同下。)

鄯善王  (白)     众将摆队相迎。

四番卒  (同白)    嗄。

(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场上设布城。鄯善王、四番卒同上,同出城。班超、众武士同上,相见。)

班超   (白)     老大王!

鄯善王  (白)     将军!

(班超、鄯善王各作笑,同进城,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鄯善王、四番卒同上。班超、众武士同上。众人分坐。)

鄯善王  (白)     不知将军远来,未曾远迎,面前恕罪。

班超   (白)     岂敢。天可汗问大王无恙。

鄯善王  (白)     多谢将军。来此何干?

班超   (白)     我大汉天子,与贵国通好,业已三百余载。自从闭关以后,久绝交通。现值四海承平,天子眷念藩邦,特命小臣通问,奉告大王:急应归顺大汉,奉表称臣。不知大王意下如何?

鄯善王  (白)     将军所言虽是,但敝国地小民贫,大汉远隔千里,岂能兼顾?将军莫要提起此话。

班超   (白)     老大王所言差矣。俺大汉天子,待尔等不薄,何故反抗我主,归顺匈奴?

鄯善王  (白)     你这竖子,听哪里话来,敢欺压老夫!

(班超右手拔剑,执二将同跪。班超执鄯善王跪。)

班超   (白)     你说也不说?

鄯善王  (白)     将军且莫动手,我说。

班超   (白)     说!

鄯善王  (白)     匈奴来将,现在后帐。

班超   (白)     他叫甚名字?

鄯善王  (白)     他叫呼韩豹。

班超   (白)     他有多少人马?

鄯善王  (白)     他有三千人马。

班超   (白)     放你起去。

(鄯善王起。)

鄯善王  (白)     吓死我也。

班超   (白)     三天以内,你若献出城池番将,还在罢了;若是不肯,要你匹夫老命!

(班超、众武士同下。)

二番将  (同白)    老大王?不中用了!

鄯善王  (白)     谁不中用?你们才不中用哩!

二番将  (同白)    我跟他们讲理,谁跟他打架?早就他教打死哩。

鄯善王  (唱)     可恨班超太无理,

             当面就把老夫欺。

             我要想与他作了对,

             怎奈二将是两个野鸡。

(二番将同笑。)

二番将  (同白)    野鸡可不会说话。

鄯善王  (白)     众将!

四番卒  (同白)    嗄。

鄯善王  (白)     请呼韩将军。

四番卒  (同白)    请呼韩将军!

(呼韩豹上。)

呼韩豹  (念)     名驹肥苜蓿,美酒醉葡萄。

(鄯善王、呼韩豹分坐。)

呼韩豹  (白)     老大王怎么样了?

鄯善王  (白)     这班超小儿,实在无礼!老夫几被他杀死。

呼韩豹  (白)     老大王不必如此,俺亲自出马,与他分个胜负。

鄯善王  (白)     将军且慢,这班超小儿,非常骁勇,将军怕不是他对手。

呼韩豹  (白)     谅这小匹夫,也是无能之辈。

鄯善王  (白)     话虽如此,将军不必同他比较。等到明日,就在此地摆下酒宴,差人请他前来,四面好好埋伏,将他灌醉,立候绑缚,下在牢城。他若不来,再作计较。

呼韩豹  (白)     此计甚好。

鄯善王  (念)     安排香饵套,

呼韩豹  (念)     下海钓鱼鳌。

(众人同下。)

【第十三场】

(班超、众武士同上,分坐。)

班超   (白)     今日若非众位弟兄帮助,险遭不测。

众武士  (同白)    好说。似这等犬羊之辈,也不是将军对手。

班超   (白)     众位弟兄!

众武士  (同白)    公子。

班超   (白)     今日老匹夫,受这一场奇辱,怎肯与我们甘休?他若带领匈奴兵马前来,要与我们厮杀,那便怎了?

徐干   (白)     我等堂堂男子,怕死不成?将军不必多虑。

班超   (白)     大哥所言不差。就只一件:我等三十六人,焉能抵敌他三千人马?倘若陷入重围,那时内无粮草,外无救兵,岂非自送其死?

徐干   (白)     如此说来,怎生是好?

刘鹏   (白)     小弟却有个主见,不知大家看着怎样?

众人   (同白)    如此请讲。

刘鹏   (白)     我们敌他不住,不如差人下书,请窦将军调兵来救。你们看着怎样?

邓远   (白)     此地离大营三四千里,等到调兵到来,我们饿也饿死了。你这话不中用。

刘鹏   (白)     不中用,算我没说。

班超   (白)     你我兄弟因何而来?

众人   (同白)    为了大汉威名。

班超   (白)     却道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想今晚夜间,三更时分,暗暗混进敌营,一在后面放火,一在前面喊杀。倘若胜了番兵,国家必有重赏;若是不胜,就为国一死,也不失英雄的体面。

众人   (同白)    将军之言有理,就请传令。

班超   (白)     王忠、朱武听令!

王忠、

朱武   (同白)    在!

班超   (白)     命你二人扮作番兵模样,混进敌营。等到三更时分,一齐放火,不可有误。

王忠、

朱武   (同白)    遵令!

(王忠、朱武同下。)

班超   (白)     邓远听令!

邓远   (白)     在!

班超   (白)     命你埋伏高岗之上,等到敌营火起,擂鼓助战,当作疑兵,不可有误。

邓远   (白)     遵令!

(邓远下。)

班超   (白)     刘鹏、马严、郭昭听令!

刘鹏、
马严、

郭昭   (同白)    在!

班超   (白)     徐大哥!

徐干   (白)     将军!

班超   (白)     我们今晚就可一同前往。

徐干   (白)     好。

班超   (念)     单身伏猛虎,

众人   (同念)    赤手缚长蛇。

(众人同下。)

【第十四场】

(王忠、朱武同上,同走圆场。)

王忠   (白)     俺王忠。

朱武   (白)     俺朱武。

             奉了将军将领,今夜晚间,命我二人扮作番将模样,暗暗混入敌营,就此走走。

王忠、

朱武   (同新水令)  松阴宿鸟夜飞腾,

             月沉沉更深人静。

             潜踪行没影,

             紧急似流星。

             放胆前行,

             哪怕他兵强将猛。

(王忠、朱武同下。)

【第十五场】

(二更夫同上。)

更夫甲  (念)     为人别打更,

更夫乙  (念)     打更睡不宁。

更夫   (白)     伙计!

更夫乙  (白)     今夜该我们执更巡夜,就此走走。

(王忠、朱武暗同上,同执二更夫。)
王忠、

朱武   (同白)    你们是甚人?

二更夫  (同白)    我们是打更的。

王忠、

朱武   (同白)    你们可晓得营中的粮草,现在何处?

二更夫  (同白)    在大营后面。

(王忠、朱武同杀二更夫,同换衣。)

王忠   (白)     眼看敌营不远,不免闯进者呀。东南风起,此天助我也!

(王忠、朱武同下。)

【第十六场】

(王忠、朱武同上。)

王忠   (白)     贤弟。

朱武   (白)     大哥。

王忠   (白)     你我混进了敌营,幸喜无人知觉。天到什么时候?

(打三更鼓。)

朱武   (白)     三更三点。

王忠   (白)     放火烧营!

(放火焰。王忠、朱武同下。)

【第十七场】

(呼韩豹、四番卒同上。)

呼韩豹  (白)     嗳吓不好。

(呼韩豹救火。)

呼韩豹  (白)     巴图鲁!

四番卒  (同白)    有!

呼韩豹  (白)     此处必有奸细,搜杀去者!

(众人同下。)

【第十八场】

(王忠、朱武同上。)

王忠   (白)     后面追兵前来,不免截杀一阵。

(四番卒、呼韩豹同上。)

呼韩豹  (白)     尔等何人,敢来放火?

王忠   (白)     俺汉朝大将王忠,

朱武   (白)     朱武。

呼韩豹  (白)     无名小卒。巴图鲁与我拿下!

(众人同开打,王忠、朱武同败下。呼韩豹、众人同下。)

【第十九场】

(班超、徐干、刘鹏、马严、郭昭同上。内鼓声。)

班超   (白)     番兵前来,大家杀上前去!

(众人同下。)

【第二十场】

(王忠、朱武同上,呼韩豹、四番卒同追上,班迎上。)

呼韩豹  (白)     你是何人?挡住某的去路!

班超   (白)     俺大汉司马班超是也。你是何人,还不通名受死!

呼韩豹  (白)     俺匈奴大将呼韩豹。

班超   (白)     这样狗虏,敢来为敌?

             众将,杀!

(众人同开打,同下。)

【第二十一场】

(邓远执旗上。众马军同上。内鼓声。)

邓远   (白)     前面火起,我不免登高擂鼓助战者。

(邓远登山。内鼓声。)

邓远   (白)     呀,好一场厮杀也!

     (石榴花牌)  只见那番兵番将似海潮,

             观不尽人头滚荒郊。

             又只见将士纷纷一阵乱剿,

             烈焰中马嘶人哭叫。

             助他阵战鼓冬冬,

             助他阵战鼓冬冬。

             我天朝将帅把那刀枪绕,

             高高下下飞腾,也应烟冒。

             见一派旌旗烧,

             见一派旌旗烧。

             胡尘也应尽扫。

             俺这里一战灭儿曹。

(班超、王忠、刘鹏、马严、徐干、郭昭同上。呼韩豹、四番卒同上,同开打,呼韩豹败下,众人同追下。)

邓远   (白)     马军!

众马军  (同白)    在!

邓远   (白)     你看番兵败下,带马前去截杀者。

(邓远下山,带众马军同下。)

【第二十二场】

(呼韩豹、四番卒同上。班超、王忠、朱武、徐干、刘鹏、马严、郭昭、邓远同上。班超坐。)

班超   (白)     众将!

(众人同允。)

班超   (白)     把番将绑上来!

(呼韩豹站立,不跪。)

班超   (白)     你这狗虏,私通鄯善,要谋害俺的性命。

             来!

众人   (同白)    有!

班超   (白)     绑下去杀!

(军卒绑呼韩豹同下。内鼓声。军卒捧人头上,跪。)

军卒   (白)     将军请看。

班超   (白)     悬在辕门。

             众将!

众人   (同白)    有!

班超   (白)     传鄯善国王进帐。

(众人同允。鄯善王上,惊。)

鄯善王  (白)     嗳吓!吓、吓死我也!

(鄯善王进见,跪。)

鄯善王  (白)     将军将我传来,有何吩咐?

班超   (白)     你这老奴才,违背大汉,私通匈奴,要害某的性命。

             来!

众人   (同白)    嗄。

班超   (白)     绑下去杀!

(鄯善王叩头。)

鄯善王  (白)     将军且请息怒,在下不敢害将军。情愿归降大汉,望求饶恕。

班超   (白)     看你老迈,暂且饶过。限你三天,将军马点齐,待本官查验,不得违误。下去。

众人   (同白)    下去!

(鄯善王起。)

鄯善王  (白)     嗳吓,险哪!

(鄯善王下。)

班超   (白)     请在后帐,与诸将贺功。

众人   (同白)    请!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6242 ┊ 字数:8151 ┊ 最后更新:2010年11月08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