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五雷报》

主要角色
姚氏:老旦
李氏:正旦
王氏:旦
裴氏:丑旦
钱正:净
保林:童
速报使:生

情节
按剧中事实,称系江苏扬州府兴化县周家堡,钱姓之实事。洵如是则雷击五不孝,报应昭彰,诚足以警觉世之大不孝者。剧称兴化县周家堡,有钱姓兄弟三房,长名钱正,次名钱选,三名钱坤,各已成室,分炊而居。上有老母姚氏,三人轮流奉养。岂知三房六人之中只有第三媳妇李氏,能知孝养,其余三子两媳,皆为大逆不道之畜类,其平日之辱骂缺养,不可尽述。至某岁年终,是日大除夕,适逢大房供食之日,姚氏因腹中饥饿,遂走至大房。讵料大媳归,方以朽烂东西饲姑,而钱正适返,立将其母赶出。姚氏哭哭啼啼,行至二房叩门,而二房钱选与媳妇王氏,又以闭门羹相饷,拒而不纳。惟有三媳妇李氏,知姑必未得食。俟其夫钱坤出至赌场时,乃四出找寻,得遇于道旁,迨引至家中,方令用饭。而钱坤忽归,一见大怒,迁恨其妻,一脚失足,将妻踢死,姚氏见状,亦只得投跳牛坑自尽。霎时间天大雷雨,立将三子两媳雷击路旁,姚李婆媳复活。

注释
《五雷报》一戏,向不常见。而其剧本情节颇为纯正,词句亦极文雅。尽唱者不多,则转辗传讹之弊反少,故其脚本转佳。
是诚有功世道,足以警戒下流社会之戏也。全剧唱片极多,颇悲凄动听。

根据《戏考》第三十八册整理

录入:魏克巍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83.1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姚氏上。)

姚氏   (引子)    只要一子孝,何用儿孙多?

     (念)     老身今年七十多,好比路边草一棵。今年残冬来度过,不知来春活不活。

     (白)     老身姚氏,配夫钱春荣,早已亡故。所生三子,俱已婚配,听信妻言,搬弄分家且住,他三人轮天供养。今日本派长房供膳,你看日已过午,无人来问,怎奈我腹内饥饿,不免去到大房门首一走便了。

     (二黄慢板)  有老身出门来前思后想,

             思想起当年事好不悲伤。

             恨苍天把儿夫早已命丧,

             撇下了三个子苦度时光。

             实指望养姣儿后来有望,

             又谁知听妻言不养为娘。

             多亏了李三娘殷勤奉养,

             有三从并四德贤孝可当。

             我只得轻移步慢扶移杖,

(姚氏看。)

姚氏   (二黄慢板)  怕只怕到大房空走一场。

(姚氏下。)

【第二场】

(钱正上。)

钱正   (西皮摇板)  一日离家一日深,

             好似孤雁宿寒林。

     (白)     在下,钱正。只因在外贸易,今年到岁底年庚,回家探望,不免去至河下,雇船回家便了。

     (西皮摇板)  果然在外风光好,

             还有思乡一片心。

(钱正下。)

【第三场】

裴氏   (内白)    呵哈。

(裴氏上。)

裴氏   (数板)    闲来时门前荡,闲来时门前荡,怒恼时拿刀弄棒,丈夫见我无话讲,婆婆到很像霸王。人人说道老娘狠,狠起来赛过五阎王,五阎王。

     (白)     老娘裴氏,配夫钱正。因此人倒也罢了,只有老不死的婆婆,当日分居之时,轮天供养。今日临到我家,这老鬼少时要来,老娘又要生气了。

             保林!

(保林上。)

保林   (白)     妈妈。

裴氏   (白)     将好酒好菜,与妈妈受用。

(保林往内将酒菜搬出摆上。)

保林   (白)     妈妈受用。

裴氏   (白)     乖乖儿子,后面吃饭去罢。

(保林允,下。)

裴氏   (白)     你看这酒,待老娘吃它一饱。

     (数板)    吃酒善吃炒肝肠,吃饭爱吃鲜鱼汤,肥肉吃一碗,咸蛋吃一双,每日三餐我不辞,无事吃块鸡骨肉庄鸡骨壮。

(姚氏上。)

姚氏   (西皮摇板)  自古道养儿防身老,

             常言积谷防饥荒。

             空生三子不能养,

             前生烧了断头香。

             重重叠叠望前闯,

             不觉来到大房门墙。

     (白)     来此大房门首,幸喜大房门开,怎样进去?

(姚氏想。)

姚氏   (白)     有了。

             吓保林儿哪里?

裴氏   (白)     我晓得你要来了,滚进来罢。

姚氏   (白)     是是是。

裴氏   (白)     将门代起来。好好走。脚下小猫小狗不要摔死了。坐下来。

姚氏   (白)     是。

(姚氏进门,关门,坐。)

裴氏   (白)     你连一顿都错不了。今日来的不凑巧,还未曾造饭。

姚氏   (白)     为娘腹内饥饿。

裴氏   (白)     这是你前日吃剩的一碗拿去吃罢。

姚氏   (白)     儿吓,可有点小菜?

裴氏   (白)     这里有些干蚕豆。

姚氏   (白)     为娘若大年纪,满口无牙,吃它不动。

裴氏   (白)     今日乃除夕日子,少说话,大家都要安顺呢。

姚氏   (白)     咳。

(钱正上。)

钱正   (西皮摇板)  行过一程又一程,

             不觉来到自家门。

     (白)     娘子开门。

裴氏   (白)     来了。

(裴氏开门。)

裴氏   (白)     官人回来了。

钱正   (白)     回来了。

裴氏   (白)     慢点走,你母亲今日临到我家供养,你可晓得什么,你在外边吃辛苦。不要说我化费了你的钱。

钱正   (白)     闪可真。

裴氏   (白)     自然。

钱正   (白)     闪开了。

     (西皮摇板)  闻一言来怒气生,

             世上哪有这等人!

             走上前来抬头看,

             一见老鬼怒气冲。

             将碗摔在尘埃地,

             快快与我滚出门!

姚氏   (西皮摇板)  一见姣儿珠泪滚,

             不由为娘刀剜心。

             我养你小你养我老,

             不养为娘为何因?

             含悲忍泪出门庭,

(鬼领连城同上,过场,同下。)

姚氏   (西皮摇板)  这阵狂风好警心。

     (白)     儿吓!

     (西皮摇板)  来养为娘由是可,

             瞒过人来难瞒神。

(钱正推姚氏跌倒。)

钱正   (西皮摇板)  推出老鬼称我心,

裴氏   (西皮摇板)  犹似拔去眼中钉。

钱正   (西皮摇板)  叫声娘子忙随定,

(钱正下。)

裴氏   (西皮摇板)  任你站到什么辰。

(裴氏下。姚氏起。)

姚氏   (白)     钱正儿、裴氏媳你二人慢慢走,听为娘将当初之苦,细表一番哪哪哪。

     (二黄导板)  未开言不由人珠泪双淋,

(姚氏哭。)

姚氏   (回龙)    钱正儿、裴氏媳细听详情:

     (反二黄慢板) 想当初家贫穷儿父受困,

             我二人早与晚苦作劳心。

             托祖庇为娘的腹中有孕,

             秋八月十三日姣儿降生。

             儿的父见姣儿喜之不尽,

             幸喜得钱门中有了后根。

             把姣儿当作了掌内之肉,

             爱姣儿又由同玉宝和珍。

             每日里喂姣儿三餐将水乳,

             到晚来娘怀内尿湿淋淋。

             将为娘左边里尿湿尽了,

             将姣儿放到在右边安身。

             倘若是左右边尿俱湿尽,

             莫奈何将姣儿抱睡娘心。

             半夜里三更天姣儿不睡,

             哭只哭啼只啼不得安宁。

             叫为娘万分时无可奈何,

             将姣儿将为娘去观月明。

             春夏天我的儿日睡不醒,

             为娘的坐一旁提胆吊心。

             到夏天天炎热儿不安稳,

             娘只得扇蚊虫直到天明。

             恨只恨秋夏天姣儿难饮,

             一时热一时冷怕症临身。

             有一日不食乳儿容不正,

             恨为娘不能够替代儿身。

             到冬天天寒冷大雪纷纷,

             怀儿内抱水炉卧定姣生。

             打开了冰冻水洗儿尿布,

             冻得娘十指麻痛疼连心。

             长一周交二岁娘怀抱定,

             到三岁和四周离了娘身。

             儿未曾步行走娘刻探望,

             怕的是儿跌倒路途不平。

             五六周七八岁长大成人,

             送至在学堂内苦读书文。

             只说是读四书能知礼义,

             又谁知我的儿枉读五经。

             好容易领姣儿长大成人,

             全不念为娘的养育之恩。

             我这里只哭得肝肠痛断,

             你夫妻只当作耳边风声。

             哭一声春荣夫阴曹相等,阴曹相等,

(姚氏哭。)

姚氏   (反二黄原板) 等一等为妻的一路同行。

             我本当寻一条无常之路,

             年迈人岂作那枉死鬼魂;

             我本当到公堂忤逆喊禀,

             打我儿骂我媳为娘心疼。

             罢罢罢忍住我心头之恨,

             还望我儿和媳后有回心。

             忍住泪代含悲忙往前进,

(姚氏走。)

姚氏   (反二黄原板) 不觉的来只在钱选门庭。

     (白)     好了,到此二孩儿门首,门已关了,待我叫门。

             钱选儿开门来。

(钱选上,王氏抱喜神上。)

钱选   (念)     我儿出天花。

王氏   (念)     心思乱如麻。

姚氏   (白)     开门。

钱选、

王氏   (同白)    何人叫门?

姚氏   (白)     为娘来了。

钱选   (白)     我来开门。

王氏   (白)     且慢,想我儿喜事甚重,忌人大事,你把这老鬼放进来絮絮叨叨,我儿倘有差错,你还吃罪不起吓。

钱选   (白)     如何是好?

王氏   (白)     你我假做吵闹,那老鬼一见,站站就走了。

钱选   (白)     此计甚好。

             你这个贱人不是个东西!

王氏   (白)     我把你这瘟强盗!

钱选   (白)     住口!

     (西皮摇板)  贱人说话太欺人,

             出言吐语乱胡行。

             高举皮拳将你打,

王氏   (白)     你是真的是假的?

钱选   (西皮摇板)  我岂肯打了你当真。

             手挽贤妻后堂进,

王氏   (西皮摇板)  站得老鬼骨头疼。

(钱选、王氏同下。)

姚氏   (白)     钱选儿、王氏媳休要如此,为娘将一身之苦细表一番。

     (唱)     钱选儿、王氏媳休要吵休要闹,

             听为娘把前事细说从头:

             我的儿生下来四岁才走,

             忽然间出产痧心中忧愁。

             儿的父见姣儿双眉紧皱,

             各庙中许下愿去把神酬。

             求神圣拜佛祖回转门首,

             见为娘抱姣儿珠泪双流。

             儿容颜发黑色牙齿发抖,

             怕的是我的儿不把命留。

             儿的父见姣儿心中发呕,

             再不想跌一跤把命丧黄丘。

             叹儿父为姣儿黄泉路上走,

(姚氏哭。)

姚氏   (唱)     为娘的腹内疼扭加忧愁。

             咬牙关痛过了三阵以后,

             又生下你三弟火上加油。

             抱姣儿十三朝未曾离手,

             为姣儿昼夜里常挂心头。

             为姣儿为娘的时时挂忧,

             为姣儿为娘的形容变廋。

             实指望儿长大孝顺为首,

             怀抱子足踏妻无挂无忧。

             儿的妻当作了心头之肉,

             把为娘我养育恩一旦抛丢。

             我这里只哭得口干舌燥,

(姚氏哭。)

姚氏   (唱)     他只当耳边风过而不留。

     (白)     也罢!

     (唱)     没奈何离却了他家门首,

             实不如鸡和犬无人收留。

(姚氏下。)

【第四场】

(李氏上。)

李氏   (引子)    婆婆年高迈,时刻挂心怀。

     (念)     世人终要有孝心,行孝自有天知情。前船本是后船跟,前人开路后人行。

     (白)     奴家李氏,配夫钱坤。可恨丈夫不习正道,好酒贪赌不行孝道,只因婆婆年迈,今日本是长房供养,我想大嫂、二嫂往日不贤,但不知我的婆婆可有饮食下肚。怎奈我放心不下,幸喜我丈夫往赌博场中去了,不免将门带上,找寻婆婆便了。

(李氏出门。)

李氏   (西皮摇板)  用手带上门两扇,

             找寻婆婆转回程。

(李氏下。)

【第五场】

(姚氏上。)

姚氏   (西皮摇板)  这多是前世里未曾苦修,

             因此上今日不如马牛。

             一阵阵这狂风周身吹透,

             身无衣肚无食怎度春秋?

(姚氏跌。)

姚氏   (西皮摇板)  行移步跌至在这条路口,

             今日里想活命日出西头。

(李氏上。)

姚氏   (西皮摇板)  适才间走过了大房门口,

             一家人吃守岁酒欢乐无忧。

             又到了二伯家门前走过,

             他那里紧闭门是何事由?

             看不见年迈人心中忧愁,

(姚氏哭。)

李氏   (白)     呀!

     (西皮摇板)  道路旁见婆婆珠泪双流。

     (白)     婆婆为何在此?

姚氏   (白)     你是何人?

李氏   (白)     奴是你三媳妇李氏。

姚氏   (白)     儿吓,你到此则甚?

李氏   (白)     寻找婆婆回家用饭。

姚氏   (白)     我三孩儿出去没有?

李氏   (白)     却是为何?

姚氏   (白)     想那三奴才在家又不安份。

李氏   (白)     婆婆,你那三儿子往赌博场中去了。待媳妇背你慢慢回家用饭去罢。

姚氏   (白)     阿弥陀佛。

(李氏扶姚氏起。)

姚氏   (白)     儿吓,你是小雕号足怎能行走?

李氏   (白)     婆婆你站高处点。

(李氏背姚氏。)

姚氏   (西皮摇板)  似这等行孝心世间少有,

             到后来贤孝名万古传留。

李氏   (西皮摇板)  用尽力背婆婆急往前走,

             早来到自家门喜在心头。

     (白)     婆婆站定了,待我开门。

(李氏开门,进门。)

李氏   (白)     婆婆这里来,有凳在此,婆婆请坐。

(姚氏坐。)

李氏   (白)     吓,婆婆,这有碗饭,你老人家先用,还有小菜,待奴厨下取来婆婆受用。

(李氏下。)

姚氏   (白)     好好好,阿弥陀佛。

(钱坤上。)

钱坤   (念)     今年赌钱倒了运,十场倒有九场昏。腰内有钱人让我,腰内无钱我让人。

     (白)     在下,钱坤。今日在王老大家中吃守岁酒,与他们赌了一场。一千大钱输得干干净净,他们今晚不来欠眠,家中还有六百文拿来再赌便了。

     (西皮摇板)  迈开大步往前进,

             不觉来到自己门。

             正行举目抬头看,

(钱坤看。)

钱坤   (西皮摇板)  一见老鬼怒气生。

             前日本是我家养,

             今日又来现什么鬼魂?

             碗盏摔在尘埃地,

(钱坤摔碗。)

钱坤   (西皮摇板)  老鬼与我滚出门!

(李氏上。)

李氏   (西皮摇板)  听得我夫把话云,

             唬得奴家冷汗淋。

             走上前去忙跪定,

(李氏哭。)

李氏   (唱)     尊一声奴的夫细听详情:

             汉丁兰刻本相母亲奉敬,

             晋王祥他为母去卧寒冰;

             吴孟宗苦哭竹冬天生笋,

             汉郭巨去埋儿天赐黄金;

             求鹿乳伤亡命为母病症,

             小杨香去打虎敬奉双亲。

             这一辈古贤圣孝宗为本,

             到如今只落得万古留名。

             敬父母要当作神佛奉敬,

             胜似那舍斋人送去求人。

             老婆婆生养你昆仲三个,

             你三个不能养一位娘亲。

             慢说到她是你生身之母,

             就是那路旁人慈老济贫。

             夫只当婆生你能是一个,

             小奴家愿敬奉休接他人。

             乌鸦儿它还有反哺之义,

             那羊羔它也有跪乳之恩。

             劝夫君言和语不可不信,

             手捧杯自思想自己思忖。

             小奴家腹儿内现已有孕,

             未知男未知女早晚降生。

             孝顺人还生那孝顺之子,

             忤逆人还生下不孝后根。

             念婆婆年纪迈无人奉敬,

             使婆婆体骨瘦身不安宁。

             婆婆老双目瞽难观路影,

             念婆婆风前灯瓦上寒冰。

             劝夫君言和语难以说尽,

(李氏哭。)

李氏   (唱)     你思想不孝人可有收成?

钱坤   (唱)     铜打心肠铁浇肝,

             叫我听得不耐烦。

             再若说上三两名,

             连你贱人不好看!

             老鬼请出门外站,

             关起门来加上闩。

李氏   (唱)     骂声狼心狗肺汉,

             枉投人生尘世间。

             不顾性命婆婆赶,

(李氏急开门,钱坤怒,踢死李氏。)

钱坤   (唱)     踢死贱人有何难!

     (白)     且住,贱人被我踢倒在地,不免去到赌钱场歇息歇息再作道理。正是:

     (念)     妻不受夫意,气得心内疼。

(钱坤下。姚氏两边叫。)

姚氏   (白)     李氏!媳妇!儿吓!

(姚氏哭。)

姚氏   (白)     不好了!

     (西皮摇板)  连叫数声不答应,

             想必李氏命归阴。

     (白)     且住,想我三媳妇一死,老身还有什么望想?不免去到西南角上投牛坑而死罢!

     (西皮摇板)  自古道蝼蚁儿尚惜性命,

             难道我不如那走兽飞禽?

             悲切切泪汪汪难观路影,

             黑暗暗看不见哪是牛坑。

     (白)     李氏儿!三媳妇!儿吓!

(姚氏哭,跳坑死,下。)

【第六场】

(四功曹同跳上,速报使上。如意秋牌。)

速报使  (念)     人间私语,暗室窥心。神目如电,天闻如雷。

     (白)     吾神,速报使是也。查点南瞻部洲江南扬州兴化县周家堡钱氏门中,逆子逆媳将亲生之母逼死牛坑,难以容饶。

             来,打道灵霄殿。

(众人同走圆场。)

速报使  (白)     小神速报使参见玉帝圣寿无疆!

玉帝   (内白)    上殿有何本奏?

速报使  (白)     这有李氏三娘一身贤孝乎——

(江儿水牌。)

玉帝   (内白)    下方逆子逆媳难以从容,命普化天尊领统五部雷神将他五人雷击火焚十字路口示众,速将钱氏、李氏提出曹阴,过命判官查明功过,回奏定夺。

速报使  (白)     领敕旨。

             四功曹打道雷霆宫。

(牌子。众人同上。雷公、电母、风婆、雨师、风仙、火仙、四功曹、二判官同跳上。四龙套引雷祖同上。)

雷祖   (点绛唇牌)  旌旗照日月,神通法无边。

(雷祖上高台。)

雷祖   (念)     霹雳一声神鬼惊,上震天庭下管民。全敢担尽花世界,跨下追风墨麒麟。

     (白)     吾乃九天应元雷神普化天尊是也。今奉上帝敕旨,带领五方雷神来至下方,即将逆子逆媳打死十字路口示众。

             众神将!

(众人同允。)

雷祖   (白)     显这威灵。

(钱坤上。)

钱坤   (白)     且住,这贱人被我踢死,明日乃是元旦佳节,来往行人有些不便,不免请出哥嫂埋葬她便了。

(钱坤至上场门。)

钱坤   (白)     有请大哥大嫂。

(钱坤至下场门。)

钱坤   (白)     有请二哥嫂。

(钱正、裴氏同上,钱选、王氏自下场门同上。)
钱正、
裴氏、
钱选、

王氏   (同白)    三弟何事?

钱坤   (白)     这贱人被我踢死了。明日元旦佳节,来往行人有些不便,请哥嫂帮我埋了罢。

钱正、
裴氏、
钱选、

王氏   (同白)    好。

(雷声。)
钱正、
裴氏、
钱选、
王氏、

钱坤   (同白)    吓,不好,今日除夕日期,为何呜雷闪电?

(雷声。)
钱正、
裴氏、
钱选、
王氏、

钱坤   (同白)    我们回去罢。

(雷公、电母、风婆、雨师、四功曹同穿场。钱正、裴氏、钱选、王氏、钱坤同呆跪路口。周老公、小二打灯笼、雨伞同上。)

周老公  (念)     爆竹数声催腊去,梅花风点送春来。

     (白)     老汉周公,去往土地庙烧过年香。

             小二,前面带路。

(小二惊怕。)

周老公  (白)     小二何事?

小二   (白)     太公哪里知道,路旁跪的许多什么东西,不知是鬼是人。

周老公  (白)     咳,放屁顺风些,待我看看。

(小二掌灯,周老公看。)

周老公  (白)     哦,原来是钱正、钱选、钱坤,并二位大娘二娘。

             小二吓,适才响雷,我只说打的何人,原来打的这畜生。

小二   (白)     太公吓,这些是死的。

周老公  (白)     我也劝过他们父母忤逆不得的,要孝顺好,他们不听,今日果有此报。哎呀,天到五鼓,小二明日早些送信他们庄上保月头,将这些畜生尸骨收了。正是:

     (念)     人亏天不亏,

小二   (念)     终朝有轮回。

周老公  (念)     善恶终有报,

小二   (念)     苍天饶过谁。

周老公  (白)     着吓!苍天饶过谁!列位吓,忤逆是做不得的。

(周老公、小二同下。)

雷祖   (白)     想这逆子逆媳何能存留,众神将用火焚化。

(众人将钱正、裴氏、钱选、王氏、钱坤同焚化,钱正、裴氏、钱选、王氏、钱坤同下。)

雷神   (白)     左右判,将姚氏阳寿查来。

二判官  (同白)    姚氏阴寿,来年二月初二日寿终。

雷神   (白)     幸念李氏贤孝,将她阳寿查来。

二判官  (同白)    李氏本命活五十三岁,秋月廿三日辰时寿终。今现有六甲在身。

雷神   (白)     幸念李氏贤孝,延寿一纪,恩赐一子,满门荣华,日后无疾而终。

             风火二神仙将李氏提醒,婆媳相会。

风仙、

火仙   (同白)    领法旨。

(风仙、火仙同下,领姚氏、李氏同上。)

雷神   (白)     众神将回复玉旨去者。

(尾声。众人同下。姚氏、李氏同醒。)

李氏   (白)     婆婆。

姚氏   (白)     媳妇。

李氏   (白)     哎呀,婆婆吓!适才周老伯伯言道:他五人俱被雷打死,十字路口示众,尸骨无存,俱被雷火焚化了。

姚氏   (白)     不好了!

     (西皮摇板)  听一言来两泪淋,

             好似钢刀刺在心。

             往日言语儿不信,

             上苍今日不容情。

             哭一声姣儿丧了命,

             二个媳妇命归阴。

李氏   (白)     婆婆,人死哪有复生,哭他何益?随儿回去罢。

姚氏   (白)     罢罢罢。

李氏   (白)     婆婆先行,我有几句言语诸君听了。

     (唱)     劝世人必须要行孝为本,

             你看我周家堡雷打火焚。

             劝诸君回家去更加奉敬,

             忤逆人听此言也要回心。

             有一辈下贱人执意不信,

             实口的不如那走兽飞禽。

             今日里言和语诸君不听,

             看一看我婆婆可是真情。

             有千言和万语谈论不尽,

             这就是周家堡五雷焚身。

     (白)     婆婆。

姚氏   (白)     媳妇随我来吓,哈哈哈!

(姚氏、李氏同下。)
(完)


浏览次数:3865 ┊ 字数:7737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1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