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三世修》(一名:《桂香得道》)

主要角色
黄桂香:旦
马氏:彩旦
侯七:丑
黄天路:老生

情节
黄员外出外讨账,后母马氏与油瓶侯七,朋比为奸,欲将黄桂香虐害,故意令其操作粗重,入磨房褪麦。且令侯七掩入磨房调戏。

注释
黄桂香三世七岁修行,完成得道。其全部事实,出在宣卷书中。盖宣卷中,本有一种宣述桂香得道的宝卷。其第一世为一老道士,从七岁上便吃素修行。后来因感黄员外(即本剧中之黄天路)布施之诚,转胎投生黄家为女,即黄桂香是也。黄桂香从小伶俐,不同凡骨。黄员外之爱如掌珍,自不待言。岂知六岁上母亲见背,黄天路续娶继室马氏,带进油瓶儿侯七。从此黄桂香身世渐入魔道矣。因于七岁上起,又专心念佛修行,中间牵磨担水,吃尽种种苦楚。又冤遭命案,黄桂香代父伏刑,刑毙后三日又复活。到后来功行将满,阴司鬼狱,大放金光。阎罗王请黄桂香到阴司理经,以延误时日,不得复归原躯壳,因此重行投胎,转为男身。此为第三世。有此根行,自然自小聪明,仍旧七岁上即苦志修行。以后功行愈深,能自知前生,寻得黄桂香之墓,及召到前世丈夫等事。此剧单演黄桂香于马氏手中,忍受种种惨苦的一段。
从前真天娥旦,最擅长此戏。南来演唱时,即恃此戏及《烧骨计》两名作为号召。近年秦腔虽盛行,而此戏反将如广陵散,是亦足观世道已。

根据《戏考》第三十八册整理

录入:毛刷子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17.55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黄天路上。)

黄天路  (引子)    向阳门外春常在,积善之家庆有余。

     (白)     在下黄天路,贩卖布匹为生。只因前妻去世,留下一女,名叫桂香,倒也孝顺。是我后娶马氏,随带一子,名叫侯七。自他进得门来,行事不正。是我有意出外,前去讨账,家中之事,放心不下。不免将桂香女叫出便了。

             桂香女儿哪里,走来。

(黄桂香上。)

黄桂香  (念)     手戴念珠五十双,菩提百八念金刚。虽然不能成佛主,每日奉经在佛堂。

     (白)     爹爹万福。

黄天路  (白)     罢了,坐下。

黄桂香  (白)     儿谢坐。爹爹将儿唤来,不知有何训教?

黄天路  (白)     为父有意出外讨账,将一十二把金镶玉匙,交与我儿收起。

黄桂香  (白)     爹爹,一十二把金镶玉匙,自当交与我家母亲才是。

黄天路  (白)     我儿言讲有理,回房去罢。

黄桂香  (白)     孩儿遵命。

(黄桂香下。)

黄天路  (白)     安人出堂。

(马氏上。)

马氏   (白)     来了。

     (念)     当家的呼唤,上前问根源。

黄天路  (白)     安人。

马氏   (白)     老头子。

黄天路  (白)     安人请坐。

马氏   (白)     老头请坐。我说这个老头子,你叫我出来,有什么事情?

黄天路  (白)     有意去到山东讨账,不知安人意下如何?

马氏   (白)     老头子说好便好。家中之事,何人照看?

黄天路  (白)     自是安人照看。

马氏   (白)     我照看,你放心么?

黄天路  (白)     安人取笑了。这有一十二把金镶玉匙,交与安人收起。

马氏   (白)     你拿来罢。不知老头子几时起身?

黄天路  (白)     目下就要起身。我儿侯七哪里去了?

马氏   (白)     在,待我叫他出来。

             侯七侯七。

(侯七上。)

侯七   (白)     来了来了,妈什么事?

马氏   (白)     你大东西要出外了,你看看去。

侯七   (白)     我去看看去。

             大东西在哪里?

黄天路  (白)     好奴才!

侯七   (白)     大东西要出外了,我也要去。

黄天路  (白)     不带你前去。在家看家,不要与你妹妹打架,记下了。

马氏   (白)     老头子,天不早了,起身才是。

黄天路  (白)     侯七带马。

     (唱)     辞别了安人上路行,

             我前去讨账走一程。

(黄天路下。)

马氏   (唱)     一见员外出门庭,

             再叫我儿听分明。

     (白)     儿吓,老头可走了,家中之事,全是你我母子做主了。

侯七   (白)     不成不成,还有桂香哪。

马氏   (白)     对呀。儿吓,你有什么好主意,想个法子,老头子也不在家,把她害死,好不好?

侯七   (白)     待儿想想看。

(侯七想。)

侯七   (白)     妈,儿有主意了。

马氏   (白)     你有什么主意呀?

侯七   (白)     老头子出外,一十二把金镶玉匙,交与妈了罢?

马氏   (白)     是交与我收起来了。

侯七   (白)     回头你去到经堂,与桂香要玉匙,就说老头子出外,交付她了。她拿出来还则罢了,她要不拿出来呀,你就活活将她打死。你看这个主意,好是不好?

马氏   (白)     将她打死,老头子回来,要问桂香哪儿去了。

侯七   (白)     等老头子若回来,我还有主意也。

马氏   (白)     好儿子,随妈用饭去。

侯七   (白)     走,今天要吃得饱饱的,哈哈哈,哈哈。

(马氏、侯七同下。)

【第二场】

(黄桂香上,进经堂,烧香。)

黄桂香  (念)     打开孝经卷,用目仔细观。劝人要行孝,孝母如敬天。

     (梆子按板)  河南八府出庄郎,

             二十四孝有王祥。

             他母得了胃大症,

             寒九天要吃鲜鱼汤。

             冰雪载地无处买,

             惊动行孝小王祥。

             万般实在无计求,

             只得把热身躺在冷冰上。

             好心感动天和地,

             惊动四海老龙王。

             对对鲤鱼往上送,

             王祥卧鱼回家乡。

             他的母用鱼好了病,

             小王祥孝名万古扬。

             桂香不把他人比,

             要学贤惠一孟姜。

(马氏上。)

马氏   (梆子按板)  来至经堂外侧耳仔细听,

黄桂香  (哭)     呀哟哟早死的娘呀!

马氏   (梆子按板)  又听得黄桂香哭她亲娘。

     (白)     桂香开门来。

黄桂香  (白)     何人扣门?

马氏   (白)     妈妈到了。

黄桂香  (白)     待儿与你开门。

             母亲到了,请到经堂。

马氏   (白)     正要到经堂。

黄桂香  (白)     母亲到此为何?

马氏   (白)     为娘与你送一碗茶来。

黄桂香  (白)     母亲好意。

马氏   (白)     你喝茶,待你妈拜拜佛。你们都来看我叩头,佛爷前吊死鬼。

黄桂香  (白)     母亲请坐。

马氏   (白)     桂香,我来问你,你父山东要账去了,一十二把金镶玉匙,交于你无有?

黄桂香  (白)     儿不晓得。

马氏   (白)     你敢说三个不晓得?

黄桂香  (白)     儿是不晓得,不晓得,不晓得,实实不晓得。

马氏   (白)     我把你个大好老屄养的,今天将玉匙献出还罢了。若无玉匙,我活活打死你。

     (梆子导板)  一言吓住黄桂香,

     (唱)     不由我气满胸膛。

             有了玉匙还罢了,

             若无有管叫你一命赴无常。

黄桂香  (唱)     一见母亲把脸变,

             吓得桂香心胆寒。

             十二把金镶玉匙孩儿我未见,

             苦苦问孩儿所为哪般?

马氏   (唱)     贱人还敢巧言辩,

             气得我心血往上泛。

             恶一恶砸了你佛前磬,

               撕毁你万卷经。

黄桂香  (唱)     桂香经堂用目睁,

             母亲为何坏了万卷经?

             孩儿有过将儿打,

             拉坏经卷为何情?

马氏   (唱)     骂声桂香好大胆,

             三番二次将我瞒。

             手执家法将你打,

黄桂香  (唱)     双膝跪在娘面前。

     (白)     叫一声母亲娘呀,若是一十二把金镶玉匙,母亲,孩儿未见,不可动恶了。

马氏   (白)     你是真无有?好孩子,起来罢。

黄桂香  (白)     多谢母亲。

马氏   (白)     你想早说了,母亲焉能舍得打你。桂香,你看我家财打了,我要分开了,你看好不好?

黄桂香  (白)     分开什么?

马氏   (白)     家里要分出当里当外。

黄桂香  (白)     当里怎说,当外怎讲?

马氏   (白)     当里要应宾待客。

黄桂香  (白)     当外?

马氏   (白)     当外呀,要推碾子淘麦。

黄桂香  (白)     这个……

马氏   (白)     怎么?

黄桂香  (白)     儿就当了外。

马氏   (白)     我看你就是当外。若推仔一斗麦子,天天去到磨房,推好了,妈妈我要一斗白面,还要一斗黑面,还要一斗麸子。去罢。

黄桂香  (白)     母亲,这一斗白麦,焉能推出那些东西来?

马氏   (白)     间壁你二大妈,买了一升豆子,作了两锅豆腐。还有两锅豆腐浆,还有许多豆腐皮。

黄桂香  (白)     母亲,她那是水中求财。

马氏   (白)     我叫你沙里淘金。

黄桂香  (白)     如此,儿遵命。

马氏   (白)     还有点事你做。

黄桂香  (白)     还有何事?

马氏   (白)     你听我说,这是一尺二寸布。与妈妈做双鞋,与七哥也做一双鞋。下剩多少,你也做双鞋穿穿。

黄桂香  (白)     母亲,一尺二寸布,焉能做这许多的鞋呀?

马氏   (白)     胡说!你不知道么,前头你妈妈,与你爹爹做衣裳,买了一尺半布,做了一条裤子,还与你七哥做了一条裤腰带,还多三寸,你知道么?你看天也不早了,拿了麦子,去到磨房牵磨。你要磨出那些东西,还在罢了;你若磨不出那些东西,还是要打死你。还不快快去!

侯七   (白)     妹子,妈叫你去,你就快去罢。

马氏   (白)     你去不去呀?

黄桂香  (白)     儿去。

马氏   (白)     去快快走。

黄桂香  (白)     晓得了。

     (唱)     黄桂香在二堂心中思想,

             想起了亲生母好不悲伤。

             我这里将白麦用手呈上,

             倒叫我苦命女两眼汪汪。

(黄桂香下。)

马氏   (唱)     一见桂香出二堂,

             倒叫老身喜心上。

     (白)     这个贱人可走了。

侯七   (白)     妈,你看我这主意好不好?

马氏   (白)     好儿子,你这个主意,倒也不错。我想桂香不死,如何是好?

侯七   (白)     妈呀,孩儿我还有好主意。

马氏   (白)     你还有什么好主意,快快讲来。

侯七   (白)     那桂香去到磨房碾磨,一人在此,儿去磨房,一来假意替她挨磨,二来调戏她一回。她若应允,还在罢了。她若到了磨房,再想法子害她。

马氏   (白)     我儿的主意不错,照计而行。你先去,妈妈随后就到。你看与贱人吵闹了一番,忘了我佛前上香,罢罢,阿弥陀佛。

(马氏、侯七同下。)

【第三场】

(黄桂香、小鬼同上。)

黄桂香  (唱)     天不幸我娘下世去早,

             留下了苦命女无有计较。

             我行走来在了磨房以上,

             思想起儿的母好不伤抱。

     (白)     来在磨房,待我挨起磨来。

     (唱)     黄桂香在磨房好不悲伤,

             哭一声爹来叫声娘。

             继母与我多要面,

             倒叫桂香无主张。

     (白)     哎呀且住,是我一人在此挨磨,挨磨时时困倦,在此打一小觉便了。

(小鬼、土地、判官、青衣同上,同替挨磨,同下。侯七上。)

侯七   (念)     小子生来命不强,七个老子一个娘,白天全不见,晚上上一床。

     (白)     我侯七,奉了母亲之命,去到磨房,一来假意替我妹子挨磨,二来调戏于她。她若愿意,我二人就真做夫妻,我也好乐上一回也。说话来到磨房了,待我叫人。且住,我想我妹子是个胆小之人,待我学我妈的声音,拿她开开心。

             开门来。

黄桂香  (白)     外面何人叫门?

侯七   (白)     是妈妈我。

黄桂香  (白)     母亲请回,明天要麸有麸,要面有面,孩儿再不敢多言了。

侯七   (白)     哈哈哈哈,妹子,不是妈来了,我是你好心的哥哥来了。

黄桂香  (白)     哥哥到此何事?

侯七   (白)     我来替你挨磨来了。

黄桂香  (白)     待妹妹与你开门。

侯七   (白)     快快开门,回头妈来了。

             快快关上门。

             妹子,你的磨挨好无有?

黄桂香  (白)     还有不多了。

侯七   (白)     妹子,你歇歇,我替你挨。

黄桂香  (白)     多谢哥哥。

侯七   (白)     等等,妹子,我还有点事,与你商议商议。

黄桂香  (白)     有何事,哥哥请讲当面。

侯七   (白)     妹子,你看我好不好?

黄桂香  (白)     哥哥好。

侯七   (白)     你看哥哥好,我看你也不错,你我二人,做个小夫妻,好不好?

黄桂香  (白)     胡说!妹妹好意将你放进门来,说出无礼之言。还不出去!

侯七   (白)     好妹子,马马虎虎。

黄桂香  (白)     快快出去!

(马氏上。)

马氏   (白)     开门来。

黄桂香  (白)     何人叫门?

马氏   (白)     是我。

黄桂香  (白)     母亲请回,明日要麸有麸,要面有面,儿再不敢多言了。

马氏   (白)     我也不要麸,我也不要面,我就要侯七见一面。

黄桂香  (白)     哥哥,母亲来了如何是好?

侯七   (白)     你有什么主意?

黄桂香  (白)     如若不然,你去到磨后藏藏,好不好?

侯七   (白)     好好,妹子,我妈要问我,你就说我没来。

马氏   (白)     好小子,开门来,快快的。

黄桂香  (白)     来了。

             吓母亲,请进磨房。

马氏   (白)     要到磨房。待我关上门,倒跑了王八旦。

黄桂香  (白)     母亲到此何事?

马氏   (白)     我看看你面可挨好没有。桂香,我来问你,磨房里,还是你一人,还有二人?

黄桂香  (白)     就是儿一人。

马氏   (白)     不对不对。妈妈在外叫门,听见里面有两个人说话。

黄桂香  (白)     母亲听错了。

马氏   (白)     什么听错了。你说此话有没有?

黄桂香  (白)     真真无有。

马氏   (白)     无有?妈妈我要搜。

黄桂香  (白)     妈妈请搜。

侯七   (白)     别搜了,我在磨后头。

马氏   (白)     好贱人那!你不是某人吓。我又明白了,我看这贱人,见无有好意。你二人在这磨房,做什么来,老实说!

黄桂香  (白)     母亲,适才七哥进得门来,他进得门来调戏儿了。

侯七   (白)     你别胡说。

马氏   (白)     什么?他调戏你来?

黄桂香  (白)     正是。

马氏   (白)     你先等等,我问问他去。

             好孩子,你来到磨房,做什么来的?

侯七   (白)     我来替我妹妹挨磨来了。

马氏   (白)     胡说,你来调戏她。

侯七   (白)     妈,你不要半截听。是儿来替她挨磨,她看我一笑,她就说了,哥哥,你看磨房无人,你我二人,共和美事,好不好?我二人正说高兴,你就来叫门。她怕你晓得打她,她才把我藏起来了。

马氏   (白)     好贱人,你还吃斋念佛,做这个事?我这门里,不能要你这贱人。

             来,拿家法两条,打死这贱人。

(小鬼、土地同上,同保护黄桂香。侯七打。小鬼、土地同下。)

马氏   (白)     好奴才,我叫你打她,怎么打起妈妈来了?

侯七   (白)     我是打的她呀。

马氏   (白)     打了半天,一下也没打着小贱人。我再来打她。

(小鬼打马氏。)

马氏   (白)     哎呀,怎么反打了我不便之处。儿呀,你看打了妈妈一个洞。

侯七   (白)     我来看看。那是大烟枪,打入你烟斗里头去了。

马氏   (白)     别胡说了!我今天也打不了,你有王八旦保护你。等你爹爹回来再说。这才是恶有恶报,善有善报,若是不报,时辰未到。侯七儿,担妈妈到后头养伤去。

(马氏、侯七同下。)

黄桂香  (哭)     早死娘吓!

     (唱)     一见继母出磨房,

             倒叫桂香无主张。

             只得急急逃出磨房去,

             到坟前哭活我的亲娘。

     (哭)     早死娘吓!

(黄桂香下。)
(完)


浏览次数:2170 ┊ 字数:5593 ┊ 最后更新:2013年05月22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