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珍珠衫》(一名:《中秋赏月》)

主要角色
周兰英:花旦
陈商:小生
薛妈妈:彩旦

情节
商人蒋兴哥娶妻周兰英,蒋兴哥外出久不归,陈商谋占周兰英,买通薛婆,计诱周兰英失身。

注释
蒋兴哥妻子王三巧《珍珠衫》一戏,其用意系形容王婆蚁媒之可恶。凡今社会中人不可不引以为鉴,而深恶痛绝之也。盖陈大郎之见色思淫,其干法犹有可,而薛妈妈之设计陷害王三巧,则真百死不足以蔽辜也。若无薛妈妈,则陈大郎虽色胆如天,只能妄想,胡敢冒昧。全在薛妈妈借中秋赏月为名,用酒灌醉,方足行其淫凶极恶之实在也。然后本报应昭彰,薛妈妈与陈大郎,卒置之极刑。为恶者亦何所益,而必干如是十恶不赦之事耶。世之为青年妇女者,其视此辈恶婆,当绝之如蛇蝎也可。此剧大概,为少年暮色贪欢肉欲之事,观者须当引为大戒也。

根据《戏考》第三十八册整理

录入:8d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9.41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陈商上。)

陈商   (引子)    花发春心动,彩蝶飞舞惹思情。

     (念)     逢春三月桃花放,遇夏荷花满池塘。秋饮金菊黃花酒,冬来腊梅开云香。

     (白)     在下姓陈,名商,字大郎,乃是徽州新安县人氏,年方二十四岁,娶妻平氏,父母早已双亡故去,是我来到襄阳,做买卖为生。现住城外,薛妈妈店房居住,这两日心头闷闷,不免去到大街游玩便了.

     (西皮摇板)  人生在尘世间富贵穷通,

             论公商贺生计大不相同。

             带领了许多民成本为重,

             我不免到大街细看分明。

(陈商下。)

【第二场】

(丫鬟引周兰英同上。)

周兰英  (西皮摇板)  叫丫鬟带路把楼上,

             上得楼来观其详。

             大街之上人来往,

             买卖人儿好风光。

             初言我把丫鬟叫,

             再叫丫鬟细听我详。

     (白)     奴家周兰英,乳名三巧,配夫蒋兴哥为妻。自因我家官人,去到广东,收讨账目,家中之事,托奴照管。想官人去了半年有余,无有音信回来,思想起来,叫奴好不愁闷人也。

     (西皮慢板)  周兰英在绣楼自思自想,

             思想起奴的夫好不久长。

             他去到广东城前去讨账,

             家中事托靠奴一人承当。

             想官人想得我懒把花戴,

             想官人想得我懒上牙床。

             在绣楼把官人用目来望,

             不知他何日里转回家乡。

(陈商上。)

陈商   (西皮原板)  走过了许多的大街小巷,

             观见了许多的买卖客商。

             行一步我在那十字街旁,

             见一位美娘子盖世无双。

周兰英  (西皮原板)  楼下边站定了青春少年,

             不放心再把他仔细观看。

             好像我大官人一样一般,

             我若与他一处成就婚配,

             我二人做一对到老姻缘。

             丫鬟带路急忙把绣楼来下,

             但愿得奴丈夫早早回迁。

(周兰英、陈商同做身段。周兰英下。)

陈商   (西皮原板)  一见娘行回房去,

             倒叫小生好心急。

     (白)     哎呀且住,适才观见那一女子,生得十分好看,与我眉来眼去,我二人不能到在一处,如何是好?

(陈商想。)

陈商   (白)     这这这这……有了,我不免回转店房,问过店妈妈,再做道理。就此走走。

             来此已是。吓妈妈,开门来。

(薛妈妈上。)

薛妈妈  (念)     孟尝君子店,千里客来投。

     (白)     那一位陈客人回来了。

陈商   (白)     吓店妈妈,哈哈哈哈哈哈!

薛妈妈  (白)     陈客人请坐。

陈商   (白)     店妈妈请坐,哈哈哈哈哈哈!

薛妈妈  (白)     陈客人你到哪里去了?

陈商   (白)     我到大街之上,游玩去的。

薛妈妈  (白)     你到大街上游玩去了,你这无用饭那。

陈商   (白)     妈妈,今天我不要用饭了,多谢妈妈好意。哈哈哈哈哈哈!

薛妈妈  (白)     好说。吓陈客人,我看你今天回得店来,这样欢喜不尽,必是办了什么好买卖了罢?

陈商   (白)     无有什么好买卖。

薛妈妈  (白)     不对不对,一定有事。哦,想是你得了发财票了罢?

陈商   (白)     也无有。

薛妈妈  (白)     无有,你有什么事,对我说说成不成。

陈商   (白)     此事说将出来,还要妈妈费心办理。

薛妈妈  (白)     什么事情,先对我说明白。我能办理,我呀必与你办理就是。

陈商   (白)     吓,妈妈有所不知,是我清早起来,去到大街游玩,行在十字街前,有一高大楼房,那是何家住宅?

薛妈妈  (白)     哦,你问的是十字街前那一高大的住房,提起此大大有名,他父蒋世泽,原是随他丈人,在广东贩卖珠宝为生,此人亡故了。

陈商   (白)     现下他家还有什么人那?

薛妈妈  (白)     听我对你说,如今那就是他的儿子,在外做买卖了。

陈商   (白)     这就是了。吓,妈妈,他儿子叫什么名了?

薛妈妈  (白)     他儿子叫蒋兴哥。

陈商   (白)     哦,叫蒋兴哥。吓,妈妈,我来问你,此人如今可在家中?

薛妈妈  (白)     如今不在家中。

陈商   (白)     哦,不在家中。好好,实在巧的巧的。吓,妈妈,他到哪里去了?

薛妈妈  (白)     我晓得他到哪里去了?你这个人,说话怎么这样多呐,你不成是到这里来探访来了罢?

陈商   (白)     吓,妈妈,今日无事,你我谈谈心哪。

薛妈妈  (白)     谈心三言两语,你问这么明白,做什么?

陈商   (白)     无有别事,妈妈请讲。

薛妈妈  (白)     此人去到广东讨账去了。

陈商   (白)     讨账去了,好好好,实在好。

薛妈妈  (白)     我看你今天出门,你许看见鬼了么?

陈商   (白)     这是什么说,吓,妈妈,还要问你。

薛妈妈  (白)     有什么话,快快地说,我还有别的事哪。

陈商   (白)     妈妈,他家中楼上,有一女子是他何人?

薛妈妈  (白)     哈哈,说来说去,问到这里来了,我明白了。

陈商   (白)     妈妈,明白什么?

薛妈妈  (白)     你无有转好念头,你怎么会看见她在楼上哪!

陈商   (白)     无意而看见的。

薛妈妈  (白)     哦,无意而看见的,你问人家做什么?

陈商   (白)     我看她生得好看,我要问上一问。

薛妈妈  (白)     我对你说罢,她叫周兰英,外号做王三巧,她就是蒋兴哥老婆,你看看人家穿的衣裳,全是珠子的,此地可算一个大户之家,你明白不明白。你再要出去,少到那里游玩去。

陈商   (白)     吓,妈妈,他家之事,你怎么全晓得?

薛妈妈  (白)     你问我,我不说。我要不晓得,你怎么去呀?

陈商   (白)     哈哈哈哈哈哈,真乃是好女子,好佳人那,哈哈哈哈哈哈!

薛妈妈  (白)     你们老爷看,我一说,她马上就是好女子。

             我来问你,说了半天,你打算怎么样那?

陈商   (白)     我对你直说了罢:那一女子,与我眉来眼去,我二人有此意见,不能到在一处,如何是好?

薛妈妈  (白)     我晓得,别对我说。

陈商   (白)     吓,妈妈,还要你做做好事。

薛妈妈  (白)     我做什么好事?

陈商   (白)     还要妈妈为利,与我介绍介绍。

薛妈妈  (白)     我把你个小王八蛋,你把老娘当作什么人哪?我开店,我还给你们拉皮条,操杀唔的个娘啊!唔个小店,出门在外,好好做生意,年纪轻轻的,还不学好去,学吊膀子,快快别处住吧,再要说这话,我马上报告包打听,将你送到济良所里头去,什么东西,气死我了!

陈商   (白)     观见妈妈恼了,这便如何是好?有了,我这现有玉镯一支,送与妈妈罢,此事也就完了。

             吓,妈妈,方才是我的不是了,妈妈不必见怪。我这里现有玉镯一支,奉送妈妈。

薛妈妈  (白)     我不要,我不要。

陈商   (白)     妈妈收下罢。

薛妈妈  (白)     你的东西,我怎么好要哪?

陈商   (白)     收下罢。

薛妈妈  (白)     不要,不要,我拿过来了,哈哈哈哈哈哈,我与你闹着玩的。

陈商   (白)     妈妈,我是胆小人,不会玩笑,妈妈请坐。

薛妈妈  (白)     坐下坐下,我对你说,这件事,我与你办成就是。但一件。

陈商   (白)     哪一件?

薛妈妈  (白)     我若到她说,她要问,你是我的什么人,我是你的什么人,我怎么说呢?

陈商   (白)     可也是呀,有了,如若不然,我拜在妈妈的门下。

薛妈妈  (白)     那如何使得。

陈商   (白)     使得了。

薛妈妈  (白)     使不得,使不得。

陈商   (白)     使得了,妈妈转上,受见一拜。

     (西皮摇板)  妈妈转上儿拜见,

             如同亲生一样般。

薛妈妈  (白)     好了,好了,哈哈哈哈哈哈,这个你就放心了罢,有什么大事,全有我哪。

陈商   (白)     吓妈妈,你我一同前去。

薛妈妈  (白)     你这个小子,真来不及了,你别急呀,马上你不能去,你先在店内等等我,我还要想个法子,到她家里去,将事办好,再叫你去。

陈商   (白)     吓妈妈,我一样前去呀。

薛妈妈  (白)     我办好了,我来叫你,你在后门进去,你先在后面等我,我这就走。

陈商   (白)     妈妈快快去罢。

薛妈妈  (白)     我走了,你可别出去,店内无人照看。

陈商   (白)     全有我哪,妈妈放心罢。

薛妈妈  (白)     我走了。

陈商   (白)     吓妈妈回来。

薛妈妈  (白)     做什么?

陈商   (白)     你办成了无有?

薛妈妈  (白)     你这小子,来不及了,我还无转身,哪就办成了,下去罢。

陈商   (白)     快快的。

(陈商下。)

薛妈妈  (白)     这小子先前进店来,是个老实人,他如今做出这个无情之事,还叫我与他办理,我怎么去说呢,我要不去罢,他又拜在我的门下为子,我与他办不成这事,也对不起我那儿子,我必得想个法子,到她家里去。有了,我想今日乃是八月中秋,我买点水果,打点高粱酒,与她玩月。一来玩月,二来用酒将她灌醉,也好行事,我就是这个主意。天气不早,就此走走也。

     (西皮慢板)  闲无事我在这家中闷坐,

             陈相公他叫我与他说合。

             此一去到她家巧言变化,

             这一对管叫她两家共和。

(薛妈妈下。)

【第三场】

(周兰英上。)

周兰英  (念)     自未一件事,长挂一片心。

     (白)     奴家周兰英,自因我家官人,出外讨账,去了日久,无有音信来到,我在那绣楼之上,探望官人,不想街前,来了一位俊俏才郎,我看此人,与我家官人相同,我二人不能到在一处,叫奴时时在心,想今日乃是中秋节之日,家家户户,男男女女,俱都玩月,交欢一处,想奴一人在家,闷闷不乐,想起官人来,叫奴好不伤心人也。

     (西皮慢板)  叹春光都付与多愁多病,

             奈何天辜负了美景良辰。

             可怜奴无家雁霜天只影,

             好比那萍和梗一样飘零。

             花如烟柳如雾落红成阵,

             这焦桐却为何弹不成声。

(薛妈妈上。)

薛妈妈  (西皮摇板)  行一步来到了她家门首,

             我见了王三巧细说根由。

     (白)     来在此地,我来叫门。

             开门来!

(丫鬟上。)

丫鬟   (白)     妈妈到此何事?

薛妈妈  (白)     你去对你们少奶奶说,我来了。

丫鬟   (白)     晓得了。

             禀大奶奶:薛妈妈来了。

周兰英  (白)     请她进来。

丫鬟   (白)     妈妈请你进去。

薛妈妈  (白)     大娘子在哪里?

周兰英  (白)     妈妈到了,请坐。

薛妈妈  (白)     坐下坐下。

周兰英  (白)     妈妈到此何事?

薛妈妈  (白)     今天乃是中秋节,你家官人不在家,我也无有事,买了点水果,与你玩月来的。

周兰英  (白)     想我家官人,不在家中,你我一处,饮酒玩月叫他晓得,那还了得。

薛妈妈  (白)     不要紧,你也是女子,我又是个坤角,使得了。

周兰英  (白)     使得的?

薛妈妈  (白)     使得了。

             丫鬟姐,你不要在这伺候,你去后面,找别人玩去罢。

丫鬟   (白)     别玩笑。

(丫鬟下。)

薛妈妈  (白)     来来,我与你满上。大娘子请酒。

周兰英  (白)     妈妈请。

薛妈妈  (白)     我说这个,大娘子,你丈夫出外去了多少日子了?

周兰英  (白)     去了半年有余了。

薛妈妈  (白)     去了半年多了,你就不想他哪?

周兰英  (白)     我、我、我、我、我、我是不想他的呀!

薛妈妈  (白)     不想他好,你可别哭。来来,吃酒罢。

周兰英  (白)     吓妈妈,我这酒不能多用。

薛妈妈  (白)     来来,再吃一杯。大娘子请。

周兰英  (白)     妈妈请。

薛妈妈  (白)     请。我这爱说话,我还要问问你,当真地想你丈夫不想哪?

周兰英  (白)     吓妈妈呀!

     (西皮原板)  奴的夫去讨账无有音信,

             每日里思官人好不伤情。

薛妈妈  (白)     大娘子,不要难过,请来吃酒。

周兰英  (白)     妈妈请。

     (西皮原板)  往日里饮酒酒不醉,

(周兰英吐。)

周兰英  (西皮原板)  心中有事酒醉人。

薛妈妈  (白)     大娘子,再用一杯罢

周兰英  (白)     我、我、我、我、我、我不吃了。

(周兰英大吐。)

周兰英  (白)     唔唔唔唔。

薛妈妈  (白)     不吃了。我搀你上床去,好不好?

周兰英  (白)     妈妈搀我来。

             唔唔唔唔。

薛妈妈  (白)     看,吐的我一身。好了,大事成功。叫我儿子去。

             那小子出来罢!

(陈商上。)

陈商   (白)     吓妈妈,办好了无有?

薛妈妈  (白)     办好了,快去罢,玩一下子就出来。

(陈商入帐子。小过门。)

薛妈妈  (白)     我的妈妈,我也难过起来了。

(陈商出帐子。)

陈商   (白)     吓妈妈,我要走了。

薛妈妈  (白)     你这小子,玩了就走?她的酒醒了,不认账,怎么好那?

陈商   (白)     依你之见?

薛妈妈  (白)     她家有一宝衣,名叫珍珠汗衫,你拿了去,她要闹,就说她送你的人情表记,你看好不好?

陈商   (白)     妈妈取来。

薛妈妈  (白)     给你拿去,你在后面等等,我叫你再来。

陈商   (白)     快快的。

(陈商下。)

薛妈妈  (白)     待我打开帐子看看,吃好东西什么样子!大家一观,你们看看,她吃了好东西还睡得这样着那。可说是周兰英,周兰英,管叫你有口难分辩,到在黄河洗不清。

     (西皮摇板)  有日你丈夫回家转,

             管叫你对他无话言。

(薛妈妈下。)

周兰英  (南梆子)   与妈妈在厅前正来饮宴,

             一霎时昏迷迷上了床前。

             我这里打开了纱罗床帐,

             不见了薛妈妈她在哪边?

(周兰英做醉身段。)

周兰英  (南梆子)   怪不得薛妈妈巧言舌辩,

             今夜里我中了她的机关。

             我这里无脸面心死上吊,

(薛妈妈上。)

薛妈妈  (白)     哈哈,我做什么哪?

周兰英  (南梆子)   为什么你害我所为哪般?

薛妈妈  (南梆子)   你丈夫去讨账无有回转,

             你为何与大郎结下良缘?

周兰英  (白)     妈妈,你说我,与那大郎结下良缘,有何为证?

薛妈妈  (白)     怎么你还要见证?你等等,我叫他去。

             那小子快快出来罢。

(陈商上。)

陈商   (白)     吓妈妈,做什么?

薛妈妈  (白)     她醒了。

陈商   (白)     这便如何是好?

薛妈妈  (白)     不要紧,你见她去,全有我哪。

陈商   (白)     待我前去。

             吓,小娘子。

(周兰英打陈商,使宝剑刺陈商,三转身。薛妈妈拉周兰英。)

陈商   (白)     我把你个老王八蛋,你怎么给我办的事呀?什么东西。

(陈商下。)

薛妈妈  (白)     这小子,念完经,打和尚。

             哈哈,好你个周兰英,你丈夫在外讨账,你在家里偷人,等你丈夫回来,对他说,休了你,卖了你。我要走了。

(薛妈妈下。)

周兰英  (白)     妈妈回来,妈妈回来。哎呀,我的汗衫,哪里去了?想必是他二人偷去了,可说是,薛妈妈,你真真害苦了我了。吓吓吓。

     (西皮摇板)  薛妈妈做此事太得无礼,

             你苦苦要害我所为何情?

(院子上。)

院子   (白)     来此已是。

             门上有人么?

(丫鬟上。)

丫鬟   (白)     到此何事?

院子   (白)     禀知小姐:老奴要见。

丫鬟   (白)     少上一时。

             禀大奶奶:院公要见。

周兰英  (白)     叫他进来。

丫鬟   (白)     大奶奶叫你进去。

院子   (白)     小姐在哪里?

             小姐在上,老奴叩头。

周兰英  (白)     罢了,起来。

院子   (白)     多谢小姐。

周兰英  (白)     院公到此何事?

院子   (白)     老夫人身得重病,请小姐回府探病。

周兰英  (白)     可说是母亲娘吓,女儿如今出了这样之事,你、你、你、你、你、你、你就有了病,吓吓吓吓。

             家院,吩咐看车夫伺候。

             丫鬟更衣来。

(小过门。)

周兰英  (白)     丫鬟好好看守门户,我去去就来。

丫鬟   (白)     晓得了。

周兰英  (白)     家院看车夫走上。

院子   (白)     车夫走上。

(车夫上。)

周兰英  (白)     家院带路。

     (西皮摇板)  适才家院讲一遍,

             我母得病倒床前。

             有日官人回家转,

             问珍珠衫无话言。

     (白)     咳,这是哪里说起呀,吓吓吓吓。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5869 ┊ 字数:6274 ┊ 最后更新:2009年01月29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