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碧游宫》(一名:《大破诛仙阵》;一名:《八仙飘海》)

主要角色
广成子:武生

情节
此《碧游宫》一出,乃出《封神榜》说传中,为三教大破诛仙阵之一段。封神榜中之大旨,为洪钧老祖三弟子。太上李老君、元始天尊、通天教主等三教,分助商周二处。大弟子太上、二弟子元始,同助周武王,均为正派。三弟子通天,则助商纣,为异派。其所收之徒弟,亦多兽类介族鳞虫等妖精,与太上、元始之十二大弟子迥异。惟其邪术,则反较两位师兄门下的正法,来的厉害。此诛仙阵一役,乃因广成子帮助姜尚,在界牌关阵前,将通天主派去助纣之徒弟火灵圣母打死。又到碧游宫通天修道处,献还金霞冠法宝一件,当面谢过。通天倒也释然,不甚介意。不料通天门下徒弟,反再三牵缠,不肯干休,把广成子围住要打,广成子失手又将龟灵圣母打现原形。后来又被申公豹到来,一派谗言,在教主前拨弄唆咄,通天方大怒。乃率同七妖徒,前赴界牌关,摆下诛仙大阵,要广成子、姜尚破阵。顿时间三教同源的师兄弟,变成仇怨一样。于是惊动太上、元始等一班师尊,屡次三番到来观阵,却都谨谢不敏,不能破解。李老君进得阵去,幸亏有一气化三清的仙法,方能走脱,否则要久困阵中矣。正在无可知如何之时,幸得来了两位西天教友,一名接引,一名准提,方得共破其阵,把教主打走,七妖均打散现形。此剧至此遂告终。

注释
《封神》、《西游》两小说,为戏剧界绝妙之派系资料。盖从迷信时代,无论何种会社皆喜神怪之说。虽宫闱大内之中,亦常演此种神怪戏。清宫且为特建一座特别大戏台,以备扮演《封神》、《西游》等灯彩戏剧。故昆曲中亦有此类脚本。可见神怪戏之由来尚已。
按此剧虽涉迷信,然神怪之剧到处皆有。虽文明开通如欧洲各国,亦所不免。大错以为越是现在科学发达,机关灵巧,布景新奇,则此等神怪戏越是相宜也。

根据《戏考》第三十七册整理

录入:秋小宛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30.9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杜宝大仙、龟宝大仙、求寿大仙、金灵圣母、长光大仙、乌灵圣母、临压大仙、武当圣母同上。)
杜宝大仙、
龟宝大仙、
求寿大仙、
金灵圣母、
长光大仙、
乌灵圣母、
临压大仙、

武当圣母 (同粉蝶儿牌) 放却了金光,

             观五行山祥云,万丈高香。

             开宝殿上法宝,

             献出了灵威光。

     (同白)    吾乃——

杜宝大仙 (白)     杜宝大仙是也,

龟宝大仙 (白)     龟宝大仙是也,

求寿大仙 (白)     求寿大仙是也,

金灵圣母 (白)     金灵圣母是也,

长光大仙 (白)     长光大仙是也,

乌灵圣母 (白)     乌灵圣母是也,

灵牙大仙 (白)     灵牙大仙是也,

武当圣母 (白)     武当圣母是也。

杜宝大仙 (白)     诸位师兄师弟师妹请了!

龟宝大仙、
求寿大仙、
金灵圣母、
长光大仙、
乌灵圣母、
临压大仙、

武当圣母 (同白)    请了!

杜宝大仙 (白)     你看今日,乃是你我的师父登台说法,讲道言之日。你我大家,在此伺候便了。香烟渺渺,师父来了。

(杜宝大仙、龟宝大仙、求寿大仙、金灵圣母同上场门坐,长光大仙、乌灵圣母、临压大仙、武当圣母同归下场门坐。四童儿、四大仙引通天教主同上。)

通天教主 (浪淘沙牌)  色相本来空,

             胡业糊涂,保主兽衣相皆同。

             由来千年相代,

             业在住江东。

(通天教主坐正场。)
杜宝大仙、
龟宝大仙、
求寿大仙、
金灵圣母、
长光大仙、
乌灵圣母、
临压大仙、

武当圣母 (同白)    师父在上,弟子们参拜。

通天教主 (白)     众弟子,罢了,站立两厢。

杜宝大仙、
龟宝大仙、
求寿大仙、
金灵圣母、
长光大仙、
乌灵圣母、
临压大仙、

武当圣母 (同白)    谢师父。

通天教主 (白)     学一清净法菩提,一心学净苦海泥。学了却求芳草地,神通便是自已知。

     (白)     吾乃通天教主是也。今有万宝,现体金莲,现体葫芦,广空化色,色空化广药,有了那千变万化,真实道法无穷,怎奈又一心忙结也。

             众弟子!

杜宝大仙、
龟宝大仙、
求寿大仙、
金灵圣母、
长光大仙、
乌灵圣母、
临压大仙、

武当圣母 (同白)    师父吓!

通天教主 (白)     你等可能否?

杜宝大仙、
龟宝大仙、
求寿大仙、
金灵圣母、
长光大仙、
乌灵圣母、
临压大仙、

武当圣母 (同白)    启禀师父,弟子等实实不知其中道行,就请师父指教弟子等。

通天教主 (白)     你等站立两厢,且听为师的道来。

杜宝大仙、
龟宝大仙、
求寿大仙、
金灵圣母、
长光大仙、
乌灵圣母、
临压大仙、

武当圣母 (同白)    师父请讲。

通天教主 (白)     自古开基以来道始无穷,色空无虚也。一心功德,最为第一。醪醪妙妙,道称其详,也道称其祥。道行道行,为了根本。

杜宝大仙、
龟宝大仙、
求寿大仙、
金灵圣母、
长光大仙、
乌灵圣母、
临压大仙、

武当圣母 (同白)    但愿师父圣寿无疆!

广成子  (内白)    走吓。

(广成子上。)

广成子  (念)     奉了师父命,来此碧游宫。

(广成子看。)

广成子  (白)     来此已是碧游宫,待吾自己进去便了。

(广成子进。)
杜宝大仙、
龟宝大仙、
求寿大仙、
金灵圣母、
长光大仙、
乌灵圣母、
临压大仙、

武当圣母 (同白)    呔!你是什么人,怎敢擅闯碧游宫,你是哪里进来的?

广成子  (白)     哼哼哼,吾想师叔,如同师父一般。何为什么“擅闯”二字呢?

杜宝大仙、
龟宝大仙、
求寿大仙、
金灵圣母、
长光大仙、
乌灵圣母、
临压大仙、

武当圣母 (同白)    就是师叔,师侄也要通报的。

广成子  (白)     如此,有劳众位师兄,与我通报。

杜宝大仙、
龟宝大仙、
求寿大仙、
金灵圣母、
长光大仙、
乌灵圣母、
临压大仙、

武当圣母 (同白)    你叫什么?

广成子  (白)     就说是广成子求见师叔。

杜宝大仙、
龟宝大仙、
求寿大仙、
金灵圣母、
长光大仙、
乌灵圣母、
临压大仙、

武当圣母 (同白)    你且少站一时。

             启禀师父:广成子求见。

通天教主 (白)

杜宝大仙、
龟宝大仙、
求寿大仙、
金灵圣母、
长光大仙、
乌灵圣母、
临压大仙、

武当圣母 (同白)    是。

             呔,广成子,我师父叫你进去。须要小心了,进来。

广成子  (白)     哦,是是是。有劳师兄。

(广成子进。)

广成子  (白)     师叔在上,弟子广成子,愿师叔万寿无疆!

通天教主 (白)     罢了,见过了诸位师兄师弟师姊妹等。

广成子  (白)     师兄师弟师姊妹,吾稽首。

杜宝大仙、
龟宝大仙、
求寿大仙、
金灵圣母、
长光大仙、
乌灵圣母、
临压大仙、

武当圣母 (同白)    稽首稽首。

通天教主 (白)     吓,广成子,你不在那玉霞宫内侍奉你师父,来在碧游宫要见你师叔,为什么情由?

广成子  (白)     启禀师叔:弟子今日前来,不为别事。只因火灵圣母,她见姜尚直进五关,她与姜尚争斗起来。那时是弟子在一边劝解,是她只也不听弟子言语,是弟子一怒,我用那翻天印,将火灵结果了。

杜宝大仙、
龟宝大仙、
求寿大仙、
金灵圣母、
长光大仙、
乌灵圣母、
临压大仙、

武当圣母 (同白)    呵呵这还了得!

通天教主 (白)     哏哏哏,不可造次,退后。

(杜宝大仙、龟宝大仙、求寿大仙、金灵圣母、长光大仙、乌灵圣母、临压大仙、武当圣同气。)
杜宝大仙、
龟宝大仙、
求寿大仙、
金灵圣母、
长光大仙、
乌灵圣母、
临压大仙、

武当圣母 (同白)    是!

通天教主 (白)     将她结果了,后来怎么样呢?

广成子  (白)     后来现出了一顶金霞冠,乃是师叔的法宝,特到莲台献上。

通天教主 (白)     杜宝将他收下了。

杜宝大仙 (白)     是!

通天教主 (白)     但不知后又怎么样呢?

广成子  (白)     后来她执意抵拒助姜尚。这金霞冠乃是师叔的法宝,今日特来献上莲台。

杜宝大仙、
龟宝大仙、
求寿大仙、
金灵圣母、
长光大仙、
乌灵圣母、
临压大仙、

武当圣母 (同白)    呔!胆大广成子,你休得在此诳言。

通天教主 (白)     呵,你为何喧哗?

杜宝大仙、
龟宝大仙、
求寿大仙、
金灵圣母、
长光大仙、
乌灵圣母、
临压大仙、

武当圣母 (同白)    启禀师父:想那火灵圣母被广成子打死,难道说就罢了不成!今日又将金霞来献莲台之上,这分明是取笑师父。

通天教主 (白)     你们知道什么:那火灵弟子,终朝每日,她执意不听为师言语,因此才有今日。这是她飞蛾投与火中,她是自烧。故此命伤翻天印之下。后来封神有她。

             广成子你回去罢!

广成子  (白)     正是多谢师叔!

     (二黄散板)  谢过了我师叔恩高义好,

             释放了弟子我转回山岗。

             拜别了这通天截教的长,

杜宝大仙、
龟宝大仙、
求寿大仙、
金灵圣母、
长光大仙、
乌灵圣母、
临压大仙、

武当圣母 (同白)    广成子你与我回来!

广成子  (白)     哎呀不好了!

     (二黄散板)  吓得我心胆怕急忙跪倒。

     (白)     参见师叔。

通天教主 (白)     呵,怎么你又回来了?

广成子  (白)     师叔你来看,师叔你放我回去,众家师兄师弟师姊妹,他们一个一个义勇刚强,不放弟子回去。还要师叔做主。

通天教主 (白)     呵呵,你们为何不放他回去,是何道理吓?

杜宝大仙、
龟宝大仙、
求寿大仙、
金灵圣母、
长光大仙、
乌灵圣母、
临压大仙、

武当圣母 (同白)    师父,我们要与火灵报仇雪恨,方始为可!

通天教主 (白)     你们知道什么,广成子他是一个好人。你等站立两边听为师道来:想这三教俱是一仙,何必要结下这样山海冤仇。这里本是个修道法之地,岂容你们在此胡为!

             广成子你快快回去罢!

广成子  (白)     多谢师叔!

杜宝大仙、
龟宝大仙、
求寿大仙、
金灵圣母、
长光大仙、
乌灵圣母、
临压大仙、

武当圣母 (同白)    广成子你往哪里走?

广成子  (白)     住了。你们三番两次,真真岂有此理呀!

     (二黄散板)  我这里怒冲冲气伐三千,

             欺压我面无光有何仇怨?

杜宝大仙、
龟宝大仙、
求寿大仙、
金灵圣母、
长光大仙、
乌灵圣母、
临压大仙、

武当圣母 (同二黄散板) 岂容你在此地胡乱癫狂,

     (同白)    广成子吓,广成子吓!

     (同二黄散板) 你要想转回宫难上加难!

龟宝大仙 (白)     呔,广成子,你往哪里去!

广成子  (白)     多蒙师叔放我回去。

龟宝大仙 (白)     你还想回去吗?你在我这里拜吾几拜,我就放你回去。

广成子  (白)     呸,你招打!

(龟宝大仙死。)

广成子  (白)     你还在此逞强!你们来看,我师叔的门人,俱是有手无足,一个个披毛代骨,畜类众牲也!

(广成子下。)
杜宝大仙、
求寿大仙、
金灵圣母、
长光大仙、
乌灵圣母、
临压大仙、

武当圣母 (同白)    启禀师父不好了:今有广成子出得宫去,又将龟灵圣母打死。

通天教主 (白)     不妨事。是将她扶到后洞,用药调炼。

杜宝大仙、
求寿大仙、
金灵圣母、
长光大仙、
乌灵圣母、
临压大仙、

武当圣母 (同白)    是。

(杜宝大仙、求寿大仙、金灵圣母、长光大仙、乌灵圣母、临压大仙、武当圣母扶龟宝大仙同下,同上。)
杜宝大仙、
求寿大仙、
金灵圣母、
长光大仙、
乌灵圣母、
临压大仙、

武当圣母 (同白)    呵呵呵。师父何不将那广成子赶回,与我师妹龟灵圣母,报仇雪恨!

通天教主 (白)     你们知道什么。那龟灵弟子,不听为师之言,因此她才命丧黄泉之下也。

杜宝大仙、
求寿大仙、
金灵圣母、
长光大仙、
乌灵圣母、
临压大仙、

武当圣母 (同白)    难道说罢了不成?

通天教主 (白)     你等不必多言。

杜宝大仙、
求寿大仙、
金灵圣母、
长光大仙、
乌灵圣母、
临压大仙、

武当圣母 (同白)    是是是。

(申公豹上。)

申公豹  (念)     离了金光洞,来到碧游宫。

     (白)     来此已是,待我上前。

             门上哪位师兄在?

杜宝大仙 (白)     什么人。

申公豹  (白)     吓师弟。

杜宝大仙 (白)     哦师兄,到此何事?

申公豹  (白)     烦劳师弟通报:就说申公豹求见师叔。

杜宝大仙 (白)     师兄少站一时。

申公豹  (白)     有劳师弟。

杜宝大仙 (白)     启禀师父:申公豹到此求见师父。

通天教主 (白)     想那申公豹,乃是叼嘴会说,叫他回去罢。

杜宝大仙 (白)     是吓!

             师兄,我师父言道:你会说叼咀,不叫你进去。

申公豹  (白)     吓师兄,你对师叔去说:我为截教事而来。有劳师弟,再去通禀一声。

杜宝大仙 (白)     启禀师父:申公豹言道,他为截教之事而来,他一定要见。

通天教主 (白)     如此叫他进来。

杜宝大仙 (白)     是吓。

             师兄,师父叫你进来,小心了。

申公豹  (白)     是,有劳师弟。

             申公豹参见师叔,圣寿无疆。

通天教主 (白)     罢了,见过师兄师弟们。

申公豹  (白)     吓。诸位师兄师弟,这厢稽首。

杜宝大仙、
求寿大仙、
金灵圣母、
长光大仙、
乌灵圣母、
临压大仙、

武当圣母 (同白)    稽首稽首。

通天教主 (白)     到此何事?

申公豹  (白)     只为冤仇之事。

通天教主 (白)     哏!此处乃是清净斋堂,逼私通虚,怎说“冤仇”二字?

申公豹  (白)     师叔哪里知道:只因姜尚兵进五关,安邦定国,灭却成汤,兴周灭纣,扶保了文王。广成子出宫之时,他吵闹喧声,他还咒骂师叔。

通天教主 (白)     他骂师叔的什么言语?

申公豹  (白)     他骂道:师叔你的门人俱是有手无足的披毛代骨,畜类众牲,龟灵王八。

通天教主 (白)     你不要在此献勤,为叔不信。

             杜宝叫他去罢!

杜宝大仙 (白)     呵师兄,师父不信,你去罢!

申公豹  (白)     师叔若是不信,弟子可以对天一表。

(申公豹跪。)

申公豹  (白)     苍天在上,弟子申公豹,真言若有假意,命丧在海底之下。

通天教主 (白)     任凭你说些什么,不信吓!

申公豹  (白)     师叔若实再不深信,弟子我要吓——按剑自刎了。

通天教主 (白)     任凭你去!

申公豹  (白)     罢吓!

     (西皮摇板)  师叔若是不相信,

             不如一死命残生。

通天教主 (白)     慢来慢来。

杜宝大仙 (白)     师兄不必如此。师父信了,这了得么!

通天教主 (白)     广成子吓广成子,你真大胆!用翻天印打死火灵弟子,又现出金霞冠,反送进碧游宫中。出得宫去,又将龟灵弟子打现原形。你还大笑大骂羞耻于我。你好不知理也!

     (西皮快板)  坐法台怒冲冲三千丈。

             骂一声广成子胡乱言。

             我若是不把那冤仇结,

             怎能够在此间掌道传。

     (白)     申公豹,你暂且回去。为叔随后就来。

申公豹  (白)     师叔,你我在哪里相会?

通天教主 (白)     在界牌相会。

申公豹  (白)     弟子拜别了。

(申公豹下。)

通天教主 (白)     金灵弟子过来。

金灵圣母 (白)     师父。

通天教主 (白)     取宝剑过来!

金灵圣母 (白)     是!

(金灵圣母取剑。)

金灵圣母 (白)     宝剑在此!

通天教主 (白)     交与杜宝。

金灵圣母 (白)     师兄收下了。

杜宝大仙 (白)     吓师父,将此宝剑何用?

通天教主 (白)     想此宝剑,一非是铜,二非是铁,乃是金银练成功的。阐教神仙,如遇此剑,金光一闪,人就无踪也。

杜宝大仙 (白)     师父,此剑到哪里可以用得?

通天教主 (白)     此剑带往到了那界牌关,那时摆下诛仙大阵,管叫那阐门中的弟子,一个个都要化成灰尘的了!带去!

杜宝大仙 (白)     遵命!

(众人同下。)

【第二场】

(杜宝大仙上。)

杜宝大仙 (白)     摆阵上来!

(牌子。四龙套、四大旗、四童儿、求寿大仙、金灵圣母、长光大仙、乌灵圣母、灵牙大仙、武当圣母自两边分上。)

杜宝大仙 (白)     吾乃通天教主门下杜宝是也。今日我奉了师父之命,带了宝剑,来至在边界牌关,摆下了诛仙大阵。此阵上按三十三天,下按十八层地府,在黑暗神鬼,皆有惧怕,管叫进的阵来,鬼哭神愁。是我边威风抖擞,管叫他胆破魂飞。任他有那千年之法,即刻到此赴东海流。吾奉通天教主速速如令敕,香烟结彩,师父来也!

(通天教主上。)

杜宝大仙 (白)     弟子迎接师父。

通天教主 (白)     罢了。阵势可曾摆齐?

杜宝大仙 (白)     待尊师的观来。

             阵势摆开!

(牌子。)

通天教主 (白)     哎呀,果然此阵摆得厉害!莫说道阐门弟子,就是那大罗神仙,他若到此,也难破此阵。

             杜宝收了阵势图。

(杜宝大仙收图。众人同下。)

【第三场】

(瞿留孙、姜子牙、虔引道人同上。)
瞿留孙、
姜子牙、

虔引道人 (同西皮摇板) 西方路上一只鹅,

             口衔青草念弥陀。

             畜类也有修心意,

             人不修行奈如何。

     (同白)    吾乃——

瞿留孙  (白)     瞿留孙是也。

姜子牙  (白)     姜吕望是也。

虔引道人 (白)     虔引道人是也。

姜子牙  (白)     列位师弟请了。

瞿留孙、

虔引道人 (同白)    请了。

姜子牙  (白)     想你我安邦定国,兵伐成汤,兴周灭纣,扶保文王。你我进了五关,扎在界牌关,因破那诛仙大阵。看诛仙阵已在前面,你我一同前往。

(水底鱼牌。)
瞿留孙、
姜子牙、

虔引道人 (同白)    来此已是诛仙阵。哪位道友在?

(杜宝大仙上。)

杜宝大仙 (念)     霎时怒天降,大胆敢猖狂。

     (白)     三位道友,你们各人报上名来!

瞿留孙、
姜子牙、

虔引道人 (同白)    你且听了,我乃——

瞿留孙  (白)     瞿留孙是也。

姜子牙  (白)     姜吕望是也。

虔引道人 (白)     虔引道人是也。

杜宝大仙 (白)     列位道友,到此何事?

瞿留孙、
姜子牙、

虔引道人 (同白)    前来破你阵势!

杜宝大仙 (白)     慢说是阐门弟子,就是你家祖师,也难破此阵吓!

瞿留孙、
姜子牙、

虔引道人 (同白)    你休得乘此狂言,就是你通天教主,又待何妨?休得惹祸烧身,胡说!一齐破阵!

(瞿留孙、姜子牙、虔引道人同破阵。)

杜宝大仙 (白)     三位道友,破阵再走!

瞿留孙、
姜子牙、

虔引道人 (同白)    改日会你!

(瞿留孙、姜子牙、虔引道人同下。)

杜宝大仙 (白)     哏,你们也不敢来破阵!

             吓,有请师父!

(通天教主上。)

通天教主 (白)     方才何人到此?

杜宝大仙 (白)     乃阐门的弟子瞿留孙、姜吕望、虔引道人等,见阵有惧,缩手而归。

通天教主 (白)     慢说是他们阐门弟子,就是那二师兄他若到此,也难破此阵!

             二师兄吓,二师兄吓,早来还好,迟来勿怪小弟我就无礼了!

             杜宝收了阵势!

杜宝大仙 (白)     收了阵势!

(通天教主、杜宝大仙同下。)

【第四场】

(广成子上。)

广成子  (西皮摇板)  三道长此一去不见还,

             倒叫我广成子挂心间。

             将身儿来至在外边观看,

(瞿留孙、姜子牙、虔引道人同上。)
瞿留孙、
姜子牙、

虔引道人 (同西皮摇板) 诛仙阵实难破难上加难。

             一霎时那气从天上降,

(瞿留孙、姜子牙、虔引道人对看。)

广成子  (西皮摇板)  只见那叔伯在前面。

     (白)     呵叔伯,怎么样了?

瞿留孙、
姜子牙、

虔引道人 (同白)    此阵难以敌破!

广成子  (白)     这便如何是好?

南极星  (内白)    慢走!

广成子  (白)     吓师兄。

(南极星上。)

南极星  (白)     师弟,阵势如何?

广成子  (白)     呀,十分骁勇,难以得破!你我大家去见师父,再做道理!

(广成子、南极星、瞿留孙、姜子牙、虔引道人同走小圆场。)
广成子、
南极星、
瞿留孙、
姜子牙、

虔引道人 (同白)    有请师父!

(元始天尊上。)

元始天尊 (念)     焚香宝鼎,系出昆仑。

广成子、
南极星、
瞿留孙、
姜子牙、

虔引道人 (同白)    参见师父!

元始天尊 (白)     罢了。

广成子、
南极星、
瞿留孙、
姜子牙、

虔引道人 (同白)    谢师父吓!

元始天尊 (白)     但不知阵势如何?

广成子、
南极星、
瞿留孙、
姜子牙、

虔引道人 (同白)    那阵势十分的骁勇,难以破之。

元始天尊 (白)     哦哦哦,难以得破。南极大仙过来。

南极星  (白)     在!

元始天尊 (白)     你且听来:为师这有灵符一道。把守城门,不得为误!

南极星  (白)     领法旨!

(南极星下。)

元始天尊 (白)     你等退下。

瞿留孙、
姜子牙、

虔引道人 (同白)    是!

(瞿留孙、姜子牙、虔引道人同下。)

元始天尊 (白)     广成子。

广成子  (白)     师父。

元始天尊 (白)     跟随为师前去,观看阵者!

(元始天尊、广成子同走小圆场。)

元始天尊 (白)     前去叫阵!

广成子  (白)     师父驾到!

(杜宝大仙上。)

杜宝大仙 (白)     参见师伯。

元始天尊 (白)     罢了。前去通报,就说为伯来了。

杜宝大仙 (白)     是。

             有请师父!

(通天教主上。)

通天教主 (白)     何事?

杜宝大仙 (白)     师伯驾到了。

通天教主 (白)     就说为师出迎。

杜宝大仙 (白)     师父出迎!

通天教主 (白)     吓二师兄。

元始天尊 (白)     三师弟。

通天教主 (白)     请吓。

             杜宝,见过师伯。

杜宝大仙 (白)     参见师伯!

元始天尊 (白)     罢了。

             广成子见过师叔。

广成子  (白)     参见师叔!

通天教主 (白)     罢了。

元始天尊 (白)     呵三师弟。

通天教主 (白)     二师兄。

元始天尊 (白)     为何摆下了诛仙阵图?

通天教主 (白)     你问过了你徒弟广成子,你就便知明白了!

元始天尊 (白)     广成子,你师叔为了何事,摆下了诛仙阵?

广成子  (白)     启禀师父:只因姜尚他的兵进了五关,攻打了界牌关,与火灵圣母两下争斗,那时弟子在一边解劝,是她执意不听,不想弟子一时失手,用翻天印将她打死,现在一顶金霞冠,乃是师叔的法宝。特到莲台献上,不想众家师兄师弟等,一个个称强,不放弟子回山。

通天教主 (白)     广成子,休在师父面前叼嘴!你用翻天印,将火灵圣母打死。出得宫去,又将龟灵圣母打现。你反大笑大骂呵!

     (西皮摇板)  冲冲怒发三千丈,

             胆大成子太猖狂!

广成子  (白)     弟子未曾骂吓!

杜宝大仙 (白)     你还说未曾骂!

广成子  (白)     未曾骂。

通天教主 (白)     哼,你二人休得如此!

元始天尊 (白)     吓师弟,话也说明,将阵收了,一同回山去罢!

通天教主 (白)     广成子骂我,难道就罢了不成吓?

元始天尊 (白)     广成子为何骂你师叔?

广成子  (白)     吓师父,弟子怎敢骂师叔。我就说了一个畜类众牲。

杜宝大仙 (白)     哏哏哏,广成子,想你今日在师父面前,还是如此叼嘴,何况你在背后,大谅也是如此的么?哏!

元始天尊 (白)     呵呵呵,师弟,想他们俱是童言,师弟你不听也罢!师弟,你还是随我回山修炼,将这阵图收了,你看如何?

通天教主 (白)     好好好。

             吓杜宝。

杜宝大仙 (白)     师父。

通天教主 (白)     听你师伯的言语,将这阵图收了,随定为师,一同回山修炼去罢!

杜宝大仙 (白)     呵师父,你今日就是这样的收了这阵图么?

通天教主 (白)     收了也就完了。

杜宝大仙 (白)     师父,你今日若是收了阵图,从今以后,就不叫你通天教主了!

通天教主 (白)     呵,不叫通天教主,叫我什么?

杜宝大仙 (白)     要称你王八教主了,乌龟有分了!

通天教主 (白)     是吓。他若是骂我,旁的我还不恼,倒也罢了,怎么骂我乌龟王八教主!可恼吓,可恼吓!

元始天尊 (白)     哎哎,你又来了!想这话也说明,怎么你又提起了风波!吓,师弟!想这伤天害理之事,想你我又是清闲之人,也能够做的么?

通天教主 (白)     哈哈哈,吓二师兄。你既然如此的言语,你可能叫广成子到我的阵中走走,你可算得一个阐教之中的首领也!

元始天尊 (三笑)    呵呵,呵呵,啊啊,哈哈哈!

     (白)     好吓,三师弟既然如此,广成子他到你阵中走走,这等的说起,也罢,我也要到阵中领教领教!

通天教主 (白)     哏!慢说是你的徒弟广成子,就是你也不敢到我的阵中走走!

元始天尊 (白)     哎哎,我方才倒要领教过了!

通天教主 (白)     好吓!如此我就无礼了!

             杜宝!

杜宝大仙 (白)     在!

通天教主 (白)     将阵势摆开!

杜宝大仙 (白)     摆阵上来!

(四龙套、四大旗、四童儿、求寿大仙、金灵圣母、长光大仙、乌灵圣母、灵牙大仙、武当圣母自两边分上。元始天尊看,走。)

通天教主 (白)     吓师兄,破阵再走!

元始天尊 (白)     明日再来会你!

(元始天尊、广成子同下。)

通天教主 (白)     不要走,不要走,嘿嘿,怕他不走!

杜宝大仙 (白)     吓师父,想这二师伯此番逃走,他倘若是被那大师伯知道,此事如之奈何?

通天教主 (白)     你不必着忙!你那大师伯他若是前来,为师我还怕他不成!收了阵势!

杜宝大仙 (白)     收了阵势!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太上老君上。)

太上老君 (步步娇牌)  法力无边收雄壮,

             只为三教堂,心中自思量,

             灭却邪淫意多放,

             急忙,计安想,

             并守佛堂,天下名扬。

     (白)     吾乃李老君是也。今日正在这洞中打坐,一时心神不安,这是为了何事?待吾算来!哦哦呀,我道何事,原来是三师弟在界牌关,他摆下了诛仙大阵。吾想阐门弟子,难破此阵,不免我前去走走也!

             吓,童儿哪里?

(一江风牌。童儿上。)

童儿   (白)     来也。参见老君!

太上老君 (白)     站下。

童儿   (白)     有何法谕?

太上老君 (白)     吾要到玉霞宫去者,准备青牛伺候!

童儿   (白)     是!

太上老君 (白)     呀。

     (二黄原板)  荒郊以内一块田,

             青牛动动有多年。

             漏地遍是花紫草,

             化在世间结人缘。

             忙把青牛催前趱,

(太上老君、童儿同走小圆场。)

太上老君 (二黄原板)  不觉来在是禅堂。

童儿   (白)     来此已是。

太上老君 (白)     前去报门。

童儿   (白)     营门有人么。

(广成子上。)

广成子  (念)     日月通天大,截教论雌雄。

太上老君 (白)     哏哏。

广成子  (白)     参见师伯!

太上老君 (白)     罢了。往里通报你师父,为伯来了。

广成子  (白)     是。

             有请师父!

(元始天尊上。)

元始天尊 (白)     何事?

广成子  (白)     师伯来了。

元始天尊 (白)     结彩相迎!

(元始天尊出门。)

元始天尊 (白)     吓大师兄,稽首。

太上老君 (白)     稽首。

元始天尊 (白)     大师兄下界何往?

太上老君 (白)     特为那诛仙阵而来!

元始天尊 (白)     哦原来如此。

太上老君 (白)     师弟,可曾进过阵来?

元始天尊 (白)     想那诛仙阵,十分厉害,难以得破!

太上老君 (白)     不妨,待愚兄前去走走。

元始天尊 (白)     大师兄你要小心了!

太上老君 (白)     不妨事,难道吾还怕他不成。你且退下!

(元始天尊、广成子同下。)

太上老君 (白)     童儿带牛伺候!

(太上老君、童儿同走小圆场。)

童儿   (白)     来到诛仙阵外。

太上老君 (白)     前去通报。

童儿   (白)     阵内有人么?

(杜宝大仙上。)

杜宝大仙 (白)     哪一个?

童儿   (白)     师父到了。

杜宝大仙 (白)     参见师伯!

太上老君 (白)     罢了。回报你师父,就说为伯来了。

杜宝大仙 (白)     是!

             有请师父!

(通天教主上。)

通天教主 (白)     何事?

杜宝大仙 (白)     大师伯驾到。

通天教主 (白)     待吾为师出迎。

杜宝大仙 (白)     吾师父出迎!

童儿   (白)     师叔出迎。

太上老君 (白)     哦哦哦。

通天教主 (白)     大师兄在哪里?大师兄在……

太上老君 (白)     三师弟在哪里?三师弟在……

通天教主 (白)     吓,大师兄!

太上老君 (白)     三师弟!

通天教主、

太上老君 (同笑)    呵哈,呵哈!

通天教主 (白)     师兄,师弟这厢稽首。

太上老君 (白)     师兄稽首。

通天教主 (白)     杜宝过来,见过你大师伯。

杜宝大仙 (白)     参见大师伯!

太上老君 (白)     罢了。

             童儿过来,见了三师叔。

童儿   (白)     参见三师叔!

通天教主 (白)     罢了。

             吓大师兄,此番前来,为了何事吓?

太上老君 (白)     三师弟,想愚兄此番前来,到了你的宝地,你还不知为了何事么?

通天教主 (白)     这个,哦哦哦。吓,大师兄,你此番到此,莫非为小弟而来,可是?

太上老君 (白)     哏哏哏,你作的好事!

通天教主 (白)     吓,大师兄,难道说小弟我的不是么?

太上老君 (白)     想你二师兄的门人弟子,俱是真佛作主。你的这些徒弟徒孙,俱是有手无足畜类众牲也,焉能成其正果。要依着愚兄相劝,随吾一同回山修炼,岂不是两全其美?你还要三思。对也不对?

通天教主 (白)     吓大师兄,我若不随你回去,你便怎样呢?

太上老君 (白)     你若不随吾回山,回去回禀师父,永远不许你掌教!再若不然的话,哏哏,拐杖打你!

通天教主 (白)     哏哏,大师兄,你休得口出狂言!你可敢到阵中走走?

太上老君 (白)     哏哏,我还惧怕不成!

通天教主 (白)     杜宝摆阵上来!

(四龙套、四大旗、四童儿、求寿大仙、金灵圣母、长光大仙、乌灵圣母、灵牙大仙、武当圣母自两边分上。太上老君进阵,变化三人出,同下。)

通天教主 (白)     大师兄,你破了阵图再走!

太上老君 (白)     明日再来会你!

(太上老君下。)

杜宝大仙 (白)     吓师父,那大师伯怎么一人进去,为何三个人出来?

通天教主 (白)     杜宝你哪里知道,那大师伯他有一气化三清,若不是此样的宝贝,焉能出得阵去!我有法言,你且听了!

杜宝大仙 (白)     师父请讲!

通天教主 (油葫芦牌)  俺只见雄威抖抖雾云飞,

             不住了号天齐。

             只见那往来南北,闯进东西,

             他那里奔驰一似,也那如儿戏。

             俺这里神通与广可以难逃,

             俺与他一会价,辨个高度!

             昏惨惨四野征云玩,

             闹该该几处的军神佛,

             恰好似那平地之上起风雷。

             只见那魔妖山之上,也那挂铁衣,摇也么旗。

             可以助三教威,可

             叫他无知魍魉好痴迷!

             这边厢摆,那边厢摇,

             怎挡俺法力无边,可以尽披靡!

杜宝大仙 (哪吒令)   满山头云雾迷,四下里刀枪密层层遍,

             地惨天昏,耳边厢声喧。

             连天神啼,魆地里山崩海内沸,

             他们子弟徽紫,计转星移。

通天教主 (白)     杜宝。

杜宝大仙 (白)     在!

通天教主 (白)     收了阵势者!

(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六场】

接引佛、

准提佛  (内同白)   无量佛。

(长锤。接引佛、准提佛同上。)

接引佛  (西皮原板)  自幼儿修禅道红尘不往,

             下山来好一似大罗神仙。

             又只见界牌关红光大展,

             想必是有能人大摆阵严。

             我这么用功夫将卦来搬,

             原来是通天教作事不端。

             我一驾彩祥云落了几间,

             吾再与他人去破阵一场。

接引佛、

准提佛  (同白)    吾乃——

接引佛  (白)     西方接引是也。

准提佛  (白)     西方准提是也。

接引佛  (白)     请了。

准提佛  (白)     请了。

接引佛  (白)     今天通天教主在界牌关摆下诛仙大阵,你我一同前去,见过天尊,破了此阵便了!请吓!

接引佛  (唱)     神通妙法色无空,

             每日经堂念经文。

(接引佛、准提佛同下。)

【第七场】

(太上老君、元始天尊、广成子、童儿同上。)

元始天尊 (唱)     不是三清阴阳好,

             险险削去顶上毫。

             师兄此番受惊了,

             不觉来到蓬莱岛。

(接引佛、准提佛同上。)
接引佛、

准提佛  (同唱)    见了道友说根苗。

     (同白)    门上有人么?

广成子  (白)     什么人?

接引佛、

准提佛  (同白)    劳烦通禀:道友要见。

广成子  (白)     请少站。

             启禀师父、师伯:外面来了二位道友要见。

元始天尊 (白)     好,香烟出迎!

广成子  (白)     香烟出迎!

元始天尊、

太上老君 (同白)    道友在哪里,道友在哪里?吓道友请了!

接引佛、

准提佛  (同白)    稽首了。

元始天尊、

太上老君 (同白)    稽首了。

(元始天尊、太上老君、接引佛、准提佛同进内。)
元始天尊、

太上老君 (同白)    道友请坐。

接引佛、

准提佛  (同白)    有坐。

元始天尊、

太上老君 (同白)    请问二位道友,在哪座宝洞府而来的?

接引佛  (白)     吾乃西方接引是也。

准提佛  (白)     吾乃西方准提是也。

元始天尊、

太上老君 (同白)    哎呀呀,我们失敬了!

接引佛、

准提佛  (同白)    不敢。

元始天尊、

太上老君 (同白)    请问二位道友,今日到此,为了何事?

接引佛、

准提佛  (同白)    我二人在洞中一算,就知道通天教主在那界牌关前,摆下了诛仙大阵,特地前来破了他阵图!

元始天尊、

太上老君 (同白)    如此有了二位道友就好!有劳道友!

接引佛、

准提佛  (同白)    我二人前去哪怕不破!

元始天尊 (白)     广成子过来。吾这里有灵符一道,把守阵门,等他的弟子出来,用你的翻天印,将他的徒弟,一个一个与我打走呀!

     (千秋岁牌)  犯天条自作休烦恼,

             顷刻间此身难保了。

             通天教主哪些儿不足,又起泉涛,

             命合里水上飘,水上飘。

             我把他六丁六甲灭却了,

             他的雄威也难留了。

             四面列层威,

             任他是三头六臂体轻敌。

             他那里阵势威威,

             一个个耀武紧相随。

广成子  (白)     领法旨!

(广成子下。)

太上老君 (白)     吓师弟,二位道友,待吾先去会他,你等随后!

(太上老君下。)

元始天尊 (白)     吓二位道友,随我来。

(元始天尊、接引佛、准提佛、童儿同下。)

【第八场】

(四童儿、四大仙、杜宝大仙、求寿大仙、金灵圣母、长光大仙、乌灵圣母、灵牙大仙、武当圣母执大旗同上。牌子。四童儿、四大仙、杜宝大仙、求寿大仙、金灵圣母、长光大仙、乌灵圣母、灵牙大仙、武当圣母同摆阵走。通天教主上。)

通天教主 (混江龙牌)  全按着六丁六甲之数,

             摆下了诛仙立锟锯。

             俺怎肯插出了旗号,

             错摆了阵图。

             安排好走虎飞龙,

             准备了吊鳌网困在阵图。

(四神将、姜子牙、南极星、瞿留孙、广成子、虔引道人、接引佛、准提佛、太上老君、元始天尊同上。)
姜子牙、
南极星、
瞿留孙、
广成子、
虔引道人、
接引佛、
准提佛、
太上老君、

元始天尊 (同唱)    一驾祥云来得快,

             只见诛仙一阵排。

元始天尊 (白)     吓三师弟,听吾相劝,还是回山修炼,免得自找烦恼。

通天教主 (白)     老头儿为何不回去,你又来则甚?

太上老君 (白)     三师弟,你还是这样性情么?

通天教主 (白)     呔,那二个道家莫非帮助前来?你二人通上名来吓。

接引佛、

准提佛  (同白)    你且听道!

接引佛  (白)     吾乃西方接引是也。

准提佛  (白)     吾乃西方准提是也。

通天教主 (白)     你二人来此诛仙阵则甚?

接引佛、

准提佛  (同白)    闻听你摆下诛仙大阵,特来破你阵图!

通天教主 (白)     哏哏哏,慢说是你二人,就是那阐门之中的弟子,也是难破此阵!吾劝你二人休得多管,回去罢呵。

接引佛、

准提佛  (同白)    要与你见过高下!

通天教主 (白)     你是满口的胡言!

太上老君 (白)     你是真真的大胆!

     (西皮摇板)  听一言不由我怒冲千丈,

             叫一声三师弟细听吾言:

             想当年投一师同到上山,

             你如今掌教主反了教权。

             听吾劝你若是改却前番,

             我和你师兄弟免却情伤!

通天教主 (白)     住口!

     (西皮摇板)  吾这里开了言把话来讲,

             你劝我回山去却也不难!

             你若是破了阵我随你回转,

             若不然两下里大闹一场!

(太上老君急。)

太上老君 (白)     呔!你执意不听,你晓得吾的沉香拐杖!呸,招打!

(太上老君打,通天教主驾住,走圆场。接引佛、准提佛同破阵。通天教主跑,败下。元始天尊打通天教主。通天教主跑下。)

元始天尊 (白)     阵势已破,他等逃走。不必追赶,归山去者!

     (尾声)    只因他不善言,

             若不是西方神恩,俺岂肯轻轻放他逃边!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102 ┊ 字数:14167 ┊ 最后更新:2016年09月30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