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三字经》

主要角色
罗英:老生
温韬:净
关卞:丑

情节
临淮骑都尉温韬,一日得节度使罗兆威来信,令其拿捉一不第举子罗英,嘱即枉法办罪,以洩私愤。岂知温韬却是一目不识丁的小军阀,手下亦然。拿了此书,犹如老学究见了英文信函一样,当场只好含糊过去,但苦无师爷。故退堂以后,仍旧不知此信中是合云云。于是乃命千总官去找寻一个幕宾。适有一不第举子,在外卖字。千总遂请他到衙。温韬却还要假充行家,先盘问这举子的学问。举子早知其为没字碑,遂有意戏弄。这温小军阀,听说到这人熟读《三字经》,那时不由得心中钦敬,然却还有些不敢信任,必须请这人把《三字经》讲演一遍,方可任用。那举子心中好笑,遂将《三字经》中句子,编成一段滑稽故事,句句用《三字经》句子嵌入,信口开河,说得天花乱坠,真是挖苦得不小。到后来温韬把这信请他念看,谁知这信中所要捉的人,就是这位举子。这举子遂一派胡言,把他哄过,而自己的一场大祸,顷刻之间化为烟消火灭矣。

注释
《三字经》一剧,沪上听戏者向不甚知,亦不甚重视。良以此戏精神,全在说白。盖以《三字经》中成语,嵌入说白中,为生角之滑稽戏。细细玩味,自颇堪发喙。从前赵如泉、潘月樵等,虽亦曾偶一演做,但以南人之于戏,本只重看不重听;既有知听者,亦只在听唱而不能听白,故而不能哄动。近自马连良来沪,演唱数次,始有知贵之者。盖近来沪人听戏之程度,亦较前进步故耳。此戏在北京,时常见之。昔张胜奎最得盛名。谭老班亦曾演过,但以其他著名之戏占多数,故此戏亦不甚得名。按此戏宗旨,为讥笑武人不识字。

根据《戏考》第三十七册整理

录入:小豆子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7.7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关卞上。)

关卞   (念)     人情如水急,世事如棋更。

     (白)     下官关卞,官居临淮营千户司。我有一故友温韬,出任骑都尉,作我的上司。须当辕门侍候。鼓角声高,大老爷升堂来了!

(温韬上。)

温韬   (引子)    剑气冲牛斗,指日盼封侯。

     (念)     面带三分勇,胸藏百万兵。既封为大将,何必问出身?

     (白)     下官温韬,在冀王李谋正帐下,屡建奇功,出任骑都尉,镇守临淮。哈哈,可谓不在此身也!

(旗牌上。)

旗牌   (念)     为求民事,特寄私书。

     (白)     来此已是,门上有人么?

关卞   (白)     什么人?

旗牌   (白)     节度使罗大人差官要见。

关卞   (白)     节度使罗大人差官要见。

温韬   (白)     传。

关卞   (白)     老爷传见。

旗牌   (白)     有劳。

             参见老爷。

温韬   (白)     少礼。奉何人的差?

旗牌   (白)     奉节度使所差,有书信呈上。

温韬   (白)     千户念来我听。

关卞   (白)     诺,来,拿去念来!

旗牌   (白)     旗牌不识字。

关卞   (白)     大老爷,旗牌不识字。

温韬   (白)     身为千户,连个字也不识。需要学习学习才好!

关卞   (白)     大老爷请看。

温韬   (白)     拿来。哑,原来如此。差官回去,拜上大人,我这里照书行事。

旗牌   (白)     我家大人吩咐:要封回书。

温韬   (白)     此乃机密大事,你先回去,随后就有书信到来。

旗牌   (白)     小官告辞。

(旗牌下。)

温韬   (白)     有事无事?

关卞   (白)     无事。

温韬   (白)     老卞随我后堂问话。退堂。

             老卞一旁坐下。

关卞   (白)     大老爷在此,哪有小官座位?

温韬   (白)     你我乃是旧交,坐谈不妨。

关卞   (白)     小官谢坐。

温韬   (白)     老卞,你好岂有此理!你明知我不识字,叫你念书,你倒反叫我看!

关卞   (白)     大老爷知道的,小官是功马出身,未曾读过诗书。我只道大老爷升了官,必然福至心灵,故而讲书呈上。

温韬   (白)     我哪里认识字?还不是旧时一样。

关卞   (白)     方才大老爷看了书信,之乎者也,到底信上面为的何事?

温韬   (白)     我哪里晓得?不过一时随机应变,打发来人去了,再想法儿。

关卞   (白)     到底大老爷的天才,要是小官就露了相了。

温韬   (白)     话虽如此,不知这书中到底为了何事?

关卞   (白)     这倒不难。就在营中,招一个识字的兵丁进来,一念就晓得了。

温韬   (白)     不好不好,方才我装作认识字的模样,如今又传识字的人进来,若被他们晓得你我不认识字,以后焉能约束他们?

关卞   (白)     这倒难了。

温韬   (白)     我闻得古人,有入幕的宾友,如今我身为临淮都尉,也当招个幕宾。帮办帮办,就不露相了。

关卞   (白)     这个主意倒好。快命人去寻找。

温韬   (白)     别人前去我不放心,就烦老卞前去。

关卞   (白)     遵命。

(关卞、温韬同下。)

【第二场】

(罗英上。)

罗英   (念)     堪怜今古谁英雄,浪迹山川事业空。纵有文章倾宇宙,依然辜负落江东。

     (白)     我,罗英,江东人氏。往长安赴试,不想朝中一辈庸臣,扰乱国政。是我不第而归。可笑淮北节度使罗兆威,一个反复小人。倒知文学,集诗百首。明月透江东,可耻可笑,竟要与我同宗联谱!被我痛骂他一场,改名而逃,一路盘费全无,只得提笔卖字。行来已是临淮地方。家乡在迩,正好趱行。

     (西皮原板)  天地间古今事令人难料,

             也不知埋没了多少英豪。

             又被这无情的日月催老,

             倒不如趁时光沽酒逍遥。

(关卞上。)

关卞   (白)     你做什么的?

罗英   (白)     有招牌。

关卞   (白)     到底做什么的?

罗英   (白)     我是个卖字的。

关卞   (白)     卖字可会写字?

罗英   (白)     不会写字,卖什么字?

关卞   (白)     会写字可认识字?

罗英   (白)     不识字焉能写字?

关卞   (白)     请问先生,哪道而来?

罗英   (白)     实不相瞒,我是个落第的举子,只因断了盘费,故而提笔卖字。

关卞   (白)     先生你来着了。我家大老爷,要聘个幕宾师爷,你可跟我前去。

罗英   (白)     幕宾只有聘请,不能跟你“前去”。

关卞   (白)     我们武将家说话,是直爽的。要去便去,不去就拉倒。

罗英   (白)     说得倒也好爽快。我便跟你前去。

关卞   (白)     随我来。我惯做先行,

罗英   (白)     师爷随后跟。

关卞   (白)     无意得幕友,

罗英   (白)     不第遇将军。

关卞   (白)     到了。少站一时。有请大老爷。

(温韬上。)

温韬   (念)     方知大钺斧,不及小毛锥。

     (白)     老卞,幕宾可曾招着?

关卞   (白)     招着了。

温韬   (白)     叫他进来。

关卞   (白)     是。

             先生随我进来。见了大老爷要磕头。

罗英   (白)     哦唷,幕宾扫地,将军请了。

温韬   (白)     吓,哪里来了一个野汉?见我不拜,向我拱手。

罗英   (白)     江东举子,因不第而归,故而颠之倒之。

温韬   (白)     难怪你是个落难举子,连个礼都不知道吗?

罗英   (白)     昔日商阳酒徒,不拜汉高祖。何况将军,请我以为幕宾,既无下拜之理。

温韬   (白)     看你行相平常,谅必不通文墨,焉能做得我的幕宾?

罗英   (白)     将军的幕宾,非我能做。若说不通文墨,此何言重!怀揣四书五经,何以对答足下?

温韬   (白)     你说此话,就是假斯文。

罗英   (白)     怎见假斯文?

温韬   (白)     你可晓得这四书五经,是哪个做出来的?

罗英   (白)     哈哈,这倒要请教将军。

温韬   (白)     乃孙武子做出来的。我们武将用兵要法,想你们文人须讲三经,方能会攷。

罗英   (白)     我倒不知道什么叫“三经”。

温韬   (白)     老卞,他连三经都不知道。

             待我来告诉你听:这三经,就是小孩子上学头一本念的那三经。

罗英   (白)     哦,这是《三字经》,我都烂熟的了。

温韬   (白)     怎么,《三字经》你都熟的了?好,你将通本《三字经》,讲出道理,我请你做幕宾师爷,分外看重。

罗英   (白)     要我讲《三字经》,要一个座位,还要好茶一壶。

关卞   (白)     大老爷,要他讲书,他要一个座位,还要好茶一壶。

温韬   (白)     暂且叫他坐下,讲得好,有茶吃;讲得不好,连冷水也没得吃。

关卞   (白)     先生那旁有坐,讲得好,有茶吃。

罗英   (白)     看此情形,多是不通文墨的。待我来讲他们戏耍一番。

     (念)     师友从来重典型,传呼四座几人听。当年路走不相识,谅必不通三字经。

(罗英拍响木。)

关卞   (白)     这做什么?

温韬   (白)     他们讲书的规矩。

罗英   (白)     话说盘古圣人之后,出了一家贤人。

温韬   (白)     贤人是哪个?

罗英   (白)     名叫“人之初”。他有一兄弟,名叫人之伦。虽在一母同胞,却是性情个别。何以呢?人之初是个有名的贤士,故而“性本善”;那人之伦是个不中举的神童,他就“性乃迁”了。弟兄却有一点好处。

温韬   (白)     怎样的好处?

罗英   (白)     却是“兄则友,弟则恭”。这一日,人之初向人之伦言道:“兄弟,你我‘朝于斯,夕于斯’,也非了局。需要做件事业,‘光于前,裕于后’,方称得‘为人子’”。人之伦言道:“兄长这一番话,教训的极是。弟岂不知‘勤有功,戏无益’?想我们读书人,市面上做买卖,一些些也不懂。小弟如今要出外去处馆。”人之初一闻此言,请了个得力的朋友,商量他兄弟坐馆的事情。你道他朋友是谁?

温韬   (白)     是谁?想必也是一个读书人。

罗英   (白)     就是那“苏老泉”。老泉来到人之初家中,人之初就将人之伦处馆之事,与他一说。那苏老泉言道:“倒巧得很,正有一家要请先生。我将令弟就荐往他家去吧。”

关卞   (白)     倒巧得很。一想出去教书,就有人要请先生。怎么你老先生出来了长久,没有人请你去?

罗英   (白)     哦!

温韬   (白)     老卞,不许多说,静听他讲!

罗英   (白)     他将人之伦,荐到“窦燕山”家中去“教五子”。当时讲明每年二十四两银子,三两银子节敬——每年二十七两。这叫做“苏老泉,二十七”。

(罗英稍顿。)

罗英   (白)     苏老泉去后,言道:“少时自有关书请帖,到来相请。”那人之伦就准备琴棋书箱,衣被行囊。弟兄分别,人之初嘱咐人之伦,“兄弟此去,‘凡训蒙,须讲究’,不要耽误人家子弟。”人之伦言道:“兄长,弟此去定要‘扬名声,显父母’”。不说兄弟分别,单说那窦燕山,是个“有义方”的人,闻得人之伦到他家处馆,要办丰盛酒筵接风。打听得“香九龄”,会办“能温席”。着人招香九龄前来,办一桌能温席。香九龄言道:“这桌能温席,我一人办不来。”请了“唐刘晏”来管账,唤了“大小戴”来打杂。他们一辈人就忙起来:奔到“曰南北,曰西东”,办到“曰水火,木金土”;各样家伙,就是“玉不琢,不成器”;悬的灯亮,“如囊萤,如映雪”;办的佳肴,“马牛羊,鸡犬豕”;饭食,尽都是“稻粱菽,麦黍稷”;唤了些歌伎,唱的是“匏土革,木石金,与丝竹,乃八音”。

温韬   (白)     这桌能温席,好丰盛吓!想我弟为这大的官,不要说吃它,连看都没有看见过!人之伦这小子好造化吓!以后怎样呢?

关卞   (白)     大老爷,他讲得很快,都是你老爷打断他的话头。

温韬   (白)     哈哈!你倒埋怨起老爷来哩!别胡闹,听他讲来!

关卞   (白)     是是,先生请讲下去。

罗英   (白)     那窦燕山见能温席有了头绪,就着人下贴请客。家中无有闲人,也罢,就命“融四岁”去请罢!缘何用一小子前去请客?因为他四岁就“能让梨”,是很能干的。故而命他前去。谁知到底是个小孩子,他跑到人之初家中,将他家“高曾祖,父而身,身而子,子而孙,自子孙,至元曾,乃九族”的人,都请来的了。窦燕山将这桌能温席,摆在“此四方,应乎中”的一点地方。大家你推我让,让过不了。窦燕山一看,人多嘴杂,必要一个好嘴客。再三寻不出一个人来。没法子,遂将“我周公”他老人家请来。我周公来到此四方,这些人见了礼,“长幼序,友与朋”,大家就坐了下来。我周公坐在席上,“讲道德,说仁义”。此日再定了各班演戏,唱的是:“五霸强,七雄出”,“王莽篡”,直唱到“光武兴”打止。这才是“述圣言,礼乐备”。

             大老爷,你道这能温席,吃了几时?

温韬   (白)     这桌能温席,吃得好热闹!一天吃不了,怕要二天吧!

罗英   (白)     哈哈,大老爷太小觌这能温席了!

温韬   (白)     什么?二天都吃不完么?

罗英   (白)     这样能吃得完?直吃了个“曰春夏,曰秋冬”,整整的一年,这才酒干席散。那唐刘晏与香九龄,收聚家伙,算算账目,从“一而十,十而百。百而千,千而万”。开账出来要钱。

温韬   (白)     吓吓吓!怎么一席酒要许多铜钱?

关卞   (白)     大老爷怕做了一年的大老爷,也没有这末的许多铜钱。

温韬   (白)     胡说!听他讲。

关卞   (白)     是是是。

罗英   (白)     窦燕山看完账目,大发雷霆,说道:“一桌能温席,用不了许多银子。你莫是开了我的花账?可能对着‘三光者,日月星’赌个咒来?”香九龄与唐刘晏说道:“好吓!我们为了你一桌能温席,‘如负薪,如挂角’,整整的吃了一年苦,分文未取,反说我们开了花账,还要赌咒!”他二人一怒,就去叩了阍了。你道他在哪里告?从“自羲农,至黄帝”,一直到“十八传,南北混”止。打了有几千年官司。不曾落案。朝廷无法,打法钦差审理此事。你道钦差是谁?就是“若梁灏,八十二”岁。奉旨出京。他还带眷上路。大夫人“蔡文姬”,二夫人“谢道韫”。因“彼女子,且聪敏”,故而带出办事。哪知若梁灏年老糊涂,庇护窦燕山,将香九龄、唐刘晏带上堂来,不由分说,一个“锥刺股”,一个“头悬梁”,严刑敲打,吓得衙门隔壁,“昔孟母”搬到了“择邻处”去了。

             人之初见官司不能落案,将他们两面说合,那窦燕山情愿罚出“犬守夜,鸡司晨”,“蚕吐丝,蜂酿蜜”,百对“人遗子,金满嬴”,才得这场官司了解。人之初说道:“为人必须‘戒之哉,宜勉力’”。

             《三字经》完了!

关卞   (白)     大老爷,卑职偌大年纪,才听了一本《三字经》,把我的聪明孔都讲开了!

温韬   (白)     难得这位先生,与你开了聪明孔。有封书信在此,请先生观看。

(罗英接书信。)

罗英   (白)     待我看来:

             淮北节度使罗兆威,书至临淮温公麾下:因敝同宗罗英,持才巧貌,不第而归,必从临淮而下。望乞借住,一并押送淮北。感恩之至,不宣。

             原来如此!

温韬   (白)     老卞,书信上面可是有个“原来如此”。可有此人?

罗英   (白)     有的,此人才高智广,闻得他早往关外去了。

温韬   (白)     就烦先生写一封回信。

罗英   (白)     使得。

温韬   (白)     老卞,命你去着人来,办一桌能温席!

关卞   (白)     没有香九龄,也办得能温席么?

温韬   (白)     办不了也罢,就把烂猪头,请先生后衙饮酒。

罗英   (白)     多谢贤东。

温韬   (白)     正是:

     (念)     贤士嘉宾处处有,相逢得意最难求。

罗英   (念)     多蒙贤东情义厚,三生有幸吃猪头。

温韬   (白)     好个“吃猪头”!老卞一同来吓!

(众人同笑,同下。)
(完)


浏览次数:15462 ┊ 字数:5702 ┊ 最后更新:2005年06月12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