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宝玉出家》

主要角色
贾宝玉:小生,黑蓬头,金箍,紫金冠,丹青花褶,项围红斗篷,执尘尾
贾政:老生,员外巾,石青帔,黪三
茫茫大士:净,道人装,白蓬头,白满,绿开氅,执尘尾
渺渺真人:外,僧人装,昆卢帽,虬髯,红褶子,执尘尾
稍水甲:付
稍水乙:丑
下书人:杂

情节
贾宝玉考中第七名举人,场后即随茫茫大士、渺渺真人出家。为尽父子之情,特至江岸拜辞贾政。时贾政自金陵乘舟北归,于途中得家书,知贾宝玉中举,场后走失。方闷卧船舱,仿佛见贾宝玉随一僧一道至,惊醒时去犹未远。众欲追之,贾政知其从仙人游,止勿追。

注释
《红楼梦》一书,为小说中之翘楚也。荣国、宁国两府之事实,有与无有不必论,而其叙述详明。前后印照,文情相生,允称杰作。贾宝玉一乳臭小孩,俨然为怡红院之主人翁,必欲如是鉴定者,以其善于用情耳。贾宝玉果真有情,而荣、宁两府之女子,焉知非含情脉脉,钟于一人之身?各房使唤婢女,屈指何止百数,无一非温文尔雅,令人一见留情。不然,贾宝玉亦何至出家,为忏悔之地耶?总之为情所误,不受束缚,必使脱离。贾宝玉初次乡试,即高中第七名经魁。少年科第,张大门楣,有不可限量者。乃顿然觉悟,榜发即行。父母妻妾,欲挽无从。当然涕泗滂沱,万分怜惜。而有识之士,别有见解,以为贾宝玉至此出家,即贾宝玉一身之幸福也。
近来梅兰芳、欧阳予倩等,将《红楼梦》小说,摘取一段,编排戏剧者,不一而足。如《黛玉葬花》、《晴雯撕扇》之类。咸谓情致缠绵,有声有色。兹之《宝玉出家》,亦属名艺员手笔而观剧诸君,可以一扩眼界矣。

根据《戏考》第三十五册整理

录入:胡宇煌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18.2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火彩,刀跋。茫茫大士、渺渺真人引贾宝玉同上。)

贾宝玉  (念)     世上劫灰万重烧,

茫茫大士 (念)     女娲补天也空劳。

渺渺真人 (念)     一朝悟道见真性,

贾宝玉、
茫茫大士、

渺渺真人 (同念)    太虚幻境走一遭。

茫茫大士 (白)     俺,茫茫大士是也。

渺渺真人 (白)     俺,渺渺真人是也。

贾宝玉  (白)     怡红院主人贾宝玉是也。

茫茫大士、
渺渺真人、

贾宝玉  (同白)    请了,请了!

贾宝玉  (白)     二位仙师,咱三人且到太灵幻境,谒见警幻仙姑去者。

茫茫大士 (白)     且慢。你是父母生长,肉身养育之恩,不可不报。你父亲现在常州江边船中。我二人同你前去,叩别一番,再到太虚幻境不迟。

贾宝玉  (白)     有劳二位仙师了。

     (二黄原板)  生长绮罗花丛中,

             男欢女爱享华荣。

             大观园里锦绣地,

             朝朝暮暮乐无穷。

             十八年来抛岁月,

             十二金钗半凋零。

             父母生我恩义重,

             蟾宫折桂成了名。

             一朝悟道脱凡景,

             叩别我父把仙界登。

茫茫大士、

渺渺真人 (同白)    神瑛使者,随我来呀!

(茫茫大士、渺渺真人同笑。茫茫大士、渺渺真人、贾宝玉同下。)

【第二场】

(贾政上。)

贾政   (引子)    扶柩归南,大事毕,转回顺天。

     (念)     日月如梭去如风,人生一世枉劳形。富贵皆是前生定,到头只怕一场空。

     (白)     老夫贾政。

(四家丁、二院子同暗上,分两边站。)

贾政   (白)     金陵人氏,世居京师官居吏部郎中之职。前年钦命江南学政,科场已毕回朝交旨。只因老母年迈,奏明终养。不幸老母寿终,将灵柩送回金陵下葬。大事已毕。前日接到家信,且喜家产赏还,官复原职真,乃皇恩浩荡也!


下书人  (内白)    嗯哏!

(下书人上。)

下书人  (白)     小人与大人叩头。

贾政   (白)     罢了。到此何事?

下书人  (白)     有家书呈上。

贾政   (白)     呈上。下边伺候。

下书人  (白)     是。

(下书人下。)

贾政   (白)     家信到来,待我看来。

(贾政看。)

贾政   (白)     呵!宝玉得中七名举人,贾兰二百三十名举人。可喜呀可喜!

(贾政笑。)

贾政   (白)     这是祖宗有德,上天垂佑,家门之幸也!

(贾政笑。)

贾政   (白)     待我往下看来。

(贾政看。)

贾政   (白)     吓!宝玉出场,怎么走失了?此事真乃奇怪。好一个有道明君,命地方官各处寻找。这就不愁找着了。

             家院!

院子甲  (白)     有。

贾政   (白)     人役可齐?

院子甲  (白)     俱已齐备。

贾政   (白)     挑轿打道江岸。

(贾政起,上轿。吹六马令。众人同转场。)

院子   (白)     禀大人:来至江岸。

贾政   (白)     传稍水走上。

院子   (白)     传稍水。

(二稍水同上。)

二稍水  (同白)    来了来了!

             稍水与大人扣头。

贾政   (白)     罢了。将船向北进发。

二稍水  (同白)    遵命。

             开船了!

(二稍水同拔锚。)

贾政   (白)     上得船来——

     (念)     归心忙似箭,千里奔家乡。

     (二黄原板)  坐舟中思姣儿心中烦恼,

             不由我老贾政珠泪嚎啕。

             实指望养姣儿终身有靠,

             父子情半路途各奔一条。

             叫稍公你与我摇橹泊棹,

             又只见日西沉影挂树梢。

     (白)     家院,前面什么所在?

院子甲  (白)     常州地界。

贾政   (白)     你看天色将晚,将船泊住,明晨早行。

院子甲  (白)     大人吩咐:将船泊住,明晨早行。

(二稍水同应,同下锚。)

贾政   (白)     家院,看酒来。

(贾政饮。吹牌子。)

贾政   (白)     将杯撤去。

(贾政睡。)

贾宝玉  (内二黄导板) 出科场见仙师邀赴仙境,

(火彩。茫茫大士、渺渺真人、贾宝玉同上。)

茫茫大士 (白)     你父亲在官船以内。前去叩别,以报养育之恩。我二人在山前相候着。

贾宝玉  (白)     有劳仙师指引了!

(茫茫大士、渺渺真人同下。扭丝。)

贾宝玉  (二黄摇板)  叩别我老爹爹养育之恩。

             迈步儿我且把官船来进,

             又只见老爹尊盹睡昏沉。

             急忙忙走上前忙跪定,

(阴锣。贾政惊醒。)

贾政   (二黄摇板)  猛抬头又只见宝玉娇生。

             你在那荣国府何等光景,

             你、你、你为何出场来走失无踪?

             我本当下位来将儿抱定——

贾宝玉  (回龙)    尊一声老爹爹细听儿言:

     (二黄快三眼) 吾的父养姣儿一十八年。

             终日里多教诲恩重如山,

             日餐高粱穿文绣高楼大厦自安然。

             祖母太君千般爱,

             阿娘抚养更周全。

     (二黄原板)  最不该终日游荡不把书念,

             最不该姐妹丛中学缠绵。

             最不该吟月歌风抛岁月,

             最不该傍花随柳贪笑玩。

             大比年立志把场进,

             侥幸折桂中经元。

             叩别严尊从此去,

             太虚幻境为了仙。

             我父不必常挂念,

             这就是一子成佛,七祖升天。

             叩罢头欠身起忙登江岸,

(贾宝玉叩头。贾政醒。)

贾政   (白)     我儿不要行礼!

(贾宝玉走。)

贾政   (白)     宝儿慢走!

贾宝玉  (二黄原板)  父子们要相逢梦中团圆。

(贾宝玉下。)

贾政   (白)     我儿慢走,为父赶你来了!

(贾政下。)

【第三场】

(茫茫大士、渺渺真人拉贾宝玉同急上,贾政追上。茫茫大士分。火彩。贾政坐。贾宝玉、茫茫大士、渺渺真人同上下场门高场。)

茫茫大士 (白)     贾大人莫要追赶。听小仙一言道来!

     (念)     各自归各界,仙凡从此分。我携顽石去,交与天上人。

     (西皮二六板) 世人愁肠听我讲,

             儿女姻缘本无常。

             女娲氏炼石补天上,

             剩下顽石不曾伤。

             千年万载变玉样,

             投生人间做儿郎。

             作了一段繁华梦,

             大劫成灰不再扬。

             小仙带他西天上,

             仍作顽石归大荒。

     (白)     宝玉随我去者!

(火彩。贾宝玉、茫茫大士、渺渺真人同下。四青袍、二院子、下书人同上。)

二院子  (同白)    大人不知哪里去了?

             在这里!

             大人醒来!

贾政   (西皮导板)  我父子正相会二仙冲散,

     (西皮摇板)  一霎时不见了所为哪般?

(下书人扶贾政。)

下书人  (白)     大人追赶何人?

(贾政两看。)

贾政   (白)     我么?追的宝玉。

下书人  (白)     待我等追去。

贾政   (白)     且慢!不必追了。听我一言道来!

     (西皮流水板) 他本是含玉降了生,

             上有字迹写通灵。

             貌如冠玉原不俗,

             过目成诵真聪明。

             都只为太君心爱重,

             左右不离小姣生。

             今得经魁名成就,

             弃我出家把仙界登。

二院子、

下书人  (同白)    大人不必烦恼。去到荣国府,见了太太,再作道理。

贾政   (白)     好!开船回府。

     (三叫头)   宝玉!我儿!孩儿吓!

(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46 ┊ 字数:3284 ┊ 最后更新:2017年11月24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