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镔铁剑》(一名:《葡萄会》)

主要角色
妹妹:花旦
公子:小生
院子:丑
丑公子:丑

情节
考剧本,仅表明一男扮为女之文武小生,为一丑角之公子强行霸抢,居然亦以花轿抬入之,方欲拜堂成亲,忽奉母命,至东庄外家探病。因将此新人,寄入花旦妹子房中。新人故作娇痴,其妹遂效乱点鸳鸯故事,代兄与之拜天地,送入洞房,乔作夫妇成婚。迨至入帐,彼假新人始露真相,且身藏镔铁剑,系为报仇来者。其妹被胁,且亦心爱其人,遂与重拜天地,为真夫妻。天将明,其兄归,敲久,入,遂为文武生所杀。二人乃作计遁去。

注释
秦腔多大同小异之戏,又多没头没脑,始终不报名之弊。演至终场,只知为一小生一旦角,及其他某角某角而已,如此剧亦然。至其戏情,又似《王老虎抢亲》,又似《乱点鸳鸯》,惟结局不同,中间又有与《梵王宫》相似处,此余所以谓其多大同小异也。

根据《戏考》第三十四册整理

录入:eclogite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1.8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丑公子上。)

丑公子  (念)     花轿亮堂堂,打扮作新郎。

(丫鬟上。)

丫鬟   (白)     禀大爷:花轿到。

丑公子  (白)     好。花轿穿堂而过。

丫鬟   (白)     轿子穿堂而过。

(四青袍、轿夫同上,过场,同下。)

丫鬟   (白)     禀大爷:大事不好了。

丑公子  (白)     何事?

丫鬟   (白)     只因东庄娘舅,身得重病,老夫人命你前去探病。去得早了便罢,若是去得晚了,将你新人送回,轿子打坏,我看你是去也不去。话说完了。

丑公子  (白)     丫鬟回来,丫鬟回来,商议商议。

丫鬟   (白)     我不管。

(丑公子叹。)

丑公子  (白)     这是哪里说起。是我正要拜堂成亲,丫鬟报到:东庄娘舅,身得重病,命我前去探病。去得早了便罢,若是去得晚了,将我新人送回,轿子打坏,这便如何是好?有了,我不免到妹妹房中,商议此事,将新人寄在妹妹房中,等我探病回来,再拜堂成亲。正是:

     (念)     为了这件事,去求有情人。

     (白)     来此已是妹妹房外。待我叫门。

             吓,妹妹开门来。

(妹妹上。)

妹妹   (念)     上房绣鸳鸯,金钗别凤凰。

     (白)     外面何人叩门?

丑公子  (白)     哥哥到了。

妹妹   (白)     待妹妹与你开门。

             哥哥到了,请进。

丑公子  (白)     妹妹请。

妹妹   (白)     哥哥请坐。

丑公子  (白)     妹妹请坐。

妹妹   (白)     哥哥来到妹子房中,为了何事?

丑公子  (白)     妹妹有所不知,是我要拜堂成亲,丫鬟报到:言说东庄娘舅身得重病。命我前去探病,去得早便罢,若是去得晚了,将我新人送回,轿子打坏。你看哥哥如何是好?

妹妹   (白)     依哥哥主见?

丑公子  (白)     依哥主见,欲将新人寄在妹妹房中,等探病回来再拜堂成亲。

妹妹   (白)     哥哥讲的哪里话来,想你每日在大街之上抢掳民女。你的事情妹妹一概不管。

丑公子  (白)     我与你乃是同胞兄妹,你收下了罢。

妹妹   (白)     妹妹不管。

丑公子  (白)     我的好妹子呀。

     (西皮二六板) 与妹妹对坐在秀阁,

             听为兄把话对你说:

             将新人暂寄你房内,

             我探病回来好快乐。

妹妹   (西皮二六板) 哥哥讲说理不通,

             听妹妹把话说心中:

             每日抢掳民间女,

             有妹妹不管闲事情。

丑公子  (西皮二六板) 一见妹妹她不从,

             倒叫我背过身好不伤情。

             走上前来双膝跪,

             叫妹妹从下这事情。

妹妹   (西皮二六板) 一见哥哥跪楼枰,

             背转身来思想情。

             走上前来快搀起,

             妹妹从下这事情。

     (白)     哥哥请起。

丑公子  (白)     妹妹从下了?

妹妹   (白)     妹妹从下就是。

丑公子  (白)     从下便好。我要探病去了。

             家院带马。

(院子上。)

院子   (白)     晓得。

丑公子  (唱)     叫家院带过马能行,

             到东家探病走一程。

(丑公子、院子同下。)

妹妹   (唱)     一见哥哥出门庭,

             等候新人入房中。

             将身坐在二堂上,

             又听丫鬟报一声。

(丫鬟上。)

丫鬟   (白)     禀姑娘:花轿到。

妹妹   (白)     好,搀了新人。

丫鬟   (白)     晓得。

(丫鬟搀公子同上。)

丫鬟   (白)     与姑娘叩天喜。

妹妹   (白)     上房侍奉老夫人去吧。

丫鬟   (白)     遵命。

(丫鬟下。)

妹妹   (白)     丫鬟去了,待我先将秀阁门上了,再与新嫂嫂叙谈叙谈。

             新嫂嫂,你好。

公子   (白)     我好。

妹妹   (白)     新嫂嫂你好大的嗓音。

公子   (白)     小姑娘有所不知,只因我母下世去早,留奴年小,是我每日啼哭,因此上把嗓子啼哭坏了。

妹妹   (白)     新嫂嫂我来问你,你好大的脚。

公子   (白)     小姑娘,方才言道,母亲去世,是我每日与小玩童一处游玩,因此上把脚跑大了。

妹妹   (白)     这就是了。观见嫂嫂头上,盖头去了,看看她容貌如何。新嫂嫂,我家哥哥,因为何事,将你抢进府来,对我言说,我好搭救与你。

公子   (白)     小姑娘要听,听我道来。

     (西皮慢板)  未开言不由人泪流满面,

             点点的珠泪洒落胸前。

             五月节起了那葡萄大会,

             我母女一同到庙前。

             你哥哥他见我容貌好,

             他一心霸占奴要结良缘。

妹妹   (西皮慢板)  嫂嫂对我讲一遍,

             思想起来恼心间。

妹妹   (白)     请问新嫂嫂,今春多大了?

公子   (白)     奴家今年一十八岁了。

妹妹   (白)     听新嫂嫂之言,与我家哥哥同岁。

公子   (白)     哦。

妹妹   (白)     吓,嫂嫂看什么?

公子   (白)     为何不见你家哥哥,哪里去了?

妹妹   (白)     我家哥哥,去到东庄娘舅那里探病去了。

公子   (白)     今晚回来不回来?

妹妹   (白)     今晚打量不回来的多。

公子   (白)     今晚不回来,岂不耽误奴家洞房花烛这事了。

妹妹   (白)     新嫂嫂,不必如此,家中现存我哥哥衣帽巾,待我穿戴起来,替我哥哥一拜花堂。你看如何?

公子   (白)     我想你也是个女子,我也是个女子,那如何使得?

妹妹   (白)     我说使得就使得。

公子   (白)     从不得。

妹妹   (白)     从得。你坐了罢。

(妹妹入帐子换装,出。)

妹妹   (白)     妙吓。

     (西皮原板)  在洞房穿红衫头有顶戴,

             把一个女孩儿扮做秀才。

     (白)     吓,新嫂嫂,请过来。

公子   (白)     小姑娘讲说什么?

妹妹   (白)     吓嫂嫂,你看我扮得可像男子?

公子   (白)     我看小姑娘,扮的倒像个男子。

妹妹   (白)     像个男,好好好,你我二人拜天地。

公子   (白)     我不拜。

妹妹   (白)     你过来罢。

     (唱)     今夜晚替哥哥来把堂拜,

     (白)     嫂嫂你拜。

公子   (白)     我不会拜。

妹妹   (白)     不会拜?我教导于你。要整整头,抖抖衣,这样就是拜。

公子   (白)     我会了,先要整整头,抖抖衣,就是这样拜。

妹妹   (白)     太高了。

公子   (白)     这样?

妹妹   (白)     太低。

公子   (白)     吓,高了又高了,低了又低了。我我不会了。

妹妹   (白)     你不会,待我手搭手教导于你,就是这样拜。

公子   (白)     哦,就是这样拜。

妹妹   (白)     对了。

     (西皮原板)  咱二人手搀手同上金阶,

             我这里替哥哥来把堂拜。

     (白)     嫂嫂,拜天地呀。

公子   (白)     我不拜。

妹妹   (白)     你跪下罢。

     (西皮原板)  作一对好夫妻永不分开。

公子   (西皮原板)  今夜晚我与你来把堂拜,

妹妹   (西皮原板)  咱二人全都是女中裙钗。

公子   (西皮原板)  你哥哥去探病今晚不在,

妹妹   (西皮原板)  女孩家无本不难做买卖。

     (白)     吓嫂嫂,你看天不早,上床来罢。

公子   (白)     小姑娘前行,我随后就到。

妹妹   (白)     嫂嫂来呀。

公子   (白)     我不去了。

妹妹   (白)     你还叫妹妹,拉拉扯扯的么。

公子   (白)     哦,不要拉拉扯扯的。

妹妹   (白)     你等我来了。嫂嫂,你搀我起来。

公子   (白)     我才不搀你起。

妹妹   (白)     你不搀我起来,我自己起来。吓嫂嫂,你看天已晚,你我上床来罢。

公子   (白)     小姑娘请。

妹妹   (白)     嫂嫂请呀。

(妹妹入帐内。)

妹妹   (白)     嫂嫂来呀。

公子   (白)     来了。

妹妹   (白)     嫂嫂来呀。

公子   (白)     来了。

     (西皮快板)  今夜晚我与她上床安眠,

             怕只怕上床去洩了机关。

             我这里藏过了镔铁宝剑,

             管叫她一家命归黄泉。

妹妹   (白)     嫂嫂快来。

公子   (白)     来了来了来了,呔!

妹妹   (白)     不、不、不、不、不、不好了!

     (西皮快板)  一见将军变了脸,

             他是男子变作女。

             将军留下奴不死,

             我情愿与将军配成婚。

公子   (白)     吓。

     (唱)     小姐苦苦对我讲,

             倒叫小子生了难。

             走上前来忙搀定,

             再拜天地入洞房。

     (白)     呔,入洞房。

妹妹   (白)     吓,将军,适才不是入过洞房了?

公子   (白)     方才入过不算,还要另入。

妹妹   (白)     你看那时才入过洞房,他还不算。他、他、他、他、他、他、他、他还要另入。

公子   (白)     不入。

妹妹   (白)     我入是入你是。

公子   (白)     且慢,还要另拜天地。

妹妹   (白)     将军,方才拜过天地了,不必拜了。

公子   (白)     方才拜过不算,还要另拜。

妹妹   (白)     你看方才拜过天地了,他、他、他、他、他、他还要另拜。

             呀哥哥,快快回来罢。

公子   (白)     你拜是不拜?

妹妹   (白)     奴拜。

公子   (白)     来。

     (西皮快板)  一拜泰山为媒证,

妹妹   (西皮快板)  二祗黄河就澄清。

公子   (西皮快板)  泰山已倒人还在。

妹妹   (西皮快板)  黄河一去影无信。

(公子、妹妹同入帐内。丑公子上。)

丑公子  (唱)     探病一心早回转,

             急急速速成姻缘。

             行走来至门儿外,

             再叫妹妹听兄言。

     (白)     来此妹妹房外,待我来叫门。

             妹妹开门来。

(公子、妹妹同出帐。)

公子   (白)     门外何人叫门?

丑公子  (白)     连兄的声音,也听不出来了?

公子   (白)     原来是哥哥回来了。

丑公子  (白)     正是。

公子   (白)     哥哥少等,妹妹与你开门。

丑公子  (白)     你是什么人?

公子   (白)     我是五殿阎君要儿的狗命。

(公子开门。)

公子   (白)     来了。

(公子杀死丑公子。)

妹妹   (白)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好了。

     (唱)     一见哥哥丧了命……

(院子上。)

院子   (白)     不好,杀人了!

(公子杀院子。)

妹妹   (唱)     好不叫人痛伤情。

             回头便把将军唤,

             再叫军家听分明。

     (白)     哎呀将军,那你将我哥哥杀死,你我二人哪里逃走?

公子   (白)     可说是,这、这、这、这、这、这有了,马老爷现在柴桑口赴宴,你我二人,逃往那里去住倒也好,你看如何?

妹妹   (白)     将军说好便好,将军请。

公子   (白)     小姐请。

妹妹   (白)     罢了,哥哥呀。

公子   (白)     呔,你与我走。

妹妹   (白)     我走。

(公子搀妹妹。)

妹妹   (哭)     哥哥呀!

(公子、妹妹同下。)
(完)


浏览次数:4136 ┊ 字数:4155 ┊ 最后更新:2006年04月22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