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水漫金山寺》

主要角色
白素贞:旦
许仙:小生
法海:外
监寺:副
船家:净

《水漫金山寺》张君秋饰白素贞
《水漫金山寺》张君秋饰白素贞
情节
是剧由《白蛇传》排出,纯用吹腔,颇得昆曲之胎息,京津已风行一时。其中事实,系法海禅师奉佛旨收妖,寻至镇江,访得许仙为白氏蛇妖所纠缠,原原本本,尽行明瞭。在白氏之立意,未尝不光明正大:但愿报许氏前世救命之恩,为之生一贵子,手创门楣,事毕即行回山隐避。在法海之立意:并非与白氏有仇,必欲制其生命,第恐人妖不能比并,设或理无可喻,层层造孽,许氏善报,因之剥削净尽,法海不免有纵容之罪,佛旨难以缴销。有此原因,安能坐视。白氏既以报恩为重,平日间厚待许仙,可以质神明,可以对天地,蠢物秃驴,敢干涉我夫妻耶!于是狠闻之决心,遂止遏不住。噫,两方面之罪案,亦从此而鉴定矣。其故何哉?盖水漫金山一役,仅仅属数小时之久,而生灵之伤害,盖不止百数千数矣。不然,法海佛力无边,白氏有文曲星怀孕作为护身符,法海固无可如何也。今则罪犯天条,上帝虽有好生之德,亦不能为白氏曲恕矣。合钵之惨剧,宜乎即日发现也。

根据《戏考》第三十三册整理

录入:glanfan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4.13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监寺上。)

监寺   (念)     济度慈悲大,云游岁月深。衷怀无别事,一片谈禅心。

     (白)     小僧乃金山寺中监寺是也。今日师父分付,等待许官人到此,先进讲堂,然后司进方丈,只得在此伺候。正是:

     (念)     不因林像龙闲伏,争看轮回次第来。

(监寺下。)

【第二场】

(许仙上。)

许仙   (一江风牌)  为蛇妖特地前来到,

             又怕她行晓。

             因此上,

             只说烧香私去相祈祷。

     (白)     我,许仙。只为要往金山寺中拈香,娘子吩咐拈了香就回,不要到讲堂与和尚交谈。呵呀!我惧此二妖已非一日,几番欲要避她,被她紧紧随定,不能逃脱。今日往寺中拈香,为何又如此嘱咐?其间必有隐情。也罢,且到彼处知分晓。

             来此已是江边。吓。船家摆船过来。

(船家上。)

船家   (白)     来哉。到哪里去的?

许仙   (白)     金山寺去的。

船家   (白)     下船来,下船来。

(许仙上船。)

许仙   (一江风牌)  谁知冤孽遭,

             谁知冤孽遭,

             紧紧来缠扰。

             只为着此事萦怀抱。

船家   (白)     到哉。官人上岸罢。

(许仙付钱。)

船家   (白)     板得来吓。

(船家下。许仙上山。监寺上。)

监寺   (念)     禅明一片月,缘觉数钟声。

     (白)     居士稽首。

许仙   (白)     师父,法海禅师,可在山上么?

监寺   (白)     在。居士可是姓许么?

许仙   (白)     正是。师父何以知之?

监寺   (白)     禅师着我在此等候多时了。

许仙   (白)     吓。如此烦师父指引。

监寺   (白)     请。

     (念)     曲径通幽处,

许仙   (念)     禅房花木深。

(许仙、监寺同下。)

【第三场】

(白素贞、小青同上。)

白素贞  (醉花阴牌)  忽地机关已分晓,

             把缘情长驱直捣。

             俺这里急去叩僧寮,

             放吾夫相会早。

     (白)     奴家只为许郎要到金山拈香,再三要去,因此叫他不要与和尚讲话。他虽允从而去,到底放心不下。为此同着青儿,接他回去。

小青   (白)     娘娘,官人不过到金山拈香,少不得回来,为何如此放心不下?

白素贞  (白)     你不知那寺中这个法海,是个圣僧,倘然点醒许郎,我就无结局了。

小青   (白)     原来是此。

白素贞  (白)     奴家呵。

     (醉花阴牌)  急切切跟寻到金山,恭叩僧寮,

             为夫君难丢掉。

小青   (白)     已到金山了。

白素贞  (白)     上岸去。我在此等候,你去喊了官人出来。

小青   (白)     是吓。

             许官人,许官人!

(监寺上。)

监寺   (念)     何人拉山门,外头猪华百叫。

     (白)     原来是二位女菩萨。阿是烧香个?

白素贞  (白)     不是。

监寺   (白)     求子个?

小青   (白)     也不是。

监寺   (白)     介没何个了介。

小青   (白)     我们是来寻官人的。

监寺   (白)     吾虱官人是何人?

小青   (白)     叫许仙。

监寺   (白)     是许官人吓,吾虱去罢。

白素贞  (白)     为何?

监寺   (白)     我的师父道,有何个青蛇吓,白蛇吓,拉虱闹圣丁,出子家哉。

白素贞  (白)     何物妖僧,诱引良家子弟,若是还我官人就罢,不然叫你每俱是个死!

监寺   (白)     啊呀勿好哉,师父有请。

(法海、许仙同上。)

法海   (画眉序)   忽听语声嘈,

             必是此妖前来到。

监寺   (白)     师父勿好哉。外头有两个堂客,拉虱闹里。要寻许官人个。

许仙   (白)     这便怎么处?

法海   (白)     不妨。你且躲在里面,待我去看来。

许仙   (白)     是。

(许仙下。)

法海   (画眉序)   凭无知孽畜敢弄虚嚣。

(法海出。)

白素贞  (白)     吓,老师父。

法海   (白)     咳,孽畜吓孽畜!

白素贞、

小青   (同白)    吓。

法海   (画眉序)   凭般的不肯回头,

             尤兀自上前厮闹。

             饶伊妖力千般大,

             怎敢在佛前乱绕。

白素贞  (白)     咳!

     (喜迁莺牌)  出言词将咱奚落,

             出言词咱奚落著。

             怒轰轰骂咱孽畜怎不心焦。

法海   (白)     孽畜,还敢在此胡言么?

白素贞  (白)     呵哟!

     (喜迁莺牌)  急煎煎中心火燎。

             因此上赶仙郎到金山费劳。

     (白)     吓,老师父吓,老师父!呵呀!

     (喜迁莺牌)  声声叫善吉儿哀告僧寮。

             按三尸暂掩三焦,

             按三尸暂掩三焦。

法海   (白)     孽畜这等无礼,护法神何在!

(众护法神同上。)

众护法神 (同白)    来也!

(哪吒、木吒、殷太岁、韦陀同上,同杀。白素贞、小青同败下。)

众人   (同白)    启禅师:妖魔逃去了。

(众人分立两边。)

法海   (画眉序)   直凭怪妖魔不谅,自力同咱扰,

             教伊今日怎得开交。

             许仙的善根不昧,

             凭妖魅何故随牢。

             人妖两地多分晓,

             善恶到头有报。

(白素贞、小青同上。)

白素贞  (白)     秃驴还我丈夫来吓!

法海   (白)     你丈夫已皈三宝,是佛弟子了。怎肯还你!

白素贞  (白)     真个?

法海   (白)     真个。

白素贞  (白)     果然?

法海   (白)     果然。

白素贞  (白)     嗳。

     (出队子牌)  堪笑你秃驴无道,

             向吾行舌鼓唇摇。

             却便似悬河泛滥云霄。

             因此上赶灵山到霄台费牙敲。

             任你活如来将他板倒。

法海   (白)     孽畜这等无礼。

             护法神!

众护法神 (同白)    有。

法海   (白)     取青龙禅杖打这孽畜者!

众护法神 (同白)    领法旨。

(白素贞接杖,白素贞、小青同下。现原形,青龙、白蛇同上,开打。四水族同上,扛青龙同下。)

法海   (滴溜子)   孽妖的孽妖的敢抗吾曹,

             俺自有俺自有佛力法妙。

             辄敢顿生强暴。

             我仗着这青龙张牙舞爪,

             打得你原形出现,魄丧魂消。

(白素贞上。)

白素贞  (白)     秃驴,你将青龙禅仗来降俺,俺岂能惧哉!

法海   (白)     俺禅法圆通。

白素贞  (白)     嗳呀!

     (刮地风牌)  凭仗禅机肝胆圆通妙。

法海   (白)     我今饶你性命,好好去罢!

白素贞  (刮地风牌)  何用你秃念相饶。

             气冲冲怒发凌苍笑。

法海   (笑)     哈哈哈!

     (白)     好孽畜不知分量。

白素贞  (刮地风牌)  他那里一味飘摇。

             望儿夫密密无音耗,

             隐隐见云雾相包。

             这壁厢那壁厢钟鼓齐敲。

             天星振心胆摇。

小青   (白)     娘娘还是善言哀求罢!

白素贞  (白)     也说的是。

             吓,禅师。你是出家人,慈悲为本。烦你放还我丈夫,感恩不尽矣。

     (刮地风牌)  凭佛心最是完人好,

             今日个还我夫君恩不小,

             愿世衔环共结草。

(白素贞拜。)

白素贞  (白)     吓。我这等哀求,全然不睬,好秃驴吓!

法海   (白)     还在此胡闹!

             护法神取风火蒲团打这孽畜者!

(韦陀献烟火,风火神上,杀。风火神败下。白素贞、小青同下。)

法海   (滴滴金牌)  蒲团风火天生妙,

             要打那作孽灵蛇休混扰。

             邪心不灭来胡闹,

             想夫郎怎能到乾坤静了,

             仗威风捉将来将功报。

             擒取妖魔只在这遭。

(白素贞、小青同上。)

白素贞  (白)     秃驴,你的法宝安在?

小青   (白)     法宝安在?

白素贞  (白)     呵呀。秃驴吓秃驴!

     (四门子牌)  凭乱纷纷法宝知多少,

             乱纷纷法宝知多少。

             闹垓垓多休了。

             佛力儿低俺力儿高,

             看今朝必要分白皂。

             言语儿求,下礼儿告,

             全不睬心中焦躁。

法海   (鲍老催牌)  无知孽妖缘何犯我禅关道,

             几回不怕无穷宝。

             还待紧要逞邪术弄狐骚。

             管教瞬息成灵耗,

             江心一旦尸流暴悔之时已迟了。

白素贞  (白)     呀,秃驴,你执意如此,也罢,说不得了!

             水族们。

(虾形、蟹形、龟形、蚌形同上。)
虾形、
蟹形、
龟形、

蚌形   (同白)    有。

小青   (白)     与我把水势大作,漫过金山,只救俺官人便了!

虾形、
蟹形、
龟形、

蚌形   (同白)    领法旨。

     (同水仙子牌) 呀呀呀凭自招,

             呀呀呀凭自招。

             乱、乱、乱、乱纷纷水族知多少,

             浪、浪、浪、浪滔滔一似天河倒,

             闹、闹、闹、闹垓垓赶水潮,

             听、听、听、听水声儿洪波啸。

             看、看、看、看霎时间无分清浊,

             是、是、是、是僧人凭般胡撩。

             这、这、这、这的是出于无奈将夫君讨,

             恨、恨、恨、恨的是命薄总徒劳。

(白素贞、小青、虾形、蟹形、龟形、蚌形同下。监寺上。)

监寺   (白)     启上师父:不好了。扬子江中水势大作,漫过山来了!

法海   (白)     不妨。将我这袈裟,兜在这半山之中!

监寺   (白)     是。

(监寺下。)

法海   (白)     护法神。

众护法神 (同白)    有。

法海   (白)     与我赶散水族者!

众护法神 (同白)    吓。

(蟹形上,蟹形、殷太岁同杀,蟹形败下。虾形上,哪吒上,杀,虾形败下。蚌形上,木吒杀,蚌形败下。龟形上,木吒杀,龟形败下。众人同追下。)

法海   (白)     护法神!

韦陀   (白)     有。

法海   (白)     取宝钵罩他妖蛇者!

韦陀   (白)     领法旨。

(白素贞、小青、哪吒、木吒同杀上,韦陀取钵,盒,白素贞、小青同倒。魁星上,将钵托住,白素贞、小青同下,魁星下。)

众护法神 (同白)    启禅师:才祭起宝钵忽被文曲星托住,不能罩住此妖。

法海   (白)     原来如此,速退!

众护法神 (同白)    领法旨。

(众人同下。许仙上。)

许仙   (白)     吓禅师。可曾收那妖魔么?

法海   (白)     这孽畜腹中怀孕,未便收取。

许仙   (白)     她如今往那里去了?

法海   (白)     她此去必往临安,待我送你前去,了此孽缘便了。

许仙   (白)     呵呀,禅师吓。她如今必然怀恨我了。我若见面,怎保残生。弟子是决不去的。

法海   (白)     不妨,你与她宿缘未满,还不加害,且待你分娩了再处。

许仙   (白)     是。

法海   (双声子牌)  缘未了,缘未了,难已就分开了,

             情意好速却休惊扰,

             待分娩满月朝,

             付你钵儿将你收罩。

许仙   (白)     多谢禅师。

(许仙拜。)

许仙   (煞尾)    谨遵禅师命,怎难违拗。

法海   (煞尾)    赴临安途路非遥。

许仙   (煞尾)    幸喜得遇着个老禅师,

法海、

许仙   (同煞尾)   收取那妖魔脱逃。

(许仙、法海同下。)
(完)


浏览次数:18349 ┊ 字数:4348 ┊ 最后更新:2005年01月10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