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狸猫换太子》【头本】

主要角色
陈琳:老生
寇珠:花衫
李妃:花衫
刘妃:花衫
郭槐:净
宋真宗:老生
赵德芳:老生
狄妃:花衫
包山:生
包海:丑
王氏:花衫
李氏:花衫
包员外:老生
安人:老旦
包拯:娃娃生
秦凤:丑
太子:娃娃生
储王:娃娃生
包勉:娃娃生
突利可汗:净
曹文豹:净
曹文虎:老生
土地:丑

情节
头本从“包公出世”起,至“火烧冷宫”止。前半专演包公家庭事:包公初生,为兄包海暗害,弃之山中,经神虎保护,复为其长兄包山救回抚养。及稍长,包海令其日往山中樵牧,又有雷击狐狸,狐狸避入包公身下,以证明其为文曲星下降等情。中段演宋真宗八月赏中秋,李、刘二妃,俱称身怀六甲,不能出贺,令陈琳、郭槐出报。宋真宗遂令寇准丞相,题诗黄帕作证,下谕先生太子者为后,后生者为妃云云。因此一言,致刘妃起意,自往接生,酿成狸猫换主之事。幸寇承御知顾大局,不忍抛弃,路遇陈琳送礼出宫,乃得协谋援救,保全太子。末段演太子已入宫抚养,年已十余岁,因过冷宫,入与李宸妃相见,彼此感泣一事,为刘后所知,遂又发生火烧冷宫之事。

注释
此等事实,《宋史》中全然无之。惟考正史载司寝李氏生太子,初名受益,皇后刘氏养以为子,与杨淑妃同抚育之。元禧二年,改名祯,立为皇太子。太子既即位,刘后自临朝。尝问鲁宗道曰:“唐武后为何如主。”又欲立刘氏七庙,其用意可知。李氏由司寝晋顺容,虽生太子,然十余年伏处先朝嫔御中,未尝自异,故仁宗登极后,虽春秋长,迄未知为李出也。至明道元年(即仁宗之十年),李氏疾革,始进位宸妃。及毙,刘太后欲以宫人礼治丧于外。赖吕夷简力争,乃命以一品礼殡于洪福院。吕又谓大内都知罗崇勋曰,宸妃当以后服殓,用水银宝棺,异时勿谓夷简不道及也。盖所以隐保全刘氏,而调和异日仁宗母子间之感情也。刘乃许之。又载及帝亲庶务,言者多追诋太后时事,独范仲淹劝帝,谓宜掩其小故,以全大德云云。至二年夏,左右俱为仁宗言,陛下乃李宸妃所生,且言妃死于非命,仁宗号恸累日,下诏自责。乃追尊为皇太后,幸洪福寺祭告,易梓宫,亲启视之,见冠服如皇后,玉色如生,于是待刘氏加厚。盖即夷简当日隐为调护之力也。历观各节,则史虽无换主事,而换主事亦未必必无之,盖史本未便直书也,蛛丝马迹,可于言外寻之矣。
《狸猫换太子》,向无此戏,前年天蟾舞台常春恒等始排演之。盖割取《包公案》、《七侠五义》、《万花楼》及元人杂剧中,“天齐庙包公放粮”等折而成,为本戏中之魔力最宏、推行最远者。惟考之正史,则换主一节,尽属子虚。

根据《戏考》第三十三册整理

录入:知秋合意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708.2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众平章、众番兵同站山。突利可汗站山顶上。)

突利可汗 (念)     将令一出鬼神寒,层层铠甲扣连环。貔貅帐内领人马,

众平章  (同念)    要夺宋室锦江山。

突利可汗 (白)     某,突利可汗是也。可恨宋朝,累累欺负我邦。为此日夜操演阵势,夺取宋室天下。

             得,巴都鲁!

(众人同允。)

突利可汗 (白)     此番出兵,非比寻常,必须要人人努力,个个当先,刀枪要顺利,盔甲要鲜明,上前者有赏,退后者立斩马前。听俺吩咐。

众番兵  (同白)    呀!

突利可汗 (混江龙牌)  俺这里神通起意,

             杀气不如瑞光飞。

             俺这里兵将齐齐,

             他那里阵势排离。

     (白)     得,众巴都鲁!

(众人同允。)

突利可汗 (白)     就此操演上来。

众番兵  (同白)    呀!

     (同四门子牌) 听军情,好一似山摇动,

             是是是,是末火非斩凶。

(众番兵、众平章同操演。)

突利可汗 (白)     得,众巴都鲁!

(众人同允。)

突利可汗 (白)     闪开了。

     (四门子牌)  大呼一声山摇动,

             儿郎个个逞威风。

             站在山头摇摇动,

(突利可汗耍大旗。)

突利可汗 (四门子牌)  要夺宋室锦江洪。

(突利可汗上山。众番兵同演阵。)

众人   (同八仙会蓬莱牌)齐跨雕鞍,

             望一排刀枪阵势如云山。

             野景晓惨然,

             今多是荒郊也那山险。

             又只见村溪流水嘻,

             枝头闹声喧。

(突利可汗领众人同操演,同上山。拉幕,起鼓,拉开。起牌子。)

突利可汗 (白)     得,众巴都鲁!

(众人同允。)

突利可汗 (白)     各归队伍。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四云童、十二花神、二掌扇、玉皇大帝同上。牌子。玉皇大帝坐高台。)

玉皇大帝 (白)     吾乃协天上帝是也。只因隋唐以来,乱世太久,人民受苦。特派星官下凡,共治万民。

             众云童!

(四云童同允。)

玉皇大帝 (白)     传紫徽星上灵霄。

(二童儿、紫徽星同上。小吹打。)

紫徽星  (白)     圣寿无疆。

玉皇大帝 (白)     命你下凡,继承真宗之后,下界去吧。

紫徽星  (白)     领御旨。

(紫徽星下。)

玉皇大帝 (白)     众云童,传文曲星上云霄。

(二童儿、文曲星同上。小吹打。)

文曲星  (白)     圣寿无疆。

玉皇大帝 (白)     命你下凡,扶助大宋江山,下界去吧。

文曲星  (白)     领御旨。

(文曲星下。)

玉皇大帝 (白)     众云童,收了威严者。

(牌子。众人同下。)

【第三场】

(包员外、院子同上。)

包员外  (西皮原板)  适才间在前厅开怀畅饮,

             只吃得醉醺醺快乐人心。

             叫家院带路上房进来,

             眼昏花我只得瞌睡沉沉。

(四云童、文曲星同上。)

文曲星  (西皮摇板)  在云霄奉御旨天堂来下,

             下凡去保宋室锦绣邦家。

             叫云童忙忙地祥云齐下,

包员外  (西皮摇板)  猛抬头见怪物所为哪家?

             我这里上前将它抓下,

(文曲星进门,火彩,魁星出现。)

包员外  (白)     吓!

     (西皮摇板)  妖魔出现是何根芽?

     (白)     吓,吓煞我也。

(内小孩叫。院子上。)

院子   (白)     恭喜员外,老安人产生公子。

包员外  (白)     知道了。

(院子下。)

包员外  (白)     妖精投胎,不幸不幸。

(丫鬟抱喜神上。)

丫鬟   (白)     启禀员外:老安人产生公子,员外请看。

包员外  (白)     晓得了晓得了。你且退下。

(丫鬟下。)

包员外  (白)     且住。适才老汉睡梦之间,观见一个妖魔,慌忙奔入上房。忽然间安人临盆,定是妖怪降生。咳,家门不幸也。

(包山、包海同上。)
包山、

包海   (同白)    恭喜爹爹,贺喜爹爹。

包员外  (白)     喜从何来?

包山、

包海   (同白)    母亲产生了三弟,岂不是一喜?

包员外  (白)     包山,你快去请名医前来,与你家母亲诊脉。

(包山下。)

包员外  (白)     咳!

包海   (白)     吓,爹爹为何长叹?

包员外  (白)     我儿哪里知道:适才为父睡梦之间,见一个怪物,奔入上房。忽然你家母亲产生,想这定是妖怪下凡,败坏门庭,大大地不幸也。

包海   (白)     既然是爹爹梦见妖怪,日后定是个败家子。

包员外  (白)     着吓,你有何计策?

包海   (白)     趁这时母亲睡眠之间,精神衰乏之时,将三弟抛至西山之下,想那边猛虎甚多,一定吃了这个妖精。母亲醒来问时,就说落地身亡。爹爹你看这个计策,好是不好?

包员外  (笑)     哈哈哈……

     (白)     这乃好计,千定不要叫你家兄嫂知道。

包海   (白)     孩儿晓得。

包员外  (白)     快快进内,将这妖怪抱了出来。

包海   (白)     遵命。

(包海拿喜神。)

包员外  (白)     须要机密。快去。

包海   (白)     儿晓得。

(包海抱喜神下。)

包员外  (白)     这才是家门不幸也。

(包员外下。)

【第四场】

(李氏上。)

李氏   (念)     一分好家财,应当两分开。偏偏不争气,又添一股来。

     (白)     我李氏,配夫包海,颇有家财。只因公婆在堂,家当未分。不想婆婆又生一子,我想这家当,又要多添一份。思想起来好恨也。

     (西皮摇板)  闷坐家下怒气生,

             官人回来定计行。

(包海上。)

包海   (西皮摇板)  怀抱妖怪上房转,

             见了我妻说根源。

     (白)     开门。

(李氏开门。)

李氏   (白)     这是什么东西?

包海   (白)     这是三弟。

李氏   (白)     这是抢家当的东西。

包海   (白)     只因我家爹爹,夜梦妖怪,命我将三弟抛至西山,故而带了回来。

李氏   (白)     哦,这是妖怪。

包海   (白)     是个妖怪。

李氏   (白)     阿弥陀佛,天菩萨有眼。快快去吧。

包海   (白)     拿个口袋。

(李氏拿口袋。)

包海   (白)     好好看守门户,我去也。

(包海下。)

李氏   (白)     你要小心了。

(李氏下。)

【第五场】

(布山景。四龙套、四尼旂、山神同上。点绛唇牌。山神坐高台。)

山神   (白)     吾乃山神是也。今有文曲星有难。待吾神变作猛虎,前去护救。

             众云童,西山去者。

(牌子。众人同走圆场。)

山神   (白)     你等起过了,待俺变来。

(牌子。山神变虎形。包海上。)

包海   (西皮摇板)  家中奉了爹爹命,

             要害三弟命残生。

             将身且把西山进,

(包山走圆场。虎形上,扑包海,包海惊怕,下。虎形带喜神下。)

【第六场】

(王氏上。)

王氏   (西皮摇板)  丈夫收帐未回转,

             怎不叫人挂心间。

             耳旁听得人声喊,

(包海惊上,过场,下。)

王氏   (西皮摇板)  二弟惊慌为哪般?

     (白)     且住。看见二叔,急急忙忙,面带惊慌,是何缘故?哦呵,是了。二叔往日行事不端,其中定有缘故。待我暗暗跟随,看他行事便了。

(王氏下。)

【第七场】

(李氏上。)

李氏   (西皮摇板)  产生怪物真奇巧,

             丈夫回来问根苗。

(乱锤。包海上,进门。)

李氏   (白)     什么事情,这样惊惊慌慌?

包海   (白)     快快将门关上,不必多言。

(李氏关门。王氏暗上,听。)

包海   (白)     适才我到西山之下,抛弃我们三弟,不想忽然山上,冲出一只猛虎,对着我就是一口。

李氏   (白)     你给那猛虎吃了没有?

包海   (白)     呀呀呸!你真是不会说话。我若是给那猛虎吃了下去,我还能回来么?

李氏   (白)     三弟可曾死了无有?

包海   (白)     纵然不死,也要被那猛虎当了点心。

李氏   (白)     只要这败家之子死了,就除了你我的心中之恨了。

包海   (白)     我的好酒好菜,可曾预备好了?

李氏   (白)     你的好酒好菜,早已与你做好了。

包海   (白)     你我后面吃酒。

(包海、李氏同下。)

王氏   (白)     且住。适才听见二叔与李氏言道,将三弟抛至在西山之下,又被猛虎冲散,惊回家来。不知三弟性命,如今怎样,这便如何是好?

(王氏想。)

王氏   (白)     有了。不如待我家官人回来,与他商议,搭救三弟性命便了。

     (西皮摇板)  二弟生来心肠狠,

             要害三弟为何情?

(王氏下。)

【第八场】

(包山上。)

包山   (西皮摇板)  家中奉了爹爹命,

             收齐账目转家门。

             无心观看路旁景,

             不觉来到自家门。

     (白)     开门来。

(王氏上。)

王氏   (白)     来了。

             想是我家官人回来了。

(王氏开门。)

王氏   (白)     官人回来了。此去为何去了数日?

包山   (白)     只因被他们耽误了几日。

王氏   (白)     吓,官人,你可知道家中之事?

包山   (白)     家中出了什么事情?

王氏   (白)     只因母亲,产生三弟,爹爹把他当作了妖怪。二弟心生一计,在爹爹面前,言道产生怪物,家门不幸,不如将他抛至西山。爹爹听他言语,命他将三弟抛至西山去了。是我在暗中听得明白,那包海言道:行至西山,忽遇一只猛虎将他惊吓回来。三弟性命不知怎样。官人快快想个计策,搭救三弟才好。

包山   (白)     你在家,好好看守门户。待我赶至西山,搭救三弟便了。

(包山、王氏同下。)

【第九场】

(山景。虎形带喜神上。)

包山   (内白)    走吓!

(包山上。)

包山   (西皮摇板)  恼恨二弟心肠狠,

             要害三弟为何情?

             急急忙忙西山奔,

(虎形下。包山惊。)

包山   (西皮摇板)  只见猛虎吓煞人。

     (白)     且住。猛虎霎时不见,不知三弟,在于何处?

(小孩叫。)

包山   (白)     哎呀呀,在这里。

(包山抱喜神。)

包山   (白)     幸得三弟,未被那猛虎伤损。不免抱回家去,再作道理。

(包山下。)

【第十场】

(包海上。)

包海   (白)     适才嫂嫂临盆,养了一个儿子,不知我大哥往哪里去了?

(包山上,撞包海。包山挡喜神。)

包海   (白)     哥哥你往哪里去的?

包山   (白)     我往大街之上买些物件。

包海   (白)     哥哥,适才嫂嫂临盆,养了一个儿子,你还不知道么?

包山   (白)     有这等事,待我去看看。

(包山急跑下。)

包海   (白)     我们这大哥,真正有点儿糊里糊涂,连嫂子养了,他还不晓得哩!咳!

(包海下。)

【第十一场】

(王氏抱喜神打包头布上。)

王氏   (西皮摇板)  这是上苍有恩典,

             生下一子接香烟。

(包山上。水底鱼牌。)

包山   (白)     开门来。

(王氏开门。)

包山   (白)     适才卑人回来之时,路遇二弟。是他言道:娘子生下一男,包家之幸也。

王氏   (白)     乃是上苍垂念。不知三弟性命如何?

包山   (白)     自我辞别娘子,急急忙忙,赶至山下,忽见山岗之上,下来一只猛虎,吓得卑人魂不附体。忽然醒来,猛虎不见,忽闻小孩啼哭之声,四下寻找,果见三弟,幸未受伤。现在衣襟之内,你去看来。

(王氏接喜神。)

王氏   (白)     哦呵吓,果然三弟未曾伤害性命,此乃是神灵保佑,待奴谢天谢地。

包山   (白)     当谢天地。

王氏   (白)     虽然官人在西山将三弟救了回来,想二弟与弟媳李氏,诡计多端,若是晓得三弟被我们救回,未曾伤害性命,定然是又生诡计,加害那三弟。官人可有什么妙计无有?

包山   (白)     是吓,倘若二弟晓得,被人救回了三弟,定然加害。这、这、这便怎么处?

(包山想。)

包山   (白)     有了,卑人倒有一万全之计。

王氏   (白)     官人有何万全之计?快快讲来。

包山   (白)     倒不如就将你我夫妻亲生之子,寄在我舅父家中,暂时抚养;将三弟留在家下,权当你我的儿子。等到后来,我三弟长大成人,那时节,再与我家爹娘说明,此时我二弟纵有加害之心,想我三弟,亦晓人事,大约不至于受害也,不枉咱夫妻抚养一场。娘子你看此计可好?

王氏   (白)     官人所言之事,妾身也有此心。快将你我亲生之子,暗暗地寄在舅父家中,千万不要叫那二弟夫妻知晓。官人,事不宜迟,速速照计办来。

包山   (白)     难得娘子大贤大德,卑人此番将你我亲生之子,寄在舅父家中。三弟你要小心抚养,不可泄漏风声。家中门户好好照管,卑人就此告别了。

(包山拿喜神。)

包山   (西皮摇板)  娘子莫要走风声,

             卑人有言你是听:

             三弟要你多照应,

             门户早晚要小心。

王氏   (白)     官人吓!

     (西皮摇板)  官人不必细叮咛,

             嘱咐的言语记在心。

             三弟自有我照应,

             寄托亲生要小心。

             门户自有我照应,

             见了那舅父代问安宁。

包山   (西皮摇板)  卑人此番出门庭,

             见了二弟要谨慎。

             倘若二老将我问,

             你就说下乡收租未回家门。

             辞别了贤妻奔路径,

             舅父家中走一程。

(包山下。)

王氏   (西皮摇板)  一见儿夫出门庭,

             反把三弟当亲生。

             将计就计心放稳,

             但愿官人早回程。

(王氏下。)

【第十二场】

(大公堂。曹文虎上,起霸。)

曹文虎  (念)     少年英雄将,威名震四方。马踏花世界,保主锦家邦。

     (白)     某,曹文虎。今有契丹国,兴兵犯界,且侯元帅升帐,在此伺候!

(发点。四龙套、四大将、众大刀手、曹文豹同上。点绛唇牌。曹文豹进位。)

曹文虎  (白)     参见元帅!

曹文豹  (白)     少礼。

     (念)     堂堂丈夫立帝基,身为武将挂铁衣。战鼓咚咚惊天地,雀鸟不敢望空飞!

     (白)     本帅,曹文豹。宋室驾前为臣,官居天下都招讨,兵马大元帅。可恨契丹国,屡次犯界;也曾命探子前去打探,未见回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报!启禀元帅:今有契丹国,突利可汗,统领人马,要夺宋室天下。

曹文豹  (白)     再探!

(报子允,下。)

曹文豹  (白)     且住!适才探马报道,那突利可汗,兴兵前来,岂能容他?

             先锋!

曹文虎  (白)     在!

曹文豹  (白)     人马可齐?

曹文虎  (白)     俱已齐备。

曹文豹  (白)     就此迎敌者!

曹文虎  (白)     得令!

             众将官!迎敌去者!

众人   (同白)    哦!

(众人同下。)

【第十三场】

(四龙套、众平章、众番将、突利可汗同上。牌子。)

突利可汗 (白)     某,突利可汗。看前面已是边关。

             得,众巴都鲁!

(众人同允。)

突利可汗 (白)     杀!

(四龙套、众大刀手、四大将、曹文虎、曹文豹同上,会阵。)

曹文豹  (白)     呔!马前来的可是突利可汗?

突利可汗 (白)     然!

曹文豹  (白)     突利可汗,想我主未曾亏负尔等,屡次犯界,是何道理?

突利可汗 (白)     住了!想尔等每每欺压我邦,为此心中不服,统领倾国人马,扫灭尔等。

曹文豹  (白)     一派胡言!众将官,压定阵脚!

(曹文豹起打,擒住突利可汗,连场回营。)

曹文豹  (白)     将突利可汗押上来!

曹文虎  (白)     下面听者:将突利可汗押上来!

(四刀斧手、突利可汗同上。)

突利可汗 (西皮摇板)  适才阵前大交兵,

             文豹武艺果然能。

             进得帐去把罪请,

             只得低头降他人。

             将身且把宝帐进,

             元帅台前请罪名。

     (白)     元帅在上,下邦冒犯天颜,元帅若能开恩,放我回去,年年进贡,岁岁来朝。决不食言。

曹文豹  (白)     好啊!本当将尔治罪,念你苦苦地哀告,放你回去,从今以后,必须要“年年进贡,岁岁来朝”;若是不来朝,本帅统领天兵,定要扫尽尔邦。

             先锋,与他松绑。

曹文虎  (白)     得令!

(曹文虎与突利可汗松绑。)

突利可汗 (白)     谢元帅!

曹文豹  (白)     本帅开恩,不可失信。回国去吧。

突利可汗 (白)     谢元帅!

     (西皮流水板) 多蒙元帅开恩典,

             下邦焉能失前言。

             我今兵败回国转,

             年年进贡叩天颜。

             辞别元帅我就跨雕鞍,

     (白)     马来!

(手下带马。)

突利可汗 (西皮摇板)  含羞带愧离边关。

(突利可汗下。)

曹文豹  (西皮摇板)  我主爷洪福齐天降,

             扫灭番邦拱手降。

             此番回朝把本上,

             龙书案前奏君王。

     (白)     想本帅,杀败番兵,擒住了番王,写下降表,年年进贡,岁岁来朝。待本帅进京奏明天子。

             众将官!打了得胜鼓班师回朝!

(牌子。众人同下。)

【第十四场】

陈琳   (内白)    嗯哼!

(陈琳上。)

陈琳   (引子)    蟒袍玉带色色新,保我主锦绣飞庭。

     (念)     太祖开国立帝基,文臣武将保华夷。万里山河开锦绣,江山一统福寿齐。

     (白)     咱家,陈琳。身受四十八处都总管。今当八月中秋,因有玉宸宫李娘娘,身怀六甲,不能上殿庆贺,命咱家金殿启奏。正是:

     (念)     一统归王化,金殿贺圣君。

(陈琳下。)

【第十五场】

(四宫娥、二掌扇、四太监同上。)

刘妃   (内白)    摆驾!

(刘妃上。)

刘妃   (二黄原板)  独坐在皇宫院娇颜美容,

             蒙君王宠信奴独掌西宫。

             御园中满珊瑚邀幸耀荣,

             楼与台亭与阁千叶花红。

             内侍臣摆御驾宫庭来进,

             宣郭槐上金殿朝贺圣君。

     (白)     哀家,刘妃。执掌西宫,陪王伴驾,今当中秋佳节,庆贺万岁。只因哀家身怀六甲,不能上朝,不免宣郭槐进宫,命他金殿转奏。

             内侍!

太监   (白)     有。

刘妃   (白)     宣郭槐进宫。

太监   (白)     娘娘有旨:宣郭槐进宫!

郭槐   (内白)    领旨!

(大叟。郭槐上。)

郭槐   (念)     站立金阶地,俱是有功臣。

     (白)     奴婢郭槐见驾,娘娘千岁!

刘妃   (白)     平身。

郭槐   (白)     千千岁。宣奴婢进宫,有何吩咐?

刘妃   (白)     今当八月中秋,理当上殿庆贺万岁,是哀家身怀六甲,不能朝贺,命你代替哀家上殿启奏。

郭槐   (白)     领旨。

(刘妃下。)

郭槐   (念)     领了娘娘命,上殿奏当今。

(郭槐下。)

【第十六场】

(寇准、王延龄、李文辉、陈世美、方世贤、赵炳、刘秉忠、董国源同上。牌子。打朝。)

寇准   (白)     左丞相寇准。

王延龄  (白)     右丞相王延龄。

李文辉  (白)     吏部天官李文辉。

陈世美  (白)     户部尚书陈世美。

方世贤  (白)     礼部尚书方世贤。

赵炳   (白)     兵部尚书赵炳。

刘秉忠  (白)     刑部尚书刘秉忠。

董国源  (白)     工部尚书董国源。

寇准   (白)     列位大人请了。

王延龄、
李文辉、
陈世美、
方世贤、
赵炳、
刘秉忠、

董国源  (同白)    请了。

寇准   (白)     今当八月中秋,万岁登殿一同上殿庆贺。看香烟缭绕,圣驾临朝,分班伺候。

(寇准、王延龄、李文辉、陈世美、方世贤、赵炳、刘秉忠、董国源自两边分下。丝边拉开幕。四太监、四站殿将、二大太监、宋真宗、陈琳、郭槐同上。)

宋真宗  (念)     红日一出照万方,孤王有道坐家邦。四下干戈俱宁静,普天同庆寿无疆。

     (白)     孤,大宋天子,真宗在位。登基以来,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今当八月中秋,众卿朝贺。

             内侍!

二太监  (同白)    有!

宋真宗  (白)     宣众卿上殿朝贺。

二太监  (同白)    遵旨!

(二太监同下殿。)

二太监  (同白)    万岁有旨:众卿上殿朝贺。

(吹打。寇准、王延龄、李文辉、陈世美、方世贤、赵炳、刘秉忠、董国源自两边分上,同三拜九叩。)

宋真宗  (白)     今当中秋佳节,孤金殿赐宴,与众卿同赏中秋。

             内侍!

二太监  (同白)    有!

宋真宗  (白)     看宴伺候。

二太监  (同白)    遵旨!

(二太监拿酒壶、八只御杯,斟酒。寇准、王延龄、李文辉、陈世美、方世贤、赵炳、刘秉忠、董国源同跪。)
寇准、
王延龄、
李文辉、
陈世美、
方世贤、
赵炳、
刘秉忠、

董国源  (同白)    臣等谢宴!

(牌子。二太监同收酒杯。)

宋真宗  (白)     众卿有本早奏,无本退班。

(陈琳、郭槐同下殿。)
陈琳、

郭槐   (同白)    奴婢有本启奏万岁!

(陈琳跪,郭槐随跪。)

宋真宗  (白)     陈琳有何本奏?

陈琳   (白)     今有李娘娘身怀六甲,不能上殿庆贺中秋,命奴婢奏知万岁。

宋真宗  (白)     平身。

陈琳   (白)     谢万岁!

(郭槐跪。)

郭槐   (白)     启奏万岁:今有刘娘娘身怀六甲,不能上殿庆贺,命奴婢奏明万岁。

宋真宗  (白)     平身。

郭槐   (白)     谢万岁!

宋真宗  (白)     众卿,昨日钦监天奏道,天狗星直犯御座,与朕不利,不知众卿可有原解?

(寇准跪。)

寇准   (白)     老臣启奏万岁:想天狗星直犯御座,与国不利。待老臣题诗一首,以震邪岁。

宋真宗  (白)     平身。

             陈琳、郭槐,看黄罗诗帕伺候。

(二太监同拿黄罗诗帕。陈琳、郭槐拿笔砚同下殿。寇准拿笔。)

寇准   (念)     “春风得意花千里,秋月阳晖桂一枝。天降紫薇接宋后,一对行龙并雌雄。”

(寇准写。牌子。二太监、陈琳、郭槐同上殿。宋真宗看诗。)

宋真宗  (白)     寇卿真乃栋梁也!

寇准   (白)     万岁夸奖。

宋真宗  (白)     且喜二梓童,俱都身怀六甲,孤王有言在先:先生龙者为皇后,后生龙者为偏妃。

             陈琳听旨!

陈琳   (白)     万岁!

宋真宗  (白)     命玉宸宫李娘娘,庆赏中秋。

陈琳   (白)     遵旨!

宋真宗  (白)     郭槐。

郭槐   (白)     万岁!

宋真宗  (白)     命刘娘娘,去到玉宸宫陪宴,同赏中秋。

郭槐   (白)     遵旨!

宋真宗  (白)     朝事已毕。

寇准、
王延龄、
李文辉、
陈世美、
方世贤、
赵炳、
刘秉忠、

董国源  (同白)    请驾回宫!

宋真宗  (白)     退班。

(拉幕。宋真宗下。)
寇准、
王延龄、
李文辉、
陈世美、
方世贤、
赵炳、
刘秉忠、

董国源  (同白)    请!

(寇准、王延龄、李文辉、陈世美、方世贤、赵炳、刘秉忠、董国源自两边分下。)

【第十七场】

(四太监、二掌扇、刘妃同上。)

刘妃   (西皮摇板)  中秋佳节风光好,

             陪王伴驾乐逍遥。

(郭槐上。)

郭槐   (念)     忙将金殿事,奏与娘娘知。

     (白)     参见娘娘!

刘妃   (白)     命你去至金殿,奏知万岁,万岁怎样传旨?

郭槐   (白)     今日早朝,将此事奏知万岁。那时万岁,传下旨来:先生龙者为皇后,后生龙者为偏后。又传旨一道,在玉宸宫设摆酒宴,命奴婢叫娘娘前去陪宴。

刘妃   (白)     啊,郭槐!倘若李娘娘先生太子,这正宫之权被她占去,这便怎么好呢?

郭槐   (白)     听娘娘之言,莫非要想夺那正宫之权么?

刘妃   (白)     正是!要想夺那正宫之权!

郭槐   (白)     奴婢有一计!

刘妃   (白)     啊,郭槐有何妙计?

郭槐   (白)     娘娘此番前去,到了玉宸宫,摆宴之后,看她动静。奴婢自有妙计害她!

刘妃   (白)     好!且到玉宸宫,见机而行。吩咐摆驾玉宸宫!

     (西皮摇板)  内侍摆驾玉宸宫进,

             酒席筵前见机行。

(众人同下。)

【第十八场】

(玉宸宫布景。四宫娥、二掌扇、李妃同上。)

李妃   (二黄原板)  我主爷坐江山人称有道,

             普天下众庶民快乐逍遥。

             但愿得四下里狼烟俱扫,

             但愿得我主爷福寿安劳。

             叫宫娥摆御驾宫院来到,

             候陈琳到宫廷细问根苗。

     (白)     哀家,李宸妃。今当八月中秋,朝贺万岁。只因哀家身怀六甲,也曾命陈琳启奏万岁,到这般时候,还不见到来。

             宫女们!

四宫娥  (同白)    有!

李妃   (白)     伺候了!

四宫娥  (同白)    是。

(陈琳上。)

陈琳   (念)     万岁金殿传旨意,进宫奏与娘娘知。

(陈琳进内。)

陈琳   (白)     奴婢陈琳参见娘娘。

李妃   (白)     平身。

陈琳   (白)     谢娘娘!

李妃   (白)     命你金殿启奏,万岁怎样传旨下来?

陈琳   (白)     奴婢启奏娘娘:今日早朝,万岁登殿,将此事奏明万岁。万岁传旨下来,驾至玉宸宫摆宴,命刘娘娘前来陪宴。特来奏知。

李妃   (白)     怎么?万岁要到玉宸宫前来摆宴,命刘娘娘前来陪宴?

陈琳   (白)     正是。

李妃   (白)     少时刘娘娘到此,禀报哀家知晓。

陈琳   (白)     遵命。

内侍   (内白)    刘娘娘驾到!

陈琳   (白)     启禀娘娘:刘娘娘驾到。

李妃   (白)     有请!

陈琳   (白)     有请刘娘娘!

(二掌扇、郭槐、刘妃同上。)

李妃   (白)     不知御妹驾到,未曾远迎,当面恕罪。

刘妃   (白)     岂敢!小妹少来,望皇姐恕罪。

李妃   (白)     岂敢!今乃八月中秋,少时万岁驾到玉宸宫,你我一同迎接万岁!

刘妃   (白)     就依皇姐。

             陈琳!

陈琳   (白)     奴婢在。

刘妃   (白)     圣驾到此,速来通报。

内侍   (内白)    万岁回宫!

(四太监、二大太监、宋真宗同上。)

宋真宗  (二黄摇板)  内侍摆驾玉宸宫进,

             二梓童迎驾朝见寡人。

刘妃、

李妃   (同白)    妾妃等接驾来迟,万岁恕罪。

宋真宗  (白)     平身。

刘妃、

李妃   (同白)    谢万岁。

宋真宗  (白)     今当八月中秋,众卿朝贺。想昨日钦监天奏道,天狗星直犯御座,与朕不利,今有寇准在金殿上题诗一首,以镇邪岁,今有黄罗诗帕,二梓童各带一只。

刘妃、

李妃   (同白)    谢万岁。

宋真宗  (白)     陈琳!

陈琳   (白)     奴婢在。

宋真宗  (白)     今当八千岁,寿诞之期,命你去到御花园,采些蜜桃,与八千岁上寿。

             内侍,看装盒伺候。

(大太监甲拿装盒。)

宋真宗  (白)     这有御封两条,命你贴在装盒上面。

陈琳   (白)     领旨。

宋真宗  (念)     装盒出宫廷,

陈琳   (念)     庆贺八岁尊。

(陈琳拿装盒下。)

宋真宗  (白)     二梓童随孤家至御花园,同赏中秋。

刘妃、

李妃   (同白)    妾妃等奉陪。

宋真宗  (白)     内侍。

太监   (白)     有!

宋真宗  (白)     摆驾御花园!

二太监  (同白)    领旨!

(小过门。众人同下。御花园布景。宋真宗、刘妃、李妃、四太监、二大太监、四宫娥同上。摆香案,刘妃、李妃同拜,同归内坐。)
刘妃、

李妃   (同白)    万岁请!

     (同玉芙蓉牌) 这金杯饮开怀,扑香得来,

             半空中皓月胜似天仙。

(刘妃、李妃、宋真宗同饮酒。)

宋真宗  (白)     孤王今日同二梓童,庆赏中秋,孤有几句心腹之言,二梓童听者!

刘妃、

李妃   (同白)    妾妃愿闻圣言。

宋真宗  (白)     且喜二梓童,俱已身怀六甲,大宋之幸也。哪家先生龙者,为皇后;后生龙者为偏妃。二梓童记下了。

             内侍,看酒!

(牌子。李妃肚痛。)

宋真宗  (白)     梓童为何?

(刘妃、郭槐对看。)

李妃   (白)     妾妃霎时腹中疼痛,冒犯龙颜,有失仪制!

宋真宗  (白)     想是梓童临盆在即,宫娥们搀扶娘娘后宫安置去吧!

李妃   (白)     谢万岁!

(四宫娥同搀李妃。)

李妃   (二黄摇板)  忙拜谢万岁爷后宫来进,

             仁义主可算得有道明君。

(李妃、四宫娥同下。刘妃起立对郭槐暗作讨旨状。)

刘妃   (白)     启奏万岁:我想皇姐不久临盆,妾妃有意,万岁赐下收生旨意,我与皇姐玉宸宫收生,不知万岁龙意如何?

宋真宗  (白)     梓童情愿与你家皇姐收生,孤王放心矣。这有收生旨意一道,命你去至玉宸宫收生,需要小心一二。

(四太监、二大太监、宋真宗同下。)

刘妃   (二黄摇板)  接过收生旨一道,

(四宫娥、郭槐同走小圆场。)

刘妃   (二黄摇板)  回到宫中再做计较。

     (白)     两厢退下。

(四宫娥自两边分下。)

刘妃   (白)     这个?郭槐!

郭槐   (白)     娘娘!

刘妃   (白)     适才在花园,观见李妃的样子,我看她是不久就要产生,哀家将收生旨意讨下,你还有什么主意?

郭槐   (白)     我想此事,非要在收生婆上,定下绝妙之计,才能妥当。待奴婢寻收生婆,想个主见出来,禀知娘娘。再请娘娘就在宫中,找一心腹之人,一同成办此事,方为高见!

刘妃   (白)     如此你去找收生婆,哀家自有道理。

郭槐   (白)     领旨!

(郭槐下。)

刘妃   (白)     宫娥们!

(四宫娥自两边分上。)

刘妃   (白)     宣寇承御进宫。

宫娥   (同白)    娘娘有旨:寇承御进宫。

寇珠   (内白)    来了!

(寇珠上。)

寇珠   (念)     呼听娘娘宣,上前问根源。

     (白)     奴婢参见娘娘千岁!

刘妃   (白)     平身!

寇珠   (白)     谢娘娘!唤奴婢进宫,有何吩咐?

刘妃   (白)     你等退下。

(四宫娥自两边分下。)

刘妃   (白)     这个?寇承御,自从你进得宫来,娘娘待你如何?

寇珠   (白)     娘娘待奴婢恩重如山。

刘妃   (白)     既然恩重如山,娘娘有一桩机密大事,你可敢办的来?

寇珠   (白)     慢说娘娘机密大事,就是将奴婢粉身碎骨,理所当然。

寇珠   (白)     想万岁有言在先:哪家先生龙者为皇后,后生龙者为偏妃。如今,李妃不久就要产生,倘若是果真生下太子,岂不是被她夺了正宫之权?你跟随哀家同到玉宸宫去,若是李妃生下太子,命你暗暗将太子害死,你可愿去?

寇珠   (白)     这个……

刘妃   (白)     呃?

(刘妃、寇珠对眼。)

刘妃   (白)     难道你说不愿去么?

寇珠   (白)     奴婢情愿前去。

刘妃   (白)     听我吩咐!

     (西皮摇板)  哀家宫中把旨降,

             叮咛的言语记心旁。

             机密大事少言讲,

(刘妃下。)

寇珠   (西皮快板)  背转身来自参详:

             这才是大祸从天降,

             宫中平白起祸殃。

             刘妃她把良心丧,

             寇珠岂能反复无常。

             见事行事随驾往,

             但愿得宫中无事谢上苍。

(寇珠下。)

【第十九场】

(八校尉、郭槐同上。水底鱼牌。大太监自下场门迎上。)

郭槐   (白)     你快去找收生婆来。

大太监  (白)     遵命!

(大太监下。)

郭槐   (白)     你等两厢退下。

八校尉  (同白)    哦!

(八校尉自两边分下。)

郭槐   (白)     我想此事,咱家功劳不小!

(大太监上。)

大太监  (白)     随我来。

(收生婆上,进内。)

收生婆  (白)     婆儿叩见郭都堂!

郭槐   (白)     罢了,起来。

收生婆  (白)     谢都堂。唤婆儿到来,有何吩咐?

郭槐   (白)     你且退下。

(大太监允,下。)

郭槐   (白)     待咱家慢慢地告诉你。

收生婆  (白)     都堂请讲。

郭槐   (白)     只因万岁有言在先,刘、李二位娘娘,俱是身怀六甲,万岁传旨:哪家先生龙者为皇后,后生龙者为偏妃。如今李妃不久就要产生,倘若真个产生太子,刘娘娘正宫之权,岂不被他人夺去?咱家奉李娘娘之命,与你商议绝妙法子,若是李妃产生太子,怎样的害法?事成之后,你的富贵俱在咱家的身上。

收生婆  (白)     婆儿回禀都堂:我想此事关重大,须要见了刘娘娘再作道理。

郭槐   (白)     如此随定咱家同见刘娘娘。随我来!

(郭槐、收生婆同走小圆场。拉幕开。四宫娥、寇珠、刘妃同上。)

郭槐   (白)     参见娘娘。

刘妃   (白)     平身。

郭槐   (白)     谢娘娘!

刘妃   (白)     命你寻找收生婆,可曾找到?

郭槐   (白)     已曾找到。

刘妃   (白)     你等退下。

(四宫娥同允,同下。)

刘妃   (白)     叫收生婆进宫。

郭槐   (白)     随咱家进宫见驾。

收生婆  (白)     是。

(收生婆进内。)

收生婆  (白)     婆儿参见娘娘千岁!

刘妃   (白)     罢了,起来。

收生婆  (白)     谢娘娘。

刘妃   (白)     郭槐,可曾对她说明么?

郭槐   (白)     奴婢也曾对她言讲,就请娘娘传旨。

刘妃   (白)     收生婆,倘若李妃产生下太子,你有什么主意?对娘娘说明,事成之后,你的富贵不小。

收生婆  (白)     婆儿启奏娘娘:我想此事关系甚大,必须要想个绝妙的主意才好。

刘妃   (白)     郭槐,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绝妙的主意无有?

郭槐   (白)     启奏娘娘:事到如今,奴婢也无有什么绝妙的主意。

(内猫叫。)

郭槐   (白)     启奏娘娘:奴婢倒有一绝妙的主意在此!

刘妃   (白)     有什么绝妙的主意?快说!

郭槐   (白)     现有外邦进来的金丝狸猫,将它剥去皮尾,放在装盒之内,暗暗带进玉宸宫,等李妃产生之后,将狸猫换了太子,就说李妃产生下妖魔鬼怪。万岁知晓,一定将李妃斩首,岂不是好?

刘妃   (白)     如此,收生婆,你就动起手来!

收生婆  (白)     遵命!

(收生婆脱衣。猫上桌子,收生婆剥猫皮放在盆内,刘妃、郭槐同两望。)

收生婆  (白)     娘娘请看。

(刘妃害怕。)

刘妃   (白)     郭槐听旨。

郭槐   (白)     在。

刘妃   (白)     命你带领四十名校尉,把守宫门,不准闲杂人等出入,不得有误!

郭槐   (白)     领旨!正是:

     (念)     宫中领密旨,把守在宫门!

刘妃   (白)     寇承御,收生婆,随定哀家往玉宸!

     (二黄摇板)  郭槐可算有志量,

             管叫李妃丧无常。

(刘妃、寇珠、收生婆同下。)

【第二十场】

(玉宸宫景。四宫娥、李妃同上。)

李妃   (二黄摇板)  眼又花腹内痛叫奴难忍,

             但愿得早产生答谢神灵。

(四宫娥、寇珠、刘妃同上。)

刘妃   (二黄摇板)  心内恨带笑容玉宸宫进,

             见了那李皇姐细说分明。

(刘妃进内。)

刘妃   (白)     小妹闻得皇姐,就要产生太子,小妹便在万岁台前,讨下收生旨意,特地前来与皇姐收生来了。

李妃   (白)     有劳御妹。

(李妃肚痛。)

李妃   (白)     哎呀!

     (二黄摇板)  疼痛一阵实难言,

             想是临盆在眼前。

             一霎时腹内疼两眼昏花!

(龙形上,四云童同上,紫薇星投胎。小吹打。收生婆收生,刘妃命寇珠宫外两望,刘妃将太子放装盒内,狸猫换去太子。刘妃命寇珠将太子抛在金水桥,寇珠指天指地不愿前往,刘妃对眼光,寇珠拿装盒下。)

刘妃   (白)     收生婆,李娘娘产生是龙,还是凤?

收生婆  (白)     回禀娘娘的话:李娘娘产生的,也不是龙,也不是凤,乃是个妖怪!

刘妃   (白)     我却不信,拿来我看。

收生婆  (白)     遵命。

(收生婆拿盒,刘妃挡脸暗笑。)

收生婆  (白)     娘娘请看。

(刘妃看。)

刘妃   (白)     可不是妖怪!快快搀好娘娘。

(四宫娥自两边分上,同扶李妃。)

李妃   (二黄摇板)  昏昏沉沉眼无光,

             再与御妹问端详。

     (白)     呀,御妹,为姐产生是一龙,还是一凤?

刘妃   (白)     皇姐产生的产生的,也不是龙,也不是凤,乃是个妖怪!

李妃   (白)     我却不信。

刘妃   (白)     皇姐请看!

(收生婆拿盒,李妃看。)

李妃   (白)     哎呀!

     (二黄导板)  一霎时不由我魂飞天外,

     (二黄摇板)  大料我命残生不能保全。

     (白)     啊,御妹!不想为姐产生妖怪,倘若万岁知晓,岂肯与我甘休?定要降罪。倒不如,我碰死了吧!

(刘妃拦。)

刘妃   (白)     皇姐不必如此,倘若万岁前来,小妹吃罪不起。

(急急风牌。四太监,二大太监、宋真宗同上。)

刘妃   (白)     妾妃接驾!

宋真宗  (白)     啊,梓童,李妃产生还是一龙,还是一凤?

刘妃   (白)     妾妃启奏万岁:皇姐产生的产生的,也不是龙,也不是凤,乃是个妖怪!

宋真宗  (白)     啊?待孤看来!

(收生婆拿盒,宋真宗看,收生婆拿盒下。宋真宗怒。)

宋真宗  (白)     唗!胆大李妃,生下妖魔鬼怪,败坏宫廷,孤王脸面何存?

             唤武士走上!

大太监甲 (白)     万岁有旨:武士走上!

(四武士自两边分上。)

宋真宗  (白)     将这贱妃推出斩了!

武士   (同白)    喳!

(李妃带绳。)

李妃   (白)     哎呀!

     (二黄摇板)  含悲忍泪宫门口,

             看是何人把情求。

(四武士押李妃同下。)

二大太监 (同白)    奴婢启奏万岁:想娘娘身为正宫,往日并无差错,求万岁饶恕才是。

宋真宗  (白)     孤王龙心已定,定斩不赦!

秦凤   (白)     公公快请众家文武公卿前来,与娘娘保奏!快去快去!

(二大太监同允,同下。)

秦凤   (白)     奴婢启奏万岁:想李娘娘乃是大贤之人,求万岁宽恩饶恕!

宋真宗  (白)     孤王龙心已定,不必多奏。

秦凤   (白)     哎呀!且候众公卿到来,再作计较。

(寇准、王延龄、李文辉、陈世美、方世贤、赵炳、刘秉忠、董国源拿手本同上,过场,同下。)

秦凤   (白)     为何去了半日,还不见到来?众家公卿若不到来,娘娘性命难保!

(寇准、王延龄、李文辉、陈世美、方世贤、赵炳、刘秉忠、董国源同上,同交本章,二大太监同接本章。)

二大太监 (同白)    奴婢启奏万岁:今有满朝文武,八大朝臣,俱有本章,奏保李娘娘一身无事。

宋真宗  (白)     准下本章,叫众卿各自回府。

二大太监 (同白)    领旨!

             众位大人,本章准下,叫众位大人,各自回府。

(寇准、王延龄、李文辉、陈世美、方世贤、赵炳、刘秉忠、董国源同下。)

宋真宗  (白)     将贱妃赦回来。

(四武士押李妃同上。)

李妃   (二黄摇板)  霎时一阵归阴界,

             三魂渺渺又回还。

     (白)     谢万岁不斩之恩。

宋真宗  (白)     唗!想你产生妖魔鬼怪,扰乱宫廷,本当将你斩首,念在众卿保奏,如今将你打入冷宫。

秦凤   (白)     押入冷宫。

(四武士自两边分下。四宫娥同搀李妃。)

李妃   (白)     哎呀!

     (二黄摇板)  这才是大祸从天降,

(刘妃暗笑,李妃看刘妃。)

李妃   (二黄摇板)  平白无故起祸殃。

             谢罢万岁出宫往,

             刘妃为何喜洋洋?

(李妃哭下。)

宋真宗  (白)     想李妃产生妖魔鬼怪,真乃不祥之兆也,眼看大宋无后!

刘妃   (白)     万岁不必忧虑,想妾妃身怀六甲,倘若产生太子,接续宋后!

宋真宗  (白)     梓童言得极是!同到后宫摆宴。随孤来呀!

(众人同下。)

【第十二一场】

(布九曲桥景。众土地自洞内同钻出。小碎锣。众土地急同走圆场,同归一排。)

寇珠   (内西皮导板) 抱龙盒止不住泪似雨降,

(寇珠上,走圆场,众土地同跟寇珠跑。)

寇珠   (白)     哎呀!

     (西皮摇板)  寇承御平白地身遭祸殃。

     (白)     且住!今有刘、李二位娘娘,俱都身怀六甲。万岁有言在先:先生龙者为皇后,后生龙者为偏妃。如今李娘娘,产生太子,那刘妃,要谋夺正宫之权,与内侍郭槐定下一计,将外邦进来的金丝狸猫,剥去皮尾,换去太子,命我寇承御,暗暗加害。想我寇承御,虽然是女流之辈,也晓得三从四德,我若是将太子害死,岂不被天下人咒骂?这、这、这便怎么好啊!

(寇珠想。)

寇珠   (白)     也罢!我不免拜罢万岁爵禄之恩,投河自尽了吧!

(众土地同摇手。)

寇珠   (西皮摇板)  远望皇宫身拜倒,

             拜谢我主爵禄高。

             狠心肠我只得河内跳,

(小孩哭。)

寇珠   (白)     呀!

     (西皮摇板)  又恐太子无下梢。

     (白)     且住!我纵然投河一死,撇下太子在此,倘被谗臣知晓,也是姓名难保。好叫我难为人也!

     (西皮二六板) 寇珠心中甚焦躁,

             点点珠泪往下抛。

             刘妃、郭槐行奸巧,

             他要害李后命一条。

             他命我暗暗的把太子害了,

             寇承御心中好一似万把钢刀。

             怀抱飞龙桥头来到,

     (白)     呀!

     (西皮摇板)  候陈琳他到来再作计较。

(陈琳上。)

陈琳   (西皮摇板)  适才万岁传御诏,

             奉命齐下九重霄。

             一步来在御花园道,

(寇珠哭。)

陈琳   (白)     哎呀!

     (西皮摇板)  只见寇珠哭嚎啕。

     (白)     哎,我想寇承御,聪明伶俐,心怀大志,纵有百般委屈,也不至于泪痕满面。如此的啼哭,有了!待咱家上前问来。

             那旁敢是寇宫人?

寇珠   (白)     原来是陈公公。寇珠万福。

陈琳   (白)     罢了。寇承御,你受了什么人的委屈,在此啼哭?对咱家说明,我与你出气!

寇珠   (白)     陈公公!想我寇珠,虽在皇宫,思想爹娘,躯劳之恩,未报望也,故尔在此啼哭。

陈琳   (白)     哈哈哈!寇承御!往日道你聪明伶俐,素常我很喜欢你的,怎么今天在咱家面前,说起谎话来了?

寇珠   (白)     公公有所不知,想我寇珠,有一桩为难之事,虽然对公公说明,也不能与我做主,也是枉然。

陈琳   (白)     想咱家,身受四十八处都总管,慢说你们嫔妃彩女,就是万岁爷与娘娘驾前有事,咱家还能够帮个忙儿!

寇珠   (白)     如此公公听了!

陈琳   (白)     说你的!

寇珠   (白)     只因为……

陈琳   (白)     什么?

寇珠   (白)     这个……

陈琳   (白)     叫咱家要急死喽!

寇珠   (白)     哎呀!

     (西皮摇板)  陈公公他问我一旦事往,

             寇承御背转身自己参详:

             千言万语话难讲,

             走漏风声大祸难当!

             低下头来讲是不讲?

陈琳   (白)     哎!

     (西皮顶板)  有什么心腹事何必泪伤悲?

             想人生受父母娇生惯养,

             为儿女必须要孝顺爹娘。

             虽然是在皇宫荣华来享,

             吃珍酒穿绫罗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君王宠爱,有什么惊天动地、大小的事儿,细说又待何妨?

             这件事倒叫我难以猜想,

寇珠   (西皮摇板)  除非是公公你愿现天良!

陈琳   (白)     听你之言,难道叫咱家对天发咒么?

寇珠   (白)     我想此事,事关重大。叫我寇珠,不得尔不如此。

陈琳   (白)     好孩子!

             苍天在上,我陈琳,若是口不应心,必遭神谶!

             你这可放心了吧?

寇珠   (白)     公公请起。

陈琳   (白)     说你的。

寇珠   (白)     只因刘、李二妃身怀六甲,万岁有言在先:先生龙者为皇后,后生龙者为偏妃。如今有人要谋夺正宫之权,你可能够帮个忙儿?

陈琳   (白)     我想老王,春秋见高,盼子心切,不论刘、李二位娘娘,哪家产生殿下,你我为奴婢者,理应该保护宋后,谁管他们正宫、偏后不成?

寇珠   (白)     我实对你说了吧。今有李娘娘,产生太子。那刘妃,要谋夺正宫之权,与内侍郭槐定下一计,将外邦进来的金丝狸猫,剥去皮尾,换去太子,命我寇承御,暗暗地杀……

陈琳   (白)     杀什么?

寇珠   (白)     杀害太子!

陈琳   (白)     吓哈!我平日道你,是个有心之人,原来你是个吃黑饭,抱黑柱,犬为鸟亡,各为其主。想今日,大宋有后,普天下,万民之幸。怎么?那刘妃,要谋夺正宫之权,命你伤心谋害,你为报一人之私恩,难逃万民之公理,虽然当世之人,被你一时瞒过,你可晓得,暗室亏心,神目如电,盖棺论理,留臭名于后世,被万人叫骂,你的良心何在?天理何存?

寇珠   (白)     我若是有心谋害太子,也不能在此处为难落泪。

(陈琳背供。)

陈琳   (白)     好的!

寇珠   (白)     望求公公,指条明路。

陈琳   (白)     你怀抱龙盒,去至金殿启奏,奏明此事,拿住刘妃、郭槐,管叫他二人难逃法网!

寇珠   (白)     公公请上,受我一拜。

陈琳   (白)     慢来!你也为主,我也为国,你拜我作什么?

寇珠   (白)     我拜的不是公公,拜你的忠心——

     (高拨子顶板) 耿耿,

(寇珠走圆场。)

陈琳   (高拨子顶板) 将胆放大奏圣上,

(寇珠走圆场。)

寇珠   (高拨子顶板) 公公主见解愁肠。

             怕的是应得之罪小犯上,

(陈琳走圆场。)

陈琳   (高拨子顶板) 那时节,我陈琳,拼了性命,一本一本奏吾皇。

寇珠   (高拨子顶板) 久闻公公有胆量,

陈琳   (高拨子顶板) 纵然权高也要亡。

寇珠   (高拨子顶板) 辞别公公抽身往,

(寇珠走圆场。)

陈琳   (白)     回来!

     (高拨子摇板) 还有一事作商量。

寇珠   (白)     我去得好好的,叫我回来作什么?

陈琳   (白)     我想此番上殿启奏,那刘妃难逃非命,我想那刘妃,她也是身怀六甲,倘若产生下殿下,他未出母胎先死,你我岂不是作了误国的罪人。

寇珠   (白)     这个?

陈琳   (白)     使不得。

(乱锤。陈琳想。寇珠看陈琳装盒,笑。)

陈琳   (白)     孩儿呐!这是什么节骨眼儿,你还笑的出来?

寇珠   (白)     这装盒内摆的是什么?

陈琳   (白)     内装蜜桃与八千岁上寿。

寇珠   (白)     倒不如将太子放在装盒之内,公公去见八千岁,岂不是好?

陈琳   (白)     我想装盒之内,并无有出气之孔,倘若将太子闷死在内,你我岂不是前功尽弃么?

寇珠   (白)     想我出宫之时,将装盒上刺了两个洞,如今在公公装盒之上,再刺两个洞,以为太子出气之孔,岂不是好?

陈琳   (白)     你且刺来!

寇珠   (白)     公公两厢悬望。

(寇珠刺,陈琳两望。陈琳换太子放装盒内。)

陈琳   (白)     我就去矣。

寇珠   (白)     且慢!我想刘妃有密旨一道,命郭槐把守宫门,不准闲杂人等出入。倘若不准公公过去如何是好?

陈琳   (白)     这?

(陈琳摸衣。)

陈琳   (白)     不妨,是我身旁现有万岁的御封在此,贴在装盒上面,哪个大胆违抗圣旨?

寇珠   (白)     但凭公公。

陈琳   (白)     两厢看来。

(陈琳封装盒,寇珠两望。)

陈琳   (白)     我想此事倘若后来发犯,将我招出,我纵然一死,命如蒿草,恐怕太子性命难保。

寇珠   (白)     公公但放宽心,今日之事,后来不发犯便罢,纵然后来发犯将我粉身碎骨,也不能将公公招出。公公若是不信,我情愿对天盟誓。

陈琳   (白)     你若对天盟誓,咱家就放心了。

寇珠   (白)     如此待我盟誓。

陈琳   (白)     但凭与你。

寇珠   (白)     寇珠呵!

     (西皮流水板) 寇承御跪在地留平,

             过往神灵听分明:

             我若是走漏了这风声,

陈琳   (白)     怎么样?

寇珠   (白)     也罢!

     (西皮摇板)  高挂悬梁七尺绫。

陈琳   (白)     好哦!

     (西皮摇板)  一见寇珠把誓盟,

             不由我陈琳才放心。

             走向前来忙搀定,

寇珠   (西皮摇板)  你保太子出宫庭。

(寇珠走圆场,下。)

陈琳   (白)     我出宫去者。

(水底鱼牌。八大校尉、郭槐同上。)

郭槐   (白)     原来是陈公公。

陈琳   (白)     原来是郭都堂。

(陈琳走,郭槐阻。)

郭槐   (白)     陈公公,手捧装盒,这装盒里面,摆的什么东西?

陈琳   (白)     装盒里面,装的是蜜桃。

郭槐   (白)     往哪里去啊?

陈琳   (白)     往南清宫,与八千岁上寿。

郭槐   (白)     刘娘娘有密旨一道,命咱家把守宫门,不准闲杂人等出入,你回去吧。

陈琳   (白)     贤王千秋,谁敢不到?快快让路,待咱家回去。

郭槐   (白)     有刘娘娘密旨,不能让你过去。

陈琳   (白)     既奉密旨,有何言见?

郭槐   (白)     此乃是娘娘的密旨,咱家也不敢宣明。

陈琳   (白)     既无言见,又无有宣告,真乃是暗昧之事!快快让路,待咱家过去。

郭槐   (白)     住了!既要过去,咱家就要……

陈琳   (白)     你要怎么样?

郭槐   (白)     我要搜你的。

(陈琳笑。)

陈琳   (白)     咱家奉了万岁爷之命,往南清宫与八贤王上寿,装盒上面,现有万岁的御封,你要搜验?难道说,你敢违抗圣旨吗?

郭槐   (白)     这个……

陈琳   (白)     什么这个、那个的!你说好听的吧!

郭槐   (白)     陈公公你要出宫,却也不难,随咱家见见刘娘娘。

(陈琳急。)

陈琳   (白)     啊?你叫咱家同你要见见刘娘娘吗?

郭槐   (白)     唔!不见刘娘娘,你可过不去。

陈琳   (白)     啊?不见刘娘娘,你不让我过去吗?

郭槐   (白)     要见娘娘。

陈琳   (白)     见娘娘?

郭槐   (白)     要见娘娘!

陈琳   (白)     走啊!

郭槐   (白)     走啊!

(陈琳、郭槐同走圆场。四宫娥、寇珠、刘妃同上。)

郭槐   (白)     参见娘娘。

刘妃   (白)     平身。

郭槐   (白)     谢娘娘!今有陈琳,手捧装盒,慌忙出宫,特来奏知。

刘妃   (白)     传陈琳进宫。

郭槐   (白)     领旨!

             陈琳,娘娘宣你进宫,你要仔细了!你要与我打点了!

陈琳   (白)     罢!

(陈琳进宫。)

刘妃   (白)     陈琳,见了哀家,为何不参驾?

陈琳   (白)     奴婢现在有王命在身。

刘妃   (白)     放下王命。

陈琳   (白)     遵旨!

(陈琳放装盒。)

陈琳   (白)     奴婢陈琳见驾,娘娘千岁!

刘妃   (白)     平身。

陈琳   (白)     千千岁。

刘妃   (白)     陈琳出宫,为了何事?

陈琳   (白)     奉了万岁之命,去往南清宫,与八千岁上寿。

刘妃   (白)     装盒里面,摆的何物?

陈琳   (白)     装盒里面乃是蜜桃。

刘妃   (白)     打开待娘娘观看。

陈琳   (白)     哎呀娘娘!奴婢奉了万岁爷之命,去往南清宫,与八千岁上寿,装盒上面,现有万岁爷御封,娘娘若是打开观看,奴婢们吃罪不起!

刘妃   (白)     万岁不降罪便罢,倘若降下罪来,有哀家担待!

             郭槐,打开装盒,待娘娘观看。

郭槐   (白)     领旨!

(郭槐拿装盒。众土地同打郭槐手。陈琳、寇珠同惊,郭槐发呆。)

刘妃   (白)     郭槐!郭槐!哎!你是怎么了?

郭槐   (白)     回禀娘娘:奴婢我不晓得是怎么啦。

刘妃   (白)     陈琳快快打开。

陈琳   (白)     哎呀,娘娘!奴婢方才言过:装盒上面,有万岁爷的御封,奴婢吃、吃、吃、吃罪不起!

刘妃   (白)     哀家有言在先:只管打开装盒万岁降罪,哀家替你担待!快快与我打开。

陈琳   (白)     遵旨!

(陈琳脸朝外。)

陈琳   (白)     天啊,天啊!想我陈琳,奉了万岁爷之命,去往南清宫,与八千岁上寿,装盒里面,明明是蜜桃,娘娘不信,要打开观看,若是打开一看!

刘妃   (白)     快快打开!

(陈琳急。)

陈琳   (白)     天啊!装盒上面有万岁爷的御封,大谅我的性命难保,也罢!拼着我的性命不要,待我来打开,娘娘观看。

(陈琳揭御封,开装盒,现蜜桃。刘妃看。众土地手现蜜桃,同指。)

刘妃   (白)     郭槐,可不是蜜桃。

(寇珠暗喜。)

郭槐   (白)     可不是蜜桃吗!

刘妃   (白)     陈琳盖上装盒。

陈琳   (白)     遵旨!

(陈琳盖装盒。)

刘妃   (白)     出宫去吧。

陈琳   (白)     哎呀娘娘,奴婢揭去御封,万岁知晓,奴婢吃罪不起。

刘妃   (白)     只管出宫有娘娘担待。拿了装盒,出宫去吧。

陈琳   (白)     遵旨。

(陈琳拿装盒出宫,众土地同跟出宫,陈琳开装盒,现太子,陈琳、众土地同下。刘妃肚痛。)

刘妃   (白)     哎呀!

寇珠   (白)     娘娘怎么样了?

刘妃   (白)     霎时腹内疼痛,不知所为何事。

郭槐   (白)     想是娘娘,不久就要产生殿下。

刘妃   (白)     搀扶后宫。

(四宫娥、寇珠搀刘妃同下。郭槐两望,看手,惊,下。)

【第二十二场】

(四太监、大太监、赵德芳同上。)

赵德芳  (西皮原板)  先皇祖创业立锦象,

             普天下众黎民受尽安康。

             到如今我兄王江山执掌,

             全凭着文武臣保定家邦。

             将身儿坐至在南清宫上,

             受荣华和富贵快乐晓扬。

(众土地、陈琳同上。)

陈琳   (西皮摇板)  适才宫门来盘问,

             吓得陈琳胆战惊。

             将身且站宫门等,

(陈琳叩环。)

赵德芳  (西皮摇板)  不知何人叩宫门。

(大太监出宫。)

大太监  (白)     何人叩环?

(大太监看。)

大太监  (白)     原来是陈公公!

陈琳   (白)     正是。

大太监  (白)     陈公公何事?

陈琳   (白)     咱家有要事,面见贤王。

大太监  (白)     请公公少站。

             奴婢启奏千岁:陈琳有要事,求见贤王。

赵德芳  (白)     传他进宫。

大太监  (白)     陈公公,千岁传你进宫。

陈琳   (白)     遵旨!

(众土地同拱手,同下。陈琳进内。)

陈琳   (白)     奴婢有王命在此,恕奴婢不能参驾。

赵德芳  (白)     摆下王命,你等退下。

(四太监自两边分下。)

陈琳   (白)     遵旨!

(陈琳放装盒。)

陈琳   (白)     奴婢陈琳见驾,贤王千岁!

赵德芳  (白)     平身。

陈琳   (白)     谢千岁。

赵德芳  (白)     为何面带惊慌?

陈琳   (白)     哎呀,贤爷呀!是奴婢奉了万岁之命,往南清宫,与千岁上寿,那寇承御言道:刘、李二位娘娘,身怀六甲。万岁有言在先:哪家先生太子,以为皇后;后生太子,以为偏妃。如今李娘娘,产生了太子,那刘妃要谋夺正宫之权,与内侍郭槐,定下一计,将金丝狸猫,剥去了皮尾,换去太子。命寇承御,抛在金水桥下。好一个又忠又义的寇承御,不忍加害太子,与奴婢定了一计,将太子换在装盒之内,来见千岁,哎呀,千岁呀!求千岁想个计策,保全太子才是!

赵德芳  (白)     太子今在何处?

陈琳   (白)     千岁请看。

(陈琳开装盒。)

赵德芳  (白)     哦!好一个大胆的刘妃,竟敢作出伤天害理之事?

             内侍!

(大太监允。)

赵德芳  (白)     请锏!

陈琳   (白)     哎呀,千岁!想如今那刘妃她也身怀六甲,倘若也产生殿下,千岁岂不有误国之罪?

赵德芳  (白)     难道就罢了不成?

陈琳   (白)     依奴婢之见,倒不如就将太子,留在南清宫抚养。待等殿下长大成人,倘若那时,万岁龙心转意,千岁爷再说明已往之事,也非迟晚。

赵德芳  (白)     所奏不差,依卿之谏!

陈琳   (白)     谢千岁!

(陈琳拿装盒放当中。)

陈琳   (白)     奴婢要去至玉宸宫,探听消息去了!

赵德芳  (白)     速去探听。若有消息,速来报知。

陈琳   (白)     奴婢别驾。

     (西皮摇板)  辞别千岁出宫门,

             忠臣保主不辞心。

(陈琳下。)

赵德芳  (西皮摇板)  内侍后宫一声请,

             请出狄娘娘说分明。

大太监  (白)     请狄娘娘!

(狄妃上。)

狄妃   (西皮摇板)  宫廷金龙盘玉柱,

             画阁雕楼帝王府。

     (白)     千岁!

赵德芳  (白)     请坐。

(狄妃坐。)

狄妃   (白)     将妾妃唤出,有何事议?

赵德芳  (白)     适才陈琳,奉命南清宫上寿,行至御花园金水桥,只见寇承御,单身啼哭。问起情由,原来玉宸宫李娘娘,产生了太子,那刘妃心想谋占正宫之权,与内侍郭槐,定下一计,将金丝狸猫,剥去皮尾,命寇承御,丧心谋害。好一个忠义的寇珠,不忍暗害,将太子掉换在陈琳装盒之内,蒙哄刘妃。太子在此,贤妃请看!

狄妃   (白)     好狠心也!

     (西皮摇板)  刘妃、郭槐行不正,

             要害太子为何情?

     (白)     难道就罢了不成?

赵德芳  (白)     想那刘妃,也身怀六甲,暂且不必声张,将太子寄在南清宫抚养,日后本御自由道理。将太子抚好,本御有言,你且听了!

     (西皮摇板)  已往之事莫声张,

             本御有言听端详:

             且将太子好好抚养,

             到日后本御自有主张。

(赵德芳、狄妃同下。)

【第二十三场】

(四宫娥、刘妃抱喜神穿斗篷同上。)

刘妃   (西皮摇板)  这也是哀家有福分,

             天降太子接后根。

(四太监、大太监、宋真宗同上。)

宋真宗  (西皮摇板)  内侍摆驾后宫进,

(刘妃参驾。)

宋真宗  (西皮摇板)  再与梓童把话明。

     (白)     啊,梓童产生太子之后,未知凤体如何?

刘妃   (白)     有劳万岁挂念。

宋真宗  (白)     孤王有言在先:哪家先生太子,以为皇后。如今梓童产生殿下,梓童封为昭阳正院。

刘妃   (白)     谢主龙恩!

(大太监上,进宫。)

大太监  (白)     启奏万岁:今有南清宫狄娘娘,产生三殿下,八千岁命奴婢特来奏知。

宋真宗  (白)     如此,孤命天官到南清宫替孤问候,出宫去吧。

大太监  (白)     谢千岁!

(大太监出宫,下。)

宋真宗  (白)     内侍传旨一道,刘娘娘产生太子,晓谕众卿,大赦天下。

大太监  (白)     遵旨!

(大太监下。)

宋真宗  (白)     后宫摆宴!与梓童同饮。

刘妃   (白)     谢万岁!

宋真宗  (白)     哈哈哈!

(宋真宗、刘妃同下。)

【第二十四场】

(布寿堂。包山上。)

包山   (吹腔)    一寸光阴一寸金,

             寸金难买寸光阴。

             将身坐在草堂等,

             叫出娘子说原因。

     (白)     在下包山。只因数年前,我母亲产生下三弟,是我那二弟与弟媳,心怀妒忌,将三弟抛至西山,幸蒙神圣相救,未曾伤得性命。那时我收账归家,娘子对我说明,是我闻听此言,急忙赶至西山,将我三弟,抱回家来。且喜娘子也产生娇儿,那时我心生一计,将三弟留在家中,权当自己亲生,将娇儿寄在舅父家中抚养,已过数年。今当爹爹寿诞之期,我有心说破当年之事,不免将娘子换出,一同商议。

             娘子哪里?

(王氏上。)

王氏   (念)     忽听官人唤,迈步到跟前。

     (白)     啊,官人。

包山   (白)     娘子请坐。

王氏   (白)     官人,请坐,将妾身唤出,有何事议?

包山   (白)     卑人唤出娘子,非为别事。今日乃是爹爹寿诞之期,卑人有意,将当年之事,与爹娘说明,不知娘子,心意如何?

王氏   (白)     妾身也有此意。

包山   (白)     如此请出爹娘,一同上寿,在酒席宴前说明就是。

王氏   (白)     就依官人。

包山   (白)     有请爹娘。

(包海、李氏、包员外、安人、包拯同上,院子、丫鬟自两边分上。)

包员外  (念)     向阳门第春常在,

安人   (念)     积善之家庆有余。

包山、

王氏   (同白)    参见爹娘。

包员外、

安人   (同白)    罢了。请出我二老,有何事议?

包山   (白)     今当爹爹寿诞之期,请出爹娘,一同上寿。

包员外  (白)     生受我儿。

包山、

包海   (同白)    家院洒下拜单。

(吹打。摆宴。众人同拜寿,进位。)
包山、

包海   (同白)    爹娘请!

包员外  (白)     安人请。

安人   (白)     员外请!

(牌子。)

安人   (白)     咳!

包员外  (白)     啊,安人,今乃老汉寿诞之期,全家欢乐,安人为何咳声叹气,所为何事?

安人   (白)     员外,有所不知,只因老身,数年前产生三子,不幸落地身亡,也未曾见得一面。如今若往,与我那孙儿般长般大,今日老身想起我儿,怎不伤心呐?

(安人哭。)

包员外  (白)     咳!安人!你怎么又想起当年的三儿来了?我对你说了吧!只因为那年你产生的那日,老汉在书房打睡,睡梦之间,见一怪物,慌忙进了上房。忽然安人临盆,我想定是那妖魔下降,日后定要败坏门庭。且喜这个妖怪,落地而亡,你我家门有幸,今日全家欢乐,你想起当年的事儿来了,真正是岂有此理。

(安人哭。包山、王氏对使眼色,包山跪。)

包山   (白)     啊,爹娘,孩儿有罪?

包员外  (白)     何罪之有?起来讲。

包山   (白)     谢爹娘。只因数年前我母亲产生三弟,生得面貌魍魉,当做了妖怪,那时我那二……

安人   (白)     “二”什么?

(包海摇手。)

包山   (白)     也不知何人,将三弟抛至西山。那时孩儿,收账而归,闻得此事,急忙赶至西山,幸喜三弟未曾伤得性命。是孩儿将三弟,抱回家来,那时你媳妇也产生下孙也。是孩儿心生一计,将三弟留在家中,权当做二老的孙儿,将你媳妇产生的孙儿,寄往舅父家中抚养去了!

安人   (白)     这个呢?

(安人指包拯。)

包山   (白)     这就是当年母亲产生下的三弟。

(安人抱包拯,包员外生气。)

包员外  (白)     如此我那孙儿,现在何处?

包山   (白)     现在舅父家中抚养。

包员外  (白)     速速去至你舅父家中,将我那孙儿快快地领回家来!

包山   (白)     遵命!

     (西皮摇板)  辞别爹娘出门庭,

             以往的事儿才得明。

(包山下。包员外看包拯。)

安人   (白)     你这个无有良心的老东西!

包员外  (白)     呸!

(包员外出位叫包海。)

包员外  (西皮摇板)  当年夜梦对你论,

             谁叫你做事不小心?

             我今见妖怪气难忍,

             日后定要败坏门庭!

(包山引包勉同上。)

包山   (西皮摇板)  带领娇儿回家往,

             爹娘台前说端详。

     (白)     儿啊,上前见过你祖父,祖母!

包勉   (白)     参见祖父祖母。

包员外、

安人   (同白)    罢了。

包勉   (白)     谢祖父祖母。

包山   (白)     过来见过你家母亲。

包勉   (白)     参见母亲。

王氏   (白)     我儿罢了。

包山   (白)     见过你家二婶母。

包勉   (白)     参见二婶母。

包山   (白)     参见你家二叔叔。

包勉   (白)     参见二叔。

包海   (白)     好侄子,罢了。

包山   (白)     快过来。

(包山指包拯。)

包拯   (白)     什么事情?

包山   (白)     我来告诉你,从今往后,你只叫我大哥,也不要叫她做母亲。

包拯   (白)     叫什么?

(包山引包拯至包员外前。)

包山   (白)     你过来叩见爹爹。

(包拯跪。)

包拯   (白)     晓得。

             孩儿参见爹爹。

(包员外不允,做气。)

包山   (白)     叫她母亲。

(包拯至安人前跪。)

包拯   (白)     参见母亲。

安人   (白)     好儿子!不要去叫这个东西。

包山   (白)     叫他二哥哥。

包拯   (白)     二哥哥。

包海   (白)     妖怪兄弟。

包山   (白)     这是你大嫂嫂,这是你二嫂嫂。

包拯   (白)     大嫂嫂,二嫂嫂。

王氏、

李氏   (同白)    罢了!

包山   (白)     包勉过来。

包勉   (白)     爹爹何事?

包山   (白)     叫声三叔叔。

包勉   (白)     参见三叔叔。

包拯   (白)     罢了!

(包拯、包勉同笑。)

包员外  (白)     包山快快前去,收取租米。

包山   (白)     遵命!

(包山下。)

安人   (白)     儿呀!同为娘的后面来。

(安人、王氏、包拯、院子同下。)

包员外  (白)     包海过来!

包海   (白)     爹爹什么事情?

包员外  (白)     我来问你,当初的事情,你是怎样办的?

包海   (白)     当初将三弟,抛至在西山之上,儿想一定是被豺狼虎豹当了点心了,不知怎么,会叫我大哥抱回来了!

包员外  (白)     我说你不会办事,你真正不会办事啊!

(包员外做气,下。)

李氏   (白)     哎!你这个事情,怎么办的这样?真正是个大饭桶!

包海   (白)     爹爹埋怨我半天,你也来说我几句?

李氏   (白)     怎么不要说?你抛在了西山,被老虎吃掉了!怎么又会活啦?

包海   (白)     我也不晓得,闲话少说,你还有什么主意?

李氏   (白)     我有个主意在此。

包海   (白)     快说什么好主意?

李氏   (白)     我们家里,不是有的是羊。就叫三黑子,去到后山放羊。我后山贯出豺狼虎豹,况且山又高大,他是个小孩子,若是不当心,一滑脚,就掉在山涧里,你说这个主意,好不好?

包海   (白)     这个主意好。如此你照计办来,我要有事去了。

(包海下。)

李氏   (白)     丫鬟过来。

丫鬟   (白)     有!

李氏   (白)     命你等将包拯、包勉及工人一起唤来。

丫鬟   (白)     包拯、包勉、工人们快来!

(包拯、包勉、二工人同上。)

包拯   (白)     参见嫂嫂。

李氏   (白)     罢了。

包拯   (白)     什么事情?

李氏   (白)     我有意,命你们同去后山放羊,你们可愿意去么?

包拯、

包勉   (同白)    我们愿意去!

李氏   (白)     好,你们去放羊,我在家里作饭,快去快回。

包拯、

包勉   (同白)    遵命!

(众人同下。)

【第二十五场】

(四风旗、四大妖、黄面大仙、绿面大仙、玉面大仙同上。粉蝶儿牌。黄面大仙、绿面大仙、玉面大仙同坐高台。)

黄面大仙 (念)     洞中修炼数十年,

绿面大仙 (念)     变化人形在世间。

玉面大仙 (念)     虽然未赴蟠桃会,

黄面大仙、
绿面大仙、

玉面大仙 (同念)    亚赛蓬莱一洞仙。

     (同白)    吾乃——

黄面大仙 (白)     黄面大仙,

绿面大仙 (白)     绿面大仙,

玉面大仙 (白)     玉面大仙,

黄面大仙、
绿面大仙、

玉面大仙 (同白)    是也!

黄面大仙 (白)     众位大仙请了!

绿面大仙、

玉面大仙 (同白)    请了!

黄面大仙 (白)     你我在这洞中,修炼千年,倒也逍遥自在。看今日天气晴和,不免你我大家,去至山前山后,游玩一番。不知众位大仙,意下如何?

绿面大仙、

玉面大仙 (同白)    就依大仙。

黄面大仙 (白)     嘚!众小妖!

(八大妖同允。)

黄面大仙 (白)     驾风前往。

(众人同下。)

【第二十六场】

(布山景。二罗汉同反上。)

罗汉甲  (白)     师兄请了!

罗汉乙  (白)     请了!

罗汉甲  (白)     你我离了九华山,云游天下,就此前往。

(内鼓声。)

罗汉甲  (白)     且住!看后面妖气冲天,必有妖魔,你我迎上前去。

(二罗汉同拿棍。四风旗、四大妖、黄面大仙、绿面大仙、玉面大仙同上。)
黄面大仙、
绿面大仙、

玉面大仙 (同白)    呔!何方妖魔?挡住大仙去路?

二罗汉  (同白)    住了!胆大妖魔,竟敢在此作乱?休走看棍!

(开打。四大妖、黄面大仙、绿面大仙、玉面大仙同下。)

二罗汉  (同白)    我道是什么妖怪在此作乱,原来是黄绿二狮,你我不免戏耍它一番便了!

(跳狮子,双狮耍球。二罗汉同走圆场,同下。)

【第二十七场】

(二工人、二羊形、包勉、包拯同上。)

包拯   (西皮摇板)  二嫂家中对我讲,

             命我后山去放羊。

             迈步且把山冈上,

             游玩一番散心肠。

(四游人同上。玉面大仙上。)

玉面大仙 (白)     且住!是我等往山中游玩,不想遇见两个罗汉,与他争斗起来。谁知战他不过,败将下来,看后面雷声相击,逼迫甚近,这便如何是好?

(玉面大仙见包拯。)

玉面大仙 (白)     且喜今有文曲星在此,不免藏躲在他身后,避过这雷击之灾便了!

(玉面大仙躲在包拯身后。雷公、闪电、风婆、雨师、魁星同上,过场,同下。玉面大仙出。)

玉面大仙 (白)     且喜灾难以过,全赖星官搭救,星官请上,受我一拜。

(玉面大仙拜,下。包山上。)

包山   (西皮摇板)  家中领了爹爹命,

             收取租米转回程。

             雨过天晴往家奔,

(包山看。)

包山   (白)     呀!

     (西皮摇板)  只听得后山有人声。

     (白)     霎时天降大雨,是我在朋友家中躲避片刻,且喜大雨已止,行至后山,怎么有人在此?待我仔细地看来。

(包山看。)

包山   (白)     哎呀!这是三弟,待我唤他们下来。

(包山招手。)

包山   (白)     三弟,大哥在此,快些下来!

(工人、包勉、包拯同下山。)

包拯   (白)     大哥!

包山   (白)     你到后山做甚?

包拯   (白)     二嫂嫂叫我同定侄儿,前来放羊。

包山   (白)     又是他们的主见。三弟,我告诉你:从今往后,大哥我不叫你出来,无论何人,叫你出来,不要听他们的言语,记下了!

包拯   (白)     小弟记下了!

包山   (白)     包勉,你也记下了。

包勉   (白)     孩儿晓得了。从今往后,再也不到后山来了。

包山   (白)     可曾吃饭?

包勉、

包拯   (同白)    未曾吃饭。

包山   (白)     随我回家用饭。

包勉、

包拯   (同白)    好了!吃饭去了!

(众人同下。)

【第二十八场】

(四太监、二大太监、宋真宗同上。)

宋真宗  (二黄原板)  恨李妃产生下妖魔怪样,

             幸喜得降太子接代后香。

             内侍臣摆驾金銮殿上,

             宣上了刘娘娘朝见孤王。

(四宫娥、寇珠、太子、刘妃同上。)

刘妃   (二黄原板)  忽听得万岁爷把旨来降,

             因此上领太子离了昭阳。

             叫宫娥摆王驾金殿以上,

             品级台见圣君问驾安康。

     (白)     妾妃见驾,吾皇万岁!

宋真宗  (白)     梓童平身。

刘妃   (白)     谢万岁!

太子   (白)     儿臣参见父王!

宋真宗  (白)     王儿平身。

太子   (白)     谢父王!

刘妃   (白)     宣妾妃上殿,有何国事?

宋真宗  (白)     今日孤王心中闷倦,孤有意,带领皇儿,与梓童去至御花园,消遣消遣。

刘妃   (白)     妾妃奉陪。

宋真宗  (白)     内侍!摆驾御花园。

(小过门。两翻拉开。御花园。)

宋真宗  (白)     梓童,前番学习歌舞,可曾熟悉否?

刘妃   (白)     也曾熟悉了。

宋真宗  (白)     梓童与寇承御歌舞一回,孤王消遣。

刘妃、

寇珠   (同白)    领旨!

(刘妃、寇珠同换跳舞衣。)

刘妃   (西皮原板)  万岁爷御花园把旨来降,

寇珠   (西皮原板)  与娘娘演歌舞消遣一场。

刘妃   (西皮原板)  叫寇珠将驾忙忙逞上,

(四宫娥拿彩球盘,刘妃、寇珠同拿彩球,双跳舞。)

刘妃   (西皮摇板)  御花园中散心肠。

太子   (白)     父王啊,儿臣也心中闷倦,待孩儿戏耍秋千一回,与父王解闷。

宋真宗  (白)     我儿你要戏耍秋千?须要仔细了!

太子   (白)     儿遵命。

(太子秋千。牌子。下场门御花园墙变酆都城,大鬼、土地、小鬼同上,同拉太子跌死。)

四宫娥  (同白)    太子秋千丧命。

(宋真宗、刘妃同看。)

刘妃   (白)     哎呀!

(寇珠暗喜。)

刘妃   (西皮导板)  听说太子丧了命,

(宋真宗哭。)

宋真宗  (白)     皇儿呀!

刘妃   (西皮摇板)  怎不叫奴痛在心。

     (白)     不想我儿戏耍秋千,失足丧命,待我碰死了吧!

宋真宗  (白)     梓童不必如此,这也是他命该如此,何必这样悲伤?

             搀扶后宫。

(刘妃哭。)

刘妃   (白)     皇儿啊!

(四宫娥搀扶刘妃同下,郭槐上。)

郭槐   (白)     参见万岁!

宋真宗  (白)     平身。

郭槐   (白)     万万岁!唤奴婢进宫,有何事议论?

宋真宗  (白)     今日孤王心中闷倦,同定刘妃、皇儿,御花园解闷,不想太子戏耍秋千,失足丧命。孤无心料理朝政,朝中一切之事,命众卿去往南清宫,与八贤爷那里商议就是。

郭槐   (白)     领旨!

宋真宗  (白)     皇儿啊!

(宋真宗、四太监同下。郭槐拿锤撞钟。寇准、王延龄、李文辉、陈世美、方世贤、赵炳、刘秉忠、董国源同上。)
寇准、
王延龄、
李文辉、
陈世美、
方世贤、
赵炳、
刘秉忠、

董国源  (同白)    公公何事?

郭槐   (白)     众位大人有所不知,今日万岁王心中闷倦,同定刘妃、太子御花园解闷,谁知太子秋千丧命。

寇准、
王延龄、
李文辉、
陈世美、
方世贤、
赵炳、
刘秉忠、

董国源  (同白)    不好了!

(牌子。)
寇准、
王延龄、
李文辉、
陈世美、
方世贤、
赵炳、
刘秉忠、

董国源  (同白)    万岁怎样传旨?

郭槐   (白)     万岁传下旨意:今因太子,秋千丧命,无心料理朝政,所有一切国事,命众位大人去往南清宫,八贤爷那里领教。

寇准、
王延龄、
李文辉、
陈世美、
方世贤、
赵炳、
刘秉忠、

董国源  (同白)    遵旨!

郭槐   (白)     咱家还要前去奉君,少陪了!请!

寇准、
王延龄、
李文辉、
陈世美、
方世贤、
赵炳、
刘秉忠、

董国源  (同白)    请!

(郭槐下。)

寇准   (白)     众位大人!

王延龄、
李文辉、
陈世美、
方世贤、
赵炳、
刘秉忠、

董国源  (同白)    大人!

寇准   (白)     适才郭公公言说:万岁传旨,一切朝政,往南清宫,八贤爷那里商议,不免你我同到那里领教。

王延龄、
李文辉、
陈世美、
方世贤、
赵炳、
刘秉忠、

董国源  (同白)    请!

(寇准、王延龄、李文辉、陈世美、方世贤、赵炳、刘秉忠、董国源同下。)

【第二十八场】

(四太监、大太监、赵德芳同上。)

赵德芳  (西皮摇板)  将身且坐皇宫院,

             可叹李妃难周全。

(寇准、王延龄、李文辉、陈世美、方世贤、赵炳、刘秉忠、董国源同上。)
寇准、
王延龄、
李文辉、
陈世美、
方世贤、
赵炳、
刘秉忠、

董国源  (同白)    参见贤爷!

赵德芳  (白)     平身!

寇准、
王延龄、
李文辉、
陈世美、
方世贤、
赵炳、
刘秉忠、

董国源  (同白)    谢贤爷!

赵德芳  (白)     众卿到此,所为何事?

寇准、
王延龄、
李文辉、
陈世美、
方世贤、
赵炳、
刘秉忠、

董国源  (同白)    贤爷有所不知!只因为万岁闲游御花园,太子戏耍秋千,失足丧命!

赵德芳  (白)     哦!怎么?万岁闲游御花园,太子戏耍秋千,坠死了么?

寇准、
王延龄、
李文辉、
陈世美、
方世贤、
赵炳、
刘秉忠、

董国源  (同白)    正是!

赵德芳  (白)     呜呼啊!想刘妃,要谋夺正宫之权,设计加害李妃,如今那刘妃产生的太子,在御花园戏耍秋千,坠落而亡,正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也!

             众卿你等且自回府。待明日一同上朝,见君再议。

寇准、
王延龄、
李文辉、
陈世美、
方世贤、
赵炳、
刘秉忠、

董国源  (同白)    遵命。

(寇准、王延龄、李文辉、陈世美、方世贤、赵炳、刘秉忠、董国源同下。)

赵德芳  (白)     内侍!

大太监  (白)     有!

赵德芳  (白)     有请狄娘娘!

大太监  (白)     有请狄娘娘!

(四宫娥、狄妃同上。)

狄妃   (西皮摇板)  忽听内侍一声请,

             急忙上前问分明。

赵德芳  (白)     娘娘请坐。

狄妃   (白)     告座。将妾妃唤出,有何事议?

赵德芳  (白)     适才众文武到来,奏知本御,言说万岁闲游御花园,太子戏耍秋千,坠落身亡。

狄妃   (白)     怎么,万岁游玩御花园,太子戏耍秋千,坠落身亡了么?

赵德芳  (白)     正是!

狄妃   (白)     万岁怎样传旨?

赵德芳  (白)     万岁传下旨来:无心料理国事,命众卿到此共议朝政。本御有意,明日上朝,将储王三殿下,承继与万岁,以为守缺太子,万岁必然应允,那时李娘娘也好有出头之日。

狄妃   (白)     就依千岁。

赵德芳  (白)     内侍,应宣储王三殿下进宫。

大太监  (白)     宣储王三殿下进宫啊!

储王   (内白)    来了!

(储王上。)

储王   (念)     每日宫中习经书,我本金枝玉叶人。

     (白)     儿臣参见父王、母后!

赵德芳、

狄妃   (同白)    平身。

储王   (白)     将儿臣唤出,有何训教?

赵德芳  (白)     随同为父一同灵堂吊祭。

             娘娘请回后宫。

狄妃   (白)     遵命!

(狄妃、四太监、四宫娥同下。)

赵德芳  (白)     随定为父上朝去者。

     (西皮摇板)  这才是苍天有报应,

             举目三尺有神灵。

(赵德芳、储王同下。)

【第二十九场】

(四太监、二大太监、宋真宗同上。)

宋真宗  (西皮摇板)  可叹皇儿把命丧,

             锦绣江山付汪洋。

             独坐宫廷长思想,

             可叹宋室绝后香。

(陈琳上。)

陈琳   (白)     奴婢启奏万岁:今有八贤爷,带领满朝文武,与太子吊孝。俱在午门候旨。请旨定夺。

宋真宗  (白)     替孤传旨,命八千岁统领满朝文武,同到灵堂伺候。

陈琳   (白)     遵旨!

(陈琳下。)

宋真宗  (白)     内侍!

(大太监允。)

宋真宗  (白)     摆驾灵堂。

     (西皮摇板)  眼望朝政无人掌,

             怎不叫孤痛悲伤。

(宋真宗、太监同下。)

【第三十场】

(布灵堂。四太监、四宫娥、寇准、王延龄、李文辉、陈世美、方世贤、赵炳、刘秉忠、董国源、二太监、寇珠、陈琳、郭槐、赵德芳、刘妃、宋真宗同上。寇准、王延龄、李文辉、陈世美、方世贤、赵炳、刘秉忠、董国源同行礼,四宫娥同行礼,寇珠行礼,陈琳、郭槐同行礼)
宋真宗、

刘妃   (同三叫头)  皇儿!殿下!儿啊!

宋真宗  (二黄导板)  见灵堂不由孤泪流脸上,

     (三叫头)   皇儿!殿下!儿啊!

     (回龙)    叫孤王一阵阵口怨上苍,痛煞孤王!

     (二黄原板)  实可叹我的儿无人奉养,

             实可叹我的儿命丧无常;

             实可叹锦绣江山无人执掌,

             实可叹我的儿秋千丧命、好不悲伤!

赵德芳  (二黄原板)  劝皇兄休得要泪似雨降,

             御弟言来听端详:

             皇侄儿秋千把命丧,

             哪有个人死后又能还阳、岂不是枉费心肠?

刘妃   (二黄原板)  贤王把话错来讲,

             皇姐有话听端详:

             小皇儿不是你亲生所养,

             你为何在灵堂言语癫狂,所为哪桩?

赵德芳  (二黄原板)  舌尖三寸把人伤,

             话到嘴边难收场。

             先前的事儿想一想,

             暗室亏心有上苍,休怪我言语癫狂。

陈琳   (二黄原板)  有陈琳开言把话讲,

寇珠   (二黄原板)  你劝君王我劝娘娘。

陈琳   (二黄原板)  万事须要心中想,

             花开哪有百日光?

             皇宫院比不得小家的气象,

             求贤爷,莫心慌;劝娘娘,莫悲伤,叔嫂何必论纲常?闭口忍难开口便伤。

             求贤爷,学一个容人量,

寇珠   (二黄原板)  哪有个人死又能还阳?

             求娘娘你不必悲声放,

             保重凤体莫要伤。

             自古道:阴阳间,俱见一样,

             且莫要,损人利己,报应循环,天理昭彰,我的刘娘娘呀!

宋真宗  (二黄原板)  真宗开言把话讲,

             万事须要看孤王。

             众卿休得悲,

寇准、
王延龄、
李文辉、
陈世美、
方世贤、
赵炳、
刘秉忠、

董国源  (同二黄原板) 声放!

宋真宗  (二黄摇板)  搀扶娘娘回昭阳。

刘妃   (二黄摇板)  含悲忍泪回宫往,

             怎不叫人两泪汪。

(四宫娥、寇珠搀扶刘妃同下。)

宋真宗  (二黄摇板)  内侍摆驾金殿上,

             再与御弟说端详。

(金殿。宋真宗进位,寇准、王延龄、李文辉、陈世美、方世贤、赵炳、刘秉忠、董国源自两边分下。宋真宗、赵德芳同坐,郭槐下。)

宋真宗  (白)     啊御弟!想太子秋千身亡,眼看大宋江山,无后也!

赵德芳  (白)     兄王既然思念皇侄,弟所生储王三殿下,承继兄王,不知兄王心意如何?

宋真宗  (白)     如此宣上殿来,孤王一观。

             内侍!

(大太监允。)

宋真宗  (白)     宣储王三殿下上殿。

大太监  (白)     万岁有旨:储王三殿下上殿。

(吹打。储王上,进殿。)

储王   (白)     参见万岁!

(储王跪。)

宋真宗  (白)     抬起头来。

(储王抬头。)

宋真宗  (白)     哈哈哈!果然生得龙眉凤目,真个有帝王之像也!平身。

储王   (白)     谢万岁!

宋真宗  (白)     御弟,就依御弟之言,将三殿下承继孤王,以为守缺太子。

赵德芳  (白)     快快拜见父王。

储王   (白)     父王请上,受儿臣一拜。

(吹打。储王拜。)

宋真宗  (白)     陈琳!

陈琳   (白)     奴婢在!

宋真宗  (白)     带领殿下,参拜刘娘娘。

陈琳   (白)     遵旨!殿下随我来。

(储王、陈琳同下。)

宋真宗  (白)     内侍摆宴,与御弟同饮。

(众人同下。)

【第三十一场】

(四宫娥、寇珠、大太监、刘妃同上。)

刘妃   (西皮摇板)  独坐宫院心烦闷,

             想起太子泪双淋。

陈琳   (内白)    殿下随我来!

(陈琳、储王同上。)

陈琳   (白)     来此皇宫院,待咱家叩环。

(大太监出宫。)

大太监  (白)     原来是陈公公,什么事情?

陈琳   (白)     奉万岁之命,带领守缺太子,前来参驾。

大太监  (白)     待咱家转奏。

             启奏娘娘:陈琳同守缺太子,前来参驾。

刘妃   (白)     宣陈琳同太子进宫。

大太监  (白)     陈公公,娘娘宣太子进宫。

陈琳   (白)     殿下随我来。

(陈琳、储王同进宫。)

陈琳   (白)     奴婢陈琳见驾,娘娘千岁!

储王   (白)     儿臣参拜母后。

刘妃   (白)     殿下平身。

储王   (白)     谢母后。

(刘妃看储王。)

刘妃   (白)     陈琳。

陈琳   (白)     奴婢在。

刘妃   (白)     带领殿下,后宫游玩。

(刘妃、四宫娥同下,储王出宫,下。寇珠暗叫陈琳,指储王是妆盒内调换的,对笑,同下。)

【第三十二场】

(布冷宫景。李妃上。)

李妃   (二黄摇板)  这是哀家天注定,

             冷宫之内受苦情。

     (白)     哀家,李宸妃。只因癸未年间,产生太子,又被谗臣所害,说哀家产生妖魔鬼怪。万岁大怒,将哀家打入冷宫受罪,思想起来,好不凄惨人也!

     (二黄摇板)  独坐在寒宫内珠泪滚滚,

             但不知何日里才得脱身。

(陈琳、储王同上。水底鱼牌。)

储王   (白)     陈琳,这是什么地方?

陈琳   (白)     乃是一座寒宫冷院。

储王   (白)     什么人在此?

陈琳   (白)     乃是一位贤德的娘娘。

储王   (白)     既然是一位贤德的娘娘,为什么在这寒宫冷院受罪?

陈琳   (白)     这位娘娘,乃是被谗臣所害,故此在这寒宫冷院受罪。

储王   (白)     如此,小王要见这一位受苦的娘娘。

陈琳   (白)     我想这寒宫冷院,无有旨意,不能私入,若被刘娘娘知晓,奴婢我吃罪不起。

储王   (白)     不妨事的。若是刘娘娘降下罪来,有小王担待。

陈琳   (白)     如此待奴婢上前叩环。

(陈琳叩环,秦凤自下场门上,开门,出。)

秦凤   (白)     原来是陈公公。

(秦凤施礼。)

陈琳   (白)     罢了。

秦凤   (白)     什么事情?

陈琳   (白)     启奏娘娘:有一位殿下,要参拜娘娘。

秦凤   (白)     待我转奏。

(秦凤进内。)

秦凤   (白)     奴婢启奏娘娘:有一位殿下,要参拜娘娘。

李妃   (白)     有一位殿下,要参拜哀家?

秦凤   (白)     正是。

李妃   (白)     但不知何人随驾前来?

秦凤   (白)     陈琳随驾前来。

李妃   (白)     乃是陈琳随驾前来么?

秦凤   (白)     正是。

李妃   (白)     如此,命陈琳随驾进宫。

秦凤   (白)     遵旨!

(秦凤出宫。)

秦凤   (白)     陈公公,娘娘命你随驾进宫。

陈琳   (白)     殿下请。

秦凤   (白)     待我宫外悬望!

陈琳   (白)     请至宫外。

(储王、陈琳同进宫。)

陈琳   (白)     奴婢陈琳见驾,娘娘千岁。

李妃   (白)     平身,平身。

(李妃哭。)

陈琳   (白)     谢娘娘!

储王   (白)     陈琳,小王可以参驾么?

陈琳   (白)     殿下你呀?要多拜上几拜!

储王   (白)     小王参见娘娘。

李妃   (白)     不敢!殿下请起。

储王   (白)     谢娘娘。

李妃   (白)     啊,陈琳,这位殿下,可是刘娘娘产生的那位殿下么?

陈琳   (白)     奴婢启奏娘娘:刘娘娘产生的殿下,在御花园,戏耍秋千坠死了。

李妃   (白)     哦!刘娘娘产生的殿下,在御花园戏耍秋千坠死了么?

陈琳   (白)     坠死了!

李妃   (白)     这位殿下,是哪位娘娘产生的呢?

陈琳   (白)     这位殿下,是南清宫狄娘娘所生的,承继万岁守缺太子。这位爷真是个金枝玉叶,大宋朝的正统!

李妃   (白)     但不知这位殿下,哪年降生?

陈琳   (白)     这位殿下,乃是癸未年间所生。

李妃   (白)     这位殿下,乃是癸未年间所生的么?

陈琳   (白)     正是癸未年间所生。

李妃   (白)     癸未年间所生的……

(李妃哭。)

储王   (白)     陈琳过来。

陈琳   (白)     殿下何事?

储王   (白)     这位娘娘,提起小王生辰为何落泪?这是什么缘故?

陈琳   (白)     这为娘娘,癸未年间也产生殿下,因被谗臣所害,故此落泪。

储王   (白)     但不知被什么谗臣所害?

陈琳   (白)     奴婢不敢言讲。

储王   (白)     你不肯说?我回去问娘娘!

             啊,娘娘,提起小王的生辰,娘娘为什么双眼落泪?不知是什么缘故?

李妃   (白)     殿下哪里知道,只因癸未年间,哀家产生一子,如今若在,与殿下般长般大了。今见殿下,叫哀家怎不伤心呐!

储王   (白)     咳!母子连心,叫小王好不悲伤。

陈琳   (白)     娘娘落泪,殿下伤心,叫奴婢好不难受。

储王   (白)     陈琳,你为什么啼哭?

陈琳   (白)     娘娘落泪,殿下伤心,奴婢的泪珠儿,就不由得落下来了!

储王   (白)     请问娘娘,不知被什么人所害?

李妃   (白)     殿下有所不知,哀家产生之时,霎时昏迷过去,不知被何人将太子调换出去,道说哀家产生妖魔鬼怪,本当当时奏明,怎奈妖怪在眼前,因此万岁大怒,将哀家就要斩首,多亏满朝文武保奏,将哀家打入冷宫受罪。

储王   (白)     原来如此!

陈琳   (白)     殿下可曾听见?这位娘娘产生太子,又被谗臣所害,换去太子,反说娘娘产生妖魔鬼怪,龙颜大怒,就要典刑,多亏文武保奏,因此将娘娘打在冷宫受罪。思想起来,叫奴婢好不恨也!

储王   (白)     如此说来,我那皇兄他还在?

陈琳   (白)     嘿!慢说太子不在此处,纵然在此,他站在他的亲娘面前,也是这样糊里糊涂!

储王   (白)     嘿!想朝中来了这样的谗臣,想小王乃守缺的太子,我不免上殿,奏知父王,拿办谗臣!判明娘娘的冤枉,定要那谗臣的性命!

陈琳   (白)     哎呀殿下!我想如今,万岁宠爱刘妃;那内侍郭槐,在朝势力浩大。今日奴婢同殿下,私入冷宫内院,参拜娘娘,殿下若是惹下是非,那刘妃郭槐闻知,又要设计加害。想我陈琳,纵然一死,命入蒿草,又恐娘娘性命难保,依奴婢之见,暂且不必声张,待等老王龙归沧海,殿下登基,那时节,再与娘娘伸冤雪恨,也非迟晚!

储王   (白)     陈琳,既然如此,你且出宫,小王我就在这寒宫冷院,我要陪伴这位受苦的娘娘呀!

(储王哭。)

李妃   (白)     这?

陈琳   (白)     哎呀娘娘,你快快相劝殿下出宫,日后与娘娘伸冤雪恨,就应在这位殿下的身上,再不出宫,倘被刘妃、郭槐知晓,娘娘岂不是冤沉海底!

李妃   (白)     哎呀殿下啊!待等殿下登基,与哀家伸冤雪恨,也就够了,若不出宫,想那刘妃,耳目甚多,恐怕连累殿下不便,请殿下还是出宫去吧!

储王   (白)     哎呀娘娘!小王我纵然一死,也不出宫,我要陪伴娘娘的呀!

(储王哭。)

李妃   (白)     哎呀,殿下啊!再不出宫,我就碰死了!

(陈琳拦。)

储王   (白)     哎呀娘娘,不必如此,小王我出宫去了!

(储王哭。陈琳、储王同跪。)

储王   (二黄摇板)  痛肝肠不由我珠泪垂掉,

             看见她想起了我母劬劳。

             见此情叫小王心中好恼!

李妃   (二黄摇板)  劝殿下休得要悲声过高。

陈琳   (二黄摇板)  待等那老王爷龙归海岛,

             那时节判冤情,杀谗臣,与娘娘大报仇消。

储王   (哭头)    恨谗臣,

陈琳   (哭头)    我骂奸贼,

储王   (哭头)    李娘娘啊!

李妃   (哭头)    贤殿下啊!

李妃、

陈琳   (同哭头)   悲声莫高!

储王   (哭头)    李娘娘啊!

陈琳   (哭头)    李娘娘啊!

储王   (二黄摇板)  不杀谗臣不掌朝!

(阴锣。)

李妃   (白)     快快出宫去吧!

储王   (白)     哎呀,娘娘啊!

(储王哭。)

陈琳   (白)     殿下,时候不早,出宫去吧。

(陈琳、储王同出宫。)

储王   (白)     咳!

(众人同下。)

【第三十三场】

(四太监、大太监、四宫娥、刘妃同上。)

刘妃   (西皮摇板)  承继太子事奇巧,

             终朝每日挂心肠。

(陈琳、储王同上。水底鱼牌。)

陈琳   (白)     殿下进宫,去见刘娘娘,千万不要提起,游玩冷宫之事。

储王   (白)     小王记下了。

陈琳   (白)     请殿下将眼泪擦干净。

(储王擦泪。)

陈琳   (白)     奴婢别驾。

(陈琳下。)

储王   (白)     参见母后。

刘妃   (白)     平身。

储王   (白)     谢母后。

刘妃   (白)     陈琳同你游玩后宫,所到的都是什么所在?

储王   (白)     是儿到后宫游玩,行至冷宫,见一位受苦的娘娘,听她之言,十分可怜,母后何不在父王驾前,说上几句美言,饶恕这位受苦的娘娘,岂不是好?

刘妃   (白)     听皇儿之言,讲得十分有礼,日后登基接位,定是位有道明君。

储王   (白)     谢母后夸奖。

刘妃   (白)     后宫歇息去吧。

储王   (白)     谢母后。

(刘妃看储王,储王下。刘妃想。)

刘妃   (白)     哎呀且住!我看八千岁,承继太子,我看他的面貌,与李妃相同。难道说,当年之事,还有什么差错么?我自有道理。

             来呀!

(大太监允。)

刘妃   (白)     宣郭槐进宫。

大太监  (白)     娘娘有旨:郭槐进宫。

郭槐   (内白)    领旨!

(郭槐上。)

郭槐   (念)     眉头一皱计千条,舌尖杀人不用刀。

(郭槐进宫。)

郭槐   (白)     奴婢郭槐,参见娘娘千岁。

刘妃   (白)     平身。

郭槐   (白)     千千岁。唤奴婢进宫有何吩咐?

刘妃   (白)     宣你进宫,非为别事。只因八千岁,承继太子,我看他的面貌,与李妃相同。难道说,当年之事,还有什么差错?

郭槐   (白)     奴婢看他的面貌,与李妃仿佛。依奴婢看来,当年之事,定有差错。

刘妃   (白)     纵然是有了差错,又该怎么样?

郭槐   (白)     奴婢我倒有一计在此。

刘妃   (白)     有何妙计,快快讲来。

郭槐   (白)     想当年害太子的时节,命寇承御将太子放在妆盒之内,命她去到御花园,金水桥边,暗暗地加害。难道说,寇承御有了外心,也未可知。娘娘将寇承御宣进宫来,她乃是个女流之辈,焉能受得起这样五刑拷打?她也就招认了。

刘妃   (白)     你这个主意倒好!

             来呀。

大太监  (白)     奴婢在。

刘妃   (白)     宣寇承御进宫。

大太监  (白)     娘娘有旨:寇承御进宫。

寇珠   (内白)    来了!

(寇珠上。)

寇珠   (念)     忽听娘娘宣,寇珠心胆寒。若问当年事,还得巧言瞒。

(寇珠进宫。)

寇珠   (白)     寇珠参见娘娘。

(寇珠跪。)

寇珠   (白)     宣奴婢进宫有何吩咐?

刘妃   (白)     我来问你,八千岁进来的太子,他是什么人?

寇珠   (白)     这个?

刘妃   (白)     讲!

寇珠   (白)     耳目甚众。

刘妃   (白)     两厢退下。

(四太监、四宫娥自两边分下。)

寇珠   (白)     乃是储王三殿下。

刘妃   (白)     好一个储王三殿下。你把当年之事,与我从实讲来。

寇珠   (白)     当年之事,奴婢一概不知,叫奴婢招些什么?

刘妃   (白)     不用大刑,谅你不招。

             宫娥们走上。

(四太监、四宫娥自两边分上。)

刘妃   (白)     将寇承御衣衫剥了,重打一百背花。

(寇珠脱衣,上刑架子。郭槐拿皮鞭。)

郭槐   (白)     寇承御!我劝你把当年之事,招出来的好。

寇珠   (白)     叫我招些什么?

郭槐   (白)     你若是不招,我这个皮鞭,打将下去,可有点痛呀!

寇珠   (白)     没有什么招的。

郭槐   (白)     请娘娘用刑。

(郭槐打。)

郭槐   (白)     一十、二十、四十、八十、一百!

             要你招呀!

寇珠   (白)     哎呀!

     (西皮摇板)  刘娘娘在宫中五刑来拷,

             寇承御并不知罪犯何条!

             求娘娘开天恩将奴饶了!

     (哭头)    刘娘娘呀!

     (西皮摇板)  你叫我寇承御拿什么话招?

刘妃   (白)     问她有招无招?

郭槐   (白)     寇承御有招无招?

寇珠   (白)     无有什么招的。

刘妃   (白)     将她摔在尘埃!

(寇珠倒地。)

刘妃   (白)     郭槐她不肯招认,这怎么好?

郭槐   (白)     奴婢我还有主意。

刘妃   (白)     你还有什么主意?快说。

郭槐   (白)     想当年娘娘命奴婢把守宫门,不准闲杂人等出入,那陈琳怀抱妆盒,慌里慌张,我想内中定有差错,娘娘将陈琳宣进宫来,命陈琳拷打寇承御。想那陈琳,他乃是个软心肠的人,一定不肯拷打寇珠,那时娘娘传旨,将寇珠并陈琳一齐斩首,岂不是好?

刘妃   (白)     此计甚好。

             来呀!

大太监  (白)     奴婢在。

刘妃   (白)     宣陈琳进宫!

大太监  (白)     娘娘有旨:陈琳进宫。

陈琳   (内白)    领旨!

(郭槐暗下。)

陈琳   (内西皮导板) 忽听得娘娘将我宣诏,

(陈琳上。)

寇珠   (白)     喂呀!

(寇珠哭。)

陈琳   (白)     呀!

     (西皮摇板)  为什么将寇珠三打六招?

     (白)     哎呀,且住!刘娘娘宣我进宫,是何缘故?

(陈琳暗叫大太监出宫。)

陈琳   (白)     娘娘宣我进宫,为了何事?

大太监  (白)     今日刘娘娘,怒坐宫院,将寇承御,打了一百背花,也不知为了何事。

(陈琳想,大太监进内。)

陈琳   (白)     哎呀!且住!今日刘娘娘,怒坐宫院,将寇承御,打了一百背花。然后宣我陈琳进宫,难道说,当年之事,发犯了么?

刘妃   (白)     陈琳进宫!

大太监  (白)     陈琳进宫。

陈琳   (白)     遵旨。

     (西皮快板)  刘娘娘在宫中旨意传了,

             只吓得小陈琳胆颤心摇。

             我只得进皇宫双膝跪倒,

(陈琳进宫。)

陈琳   (西皮散板)  刘娘娘在宫中驾可安好?

     (白)     奴婢陈琳见驾,娘娘千岁,千千岁。

(陈琳跪。)

刘妃   (白)     我来问你,八千岁进来的太子,他是什么人?

陈琳   (白)     乃是储王三殿下。

刘妃   (白)     好啊!她说是储王三殿下,你也说是储王三殿下,你快快把当年之事,从实地讲来。

陈琳   (白)     娘娘容禀!

     (西皮快板)  有陈琳跪皇宫一言禀告,

             尊一声刘娘娘细听根苗:

             储王公三殿下谁人不晓?

             苦苦地问奴婢所为哪条?

     (白)     奴婢别驾。

(陈琳起。)

刘妃   (白)     回来。

陈琳   (白)     奴婢回来了。

(陈琳跪。)

刘妃   (白)     你为什么去心忒急?

陈琳   (白)     恐怕万岁宣诏。

刘妃   (白)     万岁宣,有娘娘担待。

陈琳   (白)     多谢娘娘。

刘妃   (白)     我赐你金杖一根,命你拷打寇承御。

陈琳   (白)     回禀娘娘:奴婢不会用刑。

刘妃   (白)     怎么?你不会用刑?

陈琳   (白)     是!奴婢我不会用刑。

刘妃   (白)     你不会用刑,我宫中倒有人会用刑。

陈琳   (白)     请娘娘传旨。

刘妃   (白)     来呀!

(大太监允。)

刘妃   (白)     将陈琳衣帽剥了,重打一百背花。

(陈琳惊。)

陈琳   (白)     奴婢我会用刑!

刘妃   (白)     怎么?你有会用刑?

陈琳   (白)     奴婢会用刑。

刘妃   (白)     如此你与我打!

陈琳   (白)     遵旨!

     (西皮导板)  刘娘娘传下了旨意一道,

     (西皮快板)  她命我上前去拷打娇娇。

             有陈琳在皇宫衣襟脱了,

(陈琳脱袍,拿金杖。)

陈琳   (西皮摇板)  尊一声刘娘娘细听根苗!

     (白)     奴婢请罪。

刘妃   (白)     你还无有用刑,请的什么罪?

陈琳   (白)     奴婢不会用刑。恐怕惊驾。请娘娘将坐往后退上一步。

刘妃   (白)     撤坐!

(刘妃进位。)

刘妃   (白)     陈琳,你与我打!

陈琳   (白)     遵旨!

     (白)     寇承御呀!寇宫人!想当年,怎样谋害太子?你要与我从实地招来!

(陈琳摇手。)

寇珠   (白)     哎呀!

     (西皮导板)  刘娘娘在宫中五刑来拷,

(陈琳摇棍。)

寇珠   (西皮摇板)  她将我寇承御三打六招。

             耳边厢又听得陈琳来到,

     (西皮快板)  叫一声陈公公细听根苗:

             前十年保太子你……

(寇珠、陈琳对摇手,刘妃听。)

寇珠   (西皮快板)  你不知晓,

(陈琳惊。)

寇珠   (西皮摇板)  今日里纵一死也不承招。

陈琳   (白)     好呀!

     (西皮摇板)  听一言不由我哈哈地大笑,

             寇承御可算得女中英豪。

     (白)     寇承御呀!寇宫人!想当年谋害太子,这内中的情由,是有你,无有我。罢了!寇……

刘妃   (白)     唗!

(陈琳跪。)

刘妃   (白)     你敢是要教寇承御的口供?

陈琳   (白)     奴婢不敢!

刘妃   (白)     教口供要挨打!

陈琳   (白)     吓死奴婢也不敢!

刘妃   (白)     你与我打!

陈琳   (白)     遵旨!

     (西皮快板)  刘娘娘传下了旨意二道,

             叫陈琳百般地拷打娇娇。

             我只得昧良心将她来拷!

     (白)     禀娘娘,奴婢要用刑了!

刘妃   (白)     打!

(陈琳祝告天地。)

刘妃   (白)     陈琳!

陈琳   (白)     奴婢在!

刘妃   (白)     快快与我打!

陈琳   (白)     遵旨!公公记数吧!

(陈琳打寇珠。)

寇珠   (白)     喂呀!

(陈琳暗擦泪。)

寇珠   (白)     住了!

     (西皮摇板)  骂一声小陈琳把良心丧了,

             百般地拷打我所为哪条?

             前十年保太子你……

(刘妃暗听。)

寇珠   (西皮摇板)  你也知晓!

刘妃   (白)     与我绑!

(大太监绑陈琳。)

寇珠   (西皮摇板)  今日里我一死你也难逃。

刘妃   (白)     哈哈!寇承御已经将你招出,这还有什么说的吗?

陈琳   (白)     回禀娘娘的话:想那寇承御,她乃是一个女流之辈,焉能受得起这样刑法,皆因她受刑不过,才把奴婢攀扯在内!娘娘若是不信,也用五刑拷打,她也要将娘娘攀扯在内。她若不将娘娘攀扯在内,奴婢我情愿领罪!

刘妃   (白)     哦!她是女流之辈,受不起这样刑法?她受刑不过,才把你攀扯在内?如今你叫哀家用五刑拷打,她也要将哀家攀扯在内?若不将哀家攀扯在内,你情愿领罪吗?

陈琳   (白)     她若不将娘娘攀扯在内,奴婢情愿领罪!

刘妃   (白)     好!你倒会说!来呀!

大太监  (白)     奴婢在!

刘妃   (白)     看皮鞭伺候!

大太监  (白)     喳!皮鞭在此!

刘妃   (白)     寇承御,我来问你,当年谋害太子,有什么在内?你与我说!

(刘妃打寇珠。)

寇珠   (白)     有他!有他!

(寇珠指刘妃。)

寇珠   (白)     有你!

(刘妃惊。)

陈琳   (白)     娘娘,如何?娘娘,如何?

刘妃   (白)     来呀!

大太监  (白)     奴婢在!

刘妃   (白)     与陈琳松绑。

大太监  (白)     遵旨!

(大太监与陈琳松绑,刘妃进内坐。)

刘妃   (白)     陈琳!

陈琳   (白)     奴婢在!

刘妃   (白)     你还是与我打!

(陈琳拿金杖。)

陈琳   (白)     遵旨!

             哎呀,且住!想那刘妃,再三逼迫,命我拷打寇承御,我想寇承御,她乃是一个女流之辈,焉能受得起五刑拷打。倘若是将我招出,我陈琳纵然一死,命如蒿草,又恐殿下性命难保,也罢啦!我不免,灭却我的血性!暗暗的一棍,将她打死,与她一个死无对证!

             寇承御,寇宫人!今天我打你一个,一再一。

寇珠   (白)     二再二!

陈琳   (念)     忠臣不怕死,

寇珠   (念)     怕死岂谓忠。

陈琳   (白)     好呀!好一个“怕死岂谓忠”,看棍!

(陈琳打死寇珠,放金杖跪。)

陈琳   (白)     启奏娘娘:奴婢不会用刑,一棍将寇承御打死了!

刘妃   (白)     早就该死!

陈琳   (白)     求娘娘赏赐一口棺木。

刘妃   (白)     要棺木何用?

陈琳   (白)     成殓寇承御的尸首。

刘妃   (白)     我赐你两口棺匣。

(陈琳惊。)

陈琳   (白)     要两口棺匣何用?

刘妃   (白)     一口成殓寇承御的尸首,一口成殓你!

陈琳   (白)     吓死奴婢了!

刘妃   (白)     出宫去吧!

陈琳   (白)     领旨!

(陈琳出宫。)

陈琳   (白)     寇承御!寇宫人!想你今日死在金杖之下,到了阴曹,休怨我陈琳啊!正是:

     (念)     一片忠心扶社稷,陈琳宫中泪湿衣。

     (白)     咳!

(陈琳下。郭槐暗上。)

郭槐   (白)     可曾招认?

刘妃   (白)     将寇承御打死,并无口供。

郭槐   (白)     来,将尸首搭了出去。

(四大铠自两边分上,搭寇珠同下。)

刘妃   (白)     寇承御已死,你还有什么计策么?

郭槐   (白)     我还有个主意。

刘妃   (白)     什么主意?快快奏来。

郭槐   (白)     少时万岁回宫之时,娘娘启奏一本:就说寒宫,出了妖魔鬼怪,差人前去火焚冷宫。将李妃一齐烧死在内,岂不干净?

刘妃   (白)     此计甚好。少时万岁回宫,照计行事便了!

内侍   (内白)    万岁回宫。

刘妃   (白)     随哀家一同接驾。

(四太监、宋真宗同上。)

宋真宗  (西皮摇板)  内侍臣摆驾进宫院,

刘妃   (西皮摇板)  见了万岁说一番。

     (白)     妾妃参见万岁!

宋真宗  (白)     平身赐坐。

刘妃   (白)     谢坐。启奏万岁:适才郭槐来报,寒宫出了妖魔鬼怪,请万岁定夺。

宋真宗  (白)     哦?寒宫出了妖魔鬼怪?梓童何计安哉?

刘妃   (白)     就命郭槐,带领校尉,火焚冷宫,以除后患。

宋真宗  (白)     郭槐听旨:今有圣旨一道,命你带领校尉,火焚冷宫!

郭槐   (白)     遵旨!

(宋真宗、刘妃同下。)

郭槐   (念)     宫中领圣旨,火焚冷宫走一程!

(郭槐下。)

【第三十四场】

(冷宫景。秦凤上。)

秦凤   (白)     且住。今有郭槐带领校尉,火焚冷宫,不免带领娘娘逃出冷宫,再作道理。

             有请娘娘。

(李妃上。)

李妃   (白)     秦凤为何这等惊慌?

秦凤   (白)     郭槐前来,火焚冷宫。

(李妃惊。)

李妃   (白)     这便如何是好?

秦凤   (白)     娘娘随我来。

(秦凤、李妃同出宫。众校尉拿火把同上,郭槐上,推李妃、秦凤进冷宫。放火倒彩。火景之中现南海大士、善才、龙女,李妃骑鹤半空中出冷宫。尾声。)
(完)


浏览次数:35489 ┊ 字数:39033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30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