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安五路》(一名:《邓芝赴油锅》)

主要角色
诸葛亮:老生
邓芝:老生
刘禅:小生
孙权:净
张昭:外
顾雍:末
张温:小生

情节
蜀汉后主嗣位,诸葛武侯受昭烈帝托孤之重,竭其股肱智力,翼辅朝廷。盖武侯未出茅庐,已知三分鼎峙,故偏安西蜀,正天数使然耳。然“兴复汉室,讨贼伐魏”,武侯未尝一日忘怀。蜀与魏为仇敌,理也、亦势也。魏曹丕自篡汉以后,屡欲拓土开疆,冀达统一之目的。用司马懿之谋,分五路进兵,图攻西蜀。蕞尔小邦万不能敌中原劲旅;蜀之亡在旦夕,不待智者而后知也。羽檄飞驰,蜀人惊骇无地,君若臣相顾失色。武侯忽然染病并不出府视事,朝中诸臣窃窃私议,皆谓武侯辜负先帝之知遇,不救国难。后主亦怀疑莫释;命董允、杜琼至丞相府探病,被门吏阻挡,不得入内。后主闻信之下,惶急至不可名状,只得亲自前往。将进府门,不准门吏通报,屏去侍从,缓步而入。直达后园池边,见武侯袖手观鱼。伫立良久,方与武侯接洽,岂知武侯成竹在胸,早已退去四路;仅存东吴一路,兵虽未发,不可漠然置之。须得一能言舌辩者,往说东吴,俾释两国之嫌,庶几安然无事矣!个中消息,尽情披露,后主始恍然:武侯之托病,实因军事计划须严守秘密,并无他故。可见出奇制胜、转危为安,惟武侯有此经济,非他人所能逆料也。后主欣然,辞别回宫,随命邓芝为使与吴主通好。吴主欲试邓芝胆识,殿前设一油鼎,火势熊熊,以恐吓之。而邓芝殊不介意,睨傲自若,陈说利害。吴主为其所动,与之订盟,遣张温至蜀答礼。

注释
是剧悉照《三国演义》编,详细事实,当参阅之可也。

根据《戏考》第三十二册整理

录入:白头翁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39.5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太监、二内侍引刘禅同上。)

刘禅   (引子)    三分鼎足,统汉业,灭魏剿吴。

     (念)     先王晏驾白帝城,曾经托孤永安宫。众卿保孤登大宝,社稷全仗卧龙公。

     (白)     小王,刘禅在位。只因先帝在白帝城晏驾,朝中大事,托付相父诸葛丞相。自登基以来,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可恨曹丕,发动五路人马,前来犯境。诸葛丞相染病在床,不能上朝理事,是小王放心不下,也曾命董允、杜琼前去探病,未见到来。

             内侍!开放龙门。

(杜琼、董允同上。)

杜琼   (念)     忙将丞相事,

董允   (念)     启奏幼主知。

     (同白)    臣(董允)、(杜琼)见驾!幼主千岁!

刘禅   (白)     二卿平身!

杜琼、

董允   (同白)    千千岁!

刘禅   (白)     孤命二卿去至丞相府中探病,但不知相父病体如何?

杜琼   (白)     臣等奉命去至丞相府中,无奈丞相仍是托病不出。

刘禅   (白)     相父久病不出,如何是好?

杜琼   (白)     想先帝临终之时,曾将天下大事托孤于丞相执掌;今当幼主初登大宝,那曹丕发动五路大兵前来犯境,军情紧急,丞相托病不出,不知何故?以臣之见:必须吾主圣驾亲自前去问计。未知圣意如何?

刘禅   (白)     既然如此,待寡人亲自前去便了。

             内侍摆驾!

内侍   (白)     领旨!

             御林军走上!

(四大龙黄伞同上。)

刘禅   (西皮摇板)  心中只把曹丕恨,

             为何发动五路兵。

             内臣摆驾往前进,

(杜琼、董允、四太监、二内侍同下。)

刘禅   (西皮摇板)  见了相父定计行。

(刘禅下。)

【第二场】

(诸葛亮上。)

诸葛亮  (西皮原板)  这几载把我的心血消化,

             数十年哪一日断却砍杀。

             虽然是挈相柄官职高大,

             总不如卧茅庐胜似过荣华。

             闲无事到花园观鱼戏耍,

             只有那东吴的兵须要退他。

     (白)     山人,诸葛亮。只因先帝在白帝晏驾,将江山社稷托孤于山人。可恨司马懿,叫曹丕纠合五路兵马,前来犯境;山人已经安排兵马,敌挡四路;只有东吴,必须要遣一舌辩之士,前往陈说利害,打动孙权,方可成功。曹丕呀,曹丕!管叫你画虎不成反类犬也!

     (二黄慢板)  报君恩报不尽皇恩重大,

             扭人心扭不转汉室邦家。

             高祖爷创基业威名甚大,

             四百年锦江山一统中华。

             王莽贼设奸谋毒计用下,

             用药酒害平帝命染黄沙。

             光武帝起义师大动人马,

             云台观才把那莽贼来杀。

             他驾前文武臣功劳特大,

             在洛阳修宫殿重整汉家。

             传位至汉献帝七元六甲,

             曹孟德狗奸贼把君欺压。

             我主爷起义师大动人马,

             五虎将立功劳各震天涯。

             贼曹丕一旦间要夺天下,

             满朝中文武臣个个怕他。

             南郊外受禅台令人唾骂,

             普天下众黎民珠泪如麻。

             狗奸贼又发动五路兵马,

             有山人分四路前去敌他。

             只有那东吴兵不须征伐,

             还得要差一人顺说与他。

             在花园我暂且观鱼戏耍,

             灭却了小曹丕答报汉家。

(四大铠、四太监、二内侍、董允、杜琼引刘禅同上。)

刘禅   (二黄摇板)  来在了相府下车辇,

(门官暗上,跪迎。)

门官   (白)     迎接万岁!

刘禅   (二黄摇板)  再与门官把话言。

     (白)     你家丞相现在何处?

门官   (白)     丞相现在花园,待小官前去禀报。

刘禅   (白)     不消通报,待小王自己进去。你等一同退下。

(门官、四大铠、四太监、二内侍、杜琼、董允同下。刘禅转场。)

刘禅   (白)     相父安乐否?

诸葛亮  (白)     原来是幼主驾到,老臣未曾接驾,罪该万死!望祈幼主恕罪!

刘禅   (白)     相父平身。

诸葛亮  (白)     千千岁!

刘禅   (白)     赐坐。

诸葛亮  (白)     谢坐。

刘禅   (白)     小王闻听相父身体不爽,是小王放心不下,特地前来探病。

诸葛亮  (白)     老臣有何德能,敢劳幼主圣驾宠临!

刘禅   (白)     小王一来探病,二来要与相父商议军国大事。

诸葛亮  (白)     但不知所议何事?

刘禅   (白)     今有曹丕,分兵五路犯境而来,相父不肯出府视事,是小王放心不下,故而前来。

诸葛亮  (白)     曹丕五路发兵前来,老臣安敢坐视不理?臣之观鱼,正为此事踌躇也。

刘禅   (白)     但不知相父计将安在?

诸葛亮  (白)     那羌王轲比能、南蛮孟获、反将孟达、魏将曹真,此四路兵马,老臣已经调兵遣将、四路抵挡,断无不胜之理。惟有东吴孙权一路,须遣一能言之人,前去顺说于他,必成功也。

刘禅   (白)     相父神机妙算,鬼神莫测,小王愿闻其详。

诸葛亮  (白)     老臣蒙先帝特达之知,受恩深重;又将陛下托付老臣,焉敢不尽心竭力,报效皇家?那西路人马乃是西番王轲比能,今来引兵到西平关。臣知马超祖居西凉,深得羌人之心,羌人以马超为神威天将军;今命马超引兵抵挡,定能取胜。此西路兵不足虑也。那南路兵乃是蛮王孟获,兵出四郡。臣命魏延统领人马,左出右入、右出左入,以为疑兵之计;那孟获多疑见此必退。此南路兵不足虑也。那东路兵马乃是反将孟达,兵出汉中。想那孟达,与我朝李严结为生死之交;臣已命李严致书孟达,叫他推病不出以慢军心。此东路兵马又不足虑也。此北路兵马乃是曹真,兵出阳平关。此地险峻非常,又有赵云把守,更无可忧。只有东吴一路,必须遣人前去讲合,必须得一能言之士。臣看邓芝颇堪胜任。望幼主传旨,就命邓芝前往,大事定矣!

刘禅   (白)     小王因此,夙夜忧愁,今闻相父之言,如梦初醒。

诸葛亮  (白)     幼主吓!

     (西皮摇板)  陛下但把宽心放,

             些许小事臣承当。

             各路安排兵和将,

             暂饮几杯又何妨?

(诸葛亮、刘禅同下。)

【第三场】

(探子上。)

探子   (念)     打探军情事,报与大王知。

     (白)     俺,东吴探子是也。奉主之命,探听西蜀军情,就此报与吾主知道。

(探子下。)

【第四场】

(二旗牌引邓芝同上。)

邓芝   (西皮摇板)  奉命离了西川道,

             顺说孙权走一遭。

     (白)     下官,邓芝。奉了幼主之命,去到东吴顺说孙权,就此马上加鞭。

     (西皮原板)  恨曹丕设下了牢笼圈套,

             他要与我西川大动枪刀。

             发五路人和马一起征剿,

             他怎知那孔明智谋更高。

             用妙计将四路人马退了,

             说东吴差下了吾邓伯苗。

             此一番见孙权杷言相告,

             全凭着三寸舌要立功劳。

(邓芝下。)

【第五场】

(四太监、内待、张昭、顾雍、孙权同上。)

孙权   (引子)    累动刀兵,成霸业,威震江东。

     (念)     绛帻鸡人报晓筹,香烟缭绕彩云稠。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

     (白)     孤,孙权。承父兄业,坐镇江东,统领八十一州郡。只因曹丕欲伐西蜀,调集四路兵马,又命人前来,叫孤出兵接应。也曾命探子打探,未回报到来。

             内侍,闪放银安。

(探子上。)

探子   (白)     探子叩头!

孙权   (白)     命你打探军情,一一奏来!

探子   (白)     那羌王兵出西平关,见了马超,不战自退;南蛮孟获兵攻四郡,又被魏延杀退;上庸孟达,兵至半路染病而回;曹真兵出阳平关,也被赵云杀败。四路兵马均未取胜。特来禀报。

孙权   (白)     赏你银牌一面,再探再奏!

探子   (白)     得令!

(探子下。)

孙权   (白)     果然四路皆未取胜,陆伯言真神算也。

(步骘上。)

步骘   (念)     且将西蜀事,报与主公知。

     (白)     启主公:今有西蜀使臣邓芝求见主公,现在午门候旨。

孙权   (白)     邓芝前来,不知所为何事?

张昭   (白)     此事必是诸葛亮退兵之计,特命邓芝来作说客耳。

孙权   (白)     既然如此,叫孤怎样回答于他?

张昭   (白)     主公可于殿前设一油鼎,用柴烧沸;再选身长力大武士百人,各执刀枪剑戟,排列在宫门左右,用将当年郦食其顺说齐国之故事,将邓芝宣上殿来,看他是怎样对答。

孙权   (白)     此计甚妙。唤武士上殿,就设油鼎于殿下。

内侍   (白)     领旨!

             武士上殿!

(四大铠、四校尉、二军牢抬油鼎同上。)

孙权   (白)     尔等站立两厢,宣邓芝上殿!

内侍、

步骘   (同白)    西蜀使臣上殿!

邓芝   (内白)    来也!

     (内西皮导板) 顶冠束带进朝门,

(邓芝上。)

邓芝   (西皮原板)  来了西蜀一使臣。

             来在了殿角用目观定,

             这两旁站定了武士百人。

             我看他一个个威风凛凛,

             各执刀枪放光明。

             那殿前又设着一油鼎,

             我笑那孙权太藐视人。

             自古道忠臣岂能怕死,

             这些须小事怎在我心?

             大摇大摆往前进,

             我看他把我怎样行!

     (白)     邓芝参见吴侯。

孙权   (白)     胆大邓芝!见了孤家只行常礼,昂然不跪,该当何罪?

邓芝   (白)     有道是:上国使臣不拜小国之主。

孙权   (白)     你今到此,将欲凭三寸之舌,效郦生说齐之故事,孤家岂能容你张狂!

             金瓜武士,将他掷入油鼎!

邓芝   (白)     人言东吴多贤,吴侯乃英明之主;不料今日竟惧怕我一介儒生。真令人好笑吓,好笑!

     (笑)     哈哈哈哈哈……

孙权   (白)     你不过是一匹夫耳,孤家岂能惧你?你此番前来,无非是为诸葛亮作说客,顺说孤家绝魏向蜀,是与不是?

邓芝   (白)     你道你不惧我邓伯苗。我今前来,虽是作说客,却非为我西蜀,特为陈说你东吴的利害而来。不料你,设兵陈鼎拒一使臣,何度量之小、不能容物也!

     (西皮摇板)  人言吴侯是英豪,

             今日看来也不高。

             设兵陈鼎丹墀道,

             活活笑煞我邓伯苗。

孙权   (白)     两旁武士退下。

内侍   (白)     武士退下!

(四大铠、四校尉同下。)

孙权   (白)     你方才言道:特为陈说东吴利害而来。你且讲来!

邓芝   (白)     听道:想汉室,自高祖创世以来四百余载,传至献帝,谗臣当道、奸贼专权。那曹操是何等人物?如今这曹丕又是何等人物?曹操专权乱政、残害忠良,上欺天子、下压诸侯,逼死董贵妃、绞杀伏皇后,带剑入宫,目无君上!其子曹丕,心怀篡逆,南郊以外,设下“受禅台”,篡夺汉室天下;可谓是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今日大王,与魏讲和,北面称臣,恐东吴这八十一州郡锦绣山河,必将尽付东流矣!

     (西皮摇板)  曹丕本是篡位君,

             乱臣贼子落骂名。

             大王委贽去朝觐,

             江南土地化灰尘。

             迈步撩衣赴油鼎,

             情愿大王烹小臣。

(张昭、顾雍同拦阻。)

孙权   (西皮摇板)  听一言来心内惊,

             倒叫孤家无话论。

     (白)     先生不必如此,一旁请坐。

邓芝   (白)     谢坐。

孙权   (白)     听先生之言,孤家顿开茅塞。愿先生明以教我。

邓芝   (白)     想大王乃当世之英豪,诸葛亮亦一时之俊杰。东吴有三江之固,西蜀有山川之险;若二国连合,共为唇齿,进可以兼吞天下,退可以鼎足而立。不知大王意下如何?

孙权   (白)     孤久已有意与你主连合、重修旧好,又恐你主年幼,有始无终,反令天下人耻笑!今闻先生之言,就烦先生代达孤意。

邓芝   (白)     只因先帝在日与大王不睦,今已晏驾。当今吾主深慕大王,欲捐旧忿、永结盟好,大王何必多疑!

孙权   (白)     孤意已定。请先生暂住驿馆,明日孤当派一使臣,随同先生共入西川,答礼通好!

邓芝   (白)     谢大王!

     (西皮摇板)  邓芝不曾辱君命,

             打动吴主一片心。

             撩袍端带下龙庭,

             哪怕曹丕把兵临。

(邓芝下。)

孙权   (白)     想那西蜀乃一偏僻之地,竟有贤臣来说我东吴;我东吴掌江南八十一州,又有荆楚之地,竟无一人去至西川以答孤意!

张昭   (白)     我国中郎将张温,学问渊深、颇有口才,主公若要与西蜀通好,必非此人不可!

孙权   (白)     来,宣张温上殿。

内侍   (白)     张温上殿!

(张温上。)

张温   (念)     忽听一声宣,迈步上银安。

     (白)     参见主公!

孙权   (白)     卿家少礼!

张温   (白)     宣臣上殿,有何国事议论?

孙权   (白)     今有西川邓芝,奉使来到东吴,说孤重修旧好;孤欲命卿前至西川答礼。

张温   (白)     领旨!

     (念)     殿下领圣命,西蜀去通盟!

(张温下。)

孙权   (白)     张温此去,必然成功。

             内侍,退班!

(孙权下,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6171 ┊ 字数:5325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30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