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瑶池会》(一名:《偷桃赴宴》)

主要角色
东方朔:丑
康宁:外
夫人:旦

情节
东方朔偷桃一事,枥老曾见诸图画,得诸传闻,奈学识浅陋,不知出于何典。无从考证,大约齐东野语,姑妄言之,姑妄听之可也。依剧本所述,东方朔佐列仙班,因穷犹昔,遭绝粮之厄,以致破甑生尘,辘辘饥肠,三回九折,其妻与之勃谿,东方朔穷于应付,欲向汉朝诸同寅处借贷,又觉赧颜,因思乞怜与人,本妇女之常态,不足介意,遂命其妻一行,代为情商,自己却放开眼孔,旷观东西南北,希冀傥来之机会。其时西方王母,正值蟠桃大熟,集会于瑶池,以享大罗仙众,惟尚未举行。东方朔随即云游西方,巧语花言,遣开管园之康宁,偷吃蟠桃一颗,为监守神所觉察,缚献王母前。东方朔逞其滑稽之故态,参以诙谐之雄谈,侃侃申辩。王母非但不加罪责,回赐宴以荣宠之。东方朔欣喜过望,既醉既饱,辞王母而归。

注释
按东方朔之滑稽,除战国时淳于髡外,无出其右。其名诚震古烁今矣。剧本中叙述事实,适合东方朔之态度,所谓得神似者是也。一切白口,亦滑稽,亦诙谐,而亦奇特,殊堪发噱,且寓箴贬社会之意,洵佳剧本也。观剧诸君,应以枥老之言为然。

根据《戏考》第三十一册整理

录入:小豆子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2.5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云童、四仙女、神荼、郁垒、西王母同上。)

西王母  (点绛唇牌)  开辟西方,长乐未央,瑶台上,笑指春光,正碧桃花放。

     (念)     管领西方别有天,金城玉阙自年年。人间何必夸灵异,福寿双修即是仙。

     (白)     吾乃西王母是也。雄长西方,历经岁月,只因富强益世,人人指为仙界。今当三月三日,蟠桃正熟,是吾寿诞之期,众仙子自必前来祝寿称觞。看景星灿烂,庆云缭绕,好不快乐人也!

     (西皮原板)  西王母高坐在瑶台之上,

             有仙童和玉女站立两厢。

             我本是修炼在昆仑山上,

             也不知经过了多少沧桑。

             到如今蟠桃熟正堪供养,

             众仙到开盛会共饮琼浆。

(康宁上。)

康宁   (念)     忙将园中事,报于圣母知。

     (白)     圣母在上,康宁稽首。

西王母  (白)     罢了,到此作甚?

康宁   (白)     园中蟠桃正熟,特来禀报。

西王母  (白)     念你看守蟠桃有功,赏你美酒一瓯,下面去饮。

康宁   (白)     圣寿无疆!

(康宁下。)

西王母  (白)     神荼、郁垒!

神荼、

郁垒   (同白)    在。

西王母  (白)     蟠桃已熟,命尔等在桃园左右,暗中巡查,不得有误。

神荼、

郁垒   (同白)    领法旨。

(神荼、郁垒同下。)

西王母  (白)     侍徒们,

(四云童、四仙女同允。)

西王母  (白)     少时众仙到此,速报我知。吩咐退班。


(众人同下。)

【第二场】

(东方朔上。)

东方朔  (西皮原板)  东方朔可算得盖世英奇,

             怎奈我在汉朝运不遇时。

             虽为官只有那一袋俸米,

             只落得对苍天终日叹息。

     (白)     我,东方朔的便是。汉皇驾前为臣,官拜中郎之职。可叹汉家国势日危,银钱皆被西域各国刮削待尽,只落得民穷财尽,十室九空,就论我东方朔,当了一个穷官,每月只有俸米一口袋,大钱二百四十文,一身一口,尚难支持,还要养活一个老婆。差不多是天天挨饿。看将起来,只有束手待毙而已!

     (西皮原板)  可叹我东方朔身长九尺,

             虽为官倒落得无食无衣。

             似这等苦光阴束手待毙,

             好叫我终日里甚是惨凄。

(夫人上。)

夫人   (西皮摇板)  说什么与神仙结为伉俪,

             终日里无柴米好不惨凄。

             将身儿来至在这书房里,

             我定要与夫君辨别是非。

东方朔  (白)     细君来了。请坐。

夫人   (白)     我说先生,你看天也不早啦,咱们是一粒米也扉有,一根柴也没有。你是个当家的人,应该想个法子,我不能跟着你挨饿。

东方朔  (白)     我也不愿你挨饿,只是我实在没有法子想。

夫人   (白)     人家都说你是岁星一转,你既是天上的星宿下凡,难道说连饭都混不上吃吗?

东方朔  (白)     你是不知道,现在改了阳历,我这岁星,也背了时,倒了运啦!我但凡能有法子想,我情愿天天给你酒肉吃。

夫人   (白)     你别说啦,自从我嫁了你,只吃过一回肉,还说是皇上赏给你的。

东方朔  (白)     不错,那一天我也饿昏啦,我心里惦记着你,没有等放肉的大臣下来,我就偷着割了一块,跑回来给你吃。幸亏这件事,我回答的好,皇上没有深究,要不仗着我的口齿伶俐,可就送了命,你可也就早做了寡妇啦!

夫人   (白)     你也不要胡拉混扯,到底是有米没有米?

东方朔  (白)     没有米便怎么样呢?

夫人   (白)     你没有米,咱们今天就是煤黑子散帖子——就同你散摊。

东方朔  (白)     你先别急,等我想个法子。

夫人   (白)     不怕你不养活我。

东方朔  (白)     闻听汲长孺,今天放粮,赈济难民,你到他那里借粮,他准能答应你。

夫人   (白)     有了米,没有柴烧,也是不成。

东方朔  (白)     朱买臣那里有现成的柴,你去向他借一捆来就完了。

夫人   (白)     既然如此,可是有一样,我去借了柴米来,可是只管养活我,不管养活你。

东方朔  (白)     那个自然。男子汉大丈夫,要靠着媳妇养活,那还是什么人!你去干你的吧!

夫人   (白)     我就去了。

     (西皮摇板)  人生最苦是啼饥,

             只得嫁鸡便随鸡。

             无奈何出门借柴米,

             这夫妻还是好夫妻。

(夫人下。)

东方朔  (白)     她是走啦,我的肚子饿得难过,如何是好?有啦,待我放开慧眼,望他一望。

(东方朔四面看。)

东方朔  (白)     唉呀,看各省里面,黑暗暗,烟雾蔽天,不是荒年,便是打仗,这可上哪儿去好呢?待我再来瞧瞧外方吧!

             看这东方,那些矮子,全是吃的肥肥胖胖的,带我到东去走走。

             哎呀不好,常言道得好:矮子肚里有三把刀。我一定是斗不过他们,还是不去的好。

(东方朔转身望。)

东方朔  (白)     哈哈,看西方碧云千里,红光万道,有蟠桃大树,直上青天。我不免到唐蒙那里,讨上一张护照,再到张骞那里,借上一支飞艇,去到那里,饱吃他一顿,岂不是好!正是:

     (念)     若要肚皮饱,西方去偷桃。

(东方朔下。)

【第三场】

(龙形、虎形、麟形、龟形、织女、嫦娥、云华夫人、太真夫人同上。)

织女   (白)     吾乃天河织女是也。

嫦娥   (白)     吾乃月殿嫦娥是也。

云华夫人 (白)     吾乃云华夫人是也。

太真夫人 (白)     吾乃太真夫人是也。

织女   (白)     众位仙姑请了。

嫦娥、
云华夫人、

太真夫人 (同白)    请了。

织女   (白)     今当王母寿诞之期,吾等各备寿礼,前去上寿。

嫦娥、
云华夫人、

太真夫人 (同白)    请,一同前往。

(清江引牌。众人同下。)

【第四场】

(康宁上。)

康宁   (念)     奉命看守蟠桃,每日快乐逍遥。

     (白)     吾乃康宁是也。奉了王母之命,看守蟠桃。今当蟠桃已熟,王母见喜,赐吾美酒,不觉吃得大醉。看此地乃是天国所在,漫说无人到此,就是猿猴飞鸟,谅也不敢前来。身体困倦,不免打睡一回。呵呵呵。

(康宁睡。东方朔上,四望。)

东方朔  (白)     来此已是。看园门无人看守,待我溜了进去。

             看桃树茂盛,也不知哪一棵的果子好吃,待我看来。

             那旁桃树之下,有一人在此打睡,倘若惊醒了他,声张起来,反为不美。不免将他唤醒,将他支开,然后下手。

(东方朔打康宁。)

康宁   (白)     你是何人?

东方朔  (白)     我是活人。

康宁   (白)     哪一个不是活人?

东方朔  (白)     你听错了,我说我是华人。

康宁   (白)     园门以外,现有牌示:“不许华人入内”。你与我快快出去!

东方朔  (白)     你不要瞧不起华人,想当初周穆王天子,驾坐马车周游天下的时节,你们西王母得了信,立刻出院相迎,并且在瑶台之上,以大餐相待,恭维的了不得。那时候,就是我的翻译官。

康宁   (白)     你既然做过翻译官,也应该有个名姓。

东方朔  (白)     我从东方来,就姓东方;今天是初一日朔日,我名字就叫朔。

康宁   (白)     你叫东方朔么?

东方朔  (白)     正是。你们这里的人,知道我的不少,我还认识你们这有个寿星。

康宁   (白)     那寿星不是外人,就是我的大哥。

东方朔  (白)     原来你是寿星的令弟?失敬失敬。不知道你们昆仲几位?

康宁   (白)     我们弟兄五人。一曰寿,二曰富,三曰康宁,就是我,四曰攸好德。如今只剩四个了。

东方朔  (白)     第五个呢?

康宁   (白)     五曰考终命,他亡故了。

东方朔  (白)     令兄寿星,近来可好?

康宁   (白)     他开了一个人寿保险公司,全是我二哥的资本,倒也发财得很,唯有我庸碌无能,在此看守桃园。

东方朔  (白)     你们这里桃子,结得倒甚好。

康宁   (白)     可惜你没有福气,不能吃上一个。

东方朔  (白)     这吃桃子,还讲有福气吗?

康宁   (白)     你这人也不思思想想,你们那里,连个桃园都没有,哪里配吃这里的桃子!

东方朔  (白)     这个人敢是个傻小子,待我把他支开。

             康宁哥哥,这桃子我倒不想吃,我走的口渴了,向你讨一杯茶吃吧。

康宁   (白)     你要吃茶?我们这里没有。

东方朔  (白)     怎么你们这里连茶都没有?

康宁   (白)     这其中有一个缘故。

东方朔  (白)     有什么缘故,倒要领教。

康宁   (白)     从前你们那里来的茶,成色倒好,我们倒也很欢喜吃。到后来你们那里商人,利心太重,将次等的货色,混充上等,所以我们就不敢请教了。你既然口渴,我们这里倒有美酒,与你解渴,你看如何?

东方朔  (白)     有酒,好极啦!我倒要扰你一杯。

康宁   (白)     你且候着,待我取来。

(康宁下。)

东方朔  (白)     看他已去,待我动起手来。

             哈哈,看这一个桃,只有半个。阿唷是了,这是弥子瑕吃剩下的,要给卫灵公吃的,我不要它。

             这有两个桃子,长在一处,倒也奇怪。阿唷事了,这是齐国晏平仲,借他杀三士的,我也不要。

             看这一个桃儿,长得鲜红可爱,待我摘下来尝尝。

(东方朔吃。)

东方朔  (白)     味儿甚好!待我再取一个。

(神荼、郁垒同上。)
神荼、

郁垒   (同白)    大胆毛贼!敢在此偷吃仙桃!你往哪里走!

(神荼、郁垒锁东方朔同下。)

【第五场】

西王母  (内白)    摆驾!

(四云童、二仙童、二玉女引西王母同上。)

西王母  (西皮原板)  每日里在昆仑保和养性,

             与天公同尊贵圣号九灵。

             瑶池上五彩云片片遮定,

             玄圃中蟠桃熟便是良辰。

             侍从们摆圣驾瑶台来进,

     (西皮摇板)  等候了众仙子共乐长春。

(神荼上。)

神荼   (白)     吾等拿住一偷桃的贼人。

西王母  (白)     竟有这等之事!与我押上来!

神荼   (白)     领旨。

             圣母有旨:将偷桃贼人押上来!

郁垒   (内白)    领法旨!

(郁垒押东方朔同上。)

东方朔  (念)     身在矮檐下,怎敢不低头。

     (白)     圣母在上,外臣东方朔有礼啦!

西王母  (白)     胆大贼人,竟敢私入御园,偷我的仙桃。

             侍从们,扯下去重责二十仙杖!

东方朔  (白)     且慢,我有辩。

西王母  (白)     叫他辩来。

东方朔  (白)     自从你们西域与我们汉朝通商,拿了几颗葡萄、几匹战马,就骗了我们许多的银钱。到后来,你们的手段越来越高,拿了我国中的生货,你们制造成熟货,仍旧拿到我们国中来卖。数十年来也不知道赚了我们多少金银!看将起来,岂不是操戈矛的强盗吗!我今日打从此地经过,走的口渴,才吃了你们一个桃子,你们就要当贼来办我,未免肚量也就太小啦吧!

西王母  (白)     东方朔,你可知道此桃的来历么?

东方朔  (白)     我们不知道,倒要你说给我来听听。

西王母  (白)     你且听了!

     (西皮二六板) 瑶池上我且把话来论,

             叫一声东方朔细听分明:

             这蟠桃三千年花开似锦,

             三千年花儿落叶子才青。

             到万年这果儿才能结稳,

             那一个定能够不老长生。

             这蟠桃本是我仙家珍品,

             岂容你来偷盗任意胡行!

东方朔  (白)     听你之言,全是扯谎!我是一概的不信!

西王母  (白)     怎见得?

东方朔  (白)     你说吃了这桃,就能长生不老,反老为童。为什么寿星的头发永远是白的?你为什么这样的老,不像那十七八的姑娘一样呢?不用说,我也明白啦!总而言之,只要是你们的出产,样样都是宝贝,不许外人染指。今天这桃,我是已经吃啦,吐也吐不出来啦,你要不答应,你就寻我们汉武帝去办交涉去吧!

西王母  (白)     想那汉皇,姓刘名彻,你为何称他为汉武帝呢?

东方朔  (白)     我是未卜先知,反正早晚,他总是要称为汉武帝的。你不信,你去看看纲鉴,你就知道啦!

西王母  (白)     听你之言,倒有些来历。语言爽快,心底聪明。恕你无罪。

             左右,与东方朔松绑。

神荼、

郁垒   (同白)    领法旨。

(神荼、郁垒同给东方朔松绑。)

东方朔  (白)     多谢圣母!

西王母  (白)     看你面黄肌瘦,颇有菜色,莫非你饥饿么?

东方朔  (白)     我是一点也不饿。

(东方朔背供。)

东方朔  (白)     谁饿谁知道,反正不能说出来。

西王母  (白)     东方朔,今日乃是蟠桃大会之期,少时众仙子前来赴会,命你陪宴,你意如何?

东方朔  (白)     遵命。

(东方朔背供。)

东方朔  (白)     正中下怀。

织女   (内白)    众仙姑到。

众云童  (同白)    众仙姑到。

西王母  (白)     有请。

众云童  (同白)    有请。

(吹打。织女、嫦娥、云华夫人、太真夫人引龙形、虎形、麟形、龟形同上。)
织女、
嫦娥、
云华夫人、

太真夫人 (同白)    圣母,今乃寿诞之期,我等前来祝寿。

西王母  (白)     众位仙姑少礼。

织女、
嫦娥、
云华夫人、

太真夫人 (同白)    圣寿无疆!

(龙形、虎形、麟形、龟形暗同下。)

西王母  (白)     东方朔,向前见过众仙姑!

东方朔  (白)     领法旨!

             众位仙姑,我东方朔这里有礼了。

(东方朔鞠躬。)

东方朔  (白)     好在都是熟人。这位织女,是我的旧同事。

西王母  (白)     侍从们,看宴伺候。

(吹打。织女、嫦娥同坐一席,云华夫人、太真夫人同坐一席,东方朔坐一席。)

西王母  (白)     今当蟠桃正熟,大家畅饮一回。

(画眉序牌。众人同饮。)
织女、
嫦娥、
云华夫人、

太真夫人 (同白)    今当圣母寿诞之期,吾等无以为敬,愿献霓裳羽衣之舞,合演一回,为圣母祝寿!

西王母  (白)     正合吾意。

东方朔  (白)     哈哈,要看跳舞会啦!

(织女、嫦娥、云华夫人、太真夫人同舞。)
织女、
嫦娥、
云华夫人、

太真夫人 (同新水令)  卷天风,环佩响风璈,

             半空中,群仙齐到。

             弓鞋随地跳,

             裙带逐风飘。

             看阆苑仙桃,

             不觉得春色二分老。

     (同折桂令)  玉楼中,蟾影偏高,

             一个个,联袂寒裙,演习良宵。

             花约云翘,

             露湿冰绡。

             愿寿母朱颜长少,

             愿东皇朱鸟长邀。

             蝶也多娇,

             燕也多劳。

             似这等翠绕珠圆,

             尽着俺月夕花朝。

西王母  (白)     听仙曲声音嘹亮,玉韵珠圆。看群仙翩若飞燕,婉若游龙,真乃是妙舞清歌也!

织女、
嫦娥、
云华夫人、

太真夫人 (同白)    圣母过奖了。吓,想当年虞庭延奏乐,百兽率舞。吾等带来龙虎龟麟,叫它们舞蹈一回,以助雅兴。

西王母  (白)     好,叫它们舞蹈上来。

织女、
嫦娥、
云华夫人、

太真夫人 (同白)    尊法旨。

             四灵走上!

(龙形、虎形、麟形、龟形同上。)

东方朔  (白)     还要唱马戏吗?这更得要瞧了。

(龙形、虎形、麟形、龟形同舞。大吹打。)

西王母  (白)     妙吓!

     (尾声)    似这等波谲云诡,电走雷奔,风驰雾卷,

             锦成团,如云霞,飞落青天。

     (白)     余兴未尽,请众仙到阆苑游览一番。

织女、
嫦娥、
云华夫人、

太真夫人 (同白)    吾等遵命。

东方朔  (白)     多承款待,我要告辞啦!

西王母  (白)     你为何去心太急?

东方朔  (白)     不瞒你说,我要到钟离权那里去借他点石成金的手指头用用。

西王母  (白)     要它何用?

东方朔  (白)     为的是预备改金本位,好救救大家的穷。

西王母  (白)     既然如此,不便强留。就命四灵代送。摆驾阆苑去者。

(西王母、四云童、二仙童、二玉女、织女、嫦娥、云华夫人、太真夫人同下。)

东方朔  (白)     他们都走啦。方才那个婆婆说,叫人送我,怎么一个人也没有吓?

(龙形、虎形、麟形、龟形同舞。)

东方朔  (白)     呵,你们这几个畜牲,在此张牙舞爪,莫非就是派你们当招待员吗?

(龙形、虎形、麟形、龟形同跳。)

东方朔  (白)     这倒有个玩意儿,待我来耍戏耍戏它们。

             方才你们打群架,打得好热闹吓!

(龙形、虎形、麟形、龟形同摇头。)

东方朔  (白)     看它们摇头,自然说不好吓。

(龙形、虎形、麟形、龟形同点头。)

东方朔  (白)     咦,它们倒懂得谦虚。

             我说你们可会说人话呀?

(龙形、虎形、麟形、龟形同背面不理。)

东方朔  (白)     嘿,你们怎么不言语呀?我倒明白啦,后台有两句俗语,叫作:“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上台说人话”。大概说的就是你们这一群畜类吧!

龙形、
虎形、
麟形、

龟形   (同白)    我打你!

(东方朔下。龙形、虎形、麟形、龟形同追下。)
(完)


浏览次数:18067 ┊ 字数:6694 ┊ 最后更新:2004年12月26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