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桂阳城》(一名:《拳打赵范》)

主要角色
赵云:武生
赵范:老生
樊氏:贴旦
陈应:副净
鲍龙:副净

情节
三国时,刘备既得荆州,属下郡县,尚未安辑。桂阳太守赵范,负隅不服。命赵云率兵征讨。既至桂阳,赵范遣牙将陈应、鲍龙抵御之。一战而二人成擒,赵云纵之使归。赵范知赵云智勇兼备,万不可以力敌,亲赍印绶册籍,至营门请降。赵云待以上宾之礼。谈及世系,均属同姓同乡,言语投机,仿桃园故事,遂结义焉。翌日,赵云入城安民,赵范设宴款待。酒半酣,忽见一美妇人姗姗而来,捧觞为寿。赵云惊问何人,赵范答称家嫂樊氏,赵云避席礼敬之。樊氏辞入后堂。赵云曰:“既系知交,何必如此繁文,有渎尊嫂。”赵范曰:“嫂已寡居,劝其再醮,所约条件甚苛。惟吾兄当合嫂氏之心理,故唤之使出,亲睹风采。”赵云闻言大怒,谓“吾与汝订盟为兄弟,汝嫂即吾嫂,何作此悖理之行为。”席间大起冲突,将赵范一拳击倒,匆匆上马出城。史称赵云有古大臣之风度,不得以武夫目之,诚非虚言也。赵范于是重修战备,屡屡败奔,桂阳不守,而赵范仍为俘虏。

注释
此剧与《三国演义》所载,并无歧异,中间稍有点缀,亦颇得体。至于事实之结果,当参阅《三国演义》,便知详细,述考者不必多赘。

根据《戏考》第三十一册整理

录入:慈云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64.8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赵范上。)

赵范   (引子)    忠心扶汉室,奉命统貔貅。

     (念)     统领雄兵有数年,干戈累动不安然,胸藏一片忠心胆,保定汉室锦江山。

     (白)     本帅,赵范。汉室驾前为臣,官拜桂阳太守,统领雄兵,镇守桂阳一带等处。这且不言。只因吾家兄长赵维,中年丧命。嫂嫂樊氏,正在青春,既无子女,又无亲故,纵然守节,终无结果。吾每每劝她另行改嫁,她言道必须三年孝满,以表夫妻之情,然后再议。光阴迅速,今已三载,昨日已经孝满除服。不免吾去至后堂,同她商议。但不知她要嫁那何等人家,待吾前去探听一番便了。

     (西皮原板)  有赵范在二堂自思自想,

             思想起吾兄长好不惨伤。

             遭不幸身得病一旦命丧,

             留下了樊氏嫂独守空房。

             此一番见了她把好言奉上,

             我劝她择良匹另嫁夫郎。

             吾心中言和语安排停当,

             到后堂见嫂嫂细说端详。

(赵范下。)

【第二场】

(樊氏穿素服艳妆上。)

樊氏   (西皮慢板)  梳洗罢出罗帷心中烦闷,

             涂脂粉穿缟素双泪淋淋。

             叹奴家命运薄儿夫丧命,

             似一对好鸳鸯无故离分。

             如今奴好似菱花破镜,

             奴好似空中雁分散失群。

             左思量右辗转凄凉难忍,

             叹人生如朝露能活几春?

(赵范上。)

赵范   (念)     要知心腹事,须听口中言。

樊氏   (白)     叔叔来了?

赵范   (白)     参见嫂嫂。

樊氏   (白)     叔叔请坐。

赵范   (白)     有座。

樊氏   (白)     吓,叔叔,不在校场操演人马,来到后堂作甚?

赵范   (白)     小弟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樊氏   (白)     叔叔有何金言,当面请讲何妨。

赵范   (白)     想吾兄长,不幸身染重病,中年夭亡。丢下嫂嫂,正在青春年少之时,天姿国色,才貌双全。膝下既无子女可抚,又无亲故可依,若居孀苦守,岂不耽误了芳年?以小弟之见,兄长现已去世三载,嫂嫂业已满孝除服,到不如选择一门当户对之人,另行改嫁。夫唱妇随,同偕到老,岂不是一桩好事?

樊氏   (白)     妾身亦为此事常常思虑,自叹命薄。丈夫中年殂丧,留下妾身,今年二十四岁,既无子女,又少兄弟,可算得是伶仃孤苦,无靠无依。况且叔叔身为武将,不是东征便是西战,留下妾身一人诸多不便,倒是另行改嫁的为是。既然如此,要妾改嫁却也不难,只是要依从我三件大事。

赵范   (白)     但不知是哪三件?

樊氏   (白)     这头一件:吾家丈夫姓赵,还须寻一姓赵之人。

赵范   (白)     还要与吾同姓同宗之人。这却不难。请问这第二件?

樊氏   (白)     第二件:务要其人堂堂仪表,相貌出众。

赵范   (白)     是吓。看嫂嫂容颜美丽,才貌无双,定要择一美貌的男子方能匹配。请问这第三件?

樊氏   (白)     第三件:定要其人文武双全、名闻天下者,方能与他匹配。若三件中缺少其一,妾宁守不嫁。

赵范   (白)     这一件倒不容易。

樊氏   (白)     此事还仗叔叔留心在意。

赵范   (白)     小弟遵命。嫂嫂请便。

樊氏   (白)     正是:

     (念)     姻缘虽是苍天定,须要桩桩称我心。

(樊氏下。)

赵范   (白)     时才听嫂嫂之言,这三件事,却非容易。只恐天下无此凑巧之人耳。

     (西皮摇板)  听一言反叫吾心中烦躁,

             她言这三件事甚为蹊跷。

             似这等婚姻事吾何方去找?

             看起来到不如一笔勾销!

(赵范下。)

【第三场】

(四龙套、四上手、二牙将、赵云同上。)

赵云   (点绛唇牌)  杀气冲霄,旌旗飘绕,传令号,地动山摇,马到立功劳。

     (念)     威风凛凛胆气豪,胸藏韬略志冲霄,长坂坡前救幼主,单枪匹马保汉朝。

     (白)     某,姓赵名云字子龙,常山真定人氏。奉了军师将令,带领三千人马,功取桂阳。今当黄道吉日,正好出兵。

             唗!众将官!

(四龙套、四上手、二牙将同允。)

赵云   (白)     兵发桂阳!

(唢呐吹五马江儿水牌。四龙套、四上手、二牙将、赵云同大转场,同下。)

【第四场】

(陈应、鲍龙双上,同起霸。)

陈应   (念)     将相本无种。

鲍龙   (念)     男儿当自强。

陈应   (白)     请了。

鲍龙   (白)     请了。

陈应   (白)     今日元帅升帐,你我两厢伺候。

鲍龙   (白)     请。

(陈应、鲍龙双下。四龙套、四下手、四家将同上。赵范上。)

赵范   (念)     辕门旌旗起,耳听好消息。

(陈应、鲍龙同上。)
陈应、

鲍龙   (同白)    参见元帅!

赵范   (白)     站立两厢。

(陈应、鲍龙同允。)

赵范   (念)     两国纷纷起战征,一来一往大交兵,咚咚战鼓如雷震,号令一出鬼神惊。

     (白)     本帅赵范,镇守桂阳一带等处。看帅字旗无风自动,其中定有军情。

             左右,伺候了!

(探子上。)

探子   (白)     启元帅:今有赵云带领人马,攻取桂阳。

赵范   (白)     再探!

探子   (白)     吓!

(探子下。)

赵范   (白)     呵哈哈呀。时才探马报到,赵云带领人马,攻打桂阳。闻听人言:赵云有万夫不当之勇,今日到来,桂阳休矣。倒不如开城投降,以免生灵涂炭然,倒是正理。

陈应、

鲍龙   (同白)    都督,你为何长他人的志气,灭俺自己的威风?想那赵云,不过也是一个人,并非天神下界,能有多大本领?若得一枝将令,定要生擒赵云、捉拿刘备进帐!

赵范   (白)     二位将军休要卤莽。想那刘玄德乃大汉皇叔,以仁义兴师,百姓归服,甚得民望。又有诸葛孔明,神机妙算,足智多谋。那关、张二将,骁勇无敌,俱有万夫不当之勇。就是这赵云,前在长坂坡前单身救主,在百万军中如入无人之境。我桂阳城池甚小,又无有精兵勇将,前去抵敌,倘若怒恼于他,那时悔之晚矣。

陈应、

鲍龙   (同白)    都督:暂且赐俺一标人马,出城与赵云交战。倘若不胜,那时再去投降,也还不迟。

赵范   (白)     如此二位将军听令:命你等带领三千人马,大战赵云,不得有误!吩咐掩门。

(四龙套、四下手引陈应、鲍龙同下。赵范随下。)

【第五场】

(四龙套、四上手引赵云同上。陈应、鲍龙、四龙套、四下手同上,同对阵。)
陈应、

鲍龙   (同白)    来者敢么是赵云?

赵云   (白)     然也。来将通名受死!

陈应   (白)     吾,赵都督帐下领军校尉左先锋陈应。

鲍龙   (白)     吾乃颌军右先锋鲍龙是也。

赵云   (白)     无名小辈,放马过来。

(四龙套、四上手、四龙套、四下手同钻烟筒,同下。陈应、鲍龙、赵云同起打两过合,陈应、鲍龙同被擒。赵云、四龙套、四上手捆陈应、鲍龙同下,同上。)

赵云   (白)     陈应、鲍龙两个狗头,尔等小小鼠辈,焉敢与吾交战。今日被擒,某不杀害尔等,你快快回去,叫赵范速速前来投降,免得扰害城中的百姓。饶尔不死,去罢!

陈应、

鲍龙   (同白)    多谢将军!

陈应   (念)     帐中得活命。

鲍龙   (念)     死里又逃生。

(陈应、鲍龙同下。)

赵云   (白)     看他二人前去,赵范定必归降。掩门。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四龙套、赵范同上。)

赵范   (念)     辕门战鼓响,儿郎报端详。

(陈应、鲍龙同上。)

陈应   (念)     且将投降事,

鲍龙   (念)     报于都督知。

     (白)     参见都督!

赵范   (白)     罢了。你二人被赵云擒去,是怎得逃出了虎口?

陈应、

鲍龙   (同白)    那赵云将我二人擒去,并未杀害,放我等回来,要叫都督,速速投降。

赵范   (白)     我本要降,是你二人自逞刚强要与他交战,果然大败被擒,可谓自寻苦恼。此时用尔不着,出帐去罢。

陈应   (念)     用手举尽西江水,

鲍龙   (念)     难洗今朝满脸羞。

(陈应、鲍龙同下。)

赵范   (白)     来!

(二旗牌同上。)

二旗牌  (同白)    有。

赵范   (白)     捧定兵符印信,出城投降去者。

     (西皮摇板)  可恨陈、鲍二员将,

             口出狂言自逞强。

             被擒险些把命丧,

             仍就还须把他降。

(众人同下。)

【第七场】

(四龙套、赵云同上。)

赵云   (西皮摇板)  生擒鲍龙和陈应,

             放他生还桂阳城。

             他与赵范去送信,

             必定投降到我营。

(二旗牌引赵范同上。)

赵范   (西皮摇板)  捧定兵符和印信,

             特地投降到营门。

     (白)     来此已是,待吾向前。

             吓,门上哪位在?

龙套甲  (白)     什么人?

赵范   (白)     烦劳通秉:就说赵范前来投降。

龙套甲  (白)     候着。

             启禀将军:赵范前来投降。

赵云   (白)     有请。

龙套甲  (白)     有请。

赵范   (白)     将军在哪里?

赵云   (白)     原来是太守。请坐。

赵范   (白)     下官桂阳太守赵范,特将桂阳兵符印信献上,率领全部兵马前来投降,望祈将军恕罪。

赵云   (白)     太守,弃暗投明,可喜可贺。备得有酒,与太守同饮。

赵范   (白)     来此就要叨扰。

赵云   (白)     来,将宴排下。

(四龙套同允。赵范、赵云对坐。牌子。)

赵云   (白)     请!

赵范   (白)     请!

赵云   (白)     太守姓赵,某亦姓赵,五百年前当是一家,今日在此相逢畅饮,可谓是三生有幸也。

(牌子。)

赵范   (白)     范有一言,不敢启齿。

赵云   (白)     你我同宗兄弟,有何金言,当面请讲。

赵范   (白)     范祖籍真定,将军也是真定人,你我不但同姓,并且同乡。范意欲高攀,与将军愿结为金兰之好,未知将军意下如何?

赵云   (白)     既承不弃,诚为万幸,但不知贵庚几何?

赵范   (白)     范今年三十二岁。

赵云   (白)     云今年三十有四。如此,吾到齿长了。

             来,香案伺候。

(吹打。赵云、赵范同拜。)

赵范   (白)     仁兄。

赵云   (白)     贤弟。

赵范   (白)     吓!

赵云、

赵范   (同笑)    吓哈哈哈哈!

赵云   (白)     贤弟,再饮几杯。

赵范   (白)     酒已够了。但不知仁兄人马何日入城?

赵云   (白)     愚兄人马暂住城外,以免骚扰百姓。明日当轻骑进城安抚黎民,还要看望贤弟。

赵范   (白)     好,弟当备酒相待。告辞了。

     (西皮摇板)  辞别仁兄出营门,

             明日设宴候光临。

(赵范下。)

赵云   (西皮摇板)  吾与赵范结昆季,

             明日入城去安民。

(赵云下。)

【第八场】

(樊氏上。)

樊氏   (念)     对对黄莺啼嫩柳,翩翩蝴蝶逐飞花。

(丫鬟上。)

丫鬟   (白)     启禀夫人:我家二老爷言道,昨日已将桂阳城池献与桃园,今日邀请赵云前来赴宴。那赵云是相貌堂堂、英雄盖世、天下扬名,与夫人所云那三件大事,样样相同,等那赵云到来,请夫人到前庭与赵云把盏。

樊氏   (白)     你且退下。

(丫鬟下。)

樊氏   (白)     听丫鬟之言,定是为奴的婚姻大事。不料世间,竟有这般的巧遇也!

     (唱)     闻听丫环讲一遍,

             千里姻缘一线牵,

             那赵云可算是英雄好汉,

             奴与他配夫妻是天假良缘。

(樊氏下。)

【第九场】

(四龙套引赵范同上。)

赵范   (唱)     昨日里与子龙同盟结拜,

             他为兄我为弟饮酒开怀。

             今日里再庭前把宴设摆,

             为孀嫂姻缘事仔细安排。

(探子上。)

探子   (白)     赵将军到。

赵范   (白)     有请!

探子   (白)     有请!

(二马童引赵云同上。吹打。)

赵云   (白)     吓,贤弟!

赵范   (白)     兄长!

赵云   (白)     请坐。

赵范   (白)     兄长驾到,弟未能远迎,望祈恕罪。

赵云   (白)     自家兄弟,勿庸多礼。

赵范   (白)     来,看宴。

赵云   (白)     到此就要叨扰。

(吹打。设两席。赵云、赵范对坐。)

赵范   (白)     兄长请。

赵云   (白)     请。

(吹牌子。)

赵范   (白)     兄长英雄出众,保定桃园,累建奇功,又在长坂坡前单身救主,名震四方。今日相逢,可否略言一二,弟当洗耳恭听。

赵云   (白)     贤弟听道!

     (西皮二六板) 停杯慢饮把话论,

             尊一声贤弟听分明:

             自幼读书颇有学问,

             兵机战策件件精。

             习论枪刀威风凛,

             在袁绍帐下当一名小军。

             公孙瓒领兵来犯境,

             他与那袁绍大交兵。

             那时某进帐去讨令,

             他说某面黄肌瘦藐视人。

             公孙瓒大败险丧命,

             某提枪上马杀退了袁绍的兵。

             卧牛山前把皇叔来归顺,

             随同关、张进了古城。

             在樊城与曹仁见过阵,

             我也曾破过了金锁阵八门。

             我主爷弃走樊城镇,

             是某家扶保主公的满门。

             夤夜里被曹兵冲过一阵,

             在阵前失散了甘、糜二夫人。

             豪杰单身入了那贼营阵,

             甘夫人中箭倒卧在埃尘。

             那时节又救了简雍性命,

             叫他保护了甘夫人。

             二次里入贼营又探听,

             在难民之中得一信音。

             豪杰闻言往前进,

             远远听闻有妇人的哭声。

             观见了夫人把罪请,

             她将那幼主交付我赵云。

             急忙请驾跨金镫,

             夫人道大将无马怎战征?

             左请右请仍不允,

             又听得战鼓咚咚,有数万曹兵。

             夫人投井寻了自尽,

             我推墙埋却尸灵。

             怀抱幼主跨金镫,

             我单人独骑、匹马单枪杀出了千军万马营。

             周郎要害诸葛命,

             吾主命我去接迎。

             吴兵有了丁奉和徐盛,

             追赶军师到江心。

             看堪吴船将待近,

             我对着舟蓬就放雕翎。

             赤壁鏖兵曹贼逃命,

             在乌林我也曾截杀曹军。

             大小功劳述说不尽,

             举杯饮酒莫消停。

赵范   (西皮摇板)  听一言来心内惊,

             兄长果然赛天神。

             骁勇无敌威名镇,

             哪一个敢来动刀兵。

(樊氏上。)

樊氏   (西皮摇板)  迈步且把前庭进,

(樊氏斟酒捧杯。)

樊氏   (西皮摇板)  将军请饮酒一樽。

赵云   (白)     此是何人?

赵范   (白)     此乃家嫂樊氏,特来与仁兄把盏。

赵云   (白)     原来是嫂嫂到来,小弟这厢有礼。

樊氏   (白)     妾身还礼。待奴再敬三杯。

赵云   (白)     小弟焉敢劳嫂嫂前来把盏,实实担当不起,嫂嫂请回后堂去罢。

(樊氏转身,回顾,微笑,下。)

赵云   (白)     贤弟,你我自家兄弟,何必烦劳嫂嫂前来举杯把盏。

赵范   (白)     兄长不知,此中有个缘故在内。

赵云   (白)     贤弟且请讲来。

赵范   (白)     只因先兄去世,今已三载。家嫂孀居,终非了局。弟每每劝她改嫁。是她言道,若要改嫁,必须要依她三件大事:第一要其人文武双全、名闻天下;第二要堂堂仪表,相貌出众;第三还要与家兄同姓。你看天地虽大,哪得有这般凑巧之人?不料今日遇着仁兄,果然是堂堂仪表,四海闻名,又是姓赵,正合家嫂所言。若不嫌家嫂貌陋,愿陪嫁资,与将军为妻,以成秦晋之好,望勿推辞。

赵云   (白)     住了!我与你既然结为兄弟,亲同手足,情似同胞,你嫂即是我嫂。俺乃天下英雄,岂能作此乱伦之事?

赵范   (白)     我好心相待,怎么反出此恶言?

赵云   (白)     呀呀呸!

     (西皮摇板)  闻言怒发三千丈,

             太阳头上冒火光。

             禽兽的行为胆敢讲,

             赵云岂能乱伦常!

             怒气不息将你打,

             你是个人面兽心肠!

     (白)     岂有此理!

(赵云怒下。陈应、鲍龙同上,同扶赵范起。)

赵范   (白)     哎呀呀呀呀,这是从哪里说起?

陈应、

鲍龙   (同白)    看他怒气冲冲而去,定要带兵前来。

赵范   (白)     这便如何是好?

陈应   (白)     小将倒有一计。

赵范   (白)     有何妙计,快快讲来。

陈应   (白)     我二人前去诈降于他,都督就带兵前去讨战,我二人随同他出征,就在他身后擒他,你看如何?

赵范   (白)     好,就照此计而行,必须要多带人马前去。

陈应   (白)     多带人马,恐他心疑,只带三百精兵足矣。

赵范   (白)     快去快去。

(赵范下。四下手同上。)

陈应   (白)     众将随吾前往。

(陈应、鲍龙、四下手同转场。)

陈应   (白)     来此已是,待我向前。

             门上哪位在?

(马童甲上。)

马童甲  (白)     什么人?

陈应   (白)     烦劳通报:就说桂阳城牙将陈应、鲍龙求见。

马童甲  (白)     候着。

             有请将军。

(赵云上。)

赵云   (白)     何事?

马童甲  (白)     陈、鲍二将求见。

赵云   (白)     可曾带得人马?

马童甲  (白)     不过是二三百兵卒。

赵云   (白)     唤他二人进帐。

马童甲  (白)     唤你二人进帐。

陈应、

鲍龙   (同白)    参见将军。

赵云   (白)     你二人前来作甚?

陈应   (白)     将军有所不知:那赵范定下胭粉美人之计,要杀害将军,被将军看破,将他暴打一顿,怒气而回。是我二人见将军盛怒,必不与他干休,又恐怕牵连在内,特来投降,望将军收留在鞍前马后。

赵云   (白)     原来如此。你二人既肯投降,吾必有重用。

陈应、

鲍龙   (同白)    多谢将军。

赵云   (白)     来,带他二人到后帐饮酒用饭。

(四龙套引陈应、鲍龙同下。)

赵云   (白)     来!

马童甲  (白)     有。

赵云   (白)     你等用酒将他二人劝醉,给吾捆绑起来。

马童甲  (白)     得令。

(马童甲下。)

赵云   (白)     看此二人贼头贼脑,定非真心来降,其中必有诡诈。

(马童甲上。)

马童甲  (白)     已将二将绑讫。

赵云   (白)     将他同来的兵卒传来见我。

马童甲  (白)     兵卒走上!

(四下手同上。)

四下手  (同白)    参见将军。

赵云   (白)     陈、鲍二人前来诈降,吾已将二人绑讫,少时就要将他正法。此事不与尔等相干,少时随吾前往城下叫门。待吾成功之后,定有重赏。

四下手  (同白)    将军开恩饶命。

赵云   (白)     来,将二将斩首。

(龙套甲允,下,提首级上。)

赵云   (白)     众将官,随吾诈城去者。

(四龙套、四下手同转场。四下手同叫城。守城军上。)

守城军  (白)     何人叫门?

四下手  (同白)    陈、鲍二将军斩首赵云,回营交令。

守城军  (白)     果然是我们的人马,快快开城。

(四龙套、四下手同入城,同下。)

【第十场】

(赵范上。)

赵范   (念)     眼跳心惊,坐卧不宁。

(赵云、四龙套、四下手同上,绑赵范。)

赵云   (白)     将赵范暂且押在营中,等候主公、军师到来,定有发落。

(赵云三笑,下。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453 ┊ 字数:7415 ┊ 最后更新:2017年03月03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