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黛玉焚稿》(一名:《黛玉归天》)

主要角色
林黛玉:旦
贾宝玉:小生

情节
贾宝玉、林黛玉心心相印,而贾母拟娶薛宝钗。贾宝玉患病,王熙凤献计,佯称与林黛玉联姻,实则暗娶薛宝钗。傻大姐以告林黛玉,林黛玉惊痛,访贾宝玉于病榻前,相对无言。林黛玉回潇湘馆,呕血不已,将贾宝玉题赠诗帕及生平诗稿,投入火中,含恨而死。

注释
世间女子,资质恒见柔和,必思每多执拗。处富贵之境如是,处贫贱之境亦如是,根于天性,不可以人力为之变化。往往轻易寻短见,甘心入于枉死城中,诚可哀也。唯通达世故人情之女子,则不然。此出于强制,非自然也。林黛玉之才貌,实为贾府姊妹行中之翘楚,贾宝玉亦格外钟情。独惜执拗之天性,不能陶熔,于是自恨自怜自悲自欢,周旋晋接之间,苟有语言拂逆者,动辄以两泪交流为结束。贾府中人,由上而下,由尊而卑,无一不称林黛玉之性情古怪。林黛玉视薛宝钗之落落大方,大有区别。贾母及王夫人之疼爱,遂成有口无心。即王熙凤不用掉包之计,亦难收婚姻之效果。林黛玉丧命,实则自取之咎,非王熙凤之罪,更非贾母及王夫人之罪也。林黛玉不知责备自己,至弥留之际,大呼“宝玉”数声,所谓至死不悟者矣。然林黛玉于无意之中,闻傻大姐之言,顿失知觉,匆匆至贾宝玉卧榻前,不发一言,相对痴笑。回潇洒馆,未曾入门,已先呕血,喘息不定,将贾宝玉所题之手帕,平素所作之诗稿,悉举而投诸火,其情其境,诚属可恨可怜可悲可叹矣。据老述考至此,不禁为之挥涕。剧本事实,检阅《金玉缘》小说九十七回,便知详细。

根据《戏考》第三十册整理

录入:易水伊人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3.45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彩霞、玉钏引王夫人上。)

王夫人  (引子)    夫君外放,儿女事,越地牵肠。

     (白)     妾身王氏。只因宝玉这个孽障,年已长成,男大须婚,时常记挂心下。近日老爷外放江西粮道,不知多早晚才得回来。我想趁这档口,成全了宝玉和宝钗两个的金玉姻缘。一来亲上做亲,二来了我一桩心事。不免叫凤丫头前来斟酌一番。

             彩霞。

彩霞   (白)     在。

王夫人  (白)     你去请琏二奶奶过来见我。

彩霞   (白)     是。

(彩霞下。彩霞上。)

彩霞   (白)     琏二奶奶来了。

(王熙凤上。)

王熙凤  (引子)    年少当家,重闱喜,下人害怕。

     (白)     参见太太。

王夫人  (白)     罢了。一旁坐下。

王熙凤  (白)     谢坐。太太呼唤,不知有何吩咐?

王夫人  (白)     凤丫头,我想你宝玉兄弟,和宝钗妹妹,如今都是成家的时候了。现在老爷不久就要出门,我打算禀明老太太,赶早替他们办了喜事。你看老太太的意向如何?

王熙凤  (白)     老太太的心是活动的。从前最是疼爱林妹妹,都以为是有恩给宝兄弟做新的了,谁知一金一玉,咱们带顽带笑的说起姻缘来,老太太却变了心了。固然是林妹妹身子瘦弱,性情古怪,失了老太太欢心。然而咱们所说的话,却也有大半功效。如今只有对老太太说,宝兄弟的病,是为得丢失了玉起得,应当替他结亲。一来也冲冲喜,二来借着宝妹妹的金锁,一定可以引得宝兄弟的玉回来。便不怕老太太不依了。

王夫人  (白)     你的计算很好,就此回明老太太去罢。

(同下。)

【第二场】

(鸳鸯、琥珀同上,傻大姐扶贾母上。)

贾母   (念)     华发盈头,人臻大年。

(贾母坐下。)

贾母   (白)     老身史氏。自到贾氏门中,六十余年,一生顺境,福禄过人,这也罢了。只是我最爱的孙儿宝玉,近日病得十分糊涂,如何是好?

(王夫人、王熙凤同上。)

王夫人  (白)     参见婆婆。

贾母   (白)     罢了,一旁坐下。

王夫人  (白)     谢坐。

王熙凤  (白)     请老祖宗安。

贾母   (白)     罢了,你娘儿二个来得正好。这二日宝玉的病,还是呆呆邓邓,医治也不见效,你们有何方法?

王熙凤  (白)     老祖宗不问,太太也想来回老太太的意思。是想替宝兄弟办喜事,冲冲喜。宝兄弟一宝就好了。

贾母   (白)     我也是这般意思。只是我最疼的是宝玉,便是宝丫头那孩子,也很可怜。替他们办喜事,须得热闹一场才是,如今做亲冲喜,一定简便得很,所以我不肯说出来。

王熙凤  (白)     老祖宗要知道,这冲喜是一层,还有一层文章呢。一个是玉,一个是金,天生的配偶。金的来了,那玉也就可以招回来。

贾母   (白)     有点道理。

王熙凤  (白)     只是事不宜迟,老爷上任去了,这事又耽搁了。

贾母   (白)     你这么说,我的主意决定了。

             快请老爷来,我对他讲。

琥珀   (白)     是。

(琥珀下。琥珀上。)

琥珀   (白)     老爷来了。

(贾政上。)

贾政   (念)     新膺简放君恩沛,又奉传呼母命来。

     (白)     孩儿参见母亲。

贾母   (白)     你且坐下,我有话讲。

贾政   (白)     谢坐。

贾母   (白)     我今年八十一岁的人了,你却放了外任,要去做官。你这一去了,我所疼的只有宝玉,偏偏又病得糊涂。我昨儿叫人去替他算命,这先生算得好灵,说是要娶了金命的人帮扶他,必要冲冲喜才好,不然便恐难保性命。所以我叫你来商量,你的媳妇也在那里,你二个也商量商量,还是要宝玉好呢,还是随他呢?

贾政   (白)     老太太当初疼儿子是怎么疼的,难道做儿子的就不疼自己的儿子不成?老太太既要给他成家,这也是该当的,岂有逆着老太太不疼他的理。如今宝玉病着,儿子也不放心的。因为老太太不叫他见我,所以儿子不敢言语。我到底瞧瞧宝玉,是个什么病。

(王夫人目视贾母。)

王夫人  (白)     你就叫宝玉出来,见见他老子。

(王夫人向内白。)
(袭人扶贾宝玉上。贾宝玉见贾政,袭人暗叫贾宝玉请安。贾宝玉请安毕,痴立不动。)

贾政   (白)     咳,仍旧扶他进去罢。

(袭人扶贾宝玉下。贾政起立。)

贾政   (白)     老太太这大年纪,想法子疼孙子,做儿子的怎敢违拗?老太太主意该怎么办就怎么便了,只是姨太太那边说明白没有?

王夫人  (白)     姨太太是早已应承了。

贾政   (白)     还有一层难处。贵妃梦逝,宝玉照已出嫁的姊姊,应有九个月的功服,此时也难娶亲。还有我的起身日期,已经奏明,不敢耽搁。这几日怎么赶办得及呢?

贾母   (白)     这个不妨,只要你肯给他办,我自然有道理。姨太太那边我和你媳妇亲自去求他,只说要救宝玉的命,诸事将就些也罢了。现在宝玉病着,并不叫他成亲,不过是冲冲喜,再者姨太太曾经说过宝丫头的金锁,只等有玉的才是婚姻,或者宝丫头过来,因他的金锁倒招出他那块玉来,也定不得。从此一天好似一天,岂不是大家的造化吗?

贾政   (白)     老太太想的自然妥当,就照老太太的主意就是。

贾母   (白)     如今说定了,我就定了,我就叫人办起来。你去憩憩罢。我也要憩午觉了。

贾政   (白)     是。

(贾政下。)

贾母   (白)     你们都听见了。你娘儿两个商量着办罢。

(众人同下。)

【第三场】

(袭人急上,合掌向天。)

袭人   (白)     呵呀天呀,我袭人盼望几年,到今日才得称心如愿。宝姑娘做了宝二奶奶,真是我袭人的造化了。嗳呀不好,咱们二爷,心里只有一位林姑娘,要是知道,替他定下了宝姑娘,不定要闯出怎样的大乱子来呢。这、这、这便如何是好?有了,不免回明太太,大家从长计较才是。

(袭人急下。)

【第四场】

(王夫人、王熙凤同上。)

王夫人  (西皮摇板)  适才奉了婆婆命,

王熙凤  (西皮摇板)  一切事儿我担承。

王夫人  (白)     适才老太太吩咐,如何过礼,如何娶亲,应当通知姨妈知道。我都交给你了。

王熙凤  (白)     是。

(袭人上。)

袭人   (西皮摇板)  要将宝玉真心事,

             报与堂前太太知。

(袭人跪。)

袭人   (哭)     太太,呵呀……

王夫人  (白)     儿呀,好端端的为什么哭将起来?

袭人   (白)     奴才有一句话,是不该说的。是不该说的,是关系二爷的生死,奴才却不敢说。二爷的亲事,老太太与太太已经定了宝姑娘,自然是极好的一件事,只是太太看看,二爷平日还和宝姑娘好,还是和林姑娘好。

王夫人  (白)     他二个自小在一起,所以宝玉和林姑娘又好些。

袭人   (白)     太太哪里知道,二爷和林姑娘岂但好些?前年夏天,老爷叫二爷去见客,忘了拿扇子出了,我赶着送去,谁知二爷一时错认了奴才是林姑娘,说了许多的心腹的话道,什么“我有一颗心,已经给妹妹了”;便是那年紫娟说了一句,林姑娘要回南去的顽话,二爷便急得病了。所以奴才看起来,如今给二爷娶宝姑娘,除非是他人事不知还可,若是稍为明白,只怕不但不能冲喜,竟是催命了。

(袭人起,旁立。)

王夫人  (白)     你有什么主意没有?

王熙凤  (白)     主意是有一个:如今不管宝兄弟,明白不明白,大家噪闹起来,说是老爷做主,将林妹妹配了他了,瞧他神情怎样。要是他全不管,那就办了喜事之后,再打主意。要是他有些欢喜,这事就要大费周折了。

王夫人  (白)     就算他欢喜,你怎么办?

王熙凤  (白)     只有一个调包儿的法子。咱们管着宝妹妹,只说他是林妹妹。及至娶了过来,知道是宝妹妹了,宝兄弟向来是在姊妹面前要好不过的,那里还怕他敢得罪宝妹妹吗?

王夫人  (白)     这倒也是个办法。咱们去回禀老太太去。

(王夫人、王熙凤同下。袭人吊场笑。傻大姐笑上。)

傻大姐  (白)     二爷办喜事,这会子要热闹了。只是一桩事,我要问姐姐。又是宝二奶奶,咱们这可怎么叫呢?

(袭人打。)

袭人   (白)     小蹄子喜欢开口乱说话,我告诉琏二奶奶治你,看你再敢乱说么。

(袭人揪傻大姐耳朵,傻大姐哭。)

傻大姐  (白)     姐姐我不敢说了,姐姐我不敢说了。

(袭人、傻大姐同下。)

【第五场】

(林黛玉上,紫鹃暗随。)

林黛玉  (西皮导板)  怨西风催落叶闲阶堆遍,

     (西皮慢板)  只留得万竿竹萧瑟无边。

             这壁厢怡红院室近人远,

             那边厢蘅芜院衰草残烟。

             刚行到埋香塚芳心辗转,

             又听得沁芳闸流水呜咽。

             不由人思往事心魂惊颤,

             可怜我苦延捱幽怨年年。

(林黛玉掩泪。)

紫鹃   (白)     姑娘无缘无故,又要伤起心来,为何这样的作践自家身体?

林黛玉  (白)     咳,紫鹃,你哪里知我的心事呦!

(林黛玉泣。)

紫鹃   (白)     咳,姑娘,不是紫鹃多嘴,姑娘上有老太太钟爱,又有老爷作主,姑娘也忒过虑了。

(林黛玉不语,于袖中觅巾欲拭泪,不得巾。)

林黛玉  (白)     呀,紫鹃,刚才出门匆促,却把手巾忘了带来,你快回去取来与我。

紫鹃   (白)     是,但是姑娘不要走远了。

(紫鹃下。)

林黛玉  (白)     紫鹃说话,倒有些意思。咳,只怕不能如愿。呀,前面一片芙蓉,花枚零落,那湖山石畔,不是宝哥哥当初祭晴雯的所在么?我想晴雯不过是个丫头,他却是生死不忘,难道便将我忘了不成?这真是我过虑了。

(傻大姐哭上,走至石山旁大哭。)

林黛玉  (白)     那里有人啼哭,莫非是学我葬花?

(林黛玉看。)

林黛玉  (白)     嗳呀,原来是一个傻丫头。你为什么啼哭?

傻大姐  (白)     林姑娘,你评评这个理儿。他们说话,我又不知道,我就说错了一句话,我姐姐也不该就打我呀!

林黛玉  (白)     你姐姐是谁?

傻大姐  (白)     就是袭人姐姐。

林黛玉  (白)     你叫什么名字?

傻大姐  (白)     我叫傻大姐儿。

(林黛玉笑。)

林黛玉  (白)     你姐姐为什么打你,你说错了什么话了?

傻大姐  (白)     为什么呢?就为了宝二爷娶宝姑娘的事情。

林黛玉  (白)     呵呀!

(林黛玉退,靠太湖石山,定神。)

林黛玉  (白)     宝二爷娶宝姑娘,你姐姐为何打你?

傻大姐  (白)     我们老太太和奶奶商量了,因为我们老爷要起身,就赶着同姨太太商量,把宝姑娘娶过来。头一宗,给宝二爷冲什么喜;第二宗……

(傻大嫂笑。)

傻大嫂  (白)     赶着办了,还要给林姑娘说婆婆家呢。我又不知她怎么商量的,不叫人噪闹,怕宝姑娘听见害臊。我只说了一句:咱们明儿更热闹了,又是宝姑娘又是宝二奶奶,这怎么叫呢?谁知袭人姐姐他走过来,就打了我一顿,还要回明上头撵我出去。我并不知上头为什么不许言语,她们又没告诉我,就打我。

(傻大姐哭。林黛玉呆。傻大姐止哭看呆,林黛玉怔。)

林黛玉  (白)     你不许混说,你再混说,叫人听见,又要打你了。你去罢。

(傻大姐吐舌,下。林黛玉发怔,拭泪。)

林黛玉  (白)     呵呀!

     (西皮摇板)  从前错认真情理,

             我拿住情根死不松。

             今日恍然醒大梦,

     (哭)     呵呀,天呀!

     (西皮摇板)  五年心事一场空。

(紫鹃持巾急上。)

紫鹃   (白)     姑娘教我好找,原来在这里。

             姑娘你怎么走回来了,是要往哪里去?

林黛玉  (白)     我问问宝玉去。

(林黛玉急走。)

紫鹃   (白)     姑娘慢走,小心跌倒了。

(林黛玉径下。)

紫鹃   (白)     咳,可怜我的姑娘呀!

(紫鹃掩泪下。)

【第六场】

(袭人扶贾宝玉上。)

贾宝玉  (西皮摇板)  虚飘飘蝴蝶梦昏沈不醒,

             这身躯好一似踏雾腾云。

(贾宝玉向袭人笑。)

袭人   (白)     我的小祖宗,为什么只管傻笑?

(贾宝玉点头。)

贾宝玉  (白)     你叫我不笑做什么?

(王熙凤上。)

王熙凤  (白)     宝兄弟恭喜你,老爷择了日子要给你娶亲了,你喜欢不喜欢呢?

(贾宝玉笑,点头。)

王熙凤  (白)     老爷给你娶林妹妹过来呢,好不好?

(贾宝玉大笑。)

王熙凤  (白)     老爷说,你病好了,才给你娶林妹妹呢;若还是这样傻,便不给你娶了。

贾宝玉  (白)     我不傻,你才傻呢!

(贾宝玉立起。)

贾宝玉  (白)     我去瞧瞧林妹妹,叫他放心。

王熙凤  (白)     林妹妹早知道了,她如今要做新媳妇,自然害羞,不肯见你的。

贾宝玉  (白)     娶过来,她到底是见我不见?

王熙凤  (白)     你好好儿的便见你,若是疯疯颠颠的,她就生气,不愿见你了。

贾宝玉  (白)     你哪里知道,我有一个心,前儿已交给林妹妹了。她要过来,横竖替我带来,还放在我肚子里头,我如何不好呢!

王熙凤  (白)     你不要多讲了,你睡罢。

(袭人扶贾宝玉睡。)

王熙凤  (白)     袭人好生伺候他。

(王熙凤下。贾宝玉坐起,笑。)

贾宝玉  (白)     好了好了,林妹妹过来我便有了心了。

     (西皮摇板)  林妹妹他与我心心相印,

             到今朝才成就木石前盟。

     (笑)     哈哈哈。

(林黛玉上,紫鹃随上。袭人迎,紫鹃向袭人做手势。林黛玉见贾宝玉,贾宝玉笑,林黛玉点头,笑。贾宝玉点头,笑。林黛玉坐下。)

林黛玉  (白)     宝玉你为什么病了?

贾宝玉  (白)     我为林妹妹病了。

(紫鹃、袭人对做手势。贾宝玉笑,林黛玉笑。)

紫鹃   (白)     姑娘回去罢。

(紫鹃搀林黛玉起,林黛玉向贾宝玉点头,笑。)

紫鹃   (白)     姑娘回去憩憩罢。

林黛玉  (白)     可不是,我这就是回去的时候了。

(林黛玉径下,紫鹃追下。)

贾宝玉  (白)     林妹妹哪里去了?

袭人   (白)     林姑娘回去了。

贾宝玉  (白)     要去大家同去。

(贾宝玉起,欲行。袭人扶住。)

袭人   (白)     你且憩憩再去。

(贾宝玉笑。)

贾宝玉  (白)     这回我有了心了。

(贾宝玉、袭人同下。)

【第七场】

(薛宝钗出闺,成礼。)

【第八场】

紫鹃   (内白)    姑娘慢去。

(林黛玉上,紫鹃追上。)

紫鹃   (白)     阿弥陀佛,可到家了。

林黛玉  (白)     我哪里有家?

(林黛玉呕血,紫鹃扶。)

紫鹃   (白)     姑娘醒来。

(雪雁出,同扶林黛玉。林黛玉醒。)

林黛玉  (白)     苦哇。

     (西皮导板)  一缕魂从空堕悠悠醒转,

     (西皮摇板)  十七岁浮生梦多少孽冤。

             可怜我没娘儿寄人篱畔,

     (哭)     我的娘呀!

     (西皮摇板)  到今朝大解脱快快升天。

(紫鹃扶林黛玉入房,登榻。)

林黛玉  (白)     紫鹃,雪雁,你二人为何泪痕满面?

紫鹃   (白)     姑娘刚才晕倒,我们没了主意,因此啼哭。

林黛玉  (白)     咳,傻丫头,我要能够早死,倒是好事。只是我哪里能够就死?

(林黛玉咳嗽,伏案。王熙凤上。)

王熙凤  (白)     怎么林妹妹又病了?老太太过来瞧你。

(林黛玉睁眼,微笑。贾母、王夫人同上。)

贾母   (白)     好孩子,你觉得怎么样了?

(林黛玉咳嗽,吐血,睁眼看贾母。)

林黛玉  (白)     老太太,你白疼了我了。

贾母   (白)     好孩子,你静静的养着罢。

             凤丫头,快叫人请大夫来瞧瞧。

(林黛玉微笑。)

林黛玉  (白)     老太太不必费心,我而今不久便可以见着最亲爱的母亲,我心里是快乐的了。

(林黛玉咳嗽。)

贾母   (白)     好孩子,你不要胡思乱想,还是静养为是。

             紫鹃你们要好好的伺候她。

(贾母起,出门。)

贾母   (白)     咳,事到如今,我也只好叫她听天由命了。

(贾母下,王夫人、王熙凤同下。紫鹃送下,捧药上。)

紫鹃   (白)     姑娘请用药。

林黛玉  (白)     咳,紫鹃妹妹,这些草根树皮,哪里医得我心头之苦?你何必再教我苦口?

(林黛玉躺下,紫鹃拭泪。)

紫鹃   (白)     姑娘,紫鹃伺候姑娘,如今好几年了,姑娘的心事,紫鹃也都知道,现在宝二爷病得十分糊涂,哪里会有娶亲之事?姑娘何必听信谣言,作践自家的身体?

(林黛玉微笑,咳嗽。)

林黛玉  (白)     雪雁,笼上火盆,我身上有些寒冷。

雪雁   (白)     是。

林黛玉  (白)     紫鹃妹妹,你是我最知心的人,虽然是老太太派你来伏伺我,这几年,我拿你总当我的亲妹妹看待。

(林黛玉咳嗽,喘。紫鹃一手替林黛玉黛摩胸,一手拭泪。)

紫鹃   (白)     姑娘,何必说这样的伤心话,叫紫鹃的心都粉碎了。

(紫鹃哭。雪雁拿火盆上。)

林黛玉  (白)     紫鹃妹妹,我躺着不受用,你扶我起来坐坐。

紫鹃   (白)     姑娘还是躺着养养罢。

林黛玉  (白)     我浑身疼痛,躺着很难受啊。

(紫鹃扶林黛玉坐,雪雁叠被,塞林黛玉背后。紫鹃扶住林黛玉,林黛玉低头呼痛。)

林黛玉  (白)     雪雁,你把火盆拿上前来。

雪雁   (白)     姑娘,只怕当不住那火气,还是最多加件衣。

(林黛玉恨。)

林黛玉  (白)     你拿上前来。

(雪雁拿火盆上前。)

林黛玉  (白)     再上来些。

(雪雁移火盆近林黛玉,林黛玉闭目少顷。)

林黛玉  (白)     我的诗本子。

(雪雁找出诗稿,交与林黛玉。林黛玉点头,眼望小箱子。雪雁呆。林黛玉咳嗽,吐血。雪雁倒水与林黛玉漱口。紫鹃用手帕拭林黛玉口。林黛玉拿紫鹃手帕指箱子。)

紫鹃   (白)     姑娘躺着罢。

(林黛玉摇头。)

紫鹃   (白)     雪雁妹妹,你把那箱子打开,想是姑娘要用手帕。

(雪雁开箱取白手帕出,交与林黛玉。林黛玉丢过一边。)

林黛玉  (白)     有字的。

(雪雁寻出题诗旧帕。)

紫鹃   (白)     姑娘歇歇罢。何苦又劳神,等好了再瞧罢。

(林黛玉接取手帕,看,咳嗽。雪雁倒水,林黛玉饮。雪雁虚下,林黛玉又看手帕。)

林黛玉  (白)     黛玉呀,黛玉,你好不糊涂也!想当初,俺一片痴心,为他憔悴,又谁知薄倖的人儿,口是心非,到今日,抛撇下我,成就他的金玉良缘。咳,但愿他二人,百年偕老就好。

(林黛玉撕帕,撕不动,恨。)

紫鹃   (白)     姑娘何苦自己又要生气?

(林黛玉点头,咳嗽,吐血。紫鹃扶,林黛玉将手帕撩入火盆。)

紫鹃   (白)     姑娘这是怎么说呢?

(林黛玉坐起,喘息。)

林黛玉  (白)     掌灯上来。

紫鹃   (白)     雪雁妹妹点上灯来。

(雪雁点灯上,林黛玉取诗稿翻。)

紫鹃   (白)     姑娘何必又费神思。

林黛玉  (白)     我心里觉得虚空,倒想吃点粥水,雪雁你去替我弄来。

(雪雁下。林黛玉翻稿。)

林黛玉  (白)     一生心血,如此消磨尽了,好不惨伤人也。

     (西皮摇板)  林黛玉检诗稿心中悽怆,

             五年来凭着你诉我衷肠。

             可怜我幼年间椿萱凋丧,

             走京师依外家影只形单。

             春写愁秋写愁缠绵惝恍,

             好一似蚕自缚麝惜脐香。

             到今朝息恹恹难保早晚,

             倒不如断情根都付消亡。

     (白)     咳,罢了罢了。

(林黛玉焚稿。紫鹃急,呼。)

紫鹃   (白)     雪雁妹妹快来!

(雪雁上,抢诗稿放地下乱扑。林黛玉往后仰压住紫鹃,紫鹃、雪雁扶林黛玉卧下。)

紫鹃   (白)     姑娘病情,十分危急,不免请一位寡奶奶前来作主。咳,他们正忙着喜事,哪里有工夫来理这垂死之人。

(紫鹃哭。)

紫鹃   (白)     哦,有了。我想大奶奶乃是寡居之人,他们结亲,一定是要回避。雪雁妹妹,你去请大奶奶过来。

雪雁   (白)     是。

(雪雁下。紫鹃抚问林黛玉,林黛玉不应。紫鹃掩泣。贾探春上。)

贾探春  (念)     别院沸笙歌,病中人奈何。

     (白)     奴家探春,闻说黛玉姊姊病危,急忙前来省亲。

(贾探春入门。紫鹃惊起。)

紫鹃   (白)     三姑娘,你看林姑娘的样儿。

(紫鹃痛哭。贾探春携林黛玉手。)

贾探春  (白)     林姐姐,林姐姐。

(林黛玉不应,贾探春哭。李纨、雪雁急上。李纨急入门。)

李纨   (白)     林妹妹怎么样了?

(紫鹃咽不成声,指床上。李纨看林黛玉,与贾探春点头,各掩泣。林之孝家的、平儿同上。)

平儿   (念)     前堂奉了奶奶命。

林之孝家的(念)     要叫紫鹃扶新人。

(林之孝家的、平儿同入门。)

平儿   (白)     原来大奶奶在此。二奶奶刚才和老太太商量了,那边要用紫鹃姑娘去使唤呢。

(紫鹃拭泪。)

紫鹃   (白)     林奶奶这里的人,还没有死呢。等她死了,我们自然都是要出去的。我们当奴才的人,自然是要听主子的使唤,只是我伺候林姑娘一辈子,现在林姑娘也只捱得一天半天的时候了,求你做个好事,让我送了她的终,再去从新巴结别人罢。

紫鹃   (西皮摇板)  林姑娘她待我恩德不浅,

             主和婢眼见得永别人天。

             你、你、你看她喘如丝,风刀将断,

             怎忍心抱琵琶便过别船?

(紫鹃大哭。林之孝家的冷笑。)

林之孝家的(白)     紫鹃姑娘这些话,说得倒好,只是我怎么去回二奶奶?

平儿   (白)     不要紧,就要雪雁妹妹去罢。

(平儿携雪雁手。)

平儿   (白)     好妹妹,你去罢。

(平儿向李纨。)

平儿   (白)     这里的事,都费大奶奶的心了。

(平儿携雪雁下,林之孝家的下。李纨抚紫鹃。)

李纨   (白)     好孩子,你别哭了。这是什么时候,你林姑娘的衣衾还不替她安顿。难道她一个女孩儿家,你还叫她赤身露体,精着来光着去么?

(紫鹃大哭,贾探春哭。李纨且哭且白。)

李纨   (白)     好孩子,你把我的心哭乱了。

林黛玉  (白)     嗳唷。紫鹃妹妹,在哪里?

(紫鹃拭泪。)

紫鹃   (白)     在。

林黛玉  (白)     我是不中用的人了,你服侍我几年,我原望咱们二个总在一处,不想我……

(林黛玉喘。)

林黛玉  (白)     妹妹我这里,并没有亲人,我的身子是干净的,你好歹求他们,送我回去。

(林黛玉抬头看李纨、贾探春,点头,喘。)

林黛玉  (白)     嗳呀,苦呀。

     (西皮摇板)  十七年苦生涯将我活怕,

             到今朝风和雨断送名花。

             万种爱千种愁一齐放下,

             本来我清净身白玉无瑕。

     (叫头)    宝玉、宝玉,你、你、你、你、你、你好……

(林黛玉死,下。)

紫鹃   (叫)     姑娘!姑娘!呵呀!

     (西皮摇板)  一见姑娘丧了命,

             不由紫鹃痛伤心。

             叫一声姑娘黄泉略等,姑娘呀……

(紫鹃碰头。李纨、贾探春扯住紫鹃。)

紫鹃   (西皮摇板)  等待我贱丫鬟一路同行!

     (哭)     呵呀……

(李纨、贾探春、紫鹃同哭,同下。)
(完)


浏览次数:15401 ┊ 字数:9114 ┊ 最后更新:2002年09月前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