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九阳钟》【二本】

主要角色
陈希真:末
陈丽卿:贴旦
云天彪:红净,扎巾、绿靠
蔡京:净
张觷:末
杨时:末
宋江:末
吴用:丑
乐和:武生
萧让:末
梁世杰:生
蔡夫人:旦
辛从忠:武生
邓宗弼:净,黑面
张应雷:净:紫面
陶震霆:净:蓝面
杨腾蛟:净
云威:外
云龙:武生
刘广:末
刘麒:副净
刘麟:武生
刘夫人:正旦
刘麒妻:武旦
刘麟妻:武旦
刘慧娘:旦
刘母:老旦
范成龙:副净
真祥麟:武生
苟桓:净
苟英:武生
参谋官:丑,官衣、圆纱
丑旗牌:丑
差官:末,纱帽、官衣
尉迟大娘:彩旦

情节
上册所载,至陈希真父女剿灭冷艳山为止。是剧开幕,接演“蔡京奉旨起兵征讨梁山党,道经曹州,命知府张觷聘请大儒杨时入营参赞军务”,“梁山军师吴用定退兵计划,差遣乐和、萧让下山”,“蔡京调用云天彪为总帅,节制邓、辛、张、陶四将”,“梁世杰特授天津府,携带家眷赴任”,“乐和、萧让冒充下属官吏迎接上司,在伏虎岗公馆内用蒙汗药捉拿梁世杰夫妻”,“云天彪奉檄进兵,逼攻嘉祥”,“杨腾蛟恢复南旺营,斩王定六、郁保四二人首级,送入天彪军中;宋江送信蔡京,将梁世杰夫妻,要求退兵”,“杨时托病辞职,回延平府原籍”,“蔡京私通梁山,调回云天彪”,“陈希真父女借宿风云庄”,“厅前比武,云龙、丽卿结义”,“陈希真父女沂州投刘广”,“刘麒、刘麟山中打猎”,“丽卿射雕,表兄表妹奋勇厮斗”,“安乐村亲戚会叙”,“云天彪遵令退兵,用埋伏计败林冲、呼延灼,夺取嘉祥、濮州”,“白胜暗探沂州,被高封锁禁”,“蔡京赉送十万金珠,差官至梁山求赎女儿、女婿”,“忠义堂上,宋江怒骂梁世杰夫妻”,“吴用分派众头领骚扰殷富村庄,刘慧娘露台望气,预知刀兵之灾”,“刘广乱军中寻母,身受箭伤”,“丽卿枪刺周通,保护慧娘出险”,“云天彪起兵,扼守要路”,“刘老夫人、刘麒失陷沂州狱中”,“苟恒再三让位,报答大恩人”,“陈希真坐领猿臂寨”,“众英雄同心协力,定计劫牢”,“丽卿假扮跑解妓女,混入沂州城”,串演至此即为终场,是剧遂闭幕焉。

注释
按说部所载,梁世杰为沂州府,梁山党所假扮者系盐山县官吏。剧本中,则云天津府及天津县,略有异点。余外事实,均与说部无甚悬殊。

根据《戏考》第二十九册整理

录入:人生过客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725.15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龙套、四大铠、四上手、八将官、中军、二谋士、蔡京同上。吹牌子。张觷迎上。)

张觷   (白)     曹州知府张觷迎接老太师!

中军   (白)     察院伺候!

(众人同进城,同下,同上。)

蔡京   (白)     唤张觷进见。

中军   (白)     张觷进见!

张觷   (白)     曹州知府告进!

             下官张觷叩见老太师!

蔡京   (白)     罢了。

张觷   (白)     谢太师!

蔡京   (白)     张觷,你在此为官多年,可知梁山贼寇的光景?

张觷   (白)     下官蒙老太师的提拔,到此为官多年,深知梁山宋江屯军养马,声势浩大得很。

蔡京   (白)     小小毛贼,谅无多大的能为。老夫已拨大兵八万,直捣梁山,老夫大兵随后,哪怕那贼不灭。

张觷   (白)     启禀太师:前日那杨龟山先生从此经过,曾同下官言道,若伐梁山,万万不可打从定陶而下!

蔡京   (白)     呀!那杨中立先生在此处么?

张觷   (白)     他就在城西龟山之上隐居。前日到此,昨日已回去了。

蔡京   (白)     老夫深知此人的韬略,就命你备黄金千两、彩缎百端,快快请他前来议事,不得有误!

             掩门!

张觷   (白)     遵命!

(众人同下。)

【第二场】

(杨时上。)

杨时   (引子)    隐居山林,终日里,饮酒弹琴。

     (念)     胸藏韬略有经纶,忠孝二字常挂心。只为朝中多奸佞,告辞官职隐山林。

     (白)     吾,姓杨名时,字中立,道号龟山,剑南人氏。昔年曾拜明道程父子为师,官居议郎之职。只因朝中奸臣当道,故而告职归田,就在此龟山上隐遁,倒也逍遥自在。昨日进城,闻得圣上派兵二十万攻打梁山,蔡京挂帅。想那蔡京,不知兵法,怎能胜得过梁山贼寇?这也是朝廷用人不当。正是:

     (念)     局中少一招,输却满盘棋。

(四龙套、院子引张觷同上。)

张觷   (白)     向前叫门!

院子   (白)     开门来!

(童子上,开门。)

院子   (白)     曹州府张大老爷来拜!

童子   (白)     曹州府张大老爷来拜!

杨时   (白)     有请!

童子   白)      有请!

(杨时、童子同入。)

张觷   (白)     老先生!

杨时   (白)     太守请坐!

张觷   (白)     告坐。

杨时   (白)     太守到此必有所为。

张觷   (白)     今奉蔡太师之命,送来黄金千两、彩缎百端,特命小弟前来聘请先生,到营中议论军情大事。

杨时   (白)     想我杨时久已无志功名,隐居多年。虽蒙蔡太师的厚意,只是我有病在身,断难应命,望祈婉为辞却!

张觷   (白)     先生高尚,小弟尽知,只是数十万生灵的生死均在此一举,先生有好生之德,难道就坐观成败不成?

杨时   (白)     既然如此,吾看在生灵的份上,同你走上一趟。有道是,合则留,不合则去。但是这份厚礼,断不敢领,仍请带回。

张觷   (白)     先生收下就是!

杨时   (白)     无功焉敢受禄!你只管带回,吾见了太师还有话讲。

张觷   (白)     如此一同前往。

             来,带马!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龙套、吴用、宋江同上。)

宋江   (西皮摇板)  探马不住报军情,

             统兵果然是蔡京。

             将身且在山寨等,

             戴宗回来便知情。

(戴宗、周通同上。)

戴宗   (西皮摇板)  弟兄且把山寨进,

周通   (西皮摇板)  忠义堂前报军情。

戴宗、

周通   (同白)    参见大哥!

宋江   (白)     二位贤弟回来了?

戴宗、

周通   (同白)    回来了!

宋江   (白)     命你二人在京中打探之事如何?

戴宗   (白)     小弟奉命去到京都,正值蔡京在校场操演军马,十分热闹。宋王就派蔡京挂帅,带了二十万大兵前来,小弟随同他却走了一路。

宋江   (白)     但不知他从哪路进兵攻打?

戴宗   (白)     他已渡过黄河。闻听他先发大兵八万,由曹州进兵,他在定陶随后接应。

吴用   (白)     这蔡京真真没有见识!他若打我的嘉祥、濮州,我倒有些惧怕。他如今直取我们的山寨,岂不是自讨其死么!

宋江   (白)     呀,二位贤弟,我等前番攻打大名府,抢了仓库,那梁世杰失守城池,如今不知如何了局,你二人在京可曾听见什么信息没有?

戴宗   (白)     常言道,朝中有人好做官,真真的不错!那梁世杰本是蔡京的女婿,他一力在朝中替他隐瞒。如今只降了一级,昨日又叫他去到天津做知府去了。

吴用   (白)     既有此事,你何不早讲!如今我们不用人马,管叫那蔡京不战自退!

宋江   (白)     军师有何妙计?

吴用   (白)     大哥附耳上来。

(宋江、吴用同笑。)

吴用   (白)     来,唤铁叫子乐和、圣手书生萧让进帐!

龙套甲  (白)     乐和、萧让进帐!

(乐和、萧让同上。)
乐和、

萧让   (同白)    参见大哥!

宋江   (白)     二位贤弟少礼,军师有差。

乐和、

萧让   (同白)    军师有何差遣?

吴用   (白)     命你二人带领四十名喽啰,在盐山一带等候。倘若梁世杰他夫妻从那里经过之时,你附耳上来。

(乐和附耳。)

吴用   (白)     你必须如此如此……

乐和、

萧让   (同白)    得令!

(乐和、萧让同下。)

宋江   (白)     后堂摆宴,大家同饮!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四龙套、中军、蔡京同上。)

蔡京   (西皮摇板)  老夫奉命出朝班,

             统领雄兵伐梁山。

             人马扎至在定陶县,

             专心等候杨龟山。

(张觷上。)

张觷   (念)     山中请贤士,报与太师知。

     (白)     参见太师!

蔡京   (白)     罢了。杨中立可曾请到?

张觷   (白)     现在帐外。

蔡京   (白)     快快有请!

张觷   (白)     有请杨先生!

(杨时上。)

杨时   (念)     为救数万苍生命,且暂低头见权臣。

     (白)     太师在上,晚生有礼!

蔡京   (白)     先生少礼,请坐!

杨时   (白)     谢坐!

蔡京   (白)     久闻先生大才,深为企仰。今日相逢,可谓三生有幸!

杨时   (白)     晚生乃一介寒儒,何敢劳太师称赞!

蔡京   (白)     老夫奉命攻打梁山,不知打从哪路进兵方可得力,望先生指教一切。

杨时   (白)     据晚生看来,此番进兵万不可由定陶直抵梁山!他那水泊辽阔,根深底固,一时难破。若先打嘉祥,那呼延灼有勇无谋,况且城池狭小,一鼓可得。林冲镇守濮州,一见嘉祥失守,必来接应,乘其不备,濮州亦可垂手而得了。

蔡京   (白)     先生真是大才,老夫钦佩之至!但是老夫手下却少大将,如何是好?

杨时   (白)     那天津府总管邓宗弼、开州统制张应雷,俱是智勇兼全;还有武定府总管辛从忠、广平府总管陶震霆,皆是大将之才,望太师重用,必然得力。还有一人,现居景阳岗总镇,名唤云天彪,晚生却也认识于他。此人专慕关云长之为人,生得赤面长髯,刀马娴熟,智略非凡,太师务要重用此人!

蔡京   (白)     此人乃是种师道最得意之人,老夫久已知晓;那辛从忠、邓宗弼前番曾在盐山捉拿施威、杨烈二贼,功劳不小;张陶二将的武艺,老夫也久有所闻。

             中军,拿吾令箭,速调四将前来听令!

中军   (白)     得令!

(中军下。)

蔡京   (白)     云天彪胸有韬略,就命他以为总师,节制各军。不知先生意下如何?

杨时   (白)     若能如此,那梁山草寇指日即可灭也!

蔡京   (白)     后堂排宴,与先生畅饮。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四家将、二院子、二丫鬟、梁世杰、蔡夫人同上。)

梁世杰  (西皮摇板)  心中恼恨宋公明,

             胆敢带兵抢大名。

             下官幸得逃性命,

             官降知府赴天津。

     (白)     下官,梁世杰。只因失了大名府,逃到京都。幸蒙岳父蔡太师在天子面前替吾遮掩,降了一级,放为天津知府,就此上任。

             来!

二院子  (同白)    有!

梁世杰  (白)     催趱!

     (西皮摇板)  人役一同朝前进,

             又听前面有人声。

(乐和扮家将、萧让扮知县、二吏随四青袍、皂役同上。)

二吏   (同白)    来者敢么是梁大老爷么?

二院子  (同白)    正是。

二吏   (同白)    烦劳通稟:我们是天津县王老爷带领人役,前来迎接上任的。

二院子  (同白)    候着!

             启老爷:现有天津王老爷带领人役,前来迎接。

梁世杰  (白)     前面什么所在?

二吏   (同白)    前面叫做伏虎岗,已给梁大老爷预备下公馆了。

梁世杰  (白)     打道伏虎岗。

(众人同绕场,同下。)

【第六场】

(四龙套、四上手引辛从忠、邓宗弼同上。)
辛从忠、

邓宗弼  (同白)    俺,(辛从忠)(邓宗弼)!

辛从忠  (白)     请了!我等奉了蔡太师的将令,营前听用,就此前往。

(四龙套、四下手引张应雷、陶震霆同上。)
张应雷、

陶震霆  (同白)    原来是辛、邓二位将军。

辛从忠、

邓宗弼  (同白)    原来是张、陶二位。莫非也是赴蔡太师之招么?

张觷   (白)     正是。

辛从忠  (白)     如此,大家一同前往。

张应雷、

陶震霆  (同白)    请!

(吹牌子。众人同下。)

【第七场】

(四皂役引萧让、乐和、二院子、二丫鬟、梁世杰、蔡夫人同上,同入公馆。)

萧让   (白)     卑职天津知县叩见大老爷!

梁世杰  (白)     请坐!

萧让   (白)     告坐。

梁世杰  (白)     有劳贵县远路相迎,多受风霜之苦!

萧让   (白)     理当如此!备得酒宴,请大老爷畅饮。

梁世杰  (白)     不劳贵县周旋,请便!

萧让   (白)     告便!

(萧让下。乐和托酒上,二院子同接。)

梁世杰  (白)     夫人一路辛苦,要多饮一杯!

蔡夫人  (白)     妾当奉陪!

梁世杰  (西皮摇板)  伏虎岗上把酒饮,

             夫妻二人且谈心。

             但愿早到天津郡,

     (白)     呀!

     (西皮摇板)  头晕眼花为何情?

(梁世杰倒。萧让上,乐和迎上。)

乐和   (白)     梁世杰想已醉倒,待我看来。

萧让   (白)     外面人役可曾醉倒?

乐和   (白)     俱已醉了。

萧让   (白)     我们快快动起手来!

(四皂役脱同青袍,同绑梁世杰、蔡夫人。)

萧让   (白)     大哥台前交令去者!

(众人同下。)

【第八场】

(四龙套、蔡京同上。)

蔡京   (西皮摇板)  老夫兴兵山岳震,

             扫灭梁山众贼人。

             将身且把宝帐进,

             且听探马报军情。

(中军上。)

中军   (白)     辛、邓、张、陶四将到!

蔡京   (白)     唤他们进帐!

中军   (白)     四将进帐!

(辛从忠、邓宗弼、张应雷、陶震霆同上。)
辛从忠、
邓宗弼、
张应雷、

陶震霆  (同念)    血战沙场胆气雄,要替皇家立奇功。

     (同白)    参见太师!

蔡京   (白)     众位将军少礼!

辛从忠、
邓宗弼、
张应雷、

陶震霆  (同白)    谢太师!

蔡京   (白)     久闻将军武艺出众,烦劳将军带领大兵一万攻打濮州、嘉祥两处。待等云天彪到了,你等就在他帐下听候调遣,不得有误!

(蔡京下。)
辛从忠、
邓宗弼、
张应雷、

陶震霆  (同白)    得令!

(众人同下。)

【第九场】

(四八卦旗、八马童、云天彪同上。)

云天彪  (白)     吾,云天彪,官拜景阳岗总镇。昨日蔡京有火牌到来,命吾攻打濮州、嘉祥,就此前往。

             众将官!

四八卦旗 (同白)    有!

云天彪  (白)     催军!

(吹牌排子。众人同下。)

【第十场】

(四龙旗、四上手、辛从忠、邓宗弼、张应雷、陶震霆同上。)

辛从忠  (白)     适才探马报道,云总镇离此不远,我等迎上前去。请!

(四八卦旗、八马童引云天彪同上,辛从忠、邓宗弼、张应雷、陶震霆同下马。)
辛从忠、
邓宗弼、
张应雷、

陶震霆  (同白)    参见总镇!

云天彪  (白)     众位将军少礼,同到大营叙话!

(云天彪、辛从忠、邓宗弼、张应雷、陶震霆同绕场,同下马。)

云天彪  (白)     众位将军少礼,请坐!

辛从忠、
邓宗弼、
张应雷、

陶震霆  (同白)    谢坐!

云天彪  (白)     众位将军可曾同那贼会过阵来?

辛从忠、
邓宗弼、
张应雷、

陶震霆  (同白)    末将等奉了蔡太师的将令,命我等听候总镇调遣,因此未曾与那贼会过阵来。

云天彪  (白)     原来如此。

(旗牌上。)

旗牌   (白)     营外来一大汉,手提两颗首级前来投降。

云天彪  (白)     叫他进来!

旗牌   (白)     大汉进帐!

(净扮杨腾蛟上)

杨腾蛟  (念)     杀却梁山头目,来到大营请功。

     (白)     草民与总镇叩头!

云天彪  (白)     壮士请起!

杨腾蛟  (白)     谢总镇!

云天彪  (白)     壮士请坐!

杨腾蛟  (白)     总镇在此,焉有草民的座位!

云天彪  (白)     有话叙谈,焉有不坐之理!

杨腾蛟  (白)     谢总镇!

云天彪  (白)     壮士高名上姓?到此何事?

杨腾蛟  (白)     草民叫杨腾蛟,祖居南旺镇。幼年间学了些武艺。只因家道贫穷,打铁为生。可恨梁山贼寇,屡屡前来骚扰,是草民约同本地百姓,立了一个乡团。不想那梁山头目王定六、郁保四,兵多将勇,夺了南旺,草民假意归降。昨日闻得总爷大兵到此,是小民杀了贼头王、郁二人,特将首级带来投降,还有南旺一班百姓,均在营门候令。今将首级献上!

云天彪  (白)     壮士义胆忠心,甚为可敬。

             且将首级号令营门!

旗牌   (白)     得令!

(旗牌持首级下。)

云天彪  (白)     壮士就在帐下听用,本镇先加你总管职衔。歇兵三日,攻打嘉祥!

杨腾蛟  (白)     谢总爷!

(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四龙套、参谋官、杨时、蔡京同上。)

蔡京   (西皮摇板)  辛、邓、张、陶真虎将,

             攻打濮州和嘉祥。

             马到成功贼胆丧,

             扫荡梁山灭宋江。

(丑旗牌上。)

丑旗牌  (念)     伏虎岗上逃活命,太师台前说详情。

     (白)     启禀太师:大事不好了!

蔡京   (白)     何事这等慌张?

丑旗牌  (白)     小人跟随梁姑老爷、家眷赴任,行至盐山地面伏虎岗上,遇见一班人役,言道是天津县,前来迎接知府大老爷上任的。不料竟是梁山的贼寇假扮县官,用药酒将一班人役尽行麻倒,竟将梁姑老爷并县君俱抢上梁山去了!

蔡京   (白)     不好了!

(吹牌子。)

杨时   (白)     既有这等之事,太师必须催动人马速灭此贼!

蔡京   (白)     吾那女儿、女婿既被宋江抢上山寨,只恐性命休矣!

(中军引下书人同上。)

中军   (白)     启太师:今有梁山宋江命人前来下战书。

蔡京   (白)     快将书信呈上!

中军   (白)     是!

(中军接信呈蔡京看。)

蔡京   (白)     待老夫拆开一观。

(吹牌子。)

杨时   (白)     但不知宋江信中是何言语?

蔡京   (白)     那宋江言道,今将吾女儿、女婿抢上山寨,并无别意。只要老夫班师退兵,他情愿将梁世杰夫妇送还。

杨时   (白)     以太师之见,怎样行事?

蔡京   (白)     老夫为女儿心急,也只好是退兵罢了。

杨时   (白)     太师此言差矣!想天子以二十万大兵交付太师,征剿梁山。今一战未交就要退兵,不但事出无名,且恐天子降罪!

蔡京   (白)     先生哪里知道,老夫只有此女,孝顺非常,老夫最为钟爱。况此女又常常患病,今日遭此大难,受此大惊,叫老夫是怎生舍得!

杨时   (白)     太师儿女之情虽重,只是国家之事为先。太师身为当朝首相,若以私废公,岂不被天下之人耻笑!

蔡京   (白)     但是老夫倒有一计在此。

杨时   (白)     有何妙计?

蔡京   (白)     朝中童贯,他曾受过老夫的厚恩。吾修书一封,叫他在天子面前设法启奏。

参谋官  (白)     小官倒有一计:太师书信之上就说天气炎热,军中瘟疫流行,三军患病,请天子下诏班师,等候秋凉再战。

蔡京   (白)     哈哈哈哈哈,此计甚好!笔墨伺候!

(吹牌子。)

蔡京   (白)     来,唤差官!

中军   (白)     差官走上!

(差官上。)

蔡京   (白)     这有书信一封,速速下到京都童大人那里。快去!快去!

差官   (白)     遵命!

(差官下。)

杨时   (白)     启太师:晚生多病,昨晚又发,要求太师放晚生归山养病!

蔡京   (白)     先生既欲归山,老夫也不便强留。

             来!命人带上黄金千两,送先生归山!

杨时   (白)     晚生无功,不能受禄,黄金断不敢领,望乞太师海涵!

蔡京   (白)     老夫薄意,莫非你嫌太轻了不成?

杨时   (白)     这……如此晚生谨领,就此叩别了!

     (西皮摇板)  辞别太师出大营,

             他为救女儿欺朝廷。

             奸权的黄金怎能领,

             倒不如一路上周济贫民。

(杨时下。)

蔡京   (白)     中军,拿吾令箭去到嘉祥,对云天彪言讲:现已奉了圣旨班师回朝,不必同梁山交战了!

中军   (白)     遵命!

(中军下。)

蔡京   (白)     就请你辛苦一趟,随同梁山送信之人同到梁山。见了宋江,就说老夫多多拜上,现已启奏朝廷,指日退兵,千万叫他速速送吾女儿、女婿下山。不得有误!

参谋官  (白)     遵命!

(参谋官下。)

蔡京   (白)     正是:

     (念)     无端大祸从天降,奉命出师一场空!

(蔡京下。)

【第十二场】

(陈希真、陈丽卿同上。)

陈希真  (西皮摇板)  冷艳山前杀贼党,

             又见明月出东方。

     (白)     我们行了四五十里,无有住处,这便怎好!

陈丽卿  (白)     前面有一村庄,其中定有大户人家,你我父女去到那里借宿一宵如何?

陈希真  (白)     言之有理,一同前去。

(陈希真、陈丽卿同绕场。)

陈希真  (白)     来此已是,待吾向前叫门。

             呔!开门来!

(院子上。)

院子   (白)     这般时候何人叫门?待我看来。

(院子开门。)

院子   (白)     原来是二位军官,到此何事?

陈希真  (白)     我们是远方来的,只因赶不上站头,要到此处借宿一宵,明日早行。望求方便方便!

院子   (白)     天色已晚,吾家主人已安歇了,待我请出小主人商议商议。

             有请少公子!

(云龙上。)

云龙   (白)     何事!

院子   (白)     外面来了两个军官,因赶不上站头,要到我们这里借宿一宵。

云龙   (白)     待我禀知太老爷知道。

(云龙急下,上。)

云龙   (白)     唤他二人进来。

院子   (白)     我家少主人请你二位进去!

陈希真  (白)     烦劳了!

院子   (白)     这就是我家少公子。

陈希真  (白)     原来是公子,老夫这里有礼了!

云龙   (白)     还礼!请坐!

陈希真  (白)     有坐!

云龙   (白)     二位打从何处而来?欲向何往?

陈希真  (白)     我们打从东京而来,往沂州投亲。行至飞熊岭,住了黑店,我父子二人将他们杀死;不料来至冷艳山,又遇大伙贼人,又同他们打了一仗,将他们尽行杀死。因此赶不上站头,特地来到贵府投宿。

云龙   (白)     原来如此。待我叫他们预备酒饭。

陈希真  (白)     家常随便,莫要费事。

云龙   (白)     正是:

     (念)     在家千日好,出外一时难。

(云龙下。)

陈希真  (白)     看这位公子少年英雄,定是宦门之后,尚未曾问过他的姓名。

陈丽卿  (白)     看此人威风凛凛,想必也会些武艺。

(云龙引云威同上。)

云威   (念)     闻听豪杰到我门,倒叫老夫喜在心!

云龙   (白)     我祖父来了!

云威   (白)     原来是二位军官。请坐!

陈希真  (白)     老伯父请上,待某拜见!

云威   (白)     请坐!请坐!

陈希真  (白)     来来,见过太老伯!

陈丽卿  (白)     参见太老伯!

云威   (白)     罢了。

             此位敢么是令郎公子么?

陈希真  (白)     正是小儿。

云威   (白)     龙儿,随同他到后面用饭去罢。

云龙   (白)     遵命!

(云龙拉陈丽卿同下。)

云威   (白)     请问阁下尊姓大名,意欲何往?

陈希真  (白)     小侄姓王名动,小儿名唤王荣。我父子乃东京人氏,要到沂州府投亲。因赶不上站头,特到贵府投宿,实实打扰不当。

云威   (白)     岂敢!

陈希真  (白)     请问老伯贵姓高名?

云威   (白)     老夫姓云,名威,就在这风云庄居住。

陈希真  (白)     风云庄,此名甚好!

云威   (白)     只因我们这庄内只有风、云二姓,共有五六百家,所以叫做风云庄。

陈希真  (白)     方才那位少年想是令郎公子?

云威   (白)     非也!他乃是老夫的孙儿,名唤云龙。我有一子,名叫天彪,现为景阳岗总镇。

陈希真  (白)     云天彪就是令郎么?

云威   (白)     正是小儿。

陈希真  (白)     小侄前在东京,也曾见过一面,乃是种老经略最得意之人也!

云威   (白)     夜已深了,请到后堂用饭!

陈希真  (白)     小侄打扰了!

云威   (白)     请!

(云威、陈希真同下。)

【第十三场】

(云龙、陈丽卿同上。)

云龙   (西皮摇板)  盖世英雄人人敬,

陈丽卿  (西皮摇板)  萍水相逢遇知音。

云龙   (白)     请坐!

陈丽卿  (白)     有坐!

(院子暗上。)

云龙   (白)     昨日闻得令尊大人言道:住了黑店,中途又遇贼寇。想仁兄父子二人以寡敌众,杀退贼人,真算得是英雄好汉!小弟愿闻其详。

陈丽卿  (白)     云兄听道!

     (西皮流水板) 云兄若要问其情,

             细听小弟说分明:

             我父子曾与高俅有仇恨,

             因此逃出东京城。

             那一日路过飞熊岭,

             误投黑店遇贼人。

             看破机关将贼俱杀尽,

             用火又把店房焚。

             催马加鞭往前进,

             冷艳山前又遇贼人。

             匹马单枪与贼会过阵,

             杀得他尸横旷野、血流成河,那贼无处把身存。

             大小毛贼俱杀尽,

             因此上投到了贵府门。

云龙   (西皮摇板)  听一言来喜吟吟,

             盖世英雄到我门。

     (白)     听仁兄之言,真是天神一般,英勇非常!小弟世代武职官员,也颇学些武艺,只是不得真传。还要求仁兄在此多住几日,小弟意欲拜仁兄为师,传授武艺。

陈丽卿  (白)     云兄吓!

     (西皮摇板)  说什么武艺无真传,

             细听小弟把话言:

             我自幼学习穿杨箭,

             十八般武艺也件件全。

             看仁兄也是英雄汉,

             还要领教你一番。

     (白)     云兄既是世代武职官员,定有家传专学,小弟倒要领教一二。

云龙   (白)     小弟学习花枪,只是不得妙诀,望祈仁兄指教!

陈丽卿  (白)     既然如此,我们何不比试比试?

云龙   (白)     望祈仁兄相让一二!

陈丽卿  (白)     太谦了!

     (西皮摇板)  手中托定了梨花枪,

云龙   (西皮摇板)  仁兄传授我参详。

陈丽卿  (西皮摇板)  二人院中且较量,

(陈丽卿、云龙同打快枪,云龙退,陈丽卿枪拄地。)

云龙   (西皮摇板)  果然枪法世无双!

陈丽卿  (白)     此名落地梨花枪,百战百胜。

云龙   (白)     领教了!

(陈丽卿、云龙同穿衣,同坐。)

云龙   (白)     小弟有一言,不好启齿。

陈丽卿  (白)     云兄有何金言,当面请讲。

云龙   (白)     小弟欲同兄台结为金兰之好,不知兄台意下如何?

陈丽卿  (白)     这只是弟高攀了!

云龙   (白)     兄台何必如此谦逊!

陈丽卿  (白)     不知兄台今年贵庚多少?

云龙   (白)     小弟今年一十八岁了。

陈丽卿  (白)     在下十九岁,吾倒痴长了。

云龙   (白)     家院,看香案伺候!

院子   (白)     是!

(院子摆香案,陈丽卿、云龙同拈香。)

陈丽卿  (白)     祝告皇天社稷、上下神祗:弟子王荣,今与云龙结为兄弟。日后有福同享,有难共济。如有三心二意,天其鉴之!

(吹打。陈丽卿、云龙同拜。)

陈丽卿  (西皮摇板)  弟兄结为金兰好,

云龙   (西皮摇板)  好似一母共同胞。

陈丽卿  (西皮摇板)  有朝一日时运到,

云龙   (西皮摇板)  愿为朝廷立功劳!

(云龙、陈丽卿、院子同下。)

【第十四场】

(陈希真、云威同上。)

陈希真  (西皮摇板)  知己相逢世间难,

云威   (西皮摇板)  愿与豪杰共盘桓。

     (白)     请坐!

陈希真  (白)     告坐!

云威   (白)     昨日与阁下畅谈一夜,知阁下抱负不凡。怎奈朝中奸臣当道,闭塞贤路,埋没了多少英雄,真真令人可恨!

陈希真  (白)     小侄性情冷淡,质陋才庸,何劳老伯称赞!

云威   (白)     以阁下之才,不为朝廷出力,深为可惜。阁下打从东京而来,还有一位大英雄也是因奸臣当道,不愿为官,老夫深为仰慕。老夫虽未见过此人,深知此人的韬略,阁下可知此人么?

陈希真  (白)     但不知此人姓甚名谁?

云威   (白)     此人名叫陈希真。

陈希真  (白)     哦,陈希真?

云威   (白)     正是!闻听人言,此人当了道士了。

陈希真  (白)     咳,若提此人,他如今连道士也当不成了!

云威   (白)     吓!却是为何?

陈希真  (白)     只因他以事得罪了高俅父子,性命难保,如今他不知逃往哪里去了!

云威   (白)     不好了!

     (西皮摇板)  听一言来怒气生,

             大骂高俅狗谗臣!

             英雄被困不提引,

             反要害他命残生。

     (白)     似这样出类拔萃之人,你不用他倒也罢了,为何反要害他的姓名,真真令人闻之落泪!

陈希真  (白)     哎呀老伯,你当真爱惜那陈希真么?

云威   (白)     哪里还有假的不成?只是老夫无缘同他相见!

陈希真  (白)     伯父呀!小侄不才,就是陈希真在此!

(陈希真跪。)

云威   (白)     此话当真?

陈希真  (白)     正是!

云威   (白)     陈道子,你好不想煞我也!

(云威扶陈希真起。)

云威   (西皮摇板)  听说是一声陈希真,

             倒叫老夫喜在心。

             无意相逢三生幸,

             一同对坐叙寒温。

     (白)     道子,你方才言道,得罪高俅父子要害你姓名,你是怎生脱逃,快快讲来!

陈希真  (白)     伯父容禀!

     (西皮二六板) 未曾开言两泪淋,

             尊一声伯父听详情:

             高世德从来不安分,

             玉清宫看见吾女陈丽卿。

             言语不和相争论,

             也是我再三来调停。

             那厮归家痴心未断尽,

             又令人前来提婚姻。

             我只得假意来应允,

             低心下气稳住他的心。

             那一日用酒灌醉将他捆,

             因此上逃出了东京城。

云威   (白)     如此说来,随你同行之少年莫非就是女公子么?

陈希真  (白)     正是小女丽卿。

云威   (白)     久闻人言,令嫒有女飞卫之称,果然是名不虚传了!

陈希真  (白)     岂敢!

(云龙拉陈丽卿手同上。)

陈丽卿  (西皮摇板)  弟兄结拜甚欢畅,

云龙   (西皮摇板)  祖父台前问安康。

云威   (白)     龙儿,你不要同她拉拉扯扯。她乃是一女子,就是吾常对你说的那一个女飞卫,就是她!

陈希真  (白)     吓,伯父,令孙可曾定下亲事没有?

云威   (白)     今春他父亲已与他定下了。

陈希真  (白)     但是不知哪一家?

云威   (白)     就是沂州府的防御官刘广之女。

陈希真  (白)     如此说来,我们倒是亲眷了。

云威   (白)     莫非道子同他有亲么?

陈希真  (白)     正是。刘广同小侄乃是两姨之亲。他的女儿名唤慧娘,生就一双慧眼。黑夜之间,无论远近,接物如同白昼。前三年,曾遇一老尼,将她带至深山,教了许多兵法。此女十分聪敏,心思灵巧非常,有女诸葛之称,今年已十八岁了。

云威   (白)     吾家得此贤德媳妇,真乃是家门之幸也!

陈希真  (白)     小侄前日说到沂州投亲,正是投奔刘广。

云威   (白)     但是他自已削去官职,正在不得意之时。莫若你父女就在此处居住,岂不免受奔波?

陈希真  (白)     待小侄到那里观看动静如何。倘若不能存身,再来叩拜。

云威   (白)     只恐他那里未必似老夫这样僻静。

陈希真  (白)     小侄明日就要起行。

云威   (白)     既然道子去心甚急,老夫有至小儿天彪家信一封,沂州府离景阳镇不远,烦劳带去。

陈希真  (白)     遵命!

云威   (白)     后堂排宴,与你父女饯行。

陈希真  (白)     又要叨扰。

(众人同下。)

【第十五场】

(四家将、刘麒、刘麟同上。)

刘麒   (西皮摇板)  弟兄一同出村庄,

刘麟   (西皮摇板)  郊外射猎散散心。

刘麒、

刘麟   (同白)    俺——

刘麒   (白)     刘麒。

刘麟   (白)     刘麟。

刘麒   (白)     吾父刘广,只因得罪了高封,罢了官职,全家俱来到这安乐村居住。今日我弟兄闲暇无事,不免到郊外射猎一回。

             家将!

四家将  (同白)    有!

刘麒   (白)     郊外去者!

     (西皮摇板)  人来与爷往前进,

(四家将、刘麒、刘麟同绕场。)

刘麒   (西皮摇板)  见一白兔下山林。

     (白)     那边有一白兔,撒鹰追赶!

(众人同下。)

【第十六场】

(陈丽卿随陈希真同上)

陈希真  (西皮摇板)  父女离了风云庄,

             云威慷慨世无双。

             多蒙待我恩义广,

     (白)     呀!

     (西皮摇板)  我儿不走为哪桩?

     (白)     我儿为何不走?

陈丽卿  (白)     这坐骑不知为了何事只是频跳?

陈希真  (白)     想是肚带太紧了。

陈丽卿  (白)     爹爹先行,待孩儿收拾收拾。

陈希真  (白)     我儿就要来吓!

     (西皮摇板)  加鞭且把柳林进,

             只见红日往西沉。

(陈希真下。)

陈丽卿  (白)     这马一点亏也不吃,肚带微紧了些,它就不走了。

(内喊声。)

陈丽卿  (白)     吓,看那草中有一白兔,待我射它一箭。

(陈丽卿寻觅。)

陈丽卿  (白)     看白兔钻在乱草之中,半空又飞来一雕,待我将它射下。

(陈丽卿射雕落地,拾着。)

陈丽卿  (白)     这一箭竟穿透了它的咽喉了!

(刘麟。上)

刘麟   (白)     呔!那一少年,还俺的雕来!

陈丽卿  (白)     这雕是我射的,怎能还你?

刘麟   (白)     休得胡言!看刀!

(陈丽卿、刘麟同起打,刘麒追上,同打陈丽卿。陈丽卿败下,刘麒、刘麟同追下。)

【第十七场】

(陈希真上)

陈希真  (白)     为何这么久还不见我儿前来?

(内喊声。)

陈希真  (白)     那里喊杀之声,待我赶上前去!

(陈希真急下。)

【第十八场】

(陈丽卿上,刘麒、刘麟同追上,同起打。陈希真上。)

陈希真  (白)     莫要动手!莫要动手!皆是自家人!

刘麒   (白)     原来是姨丈到了,甥男有礼!

陈希真  (白)     罢了。

             来来来,见过你二位表兄。

刘麟   (白)     这是何人?

陈希真  (白)     这是我女儿陈丽卿呐!

刘麒、

刘麟   (同白)    原来是表妹到了。但不知姨丈因何到此?

陈希真  (白)     我父女此番特地投奔你父亲来了!为何你二人在此射猎?

刘麒   (白)     我父自罢官之后,将房产都变卖了,全家已搬到前村来了。

陈希真  (白)     这倒巧得很。若不是遇着二位贤甥,老夫倒多走了路了。

刘麒   (白)     一同请至舍下。

陈丽卿  (白)     只是二位表兄的雕被我射杀了,爹爹务要买一只来赔!

刘麒   (白)     小事,小事,不要紧!不要紧!同至舍下,请!

(众人同下。)

【第十九场】

(刘广上。)

刘广   (西皮摇板)  削职为民把身藏,

             安乐村中奉高堂。

(刘麒上)

刘麒   (白)     启禀爹爹:陈希真姨丈到了!

刘广   (白)     有请!

(陈丽卿、刘麟引陈希真同上。)

陈希真  (白)     吓,襟丈!

刘广   (白)     道子,请坐!

陈丽卿  (白)     参见姨丈!

刘广   (白)     这是何人?

陈希真  (白)     这就是小女丽卿。

刘广   (白)     哎吓呀呀呀!我倒不认识了。

             刘麒,带你表妹后堂见过你祖母!

刘麒   (白)     遵命!

(刘麒引陈丽卿同下。)

刘广   (白)     道子,因何至此?

陈希真  (白)     咳!一言难尽了!

     (西皮原板)  都只为那高俅贼奸佞,

             纵容那高世德父子横行。

             玉清宫见吾女两相争论,

             也是我用好言与他赔情。

             那贼子回家去——

     (西皮快流水板)痴心未尽,

             要与我女来提亲。

             我只得花言巧语来应允,

             用酒劝醉捆住他的身。

             父女只得来投奔,

             乔装改扮出东京。

刘广   (西皮摇板)  大骂高贼狗奸佞,

             枉害忠良为何情!

             高封与我也有仇恨,

             不知何日把冤伸?

陈希真  (白)     同到后堂叩见伯母!

刘广   (白)     弟当奉陪。正是:

     (念)     奸臣在朝乱胡行,

陈希真  (念)     英雄无处把身存。

(刘广、陈希真、刘麟同下。)

【第二十场】

(大吹打。四龙套、四上手、四家将、辛从忠、邓宗弼、张应雷、陶震霆、中军、云天彪同上。)

云天彪  (点绛唇牌)  杀气冲霄,经纶怀抱,传令号,地动山摇,要把梁山扫。

辛从忠、
邓宗弼、
张应雷、

陶震霆  (同白)    参见元帅!

云天彪  (白)     众位将军少礼!

辛从忠、
邓宗弼、
张应雷、

陶震霆  (同白)    吓!

云天彪  (念)     奉命坐镇在景阳,统领貔貅百万郎。忠心义气冲霄汉,要学当年关云长!

     (白)     本帅,云天彪,官居景阳岗都总管。今奉蔡太师之命攻打嘉祥,连日与呼延灼交战,未见胜负,今日定要与那贼见一高下!

差官   (内白)    火牌到!

云天彪  (白)     有请!

(四龙套、差官同上。)

差官   (白)     蔡太师有令:只因天气炎热,营中军士多病,已奉圣旨班师回朝;着云天彪并辛、邓、张、陶四将,各归本任,不得有误!

云天彪  (白)     后帐排宴,与大人接风!

差官   (白)     军令在身,不敢久停。告辞了!

(差官、四龙套同下。)

云天彪  (白)     呀!想那蔡京奉命出师,一战未交就要班师回朝,岂不是枉费了国家的钱粮!

辛从忠  (白)     想我等同贼兵交战,看看就要成功,一旦功废半途,岂不可惜!

云天彪  (白)     本帅倒有一计在此。

辛从忠、
邓宗弼、
张应雷、

陶震霆  (同白)    元帅有何妙计?

云天彪  (白)     我等就此拔营,那呼延灼必来追赶。众位将军在四面埋伏,待他出兵,诈开城门,一齐杀进城去。本帅带兵攻打濮州,哪怕那林冲飞上天去!

辛从忠、
邓宗弼、
张应雷、

陶震霆  (同白)    此计甚好!

             众将官,起兵前往!

(辛从忠、邓宗弼、张应雷、陶震霆带四上手双下,四龙套、家将引云天彪同下。)

【第二十一场】

(四龙套、四下手、呼延灼同上。)

呼延灼  (白)     俺,双鞭呼延灼,奉了大哥之命镇守嘉祥。昨日与云天彪打了一仗,不分胜负。今日不见他兵马前来,是何缘故?且听探马一报。

(探子上。)

探子   (白)     云天彪大兵退去!

呼延灼  (白)     再探!

(探子下。)

呼延灼  (白)     且住!适才探马报道,云天彪兵退,不知是何缘故?想是那蔡京调他回朝。趁此机会劫杀一阵,抢夺他的器械。

             来,杀上前去!

(四龙套、四上手、云天彪同上,对阵,同起打。云天彪诈败,呼延灼追下。)

【第二十二场】

(四龙套引辛从忠、邓宗弼、张应雷、陶震霆同上。)
辛从忠、
邓宗弼、
张应雷、

陶震霆  (同白)    众将官!假扮呼延灼人马,前去叫城!

(众人同绕场。二军士同上城把守。)

四龙套  (同白)    开城!

二军士  (同白)    何人叫城?

四龙套  (同白)    呼将军得胜而回,快快开城!

(二军士同开城,辛从忠、邓宗弼、张应雷、陶震霆、四龙套同入城,同下。)

【第二十三场】

(四龙套、四英雄引林冲同上,云天彪、四龙套、四上手同上,同起打,云天彪败下,林冲追下。辛从忠、邓宗弼、张应雷、陶震霆同上,追林冲,同起打,林冲败,下。云天彪、四龙套、四上手同上,同攻濮州城,同入城,同下。)

【第二十四场】

(林冲、呼延灼随四龙套双上。)

林冲   (白)     我等中了那贼诱兵之计,将嘉祥、濮州两处失守,不免到大哥台前请罪便了!

(众人同下。)

【第二十五场】

(四龙套、吴用、戴宗、宋江同上。)

宋江   (西皮摇板)  胸中妙计安排定,

             蔡京果然退了兵。

             将身且把忠义堂进,

             且听探子报军情。

(探子上。)

探子   (白)     启大王:今有白日鼠白胜被高封擒去,囚在监牢。

宋江   (白)     再探!

(探子下。)

宋江   (白)     军师,白贤弟被高封擒去,如何是好?

吴用   (白)     就命戴宗带上黄金百两去到沂州府,对阮其祥言道,叫他在高封面前保全白贤弟的性命。若能解往省城,我等就可在半路劫杀。那阮其祥爱财如命,定必允从!

宋江   (白)     此计甚好!

             戴贤弟,快快前去!

戴宗   (白)     遵命!

(戴宗下。呼延灼、林冲同上。)

林冲   (念)     失守城池转回山,

呼延灼  (念)     弟兄满脸带羞惭!

     (白)     参见大哥!

宋江   (白)     二位贤弟,回山做甚?

林冲、

呼延灼  (同白)    是小弟等一时大意,中了云天彪诱兵之计,已将嘉祥、濮州失守,望求大哥恕罪!

宋江   (白)     我已同蔡京约定退兵,他为何又叫云天彪夺我城池,是何理也!

吴用   (白)     想是路途遥远,文报不及。

宋江   (白)     二位贤弟,后帐歇息。

林冲、

呼延灼  (同白)    谢大哥!

(探子上。)

探子   (白)     王差官求见!

宋江   (白)     唤他进来!

探子   (白)     王差官进帐!

(参谋官捧金珠上。)

参谋官  (念)     离了中军帐,来此忠义堂。

     (白)     小官王宏,叩见大王!

宋江   (白)     罢了。

参谋官  (白)     今奉蔡太师之命,已将十万金珠备齐送呈,望大王早早放回梁贵人、县君回去。

宋江   (白)      !胆大蔡京!前日已允退兵,为何又叫云天彪将我嘉祥、濮州城池夺去,是何道理?

参谋官  (白)     这……也是路途遥远,号令呼应不及。

宋江   (白)     你回去对蔡京言讲,要依我三件大事!

参谋官  (白)     但不知哪三件?

宋江   (白)     第一件,要将郁保四、王定六我两个兄弟的首级送回梁山;第二件,要将嘉祥、濮州两处退归于我;第三件,要将杨腾蛟、云天彪两个狗头送来。三件有一件不从,休想放梁世杰夫妇!

参谋官  (白)     遵命!

(参谋官下。)

宋江   (白)     我有意攻打那沂州府城,不知军师意下如何?

吴用   (白)     若打沂州,须等候戴宗回来再议。只是沂州城南有几个村庄甚是殷富,那牛庄并安乐村二处富户更多。不如先派几位好汉攻打村庄,方为上策。

宋江   (白)     既然如此,就命雷横、秦明、花荣、张清、武松、周通、陈达、李逵带领一千人马,前去攻打便了。

(宋江、吴用、四龙套同下。)

【第二十六场】

(刘夫人、刘麒妻、刘麟妻、刘慧娘、刘母同上。)

刘母   (西皮摇板)  一家人离了沂州城,

             安乐村中且停身。

             将身且把后堂进,

             大小团聚乐天伦。

(刘广上。)

刘广   (西皮摇板)  避难之事安排定,

             见了老母说分明。

     (白)     孩儿参见母亲!

刘母   (白)     罢了,一旁坐下。

刘广   (白)     告坐。启禀母亲:女儿既然看出此庄不久必有兵火之灾,孩儿已将细软等物运到沂州孔厚那里,还望母亲速速同到沂州为是。

刘母   (白)     慧儿乃是一女子,说什么此处有刀兵之灾,吾想吉人自有天相,不必多言!

刘慧娘  (白)     孙女启禀祖母:孙女曾受仙人传授,善观气运。此地不出三日,定绝人烟,祖母幸勿大意!

刘母   (白)     嗳,女孩儿家晓得什么!

陈希真  (内白)    走吓!

(陈希真上。)

陈希真  (西皮摇板)  适才村前得一信,

             梁山贼兵到来临。

             迈步且把后堂进,

             再与襟丈把话论。

     (白)     哎呀襟丈!大事不好了!

刘广   (白)     何事惊慌?

陈希真  (白)     我方才在村前游玩,见了一伙难民,言道梁山贼兵无数,逢村抢村,逢镇抢镇,不久就要杀到我们村庄来了。我等务要速速躲避要紧!

刘广   (白)     车辆等我已准备下了,只是老母不肯相信。

陈希真  (白)     待我前去劝来。

             老伯母,梁山贼寇已离此不远;若再迟延,我等性命休矣!

刘母   (白)     竟有这样之事!我们往哪里逃避呀?

刘广   (白)     上了车辆再讲!

             来,将车辆打上,速速带马!

(八家将、刘麒、刘麟、陈丽卿同上。)

刘广   (白)     吾同两个孩儿保定老母,家眷人口还求道子保护!

陈希真  (白)     那个自然。

陈丽卿  (白)     慧妹妹有奴家一人保护,料然无妨!

刘广   (白)     好!看天色日已将落,我们还要多备些灯笼火把。

陈希真  (白)     休得耽延,速速出庄去者!

(众人同下。)

【第二十七场】

(众百姓同跑上,众贼兵同上,刘广、刘麒、刘麟随车同上。武松、秦明双上,同冲杀。刘麒引刘母同下。刘广、刘麟、武松、秦明同起打,刘广败下,武松、秦明同追下。雷横上,陈丽卿引刘慧娘同上,周通冲刘慧娘下,周通追下。陈丽卿、雷横同起打,陈丽卿下,雷横追下。陈希真上,张清追上,同起打,陈达追上,同打,陈希真败下,张清追下。刘广上,武松追上,打。花荣上,放箭,刘广带箭下。刘麒妻、刘麟妻同上,对花荣、武松同打下。)

【第二十八场】

(陈希真引刘夫人同上,刘广上,陈希真拔箭。)

刘广   (二黄摇板)  在阵中只杀得天昏地暗,

             不见了老娘亲心碎胆寒。

             不防那狗贼子暗放冷箭,

             险些儿一命丧黄泉。

     (白)     适才同贼大战,也不知我的母亲哪里去了,待我再去追寻!

陈希真  (白)     你身带重伤,焉能交战?

刘广   (白)     休要拦阻,我定要寻找我的母亲!

(刘广上马跌倒,陈丽卿、刘夫人同扶起。)

陈希真  (白)     襟丈,你休得着急,那旁山腰之内有一山神庙,你我且到那里,待我替你去寻伯母就是。

(陈希真、刘广、刘夫人同绕场。陈丽卿上。)

陈丽卿  (白)     爹爹可曾看见我慧妹妹么?

陈希真  (白)     并不曾看见。

陈丽卿  (白)     待奴家再入贼营便了!

(陈丽卿急下。陈希真、刘广、刘夫人同下。)

【第二十九场】

(急急风牌。四龙套、四上手、四家将、云天彪同上,同绕场,同下。)

【第三十场】

(四下手、周通押刘慧娘上,陈丽卿追上,枪刺周通倒,夺马,扶刘慧娘上马,四下手抬周通同下。武松、秦明、张清、陈达同上,陈丽卿对打,败下。云天彪上,起打,武松、秦明、张清、陈达同败下,云天彪耍大刀花,下。)

【第三十一场】

(陈丽卿引刘慧娘同上,院子上。)

院子   (白)     原来是二位小姐,但不知我家老爷现在何处?

陈丽卿  (白)     就在山后山神庙内,你要随我来。

(陈丽卿、刘慧娘、院子同下。)

【第三十二场】

(陈希真、刘广、刘夫人、刘麟同上,陈丽卿随刘慧娘引院子同上。)

院子   (白)     叩见老爷,大事不好了!

刘广   (白)     何事惊慌?

院子   (白)     小人奉了老爷之命押解车辆去至府城,怎奈城门关闭,车辆不能进去。小人将车辆暂存城外雷音寺内,小人一人混进城去,见了孔老爷。那孔老爷言道:高封出城巡查户口,正遇着大公子背负太夫人逃难,被高封捉拿到府中,串通了梁山贼寇白胜,说老爷与梁山同党,已将公子并太夫人囚禁监牢,叫小人前来与老爷送信。

刘广   (白)     高封吓,高贼!我同你有何冤仇,你如此地害我?也罢,待我自行投案。纵然将我千刀万剐,只要救得老母的性命,虽死无恨!

陈希真  (白)     哎呀襟丈吓!想那高封与你仇深如海,他正要拿你,你今反自去首案,纵然将你杀死,他也未必肯放老伯母,你岂不是白白地反送了一条性命!

刘广   (白)     如此说来,我母亲性命难保!道子,你夙有智谋,你要快快设计搭救我母亲性命!

(刘广跪。陈希真扶刘广起。)

刘广   (二黄摇板)  走向前来忙跪定,

             速把良谋巧计生。

陈希真  (二黄摇板)  这件事好叫我把眉头来皱,

             一时间想不出巧计良谋。

             恨只恨贼高封下了毒手,

             怕的是老伯母性命难留。

             他二人在监牢怎能搭救,

             忽然一计上心头。

     (白)     哎吓,襟丈吓!事到如今,并无别计。我们若要搭救伯母同大公子的性命,非劫监杀狱不可!

刘广   (白)     既然如此,我们何不就去!

陈希真  (白)     慢来,慢来!想那高封,武艺虽不高强,只是他惯用妖术邪法,城中又有李飞豹十分骁勇,你我只得数人,岂不是寡不敌众!况且那贼已将城门紧闭,盘查甚严,我等纵然混进城去,也难成功。

刘广   (白)     但是仓促之间,哪里来的兵将!

陈希真  (白)     以我之见,现有苟桓弟兄在猿臂寨落草,此地离猿臂寨不远,况他弟兄受过你我的厚恩,此番前去,他必定拔刀相助!

刘广   (白)     但是我刘广世受国恩,今日同到猿臂寨,与草寇同党,岂不辜负朝廷?

陈希真  (白)     襟丈此言差矣!想我陈希真也是大宋臣民,虽然被奸臣陷害,一时避祸在此,日后也还想报效朝廷。常言道得好:尽忠不能尽孝,尽孝不能尽忠。眼前伯母有杀身之祸,若再迟延,那高封下了毒手,岂不是悔之晚矣!

刘广   (白)     既然如此,事不宜迟,我等就此前往!

陈希真  (白)     且命二贤甥先去与苟氏兄弟送上一信,我等随后即至。

刘广   (白)     刘麟!

刘麟   (白)     在!

刘广   (白)     速到猿臂寨送信,不得有误!

刘麟   (白)     遵命!

(刘麟下。)

陈希真  (白)     事不宜迟,大家一同前往!

(众人同下。)

【第三十三场】

(四龙套、四下手、范成龙、真祥麟、苟桓、苟英同上。点绛唇牌。)

苟桓   (念)     我父在朝是忠良,奸臣陷害遭祸殃。

苟英   (念)     弟兄逃出天罗网,猿臂寨上自为王。

苟桓   (白)     俺,苟桓!

苟英   (白)     苟英!

苟桓   (白)     我父苟邦远,宋室为臣。只因与奸臣童贯不和,被他陷害,斩首金街,又将我弟兄二人拿在监牢,看看就要问斩,幸蒙恩人陈希真托了高俅,上下打点,才救了我兄弟的性命。是俺无处投奔,就在这猿臂寨落草为寇,倒也安然快乐。

             喽啰的,伺候了!

(探子上。)

探子   (白)     刘二公子前来拜望!

苟桓   (白)     有请!

探子   (白)     有请!

(刘麟上。)

刘麟   (白)     吓,寨主!

苟桓、

苟英   (同白)    公子请坐!

刘麟   (白)     告坐。

苟桓   (白)     公子驾到必有所为!

刘麟   (白)     寨主有所不知:只因梁山贼寇抢掠村庄,是俺全家逃难,不料我家祖母与我大哥刘麒被高封那贼拿到沂州,囚禁监牢,并要捉拿我父治罪。现有陈希真也在我家一同逃难,无处藏身,要到贵寨躲避,特命在下前来送信。不知寨主可能容纳否?

苟桓   (白)     公子说哪里话来!想令尊大人待俺恩重如山,陈希真又是俺弟兄的救命大恩人,果然到此,乃是俺山寨之幸也!

             贤弟!

苟英   (白)     在!

苟桓   (白)     命你先带领五百喽啰前去迎接恩人!

苟英   (白)     得令!

苟桓   (白)     转来!此番前去必须青衣小帽,跪道相迎,与陈恩人牵马随镫!

苟英   (白)     遵命!

(苟英下。)

苟桓   (白)     喽啰兵!整齐队伍,一同下山,迎接恩人去者!

(众人同下。)

【第三十四场】

(刘麒妻、刘麟妻、刘广、陈丽卿、刘慧娘、刘夫人、陈希真同上,同转场,同下。)

【第三十五场】

(四龙套、四手下、刘麟随苟桓、苟英青衣罗帽同上,同跪迎。刘麒妻、刘麟妻、刘广、陈丽卿、刘慧娘、刘夫人、陈希真同上。)

陈希真  (白)     苟将军请起!

(陈希真拉苟桓同下。四龙套、四手下、刘麟、苟英、刘麒妻、刘麟妻、刘广、陈丽卿、刘慧娘、刘夫人同下,同上,同坐。)
苟桓、

苟英   (同白)    恩人在上,受我弟兄大礼参拜!

陈希真  (白)     老朽何德能,敢劳贤昆仲这般优礼相待!

苟桓   (白)     启禀恩公:想俺苟桓兄弟被奸臣所害,已是垂死的囚徒,蒙恩公大恩,救了性命。今日得见尊颜,如睹天日,可称是重生的父母、再造的爹娘。俺苟桓纵然剜出心肝,也难报大德!今当良辰吉日,就请恩人在此以为寨主。我弟兄二人情愿执鞭随镫,不论刀山剑树,恩公驱遣,万死不辞!

陈希真  (白)     想俺陈希真此番到来投奔二位,一则求救舍亲刘老夫人,二者逃脱自己的性命。二位若要如此,老朽即当告退,再不敢在此停留了!

苟桓   (白)     恩公再三不肯,先请畅饮几杯,再议此事。

             来!摆宴伺候!

(四龙套同摆宴席。吹打。)

苟桓   (白)     待俺与恩公把盏,

陈希真  (白)     这就不敢当!

苟桓   (白)     请!

陈希真、
苟英、
刘麟、

刘广   (同白)    请!

苟桓   (白)     告便!

陈希真  (白)     请便!

(苟桓手招苟英出席。)

苟桓   (白)     你看恩公再三不肯在此为主,我倒有一计在此。

苟英   (白)     兄长有何妙计?

苟桓   (白)     你附耳上来。

(苟英听。)

苟英   (白)     此计甚好!

苟桓   (白)     贤弟在此陪伴同饮,愚兄在寨门等候便了。

(苟桓下。)

苟英   (白)     恩公得罪高俅,刘将军又与高封仇深似海,吾弟兄二人不才,定要将高贼大小人口拿来与二位恩人报仇雪恨!

刘广   (白)     倘能救出家母,刘广则感恩不尽也!

(范成龙上。)

范成龙  (白)     启禀陈将军:我家寨主在辕门以外请将军答话!

陈希真  (白)     烦劳引路。

(范成龙、陈希真同下。陈希真上。苟桓赤身吊树上,一手持刀。)

陈希真  (白)     吓!苟寨主,你这是何故吓?

苟桓   (白)     恩人容禀:我弟兄受你的大恩,虽死难报。是俺再三让你以为寨主,略表存心,怎奈你再三不允。俺今日就把这绳索割断,落一个粉身碎骨,以报大恩!

(苟桓持刀欲割断绳。)

陈希真  (白)     你、你、你、你休得如此!老朽遵命就是!

苟桓   (白)     恩公休要反悔!须立盟誓,俺方下来。

陈希真  (白)     我陈希真若要反悔,日后死在刀剑之下!

             你、你、你快快请了下来!

(四龙套同扶苟桓下。)

陈希真  (白)     看衣更换!

(苟桓更衣。)

苟桓   (白)     同到聚义堂。

(众人同绕场,苟桓扶陈希真坐正位。)

苟桓   (白)     寨主请上,受我等一拜!

陈希真  (白)     不料我陈希真尚有这等一般魔障,待我望东京拜过圣恩!

(陈希真设香案。)

陈希真  (叫头)    圣上吓,我主!

     (白)     微臣陈希真避难在此,满腹含冤,未能得报,区区之心,诚不敢一日忘陛下也!

     (西皮慢二六板)拜谢皇恩把话讲,

             眼望东京两泪汪。

             我世受国恩皇恩真浩荡,

             也曾血战在沙场。

             恨朝中童贯、蔡京一班狗奸党,

             卖国求荣、败坏纲纪、蒙哄君王、忠臣不敢把本上,害得他一个个四散逃亡。

             臣也被害遭冤枉,

             来在这猿臂寨中暂把身藏。

             从今后招兵买马、聚良将,

             愿为朝廷作边防。

             先除朝中贼奸党,

             再杀梁山贼宋江。

             但愿得海晏河清太平共安享,

             同为皇家坐栋梁。

             谢过皇恩且把聚义堂来上,

     (西皮摇板)  众位英雄听端详。

     (白)     众位弟兄儿郎听者:我陈希真今日在此做了寨主,一切事宜照旧,不须更改。刘广、苟桓同掌兵权,务要同心协力;刘慧娘参赞军机,刘麟、陈丽卿护卫中军,范成龙兼管仓库。分派已毕,大家务要齐心努力,不得有误!

苟桓、
苟英、
刘广、
刘麟、
陈丽卿、

刘慧娘  (同白)    我等遵命!

刘广   (白)     但不知怎样去救我的老母亲?

陈希真  (白)     我想此事只可智取,不可力敌。昨日已命刘襟丈的管家到孔厚家中探听消息。倘若他们将老母并大公子解往省中,我等就可在途中劫抢。如其不能,吾想后天乃是中元佳节,慈云寺盂兰大会,我们均扮做烧香的模样,混进城去里应外合,定能成功。

(探子上。)

探子   (白)     启禀寨主:寨外来了一个人。口称是是刘府上的管家,有要事求见。

陈希真  (白)     快快唤他进来!

探子   (白)     管家走上!

(院子上。)

院子   (白)     叩见老爷!

刘广、

陈希真  (同白)    命你打探之事如何?

院子   (白)     小人奉了孔老爷之命,言道那高封将太夫人并大公子与梁山白胜断成一案,囚在监牢。高封已进省去了,若想打救太夫人、大公子,非有大门路不可。现在各城关闭,城中的盂兰大会都禁止了。

陈希真  (白)     城内禁止了善会!那城外法源寺可曾禁止?

院子   (白)     城外倒不曾禁止。

陈希真  (白)     城外既不曾禁止,我们就到法源寺也好。只是必须有人混进城去,做一内应,方可成功。但是寨中之人的面貌他们都认识,只有真贤弟的面貌口音件件相宜,况他又在江湖,倒可以去得,再叫小女相帮,万无一失了。

             吓女儿,此番你要走上一趟!

陈丽卿  (白)     孩儿遵命!

陈希真  (白)     只是这样断断去不得,必须改扮前去,只恐我儿不肯。

陈丽卿  (白)     爹爹说哪里话来!太婆并表兄命在旦夕,孩儿岂敢袖手旁观!

陈希真  (白)     你要去,必须扮作跑马卖艺之人,方可前去。

陈丽卿  (白)     吓哎爹爹,怎么叫孩儿扮起粉头武妓来了!

陈希真  (白)     哎呀儿呀!常言道得好,心正不怕影儿斜!只为救你太婆并你表兄的性命,一时权变,有何妨碍?

陈丽卿  (白)     但恐日后为人耻笑……

刘广   (白)     甥女若要救出我的母亲,此恩非浅。如若不然,我就跪下了!

陈丽卿  (白)     姨丈请起,甥女前去就是!

陈希真  (白)     但是还少一个鸨母。

苟桓   (白)     寨中王头目有一姑母,尉迟大娘,倒有些武艺,可以去得。

陈希真  (白)     快快叫她前来!

苟桓   (白)     尉迟大娘走上!

(尉迟大娘上。)

尉迟大娘 (念)     奴家生来最好武,人人称我是壮老虎。

     (白)     寨主叫我做什么吓?

苟桓   (白)     陈寨主唤你!

尉迟大娘 (白)     参见陈寨主!

陈希真  (白)     罢了。

             看此人生得倒也雄壮!

             我今命你扮作老鸨的模样,随同小姐前往沂州。

尉迟大娘 (白)     就是我们两个人去吗?

陈希真  (白)     还有真头领跟随。

尉迟大娘 (白)     好好!我们这个样去是不行,还要打扮打扮才好。

陈丽卿  (白)     我们去改扮起来!

(陈丽卿、尉迟大娘同下。)

陈希真  (白)     我等准备船只,由水路而进,到了法源寺会齐。老夫扮作卖瓜的汉子,先进城去。但是一件。

苟桓、
苟英、
刘广、
刘麟、

刘慧娘  (同白)    哪一件?

陈希真  (白)     刘襟丈,你在沂州居官多年,可知那城中富豪子弟是哪一家为首?

刘广   (白)     沂州城内富豪,惟有万俟春弟兄二人最为豪富,惯交官长,终日淫赌,无所不为。

陈希真  (白)     但不知他在城中哪里居住?

刘广   (白)     就在东城内居住。

陈希真  (白)     既然如此,我们就进东门,假意就说是到他家中挂号,那把城之人定不阻拦。

             真贤弟,你要记下了!

真祥麟  (白)     遵命!

陈希真  (白)     襟丈带领三百名喽啰,等到三更时分,在城外放火为号,我等城内接应。

刘广   (白)     遵命!

陈希真  (白)     苟桓听令!命你带领一百名喽啰,直到监牢,先将老伯母并刘大公子救出,送到船中,不得有误!

苟桓   (白)     遵命!

陈希真  (白)     刘麟听令!命你在渡口看守船只,不得有误!

刘麟   (白)     遵命!

陈希真  (白)     分派已毕,大家准备,明日改扮起来,一同前往。正是:

     (念)     准备干戈探虎穴,

苟桓、
苟英、
刘广、
刘麟、

刘慧娘  (同念)    安排舟楫渡龙潭!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261 ┊ 字数:21951 ┊ 最后更新:2017年07月13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