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晋阳宫》

主要角色
李渊:老生
张妃:旦
尹妃:旦
裴寂:丑

情节
隋炀帝不修国政,专事巡幸。命唐公李渊(即唐高祖)为晋阳(即山西太原府隋之东都)留守,率领宫眷,驻跸江都(小说本载炀帝至扬州看琼花即是),乐而忘返。晋阳宫内,只有张、尹二妃,寂寞良宵,不无觖望。外间又喧传盗贼蜂起,路途阻隔,恐无回銮之日。二妃欲自为计,与司理监裴寂定议,邀唐公入宫,醉以酒,扶睡二妃床榻。候酒醒时,说唐公起兵,以图帝业。唐公为二妃所挟持,不得不从,于是移檄远近,征集兵马,劖除隋乱,开一统之基焉。

注释
按正史,炀帝荒淫,四方英雄窃据,烽烟告警,已无一片干净土。唐公李渊,留守晋阳。其子李世民(即唐太宗)欲兴义师,举大事,久不敢言,乃与宫监裴寂密商,私以宫人侍李渊。李渊恐及祸,遂与李世民计划,起兵于晋阳。所以李渊与李世民,有“破家亡身由汝,化家为国亦由汝”之言。可知唐之开基立业,实李世民之功也。小说本谓张、尹二妃,唐家三百年天下,出于二妃掌握之中,诚小说之趣谈也。剧本亦依此编排,姑妄言之,姑妄听之。观剧诸君,守此成例可耳。

根据《戏考》第二十七册整理

录入:soup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67.6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裴寂   (内西皮导板) 怀抱剑手扶琴,

             学儿性善不杀人。

(裴寂上。)

裴寂   (西皮原板)  霸王力举千斤鼎,

             后来乌江自刎身。

             韩信未央一命倾,

             轰轰烈烈鬼神惊。

     (白)     咱家司理监裴寂。只因主子,久恋江都,撇下二位娘娘,好不冷淡,屡问炀帝踪迹。今朝命咱巡视宫门,只见两个道人,非癫非痴,丢下柬帖一道,化阵清风而去,好生奇怪,不免进宫,报与二位娘娘得知。正是:

     (念)     宫中粉黛有三千,谁能常伴君王眠。

(裴寂下。)

【第二场】

(张妃、尹妃同上。)

张妃   (西皮摇板)  俏东君薄情隋炀帝,

尹妃   (西皮摇板)  撇下我姐妹受苦凄。

(裴寂上。)

裴寂   (西皮摇板)  可叹烟尘遍地起,

             皆因我主酒色迷。

     (白)     二位娘娘千岁!

张妃、

尹妃   (同白)    圣驾几时回来?

裴寂   (白)     尚无归期。奴婢今日巡视宫门,见有两个道人非仙非怪,临行之时丢下柬帖一道,不知何故。二位娘娘请看。

张妃、

尹妃   (同白)    呈上来。

张妃   (白)     御妹请看。

尹妃   (白)     一同看来。

张妃、

尹妃   (同念)    “黄河澄清别有天,隋室社稷不周全。神尧高祖木结子,一统山河灵归渊。”

     (同白)    这诗句怎么解?

裴寂   (白)     奴婢亦明阴阳,圣上有去无回。目下真主已出,早晚起兵矣。

张妃、

尹妃   (同白)    真主却是何人?

裴寂   (白)     就是唐公李渊。况这柬帖上后两句亦明现也。

张妃   (白)     御妹。

尹妃   (白)     皇姐。

张妃   (白)     李渊雄居太原,将来大事必成。

尹妃   (白)     便是圣上宠幸萧后将你我冷淡,不如扶李渊登位,以图你我后路终身富贵如何?

张妃   (白)     御妹所言极是。

             裴卿有何计策,玉成此事?

裴寂   (白)     这有何难。娘娘即出旨召李渊进宫,命奴婢陪宴,将他灌醉,扶上龙床。娘娘看他果有帝王之相,即扶他登基。他若不从,问他个乱宫之罪,那时不怕他不允。

张妃、

尹妃   (同白)    此计甚好。就命卿安排,依计而行便了。

裴寂   (白)     领旨。

(裴寂下。)
张妃、

尹妃   (同念)    计定终身邀新宠,谋成富贵弃旧君。

(张妃、尹妃同下。)

【第三场】

(二大将、李渊同上。)

李渊   (引子)    虎踞龙蟠据太原,为国忧民事转烦。

(裴寂上。)

裴寂   (白)     奉张、尹二位娘娘旨意,宣召千岁进宫。

李渊   (白)     即刻就到。

裴寂   (白)     告辞。

(裴寂下。二大将、李渊同下。)

【第四场】

(二大将、李渊同上。)

二大将  (同白)    已是宫门。

李渊   (白)     通禀。

二大将  (同白)    哪位公公在?

(二小太监同上。)

二小太监 (同念)    每日宫中乐逍遥,睁开两眼睡不着。

     (同白)    什么人?

二大将  (同白)    唐国公到。

二小太监 (同白)    候着。

             有请公爷!

(裴寂上。)

裴寂   (白)     怎么事?

二小太监 (同白)    千岁驾到。

裴寂   (白)     到了么?待咱家出迎。

             呀,李千岁!

李渊   (白)     老尊贵!

裴寂   (白)     今娘娘召见,恐有面论国事,来人在外伺候,可也?

李渊   (白)     是。

             来,宫门伺候。

(二大将同允,同下。)

裴寂   (白)     千岁请!

李渊   (白)     请!

裴寂   (白)     请坐。

李渊   (白)     有坐。

裴寂   (白)     咱家奉二位娘娘旨意,命咱陪宴,礼仪不恭,求千岁海涵。

李渊   (白)     岂敢,少未觐候,恕罪。

裴寂   (白)     好说。

李渊   (白)     不知二位娘娘有何吩咐?

裴寂   (白)     娘娘有事,要与千岁商议,且与咱家饮了酒,自有密旨。

             孩子们看宴,待咱把盏。

李渊   (白)     不敢,摆下就是。

裴寂   (白)     遵命,千岁请!

李渊   (白)     公公请!

(牌子。李渊坐。)

李渊   (白)     酒已饮了,不及谢宴,告辞了。

裴寂   (白)     且慢,还要敬个大杯,方好复旨。

             孩子们,把那御制上用的长春酒取来。

二小太监 (同白)    是。

裴寂   (白)     斟酒。

             千岁请!

李渊   (白)     难饮了。

裴寂   (白)     有咱家奉陪,请呀请!

(牌子合头。李渊醉。)

二小太监 (同白)    千岁醉了。

裴寂   (白)     酒内有那话儿么?

二小太监 (同白)    这……

裴寂   (白)     扶到龙床上去。

(二小太监同扶李渊入帐。)

裴寂   (白)     李千岁醉了。

             来,你们将圣上皇衣皇帽与他穿了。

二小太监 (同白)    是。

裴寂   (白)     退下。

(二小太监同下。)

裴寂   (白)     有请二位娘娘!

(张妃、尹妃同上。)
张妃、

尹妃   (同西皮摇板) 头带珠冠双凤飞,

尹妃   (西皮摇板)  妆成仙子下瑶池。

     (同白)    命卿安排如何?

裴寂   (白)     已将李渊灌醉,抬在龙床,少刻就要醒了。

张妃、

尹妃   (同白)    好,谨守宫门。

裴寂   (白)     领旨。

(裴寂下。)

张妃   (白)     妹妹,你我前去看来。

尹妃   (白)     姐姐请。

张妃   (西皮摇板)  姊妹们姣态真妍丽,

尹妃   (西皮摇板)  娥皇女英连理栖。

张妃   (西皮摇板)  为着神尧新皇帝,

尹妃   (西皮摇板)  早定终身免悔迟。

张妃   (西皮摇板)  忙将锦帐来钩起,

尹妃   (西皮摇板)  不避酒气着端的。

张妃   (西皮摇板)  龙眉凤目帝王相,

尹妃   (西皮摇板)  两耳垂肩手过膝。

张妃   (西皮摇板)  他背上硃红书印记,

尹妃   (西皮摇板)  神尧高祖果然奇。

张妃   (西皮摇板)  姊妹看罢心欢喜,

尹妃   (西皮摇板)  推他醒来讨封妃。

张妃、

尹妃   (同白)    万岁醒来!

李渊   (西皮导板)  三台府赴宴酒甚湧,

     (西皮摇板)  好一似杨柳舞东风。

             吾主爷扬州去玩景,

             晋阳宫大事托本宫。

张妃、

尹妃   (同白)    万岁醒来!

李渊   (西皮摇板)  耳边听得娇声语,

     (白)     哟!

     (西皮摇板)  龙凤灯照得满堂红。

             宫灯上绣的是丹山凤,

             这一旁绣的云罩金龙。

             端详不是我国公府,

             好一似炀帝晋阳宫。

             醉醺醺忙把牙床下,

(李渊跌倒。张妃、尹妃同扶李渊。)

李渊   (白)     呀呵!

     (西皮摇板)  浑身上下冷汗淋。

             猛然睁开昏花眼,

张妃、

尹妃   (同白)    万岁!

李渊   (白)     呀!

     (西皮摇板)  二位皇娘把万岁称。

             吓得我魂魄不附体,

             吾主知道罪难容!

张妃   (西皮摇板)  尊声万岁休惊惧,

             奴二人扶你坐九重。

尹妃   (西皮摇板)  今晚共入销金帐,

             齐跪御前先讨封。

李渊   (西皮摇板)  二位娘娘不尊重,

             我李渊怎做新君龙?

             忙将二妃推在地,

             急忙忙跑出晋阳宫。

(李渊下。)

张妃   (西皮摇板)  埋怨御妹不中用,

尹妃   (西皮摇板)  你拉住万岁如何落了空?

张妃   (白)     你放走了的!

尹妃   (白)     你放走了他了!

张妃   (白)     不要闹。我们赶上前去。

尹妃   (白)     走吓!

张妃   (白)     赶吓!

张妃、

尹妃   (同西皮摇板) 头上珠冠忙除下,

             足下的凤鞋蹬一蹬。

(张妃、尹妃急同下。)

【第五场】

(李渊上。)

李渊   (西皮摇板)  二位皇娘机关巧,

             要害我李渊命一条。

             好一似鱼儿脱钩钓,

             险些中她的计笼牢。

             头上取下国公帽,

     (白)     这是飞龙帽,阿呀!

     (西皮摇板)  身上穿的赭黄袍。

             怕的是二位娘娘赶来到,

             拿住了李渊命难逃。

(李渊下。)

【第六场】

(张妃、尹妃同上。)
张妃、

尹妃   (同西皮摇板) 非是奴姊妹多计巧,

             怕的是日后没下稍。

             满江撒下青丝网,

             鱼归网中怎脱逃!

(张妃、尹妃同下。)

【第七场】

(李渊上。)

李渊   (西皮摇板)  醉醺醺急往宫门跑,

(李渊听。)

李渊   (西皮摇板)  前后宫门封锁怎开交?

             脚踹龙袍自跌倒,

(张妃、尹妃同上,同扶李渊。)
张妃、

尹妃   (同西皮摇板) 扯住龙袍讨封号。

李渊   (西皮摇板)  进宫来惹下滔天祸,

(李渊跑,张妃、尹妃同扯住李渊。)

李渊   (白)     咳!

     (西皮摇板)  走不得走来逃不能逃。

             没奈何请她们宫中坐,

张妃、

尹妃   (同白)    进宫去!

李渊   (白)     走!

(张妃、尹妃同扯李渊。)

李渊   (西皮摇板)  看你们把我怎开交!

张妃、

尹妃   (同西皮摇板) 姐妹们跪在尘埃地,

             尊一声万岁听我言:

             姊妹保你登龙位,

             封奴二人伴驾眠。

李渊   (笑)     哈哈哈!

     (西皮摇板)  微臣亦非隋炀帝,

             怎敢大胆去登基。

张妃、

尹妃   (同西皮摇板) 万岁只管去登基,

             天授机会莫猜疑。

             非夸奴姊妹容颜好,

             胜似奇花一样的。

李渊   (西皮摇板)  奇花虽好不敢采,

             岂有凤凰配山鸡?

张妃、

尹妃   (同西皮摇板) 随夫贱来随夫贵,

             凤凰山鸡何须提。

李渊   (西皮摇板)  倘若炀帝得知晓,

             谁人与我辨是非?

张妃、

尹妃   (同西皮摇板) 天下反王烟尘起,

             万岁何必忒痴迷。

李渊   (西皮慢流水板)唐李渊,心内焦,

             猛然想起事一条:

             八月十五母寿到,

             杨广拜寿把祸招。

             一盘棋输赢直多少,

             他要我虞氏鸾凤姣。

             此时写下辞王表,

             告回太原离了朝。

             临潼山前埋伏了,

             险些全家命难逃。

             到如今逼我登大宝,

             张、尹二妃讨封号。

             看起来一报还一报,

张妃、

尹妃   (同白)    万岁,他行得,你也作得!

李渊   (白)     吓!

     (西皮摇板)  谁知报应在今朝。

             罢罢罢,大着胆儿只管行,

             难得二妃保寡人。

张妃   (白)     我来先讨封。

尹妃   (白)     让我来先讨封。

(张妃、尹妃同争。)

李渊   (笑)     哈哈!

     (西皮摇板)  你们讨封莫相争。

(张妃跪。)

张妃   (白)     万岁!

李渊   (西皮摇板)  孤王日后登大宝,

             我封你执掌昭阳宫。

张妃   (白)     谢万岁!

李渊   (白)     且慢!

     (西皮摇板)  梓童且慢来谢恩,

             国公府还有我窦氏夫人。

             昭阳宫院窦氏女,

             封你西宫莫嫌轻。

张妃   (白)     谢龙恩!

(张妃起,坐李渊腿上。尹妃气,跪。)

尹妃   (白)     万岁,妾妃讨封!

张妃   (白)     万岁,封一不封二。

李渊   (白)     是吓,封一不封二!

(尹妃起。)

尹妃   (白)     那是我们大家赶得气喘吁吁的,封了她不封我,打开宫门大家玩不成!

李渊   (白)     吓!你不要相争,跪下听封!

尹妃   (白)     哦,不怕不封!你想吃独桌不成功的!

李渊   (西皮摇板)  封罢这个喜盈盈,

             张、尹相争伤了情。

             你二人同封西宫院,

             加封贵妃伴寡人。

尹妃   (西皮摇板)  叩罢裣衽忙谢恩,

             姐妹双双保新君。

李渊   (白)     虽是二卿美意,恐众臣不服奈何。

张妃   (白)     裴寂亦晓阴阳,曾道万岁乃是神尧真主。如今各处反王遍地烟尘,何不与文武计议杀入长安,一匡天下,接皇帝位,岂不是好?

尹妃   (白)     既太原兵强将勇,攻河西,取潼关,长安易如反掌,天湊机会,万岁不可不决!

李渊   (白)     二卿所言有理,待孤与众臣议定,即起大兵夺取长安便了。

张妃   (白)     万岁今晚驾落哪一宫?

李渊   (白)     吓!

尹妃   (白)     自然驾落我彩霞宫!

张妃   (白)     吓,驾落我庆云宫!

(张妃、尹妃同争。)

尹妃   (白)     彩霞宫!

张妃   (白)     庆云宫!

李渊   (白)     哈哈哈!只一下一宫也不宫了。二妃不必争论,孤王与你们一马双跨。

     (西皮摇板)  鸾凤和鸣共念枕,

张妃、

尹妃   (同西皮摇板) 姊妹合意伴新君。

李渊   (白)     梓童!

张妃、

尹妃   (同白)    万岁!

李渊   (白)     摆驾!

(李渊、张妃、尹妃同下。)
(完)


浏览次数:4980 ┊ 字数:4966 ┊ 最后更新:2011年11月01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