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山海关》【头、二本】(《抚边筑城·激义破满》)

主要角色
袁崇焕:老生
祖大寿:净
奴尔哈赤:净
皇太极:副净
多尔衮:小生
四贝勒妃:武旦
王在晋:末
满桂:净
左辅:副净
何可刚:末
朱海:小生
土地:丑
家将:丑
赵率教:末
辽婆:彩旦

情节
国家得人则兴,失人则亡,历代以来,为一定不易之常理。所以热心爱国之士,一身之一举一动,一进一退,不特关系天下之安危,实关系天下之兴亡也。如前明袁崇焕,生专制之期,遇庸材之主,赫赫功勋,猝遭戮辱。其事,其境,其心,其节,以视南宋之岳武穆,后先一辙。呜呼,武穆死而宋亡,崇焕死而明亦亡。设或崇焕无恙,满洲必不能逞志,又安能入关,为二百六十八年中华主乎?后人悲明之亡,痛崇焕之死,将崇焕之始终际遇,编为连台戏剧,使有国家者,触目警心。知热心爱国之士,可宝可贵,而不可放弃也。本馆觅得完全剧本,陆续登载,以供观剧之同好。第一、第二本,系《抚边筑城》、《激义破满》。依剧本之所述,袁崇焕在王经略麾下充参军之职。因边疆不靖,百姓流徙逃亡,建议关外筑城,为备边抚民,以工代账之计。王经略即委袁崇焕办理此事。袁崇焕不辞劳辛,星夜前往,一股忠勇之气,感格神明。由当方土地,变化樵夫模样,指点路径。毒蛇猛虎,均不敢缠扰。安抵前屯营,经营筑城事宜。满洲主奴尔哈赤,率十万大兵入寇。袁崇焕孤军扼守宁远(即新筑之城),命祖大寿至关内前屯求救。两处一兵不发。袁崇焕遂激励将士,用埋伏计,大败满洲兵于山谷内,直追至辽河,传令收兵。奴尔哈赤身受重伤,几为祖大寿所擒。幸四贝勒妃,引兵接应,始得退回本国。

注释
是剧连台串演,篇幅甚长。所起角色,汉满错杂,难以记忆。且满人名姓字数多寡不一。枥老不厌烦琐,将角色一一标明注释,以便阅者一目了然。剧中之主人翁为袁崇焕,须生起。奴尔哈赤,即清太祖,净起。皇太极,即清太宗,副净起。多尔衮,即摄政睿亲王,小生起。四贝勒妃,即皇太极妻,入关后为清太祖之太后,武旦起。蟒古尔泰,阿济格,即皇太后之兄,皆无足轻重者,杂众起。旦背小孩,即清世祖顺治帝。祖大寿、满桂、左辅、何克刚、朱海,五人系崇焕帐下,心腹勇将。

根据《戏考》第二十五册整理

录入:品菊斋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28.2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抚边筑城

【第一场】

(袁崇焕戴荷叶盔穿开氅上。)

袁崇焕  (引子)    一片丹心,保大明,锦绣乾坤。

     (念)     经纶满腹气轩昂,兵机战策腹中藏。常怀定国安邦志,特为皇家做栋梁。

(旗牌暗上。)

袁崇焕  (白)     下官,姓袁,名崇焕,表字元素,广东东莞县人氏。由进士出身,曾任邵武县正堂,现为山海关王经略麾下监军之职。只因关外地面辽阔,野无青草,民无常业,是吾修陈方略,筑城抚民,以工代账,准备胡人犯境。今当三六九日,元帅升帐之期,理当辕门伺候。

             旗牌!

旗牌   (白)     有。

袁崇焕  (白)     带马辕门。

(袁崇焕上马,袁崇焕、旗牌同下。)

【第二场】

(满桂、左辅、何可刚、朱海起霸同上。)

满桂   (念)     大将威风勇,

左辅   (念)     腾腾杀气高。

何克刚  (念)     怀抱护心镜,

朱海   (念)     身挂锦战袍。

满桂   (白)     请了。

左辅、
何可刚、

朱海   (同白)    请了。

满桂   (白)     今当元帅升帐,你我两厢伺候。

(大开门牌。四龙套、四大铠、四上手、中军引王在晋同上。)

王在晋  (点绛唇牌)  杀气腾腾,威风凛凛,统雄兵,神鬼皆惊,独把边关镇。

满桂、
左辅、
何可刚、

朱海   (同白)    参见元帅。

王在晋  (白)     众位将军少礼。站立两厢。

满桂、
左辅、
何可刚、

朱海   (同白)    吓!

王在晋  (念)     志气凌霄贯斗牛,南征北剿统貔貅。勤王战将某为首,扶保大明锦龙楼。

     (白)     本帅,王在晋。官拜兵马大元帅,镇守登莱青蓟各州郡、山海关一带等处。恼恨可汗,屡屡兴兵犯境,谋夺大明天下。怎奈边关一带,地方空阔,民无生业。幸得袁崇焕,连上条陈,筑城抚民,以工代账,甚为得力。吾想前屯一带,与胡人接壤,无有城池,怎能御敌。不免就命袁崇焕前去,办理此事。

             中军,

中军   (白)     有。

王在晋  (白)     宣袁崇焕进帐。

中军   (白)     袁崇焕进帐。

(袁崇焕上。)

袁崇焕  (念)     闻听经略宣,进帐问根源。

     (白)     参见元帅。

王在晋  (白)     将军少礼。

袁崇焕  (白)     谢元帅。唤末将进帐,有何军情议论?

王在晋  (白)     只因前屯一带,与胡人接壤,无有城池。倘若满兵一到,何以御之。就命将军前去,筑城督工,安抚百姓。本帅有言,你且听了。

     (西皮摇板)  帐中传下一枝令,

             尊声将军听分明:

             不分昼夜前屯进,

             督工筑城防胡人。

袁崇焕  (白)     得令!

     (西皮摇板)  在帐中领了一枝令,

             去往前屯走一程。

(袁崇焕下。)

王在晋  (西皮摇板)  人来与爷门掩定,

             且听探马报军情。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土地上。)

土地   (念)     吾本不是人,本山本地神。要变凡人样,指点大忠臣。

     (白)     吾乃本山土地是也。今有武曲星袁督军,由中前所出关抚民,单身独骑星夜赶往前屯。只恐他迷失路径。吾不免变作樵夫模样,指点与他便了。

             一变二变,樵夫出现。

             无有斧担,怎么好吓?待吾将拐杖变作柴担。

             急急如律令敕。

             吾就在此等候。远远望见袁督军来也。

(土地下。)

袁崇焕  (内西皮导板) 匹马单身出大营,

(袁崇焕箭衣风帽马褂佩剑上。)

袁崇焕  (西皮原板)  山海关将士集如云。

             在帐中奉了经略令,

             去到前屯筑城抚民。

             虽然我官卑职分小,

             任劳任怨报答圣恩。

             扬鞭催马往前进,

     (白)     哦,

     (西皮摇板)  岔路两条要问分明。

     (白)     且住。看此处,有岔路两条,不知哪条道路可通前屯。倘若走错,岂不误了大事。

(土地上。)

土地   (念)     要知山下路,须问过来人。

袁崇焕  (白)     看那旁有一樵夫,待吾下马,向前问来。

             吓,老丈请了。

土地   (白)     请了。

袁崇焕  (白)     请问老丈,要往前屯,不知打从哪条道路而进?

土地   (白)     督军有所不知……

袁崇焕  (白)     吓,老丈,在下并非督军,不过是一个军官而已。

(土地打背躬。)

土地   (白)     我一时失言,险些儿泄漏天机。

(土地对袁崇焕。)

土地   (白)     吓,军爷,也是我年迈,言语颠三倒四,军爷莫怪。

袁崇焕  (白)     岂敢。

土地   (白)     军爷若问路径,你且听了。

     (西皮流水板) 老汉年老目不明,

             错把军官认督军。

             你若要往前屯进,

             两条山路皆能行。

             大路须行两天整,

             小路一夜就到前屯。

袁崇焕  (白)     原来有这一条抄近的小路。有劳了。

土地   (白)     只是一件。

袁崇焕  (白)     哪一件?

土地   (白)     小路虽近,军爷万万走不得。

袁崇焕  (白)     却是为何?

土地   (白)     军爷有所不知。这条小路,如今出了猛虎毒蛇,吃人无数。军爷若从小路而走,只怕性命有些难保。

袁崇焕  (白)     哦。这条小路,山中出了猛虎毒蛇,吃人无数。但是俺有公务在身,定要打从此路而走。

土地   (白)     军爷,那虎蛇十分凶猛,你不可冒险。此路断断走不得的。

袁崇焕  (白)     老丈吓!

     (西皮摇板)  说什么虎蛇甚凶猛,

             每害行人在途中。

             我腰间现有青锋剑,

             哪怕毒蛇与大虫。

             辞别老丈跨能行,

             急忙加鞭奔山峰。

(袁崇焕下。)

土地   (白)     好一位正直的忠臣,他竟自去了。我不免赶上前去,暗中保护于他便了。

(土地下。)

【第四场】

(四龙套提灯、家将引赵率教同上。)

赵率教  (西皮摇板)  耿耿星河映玉关,

             夜夜巡更各营前。

             若有奸细来窥探,

             定斩人头挂高杆。

     (白)     俺,赵率教是也。总领各营,在前屯驻扎。此地与可汗连界,恐有奸细窥探。是俺亲自到各营巡哨。

             来,掌灯带路。

     (西皮摇板)  亲巡营哨细察看,

             遇见行人要仔细盘。

(众人同下。)

【第五场】

(袁崇焕上。)

袁崇焕  (西皮摇板)  古木参天黑荫浓,

             披荆斩棘路难通。

             山兽悲啼毛骨悚,

             腥风一阵为哪宗?

     (白)     嗳呀且住,这腥风一阵,打从鼻前经过,莫非真有猛虎出现?俺必须要提防一二。

(袁崇焕拔剑。)

袁崇焕  (西皮导板)  手把青锋剑光明,

(土地以杖逐虎形过场,上桌子,同下。袁崇焕看。)

袁崇焕  (西皮摇板)  斑毛猛虎山内行。

             要学当年周子隐,

             斩却猛虎落美名。

(打小锣。)

袁崇焕  (白)     吓。

     (西皮摇板)  又听得草中悉悉响,

(蛇形上,对袁崇焕摇头。)

袁崇焕  (西皮摇板)  毒蛇两眼明如灯。

             句句应了樵夫的话,

(土地上,以杖打蛇形下。)

袁崇焕  (西皮摇板)  快快打马往前行。

(袁崇焕转场急走。)

袁崇焕  (西皮摇板)  耳旁又听更鼓响,

             村鸡不住连声鸣。

             袁崇焕今日好侥幸,

             前面定是前屯营。

(袁崇焕下。)

【第六场】

(四龙套、家将引赵率教同上。)

赵率教  (西皮摇板)  叫人来掌红灯忙把路引。

             又听得树林内有马蹄声。

     (白)     左右,听那大路之上,有马蹄声响,莫非有人前来探营?快快前去盘问。

家将   (白)     是,待我前去看来。

(袁崇焕上。)

袁崇焕  (西皮快板)  挥鞭打马来观定,

             疏灯几点透林丛。

             认定灯光将马纵,

             见一军校在途中。

家将   (白)     呔,马上来者何人?黑夜之间,休得乱闯。说明来历,方许过去。

袁崇焕  (白)     来者敢是前屯营的兵士么?

家将   (白)     正是。

袁崇焕  (白)     好。你快去禀报你家官长,就说中前所,有一袁监军前来公干。

家将   (白)     候着。

             启爷:现有中前所袁监军前来公干。

赵率教  (白)     掌灯有请。

家将   (白)     有请。

(袁崇焕下马。吹打。)

赵率教  (白)     我道是谁,原来是袁将军驾到,弟未曾远迎,当面恕罪。

袁崇焕  (白)     岂敢。某家来得卤莽,将军海涵。

赵率教  (白)     岂敢。一路行来,多受风霜之苦。

袁崇焕  (白)     将军夤夜巡营,尚未安眠,可谓勤劳王事了。

赵率教  (白)     多蒙将军称赞。将军夤夜到此,必有所为。

袁崇焕  (白)     只因关外,地方辽阔,地瘠民贫,胡人连番入寇,必须想一良法,备兵抚民。是某在王经略台前建议,就在这宁远锦州大小凌河地方,建造几座大城,屯兵开垦,以工代账。现蒙经略允准,特派俺前来办理此事,还要借重兄台赞助。

赵率教  (白)     足见将军大才。想你我均为国家出力报效,理当协力,同心共济也。

     (西皮快板)  好一谋略袁监军,

             奉命关外抚辽民。

             建筑城池工代账,

             准备胡人犯边廷。

             回头便把差官叫,

(家将允。)

赵率教  (白)     晓谕四哨前后营:

             按队派出各兵卒,

             即刻兴工莫消停。

             倘若违了监军令,

             军法从事不容情。

家将   (白)     遵命。

     (唱)     领了将令出营门,

             晓谕各营众三军。

(家将下。)

赵率教  (唱)     后营酒宴安排定,

             且与监军叙寒温。

(众人同下。)

【第七场】

(众辽民同上,设城墙,筑城。辽婆手提饭篮碗筷上。)

辽婆   (数板)    筑城高,筑城高,搬砖抱瓦把土挑。奴家生来十分俏,柳眉杏眼,口似樱桃,金莲脚,杨柳腰,嫁个丈夫本姓焦。看我风骚不风骚。

     (白)     嗳,老伴儿,拿饭去吃呀。

众辽民  (同白)    喔唷,大嫂体面得很。俺说哪里来的一阵香风,原来大嫂脸上的粉花香。

辽婆   (白)     呸,嚼你的舌根。俺今天是淘米水洗脸,粘着些米土罢了,有甚么香味。

众辽民  (同白)    俺们不信,是要闻的。

(众辽民同围上,同打翻饭篮。老汉上。)

老汉   (白)     众位朋友休得取闹,多是这贱人不是,她贯会惹祸招非。

辽婆   (白)     老杀才,你嘴里骂谁?

老汉   (白)     俺骂你这个贱人。

辽婆   (白)     俺就打你这个老杀才!

众辽民  (同白)    老爷来了。

(众人同奔下。)

【第八场】

(场上设宁远城。水底鱼牌。四龙套同上,袁崇焕、赵率教同上,同下马上城。)

袁崇焕  (白)     看这座城池造得好坚固也!

     (西皮二六板) 站在城楼把话讲,

             尊一声贵营官细听端详:

             自从大明开土壤,

             关门外三百余里尽是一片荒凉。

             一无兵,二无城,三无官长,

             众辽民贫苦得没有盖藏。

             今日里筑城池是何情状,

             有室家,有田池,好不风光。

             不独是宁远城这等模样,

             就是那锦州城、凌河一带都变做康庄。

             想胡儿再难逞叛边伎俩,

             这才是设地险巩固边疆。

赵率教  (西皮摇板)  这都是监军筹划得当,

             料胡儿再不能犯我边疆。

袁崇焕  (西皮摇板)  人来带马回营往。

(袁崇焕、赵率教同下城上马。)

袁崇焕  (西皮摇板)  再与众将作商量。

(众人同下。)

激义破满

【第一场】

(八旗八牌兵同上,奴尔哈赤、皇太极、多尔衮、莽古尔泰、阿济格同上。)

奴尔哈赤 (引子)    威震九州,打江山,血溅人头。

     (白)     俺,满汗,奴尔哈赤。

皇太极  (白)     皇太极。

多尔衮  (白)     多尔衮。

莽古尔泰 (白)     莽古尔泰。

阿济格  (白)     阿济格。

(奴尔哈赤升帐。)

奴尔哈赤 (念)     盘盘大志震寰球,胸藏武略翊皇猷。沈阳都邑初迁定,又出雄兵夺禹州。

(众人同喝。)

奴尔哈赤 (白)     俺女真旧部,自改后金,建号大命以来,灭林丹,平叶赫,征服大小部落二十余处,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独明邦用袁崇焕守边计策,在山海关外造城设防,遣戍开垦,处处以逸待劳,令俺不能逞志。幸赖皇太极次妃博尔济古特氏,暗用间谍,往说魏忠贤及经略高第,将锦州大小凌河松山杏山等处撤去边防二十余所。独有宁远一座孤城,被袁崇焕那厮拥兵死守,不肯撤退,殊属可恨。现博尔济古特氏随征前来。此人足智多谋,深谙军略。不免传她上帐,计议计议。

             传令官,

(传令官上,允。)

奴尔哈赤 (白)     传四贝勒妃上帐。

传令官  (白)     狼主有令:传四贝勒妃上帐。

(四贝勒妃胡装雉尾冠、宫婢抱小孩同上。)

四贝勒妃 (念)     听说帐前传下令,万种军机说分明。

(皇太极迎上。)

皇太极  (白)     哈,上帐小心一点。

四贝勒妃 (白)     多嘴。

     (白)     阿麽在上,臣媳见驾。

奴尔哈赤 (白)     好一个人品。一旁有座。

四贝勒妃 (白)     谢坐。

(四贝勒妃暗向皇太极竖一指。多尔衮与四贝勒妃眉来眼去。宫婢弄儿啼。奴尔哈赤唤儿看。)

奴尔哈赤 (白)     呀,好一个福相。后来此儿,必胜乃祖乃父。

四贝勒妃 (白)     谢狼主金言。

(宫婢抱儿下。)

四贝勒妃 (白)     狼主呼唤臣媳,有何见谕?

奴尔哈赤 (白)     贤媳呀,

     (唱)     俺后金天命间运气当旺,

             吞并了各部落雄霸北方。

             有明臣袁崇焕不知退让,

             拥孤军守宁远阻俺戎行。

             唤贤媳上帐来大家计量,

             退却了袁崇焕方称心肠。

四贝勒妃 (唱)     有臣媳在帐中一言来进,

             自古道战征事胜败无凭。

             那明邦袁崇焕机谋策应,

             也算是南朝将鼎鼎有名。

             倘若是逞己能骄敌必败,

             未开仗还须要仔细思寻。

奴尔哈赤 (白)     他不过一座孤城,怕他甚么。

             孩子们!

(众人同允。)

奴尔哈赤 (白)     吩咐大小三军,离宁远城五里横山海关大路下寨。就此响炮抬营。

众人   (同白)    吓。

(牌子。奴尔哈赤、众人同下。)

四贝勒妃 (白)     且住。看狼主不听奴言,竟自出兵。那袁崇焕足智多谋。所谓骄者必败。奴不免带领人马,在辽河接应,以作救兵便了。

(四贝勒妃下。)

【第二场】

(祖大寿箭衣背包裹真刀上。)

祖大寿  (白)     俺,祖大寿。奉袁参政之命,前往关内前屯两处求救。就此前往。

(祖大寿下。)

【第三场】

(四龙套、四上手引袁崇焕同上。)

袁崇焕  (念)     誓志守孤城,临危不顾身。堂堂七尺汉,敢作蚁偷生。

     (白)     下官,袁崇焕。因筑城之功,升任右参政之职,统兵镇守宁远。今有满酋奴尔哈赤,带兵十万,前来犯境,声势浩大。已派祖大寿往关内前屯两处求救。连日军信紧急,不免传众将上帐,计议一番。

             来,传众将进帐。

四上手  (同白)    众将进帐。

满桂、
左辅、
何可刚、

朱海   (内同白)   来也。

(满桂、左辅、何可刚、朱海同上。)

满桂   (念)     报国当忠君,

左辅   (念)     日夜守孤城。

何可刚  (念)     北风吹劲草,

朱海   (念)     杀气拥征云。

满桂   (白)     满桂。

左辅   (白)     左辅。

何可刚  (白)     何可刚。

朱海   (白)     朱海。

满桂、
左辅、
何可刚、

朱海   (同白)    请了。请了。参政传唤,大家一同进见。

             参见参政。

袁崇焕  (白)     众位将军,一旁有座。

满桂、
左辅、
何可刚、

朱海   (同白)    谢坐。

袁崇焕  (白)     众位将军,夜间兵信如何?

满桂、
左辅、
何可刚、

朱海   (同白)    连番攻打,均被红夷炮击退。

袁崇焕  (白)     登城一观。

满桂、
左辅、
何可刚、

朱海   (同白)    遵令。

(众人同绕场。场上设宁远城墙,站兵,架红夷炮。袁崇焕、满桂、左辅、何可刚、朱海同登城。)

袁崇焕  (白)     上得城来,待某观看。

     (西皮原板)  袁参政在城楼四面观望,

             尊一声众将军细看端详:

             那一角日光中布满棚帐,

             帅旗下分左右竖的刀枪。

             众兵丁在营前此来彼往,

             那营中人一队马上提枪。

             又只见大令旗因风展荡,

             一枝兵齐冲出欲上战场。

满桂、
左辅、
何可刚、

朱海   (同白)    参政请看,这一枝兵,带有火筒云梯,一定是来攻城的。

袁崇焕  (白)     传令炮兵,预备开炮。

(众炮兵同上。奴尔哈赤引众人同上。云梯火筒攻城。炮兵开炮。众人同退走。)

袁崇焕  (白)     俺就这一座孤城,看他如何破得。

(袁崇焕引满桂、左辅、何可刚、朱海同下。祖大寿上。)

祖大寿  (唱)     可叹参政罔费心,

             命俺前往请救兵。

             欲效申包胥当殿泣,

             山海关不能当秦廷。

     (白)     俺,祖大寿。奉参政之命,前往乞师。可恨关内守将杨麒、前屯守将赵率教均是一兵不发。此时已到城下。哎呀,城已闭了,不免向前叫城。

             开城呀,开城!

城上兵  (同白)    来人是谁?

祖大寿  (白)     你还不认识我么?

城上兵  (同白)    原来是祖将军。

(开城。祖大寿入城,下。)

【第四场】

(袁崇焕引满桂、左辅、何可刚、朱海同上。)

袁崇焕  (念)     营门旌旗起,耳听好消息。

(祖大寿上。)

祖大寿  (白)     此时参政谅在帐内。俺也不须通报,一直进去便了。

袁崇焕  (白)     祖将军回来了?

祖大寿  (白)     回来了。

袁崇焕  (白)     前屯出兵几何?

祖大寿  (白)     一兵不出!

袁崇焕  (白)     一兵不出么?关中出兵几何?

祖大寿  (白)     也是一兵不出!

袁崇焕  (白)     怎么?也是一兵不出?好贼呀!

     (唱)     开言大骂两贼人,

             一兵不出为何情?

             他唇亡齿寒都不问,

祖大寿  (白)     唉,他还问什么唇亡齿寒,

     (唱)     他袖手旁观紧闭门。

     (白)     俺好恨呀!

袁崇焕  (白)     好恨呀,恨什么?

祖大寿  (唱)     俺恨不得杀尽一班误国的贼子,

(祖大寿切齿以刀阡地。)

袁崇焕  (白)     恨也不来,也只好各尽天职而已。但是他们一个不发救兵,难道俺便坐以待毙不成?

             众将军,事已至此,计将安出?

满桂、
左辅、
何可刚、

朱海   (同白)    某等个个愿尽死力,听候指挥。

袁崇焕  (白)     但不知诸位可愿立盟誓。

满桂、
左辅、
何可刚、

朱海   (同白)    愿立盟誓。

袁崇焕  (白)     难得呀难得,来,看香案伺候。

(场上设香案。袁崇焕、满桂、左辅、何可刚、朱海同拜。袁崇焕读盟书。)

袁崇焕  (念)     盟书誓守宁远城,愿与孤城共死生。若有三心和两意,阵前丧命不留身。

     (白)     今蒙众位将军,赤胆忠心,请上受袁某一拜。

(牌子。众人同拜。)

袁崇焕  (白)     此番满酋骄兵前来,藐视俺孤城,俺略施小计,管叫他十万雄兵片甲不回。众位将军,站立两旁,听某令下!

     (西皮流水板) 一点忠义满将军,

             安排妙计记在心。

             四门瓮城埋火炮,

             预备及时轰胡兵。

满桂   (白)     得令!

(满桂下。)

袁崇焕  (唱)     二点英雄何将军,

             你带精兵一千名。

             辽河左右去埋伏,

             他败兵必向山谷行。

             见他兵到山谷内,

             断决辽水灌他军。

             令他立足不能定,

             到那时再会祖将军。

何可刚  (白)     得令!

(何可刚下。)

袁崇焕  (唱)     三点刚强祖将军,

             你带精兵一千名。

             辽河高阜去埋伏,

             听见水声便出兵。

             截住谷后杀满将,

             休得放走一人行。

             奴尔哈赤虽英勇,

             也要想逃生无救星。

祖大寿  (白)     得令!

(祖大寿下。)

袁崇焕  (唱)     四点左右二将军,

             左辅、朱海有英名。

             二将各带一千众,

             出城犄角扎下营。

             倘若满营大兵至,

             诈败赚他入城门。

             候他败走奋力赶,

             不没辽河不退兵。

左辅、

朱海   (同白)    得令!

(左辅、朱海同下。)

袁崇焕  (唱)     五位将军都遣定,

             然后吩咐守城军。

             四门炮响休惊恐,

             各守地位莫乱行。

             城中尚有众百姓,

             谨守城池保安宁。

             说罢提枪来上马,

             准备城前杀敌兵。

(探子上。)

探子   (白)     禀老爷:朱、左二将城下接战满兵,杀得大败,落荒而走。

袁崇焕  (白)     他二人败了么?

探子   (白)     果然大败!

袁崇焕  (白)     你且退下,待俺前去看来。

(探子下。袁崇焕下。)

【第五场】

(场上设宁远城。奴尔哈赤引众人同上,攻城。四龙套、四上手引袁崇焕同出城,起打。袁崇焕败下。奴尔哈赤引众人同入城。火炮齐发。奴尔哈赤引众人同出城。四龙套引满桂同上,四龙套引朱海同上,四龙套引左辅同上,四龙套、四上手引袁崇焕同上。混战。皇太极冲上,同起打,枪伤袁崇焕臂。奴尔哈赤引众人同下。)
满桂、
朱海、

左辅   (同白)    参军臂受重伤,血透铠甲,保重为是!末将等前去会敌。

袁崇焕  (白)     大丈夫马革裹尸,是情所愿。

(袁崇焕裂战袍裹臂。众人同下。)

【第六场】

(场上布山谷景。奴尔哈赤引众人同入山谷。四龙套、四上手引袁崇焕同上。)

袁崇焕  (白)     哈哈,敌人已中吾计。众将军坐看我成功也!

(袁崇焕引众人同下。二满兵同上。)

二满兵  (同念)    奉了可汗令,把守山谷口。

满兵甲  (白)     哈,怎么着,你要睡觉么?

满兵乙  (白)     不睡觉怎的?这一日半夜,谁人吃当得起。

满兵甲  (白)     这样说来,俺也睡睡。

(二满兵同睡山谷口。四龙套引何可刚同上,决水。水灌山谷。奴尔哈赤引众人同出谷,起打。祖大寿真刀真马带洋枪队同上,起打。奴尔哈赤受伤倒地。四贝勒妃背小孩双刀真马冲上,起打。四龙套、四上手引袁崇焕同上。四贝勒妃背现金龙,袁崇焕引众人同下。四下手抬奴尔哈赤同下。众人同转场上。)

奴尔哈赤 (白)     俺自十六岁出征以来,大小一百余战,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不料今日被小子暗算,身受重伤,命在须臾。若非四贝勒妃设下救兵,将至身膏马足,永为异域孤魂。

             巴图鲁,退兵回国。

(奴尔哈赤引众人同下。袁崇焕引众人同上。)

袁崇焕  (白)     侥幸呀侥幸。此乃列位将军之功也!

众人   (同白)    此乃参政妙计!

袁崇焕  (白)     众将官,收兵!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5684 ┊ 字数:9215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30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