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怒斩于神仙》

主要角色
孙策:武生
于吉:老生
孙母:老旦
许贡:净
门客甲:丑
门客乙:丑
门客丙:丑
病人甲:外
病人乙:末
病人丙:小生
病人丁:丑
老妇:老旦
少妇:旦
大乔:旦

情节
孙策自霸占江东,兵精粮足,声威大振。吴郡太守许贡,身虽附孙策,而心实忌之。暗遣使者上书于曹操,求其召孙策还京,以防后患。书已发出,使者被防江将士所获,机密尽泄。许贡遂被杀。一日孙策与诸将会猎,单骑逐鹿。转过一树林,突出三人,挺枪直刺。自言为许贡家客,替主报仇,且射孙策中面门,孙策拔箭还射,毙其一,尚有二人,死战不退。正在危急之时,程普引诸将救援,始将二人杀死。孙策伤势极重,请医治疗,须静养百日,方可无虞。未满百日之期,河北袁绍遣陈震前来通问,孙策于城楼上设宴款待。忽城下有一道人经过,手下将士及众百姓俱伏道迎候。孙策目为妖妄,遂命擒拿。询以来历,云系姓于名吉,往来吴会,善施府水治病。当世呼为神仙。孙策欲斩之,文武各官竭力谏阻,孙策暂将于吉监禁,张昭等数十人,连名作状乞保。孙策卒不听。吕范言于孙策,令于吉祈雨赎罪。孙策亲自下令,若午时无雨,即行焚死。至时果大雨倾盆,沟浍皆满。适值吴会亢旱,得此甘霖,欢声雷动。官民等扶起于吉,罗拜于水中,不顾衣服。不料更触孙策怒,叱武士立斩。于吉死后,屡屡现形缠扰。孙策母为之禳解,设醮于玉清观,命孙策前往拈香。而于吉又见。命将此观放火烧毁。俟孙策回府,依然兴妖作怪。乃宿于城外军营中。孙策母传命召回,陡见孙策形容憔悴,不胜凄惶。孙策引镜自照,于吉立在镜中。孙策拍镜大呼,箭疮迸裂,昏倒于地。自知不起,嘱文武各官,辅佐其弟孙权,继承某业云。

根据《戏考》第二十七册整理

录入:泠娜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80.75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许贡   (念)     两条眉锁江山恨,一片心怀社稷忧。

     (白)     下官,许贡。官拜吴郡太守。只因孙策得了江东,占夺扬州等处,十分猖獗。

(家院暗上。)

许贡   (白)     又杀了严白虎,威声大振,实为国家之害。必须想一妙计,除却此人,方称吾心。

             有请三位先生。

家院   (白)     有请三位先生!

(三门客同上。)

三门客  (同念)    不为江室朝中吏,愿作为官家座上宾。

     (同白)    参见太守!

许贡   (白)     三位先生少礼!请坐。

三门客  (同白)    谢座。将吾等唤出,有何吩咐?

许贡   (白)     今有孙策占据江东,十分汹涌,若不除却此人,必为国家之害。不知先生有何高见?

三门客  (同白)    此乃国家大事,还须太守主裁。

许贡   (白)     吾意欲修书一封,下到许昌曹丞相那里。将孙策调进京去,加官进爵。不使他身居外镇,以防后患。不知三位先生意下如何?

三门客  (同白)    此计甚好。

许贡   (白)     待吾修书。

(吹牌子。)

许贡   (白)     旗牌走上。

(旗牌上。)

许贡   (白)     这有书信一封,送到许昌曹丞相那里。须要小心。

(旗牌接信。)

旗牌   (白)     遵命。

(旗牌下。许贡打喷嚏。)

许贡   (白)     呀!书信才走,吾为何心神不定?想此事如若不成,我许贡定必遭害。倘有差池,还求三位先生与我报仇。

三门客  (同白)    太守但放宽心,倘若遇害,报仇之事,皆在我三人的身上。

许贡   (白)     全仗先生。一同请至后堂。

(许贡、三门客同下。)

【第二场】

(四龙套、黄盖、韩当、程普、陈武、孙策同上。)

孙策   (西皮摇板)  豪杰青年逞刚强,

             我命虞翻到豫章。

             独霸江东人咸仰,

             且喜华歆来投降。

(朱治绑旗牌同上。)

朱治   (白)     启主公:时才在外瞭哨,擒获奸细一名,现在帐外。

孙策   (白)     绑上来。

(旗牌跪。)

孙策   (白)     胆大奸细,你敢来探我的营盘么?

旗牌   (白)     我并非奸细,叫我送的书。

孙策   (白)     将书信呈上。

(孙策看。吹牌子。)

孙策   (白)     不料许贡竟敢私通曹操,暗害与我。

             要你这厮何用?看剑!

(孙策杀旗牌。)

孙策   (白)     朱将军,去至吴郡,邀请许贡前来饮宴。

朱治   (白)     得令!

(朱治下。)

孙策   (白)     许贡呀许贡,少时叫尔知吾厉害也!

     (西皮摇板)  骂声许贡真胆大,

             竟敢暗地害某家。

(朱治引许贡同上。)

朱治   (白)     许太守到。

孙策   (白)     有请!

许贡   (白)     参见将军!

孙策   (白)     许贡,吾且问你,某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设计害我?是何道理?

许贡   (白)     将军此话,从何说起?

孙策   (白)     你私通曹操,要来害我,还敢强辩!

许贡   (白)     此事下官一概不知。

孙策   (白)     现有书信在此,尚敢抵赖?看剑!

(孙策杀许贡。)

孙策   (白)     此事若非朱将军,某竟被他暗算了。后堂摆宴,与诸将痛饮。

(众人同下。)

【第三场】

(三门客同上。)

三门客  (同白)    请了。许太守竟被孙策杀死。你我在他门下多看,必须与他报仇雪恨。

门客乙、

门客丙  (同白)    必须想一妙计,方能成功。

门客甲  (白)     那孙策常常在郊外打猎,我等假扮猎户模样,藏在山洼之内,等他到来,一拥而上,那怕他飞上天去?

门客乙、

门客丙  (同白)    此计甚好,大家改扮起来。

(三门客同更衣,同背弓、持枪、刀。)

三门客  (同白)    就此前往。

(三门客同下。)

【第四场】

(四英雄、黄盖、程普、韩当、陈武、朱治、董袭、孙策同上。)

孙策   (唱)     众将催马山林进,

             行围射猎且散心。

     (白)     众位将军,看那山后有一只麋鹿,待吾赶上,射他一箭。

(众人同转场。三门客同上,同刺孙策。)

三门客  (同白)    休走,看枪!

(二门客同射孙策,中面。孙策拔箭反射,门客甲死。)

孙策   (白)     你是何人?

门客乙、

门客丙  (同白)    我乃许贡家客,特地前来杀你!

孙策   (白)     休得多言,看剑!

(孙策杀死二门客。黄盖、程普、韩当、陈武、朱治、董袭同追上。)

孙策   (白)     小小鼠辈,竟敢大胆前来行刺!哎呀!我面上被那厮射了一箭,为何麻木起来?

董袭   (白)     想是中了他的毒箭了!

朱治   (白)     药箭有毒,必须赶紧医治。

董袭   (白)     请华陀医治,可保无虑。

孙策   (白)     闻华陀不在江东。

朱治   (白)     现有他的弟子。

孙策   (白)     好。速速回营去者!

(众人同下。)

【第五场】

(于吉上。)

于吉   (二黄摇板)  神仙本是人修炼,

             医治世人把名传。

     (白)     贫道,于吉。昔年曾在琅琊宫为道士。顺帝之时,入山采药,在曲阳泉上得神书百卷,皆治人疾病方术,号太平青领道。自得此书,普施符水,救人疾病,无有不验。因此往来吴会之间,已二十年。众人以我治病奇验,即唤我为于神仙。到这般时候,待我焚香做起法来。

(四病人同上。)

病人甲  (白)     请了。你们到哪里去呀?

病人乙  (白)     我们要去看病呐。

病人甲  (白)     敢是找于神仙的么?

三病人  (同白)    正是。

病人甲  (白)     我也是要去看病的,大家一同前往。

     (吹腔)    天遭不幸身染病,

             一同去寻于先生。

             急急忙忙往前奔,

             不觉来到了神仙的门。

     (白)     我等与神仙叩头。求神仙医治病症。

于吉   (白)     起来,起来。你得的是什么病?

病人甲  (白)     老汉咳嗽之症。

于吉   (白)     你呢?

病人乙  (白)     我是头痛。

于吉   (白)     是何病症呐?

病人丙  (白)     我是腰痛。

于吉   (白)     你呢?

病人丁  (白)     我是肚子痛。

于吉   (白)     待我与你等治来。

(于吉烧符,宝剑挑符烧四次。)

于吉   (西皮摇板)  咳嗽当把肺来治,

             头痛便把脑筋医。

             肚痛还须来顺气,

             腰痛本是肾气虚。

             我这里用符水将他们调理,

             霎时叫尔病自失。

     (白)     好了无有?

四病人  (同白)    好了,好了。真真是活神仙。我等叩谢了!

于吉   (白)     不消谢了。

(四病人同下。老妇扶少妇同上。)

少妇   (白)     哎呀呀!痛杀哉,痛杀哉!

老妇   (白)     我儿暂坐在此,待为娘进去看来。

             啊于神仙,老身有一女儿,将腿跌断了,请求神仙医治医治。

于吉   (白)     现在哪里?

老妇   (白)     现在门外。

于吉   (白)     你搀她进来。

老妇   (白)     我儿,为娘扶了你进去。

少妇   (白)     给神仙叩头。神仙救命吧,痛杀哉!

于吉   (白)     待吾看来。是将筋骨跌断了。待我画起符来。你要跪在案前。

老妇   (白)     哦,是,是。

(老妇跪。)

于吉   (西皮摇板)  此女将腿来跌损,

             还须接骨再续筋。

             一道灵符忙焚尽,

             这便是着手即成春。

少妇   (白)     弗痛哉。

于吉   (白)     走走看。

(少妇走浪头。)

少妇   (白)     可算是活神仙格,吾谢谢你。

于吉   (白)     你们回去了吧。

(老妇拉少妇同下。)

于吉   (西皮摇板)  我治病法术多玄妙,

             手到病除道法高。

             吉凶祸福难预料,

             这劫数二字总难逃。

(于吉下。)

【第六场】

(四龙套、黄盖、韩当、程普、陈武、张昭、孙策同上。)

孙策   (二黄摇板)  来至在江边用目望,

             但见水色接天光。

             将身且把江楼上,

             谁人不知我小霸王。

(朱治上。)

朱治   (白)     启主公:今有袁绍差陈震前来,要见主公。

孙策   (白)     唤他进见。

朱治   (白)     有请陈将军。

(陈震上。)

陈震   (白)     呀,孙将军,待下官大礼参拜!

孙策   (白)     远道而来,只行常礼吧。

(陈震拜。)

孙策   (白)     请上楼来一叙。

(陈震上楼。)

孙策   (白)     将军到此,必有所为。

陈震   (白)     今有吾主袁本初欲与将军结好,共攻曹操。不知将军意下如何?

孙策   (白)     吾久欲破曹,今本初既肯作为外应,正合吾意。

             来,看宴伺候。

     (唱)     人来忙把宴摆上,

             吾与将军饮琼浆。

(于吉上。)

于吉   (四平调)   自幼儿往来吴会间,

             施符治病已多年。

             信步儿来在了江楼观看,

             大限只怕就在眼前,嗳嗳嗳,就在眼前。

四龙套  (同白)    于神仙到了。

孙策   (二黄摇板)  停杯不饮用目看,

             楼下喧哗为哪般?

     (白)     呀,楼下何事,这等的喧哗?

黄盖、

朱治   (同白)    今有于神仙从此经过,众百姓焚香礼拜。故尔喧哗。

孙策   (白)     是何等妖人,快快与我拿下!

黄盖、

张昭   (同白)    此人姓于名吉,善施符水,为人治病,奇验非常。主公不可轻渎。

孙策   (白)     既用符水,定是妖人。我江东岂容此等人扰害百姓?快快擒来,违令者斩!

(四龙套同推于吉。)

孙策   (白)     呔!大胆妖道,竟敢在此扰惑我的民心么?

于吉   (白)     贫道昔年。曾在琅琊宫为道士,只因采药入山,得神书数十卷于曲阳泉上,此书号太平青领道,上面俱是治人疾病之方术。贫道以此治人,代天宣化,普救万人,并不取人毫厘之物。

孙策   (白)     你即不取人谢物,你身上所穿的衣物,是哪里来的?

于吉   (白)     这,这是众百姓相赠与我的。

孙策   (白)     你所食之物,又从何处而来?

于吉   (白)     这这也是他们相送的。

孙策   (白)     足见你还是取之于百姓。吾东吴岂容你这妖人。

             来,推出斩了!

张昭、

朱治   (同白)    于道人在江东并无过犯,不可杀害。

孙策   (白)     列公为何这等的迷信,吾看他也不过是黄巾张角之流,今不杀害,后必为患。

黄盖、

程普   (同白)    此人为人治病多年,今若将他杀死,恐失民心。

孙策   (白)     既然如此,暂且将他囚禁监牢,再做道理。

(四龙套推于吉同下。)

孙策   (白)     陈将军,请至驿馆安歇。待我作书回答本初便了。

(众人同下。)

【第七场】

(孙母上。)

孙母   (西皮摇板)  听说要斩于神仙,

             倒叫老身挂心间。

             迈步且进后宫院,

             等候我儿说根源。

(孙策上。)

孙策   (西皮摇板)  时才江楼来饮宴,

             去到后宫问娘安。

     (白)     参见母亲。

孙母   (白)     我儿少礼。坐下。

孙策   (白)     谢母亲。

孙母   (白)     闻听我儿将于神仙下在狱中。只因此人曾在东吴医治多人,军民所共仰。我儿断断不可加害与他。

孙策   (白)     启禀母亲:想此等妖人,专能以妖言惑众,不可不除。母亲勿听外人妄言。

孙母   (白)     吾儿不听母言,即为不孝。

孙策   (白)     母亲不必动怒,待孩儿将他提出监来,细细审问,倘若无有什么过犯,儿就将他开释。

孙母   (白)     我儿快快前去才是。

孙策   (白)     儿遵命。

     (西皮摇板)  辞别母亲出宫院,

             斩却妖人免祸端。

(孙策、孙母同下。)

【第八场】

(四病人、老妇、少妇同上。)

病人甲  (白)     孙将军将于神仙下在监牢,吾等前去探望于他。大家作一保状,保留他的性命才好。

三病人、
老妇、

少妇   (同白)    大家一同前往。

(四病人、老妇、少妇同转场。)

病人甲  (白)     禁卒大哥!

(禁卒上。)

禁卒   (白)     你们做什么的?

四病人、
老妇、

少妇   (同白)    我等是前来探望于神仙的。

禁卒   (白)     待我开门。

(于吉暗上。)

禁卒   (白)     放你们进来。

四病人、
老妇、

少妇   (同白)    于神仙在哪里?

             呀,于神仙,我等前来看你。你着实受难为了。

于吉   (白)     此乃气数到此,万不能逃。

四病人、
老妇、

少妇   (同白)    我等要各执保状保留于神仙性命。

于吉   (白)     多承列位一番美意,贫道感激不尽。但是你等越保,那孙策他越要斩。据贫道看来,列位倒可不必多此一举。

四病人、
老妇、

少妇   (同白)    只是我等蒙神仙医治我们,实是心中不忍。是一定要保留的。我等就此前去,各递保状便了。

于吉   (白)     多谢众位。

(众人同下。)

【第九场】

(黄盖、程普、韩当、陈武、朱治、四兵卒同上。)
黄盖、
程普、
韩当、
陈武、

朱治   (同白)    我等各具保状,要保留于神仙性命才好。请!

(众人同下。)

【第十场】

(急急风牌。四龙套、四刽子手、张昭、孙策同上。)

孙策   (白)     来,将于吉押上堂来!

(黄盖、程普、韩当、陈武、朱治随于吉同上。)

黄盖   (白)     我等文武官员愿保于道人,特将保状呈上。

(四病人、老妇、少妇同上,同叩头。)

病人甲  (白)     我等皆是东吴百姓,特保于神仙性命。望乞将军开恩饶恕。

孙策   (白)     尔等且起过一旁。

四病人、
老妇、

少妇   (同白)    遵命。

孙策   (白)     胆大妖人,你今见我竟敢不跪。

于吉   (白)     贫道既未受汉室官爵,又未食你的俸禄,你叫我跪哪个呀?

孙策   (白)     于吉!

于吉   (白)     孙策!

孙策   (白)     妖人,竟敢呼我之名!

于吉   (白)     我既叫得我于吉,我就叫得你是孙策。

孙策   (白)     你还不与我跪了!

于吉   (白)     跪却不能。我坐在地下也就是了。

孙策   (白)     你要将你的行藏,细细地讲来!稍有差池,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于吉   (白)     孙策,你既叫我讲,你且听道!

     (西皮二六板) 坐在尘埃把话言,

             叫一声孙策细听根源:

             自幼出家在琅琊观,

             采药深山曾到曲阳泉。

             得了天书百余卷,

             行道往来吴会间。

             治人疾病有千千万,

             因此上大家皆称我为于神仙。

             从来不曾将王法犯,

             又不曾招摇撞骗、为非作歹、造过了谣言。

             你今日定要将我斩,

             这也是前生造定大限难逃,我获罪于天。

             你我今日是同遭难,

             看起来俱是一样般。

孙策   (白)     似你这等妖人留在东吴,恐为后患。

张昭   (白)     我等连名保留于道人。还望主公饶恕。

孙策   (白)     卿等俱是诗书明理之人,何迷信一至于此。吾有一个古人,说于列位一听:昔日交州有一刺吏张津,听信邪教,为妖人所惑,焚香鼓瑟,常以红巾裏头,自称能助军威,百战百胜。到头来兵临城下,仍为敌军所杀。此等之事,甚为无益。诸军何不省悟?

朱治   (白)     于道人夙能祈风、祷雨。方今江东亢旱,何不令其祈雨。有灵验,将功折罪。

孙策   (白)     于吉!

于吉   (白)     孙策!

孙策   (白)     我命你在此求雨,你若能祈得雨来,吾就饶恕于你。

于吉   (白)     看在江东众百姓分上,贫道就替你求来。但不知要多少雨?

孙策   (白)     三尺甘霖足亦。

于吉   (白)     你与我高搭一台,午时三刻立沛甘霖。这世间之上哪有披枷戴锁求雨的道理?

(于吉下。)

孙策   (白)     来,将柴草堆积台下。倘若无雨,将这妖道烧死。

(四龙套同积柴堆。)

孙策   (白)     看天到什么时候了。

四龙套  (同白)    午时了。

孙策   (白)     天到午时。空中略有浓云,看这妖道,还敢欺人惑众。

             来,将于吉搭在柴薪之上。

(四龙套同抬于吉坐柴上。)

孙策   (白)     天到什么时候了?

四龙套  (同白)    午时三刻了。

孙策   (白)     午时三刻已到,并不见有甘霖。来,将柴薪点起来,与我烧!

(放火彩。)

四龙套  (同白)    好大雨呀!

(四龙套、四病人、老妇、少妇同跪拜于吉。)

孙策   (白)     你等如此被妖人所惑,想这晴雨乃天地之定数,妖人偶乘其便,以此搧惑愚民。

             来,与我斩了!

(刽子手甲杀于吉,于吉下。)

孙策   (白)     将尸首号令市曹,以正妖妄之罪。掩门!

(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孙母上。)

孙母   (唱)     只因吾儿身染病,

             倒叫老身挂在心。

(孙策上。)

孙策   (唱)     破曹之计心已定,

             只为得病难出征。

     (白)     自从斩了于吉,不料这妖道,阴魂不散,夜夜缠绕于我。数月以来,身子十分困倦。老母为此常常忧虑,我不免假装强壮,去见母亲便了。

     (唱)     斩却于吉除妖妄,

             他屡屡缠绕为哪桩?

             我抖擞精神做强壮,

(于吉上。孙策退。)

孙策   (唱)     免得老母挂心旁。

     (白)     参见母亲。

孙母   (白)     我儿,自从斩了于神仙,即得重病,但不知这几日病势如何?

孙策   (白)     孩儿这几日病体痊愈,倒比从前强壮了。

孙母   (白)     我儿屈杀神仙,故招此祸。

孙策   (白)     孩儿昔年随同吾父东荡西除,南征北战,也不知杀了多少人,并不曾有祸。今日杀了妖人,正绝其祸,他怎能反来祸我?

孙母   (白)     儿不闻圣人云:鬼神之为德,其盛矣乎。这鬼神之事,不可不信。此郡之北,有一玉清观,灵验非常,我儿去到那里,祷告神祗,自必转祸为福。

孙策   (白)     嗳!母亲不须多言,孩儿夙来不信鬼神。

孙母   (白)     儿不听母言,殊非孝道。

孙策   (白)     孩儿遵命。

孙母   (白)     我儿快快前去。

(孙母下。)

孙策   (唱)     我这里急忙出宫院,

     (白)     呀!

     (唱)     又只见于吉在眼前。

(孙策把剑砍,于吉退下,孙策追下。)

【第十二场】

(四龙套、黄盖、张昭、朱治、程普同上。)

黄盖   (白)     今日主公,奉了太后之命玉清观拈香,我等在此伺候。

(孙策上。)

孙策   (唱)     创业开基锦江山,

             赫赫威名震东南。

             人来同往玉清观,

(于吉上。)

孙策   (唱)     妖道竟敢把我缠!

             拔出龙泉将尔砍,

(于吉抱刽子手甲,孙策杀刽子手甲。)

孙策   (唱)     一阵昏迷为哪桩?

黄盖、
张昭、
朱治、

程普   (同白)    杀错了!

孙策   (白)     杀错了?杀得是哪一个?

黄盖、
张昭、
朱治、

程普   (同白)    杀得是前日杀于吉的刽子手。

孙策   (唱)     人来带马往前趱,

             焚香顶礼告苍天。

     (白)     老道哪里?

(道士上。)

道士   (白)     叩见将军。

孙策   (白)     香烛伺候。

(孙策拈香。)

孙策   (唱)     香烟缭绕空中映,

     (白)     呀!

     (唱)     又见妖道现身形。

             怒气不息出观门,

(于吉挡孙策。)

孙策   (唱)     三番两次搅乱人。

     (白)     你等可曾看见妖道于吉么?

黄盖、
张昭、
朱治、

程普   (同白)    我等不曾看见。

孙策   (白)     想是这妖道阴魂在此观中藏躲。

             来,将庙宇拆毁!

(四龙套同拆庙。)

孙策   (唱)     人来带马回府门,

             妖道怎能乱胡行?

(众人同下。)

【第十三场】

(大乔、孙母同上。)

孙母   (唱)     我儿焚香未回转,

             但愿疾病早安痊。

(孙策上。)

孙策   (唱)     将身且上后堂道,

             见了母亲说根苗。

     (白)     参见母亲!

孙母   (白)     哎呀儿啊!你这几日的形容越发憔悴了。

孙策   (白)     怎么?孩儿形容憔悴了?

大乔   (白)     将军,你的形容不像人样了。

孙策   (唱)     俱道我形容憔悴了,

             倒叫豪杰心内焦。

             看过了菱花镜来瞧,

     (白)     哎呀!

     (唱)     形容消瘦为哪条?

     (白)     我这形容为何落得到这般光景?

(孙策举镜照。)

孙策   (白)     呀!

     (唱)     镜中又现出于妖道,

             吾料今生命难逃!

     (白)     吾料自今生性命难保矣!

             来,快请众将进帐。

内侍   (白)     众将进帐!

(张昭、黄盖、程普、朱治、孙权同上。)
张昭、
黄盖、
程普、
朱治、

孙权   (同白)    主公玉体如何?

孙策   (白)     方今天下大乱,以我有吴越之众,三江之险,大有可为。吾今将死,望子布等扶保吾弟。须要各尽其力,以保江山。

张昭   (白)     遵命。

孙策   (白)     现有印绶在此,吾弟应念父兄创业艰难,要保全基业。

孙母   (白)     恐你兄弟年幼,不能成其大事。

孙策   (白)     吾弟之才胜孩儿十倍,母亲但放宽心。倘内事不决,可问张昭;外事不决,可问周瑜。

             乔夫人过来。吾死之后,你必须要善侍老母。我纵死九泉也是感恩不尽的了!

             恨周瑜不在此地,不能与他共议大事也!

(孙策死。众人同哭。)

孙母   (白)     吾儿孙权,速备棺槨,成殓你兄长,整理葬事便了!

孙权   (白)     儿遵命。

(牌子。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249 ┊ 字数:8463 ┊ 最后更新:2017年05月05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