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三结义》(一名:《刘关张》)

主要角色
刘备:老生
关羽:生
张飞:净
苗信:丑
浪儿:丑
熊祥:丑
熊虎:净
张继昌:末
张鸾姣:贴旦
游人甲:末
游人乙:生
游人丙:小生
游人丁:丑
张妻:贴旦
方雄:外
于申:净
酒保:丑

情节
关羽因蒲州恶霸熊虎父子勾结县令,强占士人张继昌之女鸾姣,心怀不平,在公堂杀死熊虎及县令,逃走。追兵追之,观音点化清泉,关羽洗面,变为红脸脱险,逃至涿郡,遇张飞卖肉,比武各不相下,又遇刘备,志趣相投,三人在桃园结拜。

注释
《三国演义》一书,开宗明义第一回目录,即“宴桃园豪杰三结义”八字。读过演义者,无不知之。而鼎鼎大名之刘、关、张,后人遂啧啧焉称道勿衰。是《三结义》之事实,已详载于演义中。枥老编考,无庸再赘。惟是剧之脚本,竟别开生面,与演义不相混同。刘、关、张三人之历史,居然探本穷源,描摹尽致,出于杜撰,自可断言。所谓关公惯打抱不平,杀蒲州太守父子,救张继昌父女,犹不失关公身份。张飞开设肉铺,此种无稽之谈,于豆棚瓜架间,耳食已久,其实取证于演义所载。卖酒屠猪之一说,踵事增华耳。刘备买草鞋为业,英雄末路,居贱食贫,不足为辱。惟号为刘穷,惯吃白食,人皆不屑与言,远而避之,未免厚诬刘备,毫无理由。然戏剧一门,能引人入胜,即是无上妙品,编排者无一非守此主义。故齐东野人之语,不妨任意采取,为剧中之资料,若点缀情景,且可臆造焉。以名伶当其重头,配角匀称,一切唱工做工,合乎观剧者之心理,众口一辞,许为佳剧。至于事实之真伪,在所不计,姑妄言之,姑妄听之,观剧者之取谛,本不外乎如是也。是剧之名,同于《三国志》,是剧之实,异于《三国志》,谓为《三国志》广义,未始不可。

根据《戏考》第二十六册整理

录入:Alfred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9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青袍、苗信同上。)

苗信   (引子)    官居县令,全忠孝,仰答君亲。

     (白)     下官,苗信,官居蒲州解良县正堂。今日乃是我恩师熊太守寿诞之期,不免前去拜寿。

             来,

四青袍  (同白)    有。

苗信   (白)     打道熊府。

(牌子。四青袍、苗信同下。)

【第二场】

(四龙套、四文官、四武将同上。)

文官甲  (白)     众位请了。

三文官、

四武将  (同白)    请了。

文官甲  (白)     今当熊太守,寿诞之期,你我礼当前去上寿。

三文官、

四武将  (同白)    一同前往。

(牌子。众人同下。)

【第三场】

(熊祥上。)

熊祥   (念)     生在富豪之家,吃喝嫖赌生涯。膏粱锦绣实可夸,好骑高头大马。

             我父官居太守,势力惯把人压。最喜美貌女娇娃,人人见吾害怕。

     (白)     在下,熊祥。吾父熊虎,官居太守。今当吾父寿诞之期。

(浪儿暗上。)

熊祥   (白)     不免将寿堂灯彩挂起,准备满城文武官员前来上寿。

             浪儿,

浪儿   (白)     在。

熊祥   (白)     今天太老爷生日,将寿堂浪革灯来点起,彩绸挂上。少时定有人前来拜寿吓。

浪儿   (白)     小子已命人预备停当革哉。

熊祥   (白)     预备停当哉?

浪儿   (白)     停当革哉。

熊祥   (白)     有请太老爷。

浪儿   (白)     有请太老爷!

(熊虎上。)

熊虎   (念)     老夫居官为太守,全凭势利压蒲州。

熊祥   (白)     参见阿爹。

熊虎   (白)     罢了,我儿唤为父何事?

熊祥   (白)     今当阿爹寿诞之期,孩儿已将寿堂设摆齐楚,特与阿爹拜寿。

熊虎   (白)     不消拜了。

(熊祥拜。熊院子持帖上。)

熊院子  (白)     门上有人么?

浪儿   (白)     什么人?

熊院子  (白)     今有满城文武官员,前来拜寿。

浪儿   (白)     候着。

             启大爷:今有满城文武官员,前来拜寿。

(熊祥接各帖看。)

熊祥   (白)     他们都送过礼革?

浪儿   (白)     也有送过革,也有没有送过革。

熊祥   (白)     你对他们去说。送礼革,请见。没有送过礼革,免见。

浪儿   (白)     送礼革请见,没有送过礼革,一概不见。

(四文官、四武将、苗信同上。)
四文官、
四武将、

苗信   (同白)    太守在上,吾等拜寿。

熊虎   (白)     不消拜了。

(四文官、四武将、苗信同拜。)

熊虎   (白)     备得有宴,请列位畅饮三杯。

四文官、
四武将、

苗信   (同白)    来此就要叨扰。

熊虎   (白)     将宴摆下。请!

(牌子。)
四文官、
四武将、

苗信   (同白)    酒已够了,我等告辞。

熊虎   (白)     恕吾不送,吾儿代送。

熊祥   (白)     改日谢步。

(四文官、四武将、苗信同下。熊祥、熊虎同下。)

【第四场】

(张继昌、张鸾姣坐车同上。)

张继昌  (西皮摇板)  一日离家一日深,

张鸾姣  (西皮摇板)  好似孤雁宿寒林。

张继昌  (白)     老夫张继昌。

张鸾姣  (白)     奴家张鸾姣。

张继昌  (白)     是我父女,探望他舅父的病症,且喜他病体痊愈。我父女因此转回家园。看天色尚早,就此赶路要紧。

     (西皮摇板)  催马加鞭往前进,

张鸾姣  (西皮摇板)  披星带月转回程。

(张继昌、张鸾姣同下。浪儿引熊祥同上。)

熊祥   (西皮摇板)  来至大街忙观定,

(张继昌、张鸾姣同上,转场,同下。)

熊祥   (西皮摇板)  见一美貌女佳人。

(熊祥看。)

浪儿   (白)     喂,她走去哉。

熊祥   (白)     呵呵哈哈哈哈!好一个美貌的女子!

浪儿   (白)     格革女子,面孔生得标致嘛 

熊祥   (白)     弗错哉。标致得狠!

浪儿   (白)     大爷,可晓得她,是哪家革女子?

熊祥   (白)     我弗晓得哟。

浪儿   (白)     小子倒晓得革。

熊祥   (白)     你晓得?好,回府去说。

(熊祥、浪儿同转场,熊祥坐。)

熊祥   (白)     方才那一女子,是哪一家革?

浪儿   (白)     方才的女子,就是那一个老头子的女儿。老头子姓张,名继昌,是本城一个员外。我倒认识他革。

熊祥   (白)     好好。你既认识他,你可能替你家大爷提提这门亲事?

浪儿   (白)     不是我在你大爷面前夸口,不提便罢,一提定要成功革。

熊祥   (白)     好!你就去说,我静候佳音。

(熊祥、浪儿同下。)

【第五场】

(张继昌、张鸾姣同上,张院子迎上。)

张院子  (白)     员外回来了。

(张鸾姣下,车夫入门下,张继昌坐。)

张继昌  (白)     老夫去后,可有什么人,前来看我?

张院子  (白)     无有什么人来。

(浪儿上。)

浪儿   (念)     奉了大爷命,来到张家门。

     (白)     有人么?

张院子  (白)     什么人?你是哪里来的?

浪儿   (白)     我是熊府来的,我叫个浪儿,要见你家员外。

张院子  (白)     候着!

             启员外:有一人,说是从熊府来的,名叫浪儿,要见员外。

张继昌  (白)     熊府?我素不与他来往,哪有什么浪儿?你且叫他进来。

张院子  (白)     员外叫你进来。

浪儿   (白)     哦。

             吓,员外在罗里。这厢有礼!

张继昌  (白)     还礼!我不相认呐。

浪儿   (白)     员外,我是熊太守府浪来格,我名叫浪儿。

张继昌  (白)     但不知到此有何贵干?

浪儿   (白)     恭喜员外,贺喜员外!

张继昌  (白)     喜从何来?

浪儿   (白)     员外的小姐,可有人家没有?

张继昌  (白)     无有人家。

浪儿   (白)     这倒巧得狠。今有我家公子,看见小姐,相貌美丽,特命我前来提亲。想这门亲事,可算是门当户对,员外定无推辞的了。

张继昌  (白)     但不知你家公子,是哪一个呀?

浪儿   (白)     你还弗晓得?就是熊太守之子,名唤熊祥。

张继昌  (白)     想那熊祥,素来不安本分,每每欺负良民,霸占人家房粮土地。老夫女儿貌陋,老夫实实高攀不上。

浪儿   (白)     嗳,员外说哪里话来。想我家太老爷,官居太守,满城文武官员,各各怕他。你若做了这门亲事,不但小姐安享荣华,就是员外你可也是享不尽的富贵革哉。

张继昌  (白)     我实对你说了罢,我女儿已有了人家了。

浪儿   (白)     革是啥革说话,方才员外说无有人家,此时又说有了人家,分明是句谎话。依我来相劝,还是应允的好。

张继昌  (白)     想这姻缘之事,乃是两家情愿,爱好做亲。哪里有你这样强迫的道理?

浪儿   (白)     依我相劝,你应了的好。如若不然,你可知道他的厉害!

张继昌  (白)     想我在这蒲州,祖居多年,安分守己,乃是良善的百姓,他又岂奈我何?你不要这样絮絮叨叨。

             家院,快快与我赶他出去!

(张院子推浪儿。)

浪儿   (白)     嘿嘿,竟自将我推出来哉。好革!叫你晓得我的厉害!

(浪儿下。张鸾姣上。)

张鸾姣  (白)     吓爹爹,方才那人讲些什么?

张继昌  (白)     方才那人乃是熊府的家人,要与女儿提亲。

张鸾姣  (白)     但不知是哪一家?

张继昌  (白)     就是那太守之子,名叫熊祥。

张鸾姣  (白)     那熊祥在此地,为非做歹,不安本分。爹爹,此事断断做不得!

张继昌  (白)     为父早已知道此人。已经回复他去了。

张鸾姣  (白)     但是他家势利甚大。此事不允,倘然他与我们作对,如何是好?

张继昌  (白)     想为父在此处祖居有年,乃是安分的良民,他又岂奈我何?

张鸾姣  (白)     话虽如此,当今乱世,不分皂白。他若以势欺人,那时悔之晚矣!

张继昌  (白)     依我女之见?

张鸾姣  (白)     依女儿之见,倒不如我父女仍到舅父家中,以避此祸。不知爹爹意下如何?

张继昌  (白)     此事倒也使得。

             家院,速速打点行李,准备起程便了。正是:

     (念)     闭门家内坐,

张鸾姣  (念)     这祸从天上来。

(张继昌、张鸾姣同下。)

【第六场】

(熊祥上。)

熊祥   (唱)     浪儿提亲不回转,

             叫人刻刻挂心间。

(浪儿上。)

浪儿   (白)     大爷。

熊祥   (白)     浪儿居来哉。

浪儿   (白)     居来哉。

熊祥   (白)     亲事怎样?

浪儿   (白)     是我到了他家,见了张员外。他倒蛮客气革,他问我做啥革来哉。我就说是员外的令媛小姐,可有了人家没有,他说是没有。

熊祥   (白)     巧得很。

浪儿   (白)     吾就说是恭喜员外,贺喜员外。他说是喜从何来,我说是现有我家公子,命我前来,与小姐提亲事来哉。他说是你家公子,是哪一个嘛。

熊祥   (白)     他还弗晓得哉?你就该对他道道大爷革字号。

浪儿   (白)     我就说革,就是太守之子,名唤熊祥。他言道,他乃是太守之子,老夫高攀弗上。

熊祥   (白)     他是要革样客气说格。

浪儿   (白)     他是蛮客气格,他说是他女儿有了人家哉。

熊祥   (白)     他先说是没有人家,为啥又说是有了人家呀?

浪儿   (白)     我说是你应允了,这门亲事的好,如若不然,他的势利大革。

熊祥   (白)     是革。我的势利弗小嘛。

浪儿   (白)     他说他是此处革良民,一不为非,二不犯法,他有势利,我也弗怕。这倒是弗要紧,他叫家院,将我推出来哉。

熊祥   (白)     革个老头子可恨,弗知好歹。既然如此,怎样办法才好?

浪儿   (白)     我倒有个主意在格答。

熊祥   (白)     啥革主意?

浪儿   (白)     要去讹诈他。

熊祥   (白)     怎样方法讹诈他呢?

浪儿   (白)     就说是他曾经借过你五千两银子,言明是三个月期归还革,过期弗还,就将他女儿作抵。

熊祥   (白)     革个主意,倒蛮好革。弗成功,弗成功!

浪儿   (白)     为啥弗成功?

熊祥   (白)     没有凭据革嘛。

浪儿   (白)     假造一张哦。

熊祥   (白)     假造一张,请罗个来写?

浪儿   (白)     我就会写。

熊祥   (白)     好,快去写来。

(浪儿写字据。)

浪儿   (白)     写好哉。

熊祥   (白)     还是弗成功革。

浪儿   (白)     为啥又弗成功?

熊祥   (白)     革个字据忒新,弗像真革。

浪儿   (白)     革个容易!用茶卤一喷,再在火浪一烘,就是旧革。

熊祥   (白)     我倒看你弗出,倒有如此革妙法。快去烘来。

(浪儿烘纸。)

浪儿   (白)     烘好革哉。

(熊祥接纸看。)

熊祥   (白)     呵呵哈哈哈哈!倒蛮像真革!只是一件,无人前去办嘛。

浪儿   (白)     革更弗难,那县官苗太爷,是太老爷革门生。托他去办,一定成功革。

熊祥   (白)     我们就去革。

浪儿   (白)     同去,同去。

             来此已是。门上哪一位在?

(衙院子上。)

衙院子  (白)     是哪一位?

浪儿   (白)     熊大爷拜会。

衙院子  (白)     有请老爷。

(苗信上。)

苗信   (白)     何事?

衙院子  (白)     熊公子拜会。

苗信   (白)     说我出迎。

             吓,世兄在哪里。世兄请!

熊祥   (白)     世兄请!

苗信   (白)     请坐!不知世兄驾到,下官未曾远迎,面前恕罪!

熊祥   (白)     岂敢!昨日家父生辰,世兄酒未吃足。

苗信   (白)     厚扰了!世兄到此,必有所为。

熊祥   (白)     弟有一事相求,要世兄代为办理。

苗信   (白)     有何事见委?弟当遵办。

熊祥   (白)     只因此处张继昌,曾欠弟纹银五千两,言明三个月归还。如不归还,就将他的女儿作抵。

苗信   (白)     但不知可有凭据无有?

熊祥   (白)     有革有革,世兄请看。

(苗信接字看。)

苗信   (白)     既有此事,弟当代劳。

             捕快走上!

(八捕快同上。)

苗信   (白)     现有火签一支,随同熊公子,前去提人犯到案。

(八捕快同允。)

苗信   (白)     就请世兄同往,将他父女一并提来审问便了。

(众人同下。)

【第七场】

(张继昌、张鸾姣同上。)

张继昌  (念)     鸦鸣鹊噪。

张鸾姣  (念)     吉凶事全不知晓。

(八捕役、熊祥、浪儿同上。)

浪儿   (白)     张老头子在家革?

张继昌  (白)     你又来了,前来做甚?

浪儿   (白)     做啥革,我劝你早早允下亲事的好。如若不允,你悔之晚矣。

张继昌  (白)     我女儿已有了人家了,你快快与我走去。

浪儿   (白)     你还是弗答应革。来!拿银子来!

张继昌  (白)     吓什么银子呀?

浪儿   (白)     你欠了我家大爷,五千两银子,说明是三个月归还,如不归还,将你女儿做抵。你还是还银子,还是还人来?

张继昌  (白)     你分明讹诈老夫来了。招打!

(张继昌打浪儿。)

浪儿   (白)     大爷,见他去说。

熊祥   (白)     呔!好你张继昌,好好还我银子便罢,不然就要将你女儿做抵。

张鸾姣  (白)     你住了罢。想这清平世界,朗朗乾坤,你无缘无故,就要讹诈良家民女。你难道不怕王法吗?

熊祥   (白)     哦呵哈哈哈哈!我说你要是同了我去,成其美事。你是享不尽的荣华,受不尽的富贵。

张鸾姣  (白)     想你这厮,在此地欺压良民,抢夺人家妇女。难道你不怕天理报应吗?

浪儿   (白)     弗要同他说,来,抢了走!

(八捕快背张鸾姣同下。)

张继昌  (白)     且住!看这伙人,竟将我女儿抢去。我拼着这条老命不要,我就与他们拼了。

(张继昌跑下。)

【第八场】

(四青袍、苗信同上,八捕快扯张鸾姣同上。熊祥、浪儿同上,苗信迎。)

苗信   (白)     世兄请至后堂待茶。

(熊祥下。张继昌上,跪。)

张继昌  (白)     冤枉!

苗信   (白)     你是何人,有何冤枉?

张继昌  (白)     启禀太爷:小人名叫张继昌。今有熊祥,带领许多公差,到小老儿家中,无故的将小女抢来,望求太爷作主。

苗信   (白)     你就是张继昌?

张继昌  (白)     正是。

苗信   (白)     你欠了熊府五千两银子不还。还说是有冤枉?

张继昌  (白)     吓,小人并不曾欠过他的银子。

苗信   (白)     现有凭据,你还敢抵赖不成?

张继昌  (白)     有什么凭据,待小人看来。

苗信   (白)     且慢!想你乃是有气之人,若将凭据,拿到手中,三扯两扯,将凭据扯碎。熊公子岂不落了个人财两空?待本县念来你听:“立借字人张继昌,今借到熊府纹银五千两,言明三个月归还,如若不还,将女儿作抵,张继昌亲笔。”这不是你的凭据么?

张继昌  (白)     此字乃是假的,还望太爷作主吓。

苗信   (白)     什么真的假的,限你三日,有了银子便罢,如若不然,就将你女儿送至熊府。

             来!将他与我赶了出去。

(八捕快同推张继昌下。)

苗信   (白)     来!将这女子,暂且押在女牢,三日后再审。退堂!

(八捕快同允,同下。)

【第九场】

(关羽上。)

关羽   (集贤宾牌)  论男儿,壮怀须自吐,

             岂空向那昊天呼。

             笑他们似堂间处燕,

             有谁能屋上瞻乌。

             不提防柙虎樊熊,

             任纵横社鼠城狐。

             曾几番听鸡鸣,

             起身独夜舞。

             想古来多少乘除,

             显得动名垂宇宙,肩担日月,把汉室扶。

     (念)     壮怀磊落气轩昂,豪杰英雄岂寻常。只眼放开天地小,双眉倒竖血腥香。

     (白)     俺,姓关名羽,字寿长,乃蒲州解良人氏。学成韬略,满腹经纶,一生落魄,要想作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儿,忠义存心,要干一桩定国安邦之事业。怎奈时运不至,未遇机缘,不知何日,才是出头之日也。

     (新水令)   剑横秋水向垂腰,

             见不平便闻悲啸。

             你看那烟光迷古寺,

             塔影挂寒涛。

             多少牢骚,

             俺心中事,有谁晓?

     (白)     来此已是酒楼,待我沽饮几杯。

             酒家哪里?

(酒保上。)

酒保   (念)     隔壁三家醉,开坛十里香。

     (白)     原来是关大爷,请到上房!

关羽   (白)     看酒来。

酒保   (白)     酒到。

(酒保斟。)

关羽   (梧叶儿牌)  俺非是爱酒的闲陶令,

             又不是使酒的莽灌夫。

             似这等,痛饮兴豪粗,

             撑着这醒眼儿。

             谁瞅睬,问醉乡深,可容得吾,

             听街市凭喧呼。

             偏冷落,高阳一酒徒。

(张继昌上。)

张继昌  (白)     反了吓,反了!

(张继昌撞酒保。)

酒保   (白)     原来是张员外。你急急忙忙,往哪儿去呀?

张继昌  (白)     可恼吓,可恼!

酒保   (白)     有什么事情,你还要生这样的大气?

张继昌  (白)     我舍着老命不要,定要同他拼了!

酒保   (白)     你这样大的年纪,少管闲事。

张继昌  (白)     我定要同他拼了!

酒保   (白)     什么事情,生这么大的气?

张继昌  (白)     小哥,是你有所不知。只因那熊祥贼子,要我女儿与他成亲。是老夫不允,他竟将我女儿抢了去了。

酒保   (白)     他抢你的女儿,你还不去到官府里去告他去?

张继昌  (白)     怎奈那官府俱与他有来往。老夫告不上去,无人替我出力,也是枉然。

酒保   (白)     眼前倒有一人,惯替人打个抱不平。

张继昌  (白)     但不知是哪一位?

酒保   (白)     就是那关大爷。

张继昌  (白)     但不知他在何处?

酒保   (白)     巧啦!他正在里面饮酒,你何不去求他一求。

张继昌  (白)     好,如此带路。

             吓!关大爷,救命呐!

关羽   (白)     老头儿,你姓甚名谁,到此何事,一一讲来。

张继昌  (白)     大爷容禀:小人名叫张继昌,乃此处人氏。只因太守熊虎之子熊祥,要叫我女儿同他成亲,是小人不允。他竟带领多人,将我女儿抢了去了。

关羽   (白)     竟有这等之事!你为何不去叩告于他?

张继昌  (白)     怎奈官府,均与他有来往。小人上得堂去,不容开口,就将小人赶出来了。

关羽   (白)     既然如此,待俺随你前去叩告。

张继昌  (白)     多谢大爷!

关羽   (柳叶儿牌)  不由人冷飕飕,冲冠发竖,

             热烘烘气满胸脯。

             咭当当把腰间宝刀频频抚。

     (白)     你随俺来——

(关羽拉张继昌同转场。)

关羽   (柳叶儿牌)  随定俺,到官衙,把冤情来诉,

             管叫你那时节,把悲苦情消除。

     (白)     来此已是官衙,前去击鼓喊冤。

(张继昌打堂鼓。四青袍、八捕快、苗信同上。)

苗信   (白)     何人击鼓?抓上堂来。

             呔!我把你这张继昌,限你三日,交还银款。你不遵本县的堂断,竟敢擅击堂鼓。该当何罪?

             来!扯下去打。

关羽   (白)     慢着。那张继昌身犯何罪?

苗信   (白)     他欠借熊府银款不还。

关羽   (白)     他欠借银款,有何为证?

苗信   (白)     自然有证据。

关羽   (白)     既有文约,取来我看。

苗信   (白)     慢来,这文约若到你手,你若将它扯碎,熊府岂不是落个人财两空。待我念于你听便了。

关羽   (白)     你且念来。

苗信   (白)     “立借字人张继昌,今借到熊府纹银五千两,言明三个月归还,如若不还,将女儿作抵,张继昌亲笔。”

关羽   (白)     老头儿,既有你亲笔文约,怎说是无有此事?

苗信   (白)     本来无有此事。这文约字据,分明是假造的呀。

关羽   (白)     你可能当堂再写一张?

张继昌  (白)     小人能写。

关羽   (白)     好,你速速写来。

(张继昌写,交关羽手。)

关羽   (白)     现有张继昌亲笔,所写文约一张。拿来一对,便知真假。

苗信   (白)     好。这倒不错。

(关羽拿二纸比,笑。)

关羽   (三笑)    哈哈!哈哈!吓哈哈哈哈哈!

     (白)     看这两张字据的笔迹不同,分明是假造讹诈。想你既为民之父母,就该为百姓分忧解难。怎么,你反助纣为虐,欺诈子民?该当何罪?

苗信   (白)     这,这,嗳呀,熊世兄吓。

(熊祥上。)

苗信   (白)     小弟说他不过,请世兄同他去分辩罢。

熊祥   (白)     我去问他。

             呀呔!那一大汉,上得公堂,胡言乱语,是何道理?

关羽   (白)     你是何人?通上名来。

熊祥   (白)     嘿嘿,你还弗认得我。我就是太守革少爷,熊祥在此。

关羽   (白)     你就是熊祥?

(关羽扯熊祥。)

熊祥   (白)     喂呀!痛煞哉!

关羽   (白)     你父子在此处,横行霸道,欺压良民,伤害百姓。今日遇着了某家,也算得是天理循环,报应到了。

(关羽拔刀欲杀熊祥,熊祥退,关羽以拳打死熊祥。)

苗信   (白)     好你大汉,上得堂来,竟敢将人打死。你叫什么名字?

关羽   (白)     某姓关名羽,字寿长。想你既为民之父母,反助恶人,欺压良民,要你何用!看刀。

(关羽杀死苗信。众人同打关羽,关羽打众人同下。关羽拉张继昌同转场,关羽刀劈监门,众男犯同逃出跑下。关羽砍女牢门,张鸾姣上。张继昌、张鸾姣同跪谢关羽。)

关羽   (白)     老头儿,此处你父女住不得了,快快去至他乡,避祸去罢。

张继昌  (白)     多谢关大爷!

(张继昌、张鸾姣同下。)

关羽   (白)     趁此四面无人,我不免逃出城去,便了。

(关羽下。)

【第十场】

(熊虎上。)

熊虎   (念)     眼跳心惊,坐卧不宁。

(熊院子上。)

熊院子  (白)     启禀太老爷:大事不好了。

熊虎   (白)     何事这等惊惶?

熊院子  (白)     我家大爷,在县衙遇一大汉,语言不合,将大爷打死了。

熊虎   (白)     竟有这等事?那大汉可曾去远了么?

熊院子  (白)     尚未去远。

熊虎   (白)     众家丁,一齐走上。

(四家将、四大铠同上。)

熊虎   (白)     带马。追!

(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四云童、二仙女、菩萨同上。)

菩萨   (白)     我乃慈航大士是也。今有关寿长有难。我奉上帝敕旨,下界搭救他的性命。

             众云童!

(四云童同允。)

菩萨   (白)     驾云前往。

(清江引牌。众人同大转场。)

菩萨   (白)     来此已是玄武祠,一同进庙去者。

(众人同进庙。关羽急上。)

关羽   (白)     且住。某家逃出城来,只是后面有人,紧紧追赶,如何是好?

(关羽看。)

关羽   (白)     “玄武祠”。我不免进得庙去,藏躲一时,再作道理。

(关羽进庙。)

关羽   (白)     待我将庙门紧闭。

(关羽闭门,藏。)

菩萨   (唢呐二黄导板)有我神离了那凌霄殿。

     (唢呐二黄原板)奉敕旨驾祥云才下尘凡。

             都只为关寿长身遭大难,

             怕的是落险境性命难全。

             我这里用法术改头换面,

             保全他出虎穴离了龙潭。

             从今后立功业扶保大汉,

             落美名垂青史万古流传。

(四大铠、四家将、熊院子、熊虎同跑上,同绕场跑下。)

菩萨   (白)     关寿长听者:今日你身遭大难,性命不保。我乃慈航大士,奉了上帝敕旨,特地前来,与你改头换面,搭救你的性命。从今以后,将关寿长改为关云长。日后保定汉世,建立功勋,就此快快逃命去罢。我神有言,你且听道。

     (二黄摇板)  我这里把话对你论,

             还要牢牢记在心。

(四大铠、四家将、熊院子、熊虎同上。)

熊虎   (白)     各处查寻,不见大汉逃往何处。来此玄武祠,庙门紧闭。

             来!

(四家将同允。)

熊虎   (白)     两厢搜来。

(四家将同搜。)

四家将  (同白)    并无一人。

熊虎   (白)     放火与我烧毁庙宇。

(四家将同放火。关羽自神案下出,变为赤面。)

关羽   (白)     多蒙神圣搭救,待我谢过!

             外面人声喧嚷,待我开门看来。

(关羽开门。)

熊虎   (白)     呔!这一红脸大汉,隐藏庙内。你是何人?

关羽   (白)     某姓关名羽,字云长,你是何人?

熊虎   (白)     老夫,太守熊虎在此。

关羽   (白)     哦,你就是熊虎,某家正要寻你。你在此处,欺害黎民,骚扰地方,以势力压人。今日遇着关某,可算得报应到了。

熊虎   (白)     你好大汉,口出恶言。看剑!

(关羽夺剑。)

熊虎   (白)     来与我快快动手,将他拿下。

(关羽杀熊虎,熊虎下。四家将、四大铠同打关羽,关羽杀散四家将、四大铠。)

关羽   (白)     关某叩谢神圣救命之恩!弟子去也。

(关羽下。)

菩萨   (白)     众云童,驾起祥云,回复玉帝去者。

(掩幕。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刘备背草鞋上。)

刘备   (念)     头戴方巾乌角,鹑衣百结稀破。足踏草鞋两只,刘穷不才是我。

     (白)     我姓刘名备,字玄德,乃大汉中山靖王之后,孝景皇帝阁下玄孙。不幸家道凌夷,父母早丧,一贫如洗,每日织履贩卖,聊以糊口,人人皆叫我做刘穷。我因此,也就隐其真名不露。看天下荒荒,刀兵四起,黄巾满地,黎民涂炭。欲想出世,做一番事业,扶持社稷,匡救朝廷,怎奈无有进身引荐之人,以至英雄落魄,流落天涯。苍天危困英雄,良可叹也!

     (西皮原板)  有刘备生来命运低。

             家道贫穷无食无衣。

             破烂衣衫难以遮体。

             卖草鞋在长街东去复西。

             有朝一日风云至,

             重整山河扶社稷。

             但不知时运何日才至,

             英雄落魄好不惨凄!

(刘备下。)

【第十三场】

(四游人同上。)

游人甲  (念)     春水满四泽,

游人乙  (念)     夏云多奇峰。

游人丙  (念)     秋月扬清辉,

游人丁  (念)     冬岭秀孤松。

游人甲  (白)     请了。

三游人  (同白)    请了。

游人甲  (白)     今闻朝廷,发下榜文,在四门张贴。你我一同前去观看。

三游人  (同白)    一同前往。

(四游人同看城门悬榜。)

游人甲  (白)     列位!原来是为天下黄巾贼寇作乱,扰害黎民,到此掠抢。朝中要招贤纳士,召集天下英雄,为国家除害。

三游人  (同白)    正是。

(刘备上。)

刘备   (白)     卖了半日,一双草鞋也未曾卖得。他们在这里讲些什么呀?待我向前去问过。

             吓,列位。

三游人  (同白)    嗳呀,刘穷来了。我们大家回去罢。

游人丁  (白)     躲了他罢,免得沾染穷气。

(四游人同下。)

刘备   (白)     好你们这一起,势利小人。待吾上前去看看榜上写些什么。

(刘备看榜。游人丁推车上,关羽随上,游人丁进城,下。)

刘备   (白)     哦喝喝呀。原来是朝廷要招贤纳士,召集天下英雄豪杰,共灭黄巾贼寇。想我刘备,无有引荐之人,若有人引荐,定要替朝廷作些安邦定国的事业!

关羽   (白)     那一汉子,在此讲些什么?

刘备   (白)     原来是一位壮士。

关羽   (白)     你在此讲些什么?

刘备   (白)     是我在此观看榜文,要想替国家出力报效。

关羽   (白)     似你这样穷酸,怎能出得什么力?

刘备   (白)     看天下荒荒,黄巾遍地,生灵涂炭。我若出世,定要做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

关羽   (白)     分明是一个狂徒。

(关羽进城,下。)

刘备   (白)     看这一大汉,他倒看我不起。咳!

     (念)     君子不得志,惯招白眼人。

     (白)     待我进城去卖鞋便了。

(刘备下。)

【第十四场】

张飞   (内白)    呵哈。

(张飞上。)

张飞   (引子)    膂力过人,性卤莽,惯打不平。

     (念)     自幼生来胆气豪,胸中志气比天高。男儿应抱安邦志,挂印封侯在我曹。

     (白)     俺,姓张名飞,字翼德,涿州人氏。生性卤莽,办事粗豪,不读诗书,深知礼义。路见不平,定要拔刀相助;若遇豪杰,定要把酒论交。这且不言,只因天下大乱,欲想投军,为国出力,只是无有引荐之人。是俺在此,开了一座肉铺,生意还好。今日闲暇无事,不免将老婆唤出,叫她看守肉铺,我到街坊游玩一回。

             老婆哪里?

(张妻上。)

张妻   (念)     闻听丈夫唤,急忙到跟前。

     (白)     当家的,叫我什么事情呀?

张飞   (白)     我想当今之世,天下大乱,为人总要做一番事业。我想前去投军,得了官职,岂不比做肉铺的生意,强胜十倍?

张妻   (白)     怎么,你要想做官么?

张飞   (白)     正是想做官。

张妻   (白)     以我看来,倒可以不必。倒不如在家里头,吃上一碗安闲的饭,无拘无管。像那些做官的,若做大官,那里就巴结上去啦,要是做小官,有一点不好,不是给参革啦,就是给把头杀啦。我看可以不必去。

张飞   (白)     想俺老张,全身武艺,力量过人,到了两军阵前,杀上些个贼寇,指日就可以挂印封侯,拜帅封王了。

张妻   (白)     叫你这么一说,倒容易的很,你就是投军,也可以不必忙。遇着有个机会,再去也还不迟。

张飞   (白)     今日天气清和,我要到街坊上走走。

             楞儿。

(楞儿上。)

楞儿   (白)     有。

张飞   (白)     将千斤石,与我搬过来。

楞儿   (白)     是。

(楞儿搬石。)

楞儿   (白)     回大爷的话,我靡有力气,我拿不动它。

张飞   (白)     你一人拿它不动。来来。你同你家大奶奶,将它抬了出来。

张妻   (白)     来,咱们两个人去抬过来。

(楞儿、张妻同抬石。)

楞儿   (白)     嗳嚘,我真抬不动它。

张飞   (白)     他们都是白吃了饭了。看我的。

(张飞搬石出。)

张飞   (白)     这算什么。楞儿,若有人来,搬起石头,切肉就不要钱。可曾将我的招帖摆出去呀?

楞儿   (白)     摆好啦。

张飞   (白)     你们好好照料生意,我去去就来。

     (西皮摇板)  迈开大步出店门,

             去到长街散散心。

(张飞下。)

张妻   (白)     楞儿,把地扫扫,把肉挂好了。我做几针活,你照料做买卖。

楞儿   (白)     咋。

(二青袍同上,买肉。楞儿付肉,二青袍同下。关羽上。)

关羽   (西皮摇板)  来至街前用目看,

             又见招帖在门前。

     (白)     原来是一座肉铺,门前贴有招帖一张,待我看来:

     (念)     “豪杰欲招贤,诸君请细观。举起千斤石,切肉不要钱。”

(关羽看石。)

关羽   (白)     就是这一块顽石,待我来试他一试。

(关羽举石。)

关羽   (三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关羽抛石,看肉。)

关羽   (白)     可有好肉么?

楞儿   (白)     大爷,要买肉么?

关羽   (白)     正是。

楞儿   (白)     要多少?

(关羽指半个猪。)

关羽   (白)     这有多少?

楞儿   (白)     这有七八十斤呐。

(关羽接肉走。)

楞儿   (白)     大爷你别走,拿钱来。

关羽   (白)     招帖之上,写的明白,要的什么钱?

(关羽推楞儿倒地。)

楞儿   (白)     大奶奶,他把肉全拿去啦,他不给钱。

(张妻上。)

张妻   (白)     待我去看看。

             呔!那一红脸汉子,你拿我们的肉,怎么不给钱呀!

关羽   (白)     你这招帖之上,写的是举起千斤石,切肉不要钱。

张妻   (白)     我们卖肉,凭什么不要钱?不要小钱,专要大钱。

关羽   (白)     我已将石举起,就是不能给钱。

张妻   (白)     你不给钱,你走不了。

关羽   (白)     不走便怎样?

张妻   (白)     我得同你讲究讲究。

关羽   (白)     怎么?你还要较量么?

张妻   (白)     我倒要比试比试。

关羽   (白)     如此来。

(关羽抛肉。关羽、张妻对打二过合,关羽推张妻倒地。)

张妻   (白)     嗳嚘。

(关羽拾肉。)

关羽   (白)     我在前面酒楼等候。若有人不服,叫他前去见我。来者君子,不来是小人。俺去也。

(关羽下。)

楞儿   (白)     大奶奶,怎么样啦?

张妻   (白)     他打了我的奶子啦。

(张妻立。)

张妻   (白)     这是从哪儿说起。咱们多早晚吃过这个苦子?你看着门,等我去叫你们大爷去,叫他替我出这一口怨气。

(张妻下,楞儿随下。)

【第十五场】

(张飞上。)

张飞   (西皮摇板)  一步来在街坊上,

             那边来了一婆娘。

(张妻急跑上,撞张飞。张妻倒地看。)

张妻   (白)     巧啦,敢自是你呀。

张飞   (白)     你乃女流妇道之家,在大街之上慌慌张张,成个什么样子?幸亏是撞着了我,若是撞到旁人的怀里,岂不失了体统。你到此何事?

张妻   (白)     我说大爷,你也别埋怨我,你方才出了门,就来了一位红脸大汉,把咱们半扇猪肉全拿了去啦。

张飞   (白)     他拿了去,叫他给钱就完啦吗。

张妻   (白)     他要是给钱又好啦。他不但不给钱,反把我打了一个跟头。他说他在前面酒楼上等你,他说是来者君子,不来你就是小人。

(张飞拉张妻。)

张飞   (白)     哇呀呀呀呀!竟有这等之事!待老张会他一会。

(张飞下。)

张妻   (白)     看看我们大爷,真有个冒失筋,一听我说这句话,就是这样“哇呀呀呀呀”。嗳嚘,我的膀子,真疼。

(张飞下。)

【第十六场】

(四青袍推车同上,四英雄、方雄、于申同上。)

方雄   (西皮摇板)  自幼儿闯江湖阳关路上,

             大英雄振绿林天下名扬。

     (白)     俺方雄。

于申   (白)     于申。

方雄   (白)     是俺保定饷银十万,到许都交纳。天色尚早。

             众好汉,趱行者。

(方雄、于申同进城,四英雄、四青袍同下。)

【第十七场】

(关羽持肉上。)

关羽   (白)     酒家。

(酒保上。)

酒保   (念)     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

     (白)     大爷回来啦。

关羽   (白)     将肉打在锅内。

酒保   (白)     这么多,吃的了吗?

关羽   (白)     你只管的做来。

(酒保持肉下。四青袍、方雄、于申同上。)

方雄   (白)     来此店房。

             酒保。

(酒保上。)

酒保   (白)     原来是众位好汉。

方雄   (白)     将马带进去。

(方雄、于申同看关羽。)

方雄   (白)     上面坐一红脸大汉,相貌非凡,定是一位好汉。待我等上前见过。

             壮士请了。

关羽   (白)     原来是二位壮士。请坐。

方雄   (白)     请坐!请问仁兄尊姓大名。

关羽   (白)     某姓关名羽,字云长,乃山西解良人氏。请问二位,贵姓高名?

方雄   (白)     在下方雄。

于申   (白)     在下于申。

关羽   (白)     原来是方、于二位,不知意欲何往?

方雄   (白)     我等保解饷银十万,要到许昌交纳。

关羽   (白)     天下刀兵四起,遍地黄巾贼寇。只恐途中阻滞,不能得过罢。

方雄   (白)     既然如此,如何是好?

关羽   (白)     二位莫若,在此少住几日,探听路径。少为平定,再解不迟。

方雄   (白)     也只好如此。

关羽   (白)     店家,此处可有大酒楼?

酒保   (白)     大酒楼,有的是。东街上新开了一座。

关羽   (白)     二位,我等明日到那里畅饮一回。

方雄   (白)     好,我等且到后面。

(方雄、于申同下。)

关羽   (白)     店家取酒来。

酒保   (白)     酒到。

(刘备上。)

刘备   (白)     又跑了半日,一双鞋也没有卖出去。天气甚冷,不免到酒肆,沽饮几杯。

酒保   (白)     刘穷又来了。

刘备   (白)     我要吃酒。

酒保   (白)     你算了罢。你吃酒老不给钱。你到别处去吃罢。

刘备   (白)     今日饮酒,是要连前帐,一笔全清的。

酒保   (白)     你说的好听。你没有钱,可也是枉然。

刘备   (白)     我虽然无有钱,我有货在此。

酒保   (白)     你这个货,也不值三个半钱。

(关羽看。)

关羽   (白)     看此人好似在哪里见过一面。哦,是了。那日在城门以外观榜就是此人。

(刘备看。)

刘备   (白)     这一红脸大汉,好似那日在城门外见过的那个人。不错的,就是他,待我向前见过。

             吓,大哥请了。

关羽   (白)     请了。

刘备   (白)     你在此吃酒?正好,我今日做一东道主人。

关羽   (白)     仁兄请来,同饮几杯。

刘备   (白)     好,如此我就奉扰了。

酒保   (白)     好,你今天可有便宜酒吃啦。

关羽   (白)     取酒来。

酒保   (白)     酒到。

关羽   (白)     请!

刘备   (白)     请!

(张飞上。)

张飞   (白)     来此已是酒馆,待我进去。

             呔!好你红脸大汉,拿了俺家的肉,为何不给钱?你招打。

(关羽托张飞腕。)

关羽   (白)     你这厮,好生无礼。你分明张贴招帖,上写举起千斤石,切肉不要钱。某家将石举起,你缘何还要肉钱?

(刘备从中解劝。)

刘备   (白)     你既贴招帖,难道说不算数么?

张飞   (白)     如此说来,你曾经举起石来?

关羽   (白)     某家曾经举起过的。

刘备   (白)     既然人家举起,这肉钱,你是断断地不能要的了。

张飞   (白)     如此说来,倒是我不是了。

(关羽、刘备同饮酒。张飞看,垂涎。)

张飞   (白)     他们只管的饮酒,这酒的香气,入到我的鼻中,倒叫老张忍耐不住。我的酒瘾也发作起来了。

关羽   (白)     你若想饮酒,何不在此同饮?

张飞   (白)     好。我们三人就在此痛饮一回。待俺作个东道。

关羽   (白)     不须客气。请饮就是。

张飞   (白)     酒保,取大坛来。

(酒保取坛碗。)

刘备   (白)     好,待我先扰你一大碗。

关羽   (白)     请了。

(刘备俯案做睡。)

张飞   (白)     请问壮士,尊姓大名?

关羽   (白)     某姓关名羽,字云长,乃山西蒲州解良人氏。

张飞   (白)     因何到此?

关羽   (白)     只因在原郡,打抱不平,伤了人命,是以逃在此地。尚未请教。

张飞   (白)     在下姓张名飞,字翼德,就是这涿郡人氏。看你在此,倒也情投意合,不若寻一敞亮所在,畅饮一回。

关羽   (白)     好!酒保,此处可有敞亮之处?

酒保   (白)     店后有一座桃园,倒也宽敞。

关羽   (白)     刘穷在此睡着,且莫管他。我等一同前去。

(关羽、张飞、酒保同下。刘备看。)

刘备   (白)     他们都往哪里去了?待我去寻他们去。

(刘备下。)

【第十八场】

(关羽、张飞随酒保同上。)

酒保   (白)     关大爷,你看这个地方好不好?

关羽   (白)     此处到好,快取酒来。

(酒保取酒。)

酒保   (白)     酒到。

关羽   (白)     请。

     (西皮摇板)  桃园把盏多欢畅。

张飞   (西皮摇板)  你我且自饮琼浆。

     (白)     来,你我花上几拳。

关羽   (白)     好,花拳。

张飞   (白)     五魁首。

关羽   (白)     八骏马。

(刘备自墙外看,自墙跳下。)

刘备   (白)     好,你二人饮酒,反把我来撇了。

张飞   (白)     刘穷你来得好。

关羽   (白)     请来共饮。

刘备   (白)     酒保,搬一坐位来。

酒保   (白)     靡有坐位啦,你就在这井台上,将就点儿罢。

刘备   (白)     嗳呀,倘若掉下去,岂不淹死了么?

酒保   (白)     不要紧,井口儿小,掉不下去。

关羽   (白)     请了。

     (西皮原板)  三人共坐饮琼浆,

张飞   (西皮原板)  倒叫我老张喜洋洋。

(刘备自斟自饮,睡。)

关羽   (西皮原板)  看刘穷倒不像饥饿模样,

张飞   (西皮原板)  两耳垂肩相貌堂堂。

关羽   (西皮原板)  因何故落至在长街上,

张飞   (西皮原板)  他终日卖草鞋度日光。

     (白)     看这刘穷,终日吃白酒不给钱,实实的讨厌。看他竟自睡着了,待我推他在井边,吓他一吓。

(放火彩,现龙形。)

张飞   (白)     嗳呀且住。我将要推他,见井中现一龙形,这是何故?

             吓关大兄,你来看,刘穷睡卧井边,井中现出一龙形,在那里张牙舞爪。

关羽   (白)     待我看来。

(放火彩。)

关羽   (白)     果然不错。看此人相貌非凡,既现龙形,日后定然大富大贵。不免将他唤醒,详细问问他的来历。

张飞   (白)     待我将他唤醒。

             呔,刘穷醒来!

刘备   (西皮摇板)  适才朦胧方睡定,

             二位唤我为何情?

     (白)     二位仁兄,唤我何事?

张飞   (白)     你我虽然相识多年,你的真名实姓,我倒不知。

关羽   (白)     倒要请教。

张飞   (白)     你要对我二人说个明白。

刘备   (白)     我姓刘名备,字玄德,大树楼桑人氏。乃大汉中山靖王之后,孝景皇帝阁下玄孙。也是我家道贫寒,落魄到如此光景。

关羽   (白)     原来是汉室苗裔,皇室之胄,失敬了。

张飞   (白)     关大兄,今日我三人,在此饮酒,十分畅快。你我就在桃园,结为金兰之好。不知二位意下如何?

刘备、

关羽   (同白)    结拜甚好,我等情愿。

张飞   (白)     如此说来,我是老大哥了。

关羽   (白)     我是大哥。

刘备   (白)     我年长,还是我的大哥。

酒保   (白)     你们三位倒也不必争论。我倒有个主意。

张飞   (白)     你有什么主意?

酒保   (白)     你们三个人,同往桃树上爬,谁爬的高,谁就是老大哥。

张飞、
关羽、

刘备   (同白)    好。我等前去爬来。

(张飞上树顶,关羽居树中,刘备在树下。张飞下树。)

张飞   (白)     我的大哥。

酒保   (白)     慢来,你怎么是大哥?

张飞   (白)     我上得尖上了,我岂不是大哥么?

酒保   (白)     你算了罢,你听我说罢。这个树,是从哪儿长出来的?

张飞   (白)     是从地下长出来的。

酒保   (白)     却又来呀。这树从根上长的,这树根在地里,枝叶从此起。地下是老大,老三就是你。

关羽   (白)     好,就此而论。酒家,你替我代买乌牛一只,白马一匹,明日准备香烛,就此结义便了。

酒保   (白)     得啦,全交给我啦,我替你们办去。

关羽   (白)     大家请至店房一叙。

刘备、

张飞   (同白)    请!

(刘备、关羽、张飞同下。牌子。)
(完)


浏览次数:4325 ┊ 字数:16096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30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