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取洛阳》(一名:《光武兴》)

主要角色
马武:净
岑彭:武生
邓禹:老生
苏献:净
刘秀:小生
吴汉:红净
姚期:黑净
杜茂:末

《取洛阳》裘盛戎饰马武
《取洛阳》裘盛戎饰马武
情节
有军事知识,然后可以将兵;若只知将兵而不知将将,决非取胜之道。观是剧事实,始见邓禹之善于将兵,并善于将将。而东汉光武,所以竟成帝业也。考云台将数,共计二十有八(姓氏俱详正史),无一非出入烽镝之中,不爱命、不惜身,备干城之选;虽然此二十八将,其忠勇则同,其材力则异,争城夺地,人各有能有不能,固非可一例观也。光武为兴复计,洛阳之地,在所必争。镇守者系苏献,勇冠三军,为王莽所倚重,光武欲取洛阳为根据地,命元帅邓禹,统率诸将攻之,遍观诸将中,可以当苏献者,惟马武有此能力,而马武亦作舍我其谁之想,邓禹恐其轻视敌人,启骄兵必败之隙,乃定激将之方针,激动其意气,以冀速成此功。马武屡次请令,故意摒弃不用,使岑彭出战,马武再三阻止,邓禹再三呵斥,反委马武预备庆功酒,以待岑彭得胜回来。及两军交战,岑彭果为苏献所败,马武当众羞辱之,复议邓禹之用人不当,邓禹怒不可遏,几欲以军法取斩,由光武说情,改责军棍,驱逐出营门,为诸将中之桀骛不驯者戒,马武带领本部兵怏怏而行。苏献探知消息,心中喜甚,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马武既离汉营,必然叛汉,若招之来降,谅无不允之理。马武行经洛阳城外,苏献着人邀往,善为说辞,劝其归顺,马武转念间,以为乘此机会,不妨将计就计,可以吐一时之气,并可以立不世之功,竟许其降,至开城接入之时,出其不意,即挥本部兵冲杀直前,邓禹已预算有此举动,调遣吴汉、姚期、岑彭、杜茂等,埋伏壕边,为马武接应,前后夹攻,苏献手足无措,被众将擒获,光武遂取洛阳云。

根据《戏考》第二十五册整理

录入:gucz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6.9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吴汉上,起霸。)

吴汉   (念)     大将生来有志谋,

(姚期上,起霸。)

姚期   (念)     南征北战数十秋。

(岑彭上,起霸。)

岑彭   (念)     武科场中俺为首,

(马武上,起霸。)

马武   (念)     杀却王莽方罢体。

吴汉、
姚期、
岑彭、

马武   (同白)    俺——

吴汉   (白)     吴汉。

姚期   (白)     姚期。

岑彭   (白)     岑彭。

马武   (白)     马武。

吴汉   (白)     众位将军请了。

三将   (同白)    请了。

吴汉   (白)     今日元帅升帐,我等营门伺候。

三将   (同白)    请。

(吴汉、姚期、岑彭、马武同下。四龙套、四上手同上,刘秀、邓禹同上。)

邓禹   (点绛唇牌)  袖内阴阳,提兵调将,灭王莽,重整朝纲,扶保汉家邦,

     (念)     地为阴来天为阳,文韬武略腹内藏。扫转天时如翻掌,一战成功取洛阳。

     (白)     本帅,邓禹。自奉吾主,白水村起义以来,逢州得州,逢县得县,战无不胜,攻无不取,前面已是洛阳,乃是苏献老儿把守,看他兵强将勇,必须激将而行,方能成功。

             来,

(众人同允。)

邓禹   (白)     传众位将军进帐。

众人   (同白)    众位将军进帐。

四将   (内同白)   来也。

(吴汉、姚期、岑彭、马武同上。)

四将   (同白)    元帅在上,末将打参。

邓禹   (白)     众位将军少礼,见过主公。

四将   (同白)    参见主公。

刘秀   (白)     众将少礼,站立两厢。

四将   (同白)    咋。元帅宣末将等进帐,不知是哪路军情?

邓禹   (白)     吴汉、姚期听令:命你二人,解押粮草,军前听用,不得有误。

吴汉、

姚期   (同白)    得令。

(吴汉、姚期同下。)

刘秀   (白)     吓军师,孤欲攻取洛阳,不知哪位皇兄前去,可以成功?

邓禹   (白)     臣观帐下,并无一人可敌苏献。

岑彭   (白)     启禀元帅:末将不才,若有一枝将令,情愿攻取洛阳。

马武   (白)     住口!想那洛阳,乃是苏献镇守,兵强将勇,城池坚固,你岂是苏献的对手?待俺老马前去,定然是一战成功!

岑彭   (白)     马将军,你也休长他人的志气,灭俺自己的威风。此次俺岑彭前去,管叫那洛阳城池,唾手可得,

马武   (白)     你不能!

岑彭   (白)     你也不能!

马武   (白)     你真乃是匹夫之辈!

岑彭   (白)     你是匹夫!

马武   (白)     你是匹夫!

(岑彭、马武同举拳打,刘秀劝。)

岑彭   (西皮摇板)  岑彭帐中精神抖,

             叫声马武听根由:

             武科场中俺为首,

             战将立功有机谋。

             苏献不是俺对手,

             马到成功转回头。

马武   (西皮导板)  怒气不息站帐口,

     (西皮快板)  岑彭小儿听从头:

             洛阳举子俺为首,

             志气凌云贯斗牛。

             在校场王莽嫌我的容貌丑,

             爱你岑彭美风流。

             我兴刘灭莽心已久,

             你得意洋洋好不害羞!

岑彭   (白)     呸,你真是匹夫之辈!

马武   (白)     你是匹夫!

(岑彭、马武同举拳打。)

邓禹   (白)     大胆!

     (西皮摇板)  本帅宝帐传令号,

             胆大二将犯律条。

             不看夙日功劳好,

             定斩首级不恕饶。

刘秀   (白)     军师息怒,须要看在小王的面上。

邓禹   (西皮摇板)  看主金面饶恕了,

刘秀   (西皮摇板)  二将体要逞英豪。

             同心协力将孤保,

邓禹   (西皮摇板)  从今后怨仇一旦消。

     (白)     岑彭听令!

岑彭   (白)     在。

邓禹   (西皮摇板)  岑彭近前听令号,

马武   (白)     我说他去不得,他就去不得,还让俺马武前去,定然成功。

邓禹   (白)     哼!

     (西皮摇板)  胆大马武敢抗律条!

马武   (白)     俺老马乃是一员好将。

邓禹   (西皮摇板)  将军虽好我不要,

马武   (白)     怎么你不用?

邓禹   (白)     我不用。

马武   (的)     你不用就罢。

邓禹   (白)     岑彭。

岑彭   (白)     有。

邓禹   (西皮摇板)  你抖擞威风斩狸猫。

岑彭   (西皮摇板)  用手接过一枝令,

             旗开得胜把功成。

(四上手引岑彭同下。杜茂上。)

杜茂   (西皮摇板)  闻听岑彭去出阵,

             见了元帅说分明。

     (白)     参见元帅。

邓禹   (白)     杜将军,进帐何事?

杜茂   (白)     岑彭此番攻取洛阳,断难取胜。

马武   (白)     着吓!

邓禹   (白)     怎见得?

杜茂   (白)     想那苏献,用兵如神,况且洛阳城池坚固,岑彭焉能成功。

邓禹   (白)     依你之见?

杜茂   (白)     依末将之见,元帅使俺一枝人马,前去攻打苏献。

马武   (白)     嘿,又来一个!

邓禹   (白)     杜茂听令:现有锦囊一个,交付与你,本月十九,拆开观看,便知分晓。

马武   (白)     元帅你都派啦,你也派俺老马一个差使。

邓禹   (白)     军情也毕,用你不着,出帐去罢。

马武   (白)     元帅你不用我?

邓禹   (白)     不用。

马武   (白)     你当真不用?

邓禹   (白)     不用。

马武   (白)     不用就罢!

刘秀   (白)     军师看在小王面上,派马皇兄一差。

马武   (白)     着吓!

邓禹   (白)     臣遵命。

             马武听令。

马武   (白)     在。

邓禹   (白)     赐你大差,你也干办不来,今特派你一小差。

马武   (白)     小差也是好的。

邓禹   (白)     此番岑彭攻打洛阳,定然是大获全胜而回,命你在辕门以外,备酒与他接风,不得有误。

马武   (白)     元帅,你命我到两军阵前,就是粉身碎骨万死不辞,若叫俺与岑彭接风,你就是将老马人头割下,我也是不去。

邓禹   (白)     唗!

     (西皮摇板)  本帅传令如山倒,

             胆大马武犯刑条。

             杜茂将他忙斩了。

(马武拉刘秀。)

刘秀   (白)     军师,还要看在小王的面上。

邓禹   (白)     臣遵命。

     (西皮摇板)  看主金面暂恕饶。

             三军与爷退帐号,

             遣将哪有激将高。

(龙套、杜茂、刘秀、邓禹同下。)

马武   (白)     可惜一位仁义的主公,就用错了一个元帅。今日不差俺马武,冲锋对垒倒也罢,反叫我与岑彭备酒接风。也罢!我想那洛阳城池坚固,兵强将勇,岑彭小儿断难取胜。倘若得胜回归也还罢了,倘若是败师而回,俺就备酒,与他接风。那时节羞辱岑彭,取笑元帅,方泄我马武心头之恨也!

     (西皮摇板)  元帅用兵太少有,

             单差岑彭不差某。

             此去断然难得手,

             损兵折将转回头。

(马武拉式子,下。)

【第二场】

(四龙套、四下手、四战将引苏献同上。)

苏献   (点绛唇牌)  执掌兵权,威风八面,雄兵万,扫荡狼烟,保定锦江山。

     (念)     虎略龙韬胆气豪,胸藏杀人计笼牢。但愿早把刘秀扫,扶保莽主锦龙朝。

     (白)     吾,苏献。莽主驾前为臣,镇守洛阳一带等处。可恨妖人刘秀,带领人马,逢州抢州,逢县抢县。也曾命探马打听,未见回到来。

(探子上。)

探子   (白)     岑彭带领人马,攻取洛阳。

苏献   (白)     再探。

(探子下。)

苏献   (白)     四将听命:你等带领人马在城南山后埋伏,高打汉字旗号,岑彭到来,截杀一阵,不得有误。

(四将引四下手同下。)

苏献   (白)     众将官,杀上前去!

(四上手引岑彭同上,对阵。)

岑彭   (白)     来者敢是苏献?

苏献   (白)     然,来将通名。

岑彭   (白)     你老爷岑彭。

苏献   (白)     岑彭小儿,莽主待你不薄,尔兴兵前来,是何道理!

岑彭   (白)     特来取你首级!

苏献   (白)     满口胡说,放马过来!

(岑彭、苏献同起打,岑彭败下,苏献追下。四上手引岑彭同上。)

岑彭   (白)     苏献老儿,杀法厉害,不免回营去者。

(岑彭看。)

岑彭   (白)     看那旁一哨人马,想是元帅派兵前来接济。众将官,迎上前去。

(岑彭、四上手同下。)

【第三场】

(四上手引四将同上。)

众人   (同白)    我等奉了元帅将令,在些埋伏便了!

(四上手引岑彭同上,两冲起打,岑彭、四上手同败下,众人随下。四上手引岑彭同上。)

岑彭   (白)     且住!只道我兵接应,不想中了那贼诱兵之计,大败而回。

             众将官,回营交令。

(岑彭、四上手同下。)

【第四场】

(四龙套、刘秀、邓禹同上。)

刘秀   (西皮摇板)  岑彭前去攻洛阳,

             到叫小王挂心肠。

邓禹   (西皮摇板)  主公且把宽心放,

             为臣巧计有埋藏。

             君臣且坐黄罗帐,

(四上手引岑彭同上。)

岑彭   (西皮摇板)  见了元帅说端详。

     (白)     参见元帅。

邓禹   (白)     罢了,见过主公。

岑彭   (白)     参见主公。

刘秀   (白)     罢了。

邓禹   (白)     胜负如何?

岑彭   (白)     末将中了苏献之计,大败而回。

邓禹   (白)     军家胜败,古之常理,营门请坐。

岑彭   (白)     谢元帅。

马武   (内白)    走吓!

(马武上。)

马武   (西皮流水板) 闻听岑彭打败仗,

             喜坏汉营马子张。

             大摇大摆进宝帐,

             见了岑彭说端详。

     (白)     岑将军,元帅命你攻取洛阳,定然是旗开得胜,马到成功,来、来、来,待俺老马,把敬你三大杯。

岑彭   (白)     俺一时误中苏献诱兵之计,大败而回,马将军休要取笑。

马武   (白)     怎么?你败了么?

岑彭   (白)     正是。

马武   (白)     待俺老马喝了罢!岑彭,你既然败阵而回,还敢在此大模大样,你起来,让你马老子坐坐罢。

岑彭   (西皮摇板)  军家胜败古之常,

             你藐视英雄为哪桩?

马武   (白)     元帅,岑彭败阵而归,就该将他问罪。

邓禹   (白)     军家胜败古之常理,何罪之有。

马武   (白)     他在帐中夸下海口,今日损兵折将而归,就该问斩。

邓禹   (西皮摇板)  军家胜败古之常,

             初败一阵又何妨。

马武   (西皮摇板)  元帅作事不思量,

             不由得气坏我马子张!

     (白)     启禀主公:想那岑彭,曾经扶保过莽主,今日败阵而回,想是有私通莽主之意,元帅竟不加罪于他,定是他二人俱有反心,俺马武一人也不能扶保于你,俺要回转太行山,作俺的草莽皇帝去了。

邓禹   (白)     你待怎讲?

马武   (白)     俺要去作草莽皇帝。

邓禹   (白)     臣有罪了。

             来,击鼓升帐!

(四上手同跑上。)

邓禹   (白)     传马武进帐!

(四上手推马武跪。)

邓禹   (白)     唗!胆大马武,本帅用兵,神鬼难测,你竟敢乱我的军规。

             岑彭,将马武推出斩了!

马武   (白)     主公要替臣讲个人情。

(四上手推马武同下。)

刘秀   (白)     马武犯罪,理应问斩,须要看在小王面上,将他饶恕。

邓禹   (白)     臣遵命。

             来,将马武招回来。

(四上手推马武同上,马武跪。)

邓禹   (白)     非是本帅不斩于你,看在主公替你讲情,死罪已免,活罪难逃。

             牢子手,重责四十军棍!

(四上手扶马武。)

四上手  (同白)    走吓。

马武   (白)     上哪儿去呀?

四上手  (同白)    挨打去!

马武   (白)     打多少?

四上手  (同白)    打四十。

马武   (白)     不多,你就打东西。

(四上手扶马武同下。)

邓禹   (西皮摇板)  好一忠良马子张,

四上手  (内同白)   一十!

邓禹   (西皮摇板)  赤胆忠心保刘王。

四上手  (内同白)   二十!

邓禹   (西皮摇板)  今日打他四十杠,

四上手  (内同白)   三十!

邓禹   (西皮摇板)  看他逞强不逞强!

四上手  (内同白)   四十!

(四上手推马武同上,马武跪。)

马武   (白)     谢元帅的责。

邓禹   (白)     马武,本帅打的你可公?

马武   (白)     打的不公。

邓禹   (白)     打的你可是?

马武   (白)     打的不是。

邓禹   (白)     打的不公也要公,打的不是也要是。你方才言道,要告职回山,本帅此地也用你不着,太行山带来的人马一概不用。

             岑将军,将他叱出帐去!

岑彭   (白)     走出去!

(马武比手势伸大指比自己,伸小指比岑彭。)

马武   (白)     岑彭你是个这个!

岑彭   (白)     呸!

(马武下。)

刘秀   (白)     马武乃是一员大将,军师为何不用?

邓禹   (白)     主公吓!

     (西皮摇板)  马武本是忠良将,

             谅他不能回太行。

             阴阳八卦如反掌,

             一战成功取洛阳。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四龙套、四将引苏献同上。)

苏献   (西皮摇板)  昨日出兵会一阵,

             岑彭败阵转回营。

             将身且坐宝帐等,

             且听探马报军情。

(探子上。)

探子   (白)     汉营马武,犯了军令被邓禹重责四十军棍,叱出帐外,要回太行山为寇,打此经过。

苏献   (白)     再探。

(探子下。)

苏献   (西皮摇板)  人来带路城楼上,

             顺说马武来归降。

(苏献下。四上手托冠袍衣带同上,马武上。)

马武   (西皮摇板)  心中只把邓禹恨,

             打得我两腿血淋淋。

四上手  (同白)    参见大王!

马武   (白)     呸,你娘的大王,你爹的大王,又是什么大王啦!

四上手  (同白)    不称大王要称什么?

马武   (白)     要称俺是兴汉灭莽马武将军!

四上手  (同白)    将军虽好,人家不用,也是枉然。

马武   (白)     着吓。

(马武拍腿。)

马武   (白)     哎呀呀呀,这将军虽好,人家不用,也是枉然。且住,俺在帐中受了元帅四十大棍,倒打出俺老马的计策来了!

四上手  (同白)    有何妙计?

马武   (白)     想俺此番受责那苏献定然闻知,就此打从洛阳经过,我假意投降,混进城去,杀他一个落花流水,这洛阳岂不是唾手而得?三军的,就此前往。

(马武、四上手同绕城,苏献登城。)

苏献   (白)     来者敢是马武将军?

马武   (白)     然。

苏献   (白)     将军意欲何往?

马武   (白)     俺奉军师将令,另有公干。

苏献   (白)     马将军,休要欺哄老夫。那邓禹不识贤愚,责打将军,弃也不用,是与不是?

马武   (白)     这……咳……

苏献   (白)     依老夫相劝,将军若要归顺莽主,少不得封侯之位。

马武   (白)     有道是一臣不保二主。

苏献   (白)     将军说是那里话来。昔日韩信,初投项羽,后保高皇,登台拜将,到后来曾封三齐王之位。

马武   (白)     你待怎讲?

苏献   (白)     官封三齐王之位。

马武   (白)     俺若归须,只凭一件。

苏献   (白)     哪一件?

马武   (白)     只怕莽主,想起武科场之事。

苏献   (白)     将军但放宽心,有吾苏献,管保将军无事。

马武   (白)     多谢了。

苏献   (白)     开城。

(开城。四上手同进城,四龙套、四下手引吴汉、姚期、岑彭、杜茂同跑上,同入城。)

马武   (白)     哈哈,他们都来了!

(马武追进城。四下手、四将上,吴汉、姚期、岑彭、杜茂同上,起打。吴汉、姚期、岑彭同败下,马武上,斩将,吴汉上,取人头。马武斩将,杜茂上,取人头。马武斩二将,姚期、岑彭同上,同取人头。)

马武   (白)     给我留一个就得啦!

(苏献上,众人同围,擒苏献,众人捆苏献同下。)
(完)


浏览次数:16000 ┊ 字数:6334 ┊ 最后更新:2004年02月09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