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刘秀走国》(一名:《鬼神庄》)

主要角色
项氏:老旦
姚期:净
刘秀:小生
邓禹:老生

情节
姚期未遇时,打猎为生,在家侍母,不以功名为念。母项氏,知其子并非凡品,尽可与国家出力,故期望甚深。哀平末造,新莽纂位。姚期委身于国贼,实非所愿。隐于猎者,亦藏器以待时耳。汉宗室刘秀(即东汉光武皇帝)为人豁达大度,起兵于白水村,以恢复为己任,欲求英雄辅佐。素耳姚期之名,乃同军师邓禹,至鬼神庄亲访。姚期因母已年高。不欲别母他出。二人再三劝驾,坚执不可,邓禹临行时,即在草堂上题诗四句,中间寓有教子成名意义。姚母见之,思及昨夜得梦:见一青龙入草堂中,引出猛虎一只,飞扬天空,冉冉而去。今日适有人来礼聘其子,正合际会风云之兆。于是嘱付其子,使之随从刘秀,且恐其子狃于尽孝之说,以承欢膝下为重,不肯为国尽忠,忠孝两全,诚属难事,途自缢而死,绝其依恋之心。刘秀、邓禹闻之,复来敦请,姚期许以庐墓三年,然后出山。忽然苏献(为王莽统兵元帅)差人踪迹至此,捉拿刘秀,幸为邓禹所诳脱,相与避去。

注释
此剧系老旦重头,唱做兼优,方有精彩。前在北京,常见串演,盖为龚云甫拿手之剧也。惟剧名《刘秀走国》,名实殊不相符。究竟编排者,是何用意,无从县揣。故枥老述考,亦只仍其名曰《刘秀走国》而已。

根据《戏考》第二十五册整理

录入:侯老撇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45.7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项氏上。)

项氏   (引子)    两鬓如霜,每日里,教子名扬。

     (念)     守节立志数十年,母子双双甚可怜。恼恨莽贼把汉篡。锦绣江山付流泉。

     (白)     老身项氏,嫁与姚广为妻,所生一子,名叫姚期。不幸丈夫中年去世,只有寡母孤儿,零丁孤苦。幸喜我儿,练就了全身武艺,每日山前打猎,打得些獐鹿虎豹,母子度日。可恨王莽,篡夺汉室,昏乱无道,是我不叫我儿出仕为官,倘能遇得真主,再命他为国报效,这且不提。只因昨晚,三更时分,偶得一梦,见一青龙,从天而降,落在草堂之上,忽然来了一只猛虎,被那青龙引去,老身惊醒,遍体大汗,也不知主何吉凶,此事倒叫我难猜难解也。

     (二黄正板)  项氏女在草堂自思自想,

             母子们终日里苦度日光。

             昨夜晚睡至在卧床以上,

             梦见了小青龙落在草堂。

             又只见一猛虎咆哮声响,

             那青龙引猛虎一同出庄。

             一霎时天地昏风雷鼓荡,

             醒来时却原来南柯一场。

             那时节谯楼上是三更鼓响,

             这件事好叫人难以参详。

(姚期上。)

姚期   (二黄摇板)  在山中打了些飞禽走兽,

             回家中见老娘细说从头。

     (白)     孩儿参见母亲。

项氏   (白)     我儿少礼,一旁坐下。

姚期   (白)     谢坐。

项氏   (白)     我儿今日上得山去,但不知打了多少豺狼虎豹?

姚期   (白)     孩儿今日,未曾遇着虎豹,只是打了些飞禽狐兔,母亲请看。

项氏   (白)     拿到后面。

姚期   (白)     儿遵命。

(姚期收禽兽。)

姚期   (白)     吓母亲,孩儿今日回来,母亲为何闷闷不乐?

项氏   (白)     我儿哪里知道。为娘昨晚,偶得一兆,见有一青龙,落在我家草堂之上。又一猛虎,与青龙盘旋对舞。那青龙一时,竟将猛虎引出庄外。为娘一时惊醒,遍体汗淋,听得谯楼,正是三更三点,此梦甚是蹊跷。不知吉凶祸福,因此烦闷。

姚期   (白)     若据孩儿看来,此梦乃是云龙风虎之象。想必朝中,出了英雄,扶保真主,共灭莽贼之兆。

项氏   (白)     我儿说得却到有理。但愿早早显出真龙天子,灭却莽贼,重整汉室。那时我儿,也好为皇家出力报效。

姚期   (白)     母亲说哪里话来,慢说此时无有真主,纵有真主,孩儿也不能出仕为官。

项氏   (白)     却是为何?

姚期   (白)     只因老母年迈,无人侍奉,待等母亲百年之后,黄金入柜,孩儿再去为官也还不迟。

项氏   (白)     我儿你岂不知:尽忠不能尽孝,尽孝不能尽忠,忠孝焉能两全。为娘有言,你且听了。

     (二黄原板)  有为娘在草堂把话来讲,

             叫一声姚霸林你细听端详:

             男儿汉既然是生在世上,

             必须要立功业报效朝堂。

             恨只恨我朝中出了王莽,

             篡夺了汉朝中一统家邦。

             倘若是真天子一旦下降,

             我的儿保明主重整朝纲。

             说什么娘在家无人奉养,

             尽得忠胜尽孝方算纲常。

             倘若是做高官论功行赏,

             姚门中祖先爷也有风光。

姚期   (二黄摇板)  老娘说话儿遵命,

             怎敢违抗老娘亲。

             王莽在朝篡汉统,

             哪有真龙降凡尘。

项氏   (白)     儿呀,为娘到想起一辈古人来了。

姚期   (白)     但不知哪一辈古人?

项氏   (白)     我儿听到:列国中有一姬光,为人英明仁义。他有一兄,名唤王僚,为人残暴。那姬光驾下臣子,均欲扶保姬光为君,要害王僚。怎奈王僚,武艺刚强,又有武士左右保护,难以下手。到后来想了一计。因王僚素常好吃鲜鱼,就想进鱼刺杀于他,只是无有心粗胆大之人。那时正遇伍子胥,弃楚投吴,就在姬光面前,保奏一人:此人姓专名诸,膂力过人,颇有胆略。那姬光就亲自带了金币,前去聘请。不想专诸,家有老母在堂,无人侍奉,不肯前去。那姬光无奈,只得将金币留下,言道:“待等你老母,天年之后,再当奉迎壮士”。那专诸见了他的老母,此事说明。好一位贤德的妇人,言道:“既是君王来聘,就该急速前去,以供驱使”。那专诸言道:“待等老母,黄金入土,孩儿再去,也还不迟”。不想他母亲,当时就命专诸,到井中汲水。等待他汲水回来,他母亲已悬梁自尽。后来专诸,果然刺杀了王僚。众文武保姬光即位,以成霸主。那专诸名扬天下也!

     (二黄摇板)  那专诸果是英雄汉,

             刺杀王僚美名传。

     (白)     看天已过午,后面安排茶饭去罢。

姚期   (白)     儿遵命。

项氏   (白)     正是:

     (念)     男儿须把功勋立,博得名儿万古扬。

(项氏、姚期同下。)

【第二场】

(邓禹、刘秀同上。)

邓禹   (西皮摇板)  殿下逃灾来避难,

刘秀   (西皮摇板)  鬼神庄上把身安。

邓禹   (西皮摇板)  君臣一同往前趱,

刘秀   (西皮摇板)  要学文王去访贤。

邓禹   (白)     来此已是,待为臣向前叫门。

             吓,开门来!

姚期   (内白)    来也。

(姚期上。)

姚期   (念)     打猎在山岗,侍奉老萱堂。

(姚期开门。)

姚期   (白)     是哪个?哦,原来是邓先生。请至草堂一叙。

(刘秀随邓禹同进。)

姚期   (白)     此位是?

邓禹   (白)     此乃是白水真人刘殿下。

姚期   (白)     原来是殿下,野民不知,多多有罪。

刘秀   (白)     此位就是姚壮士么?

邓禹   (白)     正是。

刘秀   (白)     久闻大名,未见山斗。今日特同邓先生前来造访。

姚期   (白)     野民无知,避处山林,何敢劳殿下称赞。请坐。

             邓先生,你我多日不见。但不知你往哪里去了?

邓禹   (白)     山人云游四海。想你武艺超群,英雄出众,理当报效朝廷,加官受爵。为何隐迹山林,不为皇家出力?

姚期   (白)     想当今,王莽篡位,夺取汉室天下——

(项氏暗上,窃听。)

姚期   (白)     扰乱朝纲。姚期不才,怎能保得篡逆之主!

邓禹   (白)     姚仁兄哪里知道,今有殿下,在白水村中招军买马,积草屯粮,意想重整汉室天下。今日前来,正要劝驾,就此出山。倘若恢复汉室,少不得定是封侯之位也。

姚期   (白)     本当前去。怎奈是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故而不能前去。

刘秀   (白)     姚兄说哪里话来。你若保定我刘秀,重整社稷,那时封侯拜将,老伯母岂不是一位太夫人了?

姚期   (白)     殿下吓!

     (西皮摇板)  非是我姚期性倔强,

             只为家中有萱堂。

             饮食无人来奉养,

             怎能兴兵到疆场?

刘秀   (西皮摇板)  姚兄至孝有天性,

             话不虚传果是真。

项氏   (白)     姚期快来。

(项氏下。)

姚期   (白)     二位少坐,姚某去去就来。

刘秀、

邓禹   (同白)    请便。

(姚期下。)

刘秀   (白)     看姚期再三不肯随我等前去,如何是好?

邓禹   (白)     主公休得着急,待山人题诗一首,打动于他的母亲便了。

(邓禹题诗。吹牌子。)

邓禹   (白)     我等暂且回去。明日再来探听消息。

(刘秀、邓禹同下。)

【第三场】

(项氏上。)

项氏   (西皮摇板)  时才听罢一番话,

             待等姚期问根芽。

(姚期上。)

姚期   (西皮摇板)  忽听母亲一声唤,

             急忙上前问根源。

     (白)     孩儿参见母亲。

项氏   (白)     我儿少礼,一旁坐下。

姚期   (白)     谢坐。

项氏   (白)     方才外面二人,他是何人?

姚期   (白)     乃是邓禹邓先生,随同白水村白水真人刘秀前来。

项氏   (白)     刘秀?

姚期   (白)     正是。

项氏   (白)     想那刘秀,乃是汉朝宗室,闻得他在白水村中,屯粮买马,招贤纳士,要想替汉室报仇。他今到此,必有所为。

姚期   (白)     这……他乃是要叫孩儿,替他扫灭莽贼。

项氏   (白)     你是怎样答对于他?

姚期   (白)     孩儿言道: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他言道:既然如此,也就不相强也。

项氏   (白)     哦!

     (西皮摇板)  好一个执意姚霸林,

             要想尽孝奉老身。

             莫非应了前番梦,

             青龙定是刘秀形。

             我儿随娘到前庭,

(项氏、姚期同走圆场。)

项氏   (西皮摇板)  二人不料出了门。

姚期   (白)     他二人竟自走了。

项氏   (白)     为娘正想要见此人,不想他竟自去了。儿吓。快去安排茶饭去罢。

姚期   (白)     遵命。

(姚期下。)

项氏   (白)     想那刘秀,今日前来,要叫我儿,替他共除莽贼。此乃是天假奇缘,怎奈我儿以老身为念,不肯前去。此机会失的好可惜也!

(项氏招头看。)

项氏   (白)     呀,这粉壁墙上,有诗一首,待我看来。

     (念)     “乌鸦反哺是英雄,尽孝何如去尽忠。慈母若能知大义,安邦定国建奇功。

     (白)     邓禹道”。

             哎嗳且住!看这诗句,分明是叫我儿立功定国。怎奈姚期,为老身在世,不肯前去。这便如何是好?也罢。我不免寻一自尽,断了我儿的念头,也好替汉家报仇雪恨也!

     (二黄摇板)  走向前来忙跪定,

             拜谢祖宗养育恩。

             腰带搭在屋梁上,

(扫头。项氏死。姚期上,看。)

姚期   (白)     哎呀!

     (二黄摇板)  一见老娘寻自尽,

             不由姚期痛在心。

             哭一声高堂母难得见,

     (哭头)    老娘亲吓!

     (二黄摇板)  好似钢刀刺在心。

(邓禹上。)

邓禹   (二黄摇板)  时才八卦算得准,

             姚母一定丧残生。

             急急忙忙往前进,

             又只见姚仁兄两泪淋。

     (白)     姚伯母为何悬梁自尽了?

姚期   (白)     先生有所不知:只因老母要叫我出仕,为朝廷出力,是我言道:老母在堂。无人奉养,怎奈老母,竟自悬梁自尽了!

邓禹   (白)     既然如此,姚仁兄就该扶保刘殿下,共灭王莽才是。

姚期   (白)     老母已死,我须要守孝三年。

邓禹   (白)     告辞了。

     (二黄摇板)  辞别仁兄出了门,

             见了我主再定计行。

(邓禹下。)

姚期   (白)     母亲呐!

(姚期下。)

【第四场】

(二差官随四衙役同上。)

差官甲  (白)     伙计们,方才村外有一老丈,他言道刘秀曾藏在邓禹的家中,看这柳荫之下,黑漆门楼,定是邓禹门首。


(邓禹上。)

邓禹   (二黄摇板)  探得姚母果自尽,

             急忙报于吾主听。

差官甲  (白)     来者敢是邓禹么?

邓禹   (白)     邓禹便怎么样吓?

差官甲  (白)     闻得妖人刘秀,现在藏在你的家中。快快将他献出,与你无事。

邓禹   (白)     你们是哪里来的?

差官甲  (白)     我等奉了苏献苏大元帅的将令,出来捉拿刘秀,进京问罪。

邓禹   (白)     那刘秀是个甚等样人?

差官甲  (白)     他乃是一白面书生,现年不过三十上下。

邓禹   (白)     如此说来,却倒不错了。前日黄昏时候,有一白面书生,却是姓刘。无奈我未曾问过他的名字。求我来借宿。他昨日清晨,就走了去了。

差官甲  (白)     可知他往何处去了?

邓禹   (白)     他曾同我打探往洛阳去的道路。或者竟往洛阳,也未可知。

差官甲  (白)     既然如此,我等直奔洛阳追赶便了。

(二差官、四衙役同急下。邓禹看。)

邓禹   (白)     好险吓!

(邓禹走圆场。刘秀上。)

刘秀   (白)     先生回来了?

邓禹   (白)     回来了。果然姚期之母悬梁自缢了。

刘秀   (白)     姚期之母已死。那姚期为何不来?

邓禹   (白)     他言道须要守孝三年,方肯出山。

刘秀   (白)     但不知先生计将安在?

邓禹   (白)     山人欲叫他守孝三日,以做三年。但须吾主,一同前去。

刘秀   (白)     此事全仗先生。

邓禹   (白)     山人方才自姚期家中转来,行至门首,遇着了一伙公人。言道奉苏献所差,前来捉拿殿下。是山人将他哄骗去了。看将起来,此处不可久居。必须早离虎口为是。

刘秀   (白)     既然苏献差人前来,你我务要早早起身。

邓禹   (白)     山人就同主公同到姚期那里,劝他速速启程要紧。

刘秀   (白)     全凭先生。

(吹牌子。刘秀、邓禹同下。)
(完)


浏览次数:1664 ┊ 字数:4995 ┊ 最后更新:2016年04月14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