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洗耳记》

主要角色
许由:末
尧帝:老生
巢父:外

情节
陶唐氏帝尧在位,耄期倦勤,知其子丹朱不肖,不足以畀付托之重,欲破除家天下之例,不传于子,而传于贤,旁求俊乂,得一隐君子,曰许由。访其居处,亲身至村落间迎迓,以帝位让之。许由不受,逃避至荒郊。以为如此污秽之言,不堪入耳,骤至溪边,以清流洗耳。适欲巢父,牵牛饮水,问其故,许由一一告之,尚未毕辞,巢父勃然大怒,谓耳中莫大之污,为水所纳,从此清流作浊流,断不可入于牛腹之中。遂牵牛至上游而饮焉。二人之孤高自赏,直超出寻常万万者,而今之熏必利禄者流,蔬食布衣,引为可耻,必欲蝇营狗苟,昏暮乞怜,犹复靦然告人,据为运之能力,及至事权在握,尸位素餐,妇人醇酒,酣嬉恒舞粉饰升平,昂然曰:“我无心于富贵,富贵逼人来耳。”观笑侬之剧,亦知所愧否。噫!

注释
凡剧本事实,依据历史上编排者,恒居多数,夏商之剧,已属仅见,况唐虞之时乎。盖代远年湮,普通社会中人,局局于闻见,证以五帝间之人物,茫无所知,无怪亲剧者之不合于心理也。若文献足征,载籍可考,其人为当时所杰出,其事为后世所难能,用以编排成剧,串演于舞台之上,自然赏心豁目,到处欢迎。余览名伶汪笑侬之《洗耳记》,诚有足尚焉,是剧处于历史上,称为最古。

根据《戏考》第二十五册整理

录入:合意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07.9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朝臣同上。牌子。)

朝臣甲  (白)     列位请了,主公登殿,分班侍立。

(四太监、内侍、尧帝同上。)

尧帝   (引子)    传贤不传子,官天下,大公无私。

     (念)     富有四海君为尊,也是国家一庶民。君臣共治安天下,元首股肱本一身。

     (白)     孤,帝尧在位。自登基以来,励精图治,勤求民隐,数十年来,四海乂安。万民乐业。无如年迈,难以日理万机,孤若传位与子,怎奈吾儿丹朱不肖,必然误尽苍生,酿纷争于天下,终有国破家亡之一日。孤欲传位于贤,上顺天心,下合民意。舍一姓之尊荣,保全国之安乐,岂不美哉。

             呀,众卿!

四朝臣  (同白)    万岁!

尧帝   (白)     孤想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非一人之天下,有德者居之,无德者失之。朕之子不肖而无德,不堪为君,意欲传位于贤,以让有德之人,岂不是一国之利,万民之福。孤在宫中,不知外事,千里一俊,百里一贤,众卿必有所知。奏与孤家,以便恭请。万不可徒震其名,不察其实,使孤传位于非人,遗害于天下也。

四朝臣  (同白)    万岁以君位公于天下,传贤不传子,足征圣德高深,真万民之福也。臣等夙知布衣许由,乃当今贤者,品行清高,学识深远,敬举此人以继帝位,天下幸甚,未知圣意如何?

尧帝   (白)     一人之智识有限,万民之舆论无私。既卿等同举此人,必名下无虚,但不知现居何地?

四朝臣  (同白)    就在都城外三十里浮云村内居住。

尧帝   (白)     好!吩咐御林军保驾,众卿随孤一同前去迎接便了。

四朝臣  (同白)    臣等领旨!

             御林军走上!

(四大铠、四武士、金瓜钺斧同上。)

四朝臣  (同白)    起驾浮云村。

尧帝   (西皮正板)  孤登基恶民所恶好民所好,

             国承平民安泰快乐逍遥。

             孤有心传于子痴儿不肖,

             为国民谋治安传位贤豪。

             可叹那专制君一味骄傲,

             全不想与百姓原是同胞。

             只为保你一人姓富贵荣耀,

             怎忍得天下人鬼哭神嚎。

             谁能保子与孙人人有道,

             反不如官天下免动枪刀。

             有四岳在金殿一本奏道,

             因此上访许由亲到荒郊。

             但愿得将天下早早让了,

             免得孤担重任国事勤劳。

(众人同下。)

【第二场】

(许由上。)

许由   (西皮原板)  笑世人口圣贤心同贼盗,

             或争权或夺利不让分毫。

             全不想国若亡家也难保,

             一霎时冰山倒火灭烟消。

             位愈尊身愈险你可知道?

             又何必争天下糜烂同胞?

             不如我谈风月山林啸傲,

             终日间无忧虑散淡逍遥。

(四御林军、四内侍、四朝臣引尧帝同上。)

尧帝   (西皮摇板)  三十里浮云村眼前到了,

             为访贤朕不辞路远山遥。

             但愿得让贤君修明政教,

             从此后一身轻免把心操。

             向前去叩柴扉急忙通报,

许由   (西皮摇板)  忽听得柴门外把板来敲。

             马蹄乱人声众谁来寻找?

尧帝   (西皮摇板)  朕亲身迎贤君车驾入朝。

许由   (西皮摇板)  听此言不由我心惊肉跳,

             我怎肯自由身坠入笼牢?

             放民力君无劝必然纷扰,

             重君权民不利烦恼自招。

             观时势万不能两面见好,

             这虚名真误人徒惹风潮。

             不如我脱身走不见为妙,

             且将这闭门羹款待帝尧。

(许由逃下。)

尧帝   (西皮摇板)  半晌时不见人开门来到,

             转面来问群臣事有蹊跷。

     (白)     孤立许久,因何不开门相见?

四朝臣  (同白)    那许由品行孤高,从不交接富贵之人,或者闻得车马声喧,从后门逃走,也未可知。

尧帝   (白)     御林军看他家可有后门?

四御林军 (同白)    现在后门大开,似有人出入。

尧帝   (白)     好好替许先生看守门户。众卿随孤家追赶先生回来便了!

     (西皮摇板)  许先生果然是性情高傲,

             为访贤顾不得跋涉勤劳。

(尧帝、四御林军、四内侍、四朝臣同下。)

【第三场】

(许由上。)

许由   (西皮摇板)  借羽毛任翱翔出笼飞鸟,

             笑燕雀怎知道鸿鹄高超。

             看富贵如浮云不贪荣耀,

             天子尊百姓卑何必结交?

             因此上从后门急忙逃跑,

(尧帝随四御林军、四内侍、四朝臣同上。)

尧帝   (西皮摇板)  请先生且留步有话相交。

     (白)     许先生,慢走!

许由   (白)     原来是天子下降,待小民参拜。

尧帝   (白)     先生乃当世名贤,何拘这君臣俗礼?

许由   (白)     小民无德无才,何贤之有?不过虚名误人而已。

尧帝   (白)     先生不必太谦,朕年已迈,生子不肖,诚恐误国殃民。故别求贤君,以继大位。询于群臣,共举先生,先生当以苍生为重,幸勿固辞,天下幸甚。

许由   (白)     万岁此言差矣。

     (西皮二六板) 闻此言不由我微微冷笑,

             为什么圣天子下询刍荛?

             万岁你一席话讲差了,

             有什么滔天祸你脱却了赭黄袍?

             你只当皇帝位万钧重了,

             在我看皇帝位不值分毫:

             遇荒旱就怨你赈济太少,

             遭兵燹又恨你无有略韬;

             逢水灾总怪你河道未修好,

             外国侵便说你不懂外交。

             哪一个专制君富贵长保?

             反惹起普天下乱动枪刀。

             自古来成者王败者贼盗,

             争权利自相残害死同胞。

             似这等危险位我担任不了,

             居皇宫终日里如坐监牢。

             出宫门御林军前后来保,

             心也惊胆也怕魂魄皆消。

             以一人压天下原非正道,

             到后来祸临头公理不饶。

             不如我隐林泉烟霞啸傲,

             落一个无忧无虑、无是无非、无权无利、无仇无恨、无灾无祸、终日之间饮酒看花乐陶陶。

             为君难你让天下我许由不要,

             请寻那非常人替你代劳。

尧帝   (西皮摇板)  你休学厌世人山林高蹈,

             作一个自了汉一味清高。

             都不肯担责任国家亡了,

             请先生救苍生再莫辞劳。

许由   (西皮摇板)  我平生最恨那英雄自命,

             有几个圣贤君救济苍生?

             也不过口头禅骗人信任,

             似这等污秽话掩耳不听。

             纵话得天花坠我不担责任,

             从此后风马牛各奔途程。

(许由下。)

尧帝   (西皮摇板)  我一心让天下他不受任,

             莫非是无实学徒有虚名?

             御林军摆驾深宫进,

             与群臣商议定再访贤君。

(尧帝、四御林军、四内侍、四朝臣同下。)

【第四场】

(巢父牵牛上。)

巢父   (西皮原板)  心比寒梅傲骨清,

             孤芳自赏乐天真。

             一世清高是本性,

             拂去三斗软红尘。

     (白)     老汉,巢父。自幼秉性清高,为人固执,生在于今世界,语言动静,俱不合时宜。因此隐居在这浮云村,与世人不通往来,自种自食,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任天行乐,却也逍遥自在。村中有一人许由,也是个清洁君子,我与他为友,颇甚相见。看溪边水清,不免牵牛去饮便了!

     (西皮摇板)  牵牛去向溪边饮,

             高唱一声河水清。

(巢父下。)

【第五场】

(许由上。)

许由   (西皮摇板)  忽忽掩耳向前走,

             口出污言不自羞。

             溪边用水洗污垢,

(许由洗耳。巢父牵牛上。)

巢父   (西皮摇板)  你因何洗耳说原由。

     (白)     许先生请了!

许由   (白)     原来是巢老先生!

巢父   (白)     先生何故在此洗耳?

许由   (白)     再休提起。今日我正在家中,忽听户外人声马嘶,叩门相访。想你我向不与人相交,况高车驷马,富贵之人,忽然造访,岂不是一件大大的怪事?

巢父   (白)     真是件怪事。但不知是谁访你?

许由   (白)     是我隔门偷觑偷觑,你道是谁?原来是皇帝亲到我家来了。

巢父   (白)     我却不知你几时与皇帝结交?以后我就不敢高攀了!

许由   (白)     我哪里与他结交?素不相识!况且分隔云泥,不见为妙,因此我从后门逃走。

巢父   (白)     好朋友!真与我同心。他乃专制之君,我们是自由之民,薰莸不同器,公私不两立,哪里能话到一处?不见的最妙。

许由   (白)     怎奈他赶到荒郊,与我相见,他言道:家天下不如官天下,天下乃人人之天下,非一人之天下,所以不传于子而传于贤。苦苦将天下让与我许由,这等污耳之言,我哪里能听?因此掩耳到此,用溪中清水,洗我耳中污言,老先生你想这件事,岂不是一件大大怪事?

巢父   (白)     咳!

     (西皮摇板)  闻言不觉怒心头,

             顿足捶胸恨许由。

             只顾耳根清净洗污垢,

             全不管这浊水污我的牛!

             不饮此水牵牛走,

             可惜这清流变浊流。

(巢父牵牛下。)

许由   (西皮摇板)  可笑巢父没来由,

             何以人而不如牛?

             这样孤僻性情真少有,

             更比我清高胜一筹。

             叫声先生且慢走,

             你不争上流为什么从下流?

(许由下。)
(完)


浏览次数:13960 ┊ 字数:3824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30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