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游武庙》(一名:《刘基辞朝》)

主要角色
刘伯温:老生
朱元璋:末

情节
明太祖起自布衣,统一天下,全赖文武诸臣之力。然心多忌刻,凡在朝之有功者,几至人人自危,不能保首领,并不能保家族。诚意伯青田刘伯温先生,随明祖征讨群雄,擘画经营,功亦无与伦比。明祖倚之如左右手,跬步不离。万几之暇,同游历代武臣庙,刘伯温将各武臣历史,一一奏闻。明祖任意品评,或褒或贬,惟于楚之伍员,责以无礼,因其鞭平王之尸也;汉之张良,责以不忠,因其功成隐退,不能终事汉皇也,立命侍卫等碎其偶像。刘伯温睹此情形,恍然大悟,暗想汉皇与明祖,杀戮功臣,同一性质,幸而张良智烛几先,未曾触汉皇之忌,不妨步张良之后尘,弃职归田,置国事于不问,若再贪恋禄位,万一有瓜蔓之祸,追悔亦嫌太迟。遂纳还印绶,恳切辞朝。明祖虽依依不舍,然已无可挽回矣。

根据《戏考》第二十四册整理

录入:谁说苍天没有爱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97.53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太监、内侍、朱元璋同上。)

朱元璋  (引子)    江山一统,民安乐,海晏河清。

     (念)     平顶冠上一鲜花,太阳一出照硃砂。殿前文武千百对,朕是当今第一家。

     (白)     孤,大明天子,洪武在位。自从创业以来,东讨西杀,南征北战,马上得来,一统天下。自登基以来,倒也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今当早朝,太平无事,不免将先生宣上殿来,同到武庙前游玩一番。

             内侍,宣军师刘基上殿。

内侍   (白)     万岁有旨:宣军师刘基上殿。

刘伯温  (内白)    领旨。

(刘伯温上。)

刘伯温  (念)     袖里乾坤大,怀中日月长。

     (白)     臣,护国军师刘基见驾,吾皇万岁!

朱元璋  (白)     先生平身。

刘伯温  (白)     万万岁!

朱元璋  (白)     赐坐。

刘伯温  (白)     谢坐。宣臣上殿,有何国事议论?

朱元璋  (白)     孤自创业以来,乃是马上得来的天下,东讨西杀,南征北剿,归成大明一统。如今天下已定,孤从未到武庙前看过,今日欲请先生,陪定孤王,同到武庙前游玩一番。不知先生意下如何?

刘伯温  (白)     臣愿保驾前往。

朱元璋  (白)     内侍,带马武庙去者。

     (西皮正板)  有孤王坐江山太平天下,

刘伯温  (西皮正板)  大明朝归一统锦绣中华。

朱元璋  (西皮正板)  文站东武列西扶保王驾,

刘伯温  (西皮正板)  这两旁排的是钺斧金瓜。

朱元璋  (西皮正板)  为王的在马上得来天下,

刘伯温  (西皮正板)  文有谋武有勇保定皇家。

朱元璋  (西皮正板)  内侍臣摆御驾急忙催马,

刘伯温  (西皮摇板)  去到那武庙前同把香插。

(朱元璋、刘伯温同下。)

【第二场】

(道士上。)

道士   (念)     道心似藏玉,双手不染尘。

     (白)     贫道,悟静。自幼在这武庙出家,主持香火。今有当今万岁,前来庙中游玩,不免将禅堂神殿,打扫干净,等候圣驾。

(牌子。)

道士   (白)     远远望见,圣驾来也。

(桌前供奉太公、伍员、张良、韩信、赵云、王勇神像。四太监、四大铠、二内侍、刘伯温、朱元璋同上。)

朱元璋  (西皮摇板)  来在庙前用目覻,

             见一道人来屈膝。

             弃镫离鞍下龙驹,

             孤王言来听端的:

             内侍臣摆驾进庙里,

             举目抬头看仔细。

             回头便把军师叫,

             他是何人,你要奏与孤知。

     (白)     啊先生,你看这殿外,供的一员将官,头戴白银盔,身穿白银甲,胯下一骑白马,手持银枪,威风凛凛,杀气腾腾,但不知他是何人?

刘伯温  (白)     万岁容奏。

     (西皮二六板) 刘基奏本把身躬,

             尊一声万岁龙耳听:

             这就是三国有名将,

             英雄姓赵名云字子龙。

             长板坡前多英勇,

             七进七出显奇能。

             只杀得曹兵无踪影,

             曹营中有名上将,一个一个望风而逃、卸甲丢盔,败走急如风。

             只因为糜夫人身投井,

             落一个保驾臣不忠。

             虽然是将军人可敬,

             因此上不能供在了殿中。

朱元璋  (白)     哦,这就是三国的赵子龙么?

刘伯温  (白)     正是。

朱元璋  (白)     想当年,他在长板坡前,怀抱幼主阿斗,只杀得曹兵闻风丧胆,到后来累建奇功,战无不胜,可以算得是大大的忠臣,为何今日,反供在殿外。

             金瓜武士,将此像请进殿去。

四大铠  (同白)    领旨。

朱元璋  (白)     啊先生,你看这一旁,站定一将,白面长髯,耀武扬威,精神抖擞,他是何人?

刘伯温  (白)     此人姓王名勇字伯当,乃是隋唐有名勇将。只因他事非其主,保定李密,患难相从,始终如一,颇有忠心。到后来逃至断密涧,被唐太宗用乱箭将他君臣射死。但是他临死,臣压在君身之上,故而供在殿外。

朱元璋  (白)     哦,这就是昔年的王伯当。他曾保定李密,言道忠臣不事二主,到后来在断密涧下,箭射身亡。据孤王看来,到是一位忠良。

             来,将他神像,请到殿中。

四大铠  (同白)    领旨。

朱元璋  (白)     先生,你看孤王,办的是与不是?

刘伯温  (白)     为臣佩服。

朱元璋  (笑)     呵哈呵哈呵哈!

刘伯温  (笑)     哈哈哈哈哈!

朱元璋  (白)     先生,你看这一员将官,白髯白发,手持打将钢鞭,十分骁勇,他是何人?

刘伯温  (白)     万岁呀。

     (西皮二六板) 刘基二本奏君知,

             这员将姓伍名员字子胥。

             临潼会,把鼎举,

             各国不敢动兵机。

             楚平王无道行不义,

             为父反纳了子的妻。

             金顶轿改换银顶轿,

             无祥女改变了马昭仪。

             伍奢上殿把本启,

             怒恼了奸贼费无极。

             私自调回他的子,

             可怜他一家满门三百余口,一刀一个、一个一刀,人头血染衣。

             子胥弃了樊城地,

             保定太子出重围。

             巧装混出昭关地,

             去投吴国报冤屈。

             带领兵将灭楚地,

             只杀得尸骨堆山血成渠。

             那时节无道昏王身已死,

             他开棺鞭打平王尸。

             报仇雪恨有志气,

             因此上千秋受血食。

朱元璋  (白)     呀呀呸!

     (西皮摇板)  听一言来怒不息,

             开言大骂伍子胥!

             平王虽然太无礼,

             你不该鞭打他的尸。

             忙将此像扯出去,

             怎由你在此乱胡为。

刘伯温  (白)     哦!

     (西皮摇板)  果然君王势力大,

             眉头一皱把人杀,

             伍员父兄的冤仇如天大,

             鞭打平王就犯了王法。

             全不许百姓来讲话,

             怪不得君臣就变了冤家。

朱元璋  (白)     呵,先生,你看这一员小将,头戴帅盔,身穿蟒袍,怀中抱定令旗令箭,他是何人?

刘伯温  (西皮二六板) 刘基三本来奏上,

             这就是韩信官封三齐王。

             九里山前曾拜将,

             设下了十面埋伏在乌江。

             立逼项羽身遭丧,

             江山一统保汉王。

             到后来君臣定下天罗网,

             未央宫中一命亡。

             汗马功劳全不讲,

             盖世忠良无下场。

             因此庙中塑神像,

             千秋万古受蒸尝。

朱元璋  (白)     呀呀呸!

     (西皮摇板)  听一言来怒满腔,

             开言大骂无知的儿郎!

             你少年为人太狂妄,

             不该问路于樵夫反斩陈仓。

             不该受高祖廿四拜,

             不该在九里山前活埋娘。

             人来与孤扯神像,

刘伯温  (西皮二六板) 刘基心中自思量:

             说什么问路樵夫丧,

             说什么九里山前活埋了娘。

             楚汉相争打过了七十二仗,

             末一阵竟逼死了楚霸王。

             汉高祖江山本无望,

             韩信一战定了家邦。

             这样的功劳全不想,

             这才是狡兔死走狗烹、高鸟尽来良弓藏。

             江山社稷他安享,

             倒叫忠良无有下场。

             低下头来暗思想,

             才知臣子终受灾殃。

朱元璋  (白)     呵先生,这一旁站定一人,头戴道巾,身穿鹤氅,他是何人?

刘伯温  (白)     万岁容奏!

     (西皮摇板)  此人姓张名良字子房,

             在博浪沙也曾锥击秦王。

             偏偏不中贼皇上,

             误中副车心太慌。

             汉高祖一样太狂妄,

             因此上告职归山,云游四方。

朱元璋  (白)     呸!

     (西皮摇板)  听一言来气上撞,

             开言大骂张子房:

             保主须要保到底,

             为何告职游四方。

     (白)     武士手!

     (西皮摇板)  急忙与我扯碎了像,

刘伯温  (白)     且慢!

     (西皮正板)  气得我刘伯温面皮黄。

             有道是为臣子忠于皇上,

             臣不忠子不孝难整朝纲。

             适才间我主爷把旨来降,

             暗指我刘伯温,明骂的张良。

             低下头来心暗思想,

             猛然间一计上胸膛。

             我这里回头来对主公讲,

             有为臣我也要告职还乡。

朱元璋  (白)     哦!

     (西皮正板)  听一言来心中暗想,

             不该对刘基骂张良。

             回头来对军师把话讲,

             孤王言来听端详:

             孤王江山全仗你掌,

             你神机妙算腹中藏。

             君明臣良多欢畅,

             你就该在朝中扶保孤王。

刘伯温  (西皮原板)  臣耳聋听不见金钟响,

             臣眼花看不清朝王的本章。

             万岁爷开鸿恩将臣发放,

             就如同开笼放鸟,臣散淡悠扬。

朱元璋  (西皮原板)  听一言倒叫孤好悲伤,

             怎舍得军师离却朝纲。

             孤只得含悲泪把旨来降,

             且准你告官职转回故乡。

     (白)     呵先生,既然要告职还乡,孤王也只得准奏。但不知军师,几时启程?

刘伯温  (白)     明日就要登程。

朱元璋  (白)     孤王明日,带领文武百官,在十里长亭,与军师饯行。

刘伯温  (白)     谢万岁。

     (西皮摇板)  自古道伴君伴虎眠,

             怕的是猛虎把脸翻。

             从今后朝中事我全不管,

             隐居在山林内快乐安然。

(刘伯温下。)

朱元璋  (西皮摇板)  刘基告职要归田,

             孤王岂能把他拦。

             内侍臣摆驾回宫院,

             孤全仗文武臣扶保江山。

(四太监、四大铠、二内侍、朱元璋同下。)
(完)


浏览次数:3355 ┊ 字数:3645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30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